媽媽讓老人享受該有的福利

陳伯忍了一個晚上,誰知中午起來棒子仍是難受,便趕緊去看醫生裍覞覡覝,窫窬竮端醫生幫
陳伯打了一針,讓棒子對著地球低頭懺悔漷滯潃漱,碢碳碪碴還要陳伯休息一陣子,年紀都一
把了蜣蜱蜥蜜,綜綺緊綧別做得過火。回到家門口湊巧碰到媽媽,媽媽請陳伯到家裡來坐樆榪榼榮,禠稰稨穊拿
了罐冷飲料給陳伯,媽媽對陳伯連陪好幾遍不是,陳伯倒紅起臉,趕忙說都
是自己的錯,不應該想對媽媽強著來,還說以後絕不會那樣了!?
「陳伯,你現在還好吧?」
「太太,還疼的很,醫生說需要做復健!」
「復健!!那怎麼辦………………」
「太太,妳可不可以幫我………」
「陳伯別這麼說,都是我害你的。」
陳伯隨意編個理由,媽媽卻是一臉正經,陳伯色慾又起,醫生的話早已拋到
九宵雲外。
「醫生說要多看鋼管舞或是脫衣舞之類的……….」
媽媽在心裡偷笑著,哪有這種復健嘛,但心想醫生應該不會亂說,也許真的
須要一些惹火養眼的動作,來刺激病人的性感官吧,何況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萬一陳伯以後真無法做嘿咻的事,那她真是一大罪過,於是媽媽便不再思
索。
「陳伯,讓我幫你………」媽媽讓陳伯站著,一件一件脫掉陳伯身上的衣褲,陳伯全身光溜溜,媽媽還
低頭望著陳伯紅腫低垂的棒子,差點就笑了出來。
媽媽開始輕搖著屁股,慢慢將身體靠向陳伯,雙手擠弄起胸前的大奶子,當
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媽媽雙手環抱著陳伯的屁股,開始扭腰擺臀,跳起了
黏巴達,陳伯開始大口的喘息,兩手在媽媽的屁股摸揉,陳伯的棒子第一次
在這種狀況下沒反應,心裡倒擔心起來,難不成真的撞壞了。
「陳伯,這樣可以嗎?」
「太太,我………」
「陳伯,別著急。」
媽媽的認真,反而讓陳伯感到不安,心想難不成碰上庸醫,心理莫名產生一
道障礙,心臟噗通跳的更厲害了。
媽媽的身子離開陳伯,兩手將上衣往頭上拉起,白色的胸罩托著雪白的奶子
,隨著身體的左右搖擺,那對碩大的奶子微微波動,顯得特別堅挺有彈性。
媽媽的雙手撩起烏黑的秀髮,舌頭舔著唇邊,雙手緩緩移到胸前,拉開胸罩
,紅褐色的奶頭讓陳伯忍不住吞了口水,媽媽沒有解下胸罩,手往短裙移去
,短裙瞬間滑到腳下,媽媽轉了一圈,白色丁字褲陪襯著媽媽白晢的屁股,
陳伯的眼睛剎時佈滿紅絲。
媽媽彎下了腰,兩手伸到後背,把胸罩解下,36D 的一對奶子,因為媽媽
的彎腰更顯誘人,媽媽看著陳伯,兩人的臉一樣紅通通的,媽媽要陳伯躺到
沙發上,在陳伯的側邊,雙手捧起一對奶子,開始搓揉擠壓,兩手姆指還不
時揉摸自己的奶頭,陳伯已經是慾火難耐了,可那不爭氣的棒子硬是不做回
應,媽媽注意陳伯的表情,右手一伸,輕輕撫摸起陳伯的棒子。
「陳伯,你身體先放輕鬆。」
「太太,可是………」
「你別擔心,醫生都說要復健,慢慢來。」
沒想到媽媽竟安慰起陳伯,陳伯心裡燃起一陣羞愧之心,眼睛佈滿淚水。
媽媽沒有注意到陳伯的反應,兩手拉下丁字褲的,彎腰就把丁字褲褪至腳踝
,媽媽跨到陳伯的胸前,暴露在陳伯眼前的是一叢濃黑的陰毛,兩手手指合
力扳開已經濕淋的小穴,穴口入口處讓陳伯看得一覽無遺。媽媽拉起陳伯的
手,示意陳伯接替她的動作,陳伯的手指開始進出媽媽的浪穴,媽媽開始呻
吟起來。
媽媽移動身體,看著陳伯沒有一點反應的棒子,右手慢慢的輕揉起來,好一
會還是沒反應,反倒是陳伯,手指賣力的在媽媽的浪穴裡給她抽插,讓媽媽
的喘息聲愈來愈急促,呻吟聲也熱絡起來,豐滿渾圓的屁股不停上下襬動。
「嗯………」
「太太,我那裡有沒有反應?」
「啊………」
媽媽嗯嗯啊啊的,陳伯似乎真的著急起來,一想到那個兩光醫生,更是怒氣
衝天,一股怨氣全用在手指上,陳伯要媽媽換個姿勢,媽媽頭下腳上,兩腳
膝蓋被壓在沙發上,陳伯一手掐揉媽媽的一隻奶子,另一手手指朝著媽媽的
浪穴狠狠插去,上下上下快速的進出。
「啊………嗯………」
「太太,換我幫妳!」
「嗯………陳伯………啊………好………爽………嗯………」
陳伯不管自己的棒子,紅著眼眶兩手不斷的動作著,媽媽受到陳伯近乎歇斯
底里的抽插,浪穴裡手指進出的快感衝擊著全身的細胞,媽媽開始淫叫起來
,一會要陳伯快點,一會又要慢點,陳伯讓媽媽平躺在沙發,手指又插進媽
媽的浪穴,左手大力掐著媽媽的右奶,媽媽不停扭動身體,大聲的呻吟起來

「啊………不………行了………來了………啊………嗯嗯………啊……」
媽媽的一陣呻吟過後,不停的喘氣,陳伯起身穿起了自己的衣褲,媽媽見陳
伯的棒子依然沒有動靜,也不知要說些什麼,陳伯穿好衣褲,媽媽見狀正想
開口,陳伯又靠了過來,媽媽欲言又止,陳伯擡起頭望著媽媽。
「陳伯你別灰心!?」
「林太太謝謝妳!」
「你別這麼說,我………………」
陳伯垂頭喪氣的告別媽媽,心想非得找那個兩光醫生算賬不可。媽媽送走陳
伯便到浴室將身體沖洗一番,畢竟今天下午經過兩場戰役,也該讓身體休息
一下了,只是一想起大師,不知道會不會和陳伯的情況一樣,如果一樣那就
太好了,為所有女性同胞除害,真是痛快,只是想起陳伯,表情有些愧疚,
但沒一會竟又開始笑了起來,真不知道媽媽到底在想什麼。
  * * * * * * * * * * * * * * *
今天有一筆錢要匯到大陸的公司,媽媽去了公司一趟,回程經過一個巷口,
看到精品內衣褲買一送一的廣告,當然二話不說準備來個大血拼。走進巷子
裡,誰知一看到店門口竟然掛出售完的牌子,還寫著明日請早,媽媽難掩失
望,正要離開,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叫住了媽媽。
「小姐!!妳要買內衣嗎?」
「對啊老闆,可是你們不是賣完了。」
「我們的貨剛到,妳要不要進來看一下。」
「那太好了。」
媽媽一進店裡,架子上一件內衣也沒有,倒是地上好幾箱紙箱,老闆說這些
貨都是剛到的,還沒有整理,媽媽直誇老闆會做生意,老闆則是誇讚媽媽年
輕美麗,媽媽說她不年輕,都三十幾了,老闆直搖頭說他不信,兩人你一言
我一句的。
「太太,妳喜歡什麼款式和顏色,我找來讓妳試穿。」
「都可以,穿起來舒適就行了。」
「那妳的尺碼多少?」
「三六D,二四,三七。」
老闆一聽讚不絕口,還說真希望他老婆也能有媽媽的好身材,媽媽臉頰泛起
紅暈。老闆從箱子裡挑出兩套內衣褲,便告訴媽媽因為今天人太多,試衣間
的門不小心給弄壞了,員工都下班了,還來不及修理,不過後面廁所旁邊有
個小房間,媽媽可以在那試穿,老闆還說他再多挑幾套讓媽媽試穿,媽媽點
了點頭。
媽媽走進房間,房間大概三坪大,裡面就只有一張床和貼在牆壁的落地鏡,
落地鏡還正對著門口,要關門時才發現根本就沒有門,走出去正想跟老闆講
,卻看到老闆賣力翻著箱子找內衣,一時覺得不好意思,也不管門的問題,
開始脫去身上的套裝。
媽媽退去全身的衣物,換上了紅色的內衣褲,內褲還是媽媽最喜歡的丁字褲
,媽媽拉了拉胸罩,還隔著胸罩揉了幾下奶子,然後轉身背對鏡子,手指勾
了勾屁股上丁字褲的一寸丁,但總覺得小了一號。
「太太,我又找了幾套,放在外頭妳來挑挑。」
「老闆,麻煩你幫我放在門口好嗎?」
「好啊~~!!」
媽媽本想穿上套裝,出去外面拿,可是穿來脫去覺得麻煩,想說老闆拿來時
就站在牆角邊就行了,老闆將挑好的衣褲放入了籃子,拿到門口就走了出去
,媽媽心想,老闆人還真不錯,也沒有了戒心。
媽媽又換上了一套白色的內衣褲,白色的內衣褲搭配著媽媽白析的膚色,更
襯托出媽媽的好身材,只是白色跟紅色的內衣褲一樣,還是太小了,媽媽脫
下內衣褲,覺得有點奇怪,走到門口,老闆竟從廁所走出來,害得媽媽趕緊
跑回房間。
「老闆!!你拿給我的內衣褲都太小了。」
「怎麼會!?那我還是幫妳量一下尺寸好了。」
「好啊,那我穿一下衣服。」
媽媽還來不及穿衣服,老闆直接就進了房間,還半推半架著媽媽到鏡子前,
老闆不僅要媽媽把他當成女店員,量一下尺寸很快就好,媽媽從頭到腳全被
老闆捧上天,說是上帝的傑作,連上帝都搬出來,硬是壓下媽媽的怒氣。
媽媽背後被老闆貼著,表情有點尷尬,老闆倒很直接,從口袋拿出量尺,開
始量起媽媽的胸圍,量好還不夠,手掌竟也當起尺來,從媽媽的背挪到胸前
,整個人移到媽媽的正面,左手毫不猶豫輪流握起媽媽的一對奶子。
好一下子老闆蹲低了身子,老闆食髓知味,量起媽媽的臀圍,而那張臉有意
無意的貼近媽媽下體濃密的陰毛,鼻子更是聞起媽媽的味道來,量一個臀圍
好幾分鐘,老闆好像吸足了媽媽陰毛的味道,起身來到媽媽的左側,左手又
握起媽媽的奶子,右手手掌貼在媽媽的屁股上,中指壓進股溝,輕輕的上下
磨擦。
老闆說這是國外的最新量法,目地是要女人的胸部能脹到最大,這樣才能讓
胸罩更貼身,老闆見媽媽沒有說什麼,在媽媽奶子上的手,更是大膽的捏揉
起來,還要媽媽媽閉上眼睛,放鬆身體,媽媽的身體哪能放鬆,胸前的奶子
漸漸膨脹,屁股股溝的搔癢,弄得全身有點發熱。
老闆一邊說快好了,一邊移到媽媽的背後,兩手揉起媽媽36D的奶子,褲
襠裡的傢夥更是跟媽媽的屁股貼的緊緊,慢慢從背後將媽媽推向前,讓媽媽
扶著鏡子彎下腰,老闆正要掏出褲裡的雞巴,沒想到媽媽一臉怒氣衝衝,轉
身對著老闆就是一陣痛罵,老闆來不及反應,呆呆的站著聽著媽媽的訓斥,
一臉茫然。
「我不想試穿了!」
「太太~~」
「你給我出去,不然我馬上報警!」
「好好~~我出去,我出去。」
老闆失望的走出去,媽媽穿好套裝生氣的走出房間,老闆連聲道歉,還拿了
好幾套內衣褲給媽媽,但媽媽硬是不接受,最後在老闆的苦苦哀求下,媽媽
才收下,媽媽還拿錢要給老闆,老闆心虛的直說不用,媽媽ㄠ不過老闆,只
好免勉為其難的收下。
一回家媽媽趕緊拿出老闆贈送的內衣褲,在衣物間試穿起來,每一套不僅貼
身還讓身體覺得舒適,媽媽看著鏡子裡自己動人的身影,點了點頭,開心的
笑了起來。
  * * * * * * * * * * * * * * *
媽媽從外面回來,在路上碰到常來這回收報紙的王伯伯,一問之下才知道,
王伯朋友幫他找到一份大樓管理員的工作,因為平常來這收報紙,媽媽對他
很好,他明天就要開始上班,所以特地來道謝,媽媽直說哪有,還請王伯進
屋子喝口水。
「王伯,這樣你以後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都這把年紀還能做什麼。」
「千萬別這麼說。」
「林太太,妳人真的很好。」
媽媽的關心讓王伯很感動,王伯說媽媽平常的照顧他都記在心頭,只要有機
會一定報答媽媽,媽媽看王伯一臉誠懇,反而覺得不好意思,直說助人為快
樂之本。媽媽雙手舉起,自然伸了個懶腰,藏在無袖T恤裡的一對豪乳,跟
著微微晃動,這可把王伯的眼光給吸引住,還不停瞄著媽媽A字裙下白嫩的
大腿,媽媽原本自然的動作,對王伯卻是春光乍現,在心裡激起一陣波濤。
「林太太,我以前學過要穴美容,妳要不要試試?」
「要穴美容?好專業喔,沒想到王伯連這個也會。」
「還好啦,就當做報答妳平常對我的好。」
「王伯,別這麼客氣。」
王伯坐到媽媽的身旁,拉起媽媽的左手,開始講解要穴美容,姆指輕按媽媽
手背虎口處,喃喃唸道這叫合谷穴,可以主治頭面的一些疾病,然後將媽媽
的手肘曲成九十度,輕壓在肘頭外方,這叫曲池,有調和氣血的功用,接著
旁邊是尺澤,媽媽左手被王伯一陣推揉,感覺還蠻不錯。
王伯拉過茶几,要媽媽將兩腳伸直平放,王伯坐到茶几上,手往媽媽小腿內
側踝尖三寸處,對著媽媽說,這是三陰交,對婦女月經不調,很有幫助的,
媽媽也不知王伯是說真的還是假的,但看王伯一臉正經,加上穴道被王伯一
陣揉押感覺蠻舒服,於是誇讚起王伯,王伯笑笑說沒什麼,他算是業餘的,
媽媽還要王伯不要謙虛。
「林太太,三陰交搭配水注療法更有效果。」
「那好啊,要怎麼搭配?」
「用淋浴的蓮蓬頭就可以。」
媽媽一聽覺得簡單,便帶著王伯到臥房的浴室,媽媽怕會弄濕衣服,於是裹
上浴巾走進浴室,王伯要媽媽跪在地板上,然後讓媽媽雙手扶著浴缸邊沿,
打開蓮蓬頭,水流如柱的噴向媽媽腳底,媽媽原本覺得這種姿勢有些不雅,
但腳底受到水柱的衝擊力,身體倒是覺得莫名的舒暢,也就不再想它。
王伯持續了好一會,水柱移到媽媽的大腿後側,媽媽正覺得這比用手按摩穴
道還來得舒服,像是在做spa,王伯的手已經拉高媽媽的浴巾,水柱衝向
媽媽的屁股,王伯更將蓮蓬頭貼近媽媽的股溝,上下的緩慢移動,媽媽丁字
內褲已經濕透。
媽媽沒有說什麼,王伯索性拉開媽媽身上的浴巾,媽媽的身上的屏障就剩胸
罩和丁字內褲,王伯也不碰媽媽的身體,水柱仍上下衝蝕著媽媽的股溝,媽
媽想喊停,但好像又有點不捨,王伯將水柱移到媽媽的下體,隔著丁字內褲
,水柱開始衝擊媽媽的小穴,一手摸起媽媽的大腿內側,還不時低下頭親吻
媽媽肥美的屁股。
「嗯………」
不知道媽媽是否被水柱沖昏頭,開始發出嗯嗯的聲音,王伯拿起媽媽剛剛被
脫下的浴巾,一個勁的用水給噴濕,王伯將蓮蓬頭放到地板上,用浴巾來固
定它,水柱不斷衝激著媽媽的小穴處,媽媽雙腳的距離開的更大,屁股也漸
漸的上下的挪動起來,王伯已在一旁將身上的衣物褪個精光,緩緩貼近媽媽
,王伯跪在媽媽的背後,雙手扶著媽媽的細腰,讓媽媽由跪姿改成蹲姿,媽
媽順著王伯,整個後背貼在王伯的胸前。
王伯左手來到媽媽的胸前,手掌壓在胸罩上,輕輕揉起媽媽的一對大奶,右
手牽起媽媽的右手手指,伸進丁字褲,媽媽的手縮了一下,蹲姿讓水柱更冰
冷無情的衝擊媽媽的小穴處,雖然還有內褲的遮蓋,但酥痲難耐的身體反應
,媽媽還是投降了。
「啊……好……冰……嗯……」
「太太,三陰交配合下陰會讓全身更舒暢。」
「嗯……我……嗯……」
媽媽的手指開始進出自己的小穴,屁股上上下下,王伯跪在著媽媽身後,兩
手手掌扶著媽媽的兩片股肉,配合著媽媽屁股的擺動,媽媽的左手反手勾住
王伯的脖子,王伯緊緊摟住媽媽的細腰,讓媽媽身體的更有支撐。
「嗯……啊……嗯嗯……嗯……」
媽媽已經渾然忘我,手指抽插的速度更快,嘴裡的呻吟此起彼落,媽媽的左
手從王伯的頸子移到浴缸邊沿,一手輔助身體,一手攻擊身體,王伯還將水
流開到最大,媽媽屁股不停的搖擺,奶子的上下晃動,淫蕩到了高點。
「嗯……來了……啊……啊……」
媽媽手指在浪穴裡已經激起反應,要穴美容讓媽媽嬌喘聲連連,跪坐在地板
上,不停的呻吟。王伯趕緊拿開蓮蓬頭,關上開關,還從架子上拿了兩條浴
巾,一條鋪在幹燥的地板上,抱起媽媽讓她到幹浴巾上平躺著,另一條蓋在
媽媽的身上,媽媽看著王伯,眼睛飄向王伯的胯下,王伯的棒子一點反應都
沒有,心裡頓時生起氣來,心想竟然對我的身體沒反應。
王伯見媽媽看著自己的胯下,沒想到慌了起來,趕忙向媽媽解釋他年紀一把
了,有時吃藥物也不見得每次都會勃起,只是剛才看到媽媽伸懶腰的動作,
讓他一股衝動,沒想到人到了一定年紀,有些事還是要看開點。王伯向媽媽
連陪了幾個不是,還自我嘲諷一番,媽媽反而覺得不好意思。
媽媽和王伯穿好衣物,送王伯到了門口,還要王伯有空常來家裡坐坐,王伯
好生感謝。媽媽送走王伯,看著寬廣的透天厝,心想不找些事情做做,一個
人真的很寂寞。
  * * * * * * * * * * * * * * *
媽媽日記~媽媽的自述
公司的一些帳目讓我忙到傍晚,開車回到家,見到阿榮站在家門口,我好開
心,剛剛的疲憊都給忘記。我一個人住著百來坪的透天厝,要他搬來和我住
他就是不肯,我當然三不五時就打電話煩他,其實我想要的是他能永遠在我
身邊。
阿榮算是我的弟弟,不過並沒有血緣關係,年前弟弟在一場車禍中過逝,我
不願承認這個事實,日子久了,人也憔悴,但人生就是充滿驚奇,茫茫人海
讓我和他相遇,阿榮和弟弟的相貌像極了,名字末字還都是榮字,舉手投足
間幾乎要一樣,在他身上我看見了弟弟那份單純的真,和他的相遇,似乎註
定未來………………。
我將車開進車庫,兩個人便進了屋子,我告訴他晚上請他吃好料的,他直搖
頭,說每次出去都被當成兄妹,太吃虧了。
「你不會說是情侶,個性那麼直。」
「姐,妳幹脆說是夫妻算了。」
「我又沒有差,來~~我叫你一聲老公。」
「那我們算不算亂倫?」
我們兩人面面相覷,幾乎同一個時間笑了出來,有時他的幽默真讓人愛死了
,因為那會是讓人會心的一笑,尤其是我。客廳滿是我們的嘻鬧聲,晚餐我
帶他吃一頓好料,今晚可是一對情侶,我牽著他的手,我還故意糗他,萬一
被他女友撞見怎麼辦,他刻意挺起胸膛,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其實他
的女友在人前嬌柔,人後他可慘了,簡直成跑龍套,在我眼裡與其說心疼,
還不如說有點吃醋,不知道為什麼對他會有這樣的情愫存在。
回到了家,我要阿榮今晚留下陪我,他似乎有點猶豫,我抓住機會當然一陣
猛虧,說他怕女友成這樣,不算是男人,他當然不承認,撥了家裡電話報備
,手機馬上關機,看來我的激將法挺有用的,我還戲弄他,晚上我會去強暴
他,他可真配合,趕緊移到另一個沙發上,縮起身體直喊好怕,逗得我一陣
大笑。我要他陪我一起睡,他硬是不肯,只因為我是有老公的人,若是他知
道我和一些男人常常有身體上的親密愛撫,不知道他會怎麼看我。
下午我一個人到淡水,正準備搭捷運回家時,無耐地牛翻身,捷運暫時停駛
,本想叫部計程車,心想反正很久沒坐公車,於是便往公車站走去。
等了好一會,公車終於來了,只是一上車我就後悔了,怎麼那麼多人。公車
到了下一站人更是多的不停上來,我不停的被擠到公車末段,恰巧這裡清一
色都是有了年紀的老伯伯,我靠在座椅邊,由於人實在太多,我忽然覺得有
個人的身子貼在我的背後,雙手還放在我的腰上,也許是人太多,連站的空
間也沒有了,我這樣告訴自己。
公車又動了起來,早上洗過頭,沒想到頭髮淡淡的香味還在,貼在我背後的
人似乎有意無意的親吻著我的頭髮,我回頭一看,阿榮,什麼時候來的,可
沒想到,阿榮的雙手竟然環抱住我的腰,整個身子向我貼得更近,還在我的
耳根吹氣。
阿榮開始親吻起我的頭髮,舌頭還不時舔著我的後耳根,由於公車上實在太
多人了,空氣變得悶燥起來,經不起阿榮的挑逗,身體漸漸燃起慾火,每當
阿榮親吻我的頭髮,我的屁股就往後頂一下,一次兩次............,我可以感覺
到阿榮胯下的硬物,那股火熱的溫度緊貼在我的臀部上。
隨著公車停停走走,搖搖晃晃的節奏,阿榮的肉棒隔著我的短裙,在臀部的
股溝,前後左右來回挪動,我閉起雙眼,屁股也不示弱的向他的肉棒又頂又
磨,阿榮更加的大膽,左手貼著我的屁股,手指在我的股溝間輕輕捏弄,我
受不了這種酥痲感,墊起腳尖,屁股微微上翹,整個頭靠向了他,輕聲細語
要阿榮緊緊抱緊我的腰。
我雖然緊閉雙眼,但卻感覺得到,在低胸v領上衣內的一對奶球,隨著我情
慾的高漲,不停的微微波動著,阿榮突然鬆開了緊抱著腰的手,探進我的裙
子裡。
臭阿榮,他的手放到我的內褲上,隔著內褲輕輕撫弄我的騷穴,持續一段時
間,為什麼不插進去?我心裡吶喊著。我已經按捺不住,整個身體用力往他
身上靠,屁股又頂又磨,嘴裡更是輕喊著好老公,阿榮一聽,像是要扛起了
好老公的責任,手指更是賣力隔著內褲玩起我的騷穴,左搓右揉上押下捏,
我的內褲被他用指指尖緩緩送進濕暖的騷穴,我的嘴再也合不起來。
「老公……敢不……敢……在這……肏……我……」
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對阿榮說這種話,但身體真的好想好想,我的話說完,阿
榮的右手已經來到他那突起的跨下,拉開拉鍊,從內褲裡拖出燙手的雞巴,
迅速頂向我的屁股,然後雙手又再次環抱我的腰,緊緊的把我整個人拉擡起
來,我不甘示弱,兩手反手伸向自己的屁股,一手抓住阿榮的雞巴,輕鬆的
就竄進了裙裡,另一隻手早已拉開丁字內褲背臀的一寸丁,引領雞巴插入。
我使勁的墊起腳尖,屁股緩緩微翹,裙裡的騷穴因為淫水滋潤而變得黏滑,
雞巴在我的巧手牽引下,來到騷穴口,正想引領它進穴裡,沒想到他拉開我
的手,他的雞巴又陷在我的股溝中,他的右手反而牽引我的手,探進自己的
騷穴,我管不了那麼多,慢慢的手淫起來,沒想到阿榮的左手手指,也進到
我的騷穴,我的手指,他的手指,不規則卻和諧的進出騷穴,我的扭起屁股
,嘴裡發出吟聲。
「啊……老公……我要……嗯……」
還好附近在座的老伯伯們相當的配合,每個人都在閉目靜思,公車也因為一
票學生,天南地北的高談闊論,勉強蓋過我的呻吟。
公車因為路面的不平而上下搖晃,我和阿榮的身體卻隨著搖晃產生了律動,
身體雖未結合,但兩人的手指在騷穴進出的節奏,雞巴頂在股溝的酥麻,以
及當眾激情的演出,那種快感讓我幾乎到了忘我的境界,屁股的擺動伴著喘
息聲也變得越來越大。
也不知過了幾站,兩人竟然都沒發覺公車上站著的人已經明顯減少,變得不
再擁擠,我的呻吟聲和胸前微微抖動的兩粒奶球,已經吸引了兩三位老伯伯
的目光。阿榮的雞巴不停磨蹭我的股溝,手指和我的手指更快速抽插著騷穴

「啊……老公……好……嗯……」
我的喘息聲愈來愈大,越來越快,屁股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搖擺,騷穴忍受不
住四根手指的進出,夾吸的力道越來越強烈,我將頭靠向阿榮的耳邊,嘴裡
輕喊著要丟了。
「啊……老公……啊……嗯……」
我高潮的動作太過激烈,竟然撲倒在地,嘴裡不停呻吟著,阿榮來不及反應
這一切,雞巴脫離了我的股溝竟也射出精水來,車上所有的乘客,無論站著
坐著的個個張大著嘴,眼睛更是直盯著我們。我還沈浸在高潮的餘韻,好一
會才回過神,我的眼睛向四周飄去,卻沒想到公車上就剩我和阿榮兩個人,
我撲向他懷裡,喊著我要你,我不能再失去你。
原來是夢,清晨從夢中醒來,我喃喃自語,沒想到右手手指還在自己的騷穴
裡,我感覺整顆頭熱得難受,手指抽離了騷穴,濕黏的愛液沾滿手指,忽然
興起一個壞念頭,我光著身子走進阿榮睡的房裡,看著他熟睡的臉,我的手
指插進我的騷穴,沾滿屬於我和他的愛液,輕輕的塗抹在他的嘴唇,一遍又
一遍。
誰叫你在夢裡欺負我,我開心的回到了房裡,覺得又有睡意,躺在床上,沒
多久就沈沈的睡去。
  * * * * * * * * * * * * * * *
媽媽早上去逛了書店,回程在一處的巷口,一輛機車高速的竄出,把一位老
伯伯給嚇倒在地,媽媽見狀,趕忙將車子停到路旁,好心的前去幫忙。
「老伯伯!你沒事吧?」
「還~~還好,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的~~~。」
媽媽扶起老伯,老伯說他家就在巷子口轉角,媽媽好人做到底,便陪著老伯
回家,兩人邊走邊聊,老伯直誇媽媽的善良,說是現今的社會像媽媽一樣的
人很少了,一進屋子趕忙請媽媽坐,還倒了一杯水給媽媽解渴,媽媽要梁伯
不用客氣,沒想到一個不小心把水給弄翻了,媽媽抽了好幾張茶几的面紙,
便跪到地上擦拭,一邊擦一邊道歉,梁伯則是要媽媽別在意。
媽媽的姿勢讓梁伯的眼睛吃了冰淇淋,媽媽鵝黃色短裙因為跪姿而露出半個
屁股,更不用說裙內的丁字褲,簡直是瑞氣千條,渾圓肥美的屁股隨著身體
一搖一擺,讓站著的梁伯都蹲了下來,媽媽認真擦拭地板的水,壓根就沒注
意到梁伯一雙色瞇瞇的眼睛,直盯著她半個屁股。
媽媽擦好地板,梁伯也回過神來,兩人便在客廳聊起來,梁伯還討了個大陸
新娘,前幾天因為六個月的居期要回大陸,所以家裡就剩他一個,媽媽倒關
心起這初見面的老伯,還問他大陸新娘好不好,看著梁伯一臉眉開眼笑,不
用猜也知道。
「林太太,我帶妳參觀參觀樓上。」
「好啊,梁伯你家的房子也蠻大的。」
兩人到了樓上,媽媽忽然被一間房間給吸引,房裡竟然有一個盪鞦韆,媽媽
一時童心未泯,便坐了上去,那坐墊不僅大,鞦韆還超有彈性,梁伯告訴媽
媽那是做愛的器具,而且是舊款的,這可讓媽媽紅起臉來,趕緊起身,梁伯
還打開衣櫥,裡面全都是性感情趣內衣,梁伯說他和老婆都是在這嘿咻。媽
媽看著滿櫥的情趣內衣,可真讓她傻眼,心想這些性感內衣可以擺起路邊攤
了。
「太太,妳喜歡哪一件我送妳。」
「這~~不好吧,你老婆會不會不高興?」
「我是一家之主,她能說什麼,我幫妳挑一件。」
「不用了,我……我還是不用。」
原來梁伯有收集情趣內衣和用品的嗜好,最近自己準備開家店,媽媽一聽還
真是佩服,還說等梁伯開了店,她會去光顧的,梁伯聽了覺的開心,脫口就
說店裡的內衣只要媽媽喜歡,媽媽都可以試穿。
梁伯慢慢挑了一套給媽媽,還說女人要趁年輕多展露自己的身材,免得等到
老了,才說什麼虛渡青春,媽媽在梁伯的慫恿下,滿臉通紅走進房間的浴室
換上樑伯為她挑選的情趣內衣,換好一出來,可把梁伯的魂都給勾走了,白
色透明的薄紗,裡頭穿什麼都一清二楚,媽媽上身的胸罩根本就是幾條粗繩
,有穿等於沒穿,內褲也是幾條繩子,濃密的陰毛坦蕩蕩,還好神密的地帶
有塊小紅布遮蓋,後頭的屁股則是一條細繩直陷進股溝裡。
梁伯也換好一身行頭,只是全身上下就一件內褲,那內褲的遮蔽物,竟是黑
絨絨的一片。梁伯猴急的要媽媽坐上蕩蕩樂的坐墊上,開始示範蕩蕩樂的功
用,梁伯將媽媽的雙腳掰成m字狀,胯下熱滾滾的一根棒子,便頂在媽媽內
褲的小紅布上,隨著的搖動,有意無意的磨擦著。
梁伯見媽媽一臉好奇,還笑說這讓男省去不少力氣,動作也多了起來,棒子
一會在媽媽的前面,一會在屁股後面,磨擦的快感讓梁伯爽到高點。梁伯這
次要媽媽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媽媽一個屁股就坐上去,胸前雪白的奶子,貼
向了梁伯,梁伯讓媽媽雙手握住吊環,兩手捧起媽媽肥美的屁股,開始上上
下下的動起來,棒子一被磨擦,梁伯的氣息變得急促起來。
「太太,很新鮮吧。」
「嗯……蠻好玩的。」
「那我們就多玩一會。」
「可以啊,還蠻有趣的。」
梁伯看著媽媽像小孩子般的天真,兩手還用力拉著吊環,屁股不停撞擊在他
的大腿上,梁伯低頭開始親吻起媽媽的胸前的奶子,舌頭隔著一層薄紗舔吻
著,捧著媽媽屁股的兩手更賣力上下活動,那毛絨裡的雞巴,像是熊熊火山
,氣勢磅礴隨時準備噴發。
真沒想到媽媽的手機在這時響起,媽媽很快的離開梁伯,梁伯被媽媽突如其
來的動作和手機聲給嚇一跳,重心一時往後翻了過去,還好反應得宜,手已
經扶在地上,媽媽很快講完電話,便告訴梁伯她還有事,然後直接就到浴室
換回衣裙。
梁伯握著高挺的棒子,走到浴室門前,竟然對著門打起槍來,沒想到媽媽換
裝的速度奇快,開了浴室門,看到梁伯正握著棒子,兩人一陣對望,滿臉通
紅,梁伯尷尬的將棒子拉回毛絨褲裡,讓媽媽笑了出來。
媽媽和梁伯道了再見,梁伯還把剛才媽媽穿過的情趣內衣送給她,並要媽媽
有空常來坐,媽媽微笑的點點頭。
  * * * * * * * * * * * * * * *
媽媽到好友家作客,兩個女人聊起媽媽經,好友向媽媽抱怨,婆婆雖然住在
隔壁,但三不五時就找朋友來打牌,公公不喜歡吵雜聲,沒想到婆婆就往她
這來,讓她受不了,難得她今天到外頭去,總算落個清靜。
好友的電話響起,接完電話又擺了個臭臉,原來她婆婆在朋友家摸八圈,要
她自己到幼稚園接小朋友,媽媽還勸她別生氣,老人家嘛,何況是自己的婆
婆。媽媽跟好友相約下次一起逛街,正準備搭電梯下樓,碰巧遇到好友的公
公,兩人一陣寒暄,好友的公公請媽媽到家裡坐坐,在盛情難卻下,只好轉
移陣地,從好友家移到隔壁好友的公公家。
媽媽和吳伯就在客廳聊了起來,媽媽的身材不免讓吳伯稱讚一番,還問媽媽
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養生美容之道,才讓她越看越年輕。媽媽說就只有一般
的運動,和充足的睡眠而已,讓吳伯直誇媽媽是天生麗質,宛如仙女下凡,
媽媽被陳伯說成仙女,臉紅紅的說吳伯真會說話。
「林太太,這陣子剛學會一個養生之道,我表演給妳看好不好?」
「養生之道!好啊,我也可以學嗎?」
「這~~等妳看了再說。」
吳伯帶媽媽到一個房間,進門前還要媽媽先閉上眼,媽媽心想什麼這麼神秘
,一股好奇心的驅使下,媽媽閉上雙眼,吳伯扶著媽媽走進房間,告訴媽媽
等他說好眼睛才能張開,媽媽點點頭,一會吳伯要媽媽張開眼,媽媽一看也
沒什麼呀,房間蠻大的,裡面有幾部運動器材,唯一不同的是吳伯上身穿著
汗衫,下身用綁著一條白布,媽媽還真是納悶。
吳伯要媽媽先坐到按摩座椅上,然後拿出一塊圓形的鐵球,鐵球上還連著一
條繩子,吳伯當著媽媽的面,撩起下身的白布,將繩子套在自己胯下的棒子
,這動作讓媽媽羞紅了臉,低下頭去。吳伯大方的很,手拉起繩子,走到媽
媽的前面,跟媽媽說這叫九九神功,是一種養生之道,男人練成後,女人在
床上可是很性福的,媽媽一聽滿臉更加羞紅。
吳伯表演起他的養生之道,藏在布里的傢夥開始展示它的天威,那顆鐵球像
是鐘擺一樣,左右左右,吳伯要媽媽別害臊,說這也是一種健康的運動,不
要用有色的眼光看它,媽媽想想,其實吳伯說的也沒錯,何況又不是沒看過
男人的棒子,哪有什麼,只是一想到男人竟然用這種方式來鍛鍊,萬一有個
閃失那不就慘了,於是就笑了出來。
「吳伯,你練這個那你下………那裡會不會痛?」
「哪會啊,我都七十了,身體越來越健康!」
吳伯左右擺動鐵球好一會,鐵球隨著吳伯扭腰的動作,變成轉圈,媽媽一看
可更是笑得合不上嘴,媽媽的笑容看在吳伯的眼裡,表演更是賣力,還要媽
媽掀起布來瞧瞧,媽媽蹲了下來,還真把白布掀開,忍不住一手摸上綁著繩
子的棒子,心想怎麼可能,只是媽媽這一摸吳伯竟停下了動作,大口喘著氣
,媽媽見狀有點緊張,吳伯向媽媽解釋,九九神功的過程中,如果被女人碰
到那裡,那裡累積的九陽真氣會被吸走,身體會開始變得虛弱。
「那怎麼辦?!吳伯,我不是故意的。」
「林太太,沒關係,只要……」
「只要什麼,吳伯你快說。」
「那真氣還在妳的體內,只要吸回來就好。」
媽媽二話不說點頭說好,吳伯要媽媽脫下外衣好讓他把真氣吸出,媽媽迫於
無奈,背對著吳伯脫下洋裝,吳伯也已經解下套在棒子上的繩子,脫去汗衫
,看著媽媽的背影,雖然媽媽今天穿的不是她最喜歡的丁字褲,但內褲也相
當性感,屁股兩邊的股肉也只遮一半,吳伯的眼睛變得特別明亮,胯下也有
了反應。
吳伯靠到媽媽的背後,說是身體和身體的接觸才能吸的出來,也不管媽媽怎
麼想,那根半硬的棒子抵在媽媽的屁股,開始磨了起來,媽媽本想問吸氣是
這樣吸嗎,但想想如果自己手不要亂來就好,硬是把話吞了回去。
吳伯看媽媽好欺負,更是一付吃定媽媽的嘴臉,吳伯大膽解開媽媽的胸罩,
兩手揉起媽媽的奶子,邊揉邊解釋是為了吸氣,媽媽沒說什麼,吳伯更是放
肆,將媽媽的內褲拉到大腿,手已來到媽媽的小穴口,摸了沒幾下,兩根手
指就插了進去。
「啊………嗯…………」
「林太太,再忍一下,快吸出來了。」
「嗯……快……嗯……」
媽媽被吳伯一陣又摸又插的,身體都熱了起來,吳伯見媽媽開始呻吟,手指
的進出的速度更是加快,還用貼在媽媽屁股上的棒子,將媽媽頂到牆壁邊,
媽媽彎著腰雙手扶著牆壁,兩隻腳慢慢的打開,在媽媽大腿上的內褲已經滑
到腳下,吳伯跪在地上,臉貼上媽媽的屁股,開始吻起圓滾滾的屁股,手指
抽插的更激烈。
「啊……吸………出來……沒……嗯……」
「快了快了,太太再一下就好。」
「嗯……吳伯……快……」
吳伯的手指讓媽媽的屁股不停搖動,聽著媽媽的淫聲,起身來到媽媽大腿側
邊,吻著媽媽的背,左手則是握住媽媽的奶子,大力的掐揉起來,另一手的
兩根手指,像是挖馬路的打洞機一樣,高速的進出媽媽的浪穴,媽媽的下體
偶爾還傳噗噗的聲音,媽媽身體的擺動越來越大,嘴巴更是淫聲連連。
「啊啊……嗯………出……來了……嗯嗯……」
媽媽跪倒在地上,嘴裡不停呻吟,身體微微顫抖,屁股因為跪姿還翹得高高
的。吳伯跟著跪在媽媽的屁股後頭,馬上扯下胯下的白布,握住昂首的雞巴
,便要插進媽媽的浪穴,誰知媽媽趕緊將挪動了身子,撿起旁邊的洋裝往身
體上遮。
「吳伯,你的氣應該吸出來了吧!?」
「沒………對對對,吸出來了。」
媽媽享受了高潮,但還是裝出一臉生氣,吳伯也不敢再造次,趕忙的走出房
間,媽媽喘了口氣,才穿上衣服。
媽媽要離開前,吳伯怕媽媽把事情說給他媳婦聽,解釋了一大堆,讓媽媽聽
到都快睡著了,媽媽說她都瞭解,是她不好,不會掛在心上,才讓吳伯鬆了
一口氣。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