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妻一起騎

(一)初戀與炮友

  前段時間看新聞校長帶學生開房,老師性侵讓我想起很久以前的往事。這件
事要從……讓我想想。

  那是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吧,我和死黨狗兒(本名果兒,叫多了就成狗兒了)
那小子又野又皮,上樹掏鳥蛋、下地偷西瓜,是他天天幹的事。那天我倆沒事閒
逛,他提起去打球。

  我說:「球都沒有,打個鳥?」

  「跟我來。」他要我跟著他。

  我們到學校後邊圍牆外,翻過牆,走到體育室去,他拿隨身的一把小刀輕輕
鬆鬆的把門打開了。我還是第一次進來,裡面居然有一張床,還有一個辦公桌、
一個椅子和一排櫃子,外面還有一堆拔河的繩子。我打開櫃子,裡面都是新的排
球,沒打氣的。

  我說:「都沒氣,打個屁!」

  狗兒說:「先拿兩個回去,打了氣再玩。」就開始往懷裡塞。

  我走到床邊往上面坐了坐,看到後面窗戶上釘滿了木板子,還用報紙糊了。

  「幾個破球還把窗戶封死。」我說。

  「你知道個雞巴,」狗兒說:「你以為這裡真是放球的?」

  「那是幹什麼的?」我說。

  「嘿嘿……不告訴你。」

  我跑過去勒著狗兒的脖子說:「不說?說不說!」

  「說……說……說還不行嗎?鬆開。我問你,你們班有學生經常被老師獎勵
本子啊、筆啊什麼的嗎?」狗兒問我。

  「有啊,就那麼一兩個。」

  「嘿嘿……那不就是了。」狗兒說:「那老師每月就那麼點錢,自己都不夠
用還經常給那幾個學生買東西,那是因為他們幫老師含那兒。」

  我問:「含哪兒?」

  「含雞巴啊!傻逼,你要是願意去含,老師也會給你發本子的。」

  「放你娘的屁!」我大聲罵他。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大火,也許我又知道,我們班有個女生是班上最聰明
的,還是班長,長得很漂亮,眼睛又大又亮,紮著兩個長辮子走路一甩一甩的,
我喜歡她很久很久了。

  狗兒說的事我沒信,我倆天天玩球、摸魚,很快就開學了。來到學校,我第
一眼就看到長辮子一甩一甩。

  一晃,個把月過去了,期間月考了一次,馬上就要放學了,這時候班主任進
來說是把月考成績公佈一下:楊月月,語文90分,數學97分……第一名。李
芳洋第二名,胡達牛第三名。前三名都有本子獎勵,第一名還獎勵一支鋼筆。

  「你們三個跟我來拿,其他的同學放學都回家,不許在路上貪玩。」

  我那時成績不好,這個星期留下打掃衛生。我拿著掃帚一通他娘的亂掃,把
垃圾弄去倒掉的時候,看到放羊和打牛拿著本子蹦蹦跳跳的來了,我心裡咯登一
下。

  我問他倆:「楊月月呢?」

  「標老師要指導一下班長做錯的地方。」放羊說。我趕緊把垃圾扔了,拿著
書包跑到學校後面翻過圍牆。

  我來到體育室後面窗戶那裡,輕輕的爬到上面,狗兒說過上面左邊有一個小
縫,我小心翼翼往裡面看去:月月坐在桌子那裡在寫一些什麼東西,班主任和她
坐在一張椅子上,手放在月月腰上。

  「這下知道怎麼做了吧?」標老師說

  「嗯,知道了。」月月說:「老師,我可以回家了嗎?」

  標老師說:「等一下我會送你回去的。老師這麼辛苦教你,你不孝順一下老
師嗎?」說著,我看到老師把手放到月月身體前面,在那裡揉來揉去,還看到月
月身體抖了一下。

  「你馬上就要上中學了,中學有生物課,你知道什麼是生物課嗎?」標老師
問道。

  「不知道。」月月輕聲說。

  「那老師來教你,到時候你的成績就不會變差。」標老師說著把月月抱起,
將椅子往後挪了一下,把月月面對面放在腿上,掀起月月的衣服,我看到月月的
胸部已經有點隆起。

  老師指著月月的胸部問:「你知道這叫什麼嗎?」

  「這不是胸部嗎?」

  「不對,老師告訴你,這是乳房。」說著,老師把手放在上面揉起來。

  「舒服嗎?」標老師問月月,月月推了他兩下:「有點痛,老師。」

  「痛啊?老師幫你舔一下就不痛了。」說著把月月的T恤脫了下來,用舌頭
去舔月月的胸部,用舌頭在那裡畫圈,然後一下含住月月乳蒂吸了一會:「來,
老師再教你一個地方。」說著老師把月月抱起,把腿放在辦公桌上,再把月月放
到他的腿上躺著,然後把月月的裙子掀起,我看到月月白白的小內褲。

  「這是什麼?」標老師指著月月的陰部說。我看到月月的臉漲得通紅,抿著
嘴沒說話。

  「這是陰部,」標老師說:「你知道陰部是怎麼構成的嗎?」

  老師把月月的小內褲往下扒了扒,我看到白突突的陰部哪裡有個胎記。月月
把腿夾得緊緊的。

  標老師說:「放鬆一點,老師這麼辛苦教你還不是為你好。」

  月月把腿鬆了鬆,老師又把月月的腿往兩邊扒了扒,露出紅彤彤的陰部,彪
老師用手指沿著那條縫劃著圈,這時陰唇就像嘴巴一樣。說著,標老師就用舌頭
舔起來,月月全身發抖,淅淅瀝瀝的尿了出來,濺了彪老師一臉。

  「嗯……哦……太好喝了!月月,你的尿太好喝了。老師幫你舔乾淨。」標
老師就在那裡舔,還一邊「吱吱」的在那裡吸著。

  我看到嗓子眼兒直冒煙,小弟弟都硬起來了,不管你信不信,那時候我的小
弟弟真的是硬了,漲得我好難受。這時候我看到標老師把月月放下來,把自己的
褲子解開將老二掏出來,又大又粗,黑黑的、直直的向上挺著。

  「快,快,月月,老師好難受,快幫老師吸一下!」說著就把月月的嘴往老
二上放。「老師,不要……不要……」月月弱弱的說,不等她說完就被塞到嘴裡
了。

  「嗯……嗯……」月月含著標老師的老二,把一張小嘴撐得老大。

  「哦……哦……哦……好,好,就是這樣。」標老師抓著月月的頭前後搖晃
著,嘴裡「哦……哦……哦……」的呻吟,我看得全身都汗透了。

  突然標老師把月月的頭往老二上一按,老二隻怕插到她嗓子裡了,月月小手
亂放,又抓著標老師的腿想推開自己。這時標老師一陣哆嗦,把老二抽出來,還
有一絲白線從月月嘴裡連著。接著標老師的老二又噴了兩滴白色的精液出來,月
月在那裡大口喘著氣。

  這時候彪標老師把月月倒著抱起,把頭湊到月月陰部那埋著頭喘氣,這時候我
看到標老師在月月的屁眼那裡舔了舔,又吸了吸,然後抱起月月往床走去……

     ***    ***    ***    ***

  我叫阿華,也有朋友叫我華少,其實我更喜歡別人叫我阿龍。我一直在交女
朋友,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吃喝玩樂,人生兩大信條: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
手抽筋。但我還只做到了前面那條。

  下午1點我從床上起來,準備去隔壁開的房叫放羊一起去吃飯,手機響了,
陌生號碼。

  「喂,阿龍。」

  「狗兒!你出來了?」

  這小子當初剛帶我入這行,嫌來錢慢加上混得早,搭上了黑道幾條線,搞了
點東西在夜店賣。這小子大大咧咧的,有一天喊了幾個夜店妹開房打鹽、吸麻古
被抓了個現場,判了幾年,這麼快就出來了。

  「狗兒你現在哪兒?」

  「我在C市。你是不是還在D市混?」狗兒說:「快點來C市,他媽的,D
市抓得嚴,混不到什麼錢,還是來C市跟我混吧!想發財早點來。」

  我坐在床上想了想,決定去,我也想去跟著他賺大錢。我用手機給幾個女友
打了電話,說我去C市,穩定了再叫她們過去。然後我又給阿琴打了個電話,告
訴她我要去C市了,要她先去開個房等我,今天提前一下。

  阿琴不是我女友,我們是在一次朋友生日會上認識的,那一次她喝多了,我
送她回旅店,我又不是君子,自然就上了。可能是上得她舒服,以後每個星期我
們都會約好打一炮,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了。

  我來到阿琴開的房,她開門讓我進去,轉身坐到床上。她紮了個馬尾,沒有
化妝,水嫩嫩的臉蛋紅紅的,嘴唇大大的,眼睛看著我。我一看到她,老二就有
反應了,我走過去解開褲子把老二掏出來,她抓著我的腰,張嘴含了進去。

  我告訴她,在這裡現在沒門路賺大錢,有個兄弟叫我去C市跟他混。「嗯,
嗯。」阿琴含糊不清的應了兩聲,然後把我的內褲往下扒了扒,我順勢脫了個精
光,把她抱著頭朝向我,把老二放到她嘴邊含進去,然後我俯臥在她身上把她的
超短裙掀起來,用手在她那哈嘍Kitty小褲褲上輕輕揉著,慢慢Kitty
就濕了。

  我把小褲褲往上扒,讓她一隻腳抽出來,然後把大腿分開。做了這麼多次,
陰唇還沒黑,這也是我喜歡和她做的原因。我用手指輕輕去揉她的菊花,她顫了
一下,然後我含著她的陰蒂,用舌頭輕輕地滑動,慢慢地水越來越多,床單都有
點濕了。

  我把手指慢慢地伸進菊花裡,問她:「阿琴,舒服嗎?」她含著我的老二,
張著嘴在那兒喘。我把嘴一口堵著洞口,把舌頭伸進陰道吸著裡面的液體,阿琴
緊緊抓著我的屁股,我感覺老二已經頂到她的嗓子眼兒了。

  我把老二拔出來,轉過身讓她起來面對面,對著我的老二坐下去坐下去,
然後解開她的上衣,今天又沒戴?嗯,舒服!桃形的乳房我右手托著,嘴含著上
面的紅櫻桃,她的屁股扭了扭。

我把手機打開放了一首老歌,(韓流來襲)我兩衹手抓著啊琴兩瓣屁股跟著節奏
搖起來『操你媽的B',『操你媽的B',我慢慢開始爽起來,我讓啊琴往我的雞
巴上用力坐,她那兩個奶子一蹦一跳,我用舌頭去接,接到了我就用力吸一下,
啊琴『嗯,嗯,啊,啊』,很爽的在那呻吟『嗯,嗯,啊,啊』,『老公。。。
。。。』『快了,快了,』我說『我馬上和你一起飛上天』

我把她按到在床,雙手扶著她的腰,讓我的老二以我的極限向她的陰道來回衝刺
她抓著我的手腕都,指甲插進我的肉裡面,我低聲怒吼『啊,啊,。。。』我把
老二猛扎到洞底緊緊抵著,我俯臥在她身上緊緊抱著她大口喘著粗氣。。。。。。
   
 (二)兄弟妻一起騎

  「喂,狗兒,我快到火車站了。」

  「好,好,到了在那裡等我,我來接你,等著啊!」

  「我打個的去吧!」

  「打什麼的,在那裡等我哦!」

  我下了火車就在在出站口等他。

  放羊沒有和我一起來,他又找了個無知少女願意貼他,他對現在的生活很滿
意很滿意,每天吃好、喝好、玩好。雖說來錢容易,但是也存不下什麼錢,等你
三、四十歲,你那雞巴搞不動了,還有幾個妹子願意貼你?到時喝西北風去,傻
逼。

  「阿龍!哈哈……」

  「操你媽屄的,牢裡的飯養人啊!」這狗日的,全身能長肉的地方都長了,
不過又算不上胖,除了肚子有點凸,弄了個鍋蓋頭,脖子上戴著串金佛珠,他媽
屄的怕不有兩斤重,一看就不是他娘的好人。

  「日你,這項鏈有好重,你戴著不纍啊?」

  「這算什麼,有人鳥蛋那麼大,屌爆了。」他說:「我這個你喜不喜歡?」

  「很屌。」我說。

  「你戴著。」說完就掛到我脖子上了。

  「你不戴了?」

  「買鳥蛋。」

  「我的車在那邊,走。喜歡吃什麼?」

  「飯吃不下,喝點啤酒,我們兩兄弟很久沒一起碰杯了。」

  我說:「好,現在大閘蟹不錯,吃蟹去。」

  「寶馬?」

  「嘿,不是什麼好車,寶馬里面最次的,但是把妹最好用。哈哈……」

     ***    ***    ***    ***

  「最後一杯乾了。」

  「乾!」

  「走,洗澡去。」

  沖完涼,來到他開的房,是個雙人房。狗兒從一個煙盒裡拿了一小包東西倒
在桌子上,我把行李扔到地下躺在床上,點了根煙看著他。他拿了張銀行卡把那
粉壓了壓,劃成幾條,又從錢包裡拿了張一百塊捲了捲:「嘶~~嘶~~哦……
舒服!」

  他打開電腦放了歌,一搖一搖的向我走過來,把我嘴裡的煙拿過去叼在他嘴
裡,又從床底拿出個插了根吸管的礦泉水瓶,從包裡拿了幾條錫紙和一包紅色的
小顆粒,倒了幾粒在上面,然後拿個打火機燒了幾條。

  狗兒拿起一條點著火,「咕嚕……咕嚕……」抽了一口,對我說:「玩過沒
有?」

  「玩過幾次。」我說。他把手往桌子上指了一下,我走到桌子邊拿著捲好的
一百塊,「嘶……嘶……」吸了兩條,然後把頭揚起,「啊……啊……」噴嚏沒
打出來。

  我走到床邊也拿起一條燒起來,吸了幾口後躺在床上,天花板好像在打轉,
耳邊只有音樂的「咚咚」聲。我看向狗兒,看見他拿著電話在那裡說著什麼,然
後把電話掛了,他繼續在那裡玩。

  過了一會兒,他搖搖晃晃的起身去開門,有個女孩兒跟著他進來了,她穿著
黑色連衣裙,身材很好,臉蛋很漂亮,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瞪著我。我心裡想,
可能是意外有個陌生人在這裡。

  我看到狗兒在和她說什麼,她抓著狗兒的手臂搖了搖頭,狗兒把她扯到我這
裡,拍拍我的臉,我坐起來,他勾著我的脖子,對我說:「娜娜,我女朋友。」
轉過去對他女朋友說:「阿龍,我最好的兄弟,我什麼東西都可以和他分享。」

  娜娜瞪著阿龍那狗日的說:「你當我是小姐嗎?」阿龍伸出一根手指壓在娜
娜嘴唇上,輕輕的對她說:「我和阿龍是勝過親兄弟,你就是我老婆,也就是他
老婆。」我在旁邊呵呵直笑。

  他說完就吻上娜娜的嘴唇,然後把娜娜的頭轉向我,我扶著娜娜的頭吻著她
的嘴唇,她沒有反抗,只是緊緊咬著牙。我一隻手撫向她的胸部,在她乳頭上一
按,她「啊」了一聲,我把舌頭伸進去挑動她的舌頭,感覺到她身體顫抖一下。

  狗兒把自己脫得只剩下內褲,爬上床從背後抱著娜娜,雙手抓捏著娜娜的乳
房,嘴在她的耳邊和脖子舔著。

  我把自己脫了個精光,抄起娜娜的腿把她的鞋子脫了,然後把她的裙子撩起
來,狗兒接著幫她脫了下來,我看到娜娜粉紅色的蕾絲邊小褲褲,裡面的黑絲若
隱若現。我看到狗兒已經把她的乳罩脫了下來,一對大乳蹦了出來,乳頭還是紅
色的,很嫩,我的雞巴一下漲了起來。

  我把娜娜的小內褲扯下來,黑黝黝的森林掩蓋著一條紅色的峽谷。我把娜娜
的雙腿分開,一口就含上她的陰蒂,「啊……」娜娜臀部一顫,雙腿緊緊夾著我
的頭。我不停地用舌頭挑逗她的陰蒂,能看到陰道口慢慢已經有液體浸出來。

  狗兒把娜娜反過來讓她趴著,然後把老二伸進娜娜嘴裡搖起來,我馬上扶著
她的腰,把雞巴在娜娜的陰道沾了沾,滑了進去,「嗯……哦……」娜娜情不自
禁的呻吟起來。

  狗兒彎下腰,雙手抓住娜娜乳房對她說:「爽不爽?呵呵……」我聽到他笑
得變聲了,我也覺得很嗨。「哈哈!」狗兒說:「我們以後就是相親相愛的一家
人。」

  就在我操到快要射出來時,娜娜把頭擡起來,大口喘著氣咳了兩下。我和狗
兒換了位置,狗兒把雞巴插進陰道里快速抽動起來,我把老二放到娜娜嘴邊,娜
娜沒有張嘴,我用老二在娜娜的嘴唇上劃了幾下,她才慢慢張嘴幫我含了進去。
我慢慢抽動,感覺老二刮著她的舌頭,我彎下腰,雙手抓住她兩個乳房揉著,讓
一對肉球不停變換著形狀,不時捏一捏她的乳頭。

  這時狗兒把雞巴抽出來,往上移了一點點,往菊花慢慢擠進去,娜娜擡起頭
「哦」哼了一聲,一隻手緊緊抓著我的老二。狗兒抱著娜娜的腰往後躺去,用手
托住娜娜的屁股。我上前扶著娜娜後背,把老二對著陰道一插到底,「啊!」娜
娜抓著我的手臂叫了一聲。真銷魂的聲音,我感覺老二又大了幾分。

  我和狗兒一前一後用力地幹起來,「啊……」、「嗯……」、「啊……」已
經分不清到底誰是誰的聲音。我感覺在置身充滿火的天空中飛翔,「我要飛得更
高……我要飛得更高……」我大聲的吼叫。

  操了十幾分鐘,我感覺老二打開了閘門,一股洪流急劇湧出,我緊緊頂著娜
娜的陰道癱倒在她身上,臉枕在她的乳房上大口喘著氣。娜娜身體一顫一顫的,
我感覺應該是高潮了,狗兒也沒了動靜,我抱著娜娜合上眼皮慢慢睡去……


  第二天送走他女朋友,我們就在市裡「走親訪友」到處轉,時不時的送一下
貨,有時晚上她女友來了,我們三人大被同眠。我感覺他女朋友慢慢喜歡上這種
感覺,開始時四、五天來一次,現在基本天天都來。

  我們有時又去夜店把將妹,喝喝酒把到了就帶回去爽,也有帶回去跑了的。
呵呵……有時候幾天沒把到,我們就在酒裡面放點粉,時不時收穫一個。

  轉眼就中秋了,我準備回去看一下,我和狗兒說了一下,他拿了兩沓錢說:
「這一沓是給你的,那一沓幫我看看你父親。」我說:「你怎麼不自己去?和我
一起去也用不了幾天。」

  「你去就好了,我不想再去那地方。」他低著頭說。

  當初他爸死得早,家裡窮得揭不開鍋,他爸的幾個兄弟還經常來卡他媽媽的
油。有一次狗兒玩到天黑才回來,看到他小叔在偷看他媽洗澡,他衝進廚房拿著
菜刀追了他小叔幾里地。這件事傳開了,經常有人在他媽背後指指點點,說他媽
勾引小叔。本來還有街坊鄰里偶爾送點吃的,這下一個都沒有了。

  有一天我半夜被尿憋醒來了,屋裡很冷,我正在想著要不要去尿尿,就看見
我爸輕手輕腳的爬起來披了件衣服,從廚房的櫃子裡拿了個小包,開門向外面走
去。我趕緊爬起來披了件衣服來到門外,外面下著大雪,白茫茫一片,一陣寒風
刮過來我渾身一抖,真他媽刺激!

  我輕輕的跟著老爸,繞過大路走小樹林來到狗兒他家後門,輕輕敲了幾下進
去了,我輕手輕腳的跑過去從門縫裡看。

  狗兒他媽打開小包,幾個土豆,兩個玉米棒子,狗兒拿了一個在那狼吞虎嚥
的。狗日的,老子晚上不是給你吃了一個嗎?餓死鬼投胎啊?

  「趙大哥,謝謝你!」

  「哎~~妹子啥也別說了,我也只能做這點事了。你呢也忍忍,一切都會好
起來的。」我老爸輕聲說:「走了。」

  我趕緊跑回家,以後再也沒半夜跟著去過,也從沒對別人說起過。

     ***    ***    ***    ***

  我給老爸買了兩條中華煙、兩瓶茅台、一雙新皮鞋,還給嫂子買了一條金項
鏈。回家路過打牛家看到停了輛豐田車,我看著像是打牛,腳踩在車子保險槓上
用紙擦著鞋。

  「打牛!」我叫了聲。

  「滑頭!」他轉過頭來看著我。

  我走過去,拋了條煙給他,他「喲」了一聲走過來:「我操,中華,這是發
了。還戴著這麼粗的項鏈,是實心的還是空的?」他把項鏈拿過去戴在自己的脖
子上:「還挺沈。」

  「哪有你發得大,都買車了。」我說。

  「哎~~別說了,後悔死了。」他走過來摟著我脖子說:「買了輛破車,上
次還被人砸了,現在他娘的羨慕嫉妒恨的人特別多,你知道現在又在流行舉報,
我他媽上班根本不敢開,天天停著,換你這條鏈子得了。」

  「那你不是虧大發了?車子你都不敢開,這個你就敢戴。」我說。

  「車子放在哪兒貶值,這玩意兒放家裡升值。再說這車半賣半送的沒花多少
錢。」打牛看著我的眼睛對我說:「以前咱們是沒錢的人,現在也不是在乎錢的
主,兄弟,就這麼說定了。」

  「那……我回頭再加你兩萬塊錢。」我說。

  「隨你,隨你。」打牛說:「不過你得送我回C市再開走。」

  「我也在C市。」我看著他說:「你在哪裡工作?」

  「在教委。」

  「當官了?」

  「屁,要帶個長才叫官,我是跟著道德標在混。」

  「標老師?」

  「對。」

  我一愣,不知怎麼想起月月來。

  我記得那時候道德標把月月抱起往床上走去,道德標坐在床上,把月月兩腿
分開放在自己大腿上。我看到他的大老二從月月屁股後面伸出來一截,雙手抱著
月月抱得緊緊的,大嘴吻著月月的櫻桃小口還把舌頭伸進去,「滋……滋……」
用力吸了幾口,嘆道:「嗯……真香!真香!」月月的口水連著道德標的舌頭流
了出來:「滋……呼……嗯啊……來,老師幫你吸乾淨。」

  「標老師,標老師,我喘不過氣來了……」

  「好,好,老師我輕一點點,輕一點點。」說著用舌頭一直往下舔到那兩粒
澀葡萄,在那裡打著圈圈又用力地吸了吸:「哎~~要是有奶就好了。」

  「老師,我想回家,我想回家了。」

  「嗯……又不乖了!好學生做事要有始有終,半途而廢的那是懷學生,懷孩
子。」道德標說:「老師不喜歡,老師就討厭她,老師就要懲罰她,要批評她,
要打她板子。你要做好學生,老師就喜歡你,還獎勵你,經常幫你補習。知不知
道?」

  「嗯……」月月瞪著道德標怕怕的說。

  我看著道德標這衣冠禽獸,心裡默默的說:『這狗日的!』

  道德標把月月放倒在床上,抓著月月的小腿,把舌頭伸進月月的陰道使勁地
吸啊、舔啊,還一邊發出狗叫:「哦……啊……嗯……」

  月月渾身顫抖,「嗯……嗯……」的輕輕呻吟著,雙手緊緊抓著床單,緊緊
閉著眼睛。道德標把舌頭伸進陰道里面晃動著舌頭,雙手在月月的乳房上揉著:
「哦……哦……我愛死你,月月,老師愛死你了……」

  道德標又把月月翻轉身:「來,把屁股撅起來。」他讓月月趴著,把月月的
菊花對著他,用舌頭在菊花上面用力地舔:「哦……太好吃了,呵呵……太好吃
了。」他把月月的屁股又掰開了一點,菊花又張開了一點,道德標把舌頭用力地
向菊花裡面鑽:「嗯……嗯……好吃,好吃,哦……哦……受不了了……」

  這時道德標直起身子,雙手抓住月月微微隆起的胸部,挺起大雞巴朝向月月
的陰唇,半個龜頭進去了。這時月月叫了一聲:「啊!」道德標想了想,把龜頭
抽出來,上前一步把雞巴塞進月月的小口裡面,抓著月月的頭,屁股一前一後快
速的抽動。

  「啊……啊……」道德標叫了兩聲,幾條白線噴了月月一臉。他把那些液體
刮到月月的嘴邊:「來,把它吃了。這些都是好東西,比雞蛋還營養,有錢都買
不到,老師獎勵你的,快吃了。」

  月月張開小口一點點的吃完,道德標用舌頭幫月月把臉上舔乾淨,把月月抱
起來幫她把下體舔乾淨,再幫月月穿上衣服,自己也穿上衣服,然後……然後就
帶著月月出門了。

  走到家門口,看見老爸在外面正等著我,「回來了?」我老爸慈祥的笑著對
我說。

  「給,狗兒孝敬您的。」我把手裡的東西給他。

  「你買的就你買的,狗兒只會給錢,這麼貴的東西我也嚐不出什麼味兒。」
老頭把東西拿進屋,我對他說:「您是知道這煙貴還是這酒貴?」

  「都貴。臭小子,老子我活了幾十年沒買過,還沒嚐過?想老子當年……」
我沒有打斷他,屋裡飯桌上擺滿了我愛吃和不愛吃的菜。

  這時我嫂子從裡屋出來:「回來了?」

  「啊。」我笑著對她點點頭。

  嫂子很有女人味,是那種很耐看,初看不起眼越看越好看。現在比以前黑了
點,細長眉毛,頭髮烏黑濃密,臉上透著一點點嫵媚,特別是丹鳳眼斜著看人的
時候。嘴巴比所謂的櫻桃小口大,胸也大,我想這才容得下長像、我、我們這一
家。有句話不是說「有容奶大」嗎?

  我嫂子她爹和我爸是拜把子的兄弟,他娘大肚子的時候,我爸指著他娘肚子
對他兄弟說:「這就是我兒媳婦了。」

  「去你娘的,我這是個小子,你才生個閨女。」他爹馬上說。

  「好啊,我就希望他娘生個閨女,」我爸笑著說:「咱們這親事就算定下來
了。」

  後來,嫂子她娘沒生出個小子,我爸也沒閨女,這些當然是聽我爸說的。

  兩年前,老媽病了,老爸送她去醫院,當天就回來了,回來什麼也沒和我哥
說。後來我娘躺在床上下不了地,時昏時醒,唸著要抱孫子,我爸就去找他結拜
兄弟。來看過我媽後,嫂子她爹二話沒說,沒過幾天就把省裡讀書的嫂子領到我
家和我哥結婚了。

  「吃飯吧!」她對我說,我點點頭。我哥從外面進來,拿著幾棵青菜,「長
象。」我叫了他一聲,「沒大沒小!」他瞪了我一眼。我倆是雙胞胎,他比我就
先出來個幾分鐘,叫哥?門兒都沒有。

  「吃飯,吃飯。」老爸喊我們,我們都坐下。我掏出個盒子遞給嫂子,「是
什麼?」嫂子對我說,我幫他打開,「真漂亮!」她試著戴了幾次沒戴上,我朝
長像嚕了嚕嘴,他沒理我,我過去幫她戴上。

  等我坐下,我爸給我夾了一筷子菜,說:「還是沒有動靜,這次你再努力一
下。」我看了眼長像,他低著頭悶聲吃飯,好像沒聽到我們說話,嫂子漲紅著臉
沒作聲,我說:「好。」

     ***    ***    ***    ***

  上一次回家,也是坐在這張桌子,也是我們幾個,氣氛很冷,我坐在那兒大
氣都不敢出。老爸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因為我媽到死也沒見到孫子。

  「說……」那一次我嫂子低著頭沒說話,我哥漲紅著臉,「你給我跪下!」
我爸站起來說。長像走到一邊,五大三粗的漢子「撲通」就跪那兒了。

  「花兒你說。」老爸和氣的看著嫂子。

  「長像,那兒不行……」嫂子蚊子聲兒。

    我看著長像,「哎~~這是看帖不回啊,和院裡那群陽痿早洩一樣沒救了。」

  老爸走到長像面前「啪」一耳光:「畜生,為什麼不說?你娘每天那麼痛,
咬牙忍著等見孫子最後一眼。」

  我覺得那一刻我哥很可憐,「爸!」我叫了一聲。

  我爸坐回來,點了根煙在那兒抽著……使勁抽了最後一口,扔到腳下踩熄,
看著嫂子說:「花兒,你爹義氣,把你嫁過來讓你受了委屈。」

  「爸!」嫂子喊了一聲。

  「唉~~我對不起你爹,也對不起你。」說著走到嫂子面前跪下,我和嫂子
趕緊扶著我爸。我爸一把推開我,轉過頭看著嫂子說:「花兒,爹求你件事兒,
你嫁過來就是我老趙家的人了,華兒比他哥強,讓華兒替他哥辦了這事兒。都是
兩兄弟,誰上不是上,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聽到我爸這樣說,突然想到一句話「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我
很期待。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爸說服了嫂子,轉過頭來對我說:「華兒,
你們今晚就把這事兒辦了。」

  洗過澡,我爸把我叫到我哥房裡,轉身走了。我看見嫂子坐在床上,手使勁
搓著衣服,長像坐在牆角看了我一眼,又把頭低下盯著地上自己那雙鞋。

  「長像!」我叫了他一聲,他沒理我。我走到床邊,挨著嫂子坐下,我聽到
嫂子呼吸都急促起來。我用手挽過她的肩膀,她渾身一顫,我吻了一下她的臉,
又親了親她的嘴,她張開嘴,我把舌頭伸進去挑起她的舌頭,吸到我嘴裡。

  慢慢地我把嫂子放倒在床上,三兩下把自己衣服脫光,在旁邊躺下親著她的
耳垂。我把她的上衣鈕子解開兩粒,把手伸進去握著一隻大乳,慢慢揉著,嫂子
閉著眼抓著我的那隻手臂。我用手指點了點她的乳頭,她突然張開眼睛看著我,
我喊了聲:「嫂子。」

  我把她的鈕子解開,慢慢地把上衣都脫了,一對大乳跳出來,乳頭很嫩。我
一隻手抓住一個,然後用嘴含住一個。我慢慢地揉,慢慢地吸,嫂子手抓著我的
頭,我的手變換著大乳的形狀。我突然吸著她的乳頭往上一提,她「啊!」叫了
一聲。

  我的手往下,撫過光滑的肚子,一點贅肉都沒有。我解開褲子上那裡鈕子,
手往裡面探去,滑過那片森林,摸了摸,然後中指沿著那條縫滑下去,滑到底時
指頭點了點,「嗯……」嫂子哼了一聲,雙腿緊緊夾著我的手。

  我把手退回來一點,輕輕按著她的陰蒂,她使勁抓著我的頭按在她的大乳上
面,「嗯……嗯……」呻吟起來。我用手指探了探洞口,已經濕了,我起身,把
她脫光。我看見長像眼睛直直的盯著我們,手伸進褲襠裡。

  我轉過頭,把嫂子雙腿分開,我看見陰道外面的陰唇都是粉紅色的,我扒開
一點,裡面很嫩,我俯下身,用舌頭沿著那條縫由下往上舔。我用手抓著她的腿
往上擡起,反抱著把她的背放在我脹大的雞巴上面,低下頭吸吮著蜜液。

  我用手抓住她的一對大乳揉動,把舌頭伸進洞裡上下抽動,「啊……啊……
啊……」嫂子全身通紅,手使勁抓著枕頭,閉著眼睛興奮起來。愛液和我的口水
把濃密的黑毛都打濕了,黏在一起。

  我把嫂子的屁股慢慢放下來,把她雙腿再分開一點,再將她黏在陰道口的陰
毛往兩邊扒了扒,扶著她的腰正準備把雞巴插進去,她睜開眼睛看著我說:「阿
華,輕一點。」我用手撫掉她額頭上的汗說:「好。」

  我用手扶著雞巴在陰唇中滑了滑,讓龜頭沾了沾愛液,慢慢把雞巴放進去,
嫂子「嗯」了一聲,陰道緊緊地包著我的雞巴,很緊。我扶著她的腰慢慢抽動起
來,嫂子皺著眉頭,好像很難受,「馬上就舒服了。」我對她說。

  我慢慢地加快抽動,「嗯……啊……嗯……」嫂子抓著我的手臂慢慢呻吟起
來。

  「嫂子,舒服嗎?」

  「嗯!」

  我一雞巴頂到底,嫂子「啊!」一聲大叫。

  我把她的腿放在我肩膀上,壓在她身上,手撫上她的乳房,挑逗著上面的乳
頭,我用雞巴淺插了幾下,突然一下又直頂到底。「啊……啊……嗯……啊……
啊……」嫂子閉著眼,抓著我的手大聲的叫起來。

  我回頭看了眼長像,他好像也很興奮,手在褲襠裡抽動。

  我不停地抽動,低下頭把舌頭伸進嫂子口中,嫂子含著我的舌頭吸了一口,
也把舌頭伸出來,和我的舌頭攪在一起。我含住她的舌頭吸了幾口,用手擦了擦
滿頭的汗,感覺差不多了,就把嫂子的腿放下來,用力地掰開按在兩邊,快速的
抽動著,「啊……啊……」我大口的喘著粗氣。

  「啊……」嫂子大聲叫了起來。我把龜頭插到最深處緊緊頂住,一股熱流噴
湧而出。我呼出一口氣,嫂子身體一陣抖動,大口喘著氣,我軟軟倒在她身上緊
緊地抱著她。


  我坐在院子裡點了根煙,看著夕陽染紅的天空慢慢變暗,什麼都不想就那麼
看著。我把煙放嘴裡吸了一口,吐個煙圈慢慢消散在宇宙中。

  我坐在哪兒想了很多小時候在村裡的事兒,想起了月月,我把手伸進褲襠摸
了摸,聽說卵大的人缺少父愛,我以後肯定不是一個好父親。又想起村外那條河,
很久沒遊泳了,這個時候長像走出來了。「遊泳去嗎」我問他,他想了想「走」
走在泥巴路上,看到村裡沒看到幾戶人家開著門。「村裡人呢」我問他,「有錢
的搬到城裡,要不就搬到鎮上,沒錢的都在外面打工,村裡就剩下老弱病殘婦了
不到看不見,沒人捨得點燈。」我掏出跟煙點上,吸了一口。把煙給他,「不會,」
我抽出一根賽他嘴裡,把ZIPPO打火機遞給他,他接過去看了一眼給自己點上。

  我跟他說我想把家裡房子修一下,修大一點的,和別墅一樣以後回家養老。他
說至少幾十萬,我問他「要幾十萬?」「至少30萬吧,我只存了幾萬都在你嫂子
那裡,他說要給爸養老給孩子讀書,娃都沒有想那麼遠。」「我說你先準備,錢我來出。」「你有那麼多
錢?」他驚訝的看著我。「現在沒有那麼多,先給你6萬,剩下的很快就有了。」

  來到河邊,我脫個精光。一個猛衝,扎進河裡,轉個圈慢慢浮上來。河水並不是
很冷。長像穿著條褲衩,往河裡走來,水淹到脖子了慢慢向我遊過來。我潛下去抓住
他的腳往下拖,他彎下腰抓住我的手在水裡轉了個圈,把我甩開,我倆慢慢浮上來。

  我向他擊了一掌水過去,他還了我一掌水。我哈哈一笑,他也嘿嘿的笑。我有過去
問他「你恨我嗎?」「沒啥好恨的,」他用手抹了抹臉上的水「爸不是說了嗎,肥水不
流外人田,你嫂子很開心。我有時候想起來,還能硬一下。」長像看著天上對我說。「
真的!真的能硬起來?」「嗯」他點了下頭。

  「把嫂子叫來吧,」我對他說。「叫來遊泳嗎?她不會遊。」長像看著我說。「你
叫來就是,多受刺激你說不定會好起來。」我說。他看著我一本正經的多我說:「上次
我看著你們,就很興奮,硬過一會,說不定真的行,你等著。」說完遊上岸。我對他說
我兜裡有手機。他翻出來說了一會,又下水和我鬧起來。

  沒一會,嫂子拿著個桶來了。長像遊過去,說了幾句,嫂子在哪兒使勁的搖著頭,我
遊過去對嫂子說:「沒事兒嫂子,天都黑了沒人。」「我不會遊」我走上前,「沒事兒,
沒事兒,我倆托著你。」嫂子驚訝的看著我,光溜溜的,一坨大鳥在哪兒晃悠。我和長像
七手八腳幫她把以後脫了,一雙大乳緊緊的被胸罩包著露出一半,一條白色內褲把屁股蛋
也包的緊緊,前凸後翹。姥姥的老二馬上就有反應了,直直的向上挺立。

  我和長像扶著嫂子下來水,長像扶著她的胳膊,我在後面把老二緊緊盯在嫂子屁股縫哪
兒,雙手扶著她的腰,向河中心遊去。

  我緊緊貼著嫂子,手往上面托著大乳,嘴巴在嫂子耳邊喘著氣。嫂子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我把嘴湊上去吻了她的嘴角一下。

  我把手慢慢撫摸下去,手指在她陰部揉了兩下。「嗯」嫂子哼了一聲,長像轉過頭來看了
我一眼,把手伸到嫂子咯吱窩,托著嫂子。

  我潛下去,把嫂子的白內褲拖下去一點,把他的腿擡起放在我肩膀上,我雙手托著她的屁股
頭在她兩腿中間,伸出我的舌頭狠狠的在她陰道一舔,嫂子一抖雙腿一下夾住我的頭,我用鼻子
輕輕觸碰陰蒂,舌頭使勁往陰道里鑽去。

  嫂子的腿夾得我很緊,我用大拇指按著嫂子的菊花,然後中指慢慢插入進去,緊緊的。
  
  我用嘴巴緊緊的吸住嫂子的洞口。嫂子的腿一下張開,一下夾緊,我用手指快速的抽動了
幾下。一口氣用完了,我猛地浮出水面。

  我看見,嫂子的胸罩已經被長像脫了下來戴在頭上,他在那裡吸著嫂子的乳頭。嫂子浮在水面
很享受的喘著氣。我對長像說「在後面托著,」長像把嫂子的頭放在胸前雙手托著咯吱窩。

  我把嫂子的小褲脫下來戴在頭上,把嫂子的雙腿扒開,抓著她的屁股,把老二頂著她的菊花
,慢慢的擠了進去,慢慢的抽動。

  「嗯。。。嗯。。。」嫂子閉上眼睛舒服的呻吟,她把手反抱著長像的脖子,一對大乳在水面起伏

  長像抓住那對大乳一邊用力揉一邊說:「舒不舒服,舒不舒服。」
 
  「嗯。。。舒服,嗯。。。舒服,不要停,不要。。。停。」
 
  我看到嫂子很爽的表情,用的插著次次插到底,「嫂子,痛不痛?」
 
  「嗯。。。不痛,快點,嗯。。。快點,」
 
  我快速的抽動幾下,在水裡太耗體力,很快我倆就筋疲力盡,我說:「我們回去做吧,太費力了。」
 
  「好,我也沒力氣了」長像呼了一口長氣對我說。
 
  我們上岸沒穿內衣,套上外衣架著微微喘氣的嫂子往回趕。
 
  回到家讓嫂子躺在床上,我們飛快把以後脫了。
 
  「嫂子,你坐著,」我把嫂子的頭按下來。「啊華,嗯。。。」我把老二伸進嫂子口中。
 
  嫂子用舌頭在我的龜頭轉著圈,這時長像把嫂子的屁股擡起來,用舌頭從陰道一直舔到菊花

  「嗯。。。嗯。。。哦。。。哦。。。」她很舒服的呻吟起來,
 
  我的老二漲的不行,我和長像說了一聲,把嫂子反過來躺在床上。
 
  我抓著嫂子的一對大乳,把我的老二放在中間,我指頭按著乳頭用力的夾住我的老二。
 
  「嫂子,幫我舔菊花,嫂子。」「很髒啊,我。。」嫂子難為情的說。」「不髒,嫂子習慣就好了」
 
  接著我就感覺到一點熱乎在我菊花蠕動。「太爽啦。。。太爽啦。。」
 
  我抓住大乳用力的夾著我的老二,抽動的時候嫂子很及時的在我的菊花觸動,
 
  「吱。。。吱。。。」長像用力的吻著陰道里面的嫩肉,手指插進菊花裡抽動。
 
  嫂子的腿一張一合,「啊。。。啊。。。不要,哦,,不要,啊。。。」痛苦的在哪兒呻吟。
 
  「啊。。」我頂不住了,我和長像換了個邊。舉著充血的老二,一下鑽進陰道,嫩肉緊緊的包著。
 
  長像抓住嫂子的雙乳,把雞巴伸到嫂子嘴邊,嫂子放進去給他嘬著。
 
  我把按嫂子雙腿按在兩邊,讓龜頭快速的在洞裡撞擊「啪。。啪。。啪。。」淫液直濺。
 
  嫂子「啊,啊,」大叫,雙腿一直想動我死死的按著。
 
  「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我把嫂子抱起,讓她的屁股懸空對著我的老二,我一頓猛插,次次頂到最裡面。
 
  「啊。。。。」我抱著嫂子,老二緊緊頂在陰道,一陣哆嗦,「唔。。。」
 
  一股熱流噴湧而出,嫂子身體一陣顫抖,軟軟的癱在我懷裡,我還是緊緊的頂著她,
不讓一滴精子流出來。

  「硬了,硬了,快看,快看」長像興奮的叫著,使勁的套弄著雞巴。
 
  「哈哈。。。硬了。。。哈哈。。。硬了。。。」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