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美的雪臀肉棒已是齊根沒入

這是一間房間,一個年輕男子的房間。

  整齊貼在衣櫥和門上的簾子是房間內的唯一擺飾,櫃子下塞著顆有些癟的藍
球,書桌上擺著台明顯經過細心保養擦拭的筆記型電腦,以及一堆零散的文具,
儘管在一些角落仍有幾絲灰塵,但就男性而言……已經算是相當乾淨的了。

  緋雷呈大字狀的躺在床上,呼吸有些粗重,英俊的臉上有著一般高中生所沒
有的成熟,稜角分明的長相和英氣逼人的五官看上去相當有魅力。

  ……如果不看他現在正在做的事的話。

  短褲脫到了膝蓋,有些發紅的手則在握在雙腿間的……總之,緋雷正在進行
著幾乎所有男人都做過的──(消音)。

  緊抿著嘴,緋雷雙眼直盯著攤在一旁的本冊子,那本冊子這時正翻在一面春
光無限的玉照上,美麗的臉蛋正拍成特寫,嫣紅性感的小嘴對著鏡頭微微張開,
最勾人欲火的卻是她的穿著──儘管是號稱三點不露,除了頭髮外連根毛都看不
到,但經過特殊的拍攝手法和薄紗輕罩,卻是透出了一股比全裸還要有想像空間
的性感氣息。

  那是一名最近正在轉型的女明星拍的寫真集,長相正是緋雷喜歡的那型,所
以才會在今天特別買了回來……褻瀆。

  「手上」加快了動作,然而就在他即將釋放時,房門卻突然被打了開!

  「小雷你要洗澡了嗎……啊!」闖進門的少女一臉驚訝的看著床上動作僵住
的緋雷,兩隻手虛掩在張大的小嘴前──

  「姊!」緋雷有些生氣的出聲道:「不是跟你說過進我房間前要先說一聲的
嗎?」

  「我有說啊!」緋雅相當理直氣壯的回道,連摀在小嘴前的雙手都改叉到了
腰上,毫不忌諱的坐到緋雷身旁床上:「誰知道你會在這種時候自慰!上次問你
有沒有經驗居然還騙我說沒有!現在被我抓包了吧!」

  眼看緋雅不但沒有絲毫不好意思,一雙大眼還直勾勾的盯著他下體看,緋雷
一下子給氣的說不出話來,再看她那像是惡作劇得逞微微勾起的唇角,突然惡向
膽邊生,手上飛快的動作了幾下後,一把轉向了緋雅的臉射了精!

  「呀──!」正在鬧著自個弟弟的緋雅沒想到會突然一片白色液體朝臉上飛
來,只來得及驚叫一聲,精緻的臉蛋上已是被那堆「不明液體」沾了上,頓時一
陣腥味鑽入鼻中。

  「你、你髒死了!居然把那麼噁心的東西射在我臉上!你……」小手在臉上
胡亂擦試卻反而越弄越糟,緋雅一氣之下擡起臉正想開罵,卻愕然望見緋雷正直
勾勾的盯著她的臉看,那目光……不知為什麼讓她感到了無比的陌生,和恐懼。

  「我、我不理你了!我要去洗澡了!」有些不知所措的跑出了緋雷的房間,
緋雅一邊清理著臉蛋上的精液,一邊努力的想把那種異樣的恐懼感從腦中除去。

  靜靜的躺坐在床上,那本寫真集早不知道掉到哪裡去,緋雷安靜的坐著,腦
中卻滿是方才,緋雅臉上沾染的自己精液的畫面。

  「好奇怪……」原本只是想以牙還牙的惡作劇一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
把精液射在緋雅臉上時,心底卻突然出現了一種犯罪感和……滿足感,甚至還有
一種連他也說不清的衝動,驅使著他對姊姊做出一些事情……

  「……真的好怪。」甩了甩腦袋,緋雷不再去管腦中的紛雜思緒,抓起一旁
的換洗衣服便走出了房間。

  舒服的清洗著身體,神經有些大條的緋雅已是完全把剛剛的事拋到了腦後,
朝身上塗著沐浴乳。

  「嗯?」注意到簾子外的黑影,緋雅伸手拉開了簾子,對著剛剛進浴室脫下
上衣緋雷叫道:「小雷你怎麼現在才進來?水都快涼了!」

  或許是因為水氣蒸騰,渾身赤裸的她沒有注意到,緋雷那有些怪異的面容和
變得粗重的喘息……

  「咑!嘟嚕嚕……」輕哼著不成調的曲子,緋雅剛把身子沖洗乾淨正要伸手
去拿自己的毛巾,身體卻突然被兩隻粗臂從後摟了住!

  「喂!小雷──我洗好澡了耶!」緋雅氣急的罵聲,一把扯開了環住自己腰
身的雙手轉面向了後方──這一望她卻是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又是那令她感到既陌生又恐懼的目光,不同於以往在瞇著眼掃視一番後,邊
喊著;「洗衣板」邊大笑著逃跑的目光,她可以感覺的到那彷彿要將她看透般的
炙熱視線正在自己的每一吋肌膚上掃過,貪婪且迷戀的侵犯著她……

  「小雷……」不知為什麼,說出的聲音微微顫抖著,隱約還帶著一絲討饒的
意味──她並沒有怕他什麼啊?從小到大都是她在欺負這個弟弟,享受著他對她
的縱容和無奈的作弄,為什麼現在……?

  「唔──!」唇被按了住,那是緋雷的手指,不僅如此,他整個人都壓了上
來,她下意識害怕的退後,他卻毫不遲疑的繼續逼近。

  直到緋雅被逼在了磁磚壁的浴室角落。

  「小雷……你……」雪白裸膩的嬌軀輕輕地顫抖著,為什麼自己以前都沒注
意道呢?她的身體比知那些寫真集上的什麼明星都要白、要美上許多,精緻的五
官,小巧細美的臉蛋……她的靈魂……

  按在緋雅唇瓣上的手指緩緩下移,撫過了下巴、細頸、仍沾著幾絲水滴的性
感鎖骨,腦中仍不時閃過方才在房間,她嬌俏的臉蛋被自己的精液所玷染的那一
霎那……

  「好美……」近乎無意識的輕聲呢喃著,緋雷雙手分別攫住了緋雅胸前的一
顆乳房,溫柔卻又粗暴的在掌心中捏揉。

  「啊……呀!小、小雷?不要……啊……」敏感處被最熟悉的人恣意玩弄,
緋雅原本雪白晶瑩的身子頓時染成了淡淡粉紅,小嘴微張輕啼著泣聲抗拒,身體
上陣陣陌生的感受讓她腦中滾成了一片糨糊。

  「姊姊……雅兒……」粗喘著吐聲,緋雷突的一下低首吻住了緋雅粉潤的唇
瓣,雙手五指同時深深陷入雪膩的乳肉中,眼看緋雅驚慌的睜大了眼望著自己,
緋雷雙腿插入了緋雅雪白的大腿間,讓她整個身子卡在牆壁和他之間,就像坐在
了他身上,跟著就在緋雅那越睜越大,滿是不可思議的注視下,他將下身那早已
怒脹到幾乎要爆炸的凶物抵在了那神祕的幽徑之前,猛的一挺腰……

  ……

  「然後呢!?」雨瑤的掌心幾乎要被自己的指甲刺穿,她真不敢相信自己居
然能聽到現在,這……這真是太荒謬!太恐怖了!

  「然後……然後……」緋雅穿著睡衣半坐在床上,不住的啜泣著,在雨瑤連
聲摧促下,她才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然後我居然打了他
一巴掌!天……我怎麼會做出這麼恐怖的事!我居然打了小雷……」

  「你給我閉嘴!」聽到雨瑤突然的發飆,緋雅頓時像是被嚇著的小綿羊似的
縮到的床邊,睜著一雙大眼害怕的望著她。

  「你……小雅你現在給我說清楚……」一把將緋雅扯了過來,雨瑤忍著額上
爆出的青筋強迫自己溫柔的輕聲問道:「簡單的說……你所謂的大問題,就是在
昨天差點被小雷強暴後,你甩了他一巴掌?」

  眼看著緋雅害怕的點了點頭,雨瑤再度開始了深呼吸,眼看雨瑤如此誇張的
反應,緋雅小聲的說:「怎麼了?小雨……問題、問題很嚴重嗎?」

  「當然很嚴重!不對!不、問題根本就不在那裡!」被突然爆起的恐怖聲壓
嚇的再次縮到床邊的緋雅害怕的渾身顫抖,望見雨瑤惡狠狠瞪向她目光更是嚇的
閉起了雙眼。

  「你差點被強暴耶!這種事情、這麼嚴重的事情!最少也要報警把那個混蛋
抓起來關上一百年!再花錢買通獄卒把他閹了送到關著性變態的牢籠裡!讓他天
天接受『愛』的教育……」

  「不可以──!」雨瑤正罵的痛快突然卻被一股力量撞下了床,還來不及心
疼自己的小屁股,伏在床上的緋雅已是一反方才的小綿羊形象,居高臨下的對著
她尖叫道:「你要是敢這樣欺負小雷,我、我就報警說你強暴我!」

  坐在房間地板上按著太陽穴的雨瑤開始深深感覺到,這件事已不是一句「問
題大了」可以形容的了……

  ……

  緋雷和緋雅是一對雙胞胎……卻不是同卵雙生的那種,而是她們的母親在一
個時間排出了二顆卵子,也因此,兩人除了眉目間依稀看的出一點相似處,其他
地方包括性格方面可以說是全無相似之處。

  雖然緋雅總是極力捍衛她姊姊的身份,但從雨瑤來看,她除了搶早了幾分鍾
從她母親肚子裡爬出來外,可以說沒有一點像是姊姊的地方……

  她,雨瑤,和緋雅是從小學就認識了的死黨,一直延續到現在大學十多年的
「孽緣」,她和緋雅有很多的相似之處,父母雙亡,衣食無缺……唯一的不同之
處就是緋雅有個弟弟。

  老實說……她很羨慕緋雅,尤其是在小學的時候有一回緋雅在走廊上被同班
男孩子扯辮子欺負,結果那時候正在月考的緋雷一聽到風聲,居然把筆一扔直接
衝到了她們那裡,將那個整整大他三歲的死小孩按在地上打到叫媽……

  身為緋雅的死黨,雨瑤也常常到緋雅家住,那時對他們姊弟倆之間也只是羨
慕他們的感情居然這麼好……直到爆出現在這個「大問題」!

  「你是說、你和小雷一直到現在都還一起洗澡!?」攤在緋雅身旁,雨瑤有
氣無力的重覆道,不是她不想尖叫,實在是她已經叫的啞了……

  「嗯嗯……我前天還幫他刷背呢!沒想到昨天卻發生了那種事……嗚……嗚
嗚……」眼看緋雅又要哭了起來,雨瑤卻是已經沒力氣凶她了:「我說小雅……
你都不會覺得怪嗎?」

  「嗯?」緋雅蓄著淚滿是不解的望著她……說真的,在「考察」過她們姊弟
倆的生活後,她居然開始佩服起了小雷,光看現在緋雅惹人憐惜的模樣,連她自
己都想把緋雅推倒了……

  「我是說,你已經是個大學生了,小雷也已經高三……你們也該有點性別上
的注意吧!?」

  「可是……可是小雷又不是外人,他是我弟弟啊!再說他又不會傷害我!」
緋雅在雨瑤噴火的目光下越說越小聲,頭也低的不能再低。

  「我說。」無奈的嘆了口氣,雨瑤甩了甩她染成緋紅色的發梢說:「他昨天
不就差點傷害你了嗎?要不是你及時反抗,搞不好就被他得逞了!」

  「唔……其實也不能說是他強暴我。」緋雅雙手托住了不知為何染上了兩抹
暈紅的臉蛋,埋進了枕頭裡:「其實小雷要的話給他也可以的……反正又不會少
塊肉……」

  「你、這個……」房間內某人的影子急速放大。

  片刻後,悽慘的求饒聲和抓狂的尖叫聲充斥了整個房間。

  ……

  隔天是假日,緋雅的大學課程外出實習,緋雷一個人待在自己的房間看書,
空蕩蕩的屋子裡只有音響和有一搭沒一搭的蟬噪聲……

  「啪!」從老舊音響傳出音樂嘎然而止,緋雷卻是給嚇的整個人跳了一下,
全身緊繃的望向房門──隨即以相同的速度放鬆倒回地板上:「小雨姊……你差
點把我嚇出心臟病來了。」

  對於雨瑤他並不陌生……應該說是相當的熟悉,在雨瑤身上有一種與姊姊緋
雅相似卻又相異的氣質,兩人可說是他最親近的人。

  「小雷……我有話要跟你說。」相當習慣的坐在木板床上,雨瑤從小學時就
常常往他們家跑,緋雅和小雷也沒少去她家過夜,彼此都可以說是對方的半個家
人……沒有家人會對自己家不熟悉的。

  「你還記得前天的事吧?」看著緋雷不安的低下頭,雨瑤滿意的笑了下,盡
管兩性間的事並不是她的主修,但再怎麼說自己都是讀心理系的,對當事人又這
麼熟悉……沒理由擺不平這件事!

  「你姊姊她……嚇壞了,昨天到我那去哭了一整個晚上……」手輕輕揪住耳
邊淡紅色的發梢搓動把玩,雨瑤剛想繼續說卻被打了斷。

  「你說謊。」緋雷不知何時已是擡起頭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臉,說:「小雨姊
你每次只要一說謊就會下意識的抓耳邊的頭髮……我上次過年才用這點贏了你七
局牌的,還有上次姊姊生日……」

  「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尖叫著打斷了緋雷的「指控」,雨瑤氣呼呼
的用力拍了緋雷的腦袋一下高聲道:「你不要轉移焦點!今天要說的是你前天差
點強暴了小雅的事情!她是你的姊姊耶!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要不是你
姊姊替你求情,我早就報警了!」

  「……」

  眼看緋雷知錯般的低下頭,雨瑤趕緊打鐵趁熱的補道:「你要知道,這種事
情必須要是跟喜歡的人,而且她也喜歡你並同意才可以做的,要是沒有前面那些
條件,那麼這種事就叫做強姦!強姦是要下地獄的!還會被撒旦的小鬼把你那裡
切掉做成碎肉醬喂給你吃!然後每天你那裡都會再長出來!再被切掉!再喂給你
吃……」

  雖然很想告訴雨瑤地獄跟撒旦不是同一國的,但仔細想了想,緋雷還是決定
打消這個不明智的想法……

  眼看緋雷頭已經低到不能再低,雨瑤滿意的摸了摸緋雷的頭:「唉唉……知
錯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已經認清了自己的錯誤,而又沒有犯下無可挽回的錯
誤,明天你就去跟小雅道歉吧!還有要記得……」

  「可是!」

  「呃……?」話突然被打斷,雨瑤不解的望向緋雷,卻發現他不知何時已是
擡起了頭直視著自己,皺著眉頭說道:「可是我很喜歡姊姊!而姊姊她也說過很
喜歡我啊!那我們不就可以……」

  眼看緋雷就要說出那個禁忌的字眼,雨瑤尖叫一聲摀住了他的嘴,有些失去
耐心的急道:「問題是小雅和你是姊弟啊!」

  「是姊弟又有什麼關係!」

  「是姊弟的話,結婚生小孩會生下畸形兒!」眼看從道德方面無處下口,雨
瑤乾脆搬出了科學,沒想效果卻是出奇的好,緋雷整個人像是失了魂般的軟倒在
地,雙眼空洞無神的望著天花板。

  「小雷……你也別這樣失魂落魄的了,天下又不是只有小雅是女人,你總有
一天會找到自己喜歡的人的!」打一棒賞一糖,眼看打擊夠了雨瑤趕忙實施安撫
策略,她可不想小雷想不開鬧出什麼事……

  「喜歡的人……可是,我只喜歡姊姊……」聽到緋雷近乎無意識的呢喃,雨
瑤一邊在心下哀嘆著這小鬼戀姊情節之重,一邊開玩笑的道:「你這是什麼話?
難道你不喜歡我嗎?你這……呃……」

  望見緋雷凝視著自己的目光,雨瑤突然發現,自己剛剛犯下了件不可饒恕的
失誤……

  「我當然喜歡小雨姊……小雨姊喜歡……我嗎?」手指輕柔的撫著緋紅的發
絲,緋雷突然整個人逼近了雨瑤將她困在了懷裡,湊近了臉輕吐著氣道。

  「我……我……小雷……」脹紅著臉,雨瑤在這時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緋雅
的煩惱,她當然不討厭緋雷,可以像對弟弟般的作弄他,可以像對哥哥般的享受
他的保護,可以像對父親般的對他撒嬌……雨瑤驚恐的發現到,面對緋雷湊的越
來越近的嘴唇,她居然沒有一點抗拒的意願……

  心不設防。

  「唔──!」唇被佔了住,雨瑤睜大了迷茫的雙眼望著眼前的男子,勉強抓
回來的一些理智剛決定了要咬他還是踢下體,鑽入口腔中的濕黏異物再一瞬間奪
去了她的所有思路。

  兩人的舌頭在彼此唇腔中不住交纏,交換吞嚥著唾液,直到雨瑤已是呼吸困
難緋雷方才放過了她:「和姊姊不同……這是,小雨姊的味道……」

  聽到這樣子露骨的話語,雨瑤整張俏臉頓時脹紅,想動手打他卻發現不知何
時,她的雙臂已是無力的遶在緋雷脖子上……

  「呀──你……小雷你等等……唔!」剛剛察覺到上衣被解開,雨瑤還不及
掙扎,緋雷的手已是穿過了內衣捏握住了胸罩下的軟膩乳肉,兩顆乳球全被男子
一手掌握住揉捏玩弄,雨瑤再無力思考其他,只能紅著臉蛋無力的依偎在緋雷懷
裡,縱容著他的輕薄。

  無力的將下巴靠在了緋雷肩上,嬌喘著氣的雨瑤突然發現了落在一旁的一本
書……

  ──男女交往一百招!

  燙金色的書名印入了眼簾,在書的封面上還另外有誇張的刺框圍住的標語:

  「教你學會如何舌吻!」

  「亞當與夏娃間禁忌的神聖儀式!」

  (該……死……!)奮力推開了緋雷,雨瑤脹紅著臉,一手無力的阻止正在
她半裸的身上四處遊走、愛撫著的大手,艱難的指著那本書說:「小、小雷……
你……唔啊!你、你怎麼會看那種書……啊……」

  「那個是……」緋雷顯然也在極力克制著自己,只是方向和雨瑤不大一樣:
「那個是小雨姊你上次送我的聖誕禮物……」

  「疑!?」雨瑤吃驚的一頓,就是這一分神,她身上僅存的件小內褲也被緋
雷粗暴的扯了下來扔到一旁。

  (哈哈哈……我們的小雷也該開始進入這神秘的領域囉!)

  (我、我才不會看這種書!)

  (小雨……你別捉弄他啦。)

  (有什麼關係啊!還是……小雅你想肥水不落外人田,自己先把小雷吃了?
哈哈……到時候可要記得分我一杯羹啊!)

  (小雨!!!)

  (靠……靠!)雨瑤褪紅著臉蛋兒依偎在緋雷身上,心理卻是不斷的罵著髒
話……

  「啊!小雷你……你等一下!呀……」抓進肩膀的指甲讓緋雷即時停下了動
作,雙眼發紅的望像身下的雨瑤……雪白赤裸的嬌軀無力抗拒的被他壓在身下,
白藕般的膩臂攀抱在他上身,細滑白晢的大腿已是無力的被分開,緋雷昂陽的肉
棒前端三分之一已是插進了雨瑤那未經人事的幽徑。

  「怎麼了?小雨姊……?」看到緋雷冒著冷汗強忍著插入的衝動,雨瑤幾乎
險些要說出「沒關係,你動吧!」這句言情小說中的狗血段子,但是……就算自
己不在意失身給他,也不該是在今天!

  在最後一刻想起自己今天來的主要任務,雨瑤連忙道:「我……我今天不可
以!我……對了!我那個來了!不可以今天……」

  只說到一半她的唇已是被他的唇堵了住,緋雷輕笑著將她的手從耳邊的發絲
上抓下,冒著冷汗的將脹痛到不行的肉棒,從她體內退了出去。

  「小雷……」一種說不清的複雜感覺湧上了心頭,雨瑤看著緋雷默默的從她
身上起來,一絲絲感動在心中蔓延、發芽……

  直到一本書落在了她面前。

  那便是方才掉在一旁,她用來調侃緋雷的聖誕禮物,而這時那本書正翻在一
面上,斗大的標題寫著:「口交的奧秘!」

  兩手摀著自己小嘴的退到牆角,雨瑤顫抖著身子望著緋雷晃著那條恐怖的東
西朝自己逼近……

  「呀!」兩手被輕而易舉的扯開,緋雷一手托住了她的下巴湊上唇去,再度
給了她狠狠的一吻後,雙手托起了雨瑤嬌美的臉蛋,昂揚脹大的肉棒已是朝前抵
在了她的嫩唇上。

  「小雨姊……」不知是著了魔還是怎麼樣,雨瑤迷茫著雙眼吐出了舌頭在前
端舔了一下。

  (鹹鹹的……腥腥的……好噁心!可是……小雷的味道……)鼓著臉蛋生澀
的含住了肉棒,雨瑤臉蛋脹紅著,一雙美目卻是直勾勾的盯著緋雷的臉。

  粗喘著氣享受著身下熟悉的人的服侍,緋雷一挺腰將仍含著他下身的雨瑤抵
在了牆上,下身開始了狂風暴雨般的肆虐與撻伐,粗脹的肉棒不斷擦過少女的唇
瓣,難以吞嚥的津液和肉棒頂端分泌的腥液從嘴角流出,不同於一開始的乾燥,
現在隨著緋雷的每一下抽送,肉棒在雨瑤口中都會發出「噗哧」、「噗哧」淫靡
的抽送聲響。

  雨瑤嬌美的臉蛋已是紅的不能再紅,原本爭一口氣似的圓睜大眼也已羞的緊
緊閉上,直到感覺口中的肉棒竟又脹大了幾分,這才驚慌的睜開了眼,撲閃閃的
直望著緋雷。

  「小雨姊……」緋雷最後幾下抽送,隨著肉棒完全深入了雨瑤口中,大量的
精液在雨瑤「嗚嗚」的呻吟聲中全濺射在她的口腔內,再隨著口水一起被嚥下了
肚。

  抽出了仍沾著雨瑤口水的肉棒,緋雷粗喘著氣,和身下紅著臉蛋的雨瑤互望
著,精液和口水沾混著一滴滴落在雨瑤的臉蛋、乳房、大腿上,兩人卻只是這樣
靜靜的,凝視著彼此……

  ……

  「所以說……果然還是要跟小雷說清楚,要他別在想那種事,專心準備大學
聯考……小雨!你有沒有在聽啊?」緋雅整個身子趴到了雨瑤身上,兩隻手分別
捏住了她兩邊臉蛋朝旁拉開……

  「啊──痛死了!笨雅你做什麼啦!」一掌拍掉了緋雅惡作劇的手,雨瑤疼
的用手摀著臉蛋輕輕按著,眼看雨瑤是真的疼的連眼淚都流出來了,緋雅有些內
疚的捏著手低頭道:「對不起啦……我只是看小雨你都不專心聽我說話,有點生
氣……我沒想到你的嘴會受傷嘛……」

  嘴受傷……想到昨天發生的事,雨瑤整張臉蛋頓時又刷的通紅,其實也不算
受傷,只是感覺有些痠麻難受,感覺更像是……

  運動過度。

  「總之──我想過了,就算退一百步講,我是他親姊姊這也就注定不行了,
我才不要生下一個畸形兒小孩!」

  「啊……是啊、嗯……」經過了昨天的事後,她已經完全沒有立場去告訴小
雅做什麼了,只能像現在這樣一句句機械式的附和。

  「那麼就這樣說定囉~~我……」緋雅的話聲就像被掐斷般的嘎然而止,這
是在緋雅的家裡,緋雅和雨瑤都穿著睡衣待在房裡的床上,那麼現在響起的敲門
聲……

  「是小雷!快點!快把我藏起來!」雨瑤像是被夾到尾巴的貓一般驚嚇的跳
了起來,眼看雨瑤如此緊張,緋雅也跟著忘了問雨瑤為什麼會如此怕緋雷,跟著
手忙腳亂的找起了藏身處。

  最後,總算是趕在緋雷破門而入前把雨瑤塞進了衣櫥內,看著緋雷狐疑的眼
神,緋雅心虛的捏著睡衣袖子說:「小雷……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剛剛……你好像在跟人說話?」

  「啊……那個,我是在和助教通電話!所以才會拖這麼久……」

  「可是怎麼好像有小雨姊的聲音?」

  「唔!那個……我、我先跟助教通電話,然後小雨打來,我才在跟她……跟
她……」

  望著緋雷從口袋裡掏出的她遺落在客廳的手機,緋雅小臉登時脹紅著說不出
話來。

  「呵……姊姊你永遠學不會說謊……這也是你可愛的地方。」把手機塞在緋
雅手中,緋雷輕笑一聲將她整個人攔腰抱起,走進了房間內輕柔的抱回床上。

  (傳說中的公主抱……這小鬼還真會搞浪漫。)躲在衣櫥內窺視著兩人發展
的雨瑤隨手從口袋裡掏出了早上剛買的棉花糖,有一口沒一口的吃了起來……

  「哪有弟弟說姊姊可愛的道理!我不準你說我可愛!」直到被抱回床上方才
慢半拍抗議的緋雅,雙手搥打著緋雷的胸膛故做生氣道。

  「那麼……你好美。」房間內的氣氛突然急轉朝粉色方向發展,眼看著緋雷
越湊越近的唇,緋雅脹紅著臉蛋無力的推拒著,口裡細聲的嚷著:「小雷……不
可以,我是你姊姊……會、會有畸形兒寶寶……」

  「只要不懷孕就可以了……」

  「疑?」

  看著緋雅滿是驚訝的嬌臉,緋雷再忍不住的輕啄了下她的唇瓣,在緋雅氣急
的打他頭前續道:「有很多方法可以避免懷孕的……像是挑安全期做愛,或是戴
套子、吃藥,甚至不射在裡面就可以了。」

  「不射在裡面?」

  「是啊……就像這樣子……」躲在衣櫥裡的雨瑤已是再吃不下棉花糖了,手
裡的兔子狀棉花糖已給她扭成了麻花狀,眼看著緋雅任由著緋雷將她的上衣解開
捏揉起了那兩團雪膩,再脫去了自己下身的褲子,肉棒怒脹著的直指緋雅,而從
頭到尾,緋雅最激烈的反應就是用雙手摀住眼睛,小嘴叫著:「變態!小雷是變
態……」

  然後被緋雷吻住一頓舌吻。

  (早該知道小雅的話不能信的……)眼看著緋雅用她的兩隻小手輕托住了自
己的乳房,將緋雷的肉棒夾住後開始生澀的上下托動,躲在衣櫥內的雨瑤不知為
何身體卻是感到了一陣陣發軟、變熱,昨天自己鼓著臉蛋吞吐小雷肉棒的畫面,
也不斷的和眼前緋雅的乳交重疊……

  「姊姊的胸部真大……被幹的時候晃的好大呢。」緋雷大手張開按在緋雅的
乳房上,手指不住的在淡粉色的乳暈上打轉、碰觸,在雪膩銷魂的乳溝中撻伐的
肉棒也越發變得巨大,每一下抽送都抵到了緋雅的下巴,在上頭留下了一絲絲腥
黏的泌液。

  「你、你以前不是還常常說我是洗衣板、飛機場?現在才說這種話……」緋
雅脹紅著小臉看著緋雷的肉棒在自己胸前忽近忽遠的,小巧的下巴上更是一陣黏
濕,在這之前只在浴室內被緋雷偷襲得逞抓捏過一次的雪膩雙乳,此刻卻是放蕩
的夾著男人的生殖器被恣意幹著……

  她已是全然遺忘了房間裡還有第三個人。

  「呵……姊姊你也常常笑我是小蚯蚓不是嗎?現在感覺怎麼樣?被長大了的
小蚯蚓按在床上干……」眼看緋雅雙頰紅的像要滴出血似的羞媚模樣,緋雷再沒
其他心神去調笑她,艱難的嚥了一口口水,雙手捧起了緋雅蓄著淚的迷茫嬌顔使
她面對著自己胸前,下身巨幅的擺動竟是將肉棒頂端一下下的撞擊在緋雅的嫩唇
上。

  「呀!小、小雷?我的嘴……唔……討厭!好髒……」小嘴不斷的被龜頭碰
觸,緋雅無力的搖著小腦袋想躲開,卻又哪裡避的過?在緋雷調笑的目光下羞紅
了小臉的閉上美目,但如此一來傳到唇上的濕熱觸感,卻是更清晰了。

  「啪!」、「啪!」、「啪!」隨著清晰的響音,床上緋雅的雙乳被幹的不
住跳動,兩團雪膩上嫣紅的突起更是被騎在她身上的男子用手指捏住把玩,嬌媚
的喘息從不斷被肉棒輕撞的小嘴中吟出,和緋雷粗重的喘息相映襯著……

  「射了!射了!我要全射在姊姊臉上!」

  「疑!疑疑?又是臉──?」緋雅還沒來得及抗議,騎在她身上的緋雷已是
抓捏住了她胸前兩團雪膩,肉棒在軟美的乳溝中狠狠抽送幾下後,對準的緋雅精
致的小臉射出了大量精液,白色的黏稠精液不斷的濺打在緋雅的小巧漂亮的五官
上,秀氣的細眉、小巧的瓊鼻、細喘著氣的小嘴和淩亂批散的發絲上全沾染上了
男人的腥液。

  將半軟的肉棒在緋雅軟膩的雙乳上擦拭著,緋雷調整著呼吸笑道:「這樣就
不會懷孕了……對吧?」

  「可是好髒喔……」小手胡亂的擦拭著臉上的精液卻反而弄得整張臉蛋和雙
手上全都是,緋雅苦著小臉埋怨著。

  「那麼……如果姊姊不喜歡顔射的話,還有另一種不需要清理的……」緋雷
的雙眼再度變得深沈,經過一陣子休息已再度回複精神的肉棒,輕晃著直指緋雅
滿是精液的小臉,跟著在她圓睜著大眼的注視下,肉棒已是再度觸在了她的嫩唇
上。

  「來……姊姊,親親他……」緋雷低沈的嗓音中有著一種蠱惑人的意圖……
但對於跟他最親密的姊姊似乎沒用。

  「我才不要!髒死了!我……唔!」緋雅剛剛抗議出聲小嘴卻隨即被肉棒趁
虛而入堵了住,大意下含進了男人肉棒的她接連試了幾次想要吐出,卻都被緋雷
壞笑著重新塞進小嘴內,最後只能無奈的鼓著小嘴任由緋雷在她的小嘴裡恣意撻
伐。

  「咕……嗚咕……小、小雷……唔!咕嗚……」嬌喘著被幹著小嘴,緋雅紅
通著小臉,一雙大眼水汪汪的望著上方看著她的緋雷:「姊姊的胸部……姊姊的
嘴……姊姊的腳……姊姊的臉、身體,全都是我的……我的!我要讓姊姊全身都
被射滿我的精液,全部!」

  (這個變態……大變態!)眼看著緋雅已是被緋雷姦淫的完全失去了反抗意
志(或者說是一開始就沒有?),雨瑤脹紅著小臉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腳狠狠踢
開了衣櫥門跳了出來:「小雷你……你還不快住手!」

  「小、小雨……?」已經是半失神狀態的緋雅迷迷糊糊的吐出了肉棒,水眸
迷茫著望像雨瑤。

  「你!笨雅快給我進去洗乾淨!」一看到緋雅那滿是精液的臉蛋她心裡就有
氣,連拉帶扯的將緋雅扔進了浴室內,雨瑤脹紅著臉轉向緋雷,卻給嚇得整個人
跳了起來──不知何時,渾身赤裸的緋雷已是緊貼在她身後,將她整個人逼在了
牆角。

  「小雷……你……」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雨瑤的話也變得嬌軟無力,眼睜
睜的看著緋雷的臉越來越逼近,她卻只能脹紅著臉不知所措。

  「小雨姊終於肯出來了嗎……」

  「疑!?」驚睜大了眼,雨瑤無力的後靠在木板牆上,小臉猛搖著想躲開緋
雷沈重的氣息。

  「原本還想等姊姊睡了……在把小雨姊抱出來好好疼愛,沒想到卻是小雨姊
先等不及了……」

  「你……死小鬼你胡說什、什麼?唔啊……!」雨瑤圓睜著大眼看著緋雷輕
而易舉的光用一手就將她的雙手按在了頭上方,另一手則是慢條斯理的一個個解
開她胸前釦子。

  浴室內響起了水龍頭的放水聲,房間內被緋雷困在牆邊的雨瑤也已被剝的精
光,睡衣淩亂的落在性感的足裸邊,雨瑤卻完全沒力氣和精神去撿……

  「感覺如何……?小雨姊就快要被你口中的死小鬼強姦囉……」輕笑著移開
嘴唇,看著險先被他吻的暈去的雨瑤緋雷調笑道。

  「你再欺負我……我、我就去跟小雅告狀!」雙手軟軟的搭在緋雷肩上無力
喘息著,雨瑤生氣的在緋雷胸膛上咬了一口,受到如此刺激緋雷再忍不住,雙手
抱起了雨瑤讓她坐在自己腿上,輕顫著的裸白嬌軀被禁錮在他和牆壁之間無處可
逃,手指探下輕輕分開了幽處,在雨瑤驚怕的目光下,緋雷粗喘著將肉棒抵在了
花瓣上。

  「你是我的了……」輕柔的宣言,緋雷腰狠的一下挺進,粗脹的肉棒霎時刺
穿了雨瑤的處女膜幹到了深處!

  「我……你……小雷!雅……啊呀──」淚水口水失控的流出,雨瑤膩白的
雙臂緊緊摟住了緋雷的後頸,無力的承受著衝擊,軟膩的雙乳擠壓在緋雷的胸膛
上隨著上下律動不住晃樣,細白的雙腿也早已無意識的盤在緋雷腰上。

  小雷……這個第一次見面就被她壓在地上當馬騎,被逼著幫她寫作業……好
幾年來一直縱容著她惡作劇的弟弟……

  (這下子真是連本帶利的全給他討回了……)紅通的嬌媚臉蛋留下了兩行淚
水,嬌喘著的小嘴再一次被封了住,雨瑤迷茫的睜著大眼看著眼前吻著自己的男
人有些不甘的想著……隨即便被體內的動作撞的心神俱散再無法思考。

  「小雨姊!小雨姊──」低吼著加快了抽插,緊抱住懷裡銷魂的美麗嬌軀,
緋雷一手緊環住雨瑤纖細的腰身,另一手抓在乳球上大力捏擠,下身最後狠狠的
抽送了幾下後,猛的一挺腰幹進了雨瑤體內最深處──

  「小……雷──我、我不能呼吸了……你!不要……好怪!好奇怪……呀啊
啊──」雨瑤驚怕的不住嬌喊,美麗的嬌軀不住顫抖,體內陌生的快感讓她在霎
那失了魂般,只能無力的接受緋雷不斷射在她體內的滾燙精液所帶來的刺激。

  「好多……好燙……啊……」身體完全軟攤在了緋雷身上,雨瑤只覺自己現
在連根手指都動不了了……再看看一臉滿足的緋雷,她紅通著臉恨恨的啐道:
「便宜你了!」

  「小雨姊真是太棒了……」聽到這句露骨又相當桃色的讚美,雨瑤頓時又紅
到了脖子,把臉埋進了緋雷懷裡,卻沒想緋雷竟是突然站了起來將她的身子轉面
向外,自己從後頭抱住了她!

  「小、小雷!?你做什麼?」雙手無力的朝後抓在緋雷肩上,雨瑤驚慌的失
聲問著,卻發現體內費了自己好大的勁才弄軟的肉棒竟又開始緩緩的脹大,而不
僅如此,從身後抱著她的緋雷竟還邊幹著她邊一步步走向……浴室!?

  「不!不要……笨小雷死小雷!你快給老娘下來!你……啊呀……不!不要
動──」無力抗拒的雨瑤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浴室的門越來越近,放水的聲響越來
越大……她甚至都能聽到浴室內緋雅的哼歌聲了。

  緋雅正在浴缸中泡著澡,臉蛋上的精液已經全清理乾淨了,不過一想到等等
要出去就一陣心慌……

  (自己居然在小雨面前做出了那麼羞人的事……怎麼辦怎麼辦!我沒臉見她
了啦……)一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緋雅臉上又是一陣發燙,心下也不禁埋怨起了
緋雷,只是一想到現在房間裡小雷不知道被小雨教訓成什麼樣了,心下卻又是一
陣擔心。

  「喀啦──」浴室門開的聲響將心裡七上八下的緋雅拉回神來,剛一轉頭小
嘴卻是吃驚的張大:「小雨?你怎麼……小雷!你快放下小雨……把你那壞東西
拔出來啦!」

  七手八腳的把嬌喘著氣的小雨從緋雷跨下「救」出,剛剛把雨瑤放到浴缸裡
躺著的緋雅卻沒注意到,攤在水裡的雨瑤正脹紅著臉的看著她身後的緋雷……

  「我記得……姊姊你跟小雨姊的經期是一樣的……」緋雷低沈的嗓音在浴室
內響起一陣陣回音,剛剛安置完雨瑤的緋雅身子驟然僵住,顫抖著說:「小、小
雷,你把你那個東西……收回去……啦……」

  將肉棒從後抵在緋雅私密處前的緋雷卻不理她,只是繼續說下去:「剛剛小
雨姊有跟我說了……她今天是安全期,所以……」

  隨著男人的話落,緋雅雙眼驟然圓睜,小嘴叫道:「小、小雷?不要……啊
啊──痛──好痛!」

  緋雷靜靜的站在她身後,雙手托著嬌美的雪臀,肉棒已是齊根沒入……一滴
滴處女鮮血沿著大腿滑落,滴答聲訴說著一名少女變成少婦的經過。

  將顫抖著身子的緋雅抱起轉向自己,緋雷通紅著雙眼將她放在了雨瑤身邊,
竟就這麼在她體內動作了起來:「我侵犯你了……你是我的了!姊姊!」

  「小、小雷……你、我要罰你三天不準……不準吃晚飯……啊……小雨?不
要!你不要看……」在摯友面前被侵犯讓緋雅羞到了極點,通紅的臉下意識的埋
進了緋雷懷裡,羞媚的承受著姦淫。

  「我說小雅……你要嚇他也拿點更有魄力的事來吧?上次我偷吃你的零食你
就是罰我三天不準吃晚飯的……」無力的攤在一旁看著這場亂倫淫戲的雨瑤,有
些無奈的抗議著。

  「可是……可是……」可是了半天也想不出其他教訓的法子,緋雅迷茫的睜
著淚眼望著騎在自己身上不斷擺動腰身的緋雷:「我會心疼的……」

  「他、他都把你欺負成這樣了,你還幫他說話!笨雅!大笨……唔唔!」尖
叫到卻被緋雷用嘴堵了住,雨瑤只能通紅著臉在心底罵著:(一邊干小雅一邊親
我……小雷這個變態……大變態!)

  蒸氣奔騰的浴室內,少女嬌美的喘息越發急促,雪白的身子也染上了了淡淡
的粉色,隨著騎在她身上的男子低吼一聲,最後的幾下抽送,在多次射精後仍相
當多的精液全射在了少女的體內……渾身無力的緋雅虛軟的攤在緋雷身上,瞇著
雙眼不住細喘著。

  三人世界,不設防,彼此間原本就比愛人還要更親近的心,失了戒備,也沒
了束縛……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