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澀性愛

我厭倦了男人的陰莖,它們只是會在我的身體裡打轉。

  認識他是在一個咖啡屋裡。那時候我剛剛和男朋友分手,覺得很寂寞,所以
常常去那裡消磨時間。

  他的樣子比較英俊,性格也比較開朗。有一種自來熟的感覺。第一次見面我
們談的很投機。也談了很多自己喜歡的話題。從他的談話中我瞭解到他是個大學
生,課餘時間在醫院裡找了個夜間護工的工作。以此來填補上學的費用。可能是
高興的緣故,他喝了幾瓶酒。我就喜歡男人這樣。因為這樣我才覺得他有男人的
味道。

  「你見過人死的樣子嗎?」我看著他的臉,一隻手用勺子攪拌著杯子裡的咖
啡……

  「我陪護的病人還沒有死過」他也盯著我的眼睛平靜的回答。

  「那麼人死是什麼感覺?」「哦,沒有見到,也沒有嘗試過。」「……」

  聽著他帶有男人磁性的聲音,看著他那頗有性感的嘴唇。我的腦海中幻想著
和他接吻的感覺,那種感覺一定會非常美妙的。自己一種莫名的衝動湧上了心頭,
我作出了大膽的決定。「你今晚有空嗎?」我盯住他的眼睛。

  他默默的看著我不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接下來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喝完了各自面前的咖啡。他站起身來看
著我,我對著他微微一笑,推開面前的杯子,很自然的挽住他的胳膊離開了咖啡
屋。我跟著他打車來到了一家賓館。

  進入房間後,我轉過身去抱住了他,親吻著他的臉,手慢慢伸向了他的褲子
輕輕撫摸著他的陰莖。

  他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伸手抓住我的手:「我還沒有準備好。我還是先去
洗個澡。」「我不介意的,來吧。」我自己脫光了衣服,來到了他的面前,看著
眼前的這個男人。手指輕輕的撫摸著他那英俊的臉龐。他的眼直盯著我那高聳的
乳房。我把他推倒在床上乳房貼壓在他的臉上。他親吻著我的雙乳。我的手解開
他的腰帶,再次輕柔著他的陰莖。他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

  「啊,好美……繼續……不要停……」我反轉身跨伏在他的身上,嘴靠近他
的陰莖舔著他的龜頭。一股腥臭的味道撲鼻而來,我不想那麼多了,現在只想和
他作愛。我把他的陰莖吞在嘴裡,慢慢的套弄著。他的陰莖在我的嘴裡慢慢變大
變粗,我的嘴好像要被撐破了似的。

  我感覺到他的嘴正在舔我的陰唇,舌頭慢慢伸進了我的陰道,我覺得愛液越
來越多,我現在渾身發顫,嘴裡的動作也加快了。

  他翻起身來,脫光了衣服。扶正了他的粗大的陰莖插入了我的陰道。我只覺
得陰道里麻酥酥,漲乎乎的感覺。我抱緊了他。

  「快,快點……我……受不了了……」他開始慢慢的抽插著他的陰莖,一隻
手在我的陰道附近找到了我的陰蒂輕輕的撥弄著,陣陣快感通過神經傳入我的大
腦。我迎合著他的動作。一隻手指插入了他的肛門。

  「啊∼∼∼∼」他大聲呻吟著。

  身下的動作也加快了起來。我也拚命的迎合著他,陰道里火辣辣的,頭部不
停的搖擺著。秀髮散亂的鋪在床上。他額上的汗水滴落在我的臉上。動作緩慢了
下來。我讓他拔出出陰莖,躺在床上隨後垮在他的身上用手夾住他的陰莖對準陰
道口坐了下去,套弄著。他在我的身下迎合著我的動作,雙手撫摸著我的雙乳。

  「啊……恩……」陰道內的瘙癢使我忍不住的大聲呻吟著。身下也加快了對
他陰莖的套弄。頭部不住的搖擺,長長的髮絲在空中劃動著。「啊……」一種莫
名的感覺使我大腦陷入空白,陰道在抽搐著緊緊的箍住他的陰莖,我到達了高潮。

身體軟軟的伏在他的身上,汗水濕透了全身。

   他的陰莖依舊在我的陰道里抽插著……

  他反轉身又把我壓在身底。嘴裡吸吮著我的乳頭。身下的抽插動作仍然繼續
著。我感覺到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里越來越燙,燙的我渾身一陣陣發抖。

  「我要射了」「嗯。射在裡面……啊……」我迎合著他。

  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感覺到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內抖動著。

  「啊∼∼∼」一股滾燙的陽精從他的龜頭射進我的陰道把我燙的渾身一個激
靈,不禁發出了快樂的尖叫聲「不要把它拔出來,我喜歡它在我身體內的感覺」
我對他說。

  良久,他拔出了陰莖。躺在我的身旁。我頓時感到下面一陣涼涼的感覺。身
體內很空虛的感覺……

  一場激情過後,我衝自己的坤包內拿出一包香煙,為他點燃一根自己也點燃
了一根。吸吮著手指玩弄著他已經疲軟的陰莖。

  「你有男朋友了嗎?」「以前有,不過叫我甩掉了。」「有過多少?」「想
要多少就多少。」「我們可以確立關係嗎?」莫名其妙他居然問出這種話來。我
沒有回答只是把我的手機號碼留給了他。

  於是我起身穿好衣服,去衛生間整理了一下頭髮「房錢我也經交了。你好好
休息吧。」我走出了房間。

  回到了家裡,進到浴室沖了個熱水澡。一股倦意襲上了心頭,我躺在床上很
快進入夢鄉……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10點了。自己坐在床上想著昨天發生的事
情,不禁搖了搖頭。

  「男人都是玩完就會忘記的。何必再去想他呢。」自己沈思著「滴∼∼∼∼
∼∼∼滴∼∼∼∼∼∼∼∼∼∼。」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你好。」我拿起手機問到。

  「我叫吳家友。我們昨天見過的。」手機裡傳出一個男人很有磁性的聲音。

  「哦,有事嗎?」「我想核對一下你給我的手機號碼。」「哦,還有事嗎?」

  「我想……我想……」手機裡的聲音有些梗塞。

  「想什麼呀。恩∼∼。?」我答到。

  「我想約你出來可以嗎?我真的好想見你。」

  「嗯,好吧。」

  「下午1點在東海公園門口見。」

  「好的。」接完電話,在床上伸了個懶腰,走進了浴室在浴盆裡放滿了熱水,
自己脫下睡衣進入泡著熱水澡。

  接完電話,在床上伸了個懶腰,走進了浴室在浴盆裡放滿了熱水,自己脫下
睡衣進入泡著熱水澡。

  我用手指輕揉著我的乳房。頭部輕依在浴盆邊上,腦海裡依然閃現著昨天的
事情。

  我的手掌輕撫著嫩滑的軀體。手指慢慢的滑到了自己的陰部,輕搓著的陰唇。

  一根手指慢慢的插入自己的陰道。慢慢抽插起來。

  一陣陣用語言無法言表的快感傳遍了全身。「啊∼」「啊∼」霧氣繚繞的浴
室內。迴繞著我的呻吟聲……

  午後的太陽散發出暖暖的光芒照在人的身上讓人格外舒服。

  我正坐在翠山公園對面的咖啡屋內悠閒的喝著咖啡。眼睛通過玻璃注視著公
園門口正在焦急等待的他。

  他一會看看手錶,臉上漸漸顯出焦急的神色。

  「這個男生倒是蠻好玩的,那就再讓他等一會吧!看他還能等多久,本想只
是玩玩沒想到他還當真了。」我心裡暗想。嘴裡慢慢的嘬了口咖啡。

  這時我看到他拿起電話,撥弄著電話鍵。

  「滴∼∼∼滴∼∼∼` 滴∼∼∼」我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你好,那位呀?」我問到。

  「你在那?還沒有到嗎?」他急切的說到。

  「哦,你到了嗎?我早就到了呀,見你沒來我以為你不會來了。」我答到。

  「對不起呀∼∼我∼我∼∼那你在那呢?」他的聲音有點梗塞。

  「好久沒來公園了,順便進來看看。我現在在荷花池呢∼∼」我柔聲的回答
到。

  「真不好意思∼∼我現在就去找你,等我好嗎?」他聲音懇切的說到。

  「好吧」我聲音不耐煩的回答他「不要生氣,見面再解釋給你聽。」他愈加
懇切的說到。

  「嗯,那就這樣。」我聲音略加生氣的回答到。於是掛上電話。

  看著漸漸消失在公園裡的背影。我嘴角露出一絲笑。站起身來走到服務台買
了單。出了咖啡屋直奔公園走去。心裡暗暗琢磨著「男人真好騙」……

  他正滿頭大汗的站在荷花湖邊,不停的向四周張望著。我面無表情的向他走
去,心中卻暗暗的竊笑。

  「你在幹嗎?」我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他猛的轉過身來,滿臉通紅,氣喘吁吁的對我說:「我∼∼在∼∼這裡找你,
終於∼終於把你找到了!」

  我冷冷的說到:「是嗎?我怎麼沒有看到。」

  「真的,我一直在找你,我以為你離開了。」他的汗水順著臉頰流著。

  「哦,是嗎,那就信你一次吧」我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下。

  「這是送給你的。」他的手中拿著

  一束玫瑰對我說道:「為了表示歉意,我在公園裡的花店買了一束玫瑰特意
送給你的。」說完眼睛深情的看著我。

  我接過花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剛才真是對不起,讓你……」他的話未說完,我就走到他的面前,伸手輕
輕的在他的襠部摸了一下。「要道歉要它和我說吧。」說完長髮一甩,朝湖邊走
去。

  來到湖邊租船處我交了租金,租了一艘遊船我們上了遊船,遊船在荷花叢中
穿梭著。我卻沒有心思欣賞四周的美景。

  「這個男生是真的愛上我了嗎?我這樣對他對嗎?」一連串的問題在我腦海
裡影現著。我忽然覺得一隻手在撫摸著我的大腿,轉睛一看原來是他用他那火辣
辣的眼睛看著我。

  我把身體往他身上靠了靠,他的唇吻上我的嘴唇。我張開嘴讓他的舌頭伸進
我的嘴裡,兩條舌頭瘋狂的攪在了一起,互相吸吮著對方的津液。他的一隻手掀
開我的短襟撫摸著我的兩個乳房,乳頭很快就硬了起來。我的手慢慢伸到他的褲
子裡握住他的陰莖套弄著。

  「啊∼啊∼」他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他慢慢的把手伸到我的短裙裡隔著內褲
扣弄著我的陰唇。我感覺到愛夜把內褲打濕了一種異樣的快感傳到腦海。「啊,
不要停,不要隔著內褲∼∼∼」我呻吟著。手上的套弄也加快了。他的陰莖越來
越大越來越粗,我好像迷失了自己呻吟到「舔我∼舔我好嗎∼∼啊∼」

  他移到了遊船的另一端。伏下身去把我的內褲褪掉將頭貼近我的陰部。

  「那裡真的好美,我真的好喜歡。」說著舌頭在我的陰唇舔起來,我感覺到
陰唇在發漲,愛液也越來越多,感覺到陰蒂在勃起,陰道內越來越瘙癢。我不禁
的扭動著身子。遊船在我的扭動下微微的搖晃著。

  「啊∼∼我不行了∼快插進來∼」我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他把褲子褪到一半,
身子往前靠了靠,把我的兩條腿搭在遊船的兩邊船幫上,將他的身體身體壓了上
來。

  「哦∼∼∼∼」一種很充實的感覺從我的下體傳來,他的陰莖已經全部進入
了我的身體,他開始擺動腰部慢慢的抽插起來。

  陰道內瘙癢的感覺越來越濃了,「啊∼快一點好嗎?我受不了了∼」他加快
了抽插的速度,我也拚命的迎合著他,遊船在我們的動作下在荷花湖內蕩起了漣
漪。

  「啊∼」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襲來,陰道陣陣抽搐。我已經癱軟在船上,他
這時已經是大汗淋漓,身下的速度越來越快,陰莖在我的陰道里越來越粗越來越
燙,隨著他的陰莖在陰道里有節奏的抽搐著,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噴射在我的陰道
裡,我的全身被燙的一陣陣發抖,雙手緊緊的抱著他……

   *****************************

  這些天我經常坐在電腦前發呆,看著手機腦海裡一直在想著他。難道我愛上
他了?呵呵,不會吧,可是自己為什麼會有一種渴望見他的感覺呢?不去想他了!

  自己躺在床上試圖去把他忘掉,真是煩死了。

  「滴∼∼∼∼∼∼∼∼滴∼∼∼∼∼∼∼∼∼」電話響了起來,是他打來的
嗎?我拿過電話「喂,小筠呀∼我現在在你家門口,你在家嗎?」電話裡傳出我
的好友也是我的鐵哥們小靈的聲音。

  「在家呀,你上來好了∼」我喃喃的說到。該死的小靈又不知道她來找我有
去玩什麼花樣。

  一會小靈上來了進屋後對我說:「唉呀,小姐都幾點了呀,還沒起來。」

  「不要問了嗎。心裡煩著呢。」我回應著她。

  「什麼事呀?是不是那位帥哥把你的魂勾走了……哈哈……不會吧?」討厭,
讓你說。「我舉著雙拳捶向了小靈。

  小靈笑著問我:「真的陷入情網了,你不是很恨男人嗎?不是把他當做你的
工具吧∼」「他和其他男人不一樣的,再說我掐你啊……」說著做出要掐她的摸
樣。

  「筠筠不要這麼不開心嗎。愛他就和他說了。」小靈抓住我的手說到。

  「可是怎麼說呀?我∼我∼」我有些害羞的說。

  「我什麼呀∼害羞呀∼呵呵∼∼∼∼∼」「該死的小靈你再要說我以後再不
理你了。」我做出一副很生氣的摸樣說到。

  「好了不鬧了,大小姐你老在家呆著去想也不是辦法呀。走啊我們去消遣消
遣。」她說到。

  「我那也不去?」我答到。

  「真的生氣了?不要生氣嗎?今天我買單就算我向你道歉了∼」邊說著雙手
邊搖著我的雙肩。

  我臉上露出了笑容說到:「怕了你了,還要到那個地方去瘋嗎?」她衝我做
了個鬼臉笑著說到:「這是本小姐的愛好∼∼哈哈∼∼∼∼∼」「小色女,真是
的就知道去瘋。」

  「我色∼∼∼難道你不是嗎?」

  「……」

  我和小靈做完了美容和桑拿。坐在休息室內聊著天。

  「兩位小姐、你們還需要服務嗎?」一個領班走過來說到。

  「嗯,還是老樣子,有沒有新來的服務生呀∼」小靈打趣的應到。

  「好的,我這就去為你們安排。」領班說完走了。

  一會兒我和小靈分別進入了一間客房,客房裡的桌上擺著鮮花和水果以及一
瓶紅酒。

  我躺在床上,伸手拿起櫃頭的一包香煙,點燃了一根吸了起來,慢慢的覺得
自己好像睡著了似的。

  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了眼看到一個英俊的服務生站在我面前。

  「你是新來的吧,給我揉揉背。」我說著把睡袍脫下,露出潔白的身體反轉
過身去趴在床上。

  服務生什麼也沒有說,一雙手在我嫩滑的肌膚上按摩起來。

  真的好舒服!一種舒服的感覺從後背傳來,我趴在床上享受著按摩的快感。

  他的手漸漸來到了我的後股輕輕的按摩著。「啊∼」我禁不住輕聲的呻吟著。

  我覺得他的舌頭在我的後背遊走著,慢慢來到了我的後股溝慢慢的舔弄著,
一陣麻酥酥的感覺襲來,我不禁打了個哆嗦。轉過身來看到他滿臉紅彤彤的還略
帶點羞澀。我坐起身來讓他把衣服脫掉。

  他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漫漫的脫掉了衣服,他的陰莖已經高高的翹起一抖
一抖的。

  我讓他躺在了床上,伸手握住他已經勃起的陰莖套弄著。「啊∼啊∼」他呻
吟著,雙手摸搓著我的一對乳房。我把自己騎在了他的頭部。他的舌頭舔著我的
陰唇舔弄著我的陰蒂。「啊∼啊∼啊∼」快感陣陣傳入我的大腦。我呻吟著,手
上也加快了速度……

  一連幾天過去了,他依舊沒有消息,我幾乎把他忘記了。晚上我坐在電腦前
正在瀏覽著網站 .「滴∼∼∼∼∼∼滴∼∼∼∼」我的手機響了。

  「喂,你好∼哪位?」我問到。

  「是我,你可以出來一下嗎?」電話裡傳出了他的聲音。

  「你在那?我這就去。」我連忙問到。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的聲音讓我非
常高興。

  「……」電話裡沒有了聲音。

  「說話呀,你在那裡?」我急切的問到。

  「我在翠山公園的荷花湖。」他應到。

  「我馬上去,等我∼∼∼∼」我扣上電話,套上外套走出家門。

  我來到荷花湖邊,看到他正坐在那裡,手裡拿著書包眼神呆呆的。

  看到我來他慢慢的站了起來,走到了我眼前,略帶哀傷的對我說:「你想知
道人死是什麼樣的是嗎?」

  「你怎麼了?為什麼想起這個話題來了。」我問到。

  「他死了,我的病人死了。你知道他臨死時看我的眼神嗎?一種渴求著生存
的眼神,可是我幫不了他,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一種渴求著生存的眼神,可是
我幫不了他,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他突然抱住我吻著我的唇喃喃的說著「我
可以愛你嗎?我現在覺得我離不開你了。」

  「嗯。」我回應著他,看著他的臉,我有一種想抱住他的衝動。「你不要再
去醫院做護工了,搬來和我一起住吧,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我有些激動地
對他說。我現在清楚的知道,我真的愛上他了。

  「嗯,我聽你的。」他一邊答應著一邊繼續吻著我,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我們回家好嗎?」我說到。

  「好的。」他回答著我的回話。

  回到家裡,我讓他去浴室去沖澡,看著他走進了浴室後,我也脫下了衣服跟
了進去。浴室內,他正在噴頭下衝洗,我從後面抱住了他的腰,在噴頭的水柱下
抱了很久。

  他轉過身來抱住了我低頭吻著我的唇。我把嘴微微張開,他的舌頭伸進我的
嘴裡,四處尋找著我的舌頭,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乳房。

  我忘乎所以的和他親吻著,我的手也摸索到了他的陰莖慢慢的套弄著。他的
陰莖在我的手中變大變粗,他的手輕輕的滑到我的陰部。兩個手指掰開我的陰唇
尋找著我的陰蒂。

  「啊∼」我低聲的呻吟了起來。他的手捉住了我的陰蒂在撥弄著。一陣陣快
感傳入腦海。我的身體不自禁的扭動起來,呻吟的聲音也越來越大。陰道里的麻
癢也越來越濃。我蹲下身去靠近他的陰莖,張開嘴把他的陰莖含入口中套弄著。

  「啊∼」他呻吟著,雙手抱住我的頭,陰莖有節奏的在我口中抽插著。漸漸
的我感覺他的馬眼內有分泌物流出。他從我嘴中拔出陰莖,彎下身子在我的陰唇
上撫摸著,他的一根手指插入我的陰道,慢慢的抽送著,我感覺到陰道內的瘙癢
更加厲害,愛液也增多了,我能感覺它們已經流出了陰道。

  「啊∼我受不了了∼快插進來好嗎?∼」我大聲呻吟著。

  他翻轉我的身體把我雪白的臀部暴露在他的眼前。他用手扶著堅挺的陰莖,
摸索著放到我的陰唇上。他的身體往前一挺,陰莖擠開兩片陰唇,深深的插入了
陰道,開始慢慢的抽插著。

  「哦∼」我全身一顫,隨後迎合著他的動作,浴室內響起了肉體撞擊的「啪
啪」聲以及我們的呻吟聲。

  他很賣力的抽插著,我的陰道也有節奏的收縮著像要緊緊的抓住他的陰莖,
他一邊抽插著他的陰莖一邊用手撥弄著我的陰蒂。「啊∼」我一聲尖叫,陰道猛
烈的收縮抽搐著,愛液也突然增多了起來。好像進入了一個夢幻世界,隨後我癱
軟在地上。

  我感覺到他的陰莖在我的愛液的澆注下一陣陣發抖,身體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陰莖在我的陰道內越來越粗,他的呼吸也越來越重。「啊∼」隨著他的一聲
長呼陰莖在我的陰道了抽搐著,一股股精液噴射在我的陰道壁上。一陣陣快感從
陰道傳入了大腦……

  就這樣我們同居了,時間過的很快一晃半年過去了,那段時間我很快樂,我
覺得自己是在度蜜月。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感覺到他好像對我的陰道不感興趣了。

  他躺在床上。我脫光了衣服蜷縮在他的懷裡。

  「家友,你想嗎?」我問他。

  他點了點頭,我把手伸進了他的內褲摸索著他的陰莖,他的陰莖在我的摸索
下勃了起來。

  他翻身將我壓在他的身下,用他那粗大的陰莖磨搽著我的陰唇。嘴裡吸吮著
我的乳頭,一種異樣的感覺傳遍全身。陰道內不知不覺中分泌了大量的愛液。我
抱住他說道:「來吧。插進來。」他把我的雙腿架在他的肩上。扶正陰莖插了進
來,陰莖插的很深,他每抽插一次我都要深吸一口氣,我邊呻吟著邊問他:「舒
服嗎?」

  他沒有回答我。繼續抽插著他的陰莖。

  「輕一點好嗎?我有點受不了了。」我呻吟著說到。

  他拔出了陰莖,伏下身子用嘴舔著我的陰唇,舌頭挑弄著我的陰蒂。陣陣快
感順著陰蒂傳入全身。我沈浸在陣陣快感中。突然我覺得他那粗大的陰莖正在我
的肛門周圍磨擦著。

  我驚恐的說到:「你∼你要……∼∼∼」還未等我說完。一陣強烈的刺痛從
肛門傳來。

  他的陰莖插入了我的直腸。我感到身體被劈成兩半,清晰地感到肛門被撕裂
了。

  「不要這樣∼∼我受不了的∼∼` 好疼∼∼∼」我哭叫著。

  他不為所動,抓住我的雙腿固定住我的身體。他的陰莖急速的抽插著我的肛
門。

  我的直腸內火辣辣的疼痛著。汗水濕透了全身。血從撕裂的肛門流了下來。

  他的每一下抽插,我都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漸漸的我的身體好像已經失去
知覺。

  他抽插速度越來越快。迷茫中我感覺到他的陰莖在我的直腸內越來越燙。肛
門陣陣收縮著。他猛的拔出粗大的陰莖塞入我的嘴中,自己擼動著陰莖,他的陰
莖在我的嘴中跳動著抽搐著,一股股腥臭的精液射入了我的嘴中,然後他滿足的
躺在床上「筠筠,我覺得插你的肛門比插你的陰道舒服多了」。

  我的胃裡一陣噁心。我忍著肛門的疼痛衝進衛生間乾嘔著,淚水從眼裡流淌
了出來。我看著浴鏡裡的人:「這是他嗎?他怎麼會變成這樣!」我一拳打在了
浴鏡上……

  這樣又過了幾個月,我們的關係好像疏遠了很多。有一天他抱住我說:「筠,
我們像原來那樣做愛吧。」我推開了他。走出了家門。我想到了離開他去旅遊。

  我認真的對他說:「我準備出去旅遊散散心,我覺得我們都需要好好的考慮
一下,想一想我們之間的事。」……

  一個月以後,我從海南旅遊回來剛來到家。他突然打來電話說:「我已經辦
好了去加拿大留學的手續,過幾天就走。我給你打了很多次電話都是關機。我想
臨走前和你談談。」

  又是在那個與他相識的咖啡屋,我們互相面對面的坐著,好久也沒有開口說
話。我打破了僵局:「我看我們還是分手吧。」

  他說到:「我這一段時間想了很久,你對我很重要,我們還是重頭開始吧。」

  我看著眼前這個曾經讓我深愛的男人,輕輕的搖搖頭,站起身來慢慢的離開
了咖啡屋。

  窗外飄起了點點雪花,屋內還是那首熟悉的歌曲:「……任那風兒吹,風兒
讓我想起過去和你的感覺……

  真的,我真的厭倦了男人的陰莖,它們只是會在……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