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高挑的護士

 第一章

  「越秀,出事了,你男人叫石頭砸了。」同村的立柱跑進來向越秀喊道。

  當越秀看到丈夫的時候,丈夫仍在昏迷,醫生說她丈夫被石頭砸傷了脊柱,
可能會癱瘓,她兩腿一軟就坐倒在醫院的地上,那個醫生扶起了她,「你沒有事
吧。」越秀似乎根本沒有聽到,醫生把她扶到一張椅子上,臨走不自覺的又看了
看她。

  丈夫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一個月裡越秀每天都在醫院裡照顧他。越秀並
沒有發覺那個醫生每次查房在她這裡停留的時間都最長。

  一次,越秀在吃家裡帶的醃蘿蔔。「你每天就吃這個嗎?這樣怎麼行呢,你
的身子會不行的,來,跟我走。」

  醫生將她帶到食堂,給她買了三兩米飯,一碟紅燒肉。吃完後的越秀看見醫
生直直的看著自己,她以為自己的吃相讓這個城裡的醫生吃驚,其實她錯了,醫
生一直在看她的身體,她那成熟的散發著活力的身體。

  這時候,一個身材高挑的護士走了過來,「李醫生,院長找你。」

  李醫生起身同時說道:「我姓李,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來找我。」說
完就和女護士離開了。那個女護士臨走還看了看越秀。

     ***    ***    ***    ***

  馬上就要出院了,越秀想:「該怎麼謝謝李醫生呢,自己實在拿不出什麼像
樣的東西,人家可是城裡的大醫生,我們鄉下的東西人家怎麼看得上。哎,管他
呢,心意總要表一表的。」越秀拿著一籃子雞蛋和大棗向醫生辦公室走去。

  「請問李醫生在哪裡辦公啊?」

  「李醫生啊,他是我們的主任醫生,在五樓辦公區。」

  「真是城裡的大醫院啊,好高級的大樓啊,骨科主任辦公室,就是這了。」

  越秀剛要推門進去,聽見裡面有聲音,透過門縫往裡一看,嚇了一跳,房間
裡一個女人全身赤裸地坐在同樣沒穿衣服的李醫生的身上,不用看越秀就明白他
們在幹嘛。

  李醫生忽地把女人抱起來,放在寬大的辦公桌上,他自己站立起來,兩手抄
起女人的大腿,開始猛烈的撞擊。

  越秀雖已經結婚多年,可還是頭一次看見人當面操逼,撞擊發出的啪啪聲、
女人的呻吟聲,讓越秀覺得臉紅心跳。

  「你今天真猛啊,東西也出得好多啊。」

  李醫生沒答話,把自己的肉棒往女人面前一送。女人笑了笑,張開小口開始
舔弄濕嗒嗒的肉棒。

  「噢,好,你的小嘴比你的逼還好。」

  「還不是你調教的。」

  一句話說得李醫生哈哈大笑,「能娶到你做老婆老劉真他媽的幸福。」

  「那你娶我好了,我立馬和他離婚。」李醫生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
答。

  「瞧你那緊張樣,我逗你的,老劉對我很好,再說他那裡也不你差,我還不
想離開他呢。」

  一句話又把李醫生說愣了,「我和他你到底愛誰?」

  「怎麼了,吃醋啦?」女人撒嬌般的靠在他身上,「他跑船一去大半年,我
還不等於你老婆嘛。」

  「說得也是,真不敢相信,你生了兒子身材還這麼苗條,我認識的人裡面大
概沒人能和你比了。」

  「對了,有件事我要跟你說。」

  「什麼事情?」

  「明華在用我的內褲手淫,還好幾次偷看我洗澡。」

  「明華今年14了,對女人有興趣很正常,你應該和他談談,他現在主要是
好奇,你讓他瞭解了也就好了。」

  「談,怎麼談,我是他媽啊,多尷尬啊。對了,你是不是看上前兩天在食堂
的那個鄉下女人了,我一看就知道她是個小騷貨。」

  和一個女人爭論這種問題是非常不明智的,所以李建中無奈隻能好言好語的
哄她,答應明天把錢給她,李萍這才答應。

  兩人穿好衣服走出辦公室,看見一籃子雞蛋。「怎麼有一籃子雞蛋,啊,剛
才有人在門口,那不都看見了!」

  「怕什麼,看見了也不敢說什麼。」李醫生說。

  越秀此刻坐在病床前,腦海裡不斷地出現剛才那一幕。「城裡人真是開放,
大白天的就敢操逼,哦,想起來了,那個女人就是那天在食堂裡的護士,她說的
話不會是真的吧。」越秀畢竟是過來人,稍一提醒,馬上就感覺到李醫生對自己
不同尋常的好。

  「雞蛋是你送的?」一個男聲將正在胡思亂想的越秀嚇了一跳,回頭一看,
李醫生正站在她身後。

  「是,是我送你的,就要出院了,我想謝謝你這兩天……」

  李醫生打斷了她的話,「我不過是舉手之勞,不過,我還真有件事想問問你,
你丈夫現在這樣,你們今後生活有困難嗎?」

  越秀低下頭沒有吭聲,李建中繼續道:「這樣好了,你接你丈夫回家安頓好
之後再來醫院找我好了。」

  李建中回到辦公室,腦子不斷的想著剛才李萍的事情,一個主意在李建中的
腦海中形成了。

  李建中拿起電話撥通了李萍的手機,「阿萍,下班了到我辦公室來找我。」

  「什麼事情啊?」

  「下班了再說吧。」

     ***    ***    ***    ***

  「你怎麼突然這麼好興緻陪我買衣服啊。」李萍和李建中兩人正手挽著手一
起逛著商場。

  「怎麼,陪你不好嗎,你不要我陪那我走嘍。」

  「人家隻是覺得吃驚啊,那你今天準備幫我買多少東西啊?」

  「隻要你喜歡的,都買。」

  李萍聽了高興地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算然已經35歲,但在商場裡李萍似乎
充滿了青春的活力。雖然已經身為人母,但商場裡的各式衣衫穿在李萍身上,仍
然顯得那麼得體。

  回到李萍家,兩人剛進房間,李建中就抱起李萍不停的親吻,並粗暴的去扒
她的衣服。

  「你怎麼這麼急啊,不要啊,明華在家裡啊。」

  李建中停止了動作,「這麼晚了,他應該睡覺了吧,你去放洗澡水,我去看
看。」李建中說完向劉明華的小房間走去。

  房間裡一個14歲左右的少年躺在床上,「明華,明華,」李建中輕輕的喊
了兩聲。雖然房間裡面沒有開燈,但藉著月光李建中清楚地看到劉明華的眼皮在
微微的抖動。帶著一絲笑意,李建中離開了房間。

  「你先洗還是我先洗?」看見李建中走進來,李萍問道。

  「我們一起洗好了。」李建中迅速脫光了衣褲,並立即動手脫李萍的衣服。

  李萍不停的捶打著他,這似乎更激發了李建中的慾望。

  李建中衝著淋浴,李萍跪在他的面前,小嘴正含著他的肉棒,正在享受中的
李建中忽然看見浴室門口有東西,他明白是劉明華在浴室門口。

  李建中示意李萍轉身趴下,李萍順從的俯身趴下,李建中拿起褲子,從口袋
裡面拿出一樣東西,將一些液體倒在手上,然後向李萍的肉洞口摸去。

  李建中扶起肉棒對準李萍的肉洞口開始運動,漸漸地李萍開始出聲了。

  「怎麼樣,舒服嗎?」

  「嗯,好舒服,好舒服啊!」

  「你想叫就叫出來,不用忍著。」

  「不行啊,明華在啊。」

  「他已經睡著了,不用擔心。」

  儘管李建中這樣說,但是李萍仍然不敢喊太大聲。李建中見狀便開始放慢節
奏,但加大力量,每下都是奮勇的頂到最深處。

  「啊,啊,啊!」李萍終於忍不住了。李建中將她轉過來,將雙腿架到自己
肩膀上。

  「建中,太厲害了,啊,啊!」李萍一發不可收拾的喊叫著。

  「阿萍,剛才舒服嗎?」

  「死相,不過,剛才好像真的很舒服,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

  「全靠了這個。」李建中拿出剛才的東西。

  「這是什麼?」

  「這是外用情趣藥,其實就是高效春藥,我剛才在你的小肉洞抹了一點。」

  「你真是壞死了,弄人家。」

  「你不是很爽嘛,叫得那麼大聲,你不怕明華聽見了嗎?」

  「你壞死了,你不是說明華睡著了嗎,再說你給人家用了這個,這東西真是
太厲害了,我剛才…」

  「你剛才怎麼,是不是特別地喜歡我操你,哈哈,這東西就是不錯,女人抹
了她不管是誰都願意讓人操。」這句話李建中故意的提高了話音。

  走出李萍的家,李建中非常滿意今天的安排,因為在離開前他已經把另外一
瓶情趣液故意留在了劉明華的房間裡。

    已有 1 人評分    名聲     收起 理由
    cnkgb009     + 2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2   查看全部評分

   
ptc077  

7243
主題    

22
好友    

5萬
積分

王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簽到天數: 515 天

[LV.9]蓋世豪傑

    發簡訊
    加好友
    串個門
    打招呼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1 拍手拍手1 FB分享
Facebook 我覺得捷克論壇 ←謝謝您的肯定,我們會更努力。
回覆

舉報
   
   
頭香
發表於 2014-9-22 09:22:02 |只看該作者 |簡繁
  第二章

  李建中這幾天都在仔細觀察李萍,但並沒有發現李萍有什麼異常的變化,對
於李萍提出的交歡要求總是加以推搪,他在等,他相信事情一定會按照他預想的
方向發展。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這天,李建中去食堂打飯,看見李萍也在,就走了上
去。可走近了才發現李萍眼神呆滯,似乎在想心事。李建中沒有上去,他打了飯
坐在遠處靜靜地看著李萍。

  李萍吃飯時仍舊一付心事重重的樣子,吃晚飯時李萍也沒和同事們一起走,
獨自一人慢慢的向花園走去。

  幾個小護士議論著:「護士長今天不知道怎麼了,整個人的魂都像掉了。」

  李建中心想,難道事情真的發生了,他在花園的長椅上找到了李萍。

  「阿萍,你今天怎麼了,怎麼像掉了魂似的。」

  「我,沒…沒什麼。」

  「怎麼,還有什麼事情不能跟我說的嗎?」

  李萍沈默了會,「沒有什麼,我覺得有點不舒服罷了。」

  「要不你早點回去休息,我去幫你請假。」

     ***    ***    ***    ***

  劉明華今天一整天上學都沒什麼心思,腦中不斷地回想著昨天晚上的一切。

  劉明華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李萍也沒穿衣服地跨坐在他身上,是的,他們
正在做愛。

  劉明華非常滿意自己的計劃,今天他纏著媽媽要一起睡覺,趁媽媽睡著了,
將上次在房間裡撿到的那瓶情趣液抹到媽媽的小洞口,然後就假裝睡覺時翻身將
手碰到了媽媽的肉洞上,並開始輕輕的撫摸。漸漸的媽媽似乎有了動靜,劉明華
馬上停止了動作。

  李萍覺得自己的慾火在不斷的升高,她開始用手撫摸自己的肉洞、奶子,可
是不行,她需要,需要一個男人,不,確切的說她需要一根肉棒,來狠狠的插她
的肉洞。

  「媽媽,你怎麼了?」

  李萍嚇了一跳,身邊的兒子正看著自己,自己剛才的一切都被看見了,「沒
什麼,媽媽有點不舒服,你快睡覺。」

  「媽媽,我知道該怎麼做。」說著就撩起李萍的睡衣,一口含住奶子吮吸起
來,另外一隻手則伸向李萍的肉洞。劉明華雖然才14歲,可是他已經看過好多
次的A片,雖然他不知道這些動作有什麼用,可是看那些片子裡面的女人都似乎
很舒服,所以他想應該是這麼做的。

  李萍被兒子的舉動嚇了一跳,她想阻止兒子,可是身體的快感反而阻止了自
己的行動。「明華,快停下來!」李萍的內心想喊,可是卻發不出聲音。

  「進來,快,快進來!」李萍忘情的喊出了聲音。

  「媽媽,你說什麼?」

  李萍羞紅了臉,好在房間裡面沒有開燈。看見李萍沒有說話,劉明華脫下內
褲,李萍看見了一根雄壯的男根。劉明華動手去脫李萍的內褲,李萍想阻止,可
是不知道怎麼內褲竟然被脫下去了。

  畢竟劉明華還小,弄了許久,還是沒有進去,李萍的慾火被更進一步的激發
了。接著就發生了前面的一幕,李萍開始主導一切。

  李建中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他去了李萍家。吃飯的時候李建中越發肯定兩
人之間發生了什麼。

     ***    ***    ***    ***

  李建中一邊抽插著李萍,一邊問道:「阿萍,這幾天我很忙,可真是想死我
了,你想我嗎?」

  「嗯,我想,好想你的。」

  「你今天怎麼了,心情不好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告訴我,我來幫你。」

  「沒有什麼。」

  「真的嗎?」猛地李建中將李萍抱起來,一腳把門踢開,門口劉明華正冷冷
的站著。

  「快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啊!」

  李建中不理她,繼續地插著她的肉洞,「他本來就是從你那裡出來的,被他
看有什麼關係,明華,你媽媽現在很舒服,你是不是也想讓你媽媽舒服?」

  看見劉明華點點頭,「那你還等什麼,快脫啊!」

  李建中湊近李萍,「看,你現在不是很舒服嘛,你忘了我們之間不就是因為
你丈夫長期不在才發生關係的嘛。」

  李萍趴在床上,兒子劉明華正在身後慢慢的抽插著,身體傳來的快感和羞臊
讓她說不出一句話。

  「明華,做愛不能光圖自己舒服,要慢慢的,要讓你身下的女人舒服,因為
她是你愛的女人,是不是,你愛不愛你媽媽?」

  「我很愛我媽媽,我一定要讓我媽媽舒服。」劉明華心裡默默地想著。

  第二天早上,當李建中看見李萍的時候,微笑著向她走去,李萍不敢正視他
的眼睛,看著李萍嬌羞的樣子,李建中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得意。

  「今天晚上我還想去你家裡。」

                第三章

  結束了上午的病房檢查,李建中坐在辦公室裡悠閒地抽著煙。雖然隻有不到
30歲,但他已經是這個醫院的副院長了,能坐上這個位子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
他的表哥,因為他的表哥娶了市委書記的女兒做老婆。

  李建中腦子裡又開始想李萍了,自從上次和她兒子一起幹了她之後,出乎李
建中的預料,李萍之後對和兒子發生關係非常生氣,更斷然的拒絕了他再次去她
家的要求。這和他印象中風騷的李萍有很大的出入。

  「看來自己看人的眼光還很需要提高。」本來李建中想通過這件事情長期奴
役李萍的,並在合適的時候在表哥面前秀一下,現在看來不大可能了。

  人在有了一定的權利、金錢之後,似乎總會衍生出一些難以理解的慾望。不
過,李建中的這種慾望可是被他的表哥所引發的。

  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電視正在播早間新聞,李建中看著畫面中的女主播,
良久,從嘴裡蹦出兩個字——婊子。這時辦公室外響起了敲門聲,「進來。」推
門進來的是人事部的王忠。

  「副院長,這是李護士長的辭職信。」王忠將一封信放在了辦公桌上。

  「什麼,她要辭職?」這是李建中萬萬沒想到的,看來自己這次的確玩得過
火了,李萍想徹底地擺脫自己了。

  「叫李萍到我這裡來一下。」李建中對王忠說道。

  「她今天沒有來。」

  「連班都不上,看來是下了決心了。」李建中想道,「好吧,這個先放在我
這裡,我先瞭解一下情況,說不定李護士長有什麼難處。」

  王忠良忙表示同意:「是啊是啊,李護士長為醫院辛辛苦苦這麼多年,突然
辭職,一定有什麼事情的,我看應該要瞭解一下情況。」

  王忠走後,李建中立刻拿起電話,剛撥了幾個號碼,又放下了電話,李建中
怕李萍不接自己的電話,準備親自去她家裡一趟。

  在辦公大樓的另一個房間裡,王立虎王院長看著李建中駕車離開醫院,轉身
對身後的王忠說道:「李萍怎麼會突然要辭職?她和李建中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了吧?」

  「應該是的,不過具體發生了什麼就不是很清楚了。會不會是李萍的老公知
道了她們的關係,不許…」

  「有可能,如果這樣就最好了,她老公最好再來醫院鬧一下,那我這個院長
就能做些事情了。為了維護醫院的聲譽,就算不辭退李副院長,我看他也在這副
院長的位子上坐不住了吧。」

  「是的是的,就算他那位表哥也不能有什麼話說了。」

  「李建中啊李建中,搞什麼樣的女人不好,非要在醫院裡面搞,活該啊。」

  「紅顔禍水,這話一點都不假。」王忠附和道。

  「噢,你知道啊,那你和最近來實習的那個小護士怎麼回事,別以為我不知
道。你也檢點一點,出了事情,我這個當叔叔也不好多話啊。」

  「叔叔,我,我覺得她蠻不錯的,我…」

  「你昏頭啦,一個小護士配進我們王家的門嗎?你不知道她父母都是下崗的
嗎?她是為了錢才和你好的。」

  「不是的,叔叔,她很好,真的。」王忠還想辯解。

  「看來她把你迷得不輕啊,小忠,雖說你是我侄子,可你也知道,我兒子這
輩子都是沒有希望了,所以我一直把你看作我的兒子,你知道嗎?」看王忠點了
點頭,又道:「你的結婚對象我給物色了一個,是市衛生局局長的女兒,我給你
約了今天晚上在中央公園見面,聽說剛才國外回來,和你同歲的。」

  李建中的車並沒有駛向李萍家裡,而是來到劉明華的學校,正巧中午放學,
李建中找到正在吃午飯的劉明華。

  「這麼說你這一個星期都沒有再和你媽媽做過?」

  「是啊,媽媽說我不能和她這樣的,這樣是做壞事,媽媽還說李叔叔你不是
好人。」

  「那你覺得呢,李叔叔是不是好人?」

  「我不知道。」

  「其實你媽媽之所以不讓你做是因為如果讓別人知道的話,那別人就會笑話
她,就像你們班的差生老是被人嘲笑一樣。告訴叔叔,你想不想?」

  「當然想啊。」

  「那你就按我說的去做。」

     ***    ***    ***    ***

  吃完晚飯,李萍看見兒子乖乖地去做功課了,心裡不禁有些高興,看來兒子
還是很聽自己話的,便收拾碗筷去洗。

  洗完剛一轉身,就被默默來到身後的劉明華嚇了一跳,「明華,你在這裡幹
嘛?」

  「媽媽,我想,我想…」

  意識到兒子想要說什麼的李萍忙正色道:「媽媽不是告訴過你這樣是不對的
嗎,你現在應該把心思用在學習上…」

  沒等李萍說完,劉明華搶道:「是不是因為我是你的兒子就不可以。」

  「是的,你是媽媽的兒子,所以不可以。」

  出乎李萍意料之外的劉明華默默地轉身離開了,「我知道了,媽媽,不過,
我真希望我不是你的兒子。」

  清晨,帶著睡意的李萍走向廚房去準備早飯,驚訝的發現餐桌上擺放著豆漿
和油條。

  「媽媽,我買了豆漿和油條。」劉明華的聲音從背後響起。李萍轉身看著兒
子。「一直都是媽媽照顧我,我知道那是媽媽愛我,我現在也很愛媽媽,所以我
覺得有時候我也該做點事情。」

  吃完早飯的劉明華又主動地洗了碗筷,然後就回房間去看書了。李萍看著兒
子,想:「他因為愛我所以要做事情。」雖然有點怪怪的,但兒子好像有些長大
了,懂事了。

  「媽媽,晚上我想和你一起看電影,好嗎?」李萍看著兒子。「連這個也不
可以嗎?」失望寫滿了劉明華的臉。

  「我好像並沒有說不可以啊。」李萍說道。看著劉明華高興的樣子,李萍心
想:「雖然兒子好像並沒有從根本上認識這件事情,但現在這樣也不算很壞,慢
慢來吧。」

  整場電影劉明華都依偎在李萍身邊,李萍看著兒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不
是嗎,對於一個女人,一個已經不再年輕的女人,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一個男性對
自己身體的迷戀,她應該可以非常自豪了吧,至少應該感到沾沾自喜吧。可是,
當對象是自己的兒子的時候,不由得又變成了一種悲哀。

  心思完全不在電影上的劉明華此刻非常高興,李建中教給他的方法到目前為
止都進行得非常順利。他開始接著按李建中的囑咐行動。劉明華把手放在了李萍
的膝蓋上,他儘可能地讓動作顯得很自然。等了會見李萍沒有反對,劉明華的手
開始撫摸起李萍裹著絲襪的小腿。李萍伸手將劉明華的手拿開,這一舉動讓劉明
華非常的害怕,不過好在李建中已經囑咐過他該如何應對。

  認為李萍在生氣的劉明華對李萍小聲道:「媽媽,你別生氣,我、我不是,
隻是媽媽的腿好漂亮,摸起來好滑啊。」

  其實李萍並沒有生氣,她之所以拿開劉明華的手是因為劉明華小心翼翼的動
作弄得她非常癢。看見兒子害怕的樣子李萍不禁覺得好笑,「你弄得媽媽好癢,
你到底還看不看電影啊,快坐好。」

  劉明華聽李萍的語氣似乎並沒有生氣,這才放下了心,又將手重新放到了李
萍的膝蓋上,但直到電影結束,劉明華都始終不敢再摸向李萍的大腿。

  回家的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他們都在各自想著心事,並沒有注意到身後
的兩個人。那兩個人快步趕上他們,一個矮個子的一把夾住劉明華的脖子,李萍
驚恐的剛想喊叫,身後傳來:「別叫,再叫掐死你兒子!」

  兩人被帶進了路邊的工地,「你們要幹什麼,快放開我兒子!」不過李萍看
似嚴厲的呵斥對面前的兩個男人似乎並沒有效果。

  高個子男人笑道:「放心,我們不會對他怎麼樣的,隻要你陪我們哥倆玩玩
而已。」

  「你、你們,不、不要,我要喊人了!」李萍知道對方意圖後驚恐的喊道,
「求求你們,放過我,我給你們錢。」

  看見李萍害怕的樣子,一邊夾住劉明華脖子的矮個子笑道:「我哥們想你可
不是一天兩天了,好不容易逮到今天這個機會,他才不會放過你呢。」

  高個子沖矮個子道:「你他媽的不想,一會你別上。」

  矮個子賠笑道:「算我沒說,你快點吧。」

  高個子一把抓住李萍,動手脫她衣服,李萍拚命的掙紮。「別動,衣服弄破
了,一會你可就出不去了,嘿嘿,不過你可以打110,叫警察來救你,」

  就在李萍發愣之際,襯衣已經被高個子解開了,剩下的一個胸罩自然也不可
能再留在李萍的身上。

  高個子將李萍按倒在地上的草蓆上,李萍又開始奮力反抗,高個子用兩個膝
蓋壓住李萍的兩個手,然後不管因疼痛而大喊的李萍,動手去脫李萍的裙子。李
萍赤裸的身體終於完全地展現在三個男性面前。

  「不好意思,弄痛你啦,嚯,這娘們下面的毛都剃了,你瞧啊。」高個子對
身邊的矮個子道。

  矮個子笑道:「我早跟你說了,這是個騷娘們,她還往家裡帶小白臉呢。」

  「原來是個騷娘們,那你他媽的還裝什麼正經,老子今天就代你老公好好教
訓教訓你。」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高個子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兩手抄起李萍的
兩條大腿,往自己的肩上一放,肉棒對準李萍的肉洞,猛地插了進去。不管李萍
痛苦的喊叫,高個子歡快的抽動著。

  「對,再大聲點,老子就他媽喜歡聽女人叫,那幫『雞』叫得太假了,對,
再叫!」

  李萍不再喊叫了,可是漸漸地她不由自主地又開始了,生理反應是很難抵抗
的。

  劉明華被矮個子夾著,他不是沒有掙紮過,可是力量相差實在是太懸殊了。

  現在劉明華已經忘記掙紮了,慾望在他心裡不斷地升起,使他完全忘卻了掙
紮,就連矮個子已經放開他,他都渾然未覺。兩人都津津有味的看著面前發生的
這一切。這真是有趣的畫面。

  高個子忽然加快了動作,伸出兩隻大手狠狠抓住李萍的奶子。隨著幾下猛烈
的抽動,高個子射出了精液。

  「好,真他媽的爽,該你了。」高個子起身向矮個子說道。

  矮個子湊到劉明華耳邊:「好好看著我和你媽的表演。」

  矮個子走到李萍面前,看了看,對高個子叫道:「你他媽的,裡面都是你的
東西,我還怎麼玩!」

  高個子往地上一坐,「愛玩不玩,小朋友,你可別亂動,看在你媽的份上,
隻要你不亂動我就不對你出手,你放明白點。」原來劉明華往前走了兩步,高個
子以為劉明華要做出什麼反抗的舉動。

  矮個子對李萍一笑,「看你剛才被他弄得半死,我這人心好,你給我吹出來
怎麼樣?」說完見李萍看著自己沒有行動,又對李萍說道:「如果你不願意,我
就要對你兒子動手嘍。」一句話讓李萍身子騰地一下坐直了,兩隻眼睛怨恨地看
著矮個子。

  矮個子並不介意,把自己半軟的肉棒往李萍面前一送,李萍猶豫了一下,還
是含住了矮個子的肉棒。

  「好好地吹,得讓我滿意才行,不然,我一樣要…」很老套的威脅,但是卻
非常的管用,李萍認真地吞吐著矮個子的肉棒。

  劉明華吃驚地看著,雖然曾經看見過媽媽給李建中口交,但是透過門縫並沒
有看清楚,這次就不同了,這麼近的距離,一切都那麼清晰,原來男人的肉棒還
能這麼用的。

  矮個子使勁按住李萍的頭,將所有的精液都射進了李萍的嘴裡,然後才滿意
地抽出來。

  一邊的高個子也站起來穿上衣服,「完事了,那走了。」說完走了出去。

  矮個子穿上褲子,一扭頭看見劉明華高高隆起的襠部,一笑,「小子,你媽
給你老爸帶了綠帽子,你就代你老爸教訓教訓她吧。」說完哈哈大笑著往外走。

  不知道是給說中心事還是別的什麼,劉明華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就朝矮個子
扔去,正中腦袋。矮個子啊一聲,一摸,見血了,不由得火往上撞,衝回來,抓
住劉明華左右開弓就是幾個嘴巴,還不解氣,一腳把劉明華踢倒在地,又是踩又
是踢。

  李萍搶上來拚命想保護劉明華,矮個子也給了李萍兩個耳光,地上的劉明華
不知道哪來的勁,「別打我媽媽!」猛地一頭撞上矮個子。矮個子被撞倒在地,
爬起來就揍劉明華,最後李萍撲在劉明華身上,矮個子這才停手。

  「媽的,找死啊!」

  這時高個子走了回來,「快走了,跟小孩子置什麼氣!」

  矮個子罵罵咧咧地走了,臨走還拿走了李萍的錢包。房間裡就剩下李萍和劉
明華,李萍一邊去穿衣服一邊道:「明華,我們快走。」可是卻見劉明華並沒有
動,走過去一看,劉明華昏了過去,這下可把李萍嚇壞了,抱起劉明華就往醫院
跑。

  李建中氣呼呼地看著面前的男人,「你怎麼把人給打成那樣,斷了三根肋骨
啊!」

  「李哥,不是我,我根本沒遇上他們。」

  「你說你沒有,那是誰,難道真碰上搶劫的了?」

  李建中來到病房,看見李萍守著劉明華,「他不會有事情的,明天做完手術
就沒事情了,不過,有件事情要跟你說。」

  「什麼事情?」李萍沒有回頭,現在什麼事情都比不上兒子的傷。

  「如果我沒有記錯,你和老劉都是A型血吧?」

  「是的,怎麼了?」

  「你兒子是B型血。」李萍的頭一下子轉了過來,愣愣地看著李建中。「這
是驗血單。」拿過化驗單,李萍一看,愣住了,轉頭看了看床上的劉明華,他不
是自己的兒子嗎?

  兩人都沒有注意到已經甦醒的劉明華。

  術後劉明華很快就康複了,這天李萍和劉海強來接他出院。在劉海強去結賬
的時候,劉明華悠悠地道:「我還能做你們的兒子嗎?」看見李萍驚訝的神色,
劉明華接著說:「那天你和李叔叔的話我都聽見了,媽媽你還沒有和爸爸說吧,
你們是不是應該去找自己的兒子呢?」兩人都沈默了。

  李明華不知道李萍已經去查過了,根本查不到,因為當年出院的時候有七個
男孩,已經有四家人找不到了。

  同一時刻,化驗室的小楊跑向李建中,「李院長,前兩天化驗結果有問題,
幾個化驗結果都是B型血不準確,要不要通知下去重新…」

  李建中打斷了他的話,「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你要吸取教訓,下次不能再
犯,知道了嗎,化驗結果我會通知到的。」

  李萍三人回到家裡,剛一坐下,門鈴響了,開門一看,是兩個陌生的男人,
「我們是公安局,想向你們瞭解一下情況。」

  進了房間,警察拿出一個錢包,對李萍道:「這是你的吧?」

  李萍接過錢包,「是,是我的。」李萍的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是我們從兩個殺人嫌疑犯身上找到的,他們涉嫌一起入室搶劫殺人案,
但他們辨稱那天、那天他們是和你在一起。」

  李萍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警察走後,劉海強一把抓住她,「你說,是不
是真的,你說,你快說。」

  李萍默默地點了點頭,劉海強一巴掌就打了過去。劉明華一下子撲了上去,
「不要打媽媽,是那些人不好。」

  劉海強還想動手,但劉明華死命地抱住他,劉海強大吼道:「你給我滾,給
我滾!」

  劉明華走過去抱住李萍,「你要趕走媽媽,我和媽媽一起走。」

  劉海強一愣,氣呼呼地道:「好,你不走,我走,我要和你離婚,離婚。」

  李萍哭著道:「是我對不起你,求求你,為了孩子,不要離婚。」劉海強不
理李萍,頭也不回地走了。

  「媽媽,爸爸不要你了,我要,我和你在一起。」李萍一把抱住兒子哭了起
來。

  被李萍抱著,劉明華也伸手抱住了李萍,感受著李萍柔軟的肌膚,聞著李萍
身上淡淡的香氣,劉明華的手不由自主地撫上李萍的乳房。

  「明華,你幹什麼?」李萍驚恐地推開劉明華,「我不是告訴過你我們不可
以……」

  「為什麼不可以,因為我們是母子嘛,可是媽媽,你不是已經知道我並不是
你的兒子了嗎?」

  李萍聽了呆呆地坐在地上,「是啊,我們不是母子,所以連你也來欺負我,
是嗎?」

  「不是的,我怎麼會欺負媽媽,我是愛媽媽的。李叔叔說過女人是需要男人
愛的,現在爸爸不要媽媽了,那就讓我來愛媽媽,而且我不是媽媽生的,所以我
不就可以愛媽媽了嗎,媽媽不是也說過愛我的嗎?」

  雖然是很小孩子氣的話,但是卻讓李萍感到很欣慰,不管兒子對自己是不是
有慾望,至少在危險的時候他還是那麼拚命的保護自己,那些應該是發自內心的
吧。「那不是男女間的愛,那是媽媽愛護孩子的愛,這並不一樣。」李萍說道。

  「我是一個男人,我很愛媽媽,……」

  李萍打斷了他的話,「你還小,等你長大了再來說愛,看你能不能讓媽媽愛
上你。」

  月秀很清楚李建中對自己的企圖,所以她沒有去醫院找他,可是沒了收入,
家裡的錢越來越少了,萬般無奈,月秀再次進了城。現在她就站在一幢樓房的面
前。帶著一絲激動的心情她按響了301室的電鈴。

  對講機裡傳出一個女聲「誰啊?」

  「大妹,是我,你哥他出事了。」

  不一會兒樓裡跑出一個身穿睡衣的女人:「嫂子,我哥出什麼事情了?」說
完急忙打開鐵門。

  月秀走進去:「你哥被礦場的石頭砸到了,現在命總算保住了,可是人卻癱
瘓了。」說完眼淚便不由地流了下來。

  楊大妹是月秀老公楊保德的親妹妹,將月秀帶上樓,等月秀將前前後後都說
明白了,楊大妹也哭了。

  「嫂子,你這次來找我有什麼打算?」

  「你知道家裡就靠你哥,現在你哥這樣了,往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嫂子,你是來借錢的我知道,按說爹媽都不在了,我就一個哥,現在你們
這樣,我應該照顧你們的,可是嫂子我也有難處啊。前年他又找了個小妖精,聽
說還是電視台的名人,現在也不常來我這裡了,錢我這裡實在是沒多少。」

  「這可咋辦呢,我們可怎麼活啊,大妹,你可不能不管我們啊!」月秀又哭
了起來。

  「嫂子,你等等,我想想辦法。」楊大妹拿起了電話,「老公啊,我是大妹
啊,我哥被石頭砸了,現在癱在床上,我嫂子和幾個孩子生活現在也有困難了,
你能不能…」

  楊大妹放下電話,對月秀說道「嫂子,放心吧,他答應幫忙了,晚上他來這
裡,你先坐會,我去買菜。」

  「你兒子小風呢?」月秀關切地問道。

  「他就快放學了,嫂子,這麼多年我從來沒告訴他我還有一哥,主要是…」

  月秀忙道。

  「我都知道,你也不容易,要不是實在沒辦法,我也不會來找你。」

     ***    ***    ***    ***

  楊大妹走後,月秀一個人沒事開始打量起房間,城裡人房子就是考究啊,雖
說沒有自家的大,但那些電器月秀可是從來沒有見過,月秀正在看著面前的大背
頭,房門被打開了,走進一個身材修長的少年。

  對家裡有個陌生人明顯沒有準備的少年,愣了一下:「你是什麼人?我媽媽
呢?」

  月秀看著面前的少年忽然顯得非常的激動,連忙走上前:「我是…」

  還沒說出口,少年就道:「噢,你是我媽請的鍾點工吧,那你怎麼站著不幹
活啊,我餓了,給我做點吃的。」

  月秀本想說什麼,可猛然想起了當年的約定,便把話嚥了下去。

  「你怎麼還站著,冰箱裡有速凍食品,快點給我弄一點,我餓死了。」說完
往房間走去。

  月秀打開冰箱,拿出一盒速凍餃子,燒好了端著往房間走去。

  「你剛從鄉下上來吧?」

  月秀支吾地答應著。

  「怪不得了,笨手笨腳的,你先出去擦擦灰,我吃完了叫你來收拾。好了,
你可以出去了,怎麼還傻站著。」

  月秀往門外走。

  「我媽上哪了?」

  「她去買菜了」說完離開了房間,心裡有股說不出的難過,如果她回頭就會
看見少年盯著她屁股的雙眼。

  「我吃完了,你來把碗拿走」少年在房間裡叫喊。

  月秀走進房間,少年背對著她坐在電腦面前。月秀走到他身邊,被看到的嚇
了一跳。電腦屏幕上赫然是一對赤裸的男女在做愛。而少年則邊看著片子一邊手
淫。

  發現月秀驚訝的表情,少年拿下了耳機:「怎麼?害怕了,這又有什麼好大
驚小怪的。」

  「你這麼小,怎麼看這種片子啊?」

  「小,我都念高中了,在國外人家做都做過了。」

  「被你媽媽知道怎麼辦,你快別看了。」月秀收拾起碗筷想往外走。

  「100塊怎麼樣?」

  月秀回過頭「你說什麼?」

  少年站起來向月秀走過來,已經勃起的肉棒一抖一抖地刺激著月秀的眼睛:
「我給你100塊,怎麼樣?」

  「什麼100塊?」

  「你還真是土,我說我給你100塊和你玩一次。」玉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
朵,看著面前的男孩,分明還是稚氣未脫,但是怎麼卻…

  「怎麼了?嫌少,好吧,看你長得不錯,我就在多給你100,怎麼樣?」

  月秀現在已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一巴掌打去:「畜生。」

  少年被打得一愣,隨即惱怒地叫道:「你他媽的敢打我!」撲上去,將月秀
按在地上左右開弓打了幾個耳光,「你當自己什麼人,一個鄉巴佬,我看得上你
才和你玩,你還敢打我,抽死你!」

  月秀被打得不知所措,隻好用手護住自己的臉,開始手臂上被少年打得啪啪
響,可過了會兒少年似乎停止了動作,月秀放開雙手,看見少年坐在自己身上正
色咪咪地看著自己,低頭一看,原來剛才地掙紮把自己的衣服鈕子弄開了幾個。

  「你奶子還真大啊!」看著藏在小背心下面的一對大奶子,少年說道,「雖
然比我媽土了點,不過你還是很不錯的。」少年動手撩起小背心,抓住拿對豐滿
的奶子使勁地揉搓起來。

  「你快放開我,快放開我啊,你,你不要啊!」月秀開始拚命地掙紮,可是
身體被少年壓住了,隻好用手去拉少年的兩隻手。

  少年脫下了自己的汗衫,拉住她的兩隻手,用汗衫將她的手紮了以來。紮好
了,少年倒不急了,開始動手脫月秀的褲子,儘管月秀拚命地掙紮反抗,但這隻
是增加了少年的麻煩而已,月秀的褲子還是被脫了下來。

  「嘿嘿,你們鄉下人不是穿平腳褲的嘛!」月秀穿的內褲是老公楊保德在城
裡買的。這條小小的內褲自然難不住少年,少年從褲兜裡拿出一把小剪刀。月秀
的小內褲被分成了兩片,被分成兩片的內褲自然不能再做遮羞之用了。「好啊,
不錯,你一點都沒有小肚子嘛,我的眼光果然不錯,雖然你年紀大了點,但你比
那些髮廊裡的好多了。」

  少年站起來開始脫褲子,月秀想站起來,可是手被綁住,很難馬上站起來,
少年脫下褲子,關上房門。

  「不,不要,小風,我是你媽。」

  「你說什麼,你是我什麼?」

  月秀這才意識到說了不該說的,連忙說道:「我說我是你媽的朋友,你不可
以。」

  月秀本以為這樣說可以讓楊小風不再做出更荒唐的事情。可是完全出乎月秀
的意料,楊小風一笑:「我早就猜到了,我家裡從來不清鍾點工的,你是我媽鄉
下的朋友吧,是來向我媽借錢的吧,我媽從來不跟我說她家裡的事情,好像是我
爸不喜歡,也是,再外面養個女人自然不希望有很多麻煩,你跟我說說我媽家裡
的事情怎麼樣,比如說我外婆外公還有舅舅什麼的,這些親戚我應該有吧。」

  「有的,小風你把我放開我都告訴你。」月秀認為自己的危機已經過去,心
中舒了口氣。

  可是,楊小風一笑:「放開你,事情還沒完怎麼放開你。」說著扶著肉棒熟
練地插進了月秀的肉洞裡。

  當月秀意識到自己已被插入的時候,楊小風已經開始抽插了,完全不似18
歲少年的生澀,楊小風非常自如地抽動著,沒有少年人的狂亂,一下一下地有節
奏地運動著自己的腰部。

  「嗯,不算很鬆,你這個年紀能有這個緊度很不錯嘛!你老公不常操你啊,
那我就來代勞了,哈哈!」

  月秀突然開始瘋狂地扭動身子試圖反抗,可是一切都是徒勞的:「你快下來
啊!不能啊!我,我是你媽啊!」月秀又一次說出了這句話。

  楊小風笑了:「哈哈,你是我媽,好啊,我就喜歡操我媽,媽,兒子操得你
爽不爽啊,哈哈!」說這故意用力地頂了幾下。楊小風湊道月秀耳邊道:「你如
果想要我下來,說是我舅媽或者阿姨說不定我還比較相信,你怎麼這麼笨說是我
媽呢?」

  月秀不知道再說什麼好,她知道現在一切都晚了,楊小風根本不會再相信她
的話了!老天啊,自己做了什麼孽啊!月秀不知道楊小風什麼時候結束的,她隻
聽見楊小風說:「快把衣服穿好,我媽大概就快回來了。」說著從兜裡拿出20
0元放在床上。

  「今天真實舒服,你比那些爛貨好多了。現在可以跟我說說我媽家裡的事情
嗎。」楊笑風拉了一把椅子做再月秀面前。

  月秀看著楊小風,多秀氣的一張臉,不知道的人誰敢相信就在剛才這個秀氣
的少年竟然強姦了自己。月秀穿上衣服打了楊小風一巴掌跑了出去。

     ***    ***    ***    ***

  回到家裡,月秀儘量裝著沒事發生,決不能上丈夫知道啊。楊保德見月秀回
來了,急忙問道:「秀,見到咱兒子了嗎?現在他咋樣?我估摸著一定錯不了,
在城裡嘛,一定錯不了,你快跟我說說啊。」

  「他很好,個子高高的,你就放心吧!」

  「嗯,我就知道嗎,秀,看來當初咱把自己兒子冒充大妹的兒子還真是對的
唉,要是那孩子沒丟我也會好好待他的。」

  「他就是再好,也不會把你當爹,把我當媽的。」月秀說道。

  「當爹媽的知道自己孩子好不就行了,我沒本事,跟著我一輩子隻能呆在這
窮地方,現在他能進城我也算對得起他了,啊呀,你有機會再去一次,記得帶張
他的相片回來,我就能天天看見他了。」

  晚上,月秀始終睡不著,自己當初把兒子送進了城到底是對還是錯,不管是
對是錯,至少在這件事情上他們是對不起一個人的,那就是大妹真正的兒子,一
個現在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少年。看來人不能做虧心事,不是不報,時辰未到,今
天自己不就遭報應了嗎。月秀想著想著,不僅又對大妹生起氣來,她怎麼把孩子
帶成那樣呢。

     ***    ***    ***    ***

  第二天一早,月秀正在院子裡幹活,一男一女走了進來。月秀擡頭一看正是
楊大妹和楊小風。

  「嫂子,昨天實在是小風這小畜生太荒唐了,我都知道了,我狠狠地教訓了
他。」月秀腦子嗡地一下,難道他對大妹說了昨天的事情,想著看向一邊的楊小
風。

  楊小風見月秀驚恐的神色,知道她想什麼,就說道:「舅媽是在對不起,我
昨天不應該把你當鍾點工,叫你給我做東西吃。」聽了這話月秀的心才放下。

  「嫂子,我哥在屋裡是嗎?我去看看他。」然後轉身對楊小風道:「我平時
實在太寵你了,你們老師說要你們多參加勞動,今天正好你幫你舅媽好好幹活,
也算向你舅媽道歉。」

  當楊大妹走進屋裡後,兩人站在院子裡,氣氛似乎很尷尬。

  「舅媽,我,你能原諒我嗎?」說著一下子跪了下來。

  月秀沒料到楊小風會這樣:「你快起來,會讓你媽看見的。」

  「舅媽,你不原諒我,我就不起來。」楊小風仍舊跪著。月秀怕被出來的大
妹看見不好說,一急之下就往屋後的雜房跑去。

  楊小風跟了進來。「你跟著我幹嘛」月秀看見楊小風跟了進來。

  「我求舅媽原諒我!」說這使勁地打自己的耳光。楊小風使勁還真大,幾下
臉頰上已經通紅了。

  月秀急忙拉住他的手:「你,別打了,你犯傻啊!」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月
秀心疼了。

  「舅媽,我昨天對你那樣,我想不出還能怎麼辦了,舅媽,你要不狠狠打我
吧。」

  「打你,不該做都已經做了,打你又有什麼用?」

  「那舅媽你原諒我了,謝謝舅媽!」楊小風高興地站了起來,「舅媽,你說
吧,要我幫你幹什麼?」

  「能幹什麼,我現在快要做飯了,你去幫我生火好了,不過你會嘛?」

  「開玩笑,生火這種小事我楊小風能不會。」說完就往外走。

  月秀也不說話,自己也去洗菜,洗完了拿著走進廚房,一看楊小風,月秀忍
不住了,樂得笑了出來,原來楊小風生不來農村的竈,看見電影裡要吹的,就學
著去吹,結果吹了自己一臉的灰,他又一抹,好,成了大花臉了。

  月秀一邊樂一邊道:「好了好了,我就說你們這些城裡大少爺做不來的,好
了,我來吧。」

  楊小風在一邊看著月秀生火做飯,忽然道:「舅媽,這個你拿著。」

  月秀一看,楊小風手裡拿著500元錢,原本的笑容一下就沒有了:「你,
你給我這做啥?」

  知道月秀生氣的楊小風急忙道:「舅媽,你別誤會,我知道舅舅現在躺在床
上,你現在需要錢,我現在隻有這些錢,我想錢雖然不多,但是也能幫上一點忙
的。」

  月秀上前用手抹去楊小風臉上的黑灰:「小風,你現在真是個懂事的孩子,
可你昨天怎麼就…我看都是大妹不好,你才會……」

  楊小風忽然嗆道:「舅媽,不要在我面前說我媽的壞話,媽媽對我很好,這
世上媽媽對我是最好的,是那些隻要錢的女人讓我變成這樣的,平常的那些女人
我拿出100塊她們就同意了,她們能有錢就行了。」

  月秀沒想到楊小風這麼維護大妹,心裡不由得有股酸酸的感覺。衝口而出:
「大妹還不是一樣為了錢做別人的二奶。」

  月秀不知道這句話觸犯了楊小風的禁忌,怒火在楊小風心中急速地升騰,雙
拳已經握緊了,但是楊小風還是忍住了。

  「舅媽,這也就是你,要是換了別人這麼說,我就要打人了,不過你以後也
不要再我面這麼說了。等我有能力了,我一定會帶媽媽離開那個老東西的。」

  月秀沒想到楊小風會這樣,不知道說什麼好,一時間氣氛顯得很尷尬,月秀
又悶頭做飯。良久,楊小風忽然說道:「舅媽,你以後就打算這樣過一輩子?」

  月秀擡起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楊小風又說道:「舅媽也和媽媽的命苦啊,
你還這麼年輕,可惜我沒有能力,等我有了,我帶你進城和我們一起過,舅媽好
嗎?」

  吃過晚飯,大妹和楊小風就走了,月秀還在想著揚小風的話:「等我有了能
力,我帶你進城和我們一起過。」想著想著月秀不禁笑了出來。想到楊小風說暑
假要來這裡,心裡又開始期盼那天的來臨。

     ***    ***    ***    ***

  長途客車上,楊小風看著窗外:「媽,舅舅不會好了吧?」

  沒等楊大妹說話,楊小風接著道:「舅媽就這樣過下半輩子了嗎?」

  「小風你到底想說什麼?」

  「媽,如果那一天那個老頭子不要你了,你想過怎麼辦嗎?」

  楊大妹沈默了,良久。「媽媽不是還有你嗎,再說了,你認為媽媽已經老了
嗎?」

  楊小風一笑:「不,媽媽,你當然不老,你非常漂亮,如果我不是兒子,我
也會被你迷住的。」

  楊大妹笑著打了楊小風一下:「胡說八道!」

  楊小風接著說道:「可是媽媽,舅媽就比你慘多了,她的男人已經再也不能
要她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