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宿舍裡有六個女的輪著幹

那是我19歲第一次到外地上學,學校是全封閉的寄宿制。我心裡很高興,心想:這下可自由了!

  我分的班是高二7班,大家第一次見面,都很陌生,沒什麼人和我說話。班主任來了,給大家排座位,「健強!」老師叫到我了。我擡起頭,「雅馨!你們倆座 到靠牆第四排!」老師叫到了另一位女同學,我這下子才注意到了她。在我的後邊,有一位女生,烏黑的長髮,臉很小,但很有神。尤其是他的眼睛,水靈靈的,好 像能看穿你的心事一樣。他發現我在看她,臉一下子通紅了,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健強!快坐過去,慢慢騰騰的!」我回過神來,答應了一聲,坐到雅馨 的旁邊。

  「阿土!你和小娟坐在……」老師在繼續排座位,而我卻在打量著雅馨。她的身材很惹火,尤其是胸部。因為是夏天,她穿著低胸的上衣,兩顆大肉球擠得緊緊的,像是要蹦出來。下邊的短裙,雖然不是超短的,但是坐下以後,雪白的大腿仍然看得很清楚。真是個讓人想犯罪的女孩啊!

第二天,就開始上課了,可是我怎麼也不能集中精神去聽講。我總在想著旁邊雅馨,腦中幻想著她和我做愛的情景。下午第一節課上了一會,我竟然不知不覺把手放 在了雅馨的大腿上,我發現我過分了,就馬上抽回手來。我偷偷看雅馨的臉色,她臉紅紅的,也沒什麼反應。我心想,既然這樣,我為什麼要抽回手來呢?真是後悔 死了。我再放上去,她也不會有反應吧?沒辦法,我的那東西已經開始漲了。我就試探著再次把手輕輕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感覺真好啊,綿綿的,滑滑的,像一塊 白玉,沒有一點瑕疵。她感覺到了我的再次舉動,好像很難為情,但是沒有任何的反抗。我的手就隨意在她大腿上遊移。我有點忍不住了,把手慢慢向她裙子下邊移 動,她發現了我的意圖,用手輕輕推我的手。我不理會她的阻攔,手繼續前進,很快就到了三角地帶,她只能將腿夾緊。但是這樣並不會妨礙我,我用一根手指穿過 夾的很緊的腿縫,在她陰唇上來回摩擦。她嘴裡發出了很輕的喘氣聲,更令我吃驚的是,她竟然把大腿叉開了,好像是有意讓我繼續前進。

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了,用中指在她兩片陰唇中間緩緩摩擦,我發現那裡濕了,她的喘氣聲始終很小,她一定是努力的憋著,不讓自己發出很大的聲音。我又進 一步加大了攻勢,把她的內褲慢慢往下拉,她也很配合我,內褲被我拉到了膝蓋那裡,她把腿叉開更大了。我覺得應該好好欣賞一下她的小妹妹,就假裝把筆觸到了 地下,然後彎下腰去撿的樣子,我彎下腰,用手輕輕掀她的裙子,而她趕快用手壓住裙子了,這怎麼能難住我呢?我在裙子裡的手繼續摩擦她的小妹妹,她的手就拿 到桌面上遮住臉了,我乘機一下子掀開裙子。她的小妹妹完全展露在我的眼裡,陰毛不是很多,但很順。兩片大陰唇肥厚多汁的樣子真想咬一口,我用手把大陰唇分 開,發現裡面已經很濕了。

  但是今天不能太過火,現在正是上課時間啊!我鬥膽把頭伸到裙下,親了一下她的小妹妹,趕快擡起頭來,看見老師正在看自己,我把手中的筆晃了晃,老師也 沒再看我了。我發現雅馨正在咯咯地笑我,我悄悄問她:「你很色你知不知道啊?」這是我第一次和她說話,她轉過臉來對我說:「討厭,你不色嘛?還不是你?還 怪人家?」我問她:「怎麼了啊?」她悄悄說:「凳子都濕了,人家怎麼坐?」我說:「那好辦。」我拿了幾張面巾紙,幫她擦了擦凳子,然後又幫她把內褲穿了回 去。我說:「剛才是我,這下該你了吧?」雅馨說:「我什麼?」

我拉住她的手,然後把我褲子的拉鏈拉下來。雅馨看出來了,使勁想抽開她的手,但這是不可能的,她怎麼會有我的力氣大?我把小弟弟拿了出來,交給了她的手。 她開始不動,光是死死的按住,我對她說:「你看,要這樣才對。」我讓她的手握住我的小弟弟,然後來回套弄。她這下子開始了,手法還不錯呢,弄得我很舒服, 我說道:「好………就……就這樣子…。啊…好舒服啊…。」沒過多久,我就覺得不行了,我趕快拿她的手接住我射出來的精。她說:「你怎麼這樣子啊?」我說: 「這樣很有趣啊!」她向我要面巾紙,我給了她幾張,她擦乾淨手以後,還聞了聞手,說:「好腥的味道。」我笑了笑。這時候,下課鈴響了,老師一走,她就飛快 跑出了教室。

  第二節課是體育,老師讓我們自由活動,我一個人走倒操場角上的樹林邊坐下,偷偷點了一支煙抽,邊抽邊看雅馨在和一些女同學說話。一會,雅馨好像是朝這 邊走過來了,我看見她,對她笑了笑,她過來坐到了我旁邊,對我說:「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很過分?」我吸了一口煙,道:「那麼不好意思了,我說對不起!」她很 開心的笑了…………

  兩個自習就在我和雅馨談笑中過去了,我瞭解到她是一個幹部子弟,家還很富裕,也是不喜歡天天被家裡人管,才來到寄宿學校。以前交過幾個男朋友,後來因 為家裡人發現,都吹了。我問她:「不知道………你現在還是不是個……就是那個…。那個?」她笑著說:「你猜呢?」我說:「我不知道啊,也猜不到」她咯咯笑 了。我心想,她一定不是個處女了,這麼騷,不知道被多少人幹過了,我不知道能不能上她一次?這時候快下自習了,我拿了一張紙,在上面寫道:「晚上3:00 你宿舍見,留個門好嘛?」署名是喜歡你的人。折好以後給了她,我說:「回了宿舍再看,好嘛?」她點了點頭。

  晚上我回了宿舍,心裡咚咚跳個不停。心想:她會答應嘛?晚上會等我嘛?反正想了很多,後來一橫心,去試試看,不行就回來,沒什麼了不起的。洗完以後, 我就上床了。我一直在被子裡看著表,時間也好像過的很慢。好不容易到3:00了,我看了看哥們都睡著了,就只穿了一個打籃球時穿的大褲衩,開開門,躡手躡 腳的到了女生宿舍門口,夜很靜。我輕輕敲了一下門,等了一回,沒反應啊!我又準備敲門,才發現,門沒上鎖,被我觸開了。我慢慢推開門,走了進去,把門鎖 上。可我不知道雅馨在哪張床睡,我輕輕叫著「雅馨…。雅馨…。」我看見靠窗戶的下鋪有個人起來,把手指放在嘴上「噓…。」我知道那一定是雅馨了,就走了過 去,雅馨蓋著毛巾被,對我說:「進來吧,小心著涼」我想,哇,這麼主動啊!真是樂壞我了,我鑽進去,還沒怎麼樣,雅馨就壓在我身上,到我嘴邊說:「你想來 和我說什麼啊?小帥哥?」我的小弟弟已經硬了,雅馨也感覺到腹部有個東西頂著她,就小聲笑了起來。我什麼都顧不上說了,摟著她吻了起來。雅馨的嘴很小,丁 香小舌一隻勾引著我離不開她的嘴。我翻過身來,壓在她身上,邊吻她,邊撫摸著她的兩個大奶子,很柔軟,我把頭埋在她那散發著幽香的雙乳之間,而後把她的乳 房含進嘴內,輕輕吸啜,舌尖舔動,挑逗著她的乳頭,直至她的乳頭在我的嘴內硬直起來了。

  我的手下去解開她內褲上的帶子,把它拉開並不停地摩擦著陰唇。她也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並小聲地呻吟著什麼。我繼續往下親吻,從奶子一直到小腹,最 後我把頭伸到她的兩腿之間用舌頭舔她的陰道,她好像很爽,微閉著雙眼,嘴裡輕輕的發出呻吟聲:「哦………哦……好舒服啊……。不要停……哦……」我的舌頭 繼續往裡舔,觸到了一個好像一顆米的小顆粒上,她反應很大,裡面濕的很厲害,淫水一直往外流。我把自己的褲衩脫了下來,小弟弟已經硬的像一根鐵棒了,雅馨 淫叫道:「快來吧……。小帥哥……我快撐不住了……快點好嘛……哼…哼…。啊……」我看見她已經發情了,但是還想讓她渴一會。我把小弟弟在她陰戶上擦來擦 去,她更是浪叫的不得了,我說,「小色妹,我來了,你可準備好啊!」她迫不及待的點點頭,我讓小弟弟對準她的陰門,一用力,就進去了2/ 3。她「啊」地叫了一聲,我趕快摀住她的嘴,她說,「你………輕點啊…。哼………哦………哦…」她儘量把大腿叉得開開的,好使得她的陰道漲得更大一點。我 看到她這麼配合我,我也放開了。我來回做著抽插運動,她的裡面很緊,因為剛才的挑逗,已經非常濕了,裡面發出「滋滋」的聲音,淫水流了很多,她不停的浪 叫:「好舒服……用力點嘛……哦………哦…。我…。真是愛死你了。」

我更加用力了,整張床都在搖晃。不知道其他女生有沒有醒來的,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過了一會,她還翻過來壓住我,自己主動套弄,吻著我,我的手在後邊捏住她的屁股,幫她用力。我覺得快要射了,就跟她說:「雅馨,我快要射了。」

我馬上坐起來,把小弟弟抽出來,讓她給我口交,她不很願意,但還是做了。她把頭埋在我的兩腿間,含住了我的小弟弟,用小舌頭舔龜頭,我撫摸她的頭,她口技 很不錯,只一會,我就射了,全射在了她的嘴裡,她吐在地下,撒嬌的說:「真討厭,射的時候都不說一聲。」我躺下,把她擁在懷裡,說:「來不及了嘛!」她嘴 裡說著討厭,一邊輕捶打著我…………

  整個晚上,我和雅馨翻雲覆雨,做了好幾次,直到我們都筋疲力盡為止,我陪她睡了一會,等她睡著了,我就悄悄的回了宿舍。

  從此,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穿套裙的政治老師

  長久以來,我一直對我的政治老師彭瑾垂三尺--美麗而不乏嫵媚的笑容,一張可愛的娃娃臉,凹凸有致的身段(雖然生過小孩了卻保養地非常地好)。這對我這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來說實在是一大誘惑啊!!

  於是,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時的最佳對像……這也常常令我如鯁在喉:假如…我能摸摸她的小妹妹,插插她的騷穴--靠!有賊心沒賊膽。

  我的好哥們兒阿鎧和我一樣對她想入非非,我們經常大肆討論怎樣搞她才爽,研究出了許多荒淫至極的手段,只待終有那麼一天能夠用上。

  而時機,總是這麼悄然而至了……

  那天是我們的最後一節政治課。她穿了一身非常緊身的湛藍色套裙,畫了淡淡的面妝--少婦所特有的那種豐滿和成熟韻味深深地把我給吸引住了。那一刻,我 的雙眼不由自主地盯著她那幾乎要從衣服裡跳出的碩大奶子,然後往下移動,視線貪婪地滑動在隱隱約約透出地小內褲的輪廓上。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已經硬了。就這 樣我意淫了一整節課。

  「同學們,老師感謝你們陪我度過了難忘的兩年時光。你們都是好學生,我的教學工作很愉快。謝謝你們。好了,下課1這時,我慌了。我想到以後很難會有這 麼多機會見到她便難過不已。怎麼辦?我策劃了兩年的的淫師大計還沒實現呢!我扭頭看了阿鎧一眼,只見他也顯得十分焦躁。料想他也和我一樣吧?

  我低下頭,咬著嘴唇下了決心--他媽的,就是今天了!

  說幹就幹!眼見她走出教室,我叫過阿鎧,對他說:「咱們跟上她。」

  阿鎧遲疑了一下,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們便跟著她出了校門。老師家離學校很近,只要拐個角就到了她所在的宿捨區。我和阿鎧緊緊影隨,邊吸著煙邊看著她風騷地晃扭著的屁股--我們清楚地明白接下來要幹的事的性質,但我們那時已不顧一切了,滿腦子只想著該怎樣轟轟烈烈地姦淫她--我們的政治老師。

  走進宿舍樓,彭瑾突然轉過了身,嚇了我們一大跳。在半明半暗的光線中,她的表情我無法看清楚。這更令我心跳加速。

「你們……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啊?找老師有事兒……?」語氣中竟然帶著些許的曖昧(這可絕對不是本人自多)。

  「沒、沒有!礙…」阿鎧急了。

  「是啊,老師,想到以後您不教我們了我們很捨不得您呢。」我抑制住緊張的情緒,趕緊說道。可眼睛卻在不老實地看著那在暗處仍由於高聳著而發出略微白色高光的乳溝。

  「啊,是嗎?」她對我微微一笑:「你們……去我那兒坐坐?和老師聊聊吧。」

  所以我前面說過嘛,這他媽就叫無心插柳柳成蔭礙…乾脆可以說是:無心插棒棒撐陰?!(笑)

  「好哇,我們正想和您聊聊又不知您肯不肯。」直覺告訴我,可能有戲--或許都不用來硬的了?

  「那,」她一個媚笑:「跟我來吧。」

  「哦。」

  我走在最後,於是在關門時,我順手搭下了鎖上的扣栓,反鎖上了房門。然後,我們便坐在了沙發上。

  「喝可樂行嗎?」她從冰箱取出幾聽飲料,走了過來:「嗯…老師,老師坐中間吧。我們好好聊聊。」

  「行啊,您坐。」我們連忙騰出座位。

  隨著彭瑾的落座,她的身上飄來了一股淡香,這使我們有了些性慾。

  我拿起飲料一飲而盡,朝阿鎧使了個眼色,對彭瑾說道:「老師,您身上好香喔。真的。」

  「是嗎?嗯……喜歡這種味道?」她的眼神已經不對勁兒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斷:好戲就要上演。

  「是啊,老師……您……好迷人呢。」我裝出一副純情的模樣。

  「哈…那…你湊近點兒聞聞吧……?」她面泛紅霞,眼中閃著光。我確定她是在引誘我們了,這可興奮不已。

  在一旁不作聲的阿鎧急了--誰叫他膽兒歇-算了,也分他一杯羹:「好埃阿鎧,真的挺好聞,你也聞聞吧?」

  「哦……哦1他有些猴急了。

  於是,我們靠在了彭瑾的身上很陶醉地嗅著,吸著。

  我的手已經不老實地搭在她的小蠻腰上--那裡的觸感太棒了,年青少婦的丰韻柔軟使我好爽。接著,我開始慢慢地撫摸著她,而她的呼吸也逐漸急促了起來。

  「礙…你們,恐怕不是只想聊聊的吧……?」她看著我說道。

  「對呀,我們……我們想……」我說道。

  「我他媽就是來奸你的!」阿鎧大吼著撲了上去。我很吃驚,真想不到這小子竟會突然玩兒起粗的來。

  「礙…1她應聲倒在我的懷裡--我有點兒不堪重負,因為阿鎧也他媽壓了

上來。操,我只得讓出位子,站起身來,打算等他先上--也算是對他剛才行為

的嘉獎吧。

  阿鎧感激地望我一眼,看來他明白我的好意了。我投以鼓厲的目光,示意他

好好幹。

  只見他粗暴地撕下彭瑾的上衣,在她的粉頸上狂烈地亂啃著;左手扒下奶罩,玩弄著她那肥大的奶子,一對肉包似的美物在撮抓下顯得十分痛苦;而右手則沿著 身體的玲瓏曲線滑下,停在大腿上,又繼續往裙子裡頭摸索……我開始有些於心不忍了,我發現彭瑾看上去並無絲毫快意--阿鎧太心急了,這樣做只會令女性厭 惡。

  「阿鎧你慢點兒,別傷著老師了。」

  她看了我一眼,那是感激的目光。阿鎧也冷靜下來了,他開始慢慢地撫摸著彭瑾的奶頭,腦袋也低了下去,用牙拖下了老師的白色三角褲。

  「對……礙…就是它了……恩……哦…」她被刺激得呻吟了起來,面色桃紅。

  我利用這個機會貪婪地飽覽著眼前這雪白的裸體--這在以前是多麼地不可思議啊!粉嫩的大乳頭;白晰而渾圓挺拔的奶子;豐滿光滑的腰身;彈指可破而肉滾滾的屁股;以及我最最最日思夜夢的在內褲裡若隱若現的小蜜桃……

  「老師,讓我們一起來滿足您吧……1看著看著我也衝動起來了,雞巴怒漲,性慾翻湧。我把她的大腿張開,隔著內褲撫弄起她的小穴,另一隻手就玩著她的奶 頭;阿鎧在我的後面舔吸著她的腳趾及足根--顯然這使她慾火焚身,她這時已是渾身顫抖,淫叫連連:」噢……哦!我的……我的……好癢礙…那兒……那兒…… 不……要……「

  這越發使我們血脈噴張,更是仔細地舔弄著她的每一處敏感部位。我剝下她

的三角褲,發現那裡早已是淫液狂噴,泛著瑩光一閃一閃亮晶晶,映襯著黑油油的陰毛,簡直太美了。我湊上去聞,氣吸的刺激使彭瑾屁股幾乎擡了起來。我伸出舌頭,想要好好品嚐蜜汁的滋味。

  「礙…?難道你……你要舔……那裡?」她呼吸急促地說道。

  「對啊,我想嘗嘗味道呀……肯定很好吧。您會很舒服的,我向毛主席保證。」我衝她猥褻地壞笑,接著舌頭便慢慢伸向那塊充滿誘惑的淫穴。

  好軟--這是我的第一感覺,然後我不停翻轉舌頭,陰唇的觸感令我十分的陶醉,滑滑的,鹼鹼的,我實在是喜歡這股特別的味道。我輕輕地分開她的陰唇,看 見那黃豆般大小的陰締--我明白這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帶,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玩弄它,這一定能讓它的主人爽到極點。

  「呀……我……怎麼好……好舒服……不要……不要……」--我的舌頭猶如小蛇一般對著她的陰締翻舔撥弄,那顆小豆豆被我舌尖和嘴唇不停地又插又吸又舔又吹,不一會兒就是騷水滾滾了。

  「哦哈……哼……你這小鬼礙…快弄死姐姐了礙…哪兒學的……這麼厲害……我要死了……被你弄死了……不要……停礙…不……不要停……放過姐姐吧……別停……繼續吸……礙…」

  彭瑾被我們上中下三路齊攻,搞得大聲浪叫,在沙發上不停翻滾著--這顯然是--太刺激了?不過,這也使我們更加興奮了,便更賣力地搞她,每一下都足以令她欲仙欲死。

  忽然,我嘴邊一熱,一股濁液從小穴噴出--她達到高潮了--我一滴不漏地將愛液全部吸入口中,然後吞進喉中。香而腥的一陣回味蕩然湧上,我想到這吞入的竟是我朝思暮想的美麗的老師的陰精覺得便興奮不已。

  性高潮一剎那一剎那地襲捲著彭瑾的腦垂體,使她仍在不住地發抖,面色更加紅潤。

  而我們還在豪不松瀉地玩弄、刺激著她那高潮後格外敏感的各處性器,這時她一定快崩潰了快爽瘋了。

  「哎……哎……停吧……求求你們了……好弟弟……好孩子……」她的面容幾乎快要扭曲了,可見我們的刺激已經令她爽到無法形容。

  於是我們也便停了下來。

  「嗯……你們真是厲害呢……連我老公都比不上你們的技術好。現在的小孩礙…」她嬌嘖地對我們說。

  「其實……我們也是從A片裡學的,哈哈。」阿鎧笑著說。

  「怎麼課業就這麼差呢?算了,我也蠻喜歡你們的……早發現你們看我的眼神不對勁兒了……好吧,現在輪到我讓你們舒服……」說著她一手握住阿鎧粗壯的陽具往嘴裡塞,另一隻手則拉下我的褲鏈,掏出大雞八。

  「都這麼大礙…?」她有些吃驚的樣子,但又馬上舔起阿鎧來,同時也握著我的雞八前後套弄著。著簡直使我美死了--大老二第一次被女人的柔軟的手來回撮弄。強烈的刺激使我的大腦一片空白。而此時的阿鎧,早已是把持不住了,只見他白眼上翻,嘴唇抽搐,幾乎是已不省人事。

  女人的手的撫弄和自己打手槍絕對是天壤之別!*-我是確切地明白了。

  幾分鐘功夫,我已有了射的慾望,可我強忍著沒射出來--我要留著等下操她的大騷逼時再用!!我走到她的後面,拖起她那軟如布丁般的白屁股,打算玩小狗式。就在我將要插進之前,她突然抓住我的老二不讓我進去。這可急壞了我:「不是吧?!我還……」

  「不行啊,你一定會忍不住射在裡面的……今天是危險期,你懂什麼叫危險期的吧?所以……我們還是來口交吧?好嗎?」

  「但是……我從沒插過……想試試,怎麼這樣倒霉礙…」這下我失望至極。

  「那……」她紅著臉撫摸著我的龜頭:「下次還有機會的……恩?」

  聽她這麼說我轉憂為喜,可看著阿鎧的老二正在彭瑾的櫻口裡進進出出,心裡不願再讓她口交--我嫌髒,因為阿鎧是男人。

  我的目光轉向她的屁股,我被那菊花(這個比喻可實在是形象極了,也不知是誰發明的)一樣的屁眼給吸引住了,不禁用手指輕輕按了上去。

  彭瑾一個機靈,轉過臉笑著說:「喂……你這小孩怎麼花樣玩盡呀……?」接著又繼續幫阿鎧吹蕭。

  我不理她,也繼續摳玩她的屁眼。一會兒,小穴又濕了。我沾上些稠汁,使手指潤滑,便插入了半節中指。

  「唔……」她含著老二小聲哼了一聲。

  我運動手指,使之在她的屁眼裡攪弄起來。而她的小穴也已是洪潮洶湧了。我低下頭,再次伸出舌頭,不同的是這次要舔的就是彭瑾的屁眼了。其實,她的屁眼很光潔細嫩,舔起來的觸感絕對是比陰道有過之而無不及。舔著舔著,我的雞八也直了。

  「喔∼∼∼∼∼∼哼……啊∼∼∼那兒……那兒怎麼……怎麼能舔呢∼∼∼∼∼∼∼唔……啊∼∼∼1她的屁股不住地搖晃,顫動。

  我終於忍不住了,舉起塗抹了些淫液的紅漲得發紫的大雞八使勁兒往她的屁眼裡猛插--「啊∼∼∼!1她發出痛苦的尖叫聲,並試圖罵我幾句,卻被正處在癢處的阿鎧牢牢地按住了頭。我感激地望了阿鎧一眼。

  接著我在她的屁眼裡玩命地抽插--緊固,溫暖,由此我判段她從沒被人操過屁眼--於是我更加亢奮,每一插都幾乎抵達了直腸。

  漸漸的,彭瑾的喊聲不再是悽慘了,而是:叫春。

  「哦……啊∼∼∼!我要吃下鎧鎧的大雞八……恩∼∼∼哼礙…屁眼……瑾瑾的小菊花礙…插我∼∼∼∼∼插死我了礙…姐姐快……快……」

  我們一聽這話,性慾已到了頂峰,一個閉著眼享受著香唇的愛吸,一個狠命地死插屁眼。

  「老師∼∼∼∼∼∼∼我的親娘!!!!我他媽要射……哦、哦、哦……」阿鎧把大股精液射在了她的口裡。

  「嗯……∼∼∼∼∼∼∼∼∼!!抹也優熱(我也丟了)∼∼∼∼∼∼∼∼∼∼∼!!!1這時,我感到肉棒在扭動著的屁股裡漲的好大好大,忽然一股熱熱的穢物從馬眼內噴勃而出,陰莖一陣痙攣,頭腦一片空白……

  我們三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阿鎧癱坐在地毯上,長吁了一口氣;彭瑾則趴在沙發上抖個不停;我閉起眼回味著那一股仍在迴盪的快感,一手抓著她的乳房,一手搭在她的屁股上面。

  而那湛藍的套裙,只有下裙還在彭瑾的身上--它也已被翻至腰部,裸露出肥嫩並在微微抖動著的大屁股。你甚至還能看到,一線純白的黏液正從那屁眼裡緩緩流了出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