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蜜唇

還記得那天,我滿心歡喜地做了一張生日卡片要送我的女友,我打算在她回住所前,先躲進她家,接著給她一個驚喜。

我叫阿嵐,從小我的成績就十分優異,目前20歲,就讀城市裡某所大學。

我不愛運動,所以我沒有特別強壯的體格,反而給人一股柔弱書生的感覺。

不過有什麼關係呢?我靠著文質彬彬的形象,也讓我交到一個漂亮的女朋友...郁淳。

郁淳是我在參加學生會時認識的外系女孩,和我一樣,今年20歲。

我可說是艷福不淺,因為郁淳同時間有七個男生在追她,但卻愛上了我,我們相識的經過就不多做說明了,至於,她是什麼絕色美女呢?該怎麼說呢?

就是那種走在街上回頭率百分之一百,讓男人忍不住流口水的極品女人,一米六五的個子有著修長白嫩的大腿、纖細的腰身,特別是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和微翹的嘴唇。

雖然才20歲,但她略施脂粉後卻帶點成熟的韻味,加上天真純潔又有點俏皮的面孔,還有那玲瓏別緻的身材,對所有男人都有致命的誘惑。

哪怕是我的朋友,還是她的同學,無一沒有可能不產生邪念,或許只是在心裡,但是我都能察覺。

一天我提前下了課,走到半路上就看到郁淳和她一群朋友,她們有說有笑地在校園裡邊走邊聊天,直到走出校門外,我看見女友的房東笑咪咪地走向女友身邊,隨後兩人就往女友家的方向走。我心裡想:「可能房東要跟她收房租吧!」

看來我要趕在他們到家以前進屋才行,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於是,我帶著要送女友的生日卡片、禮物,繞過他倆快速回到家裡,我按原樣鎖好門,聽到他們上樓梯的聲音,我連忙躲在大衣櫥裡。

他們來到房間後,房東坐在郁淳的床上,而郁淳在包包裡翻找著東西,大衣櫥對著床,正好有個小洞讓我看的一清二楚。

接著房東對郁淳說:「郁淳,找到沒啊?我等不及了!!!」

我心想:「不過就是收房租,有什麼好急?很缺錢嗎?竟然還收到人家房裡!」

此時女友背對著衣櫥,我只看到她的背影,似乎還在找東西,而房東卻打量著女友說道:「郁淳,你真漂亮,快啊!」

「有了,有了!」

郁淳微笑著轉頭,可是手上拿的卻不是要給房東的房租!

郁淳纖細的小手上拿著一個未拆封的保險套,她很自然地撕開保險套的封膜,而房東說道:「春宵一刻值千金,等等你的瘦弱男友下課就不好了!」

房東說著,一手慢慢的把我女友郁淳摟在懷裡,一手接過了保險套,可是卻把它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不用戴了,前幾次我們也沒戴啊,叔叔老了...不會生了!」

說完,房東的嘴巴吻向郁淳的嘴唇,看到我的女朋友讓別人親吻,我氣得不行。

一會兒,我女朋友推開他說:「王叔叔,說好了,這個月房租只能兩次噢...這次第三次了,要另外給我酬勞噢!」

房東色瞇瞇地看著郁淳,他說:「好,好,好...我現在只想操你...你說什麼都好...好...好...!」

「什麼?這個月第三次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的內心徬徨不安,想不透其中的道理。

此時的我恨不得衝出去殺了這對狗男女,可是她那房東,雖說五十餘歲,但看似身強體壯,使我膽怯。

房東接著把手放到了郁淳的胸部,慢慢的撫摸,雖然是隔著衣服,但郁淳還是敏感的一抖。

她說:「啊...好癢...不要這樣...!」

房東:「你男朋友下課還早呢,摸一摸怕什麼?」

說著慢慢的解開郁淳的上衣,去掉乳罩。

我女友的玉女峰是那麼的驕人、圓潤、雪白、細膩,如今卻被房東粗糙的手給掌握。

房東的神情有些呆滯、陶醉地說:「真是世上難得的極品,郁淳...你好美...好美...!」

他更貼近我女友,左手順勢環抱住我女朋友的纖腰,將郁淳整個嬌軀擁入懷裡。

一邊已將他的右手轉移至她飽滿挺聳的玉峰下方,他技巧地碰觸著郁淳那充滿彈性的大肉峰。

接著,大手掌便放肆地捧住我女朋友沈甸甸的右乳,輕搓慢揉地緩緩愛撫起來。

看到我心愛的女朋友讓別人摸弄,我心裡真不是滋味,可是又有種說不出的刺激感覺。

房東擁抱著我女友軟滑細膩的嬌軀時,一陣陣少女的幽香迎面掩至,使他奮力地深呼吸!

「好香啊...郁淳...好香啊...!」

郁淳嬌媚的喘息,鼓鼓的酥胸不停的起伏。

這一切讓那房東慾火沸騰,他吻住了郁淳微張的嘴唇,飢渴的輾轉狂吻著她嬌嫩的紅唇,舌頭亦成功地伸入她香口內肆意亂舔。

意亂情迷的他,更得寸進尺,粗糙的手順著我女友那雪白的大腿慢慢往上摸,隔著三角褲撫摸著她的陰部,我女友雖然不好意思,但似乎對他並不反感,而且有點刺激、期待的感覺。

所以也不制止房東的侵犯,因此,房東就越來越大膽了,他低頭看了我女友一眼,笑了一下,原來我女友內褲都已經濕透了,郁淳害羞的把頭深埋在房東懷裡。

而且看見郁淳的表情,我明白她也被摸的情慾高漲,所以也就開始享受著眼前的快感。

房東再進一步,用手指挑開了郁淳的內褲,把手伸了進去,我女友一陣抖動,房東慢慢的拉我女友的三角褲,把她脫的一絲不掛,他自己也脫光了衣服。

對房東而言,撲鼻而至的全是我女友誘人肉慾的體香,他的手觸摸到的是細緻滑膩、香噴噴又如羊脂般嬌嫩的香膚。

房內,郁淳呼吸一吐一吸使她胸前兩個粉嫩雪白誘人的玉乳上下跌宕。

還有,她吐氣如蘭的檀口噴出來的熱氣,讓房東慾火狂升登時獸性大發,他的手有點兒抖顫的輕揉、細捏、使我女友的胸部變形,接著,再用發熱的嘴唇吻住郁淳的淺紅色櫻桃。

他仔細品嚐,又用手,用不同方式和力度去把玩我女朋友的一雙驕人的玉乳。

看到自己的女朋友這樣被他摸,我的陰莖不禁不聽話的硬了起來。

時間隨著彼此的喘息聲中分秒溜走,房東並不滿足單單摸她的雪白香滑的酥胸而已。

當這對飽滿圓潤的玉峰被吸吮到又挺脹又突出時,他的手開始在我女朋友的胴體上四處遊走,揉捏撫摸。

它越過微鼓起的腹部,來到了那聖潔的陰戶上,她那兩片肥美嬌嫩又濕漉漉的陰唇一開一闔地顫動和噴著熱氣,中間那條粉紅色的裂縫正滲出乳白色透明的蜜汁。

一會兒,房東雙手將郁淳雪亮修長的玉腿往兩邊拉開,目光猶如鷹隼一般的緊緊盯在我女友赤裸裸的兩腿間,眼睛直盯著那鮮嫩隱秘的肉縫上。

我看見了,我看見了房東脫光的下體,露出了一截兇狠的惡棍。

「天哪,那上頭怎麼佈滿了噁心的肉瘤?」

我從遠方看去,不禁心裡一陣吃驚,該不會這就是所謂的入珠?

平常時在網路上常看人討論,可這卻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房東的生殖器脹大,很明顯地,他的尺寸比我大上一號,我的大約才13公分左右,而房東的足足有16、17公分!

在加上他入珠後,整隻肉棒的粗細也比我粗大許多。

房東仔細地用拇指按住那水汪汪而粉紅色的裂縫,一陣子的輕刮攪弄,立即水花四濺沾滿了手指,他細心放入嘴裡品嚐,撲鼻的女人肉香竟帶著淡淡的甜味。

於是,他二話不說,把我女朋友一雙粉雕玉琢的美腿分開,用紫紅色的大龜頭先輕刮與撞擊她粉紅色裂縫裂及那小陰蒂若干下。

一想到他的粗大的陰莖要插進我女朋友的陰道,我急得就想開開櫥門出來。

可沒想到,俏臉酡紅的郁淳輕輕低吟著:「嗯...嗯...」

她兩條粉嫩雪白的藕臂張開,纖細修長的青蔥玉指緊抓住兩邊床單,一雙誘人、修長粉腿不停地伸直又張開,潔白似玉琢般的纖長腳趾蠕曲僵直。

慾火狂升的她此時正忘形地上下起伏挺動著撩人情慾的雪臀,似是去配合房東的入侵。

見此美女當前,房東衝動地一手抓著那根異於常人粗大的陽具,用他的大龜頭掀開了我女友兩片滴著蜜汁的陰唇,即時感到陰道內傳來一陣陣吸力,好似歡迎主人的到訪。

「不要啊...不要啊...」我急的要哭了!

不過我心裡又想看到那粗大的陰莖插我女朋友陰道的樣子,好矛盾的心情。

房內,房東面對這麼大的誘惑,如此嬌艷的尤物,我女友是百年不遇的花房呢,房東忘情地聳動屁股。

腰間一沈,巨炮似的陽具突進,就在這時,女友大聲的尖叫:「啊...好痛...好痛...!」

陣陣刺耳的叫聲,叫得我心頭發麻,我親愛的女友郁淳,被房東的陽具給攻陷了。

房東的陽具,穿過茂密的森林來到郁淳的桃花源頭,直搗她那淫滑濕潤的幽谷。

他輕輕的在她胸口上愛撫,隨後分開她微微併攏的雙腿,貪婪的親吻著郁淳的小腿!

房東:「真是造物主的傑作,我敢打賭,上帝再也造不出比這更好的身體了...噢...好爽!!!」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噢...噢...好爽快...噢...郁淳...噢...夾的叔叔好快活...!」

「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輕一點...叔叔...!」

「噢...噢...噢...噢...大學生的滋味真好...噢...噢...郁淳...!」

房東在柔嫩濕滑的陰道壁蠕動夾磨中,近十七公分長的粗陽具已經整根插入了女友緊密的陰道。

看的我好刺激啊,我看著我的女朋友讓人插了,好難過,好刺激。

我的陰莖硬的受不了了!我女朋友嬌羞地發現那根完全充實、脹滿著她緊窄陰道,她迷醉在那一陣陣強烈至極的插入、抽出所帶來的銷魂快感中。

並隨著他的每一下進入、退出,忘情地熱烈回應著、呻吟著,玉女芳心中僅剩下一陣陣的羞澀、迷醉。

漸漸地,房東入珠的巨物征服了郁淳那嬌軟滑嫩的玉溝。

「嗯...嗯...嗯...」郁淳輕聲地呻吟,迎合著房東的侵犯。

「舒服嗎?是不是比你男朋友還爽快?噢...噢...噢...噢...」

聽見房東這樣問她,沒想到郁淳竟然輕輕點頭,此時的我羞愧地無地自容,恨不得死了算了。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

一聲聲火熱而嬌羞的嚶嚀發自我女朋友美麗可愛的小瑤鼻。

房東的陽具不停地在她的滑嫩玉溝中挑抽插著,我女朋友銷魂的呻吟更是讓我血派賁張,而房東的手指在郁淳身上遊移。

他撫摸著郁淳修長的玉腿,腰際不停地聳動,我女友的大腿內側兩邊潔白滑膩的肌膚,整個幽谷的溪水流遍了,她整個玉體嬌軀發出了芬芳的氣味與銷魂的叫聲。

房東操弄了一會兒以後,似乎有點累了,他指示女友換個姿勢,女友和他看似相當有默契地配合。

房東胯下呈仰角狀的大龜頭抵在她小腹下濃黑密叢中那兩片油滑粉潤的陰唇上。

女友一手扶著房東的肩頭,擡起一條柔若無骨的玉腿跨坐環繞掛在房東的腰際,濕淋淋的胯下分張得令人噴火。

郁淳一手引導著房東堅硬大龜頭再次刺入了她的陰唇,她深吸一口氣,抑制著內心澎湃的欲浪,接著坐在房東的身上扭動著自己的臀部。

晶瑩濃稠的蜜汁由粉艷鮮紅的肉縫中溢出,房東的大龜頭就在我女朋友的鮮嫩粉紅的花瓣往裡挺進。
「噢...啊...啊...噢...爽快...爽快...女大學生的滋味...爽快...噢...」

我見郁淳嬌靨羞紅、含羞脈脈,雪白玉體裸裎,就如一朵嬌羞萬分、清純可人的深谷幽蘭。

她胯下被房東的陽具挺著,不由得挺胸擡頭,而房東抱住我女友,把這千嬌百媚的絕色尤物徹底的玩遍。

郁淳嬌軟雪白的雙峰緊緊壓在房東臉上,房東吸允著她的乳房,雙手撫摸著她修長雪滑的玉腿,肉棒深深地進入郁淳緊窄幽深的體內抽動起來。

「嗯...嗯...啊...啊...」

隨著房東越來越狂野、深入地抽動,我女友漸漸羞羞答答地大聲呻吟,好像在為房東綻放開每一分神密的玉壁花肌。

房東的肉棒狂野地分開蹂躪郁淳緊閉的嬌嫩陰唇,碩大渾圓的滾燙龜頭粗暴地進出她嬌小緊窄的陰道口,粗如兒臂的巨碩陽具分開陰道膣壁內的粘膜嫩肉,深深地刺入那火熱幽暗的狹小陰道內。

兩人忘我的交和著,在衣櫥內的我受不了眼前著刺激,一股滾燙的精液噴灑而出,一股一股的精液射在了我的內褲之中,我敢打賭,這絕對是我這輩子所射出的最大量精液。

看著女友被人操的刺激感,使我很快地繳械,不過,房內的淫戲卻還沒結束。

房東要求郁淳趴在床上,自己從後頭幹著她。

我女朋友經不住那強烈的刺激,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啊...啊...啊...啊...」

她嬌軀劇震,一陣陣難言而美妙地劇烈的痙攣、抽搐,郁淳那羞紅如火的麗靨瞬時變得蒼白如雪,嬌啼狂喘的櫻桃小嘴發出一聲聲令人血脈賁張、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嬌啼。

再來,房東也開始了最狂野地衝刺、抽插,當他巨大無比的肉棍來回刺入我女友那緊狹嬌小的陰道深處時,房東的龜頭,竟然隨著猛烈插入的慣性衝入了郁淳緊小的子宮口。

「哎啊...」

隨著一聲淒艷哀婉的銷魂嬌啼,我女友那窄小的子宮口緊緊箍夾住房東那滾燙碩大的渾圓龜頭,像是深怕它還要繼續深入一樣,我聽到房東說他受不了了,要射精了,我女朋友說快拿出來,不要射在她裡面啊。

可是房東被郁淳的子宮口緊緊夾住的陰莖也一陣劇顫!

「來不及了...!」

房東喊叫著,不禁將一股又多又濃的滾燙的陽精直射入我女友高貴聖潔的聖地,滾燙的精液最後刺激下,郁淳的芳心是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

鮮紅誘人的柔嫩櫻唇一聲嬌媚婉轉的輕啼,終於爬上了男歡女愛的極樂巔峰。

我深愛的女朋友子宮深處,竟然被一個年繼足以做她父親的人灌入精液,此刻郁淳全身癱軟趴在床上,房東則疊在她的身上,與她的下身緊緊楔合著,他們兩人的心都陷入了一陣劇烈無比欲仙欲死的交媾高潮之中。

滾燙粘稠的精液如同千軍萬馬馳騁在草原一樣在此激射入我女友的體內。

房東的精液不斷地從龜頭射出並湧入郁淳細嫩的蜜壺,剎時間佈滿了蜜壺內的各個角落。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房東粗大的肉棒漸漸萎小下來,他帶著疲倦和滿足倒在我女友雪白嬌美的胴體旁。

我從大衣櫥的小洞中看到多餘的精液從我女朋友的陰道口源源的流出到陰阜、陰唇和大腿根上,很快變成灰白的斑跡。

不過,房東只休息了一會兒,那本已萎縮退出我女友陰道的大肉鑽又硬梆梆地站起,他再次頂到了郁淳仍火熱濕滑的下身,房東又強行分開我女友修長雪滑的玉腿,把大肉鑽深深地刺入她緊窄的陰道,直搗黃龍,抽插起來。

一陣短暫的靜止後,就開始在那她那幽深濕濡的緊窄陰道中抽出、頂入起來。

我女友嬌啼婉轉,輕輕地嬌喘著,柔柔地呻吟著。

「嗯...叔叔...不可以了...我男朋友快下課了...」

此時的我在也沒有勇氣看下去了,我抱頭躲在衣櫥之中,聽著外面女友和房東的呻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房東勇猛地摟緊郁淳纖滑嬌軟的細腰,下身緊緊地抵住她貞潔細嫩的下體,他狠狠地衝刺郁淳那嬌小緊窄正火熱地收縮的陰道,再一次大肉棍一陣痙攣般地勃動,又把一股又濃又燙的陽精射進我女友的子宮深處,這次房東真的結束了。

他抽出沾滿精液的陽具,從皮夾內拿出了幾千元放在床邊。

只見郁淳被姦汙後全身雪白無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膚滑膩如絲,旁邊卻放著幾千元她出售身體的酬勞。

房東輕吻了她一下,郁淳仰臥床上宛若一具赤裸羔羊,凹凸分明曲線玲瓏,纖臂似藕,玉腿修長,雖然房東依依不捨,但他還是穿好衣服離開了我女友。

房東走了以後,我見女友整理著床鋪,並將衛生紙、垃圾全部收拾乾淨。

在她把垃圾拿到公共垃圾桶丟時,我才趕緊離開她的房間,此刻的我,內褲上還射滿目睹女友被操時所噴出的精液。

回到家換了一條內褲後,我才又拿著要送女友的卡片到她家找她。

很自然地,我裝做什麼也不知道,郁淳開心地接過了我的卡片,我內心充滿著醋意和她吃了一頓生日大餐。

當晚,我並沒有戳破她,反而在幾天後,我好奇地偷翻郁淳的日記,才得知事件得起因。

===================================================
郁淳的日記內容
===================================================

5月17日  陰

今天的心情就和外頭的天氣一樣,我的內心被一朵龐大的烏雲給遮蔽,我好徬徨,好無助,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晚上,浴室的水龍頭壞掉,我心急的打電話給房東先生,不久後,房東帶著工具來我房間修理。


由於在房東到之前,我都自己嘗試著修理水龍頭,所以上身只穿著貼身的粉紅色小可愛,並且被水給噴濕了,我微微露出肚臍,可沒想到,這樣的打扮竟讓我陷入了魔爪之中。

房東很快的將水龍頭修理好,就在出浴室時,房東一把將我壓制在牆上,淫笑著對我說:「今天修理費就用你的身體來付!」

我只感覺到他的手在我的大腿內側噁心地遊移,然後勃起的下體緊貼著我的腰部摩擦起來,不管我怎麼哭泣哀嚎,房東叔叔就是不理會我。

他說,我這種誘人的哀叫聲,聽在他耳裡,簡直興奮得要命,更激起他狠狠蹂躪我的獸慾。 

「好久沒完那麼年輕的小妹妹了,今天讓老哥哥好好照顧你一下...」

「不...不要阿...放開我...放開我...」

他噁心的舌頭舔著我艷紅欲滴的嘴唇!

「叫什麼叫?舌頭伸出來,快點。」

我啜泣著轉頭,輕吐艷紅舌尖,讓房東強吻我鮮嫩的唇,而他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慢慢侵入我的小嘴裡舔弄攪動我的舌頭。

接著他脫下了褲子,我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房東叔叔的肉棒很長,十七、十八公分左右,又粗得嚇人。

但恐怖的是肉棒不但粗,上面還有幾個圓珠,既醜惡又猙獰,從沒看過如此可怕男人性器的我,嚇得不停搖頭求饒,可是房東叔叔哪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按著我的頭,強迫我在生殖器前蹲下。

陰莖上佈滿樹根般凸起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猙獰的傘狀龜頭。

「不要阿...嗚嗚嗚...不要啊...嗚嗚嗚...」

一下子面對眼前難以想像的猙獰陽具,我不停啜泣求饒。

房東叔叔強迫我用舌尖在他腥臭的龜頭到根部處舔著,再來用力地將肉棒插到我柔軟的喉嚨,連續用力抽插數十下,然後在我的嘴裡射精。

一半精液射進我的嘴裡,另一半,隨著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我漂亮的臉蛋上。

看到我滿嘴的精液作嘔欲吐,房東興奮地命令我:「不準吐出來,乖乖給我喝下去,否則我就把這事跟你男朋友說。」

我害怕阿嵐知道,我不敢想像阿嵐的反應,所以我忍受腥臭與羞辱,被迫喝下腥臭噁心的精液,當我吞下房東精液後,他看似相當滿足,他拿了三千塊錢給我,要我幫忙保守秘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