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是絲襪足交技師

第一章

  房間裡,男孩站在床尾的地板上,渾身赤裸,腰部一前一後用力抽插著,大汗淋漓,嘴裡止不住的呻吟。「啊,快了,真的好爽,啊!就是這樣,腳不要再動 了,就這麼夾住我的肉棒,讓我來。噢,天,這雙絲襪蹭起來真的好爽。」只見一位中年熟婦正躺在床上,身著黑白相間的連衣裙,身材豐滿,身體隨著男孩的動作 也前後抖動著。熟婦身上的連衣裙被拉到了腰上,下體完全展現了出來。

  肉感十足的下體蹦著深肉色的超薄褲襪,薄薄的絲襪裹在熟婦的肉腿上看得男孩血脈膨脹,肉色絲襪之下一條緊繃繃的白色蕾絲丁字褲吊在熟婦的屁股上,除了 內褲前方那一小塊近乎透明的蕾絲,繫帶往後都深深的沒入熟婦的臀縫裡。熟婦的陰毛透過透明的的蕾絲和肉色褲襪被男孩死死的盯住。熟婦似乎已經習慣了少年的 目光,此刻她擡著自己的絲襪肉腿,雙腳足弓併攏,男孩抓著熟婦的腳背,怒漲的肉棒從熟婦的絲襪腳尖開始向腳後跟抽刺,龜頭盡情的摩擦著熟婦柔軟而肉感的絲 襪足底,伴隨著男孩的呻吟,熟婦的絲襪腳底漸漸被馬眼分泌的汁液浸濕,深肉色的絲襪彷彿透明了,這加大了男孩的快感。

  男孩盯著熟婦性感的絲襪下體,淫蕩的熟肉透過絲襪展現著只有這個年齡才有的丰韻與誘惑。熟婦的絲足就是男孩那致命快感的源泉。啊,受不了了,怎麼會這 麼爽,是因為絲襪的緣故嗎,快忍不住了要射了。男孩的身體在輕微抖動了,雙手死死的抓著熟婦的絲足,加快動作「唰唰唰」肉棒依舊在熟婦的絲足底間抽插。熟 婦也感到了男孩的反應,知道男孩快射了,笑道:「呵呵,這次怎麼這麼激動,絲襪都快被你磨破了,知道你喜歡這雙絲襪,要不要停一下,再換雙其它的絲襪?」 此刻男孩感到精液都要到馬眼了,哪裡還顧得上停下來換絲襪,最後在熟婦的絲襪足底間抽插一次後,飛快的拔出肉棒,右手握住棒身,馬眼抵在熟婦絲足右腳的足 底上,精門大開,「啊,射了」猛烈的精液直衝熟婦的絲足,一下,兩下,濃稠的精液太多了,順著熟婦的絲襪足底向下流,熟婦感覺到了連忙用左腳伸到右腳的腳 跟下,精液就順著右腳流到了熟婦左腳絲襪腳背上,這一下右腳底,左腳背都粘慢了男孩滾燙的精液。白色的精液佈滿熟婦的肉色絲足,在絲襪上慢慢流淌,場面淫 靡萬分。

  男孩因強烈快感帶來的射精而氣踹噓噓。熟婦兩腳相互揉搓,將絲足上的精液順著腳底和腳背抹勻,直到精液顯不出白色,而腳步的絲襪因被精液浸濕,變得更 加透明。熟婦做完這一切,放下雙腳似乎很滿意,登上一雙棕色高跟鞋,走出了房間。這位男孩就是我,長輩們叫我小文,我的家本是一個傳統家庭,但也許是命中 註定也或許是陰差陽錯,我和媽媽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轉變,究竟是怎麼回事,一切要從2年前說起,那一年我18歲,媽媽43歲。

  第二章

  說實話我的媽媽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年熟婦名字叫做陳萍,不像很多小說裡寫的母親,雖然人到中年確還依然保持著二十幾歲的緊致身材,也沒有絲毫不受歲月控制的容顏,她看起來只是一個長相普通的中年婦女,1米65的身高。

  我記得看媽媽年輕時候的照片,身材可以算是凹凸有致,可是我出生後加上步入中年身材越發丰韻起來,纖細的腰身沒有了,前挺後翹只是從前,擁有的只是一 身誘惑的熟肉。(各位可能要說這樣的女人作為本文主角有什麼看頭,不要忘了本文的主題就是絲襪與熟婦,本文就是寫給熟婦絲襪的愛好者們,其他人也許早早關 上了網頁,可眾多同好們也許才剛剛挺起呢)是的,我的媽媽和其它眾多同好的媽媽一樣,只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婦女,她的胸器是否還依然挺拔而富有彈性,當時我 不知道,但有一樣我看得到,是我勃起的動力,那就是媽媽性感的絲襪肉腿。媽媽的腿本來就不短而且直,按照現在的審美來看絕對算是美腿,可媽媽中年發體後, 腿部的肉也多了起來,特別是大腿肉感十足,渾圓豐滿但不臃腫,長長的肉感萬分的大腿加上同樣不短而豐滿的小腿在我看來是極品性感美腿。很多人喜歡年輕女孩 的修長腿型但我看來媽媽的肉腿才是最性感的,這是上了年齡的中年熟婦才獨有的性感。

  雖然上了年紀,但媽媽依然愛美,年輕的時候就愛穿裙子,她知道自己腿肉多起來了,而且皮膚也比不上年輕小姑娘,於是她特別愛搭配兩樣致命性感裝備:

  絲襪和高跟鞋。媽媽登上高跟鞋可以讓本來就不短的小腿拉長,使肉腿擁有了完美的線條,纖細的高跟往上是緊致豐滿的小腿再向上就是媽媽肉感十足渾圓的大 腿,一句好形容媽媽的腿就是長而富有肉感。媽媽再將她的肉腿裹進絲襪,熟肉透過那薄薄的絲襪彷彿要噴薄而出,特別是媽媽的大腿根部由於太豐滿,絲襪被繃得 緊緊的顯得越發透明,絲襪包裹的熟腳,完美的遮住了腳上的瑕疵,透明而光滑的絲足更顯熟婦誘惑。媽媽也知道自己再不是穿什麼都好看的年紀了,所以年紀越大 越喜歡穿絲襪高跟,過了四十歲幾乎是有機會就會穿。

  由於大腿豐滿,長筒襪穿上後很容易滑落,所以媽媽的絲襪都是褲襪,各種厚度都有,超薄的、薄的、天鵝絨的。因為黑絲顯得過於顯眼,所以媽媽的絲襪主要 是深淺不一的肉色、咖啡色和灰色,但它們共同的特點是穿在媽媽的腿上都顯得很透明。年幼的我也有幸目睹到媽媽穿絲襪的過程,看著薄薄的絲襪慢慢包住媽媽的 小腿、大腿、肉臀,媽媽的絲襪下體一覽無餘,熟肉透過絲襪就是蒙上了淫靡的光芒。我從小就對媽媽的絲襪有異樣的感覺,看見媽媽穿絲襪就會隱隱的興奮,但並 不過激,那時的我不知道這就是原始的性衝動,以為只是單純的覺得媽媽漂亮,所以媽媽也把我當小鬼頭,絕不會往那方面想。如果現在再看到同樣的場景,呵呵, 我非撲上去拿肉棒在媽媽的絲襪肉腿上蹭個夠,直到射得媽媽滿腿都是我的精液。當然這是後話了,但當時的我就是這樣的單純。

  媽媽18歲就參加工作在某國營機械廠做一般行政工作,爸爸原來也在廠裡上班後來跟著幾個朋友,自己出去發展了。考慮到照顧家庭的原因,媽媽就一直在廠 裡不求多高的收入但求穩定吧。爸爸的事業算不上多大但也能保證我們家過得比較充裕,可一切在我13歲那年變了。那時我們家搬了家沒幾年,突然有一天一個女 人來到我們家對媽媽說道:我懷了你家男人的孩子,你們離婚吧。這對媽媽簡直是晴天霹靂,我還記得媽媽哭著拉著爸爸問:「你為什麼這麼做,我什麼地方讓你難 受。」爸爸沈默了,半天回答道:「她比你年輕。」媽媽被徹底擊倒了。離婚後我跟著媽媽一起生活,爸爸留下了一些錢和沒還完貸款的房子。那段時間媽媽真是一 蹶不振,可日子還得過,她還有我需要撫養,所以也慢慢恢復了平靜,可也只是短暫的平靜。

  由於機械行業發展過甚加上大量民營資本參與競爭,使得這個原來的香餑餑變得每日愈下,機械廠的效益大不如前,開始減員增效,領導考慮到媽媽一個人加上 我而且又是老職工才沒有讓媽媽下崗,但收入也大不如前,我和媽媽的日子開始拮据起來。雖然媽媽每天仍舊上班但回到家一個人會偷偷的嘆氣,這些我都看在眼 裡。

  一天媽媽下班回家給我講:現在的年輕人的想法真的是很奇怪啊!我連忙問:

  媽媽,怎麼了?「剛才下班我就一直覺得有人好像在跟著我,在樓道里一個年輕人突然走到我身邊問我:大姐,能不能麻煩你個事兒?媽媽問:」什麼事兒?

  「那個年輕人支支吾吾臉通紅的說到:」大姐,我覺得你的絲襪很好看,你看我給你100塊錢,你能不能,能不能脫下來賣給我?「媽媽一聽覺得特別奇 怪:」你要買我的絲襪?超市到處都有賣得,你直接去買就是了,我這雙都已經穿髒了,你拿去幹什麼,再說我也不會脫給你的。「年輕人還不放棄又說:」真的大 姐我就是覺得你這雙挺好看的,就想要你這雙,髒了沒關係,可以洗嘛。「可媽媽還是覺得這個年輕人的要求非常奇怪,仍然沒有答應,那年輕人見媽媽是鐵心不會 賣給他只得怏怏的走了。我看著媽媽腿上的淺咖啡色的絲襪,雖然的確很誘惑也覺得奇怪,因為不知道穿過的絲襪有什麼用處。

  那時的我們哪裡知道這世上還有原味絲襪這一說,後來想起眾多男孩一手捧著媽媽的原味絲襪,貪婪的吮吸著媽媽絲襪上濃烈的足味,這雙絲襪是從媽媽的肉腿 上脫下來的,這股味道就是中年熟婦散發的熟味。同時一邊將襪尖套上怒漲的肉棒,再深吸一口熟婦媽媽的原味絲襪,這味道是世上最好的偉哥,開始來回擼動,幻 想著媽媽的絲足正夾著自己的肉棒來回摩擦,從絲襪足尖經過多肉柔軟的足底一直到腳跟,一路上馬眼分泌的汁液流在了媽媽絲襪足底上,透過絲襪粘上了媽媽的熟 腳。彷彿媽媽真的在用她豐滿的絲襪熟腳滿足饑渴的男孩!啊,阿姨你的絲襪好滑,阿姨不要停,用你的腳繼續搓我的肉棒,我的小兄弟好喜歡阿姨的絲足,又軟又 硬的,對,我快受不了了,阿姨我要把精液全部射在你的絲襪肉足上。不一會兒男孩在抖動中射精了,炙熱的精液射透了媽媽薄薄的原味絲襪,幻想著自己的精液流 淌在媽媽的絲足上。後來每當我想起這個場面,媽媽的原味絲襪能帶給那些同齡的男孩無比的滿足時我的下體同樣的挺立起來。

  第三章

  媽媽每天還是穿著絲襪上班,回到家也不著急脫,我的眼睛就跟著媽媽的絲襪肉腿來回轉,對正在做飯的媽媽稱讚到:「媽媽,你的腿好漂亮哦,媽媽穿得那個 薄襪子真的好透明哦!」媽媽聽到笑到:「傻孩子,這個是絲襪,是專門給婦女穿的。」「哦,那我看到街上其它的阿姨也有穿絲襪的,但她們都沒有媽媽穿著好 看。」「媽媽都人老珠黃了還有什麼看頭,爸爸就是因為媽媽老了才不要媽媽了,等你長大了有了女朋友,到時候看都不會看媽媽一眼了。」「怎麼可能,媽媽才不 老,媽媽好漂亮的,我不要女朋友只要媽媽。」「哈哈,小鬼頭,現在嘴巴說得好聽,說了這話以後看你怎麼耍賴。」媽媽嘴上這麼說可心裡暖暖的,想到這世上還 是有男人欣賞我的,離婚給兒子的巨大傷害也只有自己彌補了,看來兒子最喜歡自己穿絲襪了,以後就儘量滿足兒子的這一小小願望吧,至少自己的絲襪能是兒子美 好的童年回憶,媽媽這樣想著。於是媽媽每天都儘量讓自己的絲襪肉腿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下,儘可能的展現自己的美麗,而這時的我每天看到如此香豔的場景對媽媽 的回報就是衷心的稱讚。可一個人的到來,從此讓我和媽媽都有了轉變。

  眼見日子越來越緊迫,媽媽心裡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但她竭力不在我面前表現出來。那是初夏的一天,我和媽媽正準備吃晚飯,這時門鈴響了,媽媽打開門一看 是廠裡原來的同事田莉。田莉比媽媽大幾歲在之前的減員增效中下崗了就自己出去做買賣了,具體做什麼買賣就不得而知了。媽媽見後忙說:「王姐,好久不見了, 快進來,小文快叫田阿姨。」我一聽忙說到:「田阿姨好。」田莉一笑聽後走進屋對我說「小文真乖,才一段時間不見都長高了。」我嘴裡應付著回應,眼睛卻忍不 住向田阿姨下半身看去。原來田莉身材比媽媽矮,又有點胖腿也是肉腿,不過還不算是上下一般粗的象腿還是比較勻稱有粗有細,不過比起媽媽的性感肉腿還是有不 小差距。可就算如此田阿姨居然穿的是超薄的黑絲,蹦在田阿姨的肉腿上透出了肉色,遠看如同深咖啡色的絲襪,而腳上蹬的是淺口黑色高跟鞋,這兩樣性感殺器穿 在田阿姨豐滿的下體上我想不看是不可能的,我心想田阿姨都四十好幾的人了怎麼還穿得這麼誘惑呢。

  田阿姨隨即在在沙發上坐下來,這一坐乖乖,原本就不長的短裙一下子往上滑了好大一截,黑絲大腿全露出來了,整條大腿和肉臀都根沙發貼在了一起,這一下 大腿的絲襪繃得更緊了,黑絲快變成肉絲了。除了媽媽的絲襪下體其它女人的絲襪肉體我還沒見過呢,我當時不知道這就是性衝動只知道死死的盯著田阿姨黑絲下體 看。好在田阿姨不知道我正盯著她的黑絲肉腿,也許把我當小孩子看也沒當回事兒所以毫無防備,又微微岔開了雙腿。這一下我直接看到田阿姨陰部了,田阿姨黑絲 包住的下體穿的是黑色的內褲,好像內褲很小緊緊的勒住了田阿姨的陰部,拉成了一條線深深埋入了她的肉縫。當然當時的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對女性生理構造一 竅不通,完全是原始的本能讓我忍不住悄悄窺視田阿姨的下體。

  不過我還發現田阿姨的這條絲襪跟媽媽平時穿的不太一樣,因為沒有那種較厚的襪襠只是順著襪腿中間有一道顏色更深的黑色豎條,看起來有說不出來的興奮, 後來才知道這就是超薄T襠褲襪,也成為了我的最愛。看到後心裡在想要是媽媽穿這種絲襪會是什麼樣子呢?是不是更漂亮呢?

  田阿姨坐好後寒暄了幾句就對我說道:「小文,我和你媽媽說會兒話,你要乖乖的,回你的房間做作業啊,待會兒田阿姨檢查,要是不聽話我就告訴你老師。」 媽媽聽了笑道:「小文你進去做作業吧,待會兒吃飯叫你。」我心思當時全在田阿姨的黑絲下體上,只想好好看個夠,但媽媽和田阿姨這麼一說也不好意思了只得 說:「好,那我進去了。」回到房間我偷偷的把門揭開一條縫,眼睛正對田阿姨的腿間,田阿姨見我進去了更是放鬆,索性把腿完全張開放鬆下來,這一下田阿姨的 包裹在超薄T襠黑絲裡的陰部更是一覽無餘,我死死的盯著心裡有說不出異樣的衝動。

  這時田阿姨說話了:「小陳,最近跟兒子過得怎麼樣?」媽媽回到:「還行,日子還得過嘛。」「你呀,真不容易,四十多歲離了婚一個人拉個孩子,我們這些 當姐姐的想到都不好受啊!」田阿姨一聲嘆息,媽媽連忙回應道:「田姐,你想到哪兒去了,你看我這不挺好的嘛,小文挺懂事的,我這個當媽媽的少抄不少心,真 沒你想得這麼難。」「你不用說這些,我知道廠裡現在效益不好吧,工資比不上從前了吧?」媽媽聽到不說話了,田阿姨見媽媽不說話說道:「你看,我就知道吧, 還說挺好的。」媽媽嘆了口氣,才說:「是啊,田姐可有什麼辦法呢?

  我又沒多少文憑,18歲進廠幹到現在,出去了真的什麼也不會,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吧。」田阿姨聽到說:「你啊,從進廠以後我一直把你當妹妹看,當時就覺 得你人老實、本分,現在幾十年了還是這樣,這麼好的女人不知道你家男人怎麼想的。」「田姐,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這輩子就這樣了,我想通了我認了,只 要小文過得好其它的我都不在乎。」「可你現在這個樣子怎麼讓小文過得好?」田阿姨反問道,媽媽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田阿姨看媽媽窘迫的樣子說:「小陳,我 今天來就是想拉妹妹一把,當姐姐的怎麼能看你這樣下去呢?你想不想幾乎不用費力輕輕鬆松每個月多兩千塊收入?」

  田阿姨說完媽媽吃了一驚忙問:「田姐,什麼事兒不費力就能掙錢,啊,田姐你不會讓我去幹那個吧!」田阿姨立馬打斷媽媽:「你想哪兒去了,我能讓妹妹去當小姐嗎,再說了當小姐怎麼會才這麼點兒錢。」媽媽聽到這才松了一口氣:

  「那就好,你說說什麼辦法。」我心想也許媽媽是看到田阿姨穿得如此性感才往那方面想的吧,剛才我聽到都以為是想讓媽媽當小姐。田阿姨頓了頓:「小陳, 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原味絲襪?」「原味絲襪?是什麼?」「哎,說白了就是穿過沒洗的絲襪。」「哦,這樣啊,可這跟掙錢有什麼關係?」「說你老實就不知道吧, 這段時間我從廠裡出去後發現了一條財路,現在社會上很多男人喜歡女人穿過的絲襪而且是沒洗的,還出錢來買呢。」田阿姨一說媽媽頓時頓悟了:「難怪,前段時 間我下班回家的時候一個小夥子跑過來跟我說想買我腿上穿的絲襪,我覺得奇怪就沒買給他,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你看,你都遇到過吧,所以說現在這個事情 一點都不奇怪。」「可絲襪是穿過的啊,多髒啊,他們拿來能幹什麼?

  送給女朋友?怎麼可能呢?」媽媽問道,田阿姨壓低了聲音回答道:「你真不知道拿來幹嘛?還能幹什麼,拿來聞、舔、自慰啊!」「呀!」媽媽驚呼道:「真 噁心,多髒啊!你是讓我把我穿過的絲襪賣給這些人,讓他們拿去自慰,想一想都覺得噁心,這我可不同意。」我聽到這兒不僅迷糊了,絲襪還可以拿來聞?自慰是 個什麼意思?這時田阿姨著急說道:「說你老實還真是,所以自己男人在外面有人了都不知道,你管這麼多幹嘛,又沒讓你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女人穿絲襪天經地 義,那些男人拿你絲襪去做這些事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又看不見聽不著,你哪裡犯法啦?」「可是,我覺得心裡彆扭。」「這有什麼好彆扭的,等於是別人給你花錢 買絲襪穿,你不是挺喜歡穿絲襪嘛?

  這下連洗絲襪的事兒都省啦,兩全其美嘛,我是看著妹妹的情分上才來找你的,有錢賺又不費事兒這樣的事哪裡找嘛。」媽媽有一絲猶豫了:「這能掙多少?」 「也不是很多,一般說來腿越漂亮,絲襪味道越大賣的錢越多,一般穿一兩天的絲襪賣六七十塊吧,如果有買家特別喜歡你的絲襪味道錢還會高些。也就是說穿的時 間越久,味道越大的絲襪越值錢。」「啊,這樣啊,現在的人居然喜歡臭襪子,可田姐,我我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哎,實話跟你說吧,你已經不是我第一個找的 人了,原來我們寇裡的那幾個李娟、王芳還有沈麗現在都在給我做這個呢,每天把穿過的絲襪給我,我其實也就是個中間商負責收購,然後再供給客戶。」媽媽不說 話了,我知道她在猶豫。

  「小陳真沒什麼,這才多大個事兒,你就是把每天穿的絲襪賣給我就這麼簡單,姐姐不會害你的,你看我現在穿的這雙黑色褲襪就是一個買家定得,要我穿兩天 給我一百五十塊收購,我這麼大把年紀了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就是穿個絲襪而已嘛,這麼老了還有男人惦記著是好事兒啊。」「那除了穿絲襪還需要做什麼 嗎?」「哎,簡單我告訴你,回頭我給你建個QQ,你家有照相機吧,你就把你穿的每雙絲襪的照片拍下來放在網上,那些買家看到會根據自己的喜好找我買的,或 者有買家需要你穿什麼絲襪你覺得可以就穿,不行就不答應,另外買家買的絲襪你要穿在身上照幾張相,表明是真正的原味絲襪不是假的,這樣別人相信了生意才會 好。」媽媽聽完不說話了沈默了一陣說:「田姐,你說的是真的吧。」「小陳,你再這麼說姐姐不高興了啊!」「好吧,那我先試試吧。」「呵呵,小陳別有思想包 袱,多掙錢又不犯法有什麼關係嘛,那你現在先把你身上這雙脫下來吧。」「現在這雙嗎?這雙穿了兩天今天準備洗呢!」「不是說了不用洗了嘛?脫下來我就帶走 了。」媽媽聽後站起來,把裙子提到腰間,雙手拉住襪口向下拉去,漸漸把這雙超薄咖啡色褲襪脫了下來,顯出白花花的熟肉,果真媽媽沒有絲襪的襯托似乎只是一 個普通的熟婦了。

  田阿姨拿到絲襪聞了聞:「味道不算很重,以後儘量把腳的味道弄重一點這樣絲襪味道才重會有好價錢,其實啊你這雙絲襪昨天就被我一個客戶盯上了,說是看 到一個腿型豐滿的中年婦女穿了一雙肉色絲襪結果仔細一看其實是咖啡色的,由於腿豐滿把絲襪蹦得顏色發淺了性感得要死,而且照了相問我能不能收到我一看久發 現是你所以就上門來找你收了,來這是一百塊錢你拿著,是這雙絲襪的錢,以後多買些絲襪啊,回頭我再跟你聯繫,走了啊!」說完田阿姨站起身向媽媽告別,媽媽 連忙喊我:「小文田阿姨走了,出來送送阿姨。」我一聽連忙裝作才從屋裡出來的樣子對田阿姨說:「田阿姨您慢走,下次再來。」說完不忘再盯盯田阿姨的黑絲肉 腿,田阿姨滿臉堆笑:「小文真乖,下次田阿姨好好獎勵你,小陳別送了走了啊。」「誒,田姐你慢走。」關上門,媽媽長出了一口氣對我說道:

  「來準備吃飯吧。」媽媽沒有意識到她們剛才的對話我都聽見了,而且我也注意到她腿上的超薄咖啡絲襪已經脫下來了,光著腳板在家裡走來走去,但媽媽沒有 發現我盯著她光腿異樣的眼光。吃飯的時候我問:「剛才田阿姨跟媽媽說了什麼?」「哦,沒什麼就是聊了聊家常問下近況,原來共事過這麼多年比較親嘛。」 「哦」看來媽媽並不想把她跟田阿姨的交易告訴我,這也很正常,她怕告訴我後以後我會怎麼看她,媽媽不敢冒這個險。可不久後我就發現了媽媽原味絲襪的吸引 力,可以說讓我無法自拔。

  第四章

  媽媽開始賣原味絲襪後這下天天都會穿絲襪了,家裡買了好多不同顏色的絲襪放在臥室,大部分都是超薄的褲襪。就算是不穿裙子,媽媽也會在褲子裡穿上絲襪 再出門上班。我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所以也沒有問媽媽為什麼這麼奇怪,這就成了我們兩的秘密。可我仍舊會誇穿著絲襪的媽媽漂亮,媽媽聽後也很高興。

  為了絲襪的味道重一些,媽媽儘可能的穿著絲襪,從早上起床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穿絲襪,出門上班直到回家,晚上要到睡覺洗澡前才脫下來,拿塑膠袋密封 好,睡覺前準備好第二天穿的絲襪。如果有客戶提出想讓媽媽穿的絲襪味道再大一些,媽媽會將同一雙絲襪穿兩天。媽媽已經習慣了將穿過的原味絲襪源源不斷的提 供給眾多饑渴的男孩。媽媽一般都是在網上與客戶聯繫,客戶會提出喜歡什麼樣的絲襪,穿多久等等要求,只要不是太變態的要求媽媽都會答應。我是怎麼知道這些 的?因為我在媽媽不在的時候會偷偷流覽她的聊天記錄。

  媽媽的網名是田阿姨取的,誘惑味道十足名叫:熟婦萍姨的原味絲襪。我翻看了一下,找媽媽買絲襪的人絡繹不絕,而且看樣子絕大部分是年輕人,那時我不懂 什麼是熟女誘惑,只是傻傻的認為是因為媽媽腿漂亮吧。而且至於他們買去幹什麼我更是抓破腦袋也想不出。現在想起媽媽這種熟女肯定是年輕人喜歡。

  比如有網友問:萍姨,你有沒有短絲襪賣?媽媽回答:沒有,由於大部分客戶都喜歡褲襪所以我現在天天都穿褲襪了,沒穿短絲襪。

  a網友:萍姨,你有多大年紀了,四十嗎?

  媽媽:43了,覺得阿姨太老了嗎,其它有年輕女孩的絲襪賣。

  a網友:不不,我就是覺得阿姨年紀正好,最喜歡熟女的絲襪了,聞著阿姨絲襪的味道就像媽媽的腳的味道。

  媽媽:呵呵,謝謝支持,這次喜歡什麼樣的絲襪,阿姨給你穿。

  b網友:阿姨,你的內褲能賣給我嗎?

  媽媽:內褲不賣,只賣原味絲襪。

  ……

  每天媽媽都會被問到諸如此類的問題,媽媽也漸漸覺得似乎賣原味絲襪給那些男孩其實沒有什麼關係。想起那些男孩年紀應該比小文大不了多少,確在飽受青春 期思春之苦,心中的浴火無處發洩,而自己的絲襪確是他們用以自慰最好的工具。想到那一雙雙絲襪從自己的下體上脫下來後被他們套在年輕而堅挺的肉棒上,直到 火熱的精液射出浸滿那薄薄的絲襪,自己的腳與那些男孩的肉棒間只隔了一層絲襪,媽媽頓時臉紅了。媽媽想到這,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絲足,心說:

  「陳萍啊陳萍,原來你還是有很大魅力的,除了小文,那麼多的男孩腦裡都想著你的肉體,享受著你的絲襪,證明你可以帶給男人們巨大的滿足。」這想法一出 現,媽媽內心突地一哆嗦,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表明媽媽的思想開始轉變了,原來是為了賺錢從事原味絲襪的行當現在媽媽開始有一點享受了。

  媽媽做了一個決定,她賣的每雙原味絲襪都會配上自己穿著這雙絲襪的照片。

  我偷偷的看過這些照片。每張照片媽媽都只照了她的下半身,開始的照片媽媽還比較保守,穿著短裙以坐姿、站姿、翹腿、蹲下各照幾張,後來媽媽尺度越來越 大了,裙子越來越短,甚至最性感的照片索性不穿裙子了,下半身只著蕾絲內褲裹上超薄褲襪有黑色、肉色、咖啡色、灰色等,再蹬上黑色淺口細高跟鞋,竭力展現 著自己豐滿無比的肉腿。媽媽躺在床上,腿彎曲著讓大腿和小腿疊在一起,從側面看這讓本來就很豐滿的肉腿更顯誘惑,彷彿那一片熟肉被絲襪緊緊勒住,有的照片 媽媽腳尖勾住高跟鞋,腿微曲把絲襪足底暴露出來,媽媽畢竟上了年紀足底不再是年輕女孩那種嫩足光滑紅潤,相反由於常年與高跟鞋底的摩擦,媽媽的足底皮膚比 較老,腳一彎曲腳皮就呈現出淡淡的波浪起伏,這種腳就叫熟腳,光腳的確是無法與小姑娘比,但套上絲襪,絲襪緊緊貼在腳底,誘惑至極。

  媽媽現在的絲襪不僅超薄而且大部分是T襠的。為什麼要穿T襠絲襪,因為襪襠是透明的,所以媽媽同樣豐滿的肉臀也包在了薄薄的絲襪裡不僅是腿臀部也展現 出來了,媽媽背對著鏡頭,豐滿的大腿上是同樣肉感的雙臀,薄薄的褲襪包住肉感的下體盡顯淫靡。沒人能抵擋住如此肉慾的媽媽。年輕的女孩不可能擁有如此丰韻 的軀體,這就是熟女誘惑。無數的男孩盯著媽媽的絲襪下體,手中的這雙絲襪正是照片中那位熟婦腿上的那雙,想著這雙絲襪才剛剛從如此丰韻的軀體上脫下,男孩 光是想著都受不了,肉棒套上絲襪彷彿自己的肉棒正在與媽媽的絲襪下體親密摩擦,從絲足到小腿再到大腿然後來到了肉臀,哦,阿姨的下體好柔軟,小兄弟好舒 服,我要在阿姨絲襪上面蹭個夠,不一會兒男孩盯著媽媽的照片射得一塌糊塗。

  可以肯定的是每位買過媽媽原味絲襪的人都做過同樣的事,就是看著媽媽的絲襪圖片,一邊聞著原味絲襪一邊瘋狂的擼管,最後射到絲襪裡。媽媽也知道那些買 她絲襪的人會這樣幹,她覺得很滿足,她竭盡所能的展現自己丰韻的肉體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滿足眾人的慾望。這讓她覺得自己很有魅力也很有成就感。於是媽媽的生 意越來越好,很快原味絲襪出現了供不應求的情況,而媽媽是個老實人不會用沒穿過的絲襪冒充原味,所以在網上的口碑也不錯。

  這天媽媽接到了田阿姨的電話,「小陳啊,最近看到你在網上很火嘛,買你的絲襪還送照片,你把那些小年輕可害慘了哦,虧得你身材這麼好,哪個不把精華貢 獻給你?」媽媽聽後忙說:「陳姐怎麼這麼說啊,我只是穿上絲襪比較好看而已嘛,再說我只是覺得用這種方式滿足一下那些小孩子沒有關係,我四十幾歲了還能這 麼吸引年輕人的目光我覺得挺有成就感的,再說了又不是真的去做什麼。」「難得你這麼想,那就對了。好了其它的不說了,我問你有一個大單想不想做?」「大單 什麼意思?」媽媽問。「是這樣的,我有個客戶看到你的照片喜歡得不得了,想要你的原味絲襪。」媽媽聽後回答道:「這沒什麼啊,我賣給他就是,他要很多雙 嗎?」「不,他只要一雙。」「一雙怎麼叫大單?給多少錢?」田阿姨頓了頓:「一千!」,「一千!」媽媽吃了一驚「花這麼多錢才買一雙,太誇張了吧。」「別 急我話還沒說完呢,當然沒有這麼簡單,人家有要求的。」「什麼要求?」媽媽問,田阿姨又緩了緩然後說道:「客戶要求是T襠肉色超薄絲襪,但是你要連續穿一 週。」「連續穿一週?現在這麼熱,那絲襪不知道會被穿成什麼味兒」,「不是給你說過嗎,絲襪味道越重越好,人家就喜歡這口。」媽媽聽後說「連續穿一週我覺 得還行吧,我覺得可以做,」「人家還有個要求呢,關鍵是這一週你不能洗腳,可以洗澡但洗澡時不能把腳弄濕了,客戶擔心你一洗,腳就沒有味兒了!」「啊!」 媽媽長長的驚嘆一聲,雖然媽媽不是汗腳但夏天連續一週不洗腳,那腳不都臭死了。「這,這有點過份了吧!」媽媽回答道,「哎,我也這麼覺得,可客戶堅持要這 樣,說是最喜歡熟女的腳味兒了,還說到時候滿意還可以另外加錢,最好睡覺的時候都不要脫。」媽媽聽後雖然心裡有點排斥,但畢竟價錢誘人不免動搖了,於是說 道:「田姐,我答應了,可說好最多一週不洗腳啊,再長就不行啦。」「對,最長就一週不會再為難你的,那就從今天開始啊,一週後交貨。」掛了電話媽媽來到臥 室,選了一雙咖啡色的T襠褲襪,雖然客戶要求是肉色的,但媽媽擔心肉色的絲襪穿到後面幾天因為顏色淺會顯得很髒,所以選了咖啡色,再說咖啡色穿在自己腿上 看起來和深肉色差不多。媽媽脫下身上的這雙淺灰色絲襪換上了這雙咖啡色絲襪。

  第一天媽媽就遇到了難題,洗澡怎麼能不濕腳。媽媽想了半天只有拿了兩根小板凳進到浴室然後坐在其中一根上面,脫下絲襪,把腳擡到另一根板凳上,手拿著 噴頭洗澡,保證水不淋到腳。洗好後擦乾身體再把絲襪穿上,走出浴室。我看到媽媽洗完澡還穿著絲襪很奇怪的問:「媽媽怎麼還穿著絲襪啊?」媽媽緊張的笑笑 說:「小文不是最喜歡媽媽這雙絲襪了嗎,媽媽穿給你看啊!」「是這樣啊,那謝謝媽媽。」我雖然嘴裡這樣說但覺得肯定不是媽媽說得那樣。由於這雙絲襪是田阿 姨電話預定的,所以我偷偷查看媽媽的聊天記錄也沒有發現,心裡隱隱不安。一連5天媽媽都穿著這雙絲襪,我看到絲襪足底已經變色了,絲襪前端明顯的被穿成了 足型,腳底微微發黑,腳尖5個黑色的腳趾印清晰可見,媽媽似乎也知道這雙絲襪很髒了,所以她儘可能不讓我看她的絲襪腳,可我的眼睛本來就整天盯著媽媽的絲 襪腿看怎麼會沒發現呢?心想:奇怪,這雙絲襪都這麼髒了,媽媽為什麼不換呢?我又偷偷的流覽了媽媽的聊天記錄終於有了點發現。

  網友:阿姨,你的絲襪一般穿幾天換一雙啊?

  媽媽:一般穿一天,買絲襪的人多一天穿一雙都不夠賣,我不會拿假的原味絲襪騙你們,都是我自己穿的,再多穿幾天,能賣的絲襪不是更少了。

  網友:阿姨,我出三倍的價錢你穿兩天再把絲襪賣給我吧。

  媽媽:為什麼?

  網友:這樣絲襪才夠味兒啊。

  媽媽:你們怎麼都喜歡味道重的絲襪,真不知道那個臭襪子有什麼好聞的,不過好吧。

  幾天後

  網友:阿姨,你穿了兩天的絲襪果真不一樣啊!

  媽媽:怎麼不一樣?

  網友:這味兒可真夠勁兒啊,聞起來味道真濃,散發著熟女味兒,買得真值。

  媽媽:呵呵,你喜歡就好。

  關上電腦我大概明白了,也許媽媽不換絲襪的原因就在這兒,就是為了讓絲襪的味道更濃。可網友們說的味道到底是什麼味兒呢?我暗暗的好奇,平時我對媽媽 的絲襪雖然很喜歡看,可真沒想過去聞,更不知道聞上去什麼感覺。但我默默的想應該很好聞,不然這麼多人不會買媽媽的絲襪,怎麼才能聞到媽媽這雙絲襪的味道 呢?我靈機一動想了一個辦法。

  晚上吃完飯媽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從衛生間打了盆熱水端到客廳,媽媽見到就問:「小文,你端熱水幹什麼?」我說:「媽媽,我看你這段時間這麼辛苦, 覺得要為媽媽做點什麼,於是我想我幫媽媽洗個腳吧。」媽媽一聽頓時有點慌了,她知道自己的腳是什麼味道也知道現在不能洗腳,連忙說:「小文好乖啊,知道心 疼媽媽了,媽媽好高興,可媽媽的腳多髒啊,不用小文洗,小文聞到媽媽的臭腳就不會喜歡媽媽了,小文的心意媽媽領了,啊乖,聽媽媽話,媽媽一會兒自己洗。」 我一聽,知道媽媽果真是有鬼,忙回到:「媽媽的腳才不髒,小文最喜歡媽媽的腳了,以前媽媽幫我洗腳都不嫌髒,我怎麼會嫌媽媽腳髒呢!」說完坐在媽媽腳邊, 手就伸向媽媽的絲足,要把媽媽的絲襪熟腳抓在手裡。媽媽一下慌了,她知道自己已經5天沒洗腳,現在腳味道肯定重的很,哪裡敢讓我幫她洗腳,連忙把腳往後 縮。我知道媽媽會躲,早有準備,比媽媽動作更快,一下把媽媽腳抓住了。媽媽見我抓住她的腳急了:「小文乖啊,媽媽知道你心疼媽媽,媽媽今天不用你洗,媽媽 的腳臭死了,小文千萬別聞啊!」媽媽不想讓我聞她的腳,但我把媽媽腳抓在手裡的時候就明白了,由於這雙絲襪穿得太久加上媽媽幾天沒洗腳,這雙絲襪摸在手裡 似乎黏糊糊的,像絲襪已經黏在了媽媽的腳上,由於絲襪被媽媽的腳汗浸透了,所以摸起來反而更加光滑了,黑色的絲襪足底已經有點發硬了,不過仍然緊緊貼在媽 媽的腳底,媽媽腳上幾天的汗水層層浸濕了薄薄的絲襪,絲襪和媽媽的熟腳彷彿已經連為一體,粘粘的又滑滑的而且還很透明,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觀察媽媽的絲足 我內心有說不出的激動。媽媽的老皮、血管、性感的腳趾頭都透過薄如蟬翼的絲襪透出來,比沒穿絲襪更加誘人,雖然絲襪已經穿了幾天足部顏色變深了,但在我看 來確更加性感。這是我的視覺感受,我聞到的味道讓我更加無法克制。

  抓到媽媽絲襪腳的一瞬間我就聞到了,一股難以形容的濃烈的味道直衝入鼻,是腳臭嗎?不是,聞起來十分濃鬱。我開始以為就是媽媽的腳味兒,可越聞越讓我 不可自拔,媽媽強烈的足味刺激著我的神經,我覺得從來沒有聞過如此濃鬱的味道,後來才知道這就是熟女特有的足味。腳部神經密佈,是女人的一大敏感區域,而 且腳汗中含有大量的荷爾蒙,男人問到濃烈的腳味等於是吸入了大量的荷爾蒙,可以極大刺激性趣,當然這些我是後來才知道的。但當時的我受到媽媽絲襪腳淫靡的 視覺和濃烈的熟婦足味的雙重刺激,內心劇烈跳動起來。我明白了為什麼這麼多人買媽媽的原味絲襪了,原來就是為了聞這股濃鬱的足味,而且明顯穿得越久的絲襪 味道越濃。我開始後悔這麼久都沒發現這個秘密,以前看到媽媽脫下來的絲襪都沒有聞過,只知道媽媽穿著絲襪的下體非常漂亮,可不知道聞起來也這麼令人興奮。 我忍不住了,貪婪的吮吸著這股媽媽絲足散發出的濃烈的熟婦足味。我看著媽媽包裹在絲襪裡的熟腳,那黑色的足底、足尖真是性感的代名詞,因為那股致命的味道 正是從這絲襪裡透出來的,媽媽的腳趾微微捲曲又放鬆,絲襪也隨之繃緊鬆開,絲襪上的褶皺也透露著性感,突然一個想法冒了出來:我要把媽媽的絲足放在嘴裡, 我想吮吸媽媽的絲足腳尖,一定非常可口。可隨即我清醒過來,這麼變態不能這麼做,哪裡知道這是戀足的情愫在我心裡悄悄萌了芽。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媽媽的絲足,同時貪婪吮吸著媽媽的足味,一時不知所以呆住了,想著以後媽媽可以源源不斷的給我提供如此味道濃鬱的原味絲襪,真是幸福 無比。媽媽以為我是被她的腳臭到了忙說:「小文,媽媽的腳是不是好臭,叫你不要聞得嘛,你看都不說話了,是不是被噁心到了,對不起小文,是媽媽不好,媽媽 不該這樣的,你想讓媽媽怎麼樣,媽媽都答應你,小文你說話啊!」媽媽急得都要哭了,加大力度想把腳從我手裡掙脫出去。我這才從陶醉中醒過來,一下死死抓住 媽媽的腳說到:「媽媽,我給你做腳部按摩吧,」「不,媽媽的腳髒」,「媽媽沒關係你是我最親的人,怎麼可能嫌媽媽腳髒。」說著我一邊聞著媽媽的腳味,一邊 手上用力給媽媽按摩起來。媽媽的腳是柔軟的可腳底的皮膚有點硬,因為媽媽喜歡穿高跟鞋,腳底肯定摩擦得厲害,可這些我都不在乎,只要能握住媽媽的腳盡情的 享用這美妙的絲足就夠了。於是我慢慢的摸,想與媽媽的絲足親密接觸的時間久一點。腳本來就是女人的敏感地帶,媽媽的腳被我一按毫無反抗之力,身子癱軟下去 任我擺佈,索性閉上眼睛慢慢享受,不知不覺自己的下體燥熱起來,本來媽媽就是40如虎的年紀,離婚後長久都沒有性生活,敏感部位被我一按自然春心蕩漾起 來。可是也只有忍住,媽媽出氣的聲音變厚重了,突然媽媽的腳一抓緊說道:「小文,按得媽媽好舒服,好了不用再按了,你也累了歇歇吧。」可我哪裡想鬆手還想 著要把媽媽的腳聞個夠呢,忙說:「媽媽是不是我按得太用力了,把媽媽按疼了,這次我輕點兒。」媽媽心想哪裡是疼,分明是自己心裡的性慾被挑逗起來了,可怎 麼能讓兒子知道只得說:「小文,真不是疼,媽媽很舒服,今天你累了以後有機會還讓小文給媽媽做腳底按摩。」我一聽開心極了,心想以後可以經常吻媽媽的腳 啦,不免說漏了嘴:「真的,媽媽太好了,我最喜歡媽媽穿絲襪的腳了,媽媽的腳好看又好聞。」「什麼?」媽媽聽到驚呆了,「你說媽媽的腳好聞?好啊,你現在 你會騙媽媽了,還說不臭好聞,我都聞到了,媽媽幾天沒,怎麼會好聞呢?」「媽媽你的腳真的不臭,」我看著媽媽的眼睛說道「而且我覺得這味道是我這輩子聞到 過的最好聞的味道。」媽媽聽後呆住了,可很快她反應過來,那些男人爭著買她的原味絲襪,還提出一週不洗腳這樣的變態要求不就是為了聞這股味道嗎?自己聞起 來是腳臭,可他們聞起來卻是令人興奮無比。自己的兒子也是男人,同樣也會對自己的足味著迷,這也很正常。於是媽媽開口問道:「小文,媽媽的腳真的這麼好聞 嗎?」「嗯,真的,媽媽,我以後真想能一直聞。」媽媽聽到後心裡想著,自己虧欠兒子的實在太多,不能給他什麼,要是兒子喜歡這味道這樣簡單的要求都不能滿 足,當媽媽的心裡真不好受,那以後就讓他聞好了,兒子喜歡聞媽媽的腳,以後就讓他聞個夠,只要他記得媽媽的好,這一切都沒有什麼。媽媽想好後說:「小文, 以後你想聞媽媽的腳的話就聞好了,不用編什麼幫媽媽做腳底按摩的話來騙媽媽,還有只能聞媽媽的腳不能聞其它女孩子的腳哦,不然會被別人說成是壞孩子的,以 後你放學回來,乖乖做完作業媽媽就讓你聞。」我一聽激動不已:「真的,媽媽,歐我的好媽媽,世上只有媽媽好,」我歡呼起來,媽媽看我如此高興也笑了:「當 然是真的,誰叫媽媽只有你這一個寶貝呢,你想要什麼媽媽還不給你?」「媽媽以後我每天給你做按摩吧,不是為了我聞媽媽的腳,是真想幫媽媽按摩,媽媽每天那 麼辛苦,我想為媽媽做點事嘛。」媽媽聽到會心的笑了:「好,我的小乖乖長大了,會關心媽媽了,以後你幫媽媽按摩,媽媽就給你玩媽媽的絲襪腳。」「嗯」我用 力的點了點頭。

  晚上睡在床上我還沈浸在歡快中,其實有件事我對媽媽撒謊了,我幫媽媽做腳底按摩時,媽媽的絲足放在我腿上,前腳掌壓著我的小腹,腳跟感覺剛剛抵在了我 的小兄弟根上,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油然而生,感覺自己的下面好脹好脹,心跳也加速起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沒有告訴媽媽,但我知道那種感覺真 「爽」。我沒有意識到,那就是我要勃起的前奏,那種奇妙的感覺就是性快感,我還不知道的是,剛才我在給媽媽按摩時,媽媽的下面已經濕潤了。

  第五章

  接下來的兩天媽媽依舊穿著那雙味道超重的咖啡色絲襪,我一下課就立即飛奔回家。到家後媽媽正在做飯,我怏怏的進屋做作業,腦子裡想的卻都是媽媽濃烈的 絲襪熟腳。做完作業出了屋我見媽媽正半躺在沙發上等我吃飯,那肉感十足的絲襪下體幾乎暴露無餘,咖啡色絲襪在媽媽腿上果真就如同肉色絲襪,整條腿閃現著肉 色的光澤。我上下打量著媽媽的熟肉,當然媽媽的絲襪下體誘人我是知道的,讓我看媽媽一整天都行,可現在最吸引我的還是那一對味道濃烈的絲襪熟足。我忍不住 要把媽媽的絲足包在懷裡細細享受了。我連忙坐到媽媽腳旁說:

  「媽媽,累了吧,我來幫你按腳吧。」說著就把媽媽的絲襪腳放在了我的褲襠上,媽媽的絲襪熟足一接觸到我的小兄弟,果真那種感覺又來了,雖然隔著褲子但那種感覺卻十分清晰,刺刺的麻麻的說不上舒服但感覺很刺激、強烈,無法形容。

  但我知道我喜歡這種感覺。媽媽絲襪腳今天的味道更濃了不用靠近就已經聞到,空氣中瀰漫著媽媽那一對熟足透過絲襪傳出的熟婦足味,只能用淫靡來形容。我 抓住媽媽的絲襪腳,下體也有意識的開始向上微微頂動想讓小兄弟與媽媽的絲襪熟腳多一些接觸。可似乎那種感覺並不隨著我的動作而更加強烈,一直保持著同樣的 觸感。後來我才明白當時的那種感覺就是早期的性快感,但並不是因為我的小兄弟與媽媽腳的接觸摩擦產生的,而是因為我聞到媽媽熟腳散發出的強烈的荷爾蒙刺激 後,加上對媽媽絲襪肉體的喜愛由此在心裡產生了模擬性快感,這種快感與真正的性快感不一樣,並不是因為性器官的摩擦而產生的快感,這種快感是性器未完全開 發的小孩子才有的,但我的第一次真正的性高潮在不久後也到來了,但並不是我迷戀的媽媽的絲襪腳給我的,具體是怎樣得到的後文會敘述,這裡暫且不表。

  總之當時的我就抓著媽媽的絲襪腳貪婪的吮吸那致命的淫靡熟味,同時感受著未成熟的性快感。媽媽看我猴急的樣子不免好笑:「媽媽腳真有真麼好聞嗎,看把 你急的,作業沒做好可不許聞啊!」「媽媽的腳真的很好聞嘛,作業做好了我才來聞的。」「好了,好了先吃飯,吃了飯媽媽看電視的時候慢慢給你聞,看你那激動 的樣子,生怕媽媽跑了就再也聞不到似的,」聽到媽媽這麼說我臉紅了,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媽媽的絲襪腳。媽媽收回腳,站起來說:「走吃飯,放心吃了飯媽媽讓 你聞個夠啊!」我這才站起身準備吃飯。吃飯的時候還不忘偷瞄媽媽的絲襪腳,媽媽看到了就笑,說到:「專心吃飯,不然媽媽不讓你聞了,媽媽又不會跑,這麼一 會兒都忍不住。」媽媽那裡知道她那肉感的絲襪下體對我巨大的吸引力,不僅對我,可以說無人能克制住。但這樣性感的媽媽是屬於我的,我心裡暗暗的得意。吃完 飯,我和媽媽收拾完,媽媽終於坐在了沙發上,看著我滿是期待的眼神把絲襪腳放在了我的腿上:「好了,小鬼頭這下滿意了吧,不過先說好媽媽這雙絲襪穿了好幾 天了已經很髒了,待會兒摸了媽媽的腳後必須先洗手,然後才能去拿其它東西啊!」媽媽還是認為自己的腳髒,哪裡知道那味道對我而言如同毒藥。我也不管這麼多 了,滿口答應,開始盡情的享受媽媽的絲襪腳。

  第二天,就是穿著這雙絲襪的第七天,媽媽很開心終於可以交貨了。媽媽給田阿姨打電話:「田姐,絲襪已經穿好了,穿了整整七天啊,我今晚上可以洗腳了 吧!」田阿姨回到:「小陳,客戶說了這絲襪要你當面交貨,交貨時拿錢給你。」「啊,當面交貨啊,這不太好吧。」「有什麼不好的,當面交貨,客戶才能根據你 這雙絲襪的味道給錢啊,客戶說了味道好的話還可以加錢,再說了這人是我的大客戶,絲襪給的價錢都很高,要是他喜歡你的絲襪,以後你賣原味絲襪的收入可以翻 倍啊!」媽媽聽到田阿姨這麼一說也不免心動了說道:「好吧,在什麼地方交貨?」「XX賓館603房間,記得穿得性感點啊」媽媽聽到是在賓館交貨有點不安, 轉念一想也對,不然在大街上脫絲襪啊。於是穿著這雙已經穿了7天的咖啡色絲襪踩著黑色高跟鞋套上短裙出門了。

  我回到家見媽媽不在家,不免失望給媽媽打電話問:「媽媽你在哪兒啊?」媽媽剛到賓館正準備上樓接到我的電話說:「媽媽出去辦點事兒,你自己吃晚飯啊, 乖乖把作業做好媽媽回來獎勵你。」我聽到媽媽這樣說心裡暗暗高興。媽媽來到603門前,遲疑了一下還是按下了門鈴。不一會兒門開了,一個年輕男人開了門, 看到媽媽微微一笑說:「大姐來啦,果真漂亮,請進。」說著讓開身子,媽媽見狀走進屋內。男人看見了媽媽穿著絲襪高跟短裙的下半身似乎很滿意,果真是個肉感 的絲襪熟婦啊,褲襠頓時有了反應。媽媽走進屋,感到有些不自然,只想脫了絲襪趕快走,於是說:「我現在可以把絲襪脫給你了吧。」男人聽後一擺手說:「大姐 別急嘛,你先坐,我先看看這雙絲襪,聽田姨說大姐真的一週沒洗腳,真是辛苦大姐了。」媽媽坐下後,裙子不自覺的拉高了,豐滿的絲襪大腿幾乎暴露無餘,咖啡 色絲襪蹦在媽媽大腿上顯得十分透明,肉感十足,男人看到後暗暗的吞口水心想:好一個絲襪熟婦,就是比小MM穿絲襪性感多了,那絲襪大腿摸起來一定好爽,真 想脫了褲子騎到這熟婦的絲襪肉腿上,讓肉棒好好享受。

  男人腦中已經開始浮現脫光褲子騎在媽媽絲襪肉腿上,把堅挺的肉棒插入媽媽柔軟多肉的腿縫中抽插的畫面了。於是男人也面對著媽媽坐下說:「大姐你把鞋脫 了吧,我先聞聞味兒,聞聞看該給大姐多少錢。」媽媽聽後脫下了高跟鞋,把她覺得奇臭無比的絲襪腳露出來,把腳向上擡了擡說:「咯,你聞聞吧,一週都沒洗腳 真臭死了。」

  男人死死盯著媽媽的絲襪熟足,看到足底的絲襪順著腳掌的形狀已經被穿成了深深的棕肉色幾乎發黑了,腳尖5個腳趾印也是幾乎是黑色的,腳掌絲襪其餘部分 就算沒發黑也已經變成了泛黃的深肉色。果真一週沒洗腳,穿了一週啊!男人心裡激動起來,他把媽媽的絲襪腳抓住了,一用力直接把媽媽的絲襪熟腳拉到了自己胸 前。媽媽沒想到男人會這樣,但覺得對方是大買家也不好過於反抗,再說自己也是一把歲數了肯定不能像小姑娘那樣扭扭捏捏的,只要不太過分就算了吧!男人見媽 媽沒有太大反應,開始貪婪的吸氣,品嚐媽媽的熟腳散發出來的濃烈的熟婦足味。那股味道直衝入男人的鼻腔,好濃烈好醇厚,這種味道從來沒有在年輕女人的腳上 聞到過,只有熟婦才有。男人饑渴的吮吸著這股熟味,心裡暗想:真是一雙淫蕩的絲襪熟腳啊,真想含進嘴裡品嚐一下。於是男人對媽媽說道:

  「大姐絲襪腳的味道好棒,我買過很多原味絲襪就大姐腳的味道最濃鬱。」媽媽聽後也有一點得意說:「本來就是按照客戶您的要求來穿的,味道當然重了,我 脫下來給你吧。」「不不,大姐別急,我再聞聞,大姐我這兒還有一千塊錢,大姐可以隨時拿走,只要讓我再品嚐一下你的腳。」男人說完看著媽媽,媽媽被男人的 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但自己的腳還在他手裡抓著呢,只能任他擺佈,於是說:「那你快點吧,我兒子還在家等我呢。」

  男人一聽頓時激動了抓起媽媽的絲襪腳就往嘴裡送。媽媽驚呆了,原來男人說的品嚐是這個意思,想起自己一週沒洗腳再加上絲襪也穿了一週,簡直髒得不可理 喻,這男人居然把自己的腳往嘴裡送。可答應了人家,媽媽只得壓制住內心的噁心,伸著腳配合著男人,想讓他趕緊添完,自己拿錢走人。男人含著媽媽的絲襪足 尖,舌尖拚命往媽媽的腳趾縫中頂,雖然隔著絲襪但媽媽感到自己的腳趾頭被男人的舌頭玩弄著,舌頭一遍一遍劃過自己的每個腳趾,口腔不停的吮吸著腳掌。媽媽 濃烈的足味通過男人的口腔與鼻腔極大刺激著男人高漲的性慾。男人感到媽媽左腳尖的足味已經被舔淡了又換過媽媽的右腳繼續剛才的動作。媽媽左腳前腳掌已經完 全被男人的唾液浸濕了,絲襪彷彿完全透明了。男人動作依然興奮,突然男人站起身把媽媽的絲襪腿往前一推,讓媽媽身體成了L型,然後把媽媽雙腳併攏,男人的 臉就緊緊貼在媽媽的腳掌裡,一邊貪婪吮吸媽媽的足味,一邊張著嘴把媽媽的絲襪腳掌舔在嘴裡。媽媽雖然覺得噁心,但不得不承認男人力度剛好不重不輕,其實自 己還是有一絲享受的。所以媽媽雖然被男人的動作嚇了一跳可並沒有激烈反抗。媽媽還沒意識到男人把自己的絲襪腿拉起來後,裙子已經完全被拉到了腰間,也就是 說:媽媽整個裹著絲襪的下體暴露得一覽無餘,那豐滿的大腿根部,媽媽的陰部與男人炙熱的目光只隔了一層薄薄的絲襪,男人已經完全看到媽媽裹在超薄絲襪裡肉 感的熟婦下體了。

  本來就吸入了大量媽媽熟足散發出的強烈荷爾蒙,再看到如此性感淫靡的身體後,男人徹底控制不住了。他左手擡住媽媽的絲襪腳背,右手向下死死抱住媽媽肉 感的絲襪大腿,「啊,終於摸到這個熟婦的絲襪大腿啦,真的好有肉感,配上絲襪果真是極品又軟又滑。」媽媽也感到了男人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上下揉搓,貪婪的 享受著自己肉感的大腿。媽媽著急了忙說:「停下,行了,你聞夠了吧,快鬆手。」說著拚命想放下自己的雙腿。可男人已經失控了哪裡能讓到手的熟肉輕易離開, 死死抱住媽媽的肉腿。媽媽見自己根本拗不過男人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只能喊著:「不行,這樣不行,你快鬆手啊!」可讓媽媽更絕望的事情發生了。此刻男人褲 襠緊緊貼在媽媽肉感的大腿後側,一前一後的開始用力頂動了。

  雖然男人沒脫褲子,但媽媽已經感到了男人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了,死死的頂在自己柔軟的絲襪大腿上。男人突然調整了一下位置,居然把陰莖剛好頂在媽媽大 腿內側的腿縫上開始抽插起來。媽媽都快急瘋了,除了左右竭力擺動雙腿,試圖擺脫男人的控制別無他法,可男人的力氣遠遠大於自己根本無法擺脫。

  男人抽動幾下後感到還穿著褲子實在是不舒服,於是一隻手抱住媽媽的雙腿,另一隻手開始脫褲子。男人力氣一小,媽媽一下脫開了男人的控制,可男人反應也 快,一下死死抓住了媽媽的右腳,手裡的動作不停,幾下就脫下了外褲。媽媽拚命踢腿想把自己的右腳也掙脫出來,這時男人說話了:「大姐,對不起你太性感了, 我控制不了了,大姐我不會讓你怎麼樣的,我不會碰你下面了,我只想用大姐的絲襪腳給我解決一下,真的只用腳就行了,大姐你要多少錢都行。」媽媽一聽,這男 人居然要用自己的絲襪腳來滿足自己,想到男人的精液射到自己的腳上,媽媽覺得一陣噁心,於是加大動作拚命掙脫說:「不行,我只賣絲襪,其它的不管,要解決 我把絲襪脫給你,你自己拿絲襪解決,剛才已經讓你得手了,你也太得寸進尺了。」可男人那裡聽得進去,左手死死抓住媽媽的絲襪右腳,右手把自己暴怒的陰莖掏 了出來,媽媽見到後慌了,開始拚命踢腳,可男人根本不鬆動。

  男人已經不需要媽媽配合了,只要有媽媽的一隻絲襪熟腳就夠了。男人握著陰莖,龜頭頂上了手中媽媽的絲襪足底。

  噢,終於讓陰莖操到這絲襪熟婦的淫腳了!

  絲襪穿得太久,足底已經發硬了,這反而讓絲襪變得更加光滑,加上絲襪上還有剛剛的唾液,可以說是又濕又滑。媽媽的熟腳還有一點使得男人的陰莖摩擦起來 更加爽。由於媽媽上了年紀,所以媽媽的腳底並不光滑,腳肉堆積了成一道道起伏。使男人的龜頭在媽媽的腳底從上到下摩擦快感倍增。

  啊!熟婦的絲襪腳操起來就是爽啊。

  男人受不了了,把龜頭頂在媽媽腳底肉最多,起伏也最明顯的足弓處快速摩擦起來。此處的絲襪已經被馬眼分泌的液體徹底打濕了,有了絲襪的包裹這對熟腳才 是完美的。男人的快感無法抑制的從媽媽的絲襪腳通過龜頭的摩擦傳遍全身,噢,怎麼可以這麼爽!男人一邊摩擦,眼睛也不閒著,死死盯著媽媽的絲襪肉腿,啊! 這個絲襪熟婦的絲襪肉腿被我給操了,果真爽啊!媽媽見已經無法挽回,索性放鬆下來任男人擺佈,心裡祈禱男人快點射精,好不打自己其它主意。

  男人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過如此強烈的足交快感了,這是這雙絲襪帶來的也是媽媽的熟腳帶來的。男人忍不住了,這快感實在太強了,其實沒頂多少次就已經憋不 住了。隨著男人「啊」的一聲,媽媽感到一股熱浪直衝腳底,知道男人射了,射在了自己的絲襪熟腳上。男人仍然死死抓住媽媽的絲襪腳,彷彿媽媽的絲足就是他的 精液容器,要讓自己的精液徹底覆蓋住媽媽的腳底。射了好多,媽媽想著。

  白花花的精液已經劃過自己的絲襪腳掌順著腳後跟滴落下去。男人看著媽媽的絲襪足底已經佈滿了白色的精液,並且遮住了被穿成黑色的絲襪,這畫面十分淫靡。

  媽媽見男人平靜下來說到:「這下你滿意了吧!可以給我錢讓我走了吧!」男人聽到媽媽的話才從強烈的射精中緩過神來:「謝謝大姐了,其實好久沒玩到過像 大姐這麼爽的絲襪腳了,小兄弟一貼上大姐的腳就根本停不住,非要射出來才算完,大姐今天謝謝你了,如果沒讓我射出來,真的很難受啊!對了還有最後一件 事。」媽媽疑惑著怎麼還有事啊!只見男人放開了自己的腳拿出手機,對著自己射滿了精液的絲襪右腳拍起照來。照片中媽媽的絲襪熟腳掛滿了粘稠的精液顯得格外 誘惑。最後男人拍完說道,「好了大姐,你可以把這雙絲襪脫下來了。」媽媽聽後彷彿得到了脫身符,連忙雙手拉到襪口,擡起臀部向下一拉,讓肉臀脫離了這雙穿 了7天的絲襪,然後也不顧右腳上還粘滿了精液,直接飛快的脫下了這雙帶給自己屈辱的絲襪。然後把絲襪交到了男人手裡。接著站起來整理好裙子,穿上了高跟 鞋,對著男人說:「該給錢了。」男人看了看媽媽的光腿,心裡想:

  的確女人上了年紀就不如年輕女孩那樣精緻了,現在看來這個熟婦的光腿依然是肉感十足,但沒有了絲襪,看起來除了丰韻,確沒有那麼誘人了。可剛才自己是 如此興奮非要把這個熟婦的絲襪腿操過才算完,自己玩弄過很多美腿,操弄四十幾歲的熟婦絲襪腳還是第一次,而且那感覺的確讓人不可自拔。

  男人又細細回味了一下剛剛龜頭在媽媽絲襪腳底摩擦的感覺,看著媽媽的光腳正穿在高跟鞋裡,看來這個熟婦真是為穿絲襪而生的。男人很滿意媽媽的絲襪腿, 想到剛才媽媽的絲襪腿帶給了自己巨大的滿足所以覺得應該給媽媽一個好價錢。於是拿出錢包數出二千塊錢拿給媽媽。媽媽拿到錢放進提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 間。男人拿著手機翻看著剛才照的媽媽粘滿精液的絲襪腳照片,嘴角揚起了一絲狡黠的微笑。媽媽走進電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想著:那個男人是如何瘋狂的玩弄 自己的絲襪腳,想到熾熱的精液流淌在自己的絲襪足底時,媽媽感到自己的腳心還在陣陣發燙。原來精液射在腳上是這樣的感覺。媽媽拿出鏡子看了看自己不再年輕 的臉,心想著為什麼自己最終並沒有激烈的反抗?媽媽感到如此一個年輕的男人居然會為了自己的肉體而瘋狂。媽媽心裡閃過了一絲興奮,我原來還這麼有魅力,我 的腳能夠有這麼大的誘惑力,而且那兩千塊錢是真真切切的拿到了手裡。走出賓館媽媽腳步輕快,高跟鞋在地面上擊打出清脆的聲響。

  「小文,媽媽回來了,」媽媽走進屋呼喊到。「媽媽回來啦!」我聽到媽媽的聲音高興的跑出了房間,媽媽看到我笑起來:「小文,媽媽不在想媽媽了吧,有沒 有乖乖做作業。」「當然有啦,媽媽說的只要我乖乖做作業媽媽就要給我獎勵呀。」說著我眼睛看向媽媽的腿,「呀!媽媽你的絲襪哪裡去了?」媽媽連忙答道: 「噢,剛才在外面不小心破了,媽媽就把它脫下來丟了。」我聽後暗自失望,那條絲襪味道這麼濃看來是聞不到了。媽媽見我不做聲忙說:「小文,想不想要媽媽的 獎勵啊!」我一聽對著媽媽狠狠的點頭,媽媽笑了走到沙發前坐下,對我招手到:「過來啊!」我連忙坐到了媽媽身旁。媽媽見我過來了,把腳從高跟鞋裡伸出來放 在了我的腿上,「哎,媽媽今天走了好多路哦,小文幫媽媽按摩一下腳吧!」我低頭一看媽媽的大白腳正放在我腿上,那股熟悉的味道直衝入鼻。

  可是怎麼感覺少了些什麼,似乎氣味不再那麼濃鬱了不再是熟女的足味而是腳臭味兒,雖然媽媽的腳同樣碰到了我的小弟弟可為什麼完全沒有那種奇妙的感覺?

  我愣住了,半天沒有動。媽媽見我不動說到:「怎麼了?你不是最喜歡聞媽媽腳的味道嗎?今天怎麼不聞了?」「媽媽,我,媽媽怎麼不穿絲襪啊?」媽媽聽到 有點不高興了:「你聞味道跟絲襪有關係嗎?絲襪的味道不是從腳上來的嗎?沒有絲襪味道應該還要濃些啊!你到底是喜歡絲襪還是媽媽的腳啊!算了,你不喜歡聞 就算了。」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喜歡的是媽媽的絲襪腳,連忙抓住媽媽的光腳說,「哪裡,媽媽我喜歡你的腳,我要聞媽媽腳的味道。」說著開始揉搓起媽媽的光腳 來。可一搓就不對了,我並不知道媽媽那雙絲襪味道這麼大是由於媽媽一週沒洗腳的結果,可媽媽明白是怎麼回事,以為只要給我聞她的腳就行了,所以回來後都不 洗腳就是想讓我把她的腳聞個夠。可一週沒洗腳,層層腳汗都在腳上粘著呢,我手一搓頓時搓出了厚厚的一層汙垢粘在媽媽腳面上。媽媽一見臉唰的紅了。把這麼髒 的腳拿給兒子做按摩,天下只有媽媽一個吧。

  媽媽忙說:「小文對不起啊,媽媽不知道腳有這麼髒,媽媽光想著讓你聞味兒了,這麼吧,你選一條喜歡的絲襪,媽媽穿著給你聞啊!」我一聽高興都來不及, 媽媽走進臥室拿了一堆絲襪出來對我說:「來,小文,你喜歡哪雙絲襪?」我細細的挑選著,各種顏色的絲襪都好薄好透,幻想著媽媽穿上這雙會是什麼樣子呢?最 後我選了一雙淡灰色的T襠褲襪拿給媽媽,「我要媽媽穿這雙。」「好嘞」,媽媽接過絲襪把襪腿一點點挽起來,把左腳伸進了襪腿,然後將右腳伸進了另一隻襪 腿,接著把絲襪向上提去。我眼睛盯著媽媽穿絲襪的動作,看著媽媽的肉腿一點一點的裹進絲襪不由得暗暗興奮。這雙淺灰色絲襪穿起來後幾乎變成了肉色,由於反 光看起來十分光滑,媽媽的肉腿包進這雙絲襪說不出來有多誘惑。

  我開心的看著媽媽把絲襪穿好,媽媽穿好後對我說:「怎麼樣,開心了吧!現在可以盡情玩媽媽的絲襪腳了吧!」「嗯」,我點點頭,媽媽再次把腳伸進了我的 懷裡,我的小弟弟又挨到媽媽的絲襪熟腳了,那種奇妙的感覺又來了。而且由於媽媽依然沒有洗腳,那濃烈的熟足味透過絲襪再次撲鼻而來。我深吸一口,啊,這才 是媽媽腳的味道,丰韻醇厚。我的這一切反應媽媽都看在眼裡,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真正的魅力所在,那就是絲襪。

  此後的日子每天媽媽都會穿著絲襪讓我玩弄,她知道我的喜好也願意滿足我的這一喜好。她還是在網上出售她的原味絲襪,現在媽媽知道自己的原味絲足有多麼 大的誘惑力了,她現在兩天洗一次腳有時甚至更長時間才洗腳。我問媽媽為什麼這樣,她笑著說:「這樣小文聞起來味道才濃啊。」可我知道媽媽這樣穿出來的原味 絲襪價格比原先高出了兩三倍。很多網友在網上說:萍姨,你這次的絲襪味道好正哦,聞起來又濃又純,好像才脫下來。不過最大的受益人依然是我,因為媽媽的每 雙原味絲襪都是穿在腳上先被我玩弄後媽媽才脫下來拿塑膠袋密封好,因此我是媽媽的第一客戶。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