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幹護士姐姐

拖拉機「突、突、突」地突到了進城路口的收費站,120急救車早已在那裡等候了。到了省立醫院一檢查是急性闌尾炎,必須馬上住院動手術。

可是通知我家裡來人時,我們家卻沒人。老爸去北京開會了,老媽帶一個考察團出國了,還有一些親戚也都在外地。

醫院只好跟我爸爸聯繫,說沒有家長簽字這個手術不好做,我爸爸對醫院說轉到我們部隊醫院去吧,他已經和部隊醫院講好了,馬上給我轉院動手術。

到了我們部隊醫院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我被推進了一個小病房,裡面有兩張單人床,空調、電視、電話等一應俱全,還帶有衛生間,我知道這是高幹病房。

刺鼻的來蘇爾水味瀰漫著整個空間,雪白安靜的病房裡只有空調在絲絲地響著,涼颼颼的讓我突然覺得好恐怖。這時我突然好想好想香香,要是她在我身邊那該多好啊!

門輕輕地開了,一個白影子飄到我的床前。迷迷糊糊的我還以為是香香來了呢,睜眼一看原來是個女護士。一身白大褂、白帽子,大大的白口罩罩住了整個臉,只剩下兩隻黑黑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看著我。

她柔柔的對我說:「你家裡沒人來護理你,醫院讓我來護理你,從現在開始起你必須聽我的話。」

我說:「不用的,我自己會照顧自己。」

她說:「你是特護,必須24小時有人在身邊。要不是政委安排,你還享受不到這個待遇呢!」

我不吭聲了,我知道醫院政委是爸爸的老戰友。

她說:「現在趕快洗澡換衣服,馬上要動手術了。」說著就把一套病號服放在我的床頭,又問我:「痛不痛?自己能洗澡嗎?」

我說:「還行,自己能洗。」

說著我就要下床,她趕緊過來把我扶下床,幫我把外衣、外褲脫了,這時我身上只剩下一條三角褲了。

她的手很溫軟,在幫我脫衣服褲子時,不斷的觸碰到我的身體。我從小就特怕癢,她碰到哪裡我都感到很癢,想笑但又怕痛只好使勁忍住了。當她彎腰脫我褲子時,我從她胸前衣襟開口處看到了雪白的兩團肉擠出的乳溝,「她的乳房肯定比香香的要大、要圓!」我想……

這時,我的下面不由自主的鼓了起來。她可能也發現了我的變化,眼睛一直盯著我的那個部位……她扶著我走進了衛生間,說:「多打點肥皂洗乾淨點,特別是關鍵部位哦。」說著她就出了衛生間,門也沒關。

洗完澡,我發現病號服只有衣服褲子,怎麼沒有 內褲 啊?就大聲的問她,她說:「不要穿內褲了,就穿衣服褲子就行了。」

我只好穿著寬大的病號服,扶著牆走了出來,她正靠在另一張床上看電視,說:「怎麼,疼嗎?」

我說:「有點疼,是不是止痛針過了?」

她趕緊過來扶著我在床上躺下,說:「現在該給你備皮了。」

我不知道備皮是什麼意思,雙手就去拉被子。

她說:「你蓋著被子怎麼能備皮呢?」

我問:「備皮是什麼啊?」

她笑著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說:「小傻瓜,就是給你消毒啊。」

說著,她就扒掉了我的褲子。

我還是小時候媽媽給我洗澡時,脫過我的褲子看過我那裡,就是香香也沒能脫掉我的褲子,只是昨天在朦朧的月光下看過我那裡一次!而現在屋裡的日光燈是那麼的明亮,我的東東一下子彈立了起來!我羞紅得轉過了臉去。

她說:「怎麼,害羞了?還沒開始呢!」

我以為備皮就像打針時給屁股上抹點酒精、碘酒那樣,也只要在小肚子上抹點酒精、碘酒消消毒就行了。

可她卻拿出了一把刮鬍子刀,我驚奇地問:「怎麼?用這個開刀?「

她笑得彎下了腰說:」這怎麼能開刀,這是把你那裡的毛毛刮乾淨,不然刀口會感染的。」

我說:「不刮不行?」

她說:「不行!」說著,她的左手就輕輕的握住了我的肉棒。

天哪!除了小時候我媽媽摸過我的小雞雞,直到昨天香香才握過我那裡,而今天我的肉棒又被另一個 女人 握在了手裡。那溫軟的小手讓我感到了和香香完全不同的感覺,那 刺激 的感覺一下子傳到我的頭皮頂,我的肉棒「蹭」的一下子又明顯的硬了、大了許多。

這時,我感到她的左手稍稍用了點力握緊了我的肉棒。然後拿出一把刷子,沾了點白白的泡沫水,來回的塗抹在我的陰部,就開始了給我刮陰毛……

我的身子在輕輕的顫抖,軟軟的陰毛並不太多,但挺整齊的。

可她還偏要說:「唉,真是可惜了啊,剛長出來的毛毛就給刮掉了。這可跟嬰兒的胎毛一樣柔軟整齊,以後長出來的毛毛可就是硬硬的、歪歪扭扭的了。」

我臉紅紅的不敢說話。

她看了看我說:「有沒有女朋友?」

我說:「沒有。」

她又問:「今年18歲?」

我說:「19了!」

她又笑了,說:「我今年20,衛校畢業後到這裡一年了,你以後就叫我姐姐吧。」

我沒吭聲,她握著我的肉棍搖了搖,說:「叫啊?」

我那裡一動肚子就痛的更厲害,只好叫了聲:「姐……」

她仔細地刮完後,在整個小肚子上來回的擦拭了幾遍酒精。最後看了又看,好像在欣賞她的什麼傑作一樣。噓了一口氣,說:「好了,該下一個節目了。」

「怎麼還沒完嗎?還有什麼要消毒的?」我問。

她左手又握住我的肉棍,輕輕的把包皮往下擼,這時我的肉棍越發顯得粗大了,而且裡面一跳一跳的。她右手指著發亮的龜頭下面說:「就是這裡啊,它叫冠狀溝, 平時被包皮給蓋住了,裡面的汙垢最容易生長細菌了,要好好的消毒消毒才行。」接著又說:「忍著點啊。」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她說:「有沒有手淫過?」

我說:「沒有。」

她說:「那就會很癢的,我先來給你緩一緩。」

這時,我想起來有一段時間我龜頭上好癢好癢,老是忍不住要用手去捏它。

後來包皮就往後縮,龜頭就露出來了,整個陰莖明顯的變大了好多。正想著呢,她已經用右手的拇指和中指輕輕握住了我的冠狀溝部位,食指壓在我的馬眼上。

我一下子癢得就叫了起來,還差點跳了起來。

她趕緊按住我,說:「小壞蛋,忍住!別動!放鬆,吐氣!」

我只好使勁的放鬆、吐氣……

過了一會兒,她的手放開一些又握緊、握緊一些又放開。看我不發抖了,就說:忍住啊,現在給你消毒了。說著,她放開右手,拿起一塊酒精紗布包在我的龜頭上,左手又握住我的肉棍,然後右手用紗布輕輕的擦拭著冠狀溝。

我癢極了,只好使勁的張大嘴,放鬆、吐氣,發出了輕輕的「哈、哈」聲。她不斷的安慰我說:「好了,好了,就好了……配合得還挺不錯的嘛!」

她可能經常做這種事,手法很專業,力度也恰到好處,讓我癢得難受可又很舒服,而且還沒有射出來,只是馬眼上稍稍擠出了一點亮晶晶的東東。

終於,她擦好了。拿開紗布,她看著左手才握住我的肉棍一大半,說:「小東西長得還挺大、挺漂亮的嘛。」

這時,我的臉更紅了。她拍了拍我那濕潤髮亮的肉棍,說:「還不趕快軟下去?嗯,包皮也長得挺好,不然你還要做環割手術呢。」說完,她就轉過身去洗手收拾東西了,這時我才發現她剛才竟然沒戴手套!

我望著裸露著的東東挺立在光溜溜的小肚子下,覺得怪怪的。怪不得人要長陰毛,如果沒有陰毛的襯托,就像電線杆子一樣杵在那兒,真是難看!唉,十幾年的雞 雞,要嘛就是不敢見人,要嘛就是兩天之內一下子被兩個女人擺弄了。真是旱的時候旱死,澇的時候澇死!你說,男人這東東也真是怪,怎麼一碰到女人就會向她們 起立敬禮呢?對了,剛才我算不算被她手淫了呢?我不知道,反正不像書裡寫的那樣爽。

正胡思亂想著呢,她走過來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翹著的肉棍,說:「怎麼還沒軟下去啊?」說著,就用兩隻手握住我的肉棍輕輕的握緊又放鬆、放鬆又握緊,直到它有點軟下去了,才給我穿上褲子,說:「走吧,我們去手術室。」

手術進行的很順利,只用了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創下了該院做同類手術的最短記錄。我知道這完全歸功於我比較瘦小的原因,因為他們平時都是給大腹便便的首長們做得多。

那個小護士一直等在門外,我被推回病房,大家七手八腳的把我擡上床就走了。

病房裡只剩下我和她,她拉過一張凳子坐在我的床前,伸出一隻手撫摸著我的頭髮,看著我輕輕的問:「疼嗎?」

這時,我才發現她的口罩已經摘掉了。

她很漂亮,橢圓的臉龐,大大的眼睛,彎彎的眉毛襯在白白嫩嫩的臉上顯得黑亮;鼻樑比較挺直,紅潤的嘴唇有點往上翹。兩隻小巧的耳朵後面掖著一頭短髮,耳朵和頭髮有一半被白帽子罩住了。

她見我一直在看著她,臉微微有點紅了,說:「困嗎?睡吧,我就睡另一張床上,你要是有什麼不舒服就趕快叫我。」

我望著她,喉嚨有點發乾。說:「我想喝水。」

她轉身拿過一隻杯子兌好冷熱水,還倒了一點在手背上試試冷熱。一隻手伸到我的背後想扶我坐起來,可是一動,我的刀口就痛的要命,根本無法坐起來。她看了看四下,說:「急急忙忙的,調羹、吸管都沒拿來,怎麼喝啊?!」

她看著我的嘴在一張一張的乾巴巴的嚥口水,便喝了一口水在嘴裡「咕嘟、咕嘟」了幾下,然後嚥了下去。說:「把眼睛閉上,沒有我的命令不許睜開!把嘴張開。」

我不知道她要幹嘛,就順從地閉上了眼睛張開了嘴。

突然,我覺得有個溫暖柔軟的東東擠進了我的嘴裡,然後慢慢的有一絲水流到了我的舌頭上……

天哪!我知道了,她是用她的嘴含了一口水再送到我的嘴裡來的!這和吸食香香嘴裡的地瓜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我下面那不爭氣的東東馬上就有了反應,翹了起來。我覺得這一絲絲水溫溫的、甜甜的,我嚥了下去又張開了嘴……

喝了幾口以後,她說:「怎麼樣?好些了嗎?」

我說:「味道好極了!」

她打了一下我的臉,說:「小壞蛋!睜開眼睛吧。」

我睜開眼睛望著她,說:「……姐……你真好……」

她看著我說:「和女孩親過嘴嗎?」

我哪裡敢說親過!就說:「我那麼醜,哪有女孩喜歡我和我親嘴?」心裡卻暗暗的想:「這事可千萬不能給香香知道。」

她說:「傻弟弟,你不醜,會有女孩喜歡你的!姐也喜歡你!你真的長得很像我弟弟。」

這時,我好想哭,可是又流不出淚來。

她又低下頭,摸著我的頭說:「睡吧,姐再親你一下!」說著,就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我覺得好舒服好舒服,就側過臉來說:「姐,我要你再親親我這裡嘛……」

她笑著說:「小壞蛋!」就捧著我的下巴在我兩邊臉上都重重的親了一下,說:「好了,睡吧!」

我望著她那紅僕僕的臉說:「姐,我也想親你一下!」

她看著我說:「喜歡姐姐嗎?」

我說:「喜歡!」

她低下頭讓我在她的兩邊臉上也親了一下。當我的嘴唇啄到她肉嘟嘟的臉上時,我的手臂有意的頂到了她那鼓起的乳房上。

「現在該滿意了吧?快睡吧,小壞蛋!」

「晚安,姐姐!」我滿足的閉上了眼睛,手使勁地按在翹起的肉棍上面……

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有人在按我的肚子。「嗯,還不錯,要注意飲食和排便。」

「是!主任!」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看,一群穿白大褂的醫生正向門外走去。走在最後面的一個個子稍微高一點的女的,對我的護士姐姐說:「空調不要開的太涼,當心感冒。」

「是!護士長!」我的護士姐姐應道。

天,已經大亮了,窗外有幾隻鳥兒在枝頭上嘰嘰喳喳的歡鬧,陽光柔柔的透過窗簾照了進來,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

護士姐姐回到了我的床前,看我醒了,就問:「感覺怎麼樣?」

我說:「我好餓。」

她說:「早飯時間早過了,我看你睡的好香就沒叫醒你,現在都九點多了,是送點心的時間了。」

她按住我的手腕說:「別說話,現在先給你數脈搏、測體溫,一會兒再給你吃飯。」

她記錄完脈搏、體溫,說:「一切正常!剛才主任查房,說手術挺好的。你現在只能吃一些流食,我這就給你拿去。」說完,她就跑出門去了,我拿過病歷看到她的簽名「英」。

過了一會兒,她拿來一大堆東西。她拿了杯牛奶插了個吸管放到我的嘴邊,我說:「姐,我想像昨晚那樣喝。」

她瞪了我一眼,說:「現在大白天的,讓人看見不好!來,乖……姐姐喜歡你。」

我只好自己拿住杯子把吸管對到嘴裡吸。

她掰了塊蛋糕放到我嘴裡,說:「慢點,別噎著。」她一邊餵給我吃,一邊說:「昨晚沒吃飯?」

我點點頭。她又說:「還好沒吃晚飯,不然動手術會有點麻煩的。」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就聽她繼續說下去:「如果吃了晚飯,今天你肯定要大便的,那才疼死你呢!」

說完她「咯、咯」的笑了起來:「你看,你在吃東西,我還講這些。」

我想笑,可是刀口又挺疼的,我咧了咧嘴。她一隻手伸進被子裡,輕輕的按住我的刀口上的紗布,問:「疼嗎?」

我說:「你一摸就不疼了。」

她又瞪了我一眼:「小壞蛋!」

吃了兩塊大蛋糕,兩杯牛奶,我覺得好多了。「姐,你吃了嗎?」我問。

「沒呢,伺候完你這個小少爺,我再吃。」說著,她抓起蛋糕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我看著她那狼吞虎嚥的樣子,不禁想起香香側著身子,用一隻手遮著嘴細嚼慢嚥吃地瓜的樣子。「姐姐是哪裡人啊?」我問。

「山東蓬萊。」她頭也不回的說。

我說:「哦,是八仙過海的地方?」

她說:「是啊,我們那裡可美啦,有機會我帶你到我們那去玩!如果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看到海市蜃樓呢!」

「那好啊!」我高興的說。

吃完飯她又服侍我吃藥,然後收拾好東西,走到我床邊坐下,摸摸我的臉,說:「想不想再休息一會兒?」

我說:「不想,就想和姐姐說會兒話。」

「昨晚你去做手術,我就在門外想手術會做多長時間?沒想到你那麼快就做完了。」一邊說著她一邊又把手伸進被子裡,隔著褲子按在我刀口上,輕輕的撫摸著……「上次有個首長做闌尾手術,做了四個多小時才找到闌尾,醫生都快暈過去了。」

真奇怪,我的刀口部位被她一摸就不太疼了,但是下面的東東馬上就翹翹的有了反應。我突然好想讓她的手摸摸我那裡,就把手也伸進被子里拉過她的手按在我的小肚子上,說:「姐,就是這裡有點脹。」

她沒有察覺出我的動機,就把手停在那裡輕輕的揉著說:「手術成不成功,就看你今天會放幾個屁了。」

我愕然地看著她,她說:「有放屁,就說明腸子理得順,沒有打結啊。」她正說著呢,我真的放了個屁。

我臉一紅,想趕快掀開被子把味道趕出去。她急忙按住被子說:「慢點!聞聞臭不臭?」

我說:「有點臭。」

她也聞了聞說:「是有點臭,那就好。」

「為什麼臭的好呢?」我不解的問。

「臭,說明是從胃下去的,順了。不臭,說明是大腸外面的氣,沒用!」

無意中她的手摸到了我的東東,硬硬的豎在那裡。她又按了按我的小肚子,看著我說:「想小便嗎?」我點了點頭。

她從床下拿出個尿壺,塞到我的下面。然後站起來用兩隻手慢慢的從兩邊脫下我的褲子,她一隻手扶著尿壺,一隻手抓住我的肉棍就往壺口裡塞。當她彎著腰低頭面 向我做這些事時,我從她的衣襟開口處又看到了她那雪白的兩半乳房和深深的乳溝,這時我的東東更硬了。我是躺著的,那尿壺又是平放著的,我那硬硬的肉棍怎能 彎得下去?

她又用老辦法把我的肉棍搞軟了些,然後塞到尿壺口裡去,嘴裡還不住的發出「噓、噓」聲。

我一笑下面就軟了,我說:「我又不是小孩子,還要噓、噓的。」

她也笑了,握著我的東東在尿壺裡發出叮叮咚咚的響聲。尿完了她把我的東東輕輕的抖了抖,然後仔細的擦乾淨穿好褲子。

她去倒了尿壺洗完手,過來又坐在我的床前看著我,說:「累了吧?睡一會兒,等會兒該吃中午飯了。」說著,就把手伸進被子裡輕輕的按在我的刀口處。

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只是那東東又有點不安分的翹了起來,不知怎麼的我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就這樣過了幾天,在小英姐姐無微不至的細心照料下,刀口癒合的很好,也不太疼了,身體也慢慢的胖了些,在她的攙扶下我可以下床,在屋裡慢慢的走幾圈了。按照醫生的說法,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七天就能拆線,十天也就可以出院了。

大概是第五天的晚上吧,看完《新聞聯播》我們聊著天,她很自然的把手伸進了我的被子裡。這回她沒有去按我的刀口處,而是把我的褲子拉下了一些,握住了我仍然有點硬的東東,對我說:「你怎麼老是硬硬的啊?」

我說:「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看到姐姐就會硬起來。」

她笑著,臉上泛起了兩朵淺淺的紅暈。「你這個小壞蛋還好沒碰到護士長,要是碰到護士長你就慘了!」

「為什麼?」我問。

「護士長會讓你一直翹不起來的!」

「可是她每次來,我看她對我都很溫柔啊?」我說。

「那是你沒惹到她!你等等,我一邊挖個蘋果給你吃,一邊給你講個她的故事。」說著她關了電視,跑去洗了個蘋果把皮削了一些,然後一邊用勺子刮著喂我吃,一邊就說了起來……

「有一次,有個連長來割闌尾,護士長指導一個實習護士給他備皮。那個連長一看到兩個 美女 ,就架起了『高射炮』,把那個實習護士嚇得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護士長看也不看那個連長,伸出兩個手指對著那『高射炮』『叭』的一彈,那『高射炮』立馬就倒下了,直到那個連長都快要出院了也沒再翹起過。後來,那個連長找到院領導,死活非要護士長嫁給他,領導問:『為什麼?』他說他現在是個廢人了,要護士長嫁給他守活寡。

院領導就把護士長找來問怎麼回事,護士長笑了笑就去找那個連長。連長一看到護士長來了就拉長了臉,護士長說:『把褲子脫了,我看看是怎麼回事。』連長就把褲子脫了,那東西軟軟地耷拉在那兒。護士長又伸出兩個手指對著那東西『叭』一彈,那東西立馬又架起了『高射炮』!

護士長問:『還要娶我嗎?『那連長連忙伸手作揖,嘴裡說:『不敢了,不敢了!』你說,護士長神不神啊?」

「那連長幹嘛這會兒不敢娶護士長了呢?」我問。

「他敢?要是護士長天天這麼折騰他,他能受的了嗎?」

「那你會不會呢?」我又問。

「我不會,護士長會點穴的!我要是會,你還能那麼自在啊?」說著,她就「咯、咯」地笑了起來,我也笑了。刀口不太疼了,我可以笑得大聲一點了。

她扔了果核,洗完手又伸進被子裡來,握著我的東東,兩眼看著我,柔柔的問:「喜歡姐姐嗎?」

「喜歡!你怎麼老問我這句話啊?」

「我就是喜歡聽你回答那句話嘛。」說完,她使勁地握住了我那硬起來的肉棍,她的臉又慢慢的紅了起來……

後來我才知道,其實女人也是喜歡摸男人的肉棍的,就像男人喜歡摸女人的乳房一樣。

我曾經問過她:「你經常看和擺弄男人的這個東東,喜歡嗎?」她說:「不喜歡!那些人的平時軟不邋遢的,像個死老鼠!活過來的時候又像一頭大蟒蛇,嚇死人了!」

我說:「那你幹嘛還老喜歡抓住我的肉棍呢?」

她說:「你和他們不一樣啊!你這個平時像一隻小白老鼠,活過來又像一隻大白老鼠,我就喜歡抓著它!」

「好脹,我想小便了。」我說。她按了按我的小肚子說:「剛吃完晚飯才小的便,現在沒有小便。」

「你多長時間跑一次『馬』?」(北方話:「跑馬」就是遺精或打飛機、打手槍、射精的意思)她問。

「不知道。」我答道。

她轉身拿了幾塊紗布打開疊好,伸進被子裡蓋在我的龜頭上捂著,「來,我幫你弄出來。你不要用勁,刀口會疼的。」說著,她握著我的肉棍的手,就輕輕的上下擼動起來…

我的肉棍在她的小手上下擼動下更加脹大了。這時,我看到她的臉更紅了,眼睛也微微的閉上。接著她上身慢慢的彎下,頭抵在我的肩膀上。她的一個乳房壓住了我的一隻胳膊,我真想用另一隻手捂在她的另一個乳房上……

她把一條大腿擡起使勁的疊壓在另一條大腿上,她的雙腿好像是在用勁,有點發抖。隨著她上下擼動頻率的加快,我也閉上了眼睛……

突然,她輕輕的「啊……」了一聲,擼動我肉棍的手停住了,握的力量也稍小了一些。我只覺得我頭皮一麻,肛門一陣緊縮,肉棍一跳一跳的射出了一股一股的東東……

我覺得這次的射出和在香香大腿上的射出,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這次我才領略了象書上描寫的一樣的那種感覺!我知道,這次我算是被小英姐姐給手淫了,但我好喜歡這種被她手淫的感覺!要是每天她都能幫我這樣手淫那該有多好啊!

這時,我覺得刀口好痛好痛,就迷迷糊糊的閉上眼睛忍著。

過了一會兒,她直起身子,看我好像睡著了,就輕輕的掀開一點被子看著裡面,兩隻手在我下面忙活了一陣,再輕輕地給我拉上褲子蓋好被子,躡手躡腳地進了衛生間……

不知過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覺得小肚子好脹。我轉過頭去,小英姐姐的床是空的,衛生間裡傳來「譁、譁」的水聲。

「姐……」我輕輕的叫到。沒有回應,我又叫了聲「姐……」

「哎!」小英姐姐應道,「幹嘛?」水聲明顯的小了很多。

「我想小便。」

「你等等,我馬上就來!」小英姐姐跑了過來,她身上只裹了一條浴巾,在腋窩下打了個結。

她想去拿尿壺,我說:「我屁股有點麻,想下床走走,去衛生間小便。」

她趕忙過來扶著我下了床。

我右手按在刀口處,左手就摟搭在她的左肩上。她的肩膀很光滑,還沾著水珠。我有意慢慢的走著,想多摟摸她一會兒。她左手反握住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背,右手摟住我的腰,嘴裡說著:「慢點、慢點,當心滑倒!」

站在坐便器前,她幫我脫下褲子,右手摟著我提著褲子,左手握著我的東東對著便池,又「噓、噓……」起來。我摟著她低頭尿完,她抖了抖我的東東,就彎下腰去幫我提褲子……

不知怎麼搞的,裹在她身上的浴巾突然鬆脫滑了下來。她驚叫了一聲:「哎呀!」就去按浴巾。

因為她是彎著腰的,右手還摟著我並提著褲子,所以左手只把浴巾按在了陰部。

而整個浴巾其它部分都垂了下去,露出了她光潔的背和對著我撅起的屁股。

我左手還搭在她的左肩上,翹起的肉棍就頂在了她豐滿圓嫩的屁股上。那種感覺是我一輩子也忘不掉的!我右手順勢就搭在了她的右肩上。

她叫了聲:「弟弟啊!」(請各位原諒我在這裡用「弟弟」來代替了我的名字)。右手就鬆開了我的褲子,我的褲子滑落到了地上。這時,我的下半身已經完全是赤裸的了,她反手就握住我使勁頂在她的屁股上的肉棍。這個時刻我彷彿過了有一個世紀那麼長……

我的雙手好像沒怎麼用勁,就把她扳了起來面對著我。她閉著兩眼臉羞得通紅,是那麼的好看。她一隻手還把浴巾捂在陰部,一隻手還握著我的肉棍在微微的發抖。

直到現在,我才 第一次 仔仔細細地看清楚小英姐姐的乳房。那兩個雪白的乳房圓鼓鼓的,就像兩隻小白兔安安靜靜地臥在胸前。兩個挺立的 乳頭 紅紅的,就像小白兔脈脈含情的兩隻紅眼睛在望著我。我情不自禁地撫摸著那兩個小白兔,那兩個乳頭又像兔子嘴一樣在調皮地撓著我的手心,咬得我心裡麻麻的好 癢!好癢!

我的雙手發抖得厲害,生怕小白兔受驚嚇而跑掉。

慢慢地,她握著我的肉棍把我的身體往前拉,搭著浴巾的左手從她的陰部移到了我的屁股上。我的雙手向她的後背伸去摟住她,她豐滿堅挺的乳房和我的胸脯緊貼在了一起!

我不知道我的心臟是否還在跳動,整個世界是那麼的安靜。她把嘴唇堵在我的嘴唇上,舌頭翹開我的牙齒伸到裡面攪動著,我的舌頭也和她的舌頭攪動在一塊兒。

吻了一會兒,她把頭枕在我的肩上,鼻子裡呼出的氣吹得我脖子癢癢的,我的肉棍好像變得更硬了,我手無足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摟著我:「弟弟啊、弟弟啊……」輕輕地呼喚著……

我也:「姐、姐……」的輕輕地應著,雙手只知道在她光滑的後背和屁股上胡亂地摸著……

突然,我覺得我的龜頭上癢癢的,好像摩擦到了她的陰毛,然後慢慢的又向下滑去……在水波蕩漾的桃源洞上方停住了,她握著我的肉棍輕輕地頂在她的花蕾上。我想起香香曾經告訴過我,那就是陰蒂的部位。

她握著我的肉棍,用龜頭在她的花蕾上輕輕的摩擦著、轉動著。癢得我雙手不由自主地抱緊了她的屁股,她的桃花源裡不斷的有泉水湧出,使我的龜頭也變得水唧唧的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她的身體慢慢的變得僵硬而顫抖,她發出了:「啊……啊……「的聲音。摟著我的力量加大了,轉動我肉棍的速度也加快了。我閉著眼睛緊緊的抱住她,大腿根子一緊,肉棍也忍不住一股一股的射出了東東……

她趕緊用浴巾從桃花源下方往上一抹裹住了我的龜頭,我的 精液 全部被她接在了浴巾上,她又緊緊的摟住了我。

過了一會兒,她把我按在坐便器上,說:「弟弟你坐著別動,我洗一下。」

說著她就跨進了浴缸,用蓮蓬頭沖洗著她的桃花源,然後又仔細地清洗掉浴巾上的精液。她彎下腰時,垂下的乳房顯得更大、更圓了,那雪白的乳溝越發顯得漂亮。

我茫然地看著她做著這些事情,她背對著我說:「還好沒有進去!要是我懷孕了,部隊非得把我法辦了,那我這輩子可就完了!」

這時我才明白,剛才我的肉棍其實根本沒有插入她的陰道,雖然我也射了,但這算不算性交?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部隊裡經常有女兵哭哭啼啼的被覆員遣送回家。

接著,她又沖洗了一下身子,再拿了一塊乾淨的浴巾裹好了身子。這才跨出浴缸扶著我站了起來,用濕毛巾把我睡著的小白鼠,仔細地擦洗乾淨,打了它一下,說:「壞東西!」

我說:「姐,你不是喜歡它嗎?」

她瞪了我一眼沒說話,幫我穿好褲子,把我扶到床上躺好。

她彎下腰看著我,輕輕地掐著我的臉,說:「你怎麼那麼讓人討厭啊!」說著,就親了我一下,「好了,快睡吧!我都快累死了!」

我摟住她的脖子,也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說:「姐,我喜歡你!」順手又隔著浴巾在她的乳房上揉了幾下。

她打著我的臉說:「小壞蛋!就是嘴巴甜,快閉上眼睛!」

這一覺,在我的記憶中好像是睡得最香甜的一覺!等我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的時候了。

晚飯後,小英姐姐攙著我到外面的院子散步。看著西邊的天空,像被一群頑皮的孩子放了一把火,給燒得通紅通紅。就連迎面吹來的風,也帶著一絲絲的溫熱。

她輕聲地哼著:「……晚風披著夕陽在肩上,還有一隻短笛在吹響……多少落寞惆悵,都隨晚風飄散,遺忘在鄉間地小路上!」

「咚……」我不失時機的給她來了一聲伴奏,她笑著捶了我一下,又接著哼起:「晚風輕撫澎湖灣,白浪逐沙灘……也是黃昏的沙灘上,留下腳印兩對半……」

「澎湖灣,澎湖灣,外婆的澎湖灣……」我也跟著她一起哼了起來,「有我多少童年的幻想……」

「姐,我能和你一直在一起嗎?」我突然問到。

她停下腳步,看了我半天,說:「傻弟弟,別說傻話了。你將來要考大學,還要工作,你會有你自己的生活軌跡。我將來要嫁人、轉業,也會有自己的生活去向。」……

「姐,我們能不能在一起?」……

「傻弟弟,你有這份心思,姐也就知足了。」她低下頭,聲音有點哽嚥了,「記住,以後可要常來看姐姐啊!」

「嗯,我會的!」我堅定地點了點頭。

其實,我那時候啥也不懂。我以為她會像電影或書上說的那樣:什麼我年齡比你大啦,你家門檻高,我配不上你啦等等之類的話。但她沒有這麼說,雖然她心裡可能會這麼想。

她看看四下無人,就緊緊地摟住我,在我臉上來回的親吻著。我覺得我的臉上濕乎乎的,也不知是她的眼淚,還是我的眼淚。

「回去吧,今晚早點好好休息,明天還要拆線。」姐姐捧著我的臉說。

回到屋裡,當她脫光了我的衣服給我擦洗身子時,昨晚的情形又浮現在我的眼前。我一把摟住她,可她卻打著我的手,說:「別鬧!當心把紗布搞濕要發炎的!」

我以為她生氣了,就不敢再鬧了。可是當我看到她衣襟開口裡的乳溝時,不聽話的東東又翹了起來。她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只好一手握住我的肉棍,一手用毛巾仔細的給我擦身子。

她把我扶上了床後,就坐在床前一直看著我。我想把她的手拉進被子裡來,她搖了搖頭,堅定地說:「今晚不要,你必須好好的睡覺,養足精神,明天才好拆線。好弟弟,姐喜歡你!」

她看我不肯閉眼睛,就一隻手摸著我的臉,一邊輕輕地把我的眼皮往下抹,一邊用另一隻手輕輕地拍打著我的肩膀,慢悠悠地哼著節拍……

回想到這裡,我的眼睛濕潤了。女人是不是天生就有一種母愛?而這種母愛又是那麼的博大寬廣!一滴淚水滴到了我的鍵盤縫隙裡面,好像是一粒鹽撳進了我被劃開的刀口。

第二天上午,拆線進行的非常順利。刀口處和縫線處的嫩肉是淺紅色的,姐姐說:「好像一條紅色的蠶寶寶趴在那裡睡覺一樣。」

下午,她又逼著我睡覺,又像昨晚那樣把我哄睡著了,直到吃晚飯時才把我叫醒。我好奇怪她怎麼老是叫我睡覺?而她自己一天到晚好像都不要睡覺似的。

只要我睜開眼睛,她肯定是在忙來忙去的,她的精神頭怎麼老是那麼好?!

晚飯後,她依舊習慣的攙扶著我去散步。我給她講一些小笑話,她有時笑得彎下了腰,我又看到了她衣襟開口裡面的那對熟悉而又陌生的小白兔。

很晚了,我們才回到小病房裡。

她拉下我的褲子,看了看刀口,說:「今晚,你可以直接洗澡了。」

「姐,還是你幫我洗,好嗎?」我懇求著。

她紅著臉說:「那你得乖乖的聽我話。」

「姐,我什麼時候不聽你話啦?」我高興得叫了起來。

她過去把門鎖好,扶著我進了衛生間,把我脫了個淨光扶進浴缸,又調好冷熱水,讓我扶著牆站在蓮蓬頭下衝著。這時,我的肉棍早已是直指前方了。

突然,她從背後輕輕的抱住了我,我:「哎呀!」了一聲,原來她是悄悄地在我身後脫光了衣服進來的。

霎那間,地球彷彿停止了轉動!

當她的乳尖觸碰到我後背的那一瞬間,我好像被電擊中了一麻,隨後就被一股巨大的乳浪所吞噬。她飽滿的乳房在我的後背揉動著,陰毛在我的屁股上摩擦著,無一不刺激著我的每一個神經末梢。

我想要轉過身來,她卻吻著我的後背,把臉貼在我的後背,問:「喜歡姐姐嗎?」說著,雙手向前緊緊地握住了我那前挺的肉棍。

「喜歡!」我大聲應道。

水花,從我倆的頭頂上灑下。她輕輕把我轉過身來,雙手捧著我的臉吻著,我的雙手則在她胸前揉、捏著那兩隻小白兔。

她把我的頭慢慢的按向她的雙乳之間,我還沒來得及再仔細看看那嚮往已久的乳溝,就「唔、唔……」地把嘴唇吸在那雪白的乳房上了。

她一隻手握住我的肉棍頂在她的陰蒂上轉動著,一隻手托住我的子彈袋。我雙手托起她那兩隻可愛的小白兔仔細地看了個夠,再親吻、舔了個夠!她閉著眼睛,微微向後仰著頭挺著胸。水花打在她的臉上,濺起了更多的小水花。

她擡起一條腿踩在浴缸邊上,然後把我慢慢的按下去坐著。她用一隻手撥開桃花源的大門,頓時,整個桃花源內部的景色展現在我的眼前!「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姐姐對我情!」我情不自禁地說道,姐姐輕輕地拍打了一下我的頭。

我仔細地看著她那裡,陰毛被水流梳理得平整而又伏貼,大陰唇豐滿隆起,小陰唇由於充血而略顯得有些紅腫,陰道內淌著晶瑩的汁液而有點發白,鮮紅的洞口光滑而又嬌嫩,陰核前端的尿道口微微地張開著,凸起的陰蒂就像含苞欲放的小花蕾。

我忍不住輕輕地撥弄著姐姐的花蕾。她一隻手拉起我的大拇指按在花蕾上,一隻手捏住我的中指在桃花洞中輕輕地進出著。

這時,我的肉棍硬硬的、脹脹的!

我想起了書上的描寫。就雙手拔開她的小陰唇,伸出舌頭輕輕地去舔她的陰蒂。她「啊……」地一陣劇烈的顫抖,雙手按住我的頭頂,十指深深地插入我的頭髮當中。

隨著我舌頭舔的範圍擴大,她桃花源裡淌出的泉水也更多,雙腿顫抖得也更劇烈,頭後仰得也更厲害。我的肉棍這時也一跳一跳的,好像隨時要準備發射。

突然,她嘴裡發出「啊……」的一聲,雙手使勁地按住我的頭,把我的臉緊緊地壓在她噴湧而出的桃花源上……

就在我好像快要憋過氣去的時候,姐姐一把把我拉了起來,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她一手握住我的肉棍往前拉,一手摟住我的屁股用勁一按……只聽她輕呼了一聲:「弟弟啊……!」我就覺得我的肉棍 進入 了一個溫暖、滑溜的肉窩裡。

冠狀溝的位置好像被什麼東西卡住了一樣,一陣又痛又癢的感覺……這時,姐姐渾身顫抖著抱緊了我,嘴使勁地吻住我的唇……我覺得一股鹹鹹的水流進了我的嘴裡。

我睜眼一看,姐姐淚流滿面。再低頭一看,紅紅的水流順著我倆的腿往下淌去。

我嚇壞了,叫到:「姐姐,哪裡流血了?」姐姐只是靜靜地抱著我顫抖著,我嚇得抱住她不敢動。

過了一會,姐姐說:「弟弟,你動一動。」

我不知道該怎樣動,她摟著我說:「這樣前後動。」

我身子就前後的動起來,那龜頭好像在溫熱的肥皂水裡抽動一般。抽動了一會兒,我覺得龜頭好像被什麼東西咬住一樣,一陣又痛又癢的感覺又直衝我的頭頂,一下子,我的東東忍不住的一陣抽搐……姐姐更用勁地抱緊了我!

這時,我才明白我和姐姐已經經歷了一個人生的轉折,完成了一項偉大的歷史使命。而且我們是站著進入的!

過了一會,姐姐慢慢的把我拉開。一屁股坐在浴缸的邊沿上,用蓮蓬頭沖洗著陰部。紅紅白白的東東順著水花漸漸的淡去,桃花源又回覆了鮮嫩的紅色。

接著,姐姐又給我的肉棍仔細地衝洗著。我撫著姐姐的肩膀問到:「姐,你會懷孕嗎?」

姐姐搖了搖頭說:「不會,今天是我安全期。」

我看著姐姐的手指在輕輕地清洗著我的冠狀溝,突然一陣好癢好癢的感覺又刺激著我,我的東東又挺立了起來。姐姐雙手緊緊握住我的肉棍,用水沖洗了一下,然後就用嘴裹住了我的龜頭……

我「噢……」了一聲,堅硬的肉棍彷彿要被溶化了一般,龜頭又進入了一個溫暖的肉窩!我的雙手使勁地捂在她脹大的乳房上,用食指和中指夾住那彈性十足的乳頭。

她含了一會兒我的龜頭,前後輕輕的吸吮著。再把它拿出來仔細地舔著。她的舌苔就像千萬個小毛刺一樣,麻麻地刺激著龜頭上的嫩皮,奇癢無比!

我大叫一聲:「呀……」紅紅的肉棍象滅火瓶一樣又噴出一股一股白色的激流,打在她的嘴上和下巴上。那白色的精液順著她下巴,流到了胸前凸起的乳峰上,她握 著我的龜頭,一下一下地用它把精液均勻地塗抹在她的兩個乳房上。這時,我腦海中又浮現出書裡描寫的那種情形。我不知道姐姐有沒有看過那本書,但姐姐怎麼會 知道這樣做呢?我沒敢問她。

她看著噴口不再噴發了,便用嘴吻著龜頭和噴口,再用水把龜頭沖洗乾淨,最後才把嘴漱乾淨站了起來,我倆又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嘴又粘在了一起。

「譁、譁」的水花灑在我倆的身上,也未能將我倆分開。

過了一會兒,她看看我的刀口處,說:「還好,沒 問題 。射了兩次,累壞了吧?」

我搖了搖頭。「我給你洗洗乾淨趕緊去睡吧,我還擔心你今天沒睡夠呢。」

這時,我才明白姐姐的一番苦心,為什麼下午她一定要我睡個夠的原因!我心裡一陣激動,使勁地抱住了她。親著她說:「姐,你真好!」

她幫我仔細的洗好澡、穿好衣服,要我回床睡覺,我不肯,我要看她洗澡。

看姐姐洗澡真的是一種好美好美的享受,當姐姐的手抹過乳房時,被抹下去的乳房和乳頭總是倔強的彈立起來,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那一夜,我老是夢見五彩水花,灑在姐姐可愛的小白兔身上和美麗的桃花源上,老是感覺到我的龜頭還泡在溫熱的肥皂水裡……

出院的那天上午,香香來了。姐姐仔細地端詳著香香,那種神態絕對不亞於多年後,我媽媽第一次看我女朋友的神態,香香的臉都被看紅了。香香也偷偷的看著小英姐姐,我不知道美女看美女的感覺是怎樣的。

我給小英姐姐介紹香香:「這是我的同學香香,好朋友!」又給香香介紹小英姐姐:「這是我的護士姐姐小英,好姐姐!」

小英姐姐把香香拉到一邊去說悄悄話了。後來,我分別問過她們倆說了些什麼,可是她們倆誰也沒告訴我她們說了些什麼。後來我漸漸的明白了,女人之間有太多的秘密,是我們男人永遠也無法知道和明白的。

我一一地向醫院的政委、主任、護士長和醫生、護士謝過之後要上車了,小英姐姐才拉著香香過來。小英姐姐看著我沒說話,紅著眼睛一直在向我揮手。我知道她心裡想對我說什麼,我大聲說道:「小英姐姐,我忘不了你,我會常回來看你的!」

小英姐姐捂著嘴哭了。……

車開了,香香靜靜地握著我的手。這十幾天的經歷一一的在我腦海中閃過,我忽然有一種「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覺。

哦,朦朧的歲月,朦朧的我喲……

後記:

後來我和香香也有了好幾次,但那是在我工作了之後回來探親,才和香香聯繫上的。她那時已經結婚了,老公就是那個告訴我「香香喜歡我」的男同學。當香香告訴我時我還好吃驚呢,還好,我把香香的處女膜留給了他。她倆是我們高中同學中唯一的一對,到現在都還沒離婚。

而小英姐姐那裡,我是經常去看她的。我大學畢業時,她和部隊的一個幹部結婚了。每次去看她她都會熱情的招待我,我已經能很熟練的和她做愛了。她仍然叫我「小壞蛋!」,我對她的報答就是--每次都讓她達到高潮。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