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遊戲規則

有一次我在網站看到了一個叫呂哥的「天津夫妻要求交換」的帖子,我的心中一陣激動,馬上就發了郵件。

對方夫妻一個在醫院工作,一個在私企工作,他們有過幾次交換的經歷,我想這樣更好,至少我們都不是第一次,都很適應了。

我們幾次打電話接觸下來,感覺還可以,但我們還是僅限於打電話聊天,雖然我們總是說見面,但我和妻子還是沒有最終定下決心是否要見面。我們有時發郵件,有時上網,呂哥幾次誠懇地邀請我們去天津,都被妻子以工作忙為由婉拒了,我得試圖說服妻子。

一直到了七月份的時候,呂哥打電話來說,他組織了一個活動,在郊區的一個渡假村玩交換,他夫妻是組織者,並提到估計到場有五對夫妻,我們的照片他夫妻也看 到了,感覺也不錯。他說:「你回家和太太商量一下吧,畢竟你們是新人,你們自己先溝通好了。」又回了三對夫妻的合影。我說服妻子,妻子答應我可以去試試。

我們啟程開車去了,一路上,妻子顯得有點緊張,有時也很興奮,但我一直怕她反悔,所以一路上我都在哄著她、照顧她。

下午三點半準時趕到了活動場所,那是一套渡假村公寓,後來才知道一天的房價是680元,三個大房間,每間一張大床,簡單傢俱,兩個衛生間,一個相當大的客廳,擺放著幾張舒服的沙發,總的來說,環境相當不錯。

記得剛進門,我們看到呂哥夫妻的一剎那,妻子略微有點失望,因為他們的年齡比我們大了很多,有點老,好在呂哥長得比較魁梧。對方妻子還可以,雖不是我喜歡 的類型,容貌和身材都說得過去,主要是白淨。看得出他們對我們的尊重,總的來說,他夫妻表現得很大方,看不出有多少的緊張。房間裡有呂哥夫妻和一個女人, 呂哥說,其他男人和女人都去超市採購當晚用的東西了(吃的+喝的+安全套),進來寒暄一陣。那個女人和呂哥的妻子聊得很熱乎,我就坐在那裡聽他們聊天,因 為呂哥夫妻在圈子裡已經交換過好幾次了,或者都是某個群裡的老網友了,妻子和我完全是個局外人,根本無從插話。

下午四點,其他夫妻都還沒有來,我看出妻子的緊張,就拉過她的手說道:「走,咱們溜會彎兒去吧!」妻子什麼話也沒說,挽著我的胳膊出門了。

妻子問:「可不可以不換了?」我堅決地搖了搖頭:「怎麼能變卦呢?都來了。」

我們回來後,其他夫妻也都陸續到場了,呂哥在確定大家到了後,先介紹大家。

呂哥是北方人,約四十歲左右,性格豪爽、真誠,這也是他與我很投緣的原因。呂哥老婆,三十五歲左右,哪裡人不清楚,個子不高,估計有158,不錯了。胸部很大,皮膚不錯,彎曲長髮,特顯成熟女人的韻味。

再說B夫妻,女人長得比較高大,有165,體型屬於粗壯型,乳房相當豐滿,外表看起來很愛笑,很活潑的一個女人,年齡估計有三十歲左右。這個女的是第二次 被老公帶出來玩換妻遊戲,看樣子是個辦公室一族的,很白淨,有些緊張。男人身高178左右,彪形大漢,長相一般,甚至有些兇惡,不過從話語中覺的此人就是 性慾極度旺盛的一個曾經上過無數女人的男人。

C夫妻,男的長相很親切,給人感覺就是你曾經的同學。女的是哈爾濱人,年齡三十六歲,外表看起來只像三十二歲左右,160高,苗條,皮膚一般。

D夫妻,男的有三十八吧,當過兵,現在自己做生意,做得較大,為人比較豪爽,人也比較會搞笑,女的一看就是江南女子。我要特別說說這個女的!此女皮膚相當光滑,身材一級棒,尤其是那對乳房,我們那群男人一致認為是相當難找的漂亮、性感、飽滿的乳房。

重點說說E夫妻了,夫妻年齡大概有三十八歲左右,男的比較開朗,為人隨和,聽說是做房地產生意的。我重點要說他的老婆,這個女人,我一進門時就她一人在房間,乍一看,還以為是拍A片的日本那位AV女優呢!很可惜,那位AV女優的名字我不記得,無法提供給大家。

此女身高163,相當苗條,長髮,圓圓的臉,笑起來兩個酒窩,特別讓人有一種甘甜滋味的享受。穿低腰褲,低胸外衣,皮膚也不錯,走起路來臀部會晃動,相當震撼男人的心。

好了,人物介紹到這裡,下面開始正題吧!

下午6點,我們分乘幾車去吃晚餐,晚餐期間大家說說笑笑,完全看不出是一群要今晚大戰幾百回和的換妻男女,我在想,這個社會,什麼人都有!

大家回到套房,幾個女人去準備水果,其他男人就坐在那裡聊天,聊他們圈子裡的故事、聊他們以前玩的經歷,女的也在邊上附和著。呂哥的老婆和另幾位女士把買來的安全套全部拿出來,然後每個房間放兩個。

待各項工作都搞定後,呂哥開始交待遊戲規則了。先前呂哥參加遊戲,因為組織者搞得並不完善,有很多人,包括呂哥相當不滿意,所以這次呂哥特地將遊戲規則說 明一下,尤其是分配好,不能隨便換人,要換也要進行完第一輪才可以自由搭配。妻被分配給呂哥,我低頭時看見呂哥褲襠那裡鼓鼓的,估計雞巴都硬了。

其實我知道,妻子對交換還是恐懼的,不是發自內心地接受,一想到要面對一個陌生的男人,而且還要脫光衣服做那種事,就覺得懼怕、尷尬和羞怯,只是為了我才 同意的。我想觀念傳統的女人邁出這一步不容易,而男人要把妻子送到另一個男人的懷裡同樣需要很大的勇氣,但事已至此,只能往前走了。

這時的妻子緊張得口乾舌燥,也是臉紅心跳,一口接一口的喝水,以掩飾內心的緊張。我把妻子拉到身邊,勸她儘量放鬆,此時我真想吻吻妻子,愛撫她,可還是不好意思,就放棄了。在我的勸慰下,老婆終於很輕的點了一下頭,算是同意了。

呂哥脫光衣服說:「大家開始吧!」但妻子脫衣服時還是有一些放不開,她嬌羞的對我說:「你……你把頭轉過去。」但她看到呂哥的老婆和另幾個女人大大方地脫下衣服的時候,也就適應了。

呂哥的雞巴真的很大,甚至比錄像上看到那些老外的雞巴還要大,圓鼓鼓、紅彤彤的龜頭像個大雞蛋一樣,而莖身又粗又長,像超市裡那種最大號的巴西大香蕉,這還是沒硬的時候。一直到今天我們還說,他哪都不好,就是雞巴大。

房間裡頓時開始熱鬧起來,一時男男女女開始爭搶衛生間,脫衣的脫衣,偷看女人身材也有,在衛生間打鬧的也有,具體細節我不說了,估計大家能想像得出來,我要是真的完全寫出來,估計肯定寫得很淫亂。

此時我脫光衣服,不時去偷看分給我的呂哥的老婆,典型的已婚婦女身材,身體有些發福了,由於生育過,小腹也有了些許的贅肉,歲月不饒人呀!不過,讓我欣慰 的是,她皮膚還白皙,乳房和臀部雖然有些下垂,但還是保持得相當豐滿。她兩腿之間陰毛十分稀疏,因此本來就微微凸起的陰阜便顯得更為豐滿。我們一直坐在客 廳,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電視聊著天,只是聊一些簡單的性話題。

這時,交換要開始了,呂哥老婆把內褲脫了後,我反而不那麼緊張了,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就今天了!待她脫到一絲不掛的時候,我不能不主動了,我摟過她,在懷裡吻著、摸她的乳房,奇怪,怎麼沒有興奮和刺激的感覺呢?心裡倒是很平靜。

妻子十分溫順地陪著呂哥聊天,呂哥人挺幽默,逗得我老婆直笑。後來,呂哥老婆讓呂哥先去洗個澡,我也對妻子說道:「你也進去洗洗吧!」妻子一聽我這樣說,只穿著一條短褲就進了浴室,她進去後,也沒有把門關緊。

這時,我的陰莖也開始極度膨脹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促使著我很想進去看一看,我只好藉口洗洗雞巴開了門。

當時我一看就立即血脈賁張,只見老婆的雙手正抓住呂哥的大雞巴,既像在幫他清洗更像在玩弄,從雞巴的硬度看,他已經極度亢奮了。再看老婆,這時老婆雙乳已經被呂哥握在手中了,他的手上工夫很不錯,大概是經常玩女人的,他的一隻手捏住了我老婆的乳頭,拚命地玩弄。

呂哥老婆從背後摟抱著我,我們躺倒在浴室對面的沙發上,她的手也不停地撫摸我的體毛和陰毛,偶爾碰碰我的雞巴。叫床的聲音、吶喊聲不時從各個房間裡陸續傳出來,由於每個人的做愛習慣不同,有人將房間反鎖,有人卻故意把房門大開。

當時我被呂哥老婆的雙手正抓住雞巴舔著,我從眼角餘光看過去,呂哥正摟著我的妻子進了房間,我感到妻子有些緊張的躲閃了一下。門「砰」的一聲關掉了,過不 久我就聽到了妻子在隔壁房很急促的叫聲,然後不久就是「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以及妻子斷斷續續哭泣似的叫床聲……這種聲音太熟悉了,我的心中一陣酸楚。

我不再多想,一個翻身把呂哥老婆壓在身下,趕緊將雞巴對準她的陰唇間,呂哥老婆趕忙伸出右手用兩根手指頭夾著龜頭,幫我戴好套子後又把龜頭重新對準了自己的陰道口。

我的臀部慢慢壓了下去,屁股壓得很深,然後就開始用力地插了進去,她馬上抱著我的屁股緊緊拉靠,直到我全根盡沒、兩人的陰毛都貼在一起時才改為用力摟著我。

她的屄水很多,也很溫暖……我操了她有一百多下就感到要射了,我趕緊放慢速度停下來,她掙開眼睛問我:「流了?」我笑了一下說:「早著呢!」又繼續操她,她閉起眼睛又哼起來,細節我不說了。

堅持了二十多分鐘我就射了,便趴在她身體上不動了,我趴在她的身上喘著粗氣休息了一會兒,雞巴仍舊深留在她的陰道里。過了有四、五分鐘我才爬起身來把雞巴 抽出,我看見自己的雞巴雖然已經有些軟了,但還很粗大,套子裡充滿了精液,前面的小套漲得滿滿的。她一直靜靜的等著我,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雞巴。

這個大客廳裡還有一對C妻和B男人在玩,B男人一邊做動作一邊給自己做配音,明明是他在玩人家的屄,自己倒是嘴裡發出「啊……噢!噢!」的呻吟。被他玩的 C女人在陰蒂受到揉弄時,小腹一起一落的不斷抽搐,我就在邊上伸出右手撫摸她的乳房,那時倒沒有想到讓這個女人為我口交。

待B男人摸夠了下面、舔夠了下面時,便讓我去給這個女人口交,他來讓C女人為其吹喇叭。我並沒有舔這個女人的屄,感覺先前有男人在那舔過、摸過,甚是不乾淨,我隨意地用手指撫摸了一下她的屄,又翻開她的陰唇揉揉陰蒂、摳摳陰道便作罷,估計是幹得太多了,屄裡顏色有點發黑。

呂哥老婆湊近我的耳邊輕輕的對我說:「你感覺怎麼樣?我對你感覺不錯,你什麼時候有時間?來我們家坐坐,如果沒有什麼反感的話,咱們玩玩3P!讓你操個夠,保證不虧你。」

「好!好!」我有些顫抖地從乾澀的嗓子眼裡滾出兩個字,她就像我老婆一樣依偎在我的懷裡讓我隨便摳、隨便摸。

我問:「呂哥試過和其他男人一起操你嗎?」

「有的,不過並不是經常。」

我當時心情說不出是好是壞,因為我的女人,正在其它房間被男人……

呂哥老婆一直趴在我的身上舔著我的陰莖,但是我已經沒有心思做了,現在我唯一的想法就是看妻子做愛。我的耳邊一直迴響著老婆的叫聲。

過了不久,有幾個男人已經射完了,陸續走到大客廳電視前吸煙聊天、看電視。

下面說說C男人的思想境界吧,他老婆此刻正光著身子躺在沙發上捱著B男的大雞巴操,自己還和我們能說能笑,還在說他和B少婦摟在一起口交時,能感覺到她的她的陰部是光溜溜的,陰毛剛剛刮過。

C妻和B男人似乎還沒有停的意思,沙發搖晃得「吱吱……嘎嘎……」的聲音和C妻的喘息聲此起彼伏。D大哥道:「你老婆可真行啊!」C男人倒是顯得很是開心,說:「我們都老夫老妻了,出來玩,最重要的是玩得開心。我們都很開心就行了,何必計較其他……」

隔壁房間裡的動靜聽得清清楚楚,呂哥好像挺有勁,「吭哧、吭哧」的動靜不小,可以聽見我妻子緊一聲慢一聲非常清楚的呻吟聲,以及肚皮碰肚皮的「啪啪」聲、床搖動的「吱吱」聲。

好像也就十分鍾不到就沒動靜了,很快房間又傳出來妻子「哎喲、哎喲」聲和「嗯……嗯……喔……喔……哎……喲……哎喲……」的喘氣聲,叫得越來越歡,呻吟聲卻好似很痛苦,我真擔心被鄰居聽到,因為她的叫聲實在是太大了。

客廳裡D大哥氣喘吁吁地問道:「沒什麼事吧?呂哥和誰在一起?」C男人用眼睛示意了一下我,說:「他老婆。」

D大哥道:「我說兄弟啊!你老婆可真是的,要不我陪你去看看?」我趕緊道:「我都累了,你去看看吧!」他邊笑邊說:「那好意思嗎?」我說:「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還能幹嗎?」

「你就別損我了,你這人還真逗。那兄弟我就不客氣了。」D大哥說著,邊擼著自己的雞巴跑到了房間裡。

我裝作很疲憊的樣子翻了個身,然後背對著大家閉上了眼睛,但是我卻怎麼也睡不著,我的腦海裡一片混亂。隔壁房間裡始終沒有安靜下來,我起身到了房間裡,看見妻子躺在床上,雙手抱著呂哥的頭使勁地壓向自己的乳房,妻子的屁股不停地往上頂著,她也已經是全身是汗了。

呂哥趴在我妻子身上,兩隻胳臂內彎支撐著身體,兩隻手一邊摸一個乳房,屁股在妻子的陰戶上輕輕的晃動著,使勁地幹著,好像要全身融入我妻子的身體裡面一樣。

他每大力地抽乾一陣子,到快要射精時就又停了下來,把陰莖深深的插在我妻子屄裡,趴在她身上休息,等到想要射精的意念一過,他又開始兇猛地抽乾。妻子的淫水順著屄口邊沿慢慢地往下流,流到屁眼時,就開始往下滴了,已經有幾滴黏在床單上了。

呂哥翻個身,自己在下面,把我妻子仰面放在他的肚子上,妻子這時兩腿往上一縮,又變成蹲姿,屁股一上一下套弄他的雞巴。D大哥擼著自己的雞巴側躺在他們身 邊,伸出右手揉捏著我妻子一個乳頭,我感覺自己全身血往上湧,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腦子一片空白。身體像被電擊一般興奮起來,陰莖逐漸勃起、堅挺,我 真想立即投身於他們之中。

不經意間,妻子發現我愣愣的正站在門口看,大叫一聲:「啊!」立即伏身趴在呂哥的身上,緊張地喊道:「別進來!」D大哥有些忍不住了,輕聲說道:「呂哥,讓我來會兒吧!」呂哥擡起身體,讓出了位置。

妻子和D大哥換成了狗爬式,D大哥跪在她屁股後面,妻子翹起臀部往後一退身,看都沒看,十分準確的,一下就將對方陰莖含入體內。「啊!」D大哥發出了舒服 的叫聲,壓在她身上快速地猛操她,操得她嗷嗷直叫,妻子回過頭來瞄我一眼,看完我後便臉紅紅的把頭低下了,好像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呂哥湊到我妻子身邊,搬過她的臉把避孕套摘了讓她將雞巴含進嘴裡,妻子擡起頭把雞巴吐出說:「射我嘴裡……」

一會呂哥和我回到了客廳裡,大家說笑著,呂哥老婆馬上問:「射了吧?累嗎?舒服嗎?」

待了十五分鐘左右,D大哥和我妻子從裡面出來,我看到她低著頭不好意思望我。

大家陸續都射完第一輪了,男男女女洗完澡坐在沙發前吃水果,聊著剛過去的性事,妻子坐在那,下身蓋著條浴巾,一時不知道做什麼好、說什麼好了。不管怎麼說,還是過去問問吧!

我走過去,一起坐在妻子邊上,看著此刻的妻子,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忽然湧上心頭,竟張口說不出話來。想了一下,我衝著妻子很關切的問道:「你覺得怎麼樣?」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我話語中的含義。

妻子羞澀地低下頭,輕聲「嗯」了一聲。呂哥也同樣問了自己妻子一遍,呂哥老婆沒答,只湊近我,先是偷偷的在我背後擰了一把,然後才說:「他還是很能幹的,挺好。」

大家陸續交流了一下各自的感覺,互相之間開始了年輕時才有的打情罵俏。正談著,隔壁房間的B夫回來了,呂哥老婆好像和他很熟。這個B夫是北方人,做生意 的,他和呂哥打招呼說道:「呂哥,要不要我試試你太太的後門呀?」一點也不顧忌,胡扯一通,說的儘是男女的事,津津有味,看來換妻這種事簡直就是公開的。 言語中挑逗之意非常明顯,顯然他不止一次操過呂哥的老婆。

妻子說:「呂哥老婆很不錯呀,比我還豐滿,陰毛也比較少,讓你小子撈著了!」我也毫不客氣:「你不是也一樣嗎?大家都聽見你在裡邊的叫聲了,把你幹得很爽吧?說說,怎麼樣?」

可是妻子怎麼也不肯說,只顧在那裡笑,半天了冒出一句:「你什麼不知道呀,還要問我?他那個傢夥特別大,還一個勁地往裡面捅,操得我直冒汗,痛得很。」

我嘿嘿的一笑,緊接著又問:「戴套套了嗎?」妻子有點驚異地看著我,說道:「戴了呀,當然戴了!怎麼?你們沒戴?」我微笑的點了點頭。

此時D大哥趕緊站起來對著大家特別誇耀我妻子的舔雞巴本領,說一般男人都受不了,還沒操呢就射了:「你老婆真行啊!吞了兩回精呀!」我有些滿足的哈哈壞笑了起來說:「那東西有營養。」C妻笑著說我:「你真是有福氣,下回讓我看看你老婆吃雞巴的樣子。」

我開始注意C妻了,她就是那個和我一直在客廳的女人,我一直喜歡小巧豐滿的女人,她就是。待她笑完,坐於我邊上時,我還是沒主動和她說話,倒是她對我說:「可以幫我拿個蘋果嗎?」我順勢回應說:「我幫你削。」就這樣,我開始和她聊了起來。

蘋果削完遞上,我們也熟了起來。此時的她由於洗得較晚,已經沒太多的浴巾披在身上,只能用一條毛巾遮蓋在小腹上,其實那時在座的男人都是裸著在聊天的,女人最多是披條浴巾,或者戴著乳罩穿內褲。她身體很香,我一直在說好聽的話給她聽,逗得她直笑。

時間過了一會,我拉她去房間裡想要操她,她同意滿足我的要求。我們去洗了一下,關了門就上床,彷彿以前曾經玩過一樣。

說說她的身體和技術吧,她畢竟是70年出生的人,乳頭呈黑紅色,比較飽滿(能保持到現在不錯了),已生育過,小腹略有贅肉,有刀疤。陰唇也是較暗黑,陰道 有些鬆。撫摸過下面,舔過下面,然後她給我口交,舔得很棒,從蛋蛋舔起,一直到龜頭,舌尖舔過我的大腿根。她在我下面鼓搗我的雞巴,我眼看著我的雞巴已經 又硬又紅,直直的插在她的嘴裡進進出。

就這樣她給我弄了有十多分鐘,她問我:「受得了嗎?」我說沒問題,她看到我的雞巴已經很硬了,就說:「來吧,操吧,我怕給你弄了出來。」實際上我並沒有要射的感覺,我只感到很興奮、很舒服。

我笑著說:「不會,早著呢!」她笑了笑說:「你挺厲害,我這麼弄,一般男人都受不了。」

下面就是戴上套套轉入正題,過程中她的叫床聲音相當棒,會用哈爾濱話說我的雞巴頭好大,進入後,她說很舒服,待我主動抽送時,她不停地叫:「不要停,快操 啊!快啊……輕點……大雞巴好大……壞蛋……那麼用力……想操死我啊?」事完了,洗過,坐過去聊天,期間妻子也和E夫操去了!

後來,時間到了十點,大家就自由交配了,叫床聲音一直不斷,房間裡傳出其他女人一陣乾嘔聲,又是一陣咳嗽:「咳……咳!那個東西……咳咳咳……實在太難吃了啦……」有人輕輕地對女人說:「嗆著你了?那你不會吐出來?誰讓你一口就吞了!」

時間到了午夜十二點,電視裡正播著德甲,有一半的人在做愛,有一半的人在休息,我一直在看球賽,沒去找其他女人,不知為何,除了那個E妻和C妻,其他女人我提不起性趣。當時我也有些睏,看德甲時總覺得怎麼這場球時間這麼長,一直不結束。最後,拜仁3:1幹掉了不萊梅……

時間越來越晚了,我也不知道時間到了幾時,大家陸續都累了,然後有人開始進房間睡去了。這時,妻子和E夫在另一個房間已經戰過一場了,正在休息。兩人一點 動靜都沒有,我扒門縫往裡瞅了瞅,原來妻子和E夫倆兒摟在一起睡著了。我當時心情說不出是好是壞,看E妻一個人坐在電視前,我摟過她,她也愛撫我。

後來E夫和我妻子從裡面出來,這時E夫輕輕地對我妻子說:「告訴我,你總共被多少個男人幹過?是怎麼操你的?」我聽到這話,心裡又是一酸。

我出去解手時,看見B夫在走廊上死皮賴臉地抱著我妻子,說非操她不可,妻子說已幹了幾次,不能再幹了,B夫不依,硬是纏著她,妻子過來問我,我下意識的點頭同意了,妻子只好答應。

他們就在旁邊的桌子上幹,妻子在擱在桌沿的屁股底下塞了一個枕頭,然後仰面朝天,劈開兩腿,B夫就站在她腿間,抓著她兩腿壓在桌沿上,對準她的屄「噗哧」一聲,沒費一點事就操進去了。

我聽到B夫一邊操,我妻子在一邊大聲叫,叫聲很急促,於是我告訴B夫輕一點。他們倆在操時,E妻一直在下邊舔我的雞巴,我怔怔地看著,酸酸的感覺更加強烈了……後來妻子說,我當時的臉色很難看。

他們交媾的時間過去了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似乎還沒有停的意思,這時B夫突然回頭看了看我,問我說:「要不要換你來玩個幾下?」我連忙說:「沒 關係,你們繼續玩吧!」妻子有些吃不消,連叫聲也沒有了,只有嘴裡喘氣的聲音,他卻還沒射精,我都懷疑他吃藥了,這麼能幹。

後來,還是妻子給他用嘴放了出來。我問她舒服不舒服,她跪在地上,面扭向我,將從她口邊溢出的精液吃進了肚裡,雙腿還在不停地發抖,雙手扒著桌沿「呼呼」的喘著氣,答非所問說:「好累呀!」

這時E妻被她丈夫喊到房間,一會她又出來,我擡起頭,她看了我們三個一眼,在妻子耳朵邊說了些什麼,妻子笑了笑說:「才不呢!」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臉紅了,兩個老婆摟在一起進了房間。

我赤身裸體的在坐在那電視邊,感覺有點尷尬,B夫看了我一眼,壞笑了起來,說他老婆乾脆開著門幹,毫不在乎。她不但喜歡開著門讓人操,還叫他們進去看,他 說他就看過呂哥操他老婆的樣子,他老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呂哥的雞巴插在她的陰道里來回抽動,呂哥操一下,他老婆就叫一下,可有意思了。

呂哥又對我說:「E夫喜歡集體遊戲,等下他可能會要我和他一起玩你老婆哦!」

我說道:「你們真會玩!無所謂啦!你們喜歡怎樣玩就怎樣玩嘛!」

我走到客廳中拿出一瓶可樂,痛快地喝了幾口,從房間裡傳來隱隱約約的人聲,門是開著的,我走到門口,輕輕推開門,小心翼翼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門悄無聲息 地打開了,E夫躺在床上,我妻子正坐在他兩腿之間,下體套著他的雞巴上下運動;對方妻子躺在身邊,雙手托著自己兩個乳房揉捏著,她丈夫正含著一個乳頭用力 地吮吸。

E妻臉扭向我這邊,慌忙跑過來,雙手將我輕輕推出門外,掩上門,只露出個腦袋,急切的對我說:「你先歇會兒,等他完了事,我們兩個再好好陪你!」說完,立 即關上了門,並且插上了門上的插銷。現在說什麼好像都沒用,既然如此了,就隨他去吧!轉念一想,一會兒也能和她們兩個……感覺平衡了許多。

回到客廳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這難道就是我們想要的嗎?以後會怎麼樣?還能夠坦然相對嗎?沒有答案,也想不明白了。索性什麼也別想了!

沒過多久,她丈夫就出來了,站在門口說道:「兄弟,趕緊過去吧!」我趕忙起身,走到跟前問道:「怎麼樣?」她丈夫笑著說:「爽透了!快去!哎,對了!悠著點兒,別太快了!」說完,轉身向浴室走去。

我趕緊衝進她們的房間,看見妻子和E妻正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說著什麼,看到我進來,妻子咯咯笑了起來。E妻悄聲對我說:「把門關上!」我立即轉身關上房門,插上了插銷,然後興奮地上了床。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你們不去洗一洗?」妻子又咯咯的笑了,說:「嫂子沒有和大哥做,只是動了動嘴,下面的她想給你留著呢!我做的時候戴了套套,你 不會嫌棄我吧?」E妻趕緊打了妻子一拳,緋紅了臉,嗔道:「哎呀!你真夠壞的!」我哈哈一笑,感覺陰莖已經憤怒得漲挺了。

E妻用手握住我的陰莖套弄了兩下,訝異地說道:「還沒動它呀!怎麼就這樣了?!」我讓她用嘴舔我的雞巴,這時她倒不好意思起來,搖了搖頭說:「不會。」起 身跨坐在我兩腿之間,探手握住我的陰莖,臀部輕輕的一擡,然後用力一坐,「噗!」竟然順暢地連根沒入,看來她早就準備好了。

妻子也跨坐在我的胸前,將她整個陰部送到了我的嘴邊。沒過多會兒,她們兩人都興奮地呻吟起來,聽著真是刺激,呻吟聲一個高、一個低,一個緊、一個慢,衝擊著我的大腦。

呻吟聲越來越急促,E妻真的有些瘋狂了,用力地上下運動,瘋狂地叫喊,我感到實在受不了,也顧不上旁邊的妻子了,翻身把她壓在下面就狠狠操起來。幾十下後,E妻禁不住地叫出聲,白眼一翻、兩腿一蹬,不動了。

妻子感覺到我可能要射了,她馬上起身將我的陰莖拔了出來用嘴含著,我一聲大叫,用力地將一股熱流深深的射入了她的口裡。E妻癱倒在我的身上,有些意猶未盡地哼哼著,我感到渾身沒有了一點力氣,只能大口的喘氣。

這時她丈夫探頭進來看了一會兒,又轉頭走了出去。我們先後去沖了個澡,洗完澡,感到渾身輕鬆了許多,我們再次聚集到客廳裡,後來,妻子和C夫妻還一起玩了場3P。

我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突然感到隔壁好像不太安靜,仔細一聽,有女人被操的哼哼聲,顯然是哪個妻子又在被操著呢!床板的晃動聲、女人的哼哼聲,一會緊、一 會鬆,不絕於耳,再仔細聽,甚至雞巴操得「啪啪」聲都能聽到。大約有近二十分鐘,接著是「嘩嘩」的呼爽聲,再就是開門的聲音,完事了。

我看此時B少婦也沒有男人再找她了,就和她隨意地聊著,慢慢的,我摟著她,想要她,然後就挑逗她,她也同意滿足我,我們便在沙發上站起來坐到地板上去。

我接著又想看看她的屄,於是直截了當地說:「你把腿分開,我要看看。」她倒很痛快的叉開腿,把整個陰部露出來給我看。她陰阜上的毛幾乎一根也看不到!整個陰阜光溜溜的,柔嫩異常,不用手扒開,大陰唇就閉合成一條縫,長出來的小陰唇掉在外面。

我讓她自己把屄扒開讓我看,她很聽話的照辦了,用兩手扒開大陰唇露出粉紅色的肉。她努力把整個屄扒開得大大的對著我,我開始有些起性了,雞巴有些蠢蠢欲動,我讓她就這樣,她閉著眼睛躺在沙發上,劈開腿等著,我專注地直盯著她的屄,一邊看一邊開始自己揉弄雞巴。

我感到雞巴開始硬起來,等不到很硬我就趴上去操她,哪知她的水並不多,乾乾的很難插入,頂了幾下沒能頂進去,雞巴反而軟下來了。我讓她繼續保持剛才的樣子,她很順從的又扒開陰部讓我看著,我對著她的屄手淫。

搞了一會兒,我的雞巴又硬了,我再次趴到她白淨的身體上,用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她也伸過手來幫我將龜頭塞進去,我用力向下頂了幾下,有門!進去一些,又頂了幾下,我感到我的雞巴頭被她的陰道包圍了。

這次她應我的要求,沒有用安全套(先前提到的性愛,全部是用安全套),我讓她著把屁股撅起來,從後面操她,做了有一刻鐘,就射了一部份,然後她提議去衛生間做。

衛生間裡,我們接著用後插式做,她雙手扶著洗手盆的檯子,後翹屁股給我操,我雙手扶著她的屁股或者腰,用力地抽插著。她的叫床聲音真的很大,而且特別順從,想怎麼操她就怎麼操她。

一直幹了有四十多分鐘,她一次又一次的說:「你真厲害,都操了兩個了,還這麼有勁!」最後她怕我太累了,體貼的說:「別累著,差不多就行了。」射完這次,我也真的累了。

在我射完後,客廳裡熟睡的呂哥竟然已經勃起,並戴好了安全套,推門進入衛生間要接著幹!

等他們做完,我清洗一下,用手摳摳她白禿禿的下身,有些乾乾的!她也說有些吃不消,畢竟一夜做了不下四個男人了。

時間越來越晚了,我也不知道時間到了幾點,大家陸續都累了,然後有人開始去房間睡覺,剩下幾個就在聊天打發時間,是呂哥老婆,還有另外兩個男人。我仔細一 聽,原來呂哥老婆在說她結婚的時候呂哥怎樣操她,她說呂哥每天都要操她好幾次,最多一次一天幹了她七次!操得她腿都軟了站不起來。

妻子和我懶散地躺在沙發上休息,已經沒有了精神,呂哥過來讚美了我妻子的優點,對我們說:「今晚咱們一塊睡吧?」妻子有點異樣地看著呂哥,但還是同意了,我自然沒有表示反對。

看著妻子和呂哥走進臥室,我也跟了進去。我一直守在妻子身邊,不願意離開,和呂哥一起擁抱著她、撫摸她,而妻子的一隻手一直握著呂哥的雞巴,另一隻手擼弄著我的雞巴。

我躺在床上,看著老婆興奮地擼弄著我的雞巴,發覺她顯得異常興奮。呂哥用手伸到我老婆前面,用指頭在陰溝裡摳著,對她笑著說:「現在哪兒有呀?早就射沒了。」我老婆笑道:「那可沒準!」呂哥看到她有些執著,笑著說:「那你就吃吧,如果有的話,就都是你的!」

「好呀!就這麼著!」我老婆興奮地說,一含住呂哥那紅通通的大雞巴頭便使勁吮吸起來,呂哥輕輕地哼了一聲,說道:「輕點兒,有點兒痛。」妻子稍稍減了點力度,繼續吮吸,但吞吐的速度很快,呂哥發出了舒服的哼哼聲。

這樣連續吮吸了幾分鐘後,我看到呂哥的雞巴頭濕濕的,勃起得很大,妻子用兩手擼著他紅通通的雞巴,把大龜頭對著自己的嘴越擼越使勁。又過了好一會兒,呂哥 開始粗重地大口喘氣,忽然叫了一下,把我妻子的頭用力按下,我瞄了她一眼,她伏在呂哥兩腿之間,頭上下不停運動。我緊緊盯著,呂哥腰一挺,在我妻子的嘴裡 直接口爆了,然後閉著眼睛長長的舒了口氣。

妻子有些不情願地用手托著大雞巴,將龜頭慢慢從嘴裡吐出,口角邊跟隨著流出一小沱呂哥的精液。我問妻子口感怎麼樣?妻子擦了擦嘴唇,說:「哪兒有呀!太少了。」呂哥說:「那以後我們有機會再來。」妻子說:「好呀!巴不得呢!你的東西真大!」

妻子還回過頭來有點不好意思地瞄我一眼,繼續擼弄著我的雞巴,但是我已經不能勃起了。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平時我還是很能幹的,但今天就是不行。

真的是自由的性愛,比原始社會還要好,畢竟原始社會還要男人追上女人按到在地再做。在那個公寓裡的一天內,大家都是自由的,只要你有能力,你就可以與任何一個女人做!其中的一些細節我就不詳細說了,說也說不完,我只是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說出來。

待大家都安穩下來,不再有性衝動了,這才開始化妝的化妝、穿衣的穿衣,期間我還用數碼相機給D妻的乳房來了個特寫,紅色的乳罩配上那對極其美麗的乳房,真是一道最美的風景!

大家開始收拾房間,這才發現到處都是安全套!收拾完,出門去吃早餐,由於時間接近十一點,也就當是吃午餐。我想說的一個小事件就是,呂哥給每位上了一道皮 蛋瘦肉羹,吃到最後,我沙鍋裡剩了不少皮蛋,邊上的呂妻對我說,她喜歡皮蛋,然後將我剩的皮蛋全部吃掉,邊上的呂哥還在打趣道:「我老婆最喜歡吃你的蛋蛋 了!」一句話說得我甚是不好意思,倒是他和呂妻笑得相當開心。

我在想,他們的境界真的是與我們常人的常規道德背道而弛。自始至終,我沒敢問過他們是如何看待換妻這個遊戲……再次無語中!

吃過飯,大家分手而別,並再次約好下次有空大家再次相聚。

我們啟程開車回去了。一路上,妻子顯得有點神情黯然,很虛弱的看著我,一路上我和妻子都沒說話。下午三點半回了家,開門進屋,妻子上了床睡覺,我去衛生間洗漱。

晚上我們也沒大說話,妻子在看電視,情緒好很多,我試探的和她說話,她說:「就是不知道怎麼了,那裡痛得受不了。」我過去蹲在她面前,分開她的腿看,陰溝裡的唇緣紅腫不堪,向外翻凸著,看來是操得太多了。

她說:「操到後來,下身都沒知覺了,只是知道他們在插,不停地動,到後來是痛得受不了。你沒看見嗎?我就像被人強姦一樣,我看被強姦就是這個滋味了,裡面很乾,火辣辣的,戴著套更乾,也沒水了。」

過了兩天,妻子說那裡還痛,我帶她去醫院,醫生檢查後說:「沒什麼,陰道輕度糜爛,用泡騰片治療,注意一下夫妻生活。」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