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腿之間 敏感部位的跳動

最近公司在一單生意上打了一個漂亮仗,淨賺幾千萬。

靠著寬大的桌子,我心裡一下輕鬆起來,久違的慾望隨即而生。

今天,終於可以輕鬆一下了,我打開了電腦,點開了公司資歷,瀏覽著。

「砰砰砰……」一陣有節奏的敲門聲。

「進來!」

「艾主任,市場部歐陽科長有份文件請您簽約。」秘書任馨輕盈的站在我的面前,柔軟清脆的說。

任馨,去年新任女秘書,二十四歲,身材不是很高,一米六二,中文大學畢業。

由於我專心公司發展,對員工基本不太接觸,給身邊工作人員包括秘書的感覺是有點沈默,少言寡語,但是雷厲風行,所以公司員工都比較害怕我,我從來不和員工 開玩笑,特別是女員工,我知道這樣會在公司產生特別不好的影響。所以員工們在敬畏的同時又對我產生了安全感,女員工們尤其。

我擡眼看著任馨,只見任馨婀娜的站在那裡,正在等我的回覆,任馨在一身合體的西服套裝下映襯的嬌柔無比,收身西服巧妙地烘托出精巧的胸部,同色制服裙包裹 著渾圓的臀部,一雙白皙的小手合握在小腹下方,淡黑色的絲襪從筆直飽滿的雙腿順著裙子裡面向下延伸,一雙四寸的高跟鞋將她的雙腳合適的包裹著,留下腳背一 條美麗的弧線。

我擡起頭,只見任馨一襲披肩的長髮,烏黑柔軟,額前整齊的劉海輕輕覆蓋在光潔的額頭上,一雙美目正盯著我。

任馨不是特別耀眼的那種美麗女孩,很乖巧,宛如鄰家女孩,乖巧無比。她的皮膚很白,是那種吹彈可破的嫩白,可是此時,一團霞紅已經飛上了任馨的雙頰,她不知道主任今天是怎麼了,盯著她看著不說話,看得她心裡猶如小鹿撞擊。

「艾主任……」

任馨的一聲微帶顫音呼喚讓我回到了現實,我尷尬的收回目光,面無表情地說「讓她進來吧。」

說實話,我的心裡緊張的可以預見,手心已經出汗,不是害怕,而是一種莫名的興奮,究竟為什麼興奮?一時半會兒我還沒有想到原因,只是隱約中有一種衝動。

任馨轉過身去,朝門口走去,高跟鞋撞擊著地面,發出清脆而有節奏的「搭搭」聲,渾圓的臀部楊柳春風般的擺動著,隱約中,可以看見內褲突出裙子的紋路,又是一陣心襟動盪……

「歐陽科長,艾主任請您進去。」門口,任馨說。

歐陽科長,名叫歐陽紫薇,一個職場精英,是我從一家大型企業高薪挖過來的,三十歲,成熟風韻,當初挖她過來,除了業務需要外,其實我還有一個小小的慾望,就是想把她幹幾次!

每次看見任馨和歐陽,我都會產生性交的慾望……

怎料到,這個歐陽紫薇生性高潔,雖然周圍浪蝶飛舞,她依舊保持著高傲,忠於著自己的丈夫,真是羨煞旁人!

開始,歐陽紫薇還對我保持著一絲警惕 ,也難怪,誰叫她是一個如此迷人的女性呢?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表面從沒有閒心搞這些名堂,由於歐陽是市場部,經常在一起打交道,看著我如此用功,也就漸漸放鬆了對我的防備,偶爾也會開個小玩笑。

我平時從來不對她動手動腳,生怕有朝一日如果有機會,我會壞了好事。但是我沒法遏制對她的衝動,只好在一次出差的時候,藉機配了她辦公室和家裡的鑰匙,利 用晚上獨自加班和白天她家沒人的時候,溜進去玩弄一下她穿過的絲襪和褲頭,滿足一下我內心的慾望,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今。

歐陽在業內是出了名的冰美人,由於種種原因,她從來不合客戶以及公司人員開玩笑,生怕別人打她的主意。

正想著,門開了,只見一個婀娜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仔細地打量著歐陽,心裡驚嘆造物主的同時,又產生了一絲莫名的嫉妒「他媽的,如此尤物,叫她丈夫佔了便宜,如果我身邊有如此美女,我肯定天天操她!』

歐陽在一身灰色西服的映襯下,猶如一幅精美的畫面,若軟的西服面料偎貼在挺拔高挑的身材,一頭烏黑捲曲的長髮,隨意的落在肩膀上,精緻的五官酷似影星李冰冰,一條同色的套裙垂感極好的包裹著她那挺翹的臀部,足穿一雙四寸高跟鞋,更把她那近一米七的身高映襯的嬌艷挺拔。
000 紫薇.jpg

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她的雙足和雙腿,因為她從來不穿涼鞋和裙子,這可能也是一種自我保護吧,每次在玩弄絲襪和褲頭的時候,我都想像著這是怎樣的一個部位?也 許想像永遠是美好的,如果雙腿有瑕疵,或是雙腳有點其他的問題,恐怕是太煞風景了!我一直喜歡張一雙美足的女人,我認為,腳美的女人,一定是個美女!

歐陽看著我平靜的目光,絲毫沒有感覺到和平時有什麼異樣,她怎麼知道此時此刻我的心裡早已心潮澎湃了?

「………」

歐陽說的話,我一句也沒有聽進去,只是平靜地掩飾著心中的慾火,看著她彎腰給我講著手中不知道什麼文件,餘光透過歐陽微開的白襯衣紐扣,貪婪的向裡面看 著,雖然只看見微微隆起的胸部的輪廓和白皙的肌膚,已經叫我慾火中燒了,餘光繼續向下,停留在她的雙腿根部,頭腦裡浮現的是見過的各種她的小蕾絲褲頭,不 知道她今天穿的是哪一條?

「艾主任,您看,什麼時候去?」歐陽絲毫沒有看出我的變化。

「啊?!……嗯……」我心裡一陣惶恐,「什麼?去哪?幹嘛?」我飛快的掃了一眼文件,心裡一下放鬆了,原來是一個經貿會,邀請我們參加的。

「後天吧,你看需要誰去呢?」我漫不經心的問道,一個計劃瞬間產生!

「讓小張和您一起去吧,他今年才來,需要開拓一下眼界,對以後公司發展會有幫助。」歐陽輕輕地說。吐氣如蘭,一股淡淡的香氣撲面而來。

我知道,她一直避免單獨和我出差,也不單是我,公司裡的員工都知道,歐陽紫薇不喜歡出差,主要是因為避免給別人什麼不良企圖。

嘴裡都這麼香?不知道底下是什麼味道……

「這樣吧,小張先不去了,你和任馨準備一下,後天和我一起去,你倆平時關係不錯,小任這段時間也很辛苦,當然,公司這次盈利,和你的辛苦有著莫大的關係,你和她都放鬆一下,也好和你做個伴,怎樣?」我微笑著,嘴上詢問,語氣中露出一種決定,歐陽紫薇如何聽不出這種語氣?

「這樣啊……也好!讓小任和我一起吧,也好有個伴。」

這樣的決定在瞬間產生,歐陽紫薇無論無何也想不到,當讓外面的任馨更加想不到,歐陽紫薇的一句同意,把她倆帶進了一個瞬間產生的完美計劃裡了。

一夜無眠。

第二天,我開始精心的準備……
二夜無眠。

========分割線,勿理我。改寫作者:icemen00=========

飛機離開地面的瞬間,旁邊的歐陽正在和小任竊竊私語,歐陽隨著任馨的快樂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好美啊,歐陽白皙的臉龐上,嘴角微微上翹,隱約露出潔如編貝的牙齒,歐陽今天穿了一身標準的職業套裝,白色的襯衣包裹著性感豐腴的肉體,足下蹬著的是一雙 鞋面簍空的細帶高跟鞋,精緻帶子捆在性感的小腿的三分之一處,纖細的腳踝彷彿玉砌;一雙精巧的腳掌裸露出大半,讓我看見了一個高貴灑脫的成熟女人,那種溫 柔透漏出的嫵媚,已經在機場的回頭率上得到了認證。

任馨上身穿了一件水藍色的連身套裙,一雙嫩白的雙腿白光光的露在外面,配上一雙黑色高跟涼鞋,襯托出青春的陽光。我的目光僅僅在任馨和歐陽的雙腿上停留了片刻就離開了,因為我知道,現在的忍耐是多麼的重要,未來的兩天裡,這四條美腿將會在我的懷裡歌唱。
000 紫薇-任馨.jpg

想到這裡,我的心裡禁不住一哆嗦……

「你倆聊吧,我休息一會兒,等到了那邊,領你們去唱歌。」

「艾主任,一言為定啊。」任馨開心的叫道,銀鈴般的笑聲,惹得機上的人掃來一片羨慕的眼光。

「小丫頭,小點聲……」歐陽愛撫的在任馨腦袋上拍了一下,任馨頭了一下舌頭,抱著歐陽的一隻胳膊,羞紅了臉蛋。

下了飛機,直奔酒店,定好房間,我和兩人一起向電梯走去。

「唉,你看我這腦子,還要預約後天返程的機票和送機的車,你倆先上,順便把我的東西放在房間裡,我去前台一趟。」

我把兩張房卡遞給歐陽。一張是雙人間,一張是單間,這個賓館我以前住過,是個五星級酒店,非常棒,尤其是這兩間房,都在走廊拐角,非常安靜,而且不會引起人的注意,剛好一間單間,一間雙人間,是對門。這早在我的安排之下了。

「艾主任,我去吧。」任馨連忙說。

「不用了,這兩天美女休息,男人幹活!」我一語雙關地說。

「那……好吧,姐姐,我們上去吧!」這個小丫頭在路上一直這麼叫歐陽,歐陽也真像個姐姐,拉著任馨的手,提著行李上樓了,看著她倆的背影,我禁不住一陣衝動,我的目光緊緊盯著兩個美女屁股,一陣淫蕩的光芒射了過去。

美女啊,你倆是我的了!

我轉身向前台走去「你好,麻煩把我朋友的房間再給一張卡,兩個人都能用。」

「好的,先生,麻煩您再交押金。」

房卡,順利拿到了,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計劃開始了……

一夜無眠,強忍著慾望,想像著對門房間裡的美景……

第一天,她們身穿正裝,和我周旋於熟客之間,看著客戶們羨慕的眼光,我得意極了……

第二天,白天繼續在經貿會上拚搏,收穫頗豐。

晚上,幾個客戶代表要請吃飯,裝著沒辦法拒絕,其實早已安排好,和他們一起了晚餐,席間,氣氛熱烈,由於我在場,他們沒有太敢和兩個美女開過分的玩笑,但是卻認真的讓兩個美女喝了不少酒。

歐陽實在沒辦法拒絕,因為幾個勸酒的,是當地有名的勸酒王,當然也是女人,這樣會好點,當然,這些都是我一手安排的。趁喝酒的功夫,我飛快的回到賓館,把竊聽器裝在了床頭櫃的電話下面,這種高功率的竊聽器是可以在三米之內聽見人的呼吸的。

酒足飯飽之後,迎著任馨的酒勁,我們又去開心了一下,唱歌……

回去的路上,任馨已經有點搖擺了,歐陽也看著明顯有醉態,但她還在堅持著。

到了酒店,我一手扶著一個美女,踉踉蹌蹌回到房間,一路上的左擁右抱,軟玉想懷,早已讓我心猿意馬,我強忍著心中的慾火,把她倆攙進房間,看著一張一張艷若桃花的臉,我打開冰箱,拿出兩瓶冰鎮礦泉水,倒在杯子裡,張開手心,兩絲細細的藥粉瞬間融化在水裡。

任馨趴在床上還在哼哼剛才唱的歌,歐陽紫薇斜臥在沙發上,美目微合,絲毫沒有看見我的動作。

「兩個美女,趕緊前來喝杯水,壓壓酒,洗個澡,早點睡。」

「艾主任……我頭暈……」歐陽喃喃地說,還是強忍著接過了水杯,恍惚中,她根本沒有注意到,我的手,在顫抖!

「喝點水,會好點的。你今天還挺厲害,喝了不少吧?」我笑著說,同時,拉著任馨起來,遞過了杯子。

「你笑人家,我從來不喝酒的……都……怪你!……」歐陽紫薇嬌聲到,那種嫵媚的聲音我從來沒有聽見過,聽得我心裡一陣陣發酥。

「艾主任……謝謝你!……」任馨還是強忍著暈酒,接過了杯子,一口氣喝了下去,那邊,歐陽紫薇也毫無防備的一飲而進。

看著她倆喝下了我早已準備好的聖水,我打了一個哈哈,藉機離開了。我得趕緊離開,再不離開,我要爆炸了!

回到房間,打開竊聽器,戴上耳機。

「去!……趕緊洗個澡,早點睡……覺。」歐陽磕磕絆絆的對任馨說。

「姐,你先洗吧……一會兒……我再……洗……呼呼……」話語未落,任馨一陣輕輕的鼾聲已然響起。

「你這個小丫頭!……不講……衛生……」一陣安靜,許久也未傳來洗手間的淋浴聲。

哈哈!……我心裡一陣狂笑,不要洗!我要的就是原汁原味!忍住心中的慾火,看著時針一分一秒過去,耳機裡的呼吸漸漸均勻了……微弱了……

時間到!

我夢一般的拿起攝像機,打開了房門,像個幽靈,閃進了對門。

房間裡瀰漫著女人特有的香水味,月光透過紗簾,將屋子裡面照的朦朦朧朧的。

只見歐陽紫薇身上穿著飛機上的那套裝扮,側臥在沙發上,一頭烏髮散落在在雪白的脖子和臉頰上,雙腿蜷臥在寬大的沙發上。

任馨是一身黑色套裝打扮,仰面朝天,肆無忌憚的躺在雪白的被子上,紅底黑色的高跟鞋都沒有來得及脫去,本來就短的黑色套裙被她微微分開的雙腿又往上拉了幾分,隱約可見小小的蕾絲。

我的陰莖已經膨脹了,我脫光衣服,深深的呼了一下氣,美夢開始了!

美好的東西,要留在最後!我決定先在任馨這裡解決一下慾火!長夜漫漫,我不能枉費苦心!

我已經等不及品嚐任馨的雙唇了,我的目標,直指雙腿之間!

打開燈,房間一下明亮起來,架好攝像機,我伏在床上,分開任馨的雙腿,光滑雪白的絲腿,被我抱起來,無力的搭在我的肩膀兩側,我用力把雙腿往中間合攏了一下,任馨的雙腿內側柔軟的貼在我的臉頰上,我搖動著臉頰,享受著溫柔的摩擦,那種少女滑嫩的肌膚讓我無法自控。

我一挺身,隔著任馨的套裙底,張嘴扣在了任馨的私處,隔著蕾絲,靈活的舌頭像一條出籠的蛇,飛快的頂在了任馨雙腿之間那一片神秘之地!

舌尖是靈敏的,我感觸到了麻麻的蕾絲下面暗潮湧動,密閉的陰唇被蕾絲隱約中分成了兩片,我的舌尖沿著蕾絲的結合部,準確的在陰唇之間滑動。

「嗯……」

小任馨睡夢中似乎感覺到了敏感部位的跳動,雙腿無意識的加緊了,緊緊的把我的頭扣在了她的雙腿之間!白皙滑嫩的肌膚緊緊貼在我滾燙的面頰上,同時緊緊貼在了她的陰部,一股淡淡的潮香撲鼻而來,夾雜著體液的味道,沒有洗澡的身體,味道是最真實的,我喜歡這種味道!

雙手緊緊地沿著任馨雙腿外側使勁的揉搓著,滑嫩的肌膚在我的撫摸下開始漸漸發熱,她的身體也開始無意識的扭動著,同時嘴裡若有若無的呻吟衝擊著我的大腦!

我輕輕的解開她的套裙,露出她修長的美腿。

我將任馨翻身,把她擺成臀部翹起的姿勢,雙手已經遊動到任馨的臀部上,抓著蕾絲的邊沿,把小小的蕾絲往旁邊撥開。

我赤紅著雙眼,緊緊盯著兩片美臀中間那一片神秘的地帶,我張開嘴,緊緊地扣在了任馨的陰道上,舌頭開始探尋幽深地帶,我親吻著任馨的陰唇,舌頭用力的向陰 道深處頂著,昏迷中的任馨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的來臨,陰道開始一陣陣收縮,滑嫩的陰肉竟然讓我無法再向前半寸,柔軟而堅決的抵擋著舌頭的進攻。

任馨的陰道完全是粉紅色的陰肉,緊密的,螺旋著,包裹著神秘的小孔,陰肉的上方,一顆黃豆大小的小豆豆,凸起在恥骨最上方。

此時此刻,我已經完全沈浸在陰雨之中了,來回的搏鬥中,任馨的身體早已開始反應了,亮晶晶的淫水開始沿著陰道深處慢慢流出,混著我的口水,浸滿了她的陰部。

「嗯……嗯……啊……」任馨無力的呻吟著,扭動著臀部,卻讓她的陰唇增加了摩擦,我舌頭此時此刻麻酥酥的刷著任馨的陰肉,任馨的身體,扭動的開始用力了,聲音也漸漸大了,一雙柔軟的小手,在床上來回擺動著,似乎想抓住什麼東西。

接著我把小蕾絲拉下套在任馨的腳踝上,起身,從衣櫃裡抽出一條浴衣的腰帶,在蕾絲上打了一個節,再度將任馨翻身,擡起雙腿,我把任馨的雙腿向上身折曲,同時在床頭找了一個位置,固定好腰帶的另一端。

片刻之間,任馨的雙腿就重疊在她的胸前,整個臀部向上,陰部和肛門完全展露在我的眼前:完全一個少女的陰部,陰毛濃黑但是不多,集中在了陰唇的上方,陰唇 兩側光潔如膚,她的外陰唇猶如一座小山丘,緊緊地把內陰唇包裹著,中間只留下了一條粉紅色的肉線,肛門像一個盛開的菊花,被一圈粉色的肛暈映襯這,螺旋著 向中間集中,最後集中在了一個小小的點上,這是怎樣的一幅畫面啊……

我赤身裸體的盤腿坐在床上,讓任馨的後背儘可能的靠在我的胸前,整個陰部就在我的下巴上,我仔細的端詳著任馨的陰部和肛門,輕輕的撫摸著,從她雙腿下方的肌膚漸漸地向陰道撫摸。

任馨的身體由於摺疊控制的原因,呼吸開始加重「嗯……嗯……」當我的手指停留在她雙腿根處時,她的身體輕輕的抖動了一下,好敏感的小女人!

雙指扣在任馨外陰,輕輕地,我打開了這片神秘地帶的中心,任馨的陰道完全打開了,可憐的小姑娘做夢也想不到,此時此刻,她在以一個什麼樣的姿態,展現在她的主任面前?

我把身體向前移動了一下,拉著任馨的小手,把我膨脹的陰莖放在她的小手之中,睡夢中的任馨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使勁的抓著,拉著,我的身體快要爆炸了。

此時此刻,我的舌頭仍然還在任馨陰道外邊徘徊著,我無法控制了,伸出雙手的中指,扣在陰道兩側,用力一拉,穴門打開,我的舌頭早已迫不及待的鑽了進去。

「啊……嗯……啊……」任馨的聲音開始變強了,整個陰道里面的陰肉緊緊緊裹著我的舌頭,向裡面拉著,好美啊!

任馨的陰道深處溫暖濕潤,淫水在舌頭的不斷伸縮下,慢慢開始變多,浸滿了陰道內部,流向了我的口腔。我貪婪的允吸著少女神秘的體液,一條舌頭靈活而放肆的享受著任馨的美肉,舌頭在任馨的陰道里暢快的遊動著,可憐的任馨如何抵禦得了這種誘惑?

「嗯……啊……嗯……啊……」嬌喘連連。

我的雙手從任馨的後腰伸進衣服裡面,用力的揉搓著任馨的小乳房,整個臉緊緊貼在任馨的雙腿之間,在陰道和肛門之間肆意的舔著,吸著。

忽然,任馨的雙腿開始顫抖,呻吟也變了腔調「啊……啊……要!……不!……啊……」一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陰莖,拚命的掙紮著!

她快不行了!我迅速抽出雙手,讓兩根中指插進了任馨的陰道,輕盈而快速的上下抽插起來,同時張開嘴,眼睛緊緊盯著陰道的小孔。

「啊!……」

隨著任馨的身體一陣劇烈的顫抖,一股清澈的體液從小孔深處極速地噴薄而出,逕直射進我的嘴裡,隨著任馨身體不斷的顫抖,淫水接連不斷的噴射進我的嘴裡,濺落在我赤裸的胸膛上。

陰莖在任馨的柔軟的小手上無法控制的射出一股濃白的精液,我的臉緩緩地貼在任馨濕漉漉的襠部,愛撫的摩擦著,親吻著,一輪美妙的高潮被旁邊的高清攝像機詳細的記錄著……

放開任馨,讓可憐的女孩輕鬆一下吧……

一陣夜風吹過,讓我滾燙的身體感觸到了月光的清涼和溫柔,看了一下床頭的時鐘,指針準確的指在了淩晨兩點的位置。長夜漫漫,美女陪伴,如此逍遙,人間無悔!

我赤裸的走到沙發前,調整好攝像機,擡起歐陽紫薇垂落在沙發上的臻首,坐在沙發上,歐陽女神般的安靜的躺在我的大腿上,一頭軟軟捲曲的長髮散落在我的雙腿之間,覆蓋著我柔軟的陰莖。

清風徐徐,體香陣陣,我環抱著歐陽的頭顱,輕輕地撫摸著她高傲秀美的臉龐,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端詳著心中的女神,我的指尖從她光潔的額頭滑過,觸摸者濃 密的睫毛,挺直的鼻樑,秀美的嘴唇,嘴唇很軟,溫溫的,像是剛剛撥開的橘子,柔軟水嫩,我的手指繼續下滑,撫摸著她白皙的脖子,我端詳著甜蜜睡眠的的歐陽 紫薇,下身竟然開始蠢蠢欲動了。

剛才射完,怎麼如此威猛?定了一下神,我才發現,原來我的手指已然開始解著歐陽的衣鈕,我喘了一口氣,目光遊離在她的胸前,顫顫抖抖的雙手解開了歐陽胸前 的衣服,雪白的胸前,一件淡粉色的鑲花胸罩緊緊的包裹著我朝思暮想的乳房,雙乳在文胸的包裹下,飽滿圓潤,一條白皙的乳溝,順著脖頸延伸到文胸深處。

歐陽昏睡著,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平常的謹慎竟然會在今晚徹底崩潰,她的身體將在今晚,被一個老公之外的男人享受!

我側身,向歐陽的胸前伏了下去,鼻息間,她的身體發出一陣陣醉人的香水味,從後面,我輕輕解開她的文胸,向上推下,歐陽那飽滿白皙的豐乳頓時呈現在我的眼前,我深吸一口氣,把臉埋在了雙乳之間!

啊!……好香的肉體,好柔軟的乳房!

我的雙手在歐陽雙乳外延揉搓著,向裡推柔,飽滿彈性的乳房一陣緊一陣松的刺激著我的臉頰,我知道,無論此時我如何放肆,美妙的人妻歐陽都不會感覺到,她的老公啊,怎會知道,遠在千里之外城市,此時此刻,他嬌媚的美妻正在被一個男人享受著。

我含著歐陽小小的乳頭,添、吸、揉、撚,動用幾十年來全部的經驗,發起了挑逗,小小的乳頭在我的嘴裡旋轉,翻滾,我的舌頭從這邊滑向那邊,乳房周圍的每一寸肌膚都沒有放過。

在我的挑逗下,沈睡中的歐陽的身體漸漸發生了變化,開始柔軟的粉紅色的乳頭開始漸漸變硬,在我赤裸的小腹下的頭左右輕輕搖動著,好像在尋找什麼比較舒服的姿勢。

柔軟的面頰擺動中,我只感覺到一陣陣微弱的鼻息吹向我的陰莖,我俯身一看,只見歐陽紅潤的嘴唇正好對著我粗大的陰莖,紅唇微啟,我的陰莖頂端正好在她的雙唇之間,「美人啊……是不是想吃我的小弟弟了?」我揉動著她的乳房自言自語的說。

突然,手上一用力,雙手指尖捏著乳頭輕輕一旋。

「嗯……」歐陽無意識的呻吟了一聲。

「好寶貝,再說一聲,是不是想吃了?」我顫抖著問,似乎我得到了這個終日冰雪高貴的少婦的同意,一股莫名的興奮湧上心頭。

「嗯……嗯……」睡夢中的歐陽也無法忍受對乳頭的這樣刺激,輕吟連連。

像是得到了肯定,我從沙發後面抽出一個靠背,擡起歐陽的頭,把靠墊放在下面,一翻身,成「六九」式,我再次伏在歐陽的身體上,歐陽的上衣已經被我全部解開,白襯衣淩亂的散開,整個上身赤裸裸的坦露著,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掰開歐陽的紅唇,抓著陰莖,緩緩地送了進去。

「唔……嗯……唔……」突然的異物,讓歐陽發出一陣陣別樣的呻吟。

啊,好美的嘴唇,好美的感覺,我往下坐了一下,陰莖完全淹沒在歐陽的嘴裡,她長長的睫毛,像是一隻溫柔的毛刷,輕輕掃動著我的肛門,我拿起旁邊的攝像機, 拉近圖像,仔細拍攝者陰莖在歐陽的嘴裡出沒,像一條遊龍,在水霧間飛騰,歐陽含著我粗大的陰莖,任由這條粗龍肆虐著她的紅唇,拍了大概十幾分鐘,我感覺我 快要崩潰了,這個小美婦讓我心醉了!

歐陽的舌頭柔軟濕潤,裹著我的陰莖,刺激著我的龜頭。突然,我一個激靈,感覺快要射了,我用力拔出陰莖!

「美人,不能這樣,不公平的,讓我也伺候一下你吧!」

可能沒有料到我如此迅速的抽出陰莖,歐陽嘴裡的口水被我一帶,也流了出來,順著臉頰流出,濕漉漉的嘴唇,紅撲撲的臉蛋,好誘人!

決不能浪費!我連忙俯下身子,捧著歐陽的小嫩臉,張開嘴,扣在她的嘴唇上,貪婪的允吸著她的口水,好香啊,我看著歐陽粉若桃花的臉蛋「可人啊!……你的老公恐怕沒有吃過吧……放心,你老公沒有做過的,今晚,我讓你全部享受到!」

擔心受不了歐陽對我的刺激,也實在放不下眼前如此玲瓏剔透的美體,我衝進浴室,用涼水狠狠澆了一陣。慾火漸漸退去,我再次出現在歐陽的身前。

燈光的照射下,她赤裸的上體晶瑩光滑,雪白的肌膚上似乎罩著一層淡淡的光暈「寶貝,哥哥來伺候妳了!」我分開雙腿,站在歐陽的臉上,淫蕩的笑道。

俯下身子,我再次把已經冰涼柔的的陰莖塞進了歐陽的嘴裡,同時,上身已經緊緊貼在她的裸體上,我的臉剛好對準歐陽的光滑平整的小腹上,套裙緊緊包裹著歐陽 的下身,一條裝飾腰帶鬆垮垮的搭在腰間,渾圓的腰部沒有一絲贅肉,飽滿結實。可是此時我已經無暇顧及了,我急於、渴望看見讓我朝思暮想核心地帶!

幾乎是閃電間,我已經把套裙和小蕾絲脫在了小腿上。

此時,歐陽的雙腿大大分開,整個陰部和肛門就這樣被我盡情的坦露了。

歐陽的陰毛濃密烏黑,順著陰唇兩側整齊的滑向肛門!沒有想到,歐陽的身體如此風騷!

我輕輕的,顫抖著分開濃密的森林,歐陽那一片誘人的中心完全呈現了,她的陰唇和任馨完全不一樣,內陰唇微微高於外側,綿軟服帖的閉合著,一股女人下身特有的體香淡淡的,撲鼻而來。

「美人,沒想到,一天了,沒有洗浴,你的陰道仍然如此芳香!」

「哥哥來了!」

我張開嘴,像是隔了五百年沒有見面的情人,歐陽的陰唇瞬間已經沒入我的嘴裡,我最大限度的張開嘴,緊緊地含著歐陽整個陰部,開始吸允著芳香,品嚐著佳餚。

舌頭輕輕地分開陰唇,沿著柔軟濕潤的雙唇我來回要探索著,時而吸,時而舔,時而抿緊嘴唇夾住歐陽的陰唇,提、拉、旋、頂,我的雙手從歐陽的臀部下方緊緊向上環抱著,揉搓著她飽滿結實的臀肉,時而用指尖輕輕觸動著歐陽的肛門,每一次的觸動,都可以清晰的看見肛門的收縮。

可憐的歐陽在我靈活的挑逗下,呻吟著,扭動著,終於,我的舌尖敏銳的感觸到了一個漩渦慢慢打開了,我緊緊的抱著歐陽的臀部,最大限度的把臉緊緊貼在了歐陽的雙腿之間,一條靈活的舌頭已然鑽進了歐陽為我打開的通往天堂的神門!

歐陽在我身子底下,緊緊含著我的陰莖,她無法掙脫,也無法逃避,因為,今夜,她將毫無保留的奉獻給我!

淫水漸漸湧出,任我毫無保留的舔舐著,還是洩了出來,此時此刻,我的嘴已經沒入了歐陽完全張開的陰唇,她的陰唇被我最大限度的撐開,近乎把握我的整個鼻子都加進去了!

我肆無忌憚的享受著如此美妙人妻,盡情施展著絕技,一輪又一輪的對歐陽的陰唇,陰道,陰肉展開攻勢,可憐的歐陽此時此刻早已無意識的放下了高貴的架勢,在我身下嬌喘連連,淫聲蕩蕩!

「吧唧吧唧………」嘴唇撞擊著陰唇,發出陣陣濕漉漉的美妙音樂,光潔的雙腿緊緊地夾住我的上身,用力向下拉。

「小淫婦,知道哥哥的厲害了吧!」

我剛想起來休息一下,沒想到歐陽的雙腿一用力,有把我夾在了襠部。

「你這個小蕩婦,還真不知足!」我輕輕嗤笑!

隨即,再次用舌頭分開兩片小淫肉,直搗黃龍。

我的舌頭在陰道里面翻滾著,攪動著陰肉一陣陣悸動,突然,我感覺到一股來自歐陽身體深處的力量緊緊拉住我的舌頭,拚命往裡吸引,歐陽的雙腿開始顫抖,玉齒則緊緊咬住了我的陰莖。

啊,她要射了!我不假思索的一提腰,迅速拔出陰莖,我絕不能射在她的嘴裡,否則容易被發現!

就在我拔出陰莖的瞬間,身下的歐陽「啊……啊……我……要!」近似哭喊,歐陽的雙腿一陣急劇的抖動,緊緊夾住我的頭,一股體液從陰肉緊裹的小孔激射而出,「啊……咕咚……咕咚……咕咚……」

像是沙漠上行走的遊客看見了泉水,我瘋狂了,任淫水射在我的口腔壁上,發出麻酥酥的撞擊,順著我的喉嚨,灌湧進我的體內,我貪婪的狂飲著歐陽體內生命原水,一絲也不想浪費!

歐陽身體酥軟,綿綿的半裸著半臥在沙發上,嬌媚的酮體,曲線畢露,經過又一輪激戰,我也是大汗淋漓,走進浴室,痛痛快快的沖了一個涼水澡,積攢了體內依然湧動的激情。

坐在床上,我把歐陽的雙足抱在懷裡,開始為她脫去高跟鞋,淡淡的香氣頓時從裹著絲襪的雙足上淡淡散開,歐陽的一雙修長的白皙的玉腿,嬌軟的縮在我的懷裡。

我撫摸著光滑的雙腿,好美的腳:柔軟白嫩,五指比例均勻,足背上隱約可見淡淡的血管,足見皮膚的細膩,五指渾圓,指肚柔軟,腳底成淡淡的粉色,細細的足紋散落在足邊外側。

一看就知道,歐陽平時對這雙小腳的呵護程度,都說一個女人的美如果從一個地方來評價的話,那就是她的雙足了,愛足的女人,必定是精緻的女人,看來果然是真的了,這是一雙能叫男人忘情的雙足。

「他媽的,你的老公簡直太享福了,這麼一個尤物天天能讓他操!今天,該輪到哥哥享受了!」我心裡惡狠狠地說,一把抓起歐陽的雙足,放在我的眼前,我看著這雙微微潮濕的美足,伸出舌頭,在腳底板上輕輕舔了一下,歐陽下意識的捲曲了一下腳趾,還挺敏感,我心裡一陣笑罵。

以前,曾經有過一次桑拿的經歷,裡面的小姐有一手舔足的絕活,當時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能把歐陽的雙足抱在懷裡,一定要用上這招,夢想成真了。

張開嘴,含住歐陽的足跟,輕輕咬著,順著足邊,一溜向前,我用力地吸食著。足邊的每一寸肌膚,都被我用嘴裡的吸力滾過,像是按摩手法裡的提背,不同的是,提背用手,我是用嘴。

率先進入口中的是歐陽的小腳趾,我加了一口力氣,緊緊吸著腳趾,用力吞吐,發出一陣陣淫穢的聲音,足肉汗香,混雜著,衝擊著我的嗅覺,腳趾被一根根舔過,吸過,指尖、指肚、指縫,沒有一寸遺留。

歐陽嘴裡不是發出「嗯……嗯……」的呻吟,像是對我的鼓勵,又像是對我的誘惑!

時針不知不覺指向了淩晨五點,我的精力已經全然恢復了,在我的挑逗下,歐陽已經有兩次高潮了,該我了!

我抱起歐陽,放在床上,雙腿分開,屁股和肛門最大限度的對著我的臉,陰門打開,等待著我的侵犯。

我帶上早已準備好的保險套,扶著粗大的陰莖,對準歐陽的陰道,緩緩地塞了進去。

歐陽的陰道在我的多次挑逗下,早已是濕漉漉的了,陰莖哧溜一下,就鑽進了歐陽的體內,我抽插著歐陽,雙手在眼前玩弄她的乳房,也不停吸允她的舌頭。

歐陽的屁股被我摸了個夠,股溝也給我的指尖撫摸,嘗盡那嬌嫩的滋味。歐陽的嬌喘聲停不下來,我也毫不停留地撫摸她的胴體。

「唔……」歐陽用力甩著頭,竭力忍耐快感,面對我強大的刺穿力,歐陽已是遍體汗濕,乳頭挺立著,隨著她的掙扎而顫抖,但她仍把呼喊聲壓抑到最小,像是悶在心裡的浪聲,從唇間洩了一點出來。

我用正面交媾,清楚見到歐陽承受自己肉棒時,那含羞帶怯,彷彿急樂,卻又徬徨無助的表情。看著這樣的表情,同時滿足了我的征服欲與愛意,實在亢奮極了。

激烈的交媾開始,肌肉互相踫撞,汗水和愛液交融,歐陽再也忍受不住,眉頭緊蹙著,滿臉難耐神情,輕聲嬌啼。

我將她雙腿分放自己左右腰際,抓著光滑細嫩的大腿,奮力猛肏。歐陽的美腿緊緊夾住我的腰,像是慾望的枷鎖,要把我的肉棒鎖在嬌媚的女體內。

劇烈的搖擺下,躺在床上的歐陽,胸前雙乳蕩起了迷人的大浪,雪白的乳球快速振動,和著晶瑩的汗液,發出輕微的濕潤聲響。但在我的胸膛壓上去後,乳浪便告終止,胸變作了各種淫靡的形狀。

歐陽已然失魂落魄。我的大肉棒是以蹂躪之姿入侵,柔媚的膣穴毫無反擊之力,只能儘量地收縮、吸納,內壁的皺褶像是無數的小手,溫柔而熱烈地撫弄,要把肉棒所積蓄的精力全部擠出來。

「啊、啊啊……」歐陽在羞意、痛楚和愉悅中,陶醉地呻吟著,叫聲還相當清純。不過肉體的表現就淫蕩得不像話,全身又黏又濕,股間肌肉拚命緊縮,肉棒快速深入,往往要緩緩出來,像被歐陽的嫩穴吸住,流連忘返。

歐陽在我的舌頭和陰莖的衝擊下,嬌喘連連,淫水四溢,由於剛才已經射精,我的陰莖現在正是精力旺盛,不知疲倦的耕耘著眼前的沃土,我不停的變換著姿勢,從床上到地上,從地上到沙發上,舌頭和陰莖輪流進攻著歐陽紫薇的蜜穴和肛門,足足堅持將近一個小時。

春情一片,淫水四溢,嬌喘連連,音聲蕩蕩……香艷無比……

「啊……嗯……要……不……」歐陽小嘴無意識得發出了悸動的呻吟,堅持著最後的疲憊,我終於長嘯一聲「啊!……我射給妳!……」

當天晚上,我在歐陽身上射了五次,把帶來的保險套全部用光……

至於任馨,我決定把她留到回公司再享受……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