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的美腿女神 桌下挑情

第一章色授魂與  桌下挑情



雲海市。

      夜。

      萬家燈火,高樓林立。

      「孫平~快去喊爸吃飯吧。我今天買了咱爸最愛吃的刷羊肉,還有
一些青菜、丸子和你最愛吃的百葉。這刷鍋裡的水都燒開了,我把這鍋底
料放進去一會就可以開刷了。」

      蘇嵐從幽潭山接公公孫大勇回來已經快一個星期了,丈夫孫平卻是
昨天才結束了研討會的項目,便急匆匆的從歐洲飛了回來,今天上午才到
的家。

      這次的幽潭山之行,不得不說給蘇嵐留下了終身難忘的印象。那雨
中的木屋,春意盎然的禁忌誘惑,使得蘇嵐的人生軌跡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原本冰清玉潔的新婚美少婦卻和自己的公公磨擦出了愛的火花。每每一
想到那春光乍洩的畫面,那木屋中迴旋流轉著自己滿足暢快的嬌呤聲,還
有公公孫大勇強壯的身體撞擊到自己美妙肉體的靈魂深處所發出的啪啪聲
,那些個障人耳目的約法三章早己拋之於腦後,留下的隻有一波又一波的
高潮快感不斷。

      隻是這不倫的禁忌誘惑之後卻是蘇嵐對自己深深的自責,自己怎麼
可以一個把持不住,就和自己的公公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自己實在是太對
不起丈夫孫平了,給他扣上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難道自己就是那種紅杏
出牆的輕浮女子嗎?不!絕對不是。蘇嵐感覺到自己還是依然的深深愛著
自己的丈夫。可是,自己的肉體卻甘願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強壓在身下,而
且居然還是自己的公公。

      蘇嵐這幾天一直在內心的深處責問著自己,我這是怎麼了?思來想
去。也許,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顆不安份的種子吧。自己與丈夫結婚一年
多,雖相敬如賓卻也平淡如水。還有就是丈夫孫平經常出門在外,這孤單
的日子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實在是難敖。再加上兩個人的性生活也非常不和
諧,孫平是屬於那種對工作有非常偏執的熱情,但是在夫妻生活上卻顯得
枯燥乏味了很多,每次都是例行公事一般毫無激情,這使得蘇嵐也對性愛
的情趣冷淡了下來,甚至於一度懷疑到了自己的身上。

      但是那內心深處的邪惡種子卻在這看似波瀾不驚的水面下慢慢生根
發芽,直到遇到了自己的公公孫大勇,這不安份的種子遇到了合適的土壤
,便是極具的膨脹與生長,直到長成逆天的參天大樹,引發了天雷勾動了
地火。都說通往女人心靈深處的通道便是陰道,公公孫大勇給予自己的不
單單是肉體的滿足,讓蘇嵐品嚐到了性愛中女人應有的快樂,更多的還是
心靈上的給予和撫慰吧,在她那夜深人靜時的孤單心靈中填補了一絲絲的
幻想與希望。這幻想與希望自然轉變成了身份的錯位,把公公變成了老公
,同時也是內心深處對孫平的不滿,潛移默化的找到了渲洩了突破口。就
如同那風雨中飄搖的罌粟花,初嘗之後便是欲罷不能的沈輪。

      所以現在蘇嵐很怕,一怕見老公,二怕見公公。老公不在家的這幾
天,蘇嵐也躲了出去,在閨蜜家借宿了幾晚。但是今天,蘇嵐又不得不同
時面對這兩個人。蘇嵐感覺到自己看老公孫平的眼神一直是躲躲閃閃的,
在沒有了以前的直率與純真,還好似乎孫平還沒有察覺到。同時,蘇嵐也
感覺到公公看自己的眼神,彷彿是一隻捕食的獵豹緊盯著眼前的美食,那
神情就好似自己完完全全的在對方的捕殺範圍之內,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
掙脫機會,自己隨時隨地都可能變成對方嘴中的饕餮美食。

      「嵐嵐,去把我珍藏的那瓶五糧液拿出來,我今天要和咱爸好好的
喝上一盅。這一幌從過年到現在,都小半年了才和咱爸吃上一頓飯,今天
一定要讓他老人家盡興。爸,吃飯了~爸!」

      不得不說,孫平是一個孝子,一個大大的孝子。他深深的懂得自己
的老爹不容易,這麼多年既當爹又當媽,把自己和弟弟孫宇倆人拉扯長大
的艱辛。如今自己也成家立業了,是該抱答老爹的養育之恩的時候了,所
以這次接父親來城裡過五十大壽也是自己的主意。

      再說說老孫頭孫大勇,這孫老漢自從嘗到了蘇嵐這美妙天鵝小鮮肉
之後,心中便是大呼過癮。這有如女神一般的性感肉體被自己狠狠壓在身
下婉轉嬌呤,嫵媚承歡……自己黝黑的大肉棒在兒媳肥美的臀縫間進進出
出,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那是一個怎樣爽字了得。可是自從進城之後,
蘇嵐卻故意疏遠了自己,這情況弄的孫大勇非常的鬱悶。原本打算趁前幾
日孫平不在家,自己便有機可乘,好好的和兒媳顛鸞倒鳳,雙宿雙棲的大
戰三百回合。可是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這蘇嵐居然玩起了失
蹤。這是在和自己玩三十六計嗎?看來今天自己也要使使手段,在這飯桌
上探探蘇嵐的虛實,是給她來個欲擒故縱好呢,還是來個暗渡陳倉為妙呢
。先不想了,一切見機行事吧,先上飯桌。

      「爸~我敬您老一杯。咱爺倆先走一個!」

      「嗯~幹!」

      孫平端起酒杯畢恭畢敬的和老爺子撞了下杯,便一仰頭將杯中的酒
一飲而進。而孫大勇也是臉上充滿慈祥的笑看著自己的兒子,也喝了個滴
酒不剩。

      「嵐嵐,咱爸生日宴席的飯店包間訂好了嗎?」孫平剛放下酒杯便
對著蘇嵐詢問道。

      「嗯~訂好了。在俏江南訂了兩桌,都是咱爸最愛吃的川菜係。」

      蘇嵐擡起了頭,面帶著微笑的對著自己的丈夫孫平說道。

      「咳咳,你們小兩口的心意爸爸心領了。去飯店太破費了,要不咱
們還是在家吃吧。就咱一家五口,你、我、嵐嵐、還有小宇和他的對象柳
茜。」

      「唉呀,我說老爹啊。給您過大壽是我們兒女的一份孝心嘛,您就
讓兒子作回主。再說了,這次不光是咱一家五口,還有小嵐的父母也要來
。而且聽小宇說,他女朋友柳茜的父母也要過來給您賀壽,順便商量一下
他們小兩口的婚期。況且,這酒店的訂金都交了。咱要不去,這訂金也是
不退的,是不是嵐嵐?」

      「是啊~爸。您就聽我們兒女這一回吧。這次不僅有咱的家人,還
有上次和我們一起去接您老的那兩位茜茜的同事,就是那趙義和白冰。這
麼多人給您老賀壽,家裡也放不下啊。」

      說話間,蘇嵐與孫老漢兩人的目光電光火石般又碰撞交織在了一
起。蘇嵐對著孫大勇的目光鬼使神差的低呤淺笑了一番,轉而又嬌羞地低
下了頭。隻是這一眼的嫵媚春情,便使得孫老漢內心的邪火騰一下的迅速
燃燒了起來,那跨下的肉棒也不覺的硬脹了幾分。

      「咳~咳!平兒啊,自從你和小宇上了大學之後繼而又參加了工作
,我一個人在家也冷清慣了,這種熱鬧的場合反倒是不喜歡了。不過,既
然是你們兒女的一片孝心,我也不好薄了你們的好意。來~爹敬你們小兩
口一杯。」

      「哈哈,隻要爸您同意就好。看來咱爸今天興緻不錯啊。來~嵐嵐
,我也給你滿上一杯。爸都舉杯了,咱跟爸幹了這杯!」

      蘇嵐在丈夫孫平面前,一直是屬於那種賢妻良母類型的,對於丈夫
的話也從來都是百依百順的。這白酒自己以前重來都是不碰的,但今天也
不能違了丈夫的話,也隻好與二人碰了杯,將杯中滿滿的白酒一飲而盡。

      「嗯~咳咳!這白酒……好辣!」

      蘇嵐一杯白酒下肚,馬上便俏臉通紅。那嬌豔欲滴的臉龐那似盛開
的粉白桃花,一時桃李爭妍美豔不可芳物。這孫大勇緊盯著眼前兒媳的美
色,藉著酒勁本想近身去安撫一番,無耐兒子在場便隻好作罷。

      「唉呀,我說孫平啊~這小嵐不能喝酒你就別讓她強喝嘛。還有你
,這煙酒以後也少碰。這酒大傷身,你們倆個年紀也不小了,還是抓緊辦
正事……最好明年就讓我抱上大胖孫子,我也好趁著身體還硬郎多給你們
帶帶孩子。」

      「呃……我知道了爸。可是這要孩子的事我跟嵐嵐商量了,先再等
兩年。我現在是事業上升期……等再穩定穩定再說吧。」

      「唉~事業事業!你倒是不急,可是我急啊。我現在都是五十歲的
人了,都半埋黃土了。你們小兩口生個孩子我給你們帶,就當給我解悶了
,我這在老家一年才能見上你們一面,現在就剩這個念想了。」

      孫老漢對著兒子兒媳說的是義正言詞,生淚俱下,其實心中卻是
另有所圖。我把自己說的這麼可憐,你們總不會讓我過完生日就打道回
府吧。最好讓我留下來在這裡長住,這同一屋簷下,也方便自己對心怡
的女神施展手段啊。

      「爸~其實我跟嵐嵐也商量過。您一個人在老家我們也不放心,要
是有個病什麼的我們也故及不到。所以這是把您接來就是打算讓您在這裡
長處,這樣也好有個照應。反正咱家房子大,您老就安心的隨便住。」

      「哦~這……我不會打擾了你們的二人世界吧?」

      孫平這話正中孫老漢下懷,所以孫老漢又把眼神投到了蘇嵐的臉
上,就等著蘇嵐表態了。

      「爸~您就住下來吧。讓我和孫平好好孝敬孝敬您,這都是我們兒
女應該作的嘛!」

      孫大勇得到蘇嵐的回答後終於破哭為笑,心中更是暗爽的不行。差
點藉著酒勁追問一句,嵐啊,你說的這孝敬是怎麼個孝法,包括暖床不?

      「哈哈,爸,就這麼定了。您老這次也回別去了,就在我家住下吧
。來,爸,下肉吃,咱爺倆再走一個,今個是真高興啊。」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這一瓶高度白酒被孫氏父子喝了個精光,孫
平由於不勝酒力,喝完後便昏昏沈沈的躺到沙發上去看電視去了,這餐廳中
便剩下了蘇嵐還在陪著公公吃飯。其實蘇嵐也早已吃完,隻是這刷鍋中要不
時的加水,再說公公吃完後自己還要收拾碗筷,出於禮貌,也不能把公公一
個人留在這裡吃飯不是。隻是現在倆人一時無話,氣氛有些尷尬。

      沒有了孫平在身邊,孫老漢瞅著美豔兒媳的色眼更加肆無忌憚了一
些,一雙色眼來回的在蘇嵐的身體上巡視,好似能隔著衣服便能把蘇嵐看穿
了一般。看到動情處,真想一個餓虎撲食便把這垂誕多日的美味壓到身下,
然後縱情的亨用一回這誘人的肉體。隻是內心深處一直告誡自己要冷靜再
冷靜,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到了嘴邊的肥羊還怕她跑了不成。可能是由於
太專注想那方面的事了,這手中的筷子都沒拿住,便有一隻掉落到了地上。

      「爸~您筷子掉了,我來幫您撿。」

      「哦?是嗎?你瞅瞅我這耳朵,筷子掉了都沒聽見。那個什麼~我自
己來。」

      話說這孫老漢酒後迷情,看著眼前這美愈天仙的俊俏兒媳婦已迷了心
竅,自己手中的筷子掉了都渾然不覺。待兒媳提醒後才番然醒悟,急忙彎下
腰來去撿。卻發現那根筷子不偏不倚,正好掉在了兒媳蘇嵐的腳下。這孫老
漢實乃色中餓鬼、花間老手,見了此等良機哪裡還會放過,現在正好是酒壯
色膽,天賜良機,絲毫沒有猶豫便將一隻色手便直直奔著蘇嵐那美如白玉的
秀美玉足摸了上去。

      蘇嵐今日在家隻穿了一身夏裝家居服,薄薄的布料將性感嬌軀包裹的
絲亳畢現。七分褲下便是一雙赤足美腿,一雙白嫩秀美的玉足之下隻穿著平
底的人字拖鞋。一雙美腿緊閉,十顆宛如寶石的玲瓏腳趾並列排開。膚若凝
脂,那如綢緞般光滑的腳面都同時泛出低調奢華的光輝,就這樣安靜的佇立
在孫老漢眼前,好似那含苞待放、等君採擷的嬌羞處子。

      那幹枯如朽木的色手輕輕覆蓋到了光滑白皙的腳面之上,孫老漢明顯
感覺到這美足猛然間顫粟了一下。但還好,這顫粟之後的美足並沒有退縮。
哈哈,看來今晚有戲。這雙色手放在足面之後並沒有急於行動,而是在觀察
對方的反應。

      沒有抵抗……那就是妥協了,孫老漢這才進行下一步動作,將這秀美
玉足輕輕擡起,有如欣賞一件藝術品一般放在手心慢慢把玩起來。咱表完這
桌下的公公孫老漢,再來說說這桌上的兒媳蘇嵐。都說這女人的第六感是超
強的,自打這孫大勇彎腰下桌之後,蘇嵐就預感到要發生點什麼事情,也許
是她心中期待著某些事情也未嘗不知而渾然不覺呢。

      緊跟著,蘇嵐敏感的神精就感覺到自己的一隻腳被觸碰了一下。發自
本能的條件反射,敏感的肌膚顫抖了一下。可能是之前作好了心裡準備,蘇
嵐顫粟之後的第一反應並不是美足的退縮,反而是朝客廳中沙發上的丈夫看
了一眼。沙發上的孫平此時已經打起了輕輕的鼾聲,似乎睡的很沈。

      看到了熟睡中的丈夫,蘇嵐早已提到嗓子眼的急跳小心臟這才慢慢沈
了下去,可是來自桌下腳尖的一股酥麻電流又讓蘇嵐剛剛放鬆的肉體又緊繃
了起來。蘇嵐此刻的心境早己混亂如麻,自己也被自己剛才的反應感到奇怪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不去牴觸公公的猥褻反而去偵察丈夫的反應?為
什麼自己明明預感到要和公公發生一些自己不願發生的事情而偏卻有幾許期
待呢?為什麼這幾日自己不敢回家面對公公?

      隻是現在,當自己的身體和公公孫大勇有所接觸的那一瞬間,蘇嵐似
乎明白了一些道理。自己這幾日一直不敢回家,其實一直都是在逃避。公公
相對於自己,就等同於一個吸毒者遇見了毒品。自己隻能逃避不能面對,一
但而對就將是萬卻不覆的沈輪。

      就好似此刻,自己連一絲抵抗的想法都沒有,有的隻是讓自己放縱,
不顧一切去放縱的畸形心境。所以,自己的一雙玉足己經被桌子底下的公公
把玩在了手心,姿意猥褻撫弄。

      「嗯~啊……公公~不要……」

      雖然有桌布掩飾,蘇嵐看不見桌下的情景,但明顯可以感覺到自己纖
長的小腿被高高擡起,一股鼻間的熱氣對著可愛嬌嫩的腳丫呼氣喘息著,緊
接著自己玲瓏剔透如荳蔻的腳趾頭被送進了一處溫氣潮濕的怪洞之中。而那
怪洞之中還藏匿著一條大舌,這大舌顯然對這送上門來的美味獵物視為佳餚,
依次對其吞吐舔弄個不休。話說自己的丈夫孫平重來沒有對自己作過如此這
般的挑逗,而且這大舌連自己那敏感的腳趾縫隙都不放過,一勾一勾的舔的
自己心癢難耐。要不是丈夫孫平在家,蘇嵐此刻早已情難自制的大聲呻吟出
來了。而此刻,隻能強忍著快感低聲的嗚嚥著。

      品足香,識足趣。

      孫老漢在桌子底下心滿意足的品完了足香,現在是要開始識足趣了。孫
大勇原本是蹲在桌子下面,而此刻幹脆一屁股就坐到了木地闆上。一手握住被
自己視若至寶的秀美玉足,另一隻手則從寬鬆的短褲褲角中掏出那早已忍耐多
時的獨眼巨龍。由於這隻秀美玉足剛剛被自己舔完,此刻上面還粘黏著自己的
口水,使得原本就白皙嬌嫩的玉足多又了一層濕滑水潤。

      美足在手,長槍我有。此刻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孫老漢直接將兒媳的
美足抵在了自己的分身之上。坐在椅子上的蘇嵐才從剛剛的舔弄中回過神來,
沒想到自己一雙秀美玉足才脫虎穴又入狼窩。自己敏感稚嫩的腳心被一火熱硬
挺的巨物狠狠的頂住,而且那巨物還勿自在腳心上下暗暗摩挲。蘇嵐心中不禁
暗罵,這老東西實在是壞透了,什麼樣的花樣都能玩的出來。心中不覺又羞又
氣,所以決定戲耍一下這為老不尊的老不休。

      隻見那美妙得含進嘴裡都親不夠的秀足在摩挲著硬挺直立的柱體,玲瓏
剔透的腳趾似在攀爬,至力於探測那肉柱的高度,那高度高不可攀。於是,左
腳白嫩腳趾便彎曲勾倒玉柱,右腳趾便頑皮掛上柱頂,輕搖慢擺,柱體誓不低
頭地強硬回彈、倔強屹立,玲瓏丫丫更不甘失敗,玉趾合圍夾住柱身再次扳到
,上下摩動……

      「嘶……噢……嵐嵐……你這雙美腳……太會動了……噢……不行了…
…慢一些……不要夾的這麼緊……嘶……好暢快……好……好像忍不住了……
噢……操死你……操死你的大白腿……操死你這禍害人的小腳丫……噢……射
了……射了……別停……繼續動……」

第二章夜深人不靜 偷情滋味濃

話說蘇嵐原本隻是想戲耍一下這色令智昏的公公,沒想到後來卻變成了赤
裸裸的色慾挑逗。自己的一雙白嫩秀足所觸及的堅硬挺撥,高不可攀,特別是那
扳倒後的奮力回彈,無一不在拔撩著自己騷動的春心。

      公公那粗長的黝黑大肉棒緊抵著自己稚嫩的腳心相互摩擦所產生的酥麻快
感……那棱角分明的龍首肉棱更是狠狠的刮蹭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好似那貓兒的
小爪子在一下一下的抓撓在己經脆弱不堪的心坎上。

      蘇嵐感到自己的靈魂已經難以抑制的放盪開來,靈魂牽引著肉體,肉體承
載著靈魂,雙腳合圍包裹柱體模仿羞人的抽送動作一上一下來回的擼動著。蘇嵐
雖已為人婦,生平卻是頭一糟做這下流的動作,沒想到自己的一雙秀足也變成了
取悅男人的工具。

      公公那粗長威猛的肉棒在白嫩的足心間來回穿梭,脹紅猙獰的龍首時隱時
現,腳心自身所散發出的香汗混雜著公公的口水唾液完全充當了潤滑劑的功效,
使的肉棒在快速的抽插間更加如魚得水,細聽之下還有「滋滋」的淫糜之音傳出


      足心所傳來的酥麻快感帶動著全身的敏感神經一同高漲加溫,萬千細流慢
慢會聚於丹田之下,絲絲漣漪凝結成快感不斷,澎湃的浪花一波波拍打著慾望的
大堤,一時間浪花四濺瀕臨絕堤,已有少許的愛液順著那深深的甬道肆溢而出,
浸濕了那蕾絲褻褲。

      曾經的高貴女神此刻徹底淪落成愛慾的奴隸,那美腿秀足富有節奏般的在
桌布的掩飾下律動著。一雙纖纖妙手也忍受不住寂寞,一隻向上攀上那高聳穿雲
的雪山乳肉肆意撫弄揉搓,另一隻調頭向下深入兩腿間緊夾的縫隙姿情拔撩挑唆


      桃李爭研的絕色嬌顔上更是春色正濃,迷離的微合星眸中泛出陣陣春光,
長長的睫毛也跟隨著手中的動作顫抖般的悸動著,銷魂蝕骨的美妙呻吟聲自那勿
自翕動的鼻翼下悠然傳來,銀牙緊咬紅唇緊閉,似乎是在忍受著某種莫名的煎熬
。而這無處發洩的煎熬隻能轉化為催情的動力,伴隨著越來越急促的呻吟,指間
足下的頻率越快……

      再後來,便是孫老漢低沈壓抑的低吼聲……足間的肉柱瞬間硬脹至極限,
緊跟著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噴射到自己還在上下擼動的美足上,那精液的溫度極高
,自己白皙的足面也被澆灌的慢慢紅潤了起來。

      再來說說這公公孫大勇,這幾日美豔兒媳不在家,這跨下的騷根是憋的相
當難受啊。今日二人色授神與,足間傳情。沒想到這高貴如女神的嬌豔兒媳處處
都是銷魂的金窟,那B兒能操……這美足也可以相交,看來這渾身上下的美肉還
是有待大力開發啊。

      而此刻,這跨下的騷根雖沒能抵擋住美足的挑逗射出濃濃精液,可射後卻
依然堅硬如鐵。看來這精還是沒射夠啊,還得再操。而且這打鐵要趁熱,自己雖
然爽了可兒媳還在那吊著味口呢,那空虛的心靈還需要自己去撫慰,那難挨的肉
體還等待自己去滿足。

      蘇嵐斜視了一眼客廳中還在熟睡的丈夫,便要彎下腰去擦拭那腳上的精液。
而與此同時,桌下卻鑽出一可惡的頭顱。這顆頭顱不由分說便埋首由自己的兩腿
之間不停的磨蹭,而兩條形成枯槁的魔爪卻抓住自己褲子的邊緣往下猛拽著。

      「不要……會被孫平看到的……不要這樣……求你了!」

      「嘎~嘎!孫平這孩子打小就這樣,睡覺就跟死豬似的。嵐嵐你放心,公
公今天拼了老命也要滿足你~來吧~我的女神!」

      蘇嵐的抵抗反而激起了公公的獸慾,那有如鐵鉗一樣的手臂三下五除二便
將自己的睡褲扒了下來,隻剩下一條僅以遮羞卻被淫水打濕的黑色蕾絲內褲。而
早己精蟲上腦的公公突然眼前一亮,那比狗還要靈敏的鼻子好似嗅覺到了女人發
情時散發出的陣陣幽香。

      此刻,猙獰到面部扭曲的臉上伸出腥紅的長舌,半跪在自己的腿間向那空
谷幽蘭之處舔弄了上去。那被淫水打濕的蕾絲布料哪裡能抵擋住怪舌的入侵,蘇
嵐隻感覺那腿間的怪舌在內褲邊緣奮力一挑便鑽了進去,之後便是直接肉挨著肉
的無休舔弄。

      「嗯~不可以…………」

      伴隨著敏感私處突遭入侵,蘇嵐的身體被刺激到反弓般的仰起。一雙素手
本要推開這懲兇的頭顱卻無力的垂下,而一雙顫粟的美腿卻拚命的將其夾住任由
它在那裡繼續作惡。蘇嵐此刻隻感覺大腦中一片空靈,持續的快感彷彿讓自己的
靈魂脫離了肉體。留下的,隻有那本能的魅惑呻吟。那蜜穴花唇早已被舔開了,
舔化了,正有如奇蹟般的慢慢綻放著。

      「嗯~啊~不要舔……到裡面去!咿呀~不要舔……那粒豆豆……啊……
求你了……好麻呀……啊……要來了……不行了……不要……」

      作怪的頭顱在自己到達高潮之際終於停止了舔弄,側在一邊劇烈的喘息著。

      「嘶……嵐嵐……你這是要夾死我啊!你這腿能夾人也就算了……你這B怎
麼也這麼能夾啊……我這斜頭……這舌頭都要被你夾斷了啊!」

      高潮過後的美女神無力的癱軟在椅子上,一雙美腿依舊保持著M狀的打開姿
勢。孫老漢終於從桌子下面鑽了出來,挺著他那依然堅硬的老二站到了蘇嵐面前。

      「嵐嵐~快用嘴幫我裹上幾口!剛才在你的腳心射了少許,我咋感覺這雞巴
有點半軟不硬呢。快幫我把它含硬了,雞巴硬了我好操你的B!」

      公公孫大勇輕浮粗俗的語言讓蘇嵐有些反感,特別是那腥臭的雞巴上面還殘
留著精液的味道簡直讓自己反胃。可是,就是這麼一根雞巴卻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揚
威般的晃動著。蘇嵐半眯著星眸看著這近在咫尺的粗長肉棒,雖然有些下垂卻依然
保持著勃起後的長度。特別是那有如李子般大小的紫紅龜頭,依舊霸氣側漏,猙獰
無比。

      蘇嵐也曾領教過它的威猛,那種填滿自己蜜穴深制的充盈快感真是讓自己欲
仙欲死,欲罷不能。自己上面這張嘴不需要它,可自己下面的那張嘴卻有些迫不及
待了呢。高潮過後的蜜穴此刻異常的空虛,此刻迫切的需要一根粗長有力的肉棒去
填滿它,憐惜它,甚至是兇猛的蹂躪它。所以,蘇嵐妥協了。強忍著撲鼻的腥騷味
,輕啟櫻唇吐出丁香小舌,低下頭來含住了那盛夏的果實。

      「嘶……噢……舒服……含進去……對~對~對……把精液都給我舔幹淨…
…不要光用嘴含住……用舌頭舔……舔完上面舔下面……龜頭下面的冠狀體……對
~就是這……這裡最敏感……真他娘的爽……全都給我含進去……我要操你的嘴…
…」

      「滋溜……滋溜……」

      「啪……啪……啪」「唔……唔……嗯……嗯……啊」

      吸吮聲~操幹聲~嗚咽聲,聲聲入耳,淫糜不堪!那紅唇之中緊緊包裹的黝
黑肉棒又粗長了幾分,那下垂的角度也在慢慢仰起,幾欲翹彈而出。

      「噢……這小嘴操起來也是這麼的銷魂……嘶……不要裹的那麼緊……這精
……都要被你吸出來了……」

      啵…………伴隨著一聲淫糜的聲響,好似堵住紅酒瓶口的木塞子終於被撥了
出來。隻見猙獰的龜頭上光滑水潤,好似還有口中的香氣繚繞在其旁邊。此時的這
根肉棒彷彿脫胎換骨了一般,柱身青筋纏繞好似盤龍,龍首氣血充盈遒勁昂揚,細
聞之下也沒有了腥騷之氣,取而代之的是女兒家的蘭麝之香。

      蘇嵐擡起頭來向著公公宛爾一笑,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被公公狠命抽送時所
留下的香津唾液。柔荑妙手又一次輕輕握住了盤龍柱身慢慢擼動,感受著堅硬粗長
以及那暴起的青筋血管之下的陣陣脈動。

      不得不說,女神擼管別有一方意境。四指緊握那堪堪合圍的柱身,小指翹起
成蘭花狀,由下至上輕揉慢撚般推動著那烏黑的包皮由莖根至龍首,周而複始,徐
急徐慢。時不時,那調皮的丁香小舌還要偷襲一下那獨眼怪龍的頭頂獨眼,隻是蜻
蜓點水般的一舔,旋即溜走。

      一雙魅惑的鳳眼時不時上翻挑逗,與肉棒的主人作那暗送秋波般的交流,好
似一個調皮的小姑娘在偷吃怪叔黎的棒棒糖,雖被發現了卻是嬌羞一笑,然後抑制
不住對棒棒糖的渴望,再一次輕啟紅唇將整根棒棒糖全部含入口中,那貪吃的小舌
圍繞著圓圓的棒首打著轉轉,嘴中不時發出吸吮含吐的愜意口水聲。

      曾經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卻臣伏於自己的跨下,對著自己的騷根視若珍寶般
作那吸吮舔裹的羞淫之事。這個時候男人可以高高在上的俯視之,極強的增加了男
人的征服欲與虛榮心。孫老漢望向跨下的美兒媳獸慾大發,幾次盡根插入深喉。

      「噝……噢……雞巴全操進去了……爽……這個feel……倍兒爽……天空飄來
五個字……操得真帶勁……唔……這女神操著就是爽……纖纖繞指柔,定化百煉鋼
…………二十四橋明月夜,女神何處不吹簫…………吹得小鳥變大雕…………俱往
矣…………數風流人物……全幹通宵……我說嵐嵐啊……不要再裹了……要射了啊
……再射就沒法幹通宵……噢……不要吸住不放……鬆嘴……我要撥出來啊……」

      啵~~~又開一瓶紅酒

      烏黑遒勁的大雞巴在脫離蘇嵐那還沒吃夠的小饞嘴之際,又發出淫糜的響聲。
細看之下,彷彿還有幾絲銀絲牽連在雞巴與嘴角之間藕斷絲連,其成份應該是更加
淫糜的口水與精液的混和物吧。

      「嘶……忍不住了……噢……我現在就要操你……操你的B……你個淫蕩的嬌娃
……」

      此刻,公公與兒媳的禁忌戰場從餐廳轉移到了廚房,因為接下來的戰況會更加
激烈,打擾到在客廳中休息的人總是不太好的嘛,哈哈!

      廚房的燈沒有開,必竟這裡也有窗戶,被對面樓層中的人窺視到這乍洩的春光…
…豈不是被當作了免費的激情電影。但也不是一團黑暗,藉著餐廳的微若燈光氣氛顯得
更加曖昧。

      兒媳蘇嵐美絕人寰的嬌軀被公公孫大勇推至牆邊,一雙色手在這性感惹火的妙曼
肉體上肆無忌憚的上下遊走,那下體火熱的巨龍更是緊抵在一雙美腿緊夾的私密地帶,
隔著蕾絲內褲在那富有彈性的大腿內側抽插著。一張黃牙爆口吐出腥紅大舌,有如毒舌
吐信般品嚐著嬌顔上的花朵。

      「嘶……小美人……快把你的小嘴張開……讓你的親公公嘗嘗你這要了人命的小
嘴裡邊……還有公公的雞巴味嗎……」

      「咿~呀……沒有……人家才沒有……唔~唔……」

      啾啾……啾啾……

      「桀~桀!口齒夾香~如蘭似麝……好滑頭的小舌頭……看我不逮到你……」

      「咯~咯……啊~嗯~嗯嗯……」

      唇兒相交,舌兒相送。你來我往,好不熱鬧。兩隻魔爪此刻已經解開那上衣的鈕釦
,那束縛的胸罩便被直接上推至腋下。一招抓奶龍爪手,那盈盈不可一握的雪白大奶子被
擒了個滿滿噹噹。揉、搓、捏、揪,一對渾圓飽滿的美乳被這魔爪蹂躪出百般形狀,千種
姿態。

      就連那雪嶺之上嫣然獨翅的新綻紅梅也被兩根手指戲虐的提拉至極限,然後指兒一
松便奮力回彈,惹得美乳便似雪崩一樣微微顫動。那嘗盡了香唇中天池之水的貪吃大舌此
刻也發現了這雪嶺波瀾壯闊的美景,一路蜿蜒向下攀上了這雪頂之上的紅棗樹,吐出信子
品嚐這純天然的蜜制紅棗。

      「嘎~嘎。我說嵐嵐啊……你這對大奶子真是香、彈、滑、膩,百吃不厭啊……這才
幾日不見……好似又大了一圈……我這一隻手都抓不過來了……哈哈……真是一個無法讓男
人一手掌握的尤物啊……不過……今天讓你見識見識老漢我的獨門絕技之一……雙龍戲珠…
…不對……是一蛇戲雙珠……」

      說罷,這孫老漢一手一個握住雪白美乳用力向中間擠壓,那白膩的乳肉緊緊貼在一塊
形成了溝壑難覓的深邃壕溝。接下來便是見證奇蹟的時刻,孫老漢張開血盆大口至極限……
一口下去……便將那距離近在咫尺的櫻桃姐妹全部含入口中……

      滋滋……吧……滋滋……吧……

      「嗯……啊……好壞啊……怎麼可以……這個樣子……吃人家的……啊……不可以吸
它們……啊……公公……輕一點……不要吧唧嘴……你吃奶的聲音……好大……好討厭哦…
…」

      蘇嵐緊閉著一雙秀目,緋紅的面容上春情正濃,鼻氣咻咻而急喘,皓白貝齒緊咬在紅
唇之上,顫抖的縫隙中滲透出低泣般的美妙呻吟。一雙玉手緊摟著胸前吃奶的頭顱,那指若
蔥削的纖纖玉指完全插入公公的花白頭髮裡面。一雙美腿緊夾著肉莖扭捏般的摩擦著,好似
騷癢又似難耐,急需這根肉棒給自己止癢一般。

      「唔~啵~嘎嘎~好美味的大奶子~真的是乳香正濃啊~嵐嵐~公公吃你的大奶子…
…你開心嗎?」

      「嗯……好開心……公公……你吃的好棒啊……嵐嵐……下面……也要給公公吃……
啊……下面……癢死了……」

      「啊?什麼?你要下面給我吃?但是……剛才那涮羊肉我已經吃飽了……嘎嘎……你
還是明天早上再下面給我吃吧!」

      「嗯~討厭~就會戲弄人家~走開~你這死老鬼是吃飽了~可是人家的~下面……還
餓的緊呢~嗯……來啊……這位孫老漢……你是不是……還有一項絕技叫老漢推車啊……來
啊……推車啊……人家下面的小嘴今天特別想吃大香腸……誰來喂我吃啊……」

      此刻的蘇嵐早已被孫老漢的下流手段挑弄到情難自制,春情礴發。那高貴的女神氣質
早被丟到爪窪國去了。現在的蘇嵐完全變身為淫蕩的嬌娃,面對公公的挑逗也百無禁忌的淫
詞浪語回擊著。

      那蘭花指一翹皓腕一翻,便將公公孫大勇輕輕推開。挺著吊鍾奶邁著蓮花步,煙視媚
行的來到一處廚台處。背對著公公,伸手便將那遮羞的蕾絲內褲脫到腳踝處,然後便美腿盡
開,圓臀高翹。左手扶著廚台支撐身體,右手卻扒開那圓滾滾的臀瓣肉,將自己最隱私的花
間蜜處完全展現在公公眼前。回眸一笑,百媚千嬌。那勾魂的眼神赤裸而挑逗,那唇角的香
舌攝魄而誘人。

      「噝……你個淫娃……老子今天操死你!」

      孫大勇被眼前這血脈噴張的香豔畫面刺激到不行,端著跨下直挺的肉槍便向這放蕩的
兒媳大踏步的走了過去。

      「嘶……老子今天讓你嘗嘗這霸王槍的曆害……讓你知到什麼叫直搗黃龍……嘿嘿…
…你這小屁股不要左搖右擺的……是不是怕了……嘎嘎……為時已晚……我來了哈……」

      「啊……痛……」

      「噢……這B怎麼這麼緊……勒死個人了……」

      「嗚~痛死了……快撥出去……公公你進錯洞了……下面的才是……」

      「噝……哈……不好意思……進錯了……不好意思……這黑燈瞎火的沒看清……嗯……
我這就撥出去……嵐嵐……難道你還沒被開過後門……」

      「嗚~人家這是第一次……啊……疼死了……肯定被你插爆了……你這該死的冤家……
嗚嗚~」

      「哦……買……嘎嘎……嵐嵐啊……你真是公公的好兒媳……這麼珍貴的第一次都給公公
留著呢啊……你放心……今後公公一定會好好的憐惜你……你那還疼嗎……公公給你揉揉……」

      「嗯……才不要呢……那裡怎麼揉……啊……也不是特別疼……就是太脹了……」

      「桀~桀~嵐嵐你別急……我先到你下面的洞去潤潤槍~一會再來開發你這菊洞……你這小
洞勒死個人啊……太他娘的銷魂了……」

      這孫老漢一桿子長槍入洞,卻捅進了兒媳的後門。這突如其來的生平這一次,操得蘇嵐好似
那中了箭的天鵝一般仰頭長嗚,那原本還似天鵝垂首一般的皓頸驀然向後仰起,如霧般的秀髮也跟
隨著向後方飄散著,仰起的皓頸頎長而弧度優美,如果時間在此定格,這將是一幅多麼令人心生綺
念的動人畫面啊!孫老漢的長槍又一次對準了目標,這一次他吸取了教訓,慢慢地~一寸一寸的深
入。

      「噝~好多水兒啊……好滑啊……又好熱……好緊……噢……好爽……嗯……嵐嵐……這次
感覺怎麼樣?」

      「嗯~好粗~啊~好長~喔~好大~咿呀~頂到人家花心上面去了……啊……不要再往裡面
進了……頂到頭了啊……」

      「噝……嵐嵐……沒想到你的花心如此淺窄……我這雞巴才進去多一半……」

      「啊……求你了公公……不要再進了……內裡好麻啊……孫平重來都沒有深入到過這裡……不
行了……受不了啦……快快撥出去一些……」

      「桀~桀!不怕……我們慢慢來……你們女人連孩子都能生出來……還怕老漢我這雞巴玩意兒
……」

      「嗯……那公公……你可不許再往裡面捅了……不然……會被你捅死的……就在這……這塊就
好舒服……啊……公公……你快動啊……人家裡面癢死了……」

      蘇嵐一邊暢美的呻吟到,一邊用那妙手輕輕拍打了一下孫老漢的屁股,那老漢便彷彿接到了女
皇的聖旨一般,挺動著幹癟的屁股在那銷魂的肉洞中疾挺個不休。

      「嗯……啊……啊……公公……你太會操了……操得人家下面……好舒服……」

      「噢……好兒媳……你的B兒也好緊……而且……還會咬人呢……我這一插到深處……好像有
個小嘴咬住我雞巴不放似的……」

      「啊……誰讓你雞巴這麼長……都頂到人家子宮了……啊……越說你越來勁啊……」

      「嘎嘎……雞巴長……你喜不喜歡……操的你爽不爽……孫平的雞巴有我這根長嗎?」

      「嗯……你討厭……你這好色的老公公……就知道欺負人家……人家不理你了!」

      「桀~桀!你不理我沒關係……可是你這下面的小妹妹卻是喜歡我……喜歡的不得了
啊……聽……它還在下面唱歌呢……哈哈!」

      「啊……誰讓你把它伺候的這麼舒服……這麼開心……它一開心……就唱歌!」

      「嘿嘿……它愛唱……我愛聽……不過……老漢我喜歡聽快歌……讓它準備好了啊…
…暴風驟雨就要來了……」

      這孫老漢說完,便用雙手握住了兒媳的纖腰,抽送的頻率在慢慢加快。每一下,都
是狠狠的插入,等龜頭提至B口,再一次狠狠地撞擊肥臀。兩個人的交合處被撞擊的啪啪直
響,而那B裡也正如孫老漢所說,由於淫水的潤滑和雞巴的摩擦,發出滋溜滋溜的動聽樂符。

      其實最動聽的,還是蘇嵐魅惑般的誘人呻吟聲。伴隨著雞巴抽送的頻率,時而淺呤低
泣,有如小溪涓水輕輕流淌。時而高亢急驟,宛若驚濤拍岸高潮不斷。三種不同的音調完美
的混合在一起,這根本就是來自於天籟的和弦之音嘛。

      「嗯……啊……公公……你好勇猛……啊……操的太深了……人家的下面要被你幹壞
了啊……嗯……好酥麻啊……要來了啊……」

      「嘶……噢……你這小B咬的更緊了啊……嵐嵐……你是不是要高潮了啊……公公也射
給你好嗎?」

      「嗯……不要射……不許射……人家今天是排卵期……你都沒帶套子……啊……頂到最
裡面了……太深……舒服……來了……啊……不要動……來……高……潮……哦」

      「呃……好多……的水水……好夾吸……噢……雞巴全操進去了……射了……射到……
子宮……裡面去了……」

      「咿……呀……好燙……精液……好多……受不了啦……人家又要噴水水啦……」

      「水~嵐嵐,你在哪?給我倒杯水。」

      「啊~是孫平!孫平醒了,公公快起來。」

      「噝……不要急……等一等……噢……雞巴被子宮卡住了……撥不出來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