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上碰到的小蕩婦


元旦故事今天一早太陽就高高掛起,在這冬季的時候算是暖和的一天。本應心情愉快的去陽台享受陽光浴,可是今天的我受到了委屈,至於是什麼也不詳說了,為瞭解悶我決定離開這個城市出去散散心。

  沒多久坐上輛前往Q市的快巴,平時不吸煙的我點了根煙。嘴裡沒事吐著煙圈兒玩,司機大聲的喊客聲,賣票的與坐車的討價還價,唧唧喳喳的噪音讓我的心情更家煩躁,以導致我的面色陰沈,好像是誰都欠我債一樣。

  上來的乘客看見我的面色,都不往我邊上坐而另找位置,不過也有不識時務的人,剛想在我身邊坐下時,被我怒眼一瞪乖乖的往後去了。

  為了載更多的乘客車子停了很久,坐車的人都等的不耐煩了,催促著司機快走。眾怒難犯的司機看了看我邊上空空的位子,剛張開口想說什麼,可是對上我那火一樣的眼神,把想說的話收了回去。老實的發動車子,剛要出發時,一輛的士停在裡旁邊,不用想了肯定是搭車的人。

  她一上車,我就注意到她了,人長的很秀氣,特別是臉蛋兒的膚色,白裡透紅。懷裡抱著個一歲小孩,如果不是因為她對著孩子說不要咬手手,媽媽不喜歡的話,我還以為那孩子不是她的!

  看來我很幸運,這美麗的少婦就坐在我的身邊,由於抱著小孩她坐的很靠近我,她那大腿很容易就靠在我大腿上。將我往裡面擠著!跟我搶位子的地盤。

  親密肌膚的接觸下,我眼睛盯著她。少婦發現我在瞧她,抿著她那紅唇朝我一笑,然後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不好意思,擠著你了?」還不知道誰不好意思了!

  對於她善意的道歉,我沒表示什麼。將頭看向窗外,不理睬她。好心道歉在我這碰了個釘子,她也沒在意。坐穩後開始逗著小孩。
  本想靜靜的我,在聽到她那親吻孩子臉蛋發出的「波~」聲後,忍不住向她那看去。看見她們母子兩戲耍的正歡,少婦的朱唇不時的吸著孩子亂動的手指,那紅紅的臉蛋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寶寶,看外面的牛牛!」看著她握著只會咿咿呀呀亂叫的孩子的小手,解說著。孩子好像聽的懂她的話一樣,不時的嘻嘻哈哈的笑著,孩子笑、她笑、我看著看著嘴角也彎了起來。

  少婦發現我在注意她們,落落大方的對著我笑了一下。那笑容猶如冬天的暖日般溫馨,足融化我心悶的寒冰,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這色狼也會不好意思起來,也許是面對這享受天倫之樂的母子,心下慚愧吧。

  覺察到我的窘迫,她的笑容依然掛在臉上,並且將臉蛋靠住孩子的小臉。笑著說道:「這是叔叔!」天!我的臉發熱了,要是那熱的原因是臉紅的話,對我這公車之狼來說,是奇恥大辱。決定要給她顔色的我動了動靠在腿邊的手指,去碰觸她的大腿尋找刺激。

  天真的孩子對著我「呀~呀~哇~哇!」叫著,小臉蛋笑的通紅。小腦袋後就是她媽媽的嘉許的笑顔,我這公車狼頓時不忍心了,停下了前進的意圖,任手背觸著她的大腿肌。

  第一次良心發現吧,我不想性騷擾這位母親,開始閉上眼睛,想睡著。可是耳邊母子倆的嬉笑聲,還有那不時往裡靠的大腿,輕觸我的手臂,不時的騷擾著我,天啊~狼突然發了善心終於放棄了獵物,卻沒想到獵物認定了狼。

  「啪~」我的臉被小手打了一下,需然不疼可我卻裝不下去了,睜開眼前往少婦那看去,就瞧見少婦,一隻玉手捂著嘴巴悶笑著。
  看著纖細指縫見,隱現的朱唇貝齒,我不由的看呆了,瞧見我的傻樣,女人可能很辛苦的忍住笑意,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對不起,把你臉弄髒了!」

  什麼?弄髒了?我慌忙看了看小孩的手,頓時我的臉估計和苦瓜一樣,原來小孩的手上有很多透明的液體,不用說那一定是口水。孩子也好像知道錯了和他媽媽一樣低著頭。我怎麼也發不了脾氣,只好認栽拉!

  「沒事!」剛裝作大方的說完,就見她突然向我面部伸手。這動作很容易讓我作出激烈反應,我迅速的揚起右手,抓住她的手腕。
  控制她的手後,如臨大敵般的問她:「幹什麼?」

  「那裡很髒,我幫你弄掉。」

  看看了被抓的手裡拽著紙巾,知道她的意圖後。我不好意思的鬆開了手,手心裡仍然遺留著那手腕的溫玉的感覺。

  「不用了,我自己會~~」

  不等我說完,她溫柔的手已經在我臉上了,那冰玉般的嫩指肌膚碰觸著我的臉頰,她的身子也由此靠近我,敞開的黑棉襖裡,那灰色毛線內衣圓鼓的部位,進入我的視線。看到她那聳起的部位隨著手的動作,輕輕顫動著。

  我的鼻息開始渾濁了,下面的東西已有了反應,開始將褲子支起了個帳篷。

  想著身下的醜態,我的心神不甯了,怕她看見取笑我。當時我甚至想用手去摀住那裡,細想一下,那不等於此地無銀三百兩麼。唯一擺脫困境的就是冷靜,她不會注意~不會注意!

  少婦收回手去後,眼睛仍然仔細的看著我的臉,她一定是看看哪裡沒弄乾淨吧,可是我怕她那眼神,做賊心虛的我低下了頭,偷偷的用眼角看著她那起伏的胸 脯。那裡已經被擋住了,原因是她的兒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將小臉靠在他媽媽的乳房上,小手也蓋在那裡,壓出的凹形更加誘惑著我,鼻息還是呼吸都重了起 來。噴出的熱氣散發在兩人周圍。

  感覺到我的變化,少婦的眼睛掃射著我的全身,很快就發現我那高支起的帳篷,本以為她會鄙視我,或怒視我。可是她的表情沒有改變,依然對著我微笑,只是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你幫我個忙好麼?」

  「幫~好~怎麼幫?」現在她還求助我,自然是受寵若驚答應,並且看著她那白皙漂亮的臉蛋的變化。

  她柳眉揚起,笑著道:「你幫我抱下寶寶。」

  我也不問她為什麼要我抱寶寶,二話不說就接了過來。她又笑了,我的骨頭又酥了。微笑後她站了起來,輕輕的將身上的外衣脫下,那側身是那麼性感,身體曲線顯示著上身毛線下聳起桃子狀的乳房,牛仔褲包裹下翹起的後臀。

  性感的身材在我眼前一晃而過,香氣撲鼻而來。她將大衣蓋在我抱著寶寶的身子,包括我那裡也被蓋住了,遮住醜態我剛想和她說些什麼的時候,衣服下伸來了一隻手,是她的手本應該是接過寶寶的,卻走錯了地方,落在我那頂起的部位。

  「嗯~」我想她一定錯了,為著自己的邪念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她的手摸到我小腹下,拉我的褲拉練時,我才發現她是故意的,驚訝的看著她,這時她那水汪汪的眼神裡透著春色。從她的眼神裡,她激烈起伏的胸脯,那已經伸到內褲裡握著雞巴的手,我終於明白了狀況,狼終於撞見了母狼。

  管她是什麼狼吧,纖細的手指頭勾著我的肉蛋。掌心趁著我的陰莖,我舒服的幾乎要喊了起來,可是這裡是快巴上,我忍住了聲音,這情景讓我想起我在共車上將狼爪伸到少婦的臀底下亂摸的情景,那少婦不也怕人聽到不敢做聲麼。

  滿意我的配合,她的手開始在握我的陰莖了,開始用大拇指按著我的馬眼,那裡已經滲出液體,磨蹭了幾下後,開始用手套動起我的雞巴了。

  我一直注意著她的臉蛋,她也直勾勾的看著我,美麗的眼裡都充滿著慾火春色。隨著在衣服下的套動,她的眼神呼吸都在改變著。
  漸漸的她的呼吸重了,眼神深邃了。而我也到了高潮!精液射滿了她一手,也弄髒了我的褲子,她的衣服。

  過後我們都沈默了,她先回過神來,拿出面巾紙傳給了還握著我軟化雞巴上的手裡,那隻手溫柔的清理著陰莖左右的汙穢,用完一包後她確定弄乾淨後,溫柔的將沒有力氣的陰莖塞進拉練裡面,並且將拉練拉好。

  淫蕩的女人卻有著溫柔的情懷,那細緻的處理工作,讓我心裡有著幸福的感覺!

  過後,我倆都沈默著!我一直在猜想著她的職業,是妓女、情婦、反正不是什麼好職業的女人,要不怎麼會怎麼騷蕩了?

  「天哪~真是太瘋狂了!」

  聽到她自言自語的這句話,我朝她那裡看去,看見她低著頭,喃喃嘟嚕著嘴巴。我感覺她又不是那麼回事,可是我也說不出話來了!
  車輪繼續往前走著,身邊女人的寶寶發出甜美的鼾聲。

  終於到了!我該下車了,我站了起來看著這位給我手淫的少婦,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要走時,低下頭的她發出輕輕的問道:「去我家麼?」

  這句話猶如天籟之音,暖風吹來。我當然是唯命是從,譁的剛要坐下來。

  「我也到了,先下車啊!」聽了這句話,忙的又站了起來,接過她的孩子,跟在她的屁股後面。

  美人回頭一笑道:「傻樣!」我暈了,魂也飛了輕飄飄的跟在她的後面!

  上了的士後,她主動摟著我的腰,將那鼓鼓的胸脯貼著我,要死~弄的我渾身都在抖,她跟著也抖了起來,是笑的花枝亂顫的抖!
  哇~進入她家,就被屋裡的裝潢和擺設弄的目瞪口呆,太漂亮了。

  看著我驚訝的樣子,她溫柔的笑了笑。手臂插在我的臂彎裡,朝臥室走去,感覺我就是這屋子的男主人與妻子孩子的三人世界。
  「將孩子給我。」女主人的聲音將我從夢境里拉了回來,我傻笑的將孩子遞了過去,看著她小心的接過孩子後,看著寶寶的眼神是多麼聖潔,我當時都有離開的衝動,可是冥冥中注定了樣的,腳就是挪不動。

  安置好寶寶後,她一到我身邊就雙手環住我的腰,將豐滿的身軀緊貼著。將朱唇送了過來,我沒有抵抗的接受了她的吻,這也是我的初吻!我不是處男但我沒親 過女人,因為很多人都流傳這樣一句話,男女的因為某種原因,可以發生肉體關係。但是不會親吻,因為那是只有愛才能激發的。

  我曾試圖親吻過幾個妓女,都被她們拒絕了。看來親吻確是要愛激發的,就連出賣肉體的女人都珍惜著自己的嘴唇。如今這少婦卻這麼容易的送給了我。

  輕輕吸咬著她的嫩舌,上唇膠著著她的下唇。忘死忘生的熱吻著!激動的心打著無數的問號:「她吻我?她愛我麼?她可能愛我麼?她有丈夫?有孩子?我會愛她麼?她是人家的老婆?人家的妻子?」想著心理的問號,第一次感覺到有愛的性交即將到來!

  纏繞在她細腰上的手臂開始收攏了,緊縮的力度讓沈醉在熱吻中的她睜開了眼睛。我倆互相凝望著,尋找著對方心理的火花!熱吻一直繼續著直到我呼吸困難的時候,才依依不捨的將離開她那誘人的紅唇。

  默視著她那嬌滴滴的朱唇,我忍不住問道:「你愛我麼?」

  聽了我的話後,她面色表情凝結一下,後又被那春風般的笑容散去,扶在我的胸膛上說了聲:「傻瓜!」

  我撲捉到她那表情的剎那的變化,我看不明白。那不重要因為我明白自己。

  「我愛你!」感覺到伏在胸口的女人雙肩顫抖一會後,擡頭望我的眼神依然是那麼的美麗,但找不到一絲絲漣漪。

  「我們去浴室,我幫你洗洗!」

  既然她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我也不勉強,牽著她的手跟著進入浴室裡。

  高溫的熱氣很快就將浴室弄的霧漫漫,我們的衣服如雪片般的散落在浴室外面。兩具白花花的身體互相摟抱著,滾到那浴池裡面。
  裸體相裎,我的慾火超過了理智,滾進浴池裡翻騰的時候,就挺著陰莖向她求歡,被霧氣環繞的我們激情的開始熱吻,就在快要插入的時候,被她阻止了!

  慾火不得發洩的我疼哼著喊道:「我要~給我?」

  對於情急的我,她一手握住我的雞巴,不讓它前進分毫。張開紅唇輕咬著我的耳朵,並且輕聲訴說著:「別激動,我來侍侯你!」然後伸出舌頭舔著我的耳根,嘻癢怪異的感覺由耳傳至全身,我喜歡開始喜歡這種感覺了,比我陰莖插入那的感覺還要舒服。

  「啊~~啊~~是這~~!」我開始在她的舞弄下,欲罷不能,如發情的野狗吠叫著!

  洗淨前身以後,她坐到我的後面,環抱著我。豐滿的乳房頂著我的背部,輕輕的磨蹭著,我忍不住輕聲呼喚了起來。那滿是泡沫的小手移到我那硬起的陰莖上,開始輕輕的塗抹著,大拇指不老實的調戲著我那猩紅的龜頭。

  「啊~~疼啊……」隨著我的疼呼,以惡作劇捏疼我睾丸的她,在我身後笑的花枝亂顫,笑聲鈴蘭勾魂。

  「哦~!」我終於忍受不住,射了出來,很快精液就飄上了水面。

  看著那散落在水面上的精液,我慢慢的回過了頭,對著依舊笑意昂然的女人自卑道:「我不行了,對不起我沒用?」

  她溫柔的手擡起了我的下顎,看著我的眼睛依然是那麼美麗:「終於洗乾淨了,抱我去沖洗。」

  見她沒有半點埋怨我的意思,我也不好就此告別,沈默的將她抱起,走到淋浴頭下,她扭開了開關,清熱的水絲散在我兩赤裸的身上。被我放下後她認真的幫我清洗身上的泡沫,看她那麼仔細摸著我每一寸肌膚。

  越是對我溫馨,心裡更是慚愧,我卑怯的說著:「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幫我洗了,我這就回家。」

  感覺到我現在自卑的心情,她緩緩的站了起來,那雙溫柔的眼睛看著我一字一字清晰的說道:「你很強壯,真的~是我見過最猛的男人~~」

  「真的麼?」需然直覺她是假話,但我開始有自信了。

  「真的,而且你的陰莖比我丈夫的大多了!」

  比她丈夫還強,這字眼刺激著我。下面的雞巴恢復了硬度,我快樂的將她抱起。

  「洗好了麼?洗好了我就抱你去臥室。」

  「好了!」聽到確定的回答後,我抱著她柔軟的身軀出現在她夫妻的臥室裡面。

  兩具白花花的身體滾在她的床上,恢復點信心的陰莖在插入她體內後,溫柔的包容只是一會,體內的精液出奇的又洩了出來。曾記得,我第一次弄個妓女,整整弄了一個小時都沒射出來,為何與今天這短短的時間裡就丟盔瀉甲了幾次。

  她那蛇樣的身體再次攀上我的背上,用她那細嫩的肌膚撩撥著我,可我那裡完全沒有力氣了,我懊惱道:「我~真的太丟人了~我~~」她的嘴巴在次吻上了我,我冷漠的回著,慢慢的開始激烈的回吻!

  直到她手裡拿著片藍色的藥丸出現在我眼前時,這次熱吻才結束。

  我看著她嫩指捏著的藍色藥丸,那藥丸是傳說中的偉哥麼!看到那東西我真的悲哀了,年輕的我真的要服食春藥弄女人麼!本想發怒的我,看見她那春水般的眼睛,細膩的皮膚,我的怒火壓了下去。默默的接過那藥丸,這時她光著屁股下床了,從飲水機那裡端來的了清水。

  沒等她端來水,我就干嚥了這藍色藥丸,等她轉身面對我的時候,見她手中的杯子落地的情景我就知道那藥丸的威力了,不用低頭我就知道胯下的武器已如何神威了。

  看著這個淫蕩的女人,驚訝的看著我下身,那眼神裡充滿著害怕和渴望的激情。那圓鼓鼓的乳房顫抖著,慢慢的走向床邊,她沒有直接走到我身邊,只是圍著床轉呀轉!眼睛一直看著我胯下的雞巴。

  怕了吧~該死的女人竟然給我嗑藥~竟敢挑械我男性的尊嚴~我要整治你~我要折磨你~狂怒的怒火下,我不再憐香惜玉了,拽過她那美麗的身軀,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躪著,自從強迫插入後,就沒輕輕抽過一下,每次都是最大的力度,和速度插開她那粉紅的肉壁!

  聽著她那嗚咽的哼著,美麗的臉頰扭曲的樣子,她瘋狂的將的雙手在我的背上抓一一道道痕跡,沒有半絲柔情,溫存的性愛也結束在二人的高潮中,弄的她大瀉幾次後,體內藥力也失去了,我疲憊的射出了精液。昏昏沈睡過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腋下被人騷弄著,我疲憊的醒了過來。胸膛上伏著嬌媚的軀體,美麗的少婦正眼含春水的望著我。

  「你很強壯,我~~~~」好聽的聲音卻向惡魔的召喚,當在看到她手裡把玩的藍色藥丸,我慘哼了起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