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二歲的學生小姨子

就在一次建商同業的發表會中,我認識了我太太。

我的太太名叫美婷,職業是空姐,專門跑美加航線的,當初認識交往不到半年,嶽父嶽母就認為我們家是開建設公司的,經濟狀況應該不錯,就催促著我們小倆口結婚,於是婚事就這樣定下來了。

太太的娘家我從沒去過,隻知道太太家中尚有一個與她相差八歲的妹妹,目前正在北部就讀大學三年級,太太家住南部,家中經濟不是很好,所以都靠她一人來應付 家中的支出,當然包含妹妹的學雜費等,但我這位未來的小姨子聽說很乖巧懂事,學業也是名列前茅,並且還在課餘時間打工來供自己日常生活使用,我聽到這樣子 難免會肅然起敬,畢竟像我這樣揮霍無度、靠著家中庇佑的富二代當然是遠遠地比不上這種高尚的情操。

本來想說在提親的時候見見這位未來的小姨子一麵,順便送個見麵禮的,沒想到適逢學校段考,無緣得見;直到訂婚的那一天才讓我發現原來姊妹倆竟然不是同一種 類型的美人胚子,令我對這位未來的小姨子更加好奇了。 我的太太跟一般的空姐長相差不了多少,皮膚白晰、身材纖細高挑,尤其是那一雙長腿更是我夜夜舉起、奮力衝刺的主因,但美中不足的是穠纖合度的女人無論是胸 部、屁股,就真的是一般般恰恰好,當我在搓揉那C罩杯的白皙乳房時或是用狗爬式雙手抓著馬達時,總少了那一點無法掌握的遺憾,但有一位空姐的太太可以搞已 經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了,光是她畫著妝、穿著那一身空姐的製服、淫蕩地在麵前浪蕩、呻吟,唔!這就可以在很多男人麵前說嘴了。

訂婚那一天,終於看見了我這位未來的小姨子了,她的名字叫做美芬,跟我太太差一個字,好像我們這個年代的父母都喜歡為自己的子女取這種市場名字,真是通俗 又好記;小姨子竟然跟我太太的外表差異甚遠,太太身高172公分,而小姨子身高僅有160,太太的臉是瓜子臉,小姨子的臉是鵝蛋臉,讓我不禁看了嶽父嶽 母,才知道太太比較像嶽母而小姨子像嶽父。(題外話,嶽母16歲就生了我老婆,迄今保養有道,徐娘半老、婀娜多姿,亦令人有無限遐想)

當天小姨子美芬也是盛裝打扮,不過那目視至少有E罩杯的胸部,竟完全吸引住我的目光,當然手也不禁癢了起來,好想享受那無法一手掌握的快感;然而美芬是負 責收禮金的,我就不時地藉機前往收禮金的桌前假裝看看簽名稠上有哪些賓客到來,順便跟美芬哈拉聊天;也因為當天訂婚時身為新郎的我太忙,以至於沒有好好的 查看小姨子美芬的屁股是否也是同我想搓揉的般地豐腴飽滿。

就這樣想搓揉小姨子的胸部、屁股,已經成為了我心中渴望的一項慾望,雖然這不符道德、有違乖張,但它還是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直到這一天,機會終於來臨。

由於老婆常飛美加線的緣故,我們見麵聚在一起的時間通常不多,有時我精蟲衝腦,但是看在去外麵找也沒有比空姐老婆來的好的份上,就有時看看A片來自慰一 下,但說真的主角大多還是以我的小姨子為主。而這一天剛好我到北部看園區的工程建案,也要在那裡待個幾天,由於就在小姨子所念的大學旁邊,老婆就叫我過去 探望她,順便拿點零用錢給她。

「嘟...嘟...(其實是某歌手的歌,但我忘記是誰唱的了)」
「喂?」

「美芬嗎?我是姊夫啦!妳在哪裡啊?妳姊叫我拿東西給妳。」

「我在租房子的地方啊,就在中華路中華大廈這邊八樓。」

「那邊我知道,現在過去方便嗎?」

「可以啊,姊夫我等你。」

到了中華大廈,美芬就在樓下等我,雖然隻是穿著普通的T恤,但E罩杯仍是極盡鋒頭地搶走了我的目光。



「姊夫我帶你上去坐坐吧,外麵好熱哦。」



我們倆搭著電梯上到了八樓,其間在電梯裡我的目光開始在小姨子的屁股上遊走,美芬穿著牛仔熱褲,下半邊的肉肉就這樣忽隱忽現,讓我不禁多吞了幾口口水,我心想:如果能讓我摸上一把...

「姊夫,到了。」

小姨子住的小套房看起來十分的單調,一張床、床邊一支小電風扇、一個衣櫃,還有一個書桌跟椅,桌上有電腦,也沒有空間再擺入其他的物品了,所以她就叫我坐在床上然後她坐在椅子上。

「姊夫,口渴了吧,我倒杯水給你喝。」

「噢對了,妳姊叫我來看看妳有沒有乖,順便叫我拿點零用錢給妳。」

「唉唷,都幾歲了還有沒有乖,我有在打工不用給我錢啦,姊夫你來看我我就很開心啦!」

「沒關係啦,姊夫做生意有小賺一點,而且我們認識到現在我都還沒有送過妳見麵禮啊,這一點錢收下吧,也是妳姊的意思」

「哇!一萬塊耶!」

小姨子賊兮兮的低聲說「給這麼多!這是我姊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啊」

我一時支支吾吾地隻能傻笑,想說撇開小姨子的追問眼神,無奈卻還是被那E罩杯給吸引住。

「姊夫你幹嘛一直偷看我?」

「啊?!」

「我發現從你跟我姊訂婚看到我之後還有剛剛在電梯裡麵你都一直在偷瞄我耶。」

「我...我沒有妳不要亂說。」

「哈!會怕齁,你怕我跟我姊講是不是?」

「沒...沒有啦,妳這樣我很尷尬耶,我...我要走了。」

那種被抓包的感覺真是讓我囧到了極點,真是恨不得立即找地洞鑽進去。

「好啦!不鬧你了,說真的你跟我姊感情還好吧?」

「還不錯啊,妳怎麼會這樣問?」

「因為她常常飛來飛去啊,你又要常常去巡工地,這樣你們不是聚少離多?」

「沒辦法啊,這就是工作,這就是大人的苦衷,所以妳要珍惜妳現在當學生的日子」

「大人?姊夫你還真的把我當小孩子看啊?我22歲了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嗯,看看妳那E罩杯,還真的不是小孩子呢!

「姊夫你看,你又在偷看我的胸部了!」

「呃...」

小姨子跪坐在床沿興高采烈地看著我「姊夫,那你...你想摸摸看嗎?」

「啊?!」

我聞言立即站了起來,訂作的貼身西裝褲卻把我硬直的下體撐了起來,那高度...就貼近在跪坐的小姨子麵前...我紅著臉說:「美芬...妳在說什麼啊...」

「呵呵,姊夫你看你的反應,被我說中了吧,其實你很想摸對不對?」

小姨子說這話的當下眼睛骨溜骨溜地直盯著我的下體瞧。

「美芬,我們不能這樣,會壞了規矩。」我心不甘情不願地從口中說出了這句話。

「壞了什麼規矩啊?我隻是問你想不想,又沒有說要給你摸。」

「喔。」我鬆了一口氣,卻也失望了一下,說真的我不隻想摸還想用力地揉。

「那我給姊夫你摸一下就好,隻能摸一下哦。」

我站著看著跪坐在地板上的小姨子,眼神不是在判定她的話是真是假,而是從T恤領口中緊盯的著那深V的乳溝,好深好深,不曉得用來乳交的話是什麼樣子的感 覺。小姨子話說完後緩緩站了起來,160公分的她隻到我的胸口,擡頭仰望我的感覺和太太平視我的感覺真是有些差異,令我有被依偎的感覺。接著她抓起了我的 手,慢慢地撫弄她右邊的乳房。

「姊夫,感覺怎麼樣?滿足了嗎?」

E罩杯,那種無法一手掌握的感覺,當下我的五爪金龍也不敢伸,隻是順著小姨子的牽引,用掌心輕輕地、順時針地滑動,滑動的範圍之廣,跟老婆的大大不同;就 這樣繞了一大圈,慢慢地、慢慢地,時間滴答滴答,好希望時間在此凍結。我還貪心地想抓下去,但是我怕小姨子突然翻臉,也不曉得她真正的用意到底是什麼,就 將手靜靜地放在她的乳房上,等候進一步的指示,說真的,那種感覺真是煎熬,煎熬到我的小弟弟都快撐破我的西裝褲了。

「姊夫,我的手有點痠了,你自己動好嗎?」

我聽到這句話如同皇恩大赦,立馬伸出我的另一隻手攻向小姨子左邊的乳房,我的雙手,就如同我的願望一般,同時在小姨子的一對E罩杯乳房上搓揉,那種觸感, 就像新鮮的海綿蛋糕一樣,軟中帶有彈性;我的五爪金龍一下子搓一下子揉,一下子抓一下子擠,不同於海綿蛋糕的是:海綿蛋糕不會嗯哼哼。

「嗯...哼...哼...」

小姨子的喘息聲傳入了我的耳朵,她緊閉著雙眼,更顯得出那睫毛長,小姨子舒服的表情令我不自禁地貼上了她的臉龐。

「好舒服哦,給姊夫摸就是不一樣的感覺啊,好刺激吶。」

小姨子說完這句話之後我就將嘴唇貼上去她的嘴唇上親吻,這時小姨子將我推開了。

「姊夫這樣不行!」

「啊?!」

「姊夫,你不可以親我,我不能愛上你,因為你已經有姊姊了。」

「美芬,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對妳的,也不該這樣對妳姊姊。」

「沒事啦,今天我隻是想滿足你,因為我知道你對我們家人都很好,我也知道我的胸部比姊姊大,你當然會想摸一下;從我發育後接近我的男人幾乎都嘛是垂涎我的胸部,之前我還遇到怪老頭說要給我一千塊摸一下咧,呵呵。」

小姨子的表情看來一如往常地輕鬆,好像真的隻是要讓我摸摸她那得天獨厚的一對豪乳;想想,能夠得償所望就不要既得隴復望蜀了,該是離去的時候了。

「美芬,那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該離開了。」

「那裡...姊夫你憋著不會難受嗎?」小姨子指著我的褲襠,一副快被衝破的褲襠。

「姊夫,讓我幫幫你好了,姊姊不在不能幫你,就由我這個妹妹代勞。」

小姨子也不讓我有說話的餘地,玉手就貼上了我的褲襠,「呵!好硬哦!姊夫你很想弄吧!」

小姨子的玉手有規律地從下往上,順著我的肉棒,其間還不時地用指尖滑過,酥麻的感覺就像觸電般地從我的脊椎直到頭頂,接著小姨子右手掌整個包覆了我的子孫 袋,左手掌開始熟稔地解開我的皮帶扣,讓我聯想到她應該不是第一次了吧;也是啦!都忘了她有一個男友在南部念大學,應該是有被調教過了。小姨子脫下了我的 褲子,讓繃緊的肉棒彈出來透氣,不知為何,我總覺得一切是那麼地自然,難道是我太變態了嗎?還是小姨子的特質無形中跟了我太太的特質恰恰相反,一個是高貴 堅強的空姐、一個撒嬌柔弱的學生,一個是九頭身腿長嬌豔的美女,一個是嬌小玲瓏卻有著豪乳的童顏,這兩樣都是男人的夢寐以求啊!我卻在今天得此殊榮,幸甚 幸甚。

「姊夫的好大啊!」

小姨子的櫻桃小口接著一把就把我的肉棒很吞了進去,含的很深,好像頂到了她的喉嚨,還另外地用手撫摸著我的子孫袋;老婆的口交方式是用舌頭,舌尖挑逗著陰 囊、舌麵擦拭著陰莖接著舌體在龜頭上打轉,那銷魂的滋味可真叫一疊三層浪啊!而小姨子的口交方式跟老婆是迥然而異;小姨子善用唇,大口大口地吸吐,吸的時 候口腔就好像是真空了一般,讓我的肉棒緊實到像是在和處女的第一次交合一樣,吐的時候又好像風扇啟動,那口氣可以震動到讓我的肉棒像是在急速地抽插,這已 經夠讓我射出來了,更加上小姨子那玉手上下地幫我套弄,還有一旁的電風扇呼呼地轉動聲,真是快意直上雲霄,爽啊!

經過了一會兒,小姨子好像也有點動情了,雙頰微紅,嬌喘陣陣,搞得我也精蟲衝腦了,左手用力按壓著小姨子的頭,右手從領口伸進去小姨子的胸部,指尖隔開了 胸罩,開始揉捏著小姨子的乳頭,小姨子的吞吐越來越快,我的手也越來越不規矩,蹦的一下就讓小姨子的一邊乳房脫開了胸罩,那個觸感真是比冰淇淋還綿密,又 好比牛奶般滑嫩;小姨子的雙眼開始矇矓,身軀開始顫動,我射了,滿滿地射在小姨子小嘴裡,在射的同時,小姨子吸的更大力了,好像要把我榨乾一般,剎那間我 有一點軟腳,而我就摟抱著小姨子,讓她吸吮著我的肉棒,並用舌頭幫我舔乾淨。

小姨子從廁所清理出來,

「美芬,謝謝妳。」

「姊夫,我的技術如何?不會比姐姐差吧!」

「妳怎麼會想這麼問呢?」

「姊夫你知道嗎?從小到大我都覺得自己比不上姊姊,無論是外表還是頭腦,慢慢地我發現別人都在意我的胸部之後,我知道這是我的本錢,也是我唯一可以贏過姊 姊的地方,所以當我知道姊夫你在偷瞄我的胸部的時候我就知道我贏過姊姊了,但是我還沒有確認過,剛好姊夫你今天又來找我,還被我發現你仍是盯著我的胸部看 時,我就想機會來了,除了回報你對我們家人的照顧之外,也順便測試一下,想不到姊夫你還挺享受的嘛!」

「哎,妳這小鬼靈精,妳姊對妳可好的幹嘛要跟她比較嘛。」

「欸,她是空姐耶,那麼高又那麼正,又嫁了一個又帥又有錢的男人,哪像我隻有一對咪咪可以見人,還交一個窮學生男朋友,每次都在破破爛爛的雅房做愛,熱都熱死了,除了叫床不能盡興之外,連洗個澡都要偷偷摸摸地走出去,到現在汽車旅館長怎樣都不知道。」

「那...看在妳這麼為姊夫著想解決姊夫的需求下,今天姊夫帶妳出去走走,過一下舒服的生活如何?」

「哇!真的嗎?太好了姊夫,剛好我今天不用去打工,你等我一下我梳妝打扮,變像姊姊一樣美美地陪姊夫。」

不一會兒小姨子打扮過後,那風情絲毫不遜於老婆,更顯得青春無敵,長髮紮了個馬尾,XS號的T恤配上小短裙,搭個泡泡襪小布鞋,活脫脫地就像個鄰家女孩一般,和平時老婆的皮衣皮靴、精品式的穿著更讓我覺得新鮮許多,還好我今年才卅出頭,跟小姨子站在一起也不顯得突兀。

「美芬,上車吧。」

「哇!四個圈圈耶!姊夫,這台車很貴吧!我第一次坐這麼好的車耶!」

「還好啦,坐好囉,這台車起步很快的。」

下午就帶著小姨子去逛百貨公司,也順便為她治裝一下,畢竟讓小姨子為我口爆還讓我蠻愧疚的,反正老婆也叫我對她好一點,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囉。晚餐我就帶著 小姨子去吃某集團的鐵板燒,想說帶她來感受一下,從停車場到餐廳時,小姨子全程都挽著我的手,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更讓我想好好疼惜她,誰叫我是她的姊夫 呢(誤)

「姊夫,這餐好貴哦,一個人要一千多耶!」

「沒關係啦,偶爾吃一頓好的啊,而且妳不覺得服務還不錯嗎?」

「真的耶,而且還是那種沒有豆芽菜跟煎蛋的鐵板燒,我之前跟阿哲都是吃那種的,這裡的真的太好吃了。」
阿哲是小姨子在南部念大學的男朋友,跟她同年,從高中就在一起了。

「美芬,要喝杯紅酒嗎?」

「好啊姊夫,我今天超快樂的。」

快樂?!是因為我對她好嗎?還是我們發生了一段不尋常的關係呢?我也不想去深究,反正我今天也超快樂的嘿嘿。

酒足飯飽之後,我開著車帶著小姨子去汽車旅館。(註:酒後千萬不可開車,害人害己。)

「姊夫你帶我來這是?」

「妳說妳沒去過汽車旅館不是嗎?反正姊夫今天也得找地方睡,就帶妳進來看看囉。」

我選的是一間價位較高的房間,地中海風情的,不曉得是否酒精作祟,褲襠裡又開始熱熱地,而小姨子不知道是不是多喝了兩杯,又叫又跳興奮極了,一進房間馬上就在床上跳啊跳地。

「原來這就是汽車旅館哦!好方便耶,車子一開就進來了,而且房間還佈置的這麼有情調,床也好大電視也好大,哇這浴室也太大了吧,比我的套房還要大,浴缸肯定是塞得下兩個人呢,咦,這椅子是幹嘛的啊?還是電動的?」

「那是情趣椅,讓人做愛用的。」

「齁,姊夫你懂得不少嘛,你一定很常來對不對呀?」

小姨子一方麵看著汽車旅館,一方麵打開電視,誰知道電視一打開就是情趣頻道,還是日本的,那叫聲之淒厲讓我們讓瞬間安靜了下來,也瞬間盯著螢幕看。我緩緩地小姨子身後靠近她,將雙手伸入腋下握緊了小姨子的豪乳。

「嗯...」

小姨子顫抖了一下,後仰著靠入了我的胸口,我低頭尋找著她的雙唇,兩人四片相接,就這樣吻了起來,我隻花了輕輕的力氣就用舌尖頂開了小姨子的皓齒,舌頭貪 婪地交纏著,唾液就這樣在彼此的口腔中相互流動,我用力而小姨子她也用力地回應我,我更加肆無忌憚地將雙手從T恤下方向上探,一股腦兒地將T恤與胸罩往上 推開,釋放小姨子的一對豪乳,任由我撫摸搓揉。

「姊夫...」小姨子用微醺的眼神迷濛地看著我。

「今晚...好好地疼我,讓我過著跟姊姊一樣幸福的生活好嗎?」

我二話不說,抱起了小姨子往浴室走去。「先讓姊夫幫妳洗個澎澎,讓妳像公主一般地香噴噴。」

兩人泡在浴缸裡濃鬱玫瑰香的精油泡沫中,我輕輕地擦拭著小姨子的背,那光滑如石,白皙如玉的肌膚,讓我的肉棒順勢頂在小姨子的屁股;小姨子察覺了我的情 況,順手向後握住了我的肉棒動了幾下,讓我更能感受到她殷切的回應,不一會兒小姨子正麵朝向我,我們倆就這樣麵對麵地坐在彼此前麵,雖然眼睛看到的都是泡 沫看不到冰淇淋,但泡沫下卻是波濤洶湧,我一手搓著小姨子的乳房,一手開始在探索神秘的三角洲;而小姨子一手在撫摸我的肉棒,另一手令我驚訝的是她竟然在 撫摸另一個乳房。

「哦...嗯...哼...」

小姨子開始嬌喘,近距離的接觸讓小姨子的呼吸全碰觸在我的臉上,慢慢地在我搓揉到陰蒂的時候,小姨子雙手開始撫摸自己的全身,喘息聲也越來越大、甚至還不自禁地叫了出來,還有意無意地拿我的肉棒摩擦她的小穴,此時正是天雷要勾動地火的時候了,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姊夫,我要...你插進來好不好...」

小姨子媚眼如絲的看著我,小口中緩緩吐出這句話,更是讓我如同黃河氾濫一般就要一發不可收拾,我用蓮蓬頭迅速地將兩人淋浴了一下,就把小姨子抱到床上去, 開始我實踐對我小姨子的徹底性幻想,沒想到到了床上的小姨子竟然比我還主動,一把就壓在我身上,從我的耳朵開始親吻,啾啾啾的一點一點落在我的耳骨、耳 垂,甚至還伸進耳洞裡,接著小姨子就吻我的脖子,還搭配舌頭上下地滑啊滑的,真是讓我爽到一個不成人樣,更令我驚奇的是她還舔我的奶頭,哎唷!那可真是酥 麻,我就看著小姨子似笑非笑地流了一點口水在我的奶頭上,然後吸呀舔呀,我可真是抽蓄再抽蓄,後來她就笑笑地繼續向下移動,連肚臍眼也不放過,看著小姨子 平日清純可人的樣子,怎麼也聯想不到小妮子春心動了竟是如此地媚惑,真是人不可貌相,女人在床上真的是有很大的發揮空間的。

再下來受益的就是我的肉棒了,小姨子像是刻意有別於下午的口交方式,專攻我的龜頭與馬眼,那舌尖真是刷的我三魂失去了七魄,刷呀刷地,刷到了我的子孫袋,甚至是刷到了我的後庭花,媽呀,有試過被女孩子舔菊花的嗎?有機會一定要試試,真是畢生難忘。

為了回應小姨子的熱情之舌,本來我也要讓她嚐嚐我的舌技的,無奈小姨子說:「姊夫,今天我伺候你就好了,我好難受、好癢、好想要,趕快插進來好嗎?」

「美芬,妳想要了嗎?姊夫馬上給妳!」我將小姨子的雙腿張開,手指伸過去時發現神秘三角洲泉水如湧,仔細看小姨子的陰蒂已充血腫脹,看來她真的是很難受,我提起了我粗大的肉棒,將龜頭在陰蒂上磨啊磨地。

「姊夫!救命啊!不要這樣啊趕快插進來啦!」我緩緩地將龜頭塞進了兩片陰唇的小穴,雖說小姨子的愛液已溢,但我仍怕會弄痛她,畢竟她隻是個身高160的小 女人;可是小姨子雙手緊抓著我的臂膀,不停地催促我快進來,我隻好扭腰一挺,「啊!」小姨子這聲叫床聲好像飛上了九霄雲外,該是讓我用肉棒來開啟小姨子這 秘密的桃花源了。

一會深一會淺,還不時帶著旋轉,我肆意地用肉棒搗弄著小姨子的小穴,淺抽深插、雙手還扶著小姨子的屁股讓我的肉棒能更頂到子宮頸能更摩擦到G點,我的心中沒想到小姨子下午還跟我說要跟我老婆比較,隻是現在心裡就在想,老子一定要比妳男朋友阿哲還要弄得妳更爽。

正麵幹小姨子的好處是可以看到她的E奶在不停地上下晃動,那幅度、那震盪,都是在我老婆她姊姊身上所看不到的,完完全全滿足我視覺的饗宴;而小姨子的叫床 聲更是讓我興奮,別於我老婆是從喉嚨深處發出來低沈的哼哼聲,小姨子則是高亢還帶鼻音的,哼啊,哈啊,嘶啊,都讓我有一尾年輕活龍的感覺;對,我是在幹廿 二歲的青春肉體,我是在幹廿二歲的大學生,我是在幹我廿二歲的小姨子啊!

對了,我忘了我的小姨子還有一項特點,就是她飽滿圓潤的屁股,那個翹度那個緊實度,就讓我的雙手的抓痕深深地印在她雪花白的屁股上,「噗滋、噗滋」狗爬式 的做愛姿勢更是讓我享受到觸覺的快感,雖然失去了視覺上的刺激,但是我一下子抓屁股,一下子往前抓奶,甚至是把我小姨子的雙手往後拉,像騎著牲畜一般地幹 啊幹啊,小姨子的菊花也充血地一張一縮,好不繽紛,雖然我精蟲衝腦,但是為了健康著想,我也不想破壞女生的排泄器官,自然就沒有玩弄後庭花的念頭。不誇 張,小姨子的叫聲驚天地泣鬼神,「啊啊,姊夫我好爽啊!啊我快不行了」

衝完了視覺與觸覺上的刺激時,我開始追求聽覺上的享受,我把肉棒緩緩地從小姨子的小穴中抽了出來。

「姊夫,怎麼了?快進來啊?」

我將小姨子翻了過來,兩人四目相接,小姨子有點迺然地害羞怕麵對我。

「美芬,舒服嗎?」

「嗯...」

「姊夫幹得妳爽不爽?」

「嗯...」

「不可以隻說嗯哦!要一字一句地回答姊夫。」

「我很爽...」

「答錯囉,妳要說『姊夫你幹得我很爽』才行哦!」

「不要啦!這樣我會不好意思啦!」

「那...不說姊夫我就不給妳囉。」

我一方麵要小姨子說出極盡淫蕩的話,一方麵用龜頭猛力地搓弄小姨子的陰蒂,弄得她身體是扭來扭去,除了撫摸自己的乳房之外,甚至開始將自己的手指頭伸入口中吸吮...

「姊夫幹得我好爽哦...」

「美芬再說一次。」

「姊夫快插進來、姊夫快幹我...」

這聽覺上的刺激更是衝破了道德倫理的界線,我將小姨子的雙腿擡高並排,胸口緊緊地壓住了那一雙腿跟一對E奶,雙手環繞地抱著小姨子的背部,一張嘴如雨點般 地胡亂地降下撒落在小姨子的眼睛、臉頰、鼻子及嘴唇,當然肉棒也開始狂抽猛送,不管梨花帶雨,不再憐香惜玉,在這一刻我隻想要讓小姨子高潮,讓我滿滿的精 液可以送入這和我老婆同一個父母生的女人體內。

「啊...姊夫我快不行了,你射出來好不好...啊...」

「我跟阿哲比起來誰比較好?」

「姊夫最好了...啊...好爽吶...」

「我跟阿哲誰幹得妳比較爽啊?」

「姊夫...姊夫...姊夫幹得我最爽了...」

「呃...」

「啊...」

我射了,成千上億灼熱的精子溢滿小姨子的小穴,衝進了她廿二歲的子宮;而小姨子的指甲在我的背後抓出了十道指痕,我還沒停止抽送,因為小姨子的雙腿緊緊地 還夾住我的腰間,而小蠻腰也還在不停地扭動、抽蓄。 我低頭親吻著小姨子的臉頰,像疼惜給了我第一次的初次女友般地溫柔。

「美芬,滿意嗎?覺得姊夫這樣愛不愛妳呢?」

「姊夫,我...我好嫉妒姊姊哦!」

「那妳說怎麼辦呢?姊夫除了疼姊姊也是會疼妳的啊。」

「那姊夫我們約好...」

「約好什麼?」

「下次你有機會一定要來找我,而且還要跟今天一樣愛我,不然我就要跟姊姊說!」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