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給我操姐

暖洋洋的晨光從窗簾的鑽了近來,我懶懶的睜開眼睛轉過臉看著我摟在臂彎裡的媽媽。

媽媽今年四十五歲,是一名在商界叱詫風雲的女強人,七年前和父親離異,因耐不住獨守空房的寂寞於是勾引了我,她十五歲的親生兒子上了她的床,從此我們就一直過著夫妻生活直至今日,但這幾年隨著年紀的增長媽媽的性能力也越來越差,無法像以前那樣滿足我性的需求。

就說昨晚吧,當我瀏覽完熟女網站後性慾大增,抱起看電視的媽媽扔在床上就操,頭一次我還沒射精媽媽就筋疲力盡了,第二次、第三次媽媽隻能趴在我身上用她那性感的嘴和靈巧的手為我解決了。

凝視著熟睡的媽媽,成熟的身體被陽光照的閃閃發亮,由於側著身子兩個已經有些下垂的大乳房平攤在床上,褐紅色的大乳頭貼著我的胸膛,伴隨均勻的呼吸乳頭也上下蠕動著。

一隻肥藕般雪白的手臂勾著我的脖子,腋下的汗毛刮的乾乾靜靜,臃腫的腰上有幾道贅肉,但我總覺得它另有情趣,趴在她的身上操她的時候都能感到它帶給我溫暖和包容。

媽媽修長的大腿一條完全打開,另一條插在我的兩腿間,不安分的玉足緊緊靠在我的雞巴旁,說道玉足可是我對媽媽的身體特別滿意的幾個部位之一,肥厚、白嫩而且散發著異香,每次和媽媽行房前都要舔到過癮。

我不喜歡汗毛重的女人,媽媽便定期刮去手臂、腋下、大腿的汗毛,為了美觀我特許她在留下她那濃密黑亮的陰毛,那萋萋黑色陰毛下就是我戰鬥了幾年的老騷比了,兩片肥厚的黑色陰唇經歷了二十年的戰鬥已經疲憊的向外張開,露出的陰道由於昨晚的狠操略帶紅腫並且留著一些我的精液和媽媽的陰水的混合液體。

看著陽光下媽媽大白豬似的肉體我情不自禁把嘴貼在媽媽柔軟的嘴唇上,睡夢中的媽媽很自然的張開了嘴並把舌頭送進我嘴裡和我的舌頭絞在了一起,性起的我毫不留情的把左手中指插進了媽媽黏著的陰道,抽送了二十幾下媽媽睜開了雙眼,嘆了口氣輕聲說:好兒子,你饒了媽媽吧,昨晚你差點把媽干死,現在我兩條腿都動不了,下邊也痛的要命,媽這把年紀真有讓你操死了你哭都來不及。

我不依不饒的在媽媽陰道中加快了手指抽送的速度,右手也抓起了媽媽一隻肥大的乳房揉搓,把玩著說:那怎麼辦啊,我的雞巴都快憋爆了,你總不能看我自己解決吧?

媽媽看著我高高勃起的雞巴無奈的說:要不這樣吧,給你姐姐打個電話看她在不在家,讓她陪陪你吧,我可是有心無力了。

我的姐姐,在我看來那可是地地道道的大美人,秉辛藡寢?倪傳基因,高挑、豐滿,皮膚白皙,二十五歲正是女人風采最神韻的時候,早在和媽媽發生性關係之前我就暗戀姐姐,經常偷看姐姐洗澡,嗅著姐姐剛換下的乳罩、內褲自慰,可惜我還沒來得及下手姐姐就遠嫁美國,幾年前和美國的姐夫離婚後姐姐回國開辦了一家廣告公司,早出晚歸的姐姐為了不打擾媽媽和我的生活便在我們居住的別墅區裡另買了一套房子,這樣既不影響自己的工作又能經常來看我和媽媽,在我們三人相處一段日子後姐姐覺察到了我和媽媽不正當關係,但迫於臉面和外界壓力也隻能睜一眼閉一眼了。

姐姐的歸來對我來說是熱血膨脹,想操她的慾望也越來越濃,甚至和媽媽行房時想的都是姐姐白花花的肉體,好多次我要用語言挑逗姐姐,都被她巧妙的迴避了。

媽媽看出了我的心思,一天媽媽把特製的迷藥摻在姐姐的晚餐裡,沒吃完飯姐姐就不醒人事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對我說:好兒子,媽媽知道你喜歡你姐姐,隻要能讓你高興媽媽幹什麼都行,再說媽媽也快不中用了,總要有人伺候你的大雞巴,肥水不流外人田,操你姐姐總要比操外人強,今天,一定要讓她屈服在你的胯下,從此不想別的男人隻要你的大雞巴。

我深情的吻了一下媽媽說:媽媽,我都操了你幾年了你還不相信我的本事嗎,你放心,即使得到了姐姐我一樣會疼你、愛你、操你,直到操死你為止。

媽媽把手伸進我的褲襠用力攥住我的雞巴套弄了幾下說:我的寶貝親老公,快別貧嘴了,趕快辦正事吧,憑你姐姐倔強的性格光憑你的大雞巴她是不會輕易屈服的,我去把臥室的燈全打開,準備好錄像機,把你倆性交的全過程錄下來等她醒了用錄像威脅她接受這個事實,今後有了我們倆的騷逼你的大雞巴應該能滿足了。

媽媽進了臥室忙著準備,我坐在姐姐的旁邊,看著姐姐桃花般的面容我的心臟突然彷彿停止了跳動,我懷著緊張而又喜悅的心情對著昏迷的姐姐輕聲說:好姐姐,今天你終於要屬於我了。

我抱著豐滿的姐姐輕輕放在臥室的床上,對著擺弄攝像機的媽媽說:媽媽,你把衣服脫了吧,我不想因為操姐姐而疏遠了你,一會我操完了她就干你,不過你不要太性急,這會你一定要拍好錄像啊。

媽媽一邊脫衣服一邊說:寶貝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拍出世界上最好的亂倫毛片的,媽媽從來沒看過你操別的女人,我都等不及了,你快開始吧。我用最快的速度脫光衣服趴在姐姐的身旁,姐姐好像一件象牙雕刻的珍貴藝術品,我要一點點的欣賞她、品味她。

姐姐那烏黑的秀髮襯托她的皮膚白皙光亮,驅使我去親吻她的耳垂,親吻她的粉腮,親吻她飽滿的額頭,親吻她緊閉的雙眼,親吻她秀美的鼻子,最後停留在她性感、溫暖的雙唇上。

我的舌頭用力頂開姐姐的牙齒,姐姐口中的香氣撲面而來,我使勁吸食姐姐軟軟的舌頭,呼吸的不順暢緻使昏迷的姐姐把嘴張的更大,手和腳也不斷的抽搐起來,我的舌頭繼續向下探索,從姐姐尖尖的下顎舔到姐姐的胸部。

姐姐穿了一身非常職業的黑色套裝,我漫漫解開姐姐上衣的鈕子,一對高聳肥大的乳房呈現在我眼前,黑色的乳罩勉強罩住了一半乳房,深深的乳溝伴隨姐姐有力的呼吸一張一合,我吃力的把雙手伸到姐姐的後背解開乳罩的掛鉤並把乳罩褪到乳房以上,一對不再受乳罩束縛的乳房顫微微的跳了出來,我雙手捧住姐姐的乳房不停的用舌頭舔著。

不一會功夫姐姐粉紅的乳頭變硬變大了,我忍不住狠很咬了一口,姐姐含糊的叫了一聲,嚇的我跳下了床,驚慌失措嚇出了一身冷汗,正在攝像的媽媽走過來對我說:寶貝別怕,媽媽下的藥足以使你姐姐死睡上12個小時,你就盡情的玩她吧。

我一看姐姐還在沈睡中也就安下了心繼續我的探索歷程,玩了一會姐姐的乳房後我的舌頭來到了姐姐的腹部,姐姐的小腹有一些突起,幾條淡褐色的斑紋呈放射狀爬在肚皮上,肚臍小巧美麗,不像媽媽的肚臍又黑又深。

姐姐的下身是一條過膝的黑色套裙,我把裙子的下襬從膝蓋處一下拉到腰間,由於用力過大姐姐又哦了一聲,這次我有了思想準備沒去理她接著幹我的活兒。

我把姐姐的黑色連褲絲襪和白色棉質內褲一寸一寸捲著往下褪,褪到最後露出了一雙肥厚白嫩的玉足,我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心想不著急等我舔完姐姐的大騷比再來舔它,我轉過頭凝視那黝黑整齊的陰毛淹沒的地方,今天我終於可以佔有它了。

我把臉貼近姐姐的騷比用手指輕輕撥開深紅色的陰唇,陰道已經濕潤,陰水潺潺的從深處流出來拉成了絲相互糾纏粘在陰唇上,我狠狠的把嘴壓在姐姐的騷比上,啊!還是幾年前的味道,腥臊還帶著鹹味,世界上沒有任何味道比它更讓我興奮,更讓我衝動。

我大口大口的舔著姐姐的騷比,恨不得用舌頭把姐姐的騷比全部吞下,隨著我舌頭的狂舔姐姐陰道里的陰水也不斷的湧出來,沈睡的姐姐也哦,啊的呻吟起來,姐姐的呻吟更使我情緒高漲,我索性把右手的中指、食指插到陰道里來回抽送,抽送出來的陰水被我一滴不剩全吸進嘴裡。

這樣持續了十分鍾後我的嘴裡、臉上、手上全粘滿了姐姐的陰水,隨後又抱住姐姐的玉足一陣狂舔,姐姐的腳很香,我尤其喜歡舔她染了亮紅色指甲的腳趾,我一邊舔著姐姐的玉足一邊用我的腳趾在姐姐陰水四溢的陰道中抽送。

熱身之後我坐起來調整了一下呼吸開始一件件脫姐姐的衣服,赤裸裸的姐姐在燈光下格外光潔耀眼,分開姐姐的兩條肥腿我跪在中間兩手拖起姐姐又肥又白的大屁股把大雞巴在姐姐的大騷比上,來回的蹭了幾下龜頭已經沾滿了陰水,我把大雞巴慢慢的送進姐姐的陰道。

姐姐的陰道又緊又溫暖,不像媽媽的陰道已經松的能跑火車了,大雞巴在姐姐的陰道里開始緩緩的抽送,幾十下後昏迷的姐姐有了生理反應,嘴裡間斷的呻吟著,額頭、鼻尖、粉頸也滲出了汗珠,我加大了抽送的力度,並使出我和媽媽做愛積累的所有招式。

姐姐的陰道也開始一張一合彷彿在極力配合我,一股從未有過的快感襲遍全身,我一手朝抄起姐姐的肥腳送進嘴裡狂舔,一手壓在姐姐紅腫的陰蒂上使勁的搓擠並更加瘋狂的抽送起來,七八百下後我從陰道里拔出了雞巴,姐姐的陰道在我拔出雞巴的同時彷彿封閉已久的閘門突然打開一樣,一大股陰水噗的一下全部湧了出來,打濕了我的雙腿和一大片床單。

我把姐姐背朝上翻了過來想來個老漢推車,可怎樣也不能讓姐姐的屁股保持撅起來的狀態,無奈之下我隻能求助媽媽,正在攝像的媽媽看到我和姐姐的性交場面也是淫意正濃,一手拿著攝像機拍攝,一手摳著她的老騷比,陰水流的滿腿都是。

看著我擺弄不了姐姐的肉體,媽媽固定好攝像機走了過來,傻兒子你真笨,這些年我白教你操逼了,你把姐姐的肚子下墊幾個枕頭姐姐的屁股不就撅起來了嗎。薑還是老的辣,我把姐姐的腰托成弓形,媽媽在姐姐的肚皮下墊了三個枕頭,姐姐的屁股一下撅了起來。

看著媽媽因性慾高漲憋的通紅的臉我油然感到一絲愧疚之情,媽,要不我先伺候你吧。

媽媽熱淚瑩眶咬著下嘴唇強忍住淚水說:乖兒子,媽沒白疼你,可今天畢竟是你和你姐姐的洞房花燭夜,過了今晚你還是我的親丈夫,你姐工作忙也就能給你接個短兒,咱倆兒不在乎這一會兒,趕快集中精力操你姐吧。多偉大的母親啊!那你就忍耐一會兒吧,等幹完姐姐我就好好的伺候你。

因為墊起了腰,姐姐整個身體的重量向前傾全部集中在頭部,頸部因壓力向右側偏導致姐姐的臉的右側死死的頂在床墊上,雙臂毫無生氣的癱在床上,呼吸的不順暢和臉部被擠壓使姐姐張大了嘴,口水順著嘴角淌下來和床上姐姐陰道湧出的陰水交匯到一起。姐姐撅起的屁股異常的美麗,肥大、光滑、白嫩,我用手拍了一下,姐姐的肥臀立刻忽悠忽悠的顫動起來。

姐姐的屁眼好像鮮紅的小花蕊,我敢肯定它沒有被大雞巴佔領過,對著姐姐的屁眼狂舔一陣後,本想用我的大雞巴給姐姐的處女屁眼破處,但轉念一想,我第一次操媽媽的屁眼把媽媽疼的又爹又媽的嚎叫,操完後三天都沒下的了床的情景還是放棄了,萬一操姐姐屁眼把姐姐疼醒了往下的事就不好進行了,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姐姐的屁眼早晚是我的。

攥著雞巴我沒費勁就從後面插進了姐姐的騷逼,為了不讓姐姐的身體向前躥,我使勁按住姐姐的屁股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開始抽送,原本沈默的姐姐又因為騷逼受到大雞巴的刺激不自主的呻吟起來,就這樣又幹了四五百下後我的大雞巴在姐姐陰液橫流、溫暖緊繃的騷逼裡的不能自控的射了精,滾燙的精液塞滿了姐姐的陰道。

我幫姐姐翻過身,來不及擦拭姐姐下體流的到處都是的精液便拽過已經不能自拔的媽媽,把媽媽放倒在姐姐旁邊,媽媽迫不及待的攥住我粘滿陰水的雞巴送進嘴裡嘬了起來,我也毫不客氣的趴在媽媽溫暖肥厚的肚皮上舔她又黑又大的騷逼。

一會兒工夫我的雞巴又英姿颯爽的挺了起來,為了補償剛才沒操姐姐屁眼的損失,我把雞巴插進了媽媽被我無數次進入已完全撐開的屁眼裡,媽媽和我無數次的性交彼此都已經駕輕就熟,一陣激烈的肉搏使我倆同時得到了滿足。

大戰過後我摟著姐姐和媽媽稍做休息又對姐姐發起第二次進攻,就這樣我操完媽媽操姐姐,操完姐姐操媽媽,一直折騰到早晨四點實在一點力氣都沒了便和媽媽到隔壁的小臥室相擁睡去。

睡夢中我被媽媽推醒,隱約聽見隔壁臥室傳來一陣陣哭聲,一定是醒來的姐姐看到自己滿身的咬痕和抓傷以及渾身上下已經風乾的精液(昨晚除了第一次操姐姐我把精液射到了陰道里,往後的幾次我把精液全噴灑到姐姐的嘴裡,肚臍裡以及乳房上、肥腳上、屁股上)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大為傷心。我想過去哄哄姐姐卻被赤身裸體纏在我身上的媽媽按在了床上。

兒子,你這會兒過去隻能把事情搞的更糟,我先過去開導開導你姐姐,你等我叫你你再過去。媽媽穿上睡衣拿起攝像機和錄像帶向姐姐屋走去,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焦急的等待著媽媽的消息,我真怕媽媽說服不了倔強的姐姐而姐姐再也不理我了,那我就再也嘗不到姐姐美妙的肉體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我聽見姐姐的哭聲也一點一點的微弱了,媽媽對姐姐的說服肯定起了作用,大約一個小時後媽媽臉上帶著勝利的笑容回到我房間,一屁股坐在我腿上重重的親了我一口說:

親兒子,你得給媽媽記一大功,在我的威逼利誘下你姐姐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但有一些勉強,你過去說幾句軟話哄哄她,你姐姐一直很疼你,你這次把你姐姐傷的不輕啊。

我也狠狠的親了一口媽媽裝作生氣的樣子說:老騷逼你把事兒全推到我身上自己裝無辜,你要是不給姐姐下藥我也操不成她,咱倆兒都是迷姦姐姐的主謀,誰也別說誰。

我和媽媽一前一後進了姐姐的房間,坐在床邊上的姐姐看見了我又傷心的哭了起來,我撲通跪在姐姐的面前,雙手抱住姐姐的雙腿裝作很愧疚的對姐姐說:

姐,你原諒我吧,我很早就喜歡你了,你一直是我心中的女神,你結婚去美國後的我整個人都崩潰了,你可以問媽媽,你走的當天我就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裡幾天不吃不喝,我甚至想去美國把娶你的那個男人殺了,他憑什麼佔有你,他配嗎!幾年啊,我想你都想瘋了,姐你離開那個臭男人回到家裡我高興極了,這些日子我盼著和你在一起,做夢都想。我是你親弟弟這沒錯,但我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男人啊,我知道昨晚那樣對你很不理智,可我實在想不出別的辦法接近你了。

說著我從褲兜裡拿出把刀子送到姐姐面前,姐,如果你不能原諒我,你就給我幾刀算是對我的懲罰,你要是下不了手我自己來。我把刀尖調轉對作勢向自己的身體刺去,姐姐慌了手腳,連忙雙手拽住我拿刀的手,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和哀求,好弟弟,別做傻事,我原諒你,不論你對姐姐做了什麼姐姐都原諒你,求求你把刀放下吧。

一直在旁邊觀看事態發展的媽媽不失時機的勸說姐姐,閨女,你弟弟昨晚那樣做也的確事出無奈,他太喜歡你了,以前好多人給他介紹女朋友他都不同意大多數是因為你,你不能辜負你弟弟的用心良苦啊,想必你也看的出來我和你弟弟不光是母子關係,說句老不要臉的話,我這個歲數還能伺候他幾天,以後隻能靠你了,如果因為這件事你接受不了,那你馬上滾出去,以後我也不認你這個女兒。

媽媽一番軟硬間施的話語反而讓姐姐覺得對我有一些愧疚了,姐姐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裡深情的說:好弟弟,姐姐也知道你喜歡我,今後你要想那樣就直接和姐姐說,姐姐一定讓你滿意的,但要答應我一條,不準再用迷藥禍害姐姐了。

看到姐姐接受了我,我更加肆無忌憚的對她提出了要求,好姐姐,現在你就是我的老婆啦,我這個老公也要向你提一個要求,以後不準別的男人碰你,如果讓我知道你和那個男人好我就用這把刀把他變成太監,反正咱們家有錢有勢我傷幾個人警察也不敢把我怎麼樣。

聽了我的話姐姐裝做興師問罪的架勢對媽媽說:看您生的好兒子,整個一個無惡不做的流氓。我洋洋得意的說:我就是流氓啊,原來流媽媽,現在流姐姐。

沒想到話沒說完,媽媽和姐姐的粉拳都向我招呼過來,我一邊躲閃一邊大叫,救命啊,我的大媳婦和二媳婦要殺夫啦。

從此我、媽媽、姐姐過起了一種別人無法想像的生活,開始的一段時間姐姐在我們三人同床作愛時總是放不開,畢竟要讓矜持、保守的姐姐完全接受這個事實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媽媽看出了姐姐的心思,為了讓姐姐完全適應我們這種亂倫生活,媽媽經常放一些母子亂倫、姐弟亂倫的毛片給姐姐看,而且在家具廠定做了一個特大號的床供我們三人作愛用,慢慢的姐姐也就習慣了這種性愛方式,有些時候為了提高媽媽的性慾,姐姐和我一塊兒和媽媽熱吻、吃媽媽的奶子、舔媽媽的騷逼、摳媽媽的陰道、玩媽媽的肥腳,媽媽也會不依不饒的和我一起這樣玩姐姐,就這樣我、媽媽、姐姐就這樣真正開始了三人淫蕩的亂倫生活。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