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卉36F的脫衣麻將

上學時我和當時的女友同居,兩人一起在外面合租,因為房間空間夠大,後來莫名奇妙的變成同學間打麻將的場地。
故事是發生在大三的一個寒假裡。那時女友已經先回去老家了,所以宿舍只剩下我一個人。某一天晚上,固定的牌咖--小卉來到我的住處。先說一下小卉的條件:
小卉長得一張瓜子臉,皮膚還算白,大大的眼睛,嘴唇上薄下厚,基本上算是正妹,身高165,身材有點肉但還算標準,重點是她胸前的奶跟山一樣(後來 得知是36F!),平時上課又喜歡穿低胸的上衣,不知道是她故意還是內衣太舊,三不五無就看到她的大奶上下晃動,班上的男同學每個看得老二都硬一整天,因 此我們偷偷給小卉一個外號叫做「乳牛」。
話說到小卉有天來到我的住處。
小卉:「喂!小武,寒假好無聊,要不要打麻將啊?」我:「靠腰,現在去哪生牌咖啊!」小卉:「不管啦,你趕快去想辦法生人出來。」我:「大小姐(心中OS:大乳牛),拜託!現在是什麼時候,大家都回去了啦!」因為我念的學校有點偏僻,所以蠻多都是外地來唸書的學生。
這時小卉嘟著嘴唇想了一想說:「不然這樣好了,你要是找的到人的話,我就讓你摸我的胸部如何?反正平時上課你也老是盯著我的胸部看。」此時,小卉邊說還邊用手擠高自己的大奶,胸口的乳溝看來深不見底啊!
我:「靠!哪有一直看你的胸部。而且要是摸了,被你告狀到小薇(我的女友)那邊去,我不就完了?好啦好啦,既然你這麼有心,我就幫你想想辦法。」雖 然我嘴巴這樣講,其實小弟弟也不爭氣的硬了起來。但心中正想著要去哪裡生人出來?平常會打的牌咖大多都回老家了,剩下在地的同學都不太會玩,臨時要他們來 打也不太可能。
後來靈光一閃,我:「喂!我說小卉,你既然這麼有心,那犧牲一點色相如何?」小卉:「怎麼個犧牲法?」此時小卉看起來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我:「因為平常會打牌的同學都不在學校了,只剩下一些不太會玩的同學,你要是肯不穿胸罩打牌的話,或許可以騙到一些豬哥來打麻將。」說完,小卉笑著 說:「呵呵,眼前就有一隻豬哥了,也不差再多兩隻。」我:「靠!我可是正人君子,心中只有小薇而已。」小卉笑著說:「少來,我還不知道你們男生的豬哥個性 嗎?」說完,小卉馬上脫下自己的毛衣,露出那巨大雪白的乳房。兩個雪白的乳房被黑色蕾絲內衣包護著,重點是內衣的肩帶故意調得有點松,讓整個大奶可以隨步 伐擺動。接著小卉馬上解開背後內衣的扣環,一瞬間,內衣落在地上,小卉兩個雪白的F罩杯大奶就露在我的眼前,大奶中間的乳暈看起來不大也不小,乳暈的邊緣 清晰可辨,顔色不會太深,帶一點粉嫩的感覺。
就在我看得目不轉睛的時候,小卉也快速地穿上原本的毛衣,乳頭的激凸清晰可見。
接著小卉笑著說:「好了,剛剛也給你獎賞了,你趕快去找人來吧!」我有點反應不過來的說:「呃、呃,好、好,馬上找。」於是小卉把她的黑色內衣收進 自己的LV包包裡,然後坐在電腦椅上看她的電視。看到小卉乾淨俐落的動作,真不知道她私底下到底是怎麼生活的?不過為了接下來的眼福,還是趕快找牌咖來打 牌。
首先打給大宅同學--小A。
我:「喂!小A,你現在在幹嘛啊?」小A:「還能幹嘛,不就是打《三國》。」我:「你現在有沒有空?要不要來我這邊打麻將?」小A:「靠!你們那邊 都是老手在玩的,想要贏我的錢喔?」我:「不是啦,是好康的才跟你講。剛剛乳牛來我家說要打牌,可是找不到咖。」小A:「喔!然後咧,甘我屁事喔?」我: 「重點是今天乳牛不知道是不是神經少一條,居然沒有穿胸罩就來我家了,而且還是照樣穿低胸的衣服,不小心可以看到那神秘的小紅點喔!」小A:「幹!真的假 的?」小A長得矮矮胖胖的,臉上也長滿青春痘,平時就是熬夜打電腦跟看漫畫。去學校上課常常盯著小卉,老是被小卉甩眼色看。
我:「當然是真的,可能是天氣冷,衣服不容易乾吧!」小A:「那你們打多大啊?太大我可玩不起啊!」看來小A已經動搖了。
我:「不知道耶!大概30∕10吧,你先過來就是了。」小A:「喔,好,那我馬上過去。」這時候我忽然靈光一閃說:「你過來的時候買一瓶伏特加跟頻 果西打,還有一些零食。」小A:「幹!還要我出錢買零食喔?」我:「靠!乳牛的大奶你想不想看?不然我去找別人。」小A:「好啦好啦,馬上過去了,不要騙 我捏!」就這樣,成功拐到一個牌咖。接著依法炮製,誘拐到另一個小宅同學--黑皮。電話打完,我也跟著小卉一起看電視,等上面兩個牌咖的到來。
看完一小段電視片段,小A和黑皮都帶著酒跟零食過來了。小卉從椅子上起來回頭看了那兩個人,小聲的跟我說:「你找的豬哥還不是普通的大啊!」我小聲 的回:「不然這時候你要找誰啦?我知道你不太喜歡他們,所以我有叫他們帶你最愛喝的酒跟一些下酒菜啊!」小卉:「哼哼,算你識相!」接者小卉就跟小A和黑 皮點個頭表示打個招呼。小卉點頭的動作也連帶著她的大奶上下顫動,我從旁邊看都快受不了了,小A和黑皮就更不用了說,只會在那邊傻笑。
接著我們來到了麻將桌旁,我講解了一下基本規則,然後打的大小是30∕10。
小卉一聽皺眉說:「30∕10也太小了吧?好歹也50∕20吧!」我趕快打圓場道:「他們兩個人也不太會玩,30∕10就好了,打歡樂的嘛!」小卉聽完,一臉不甘心的坐在椅子上,然後大家抓好位馬上洗麻將開打。位子依序是東:小卉,南:我,西:小A,北:黑皮。
小卉抓了東又剛好起莊,小卉:「嘿嘿,東風又起莊,看來我今天的運氣不錯。」我和其他兩人只有一起陪笑說:「是啊!是啊!」這一雀,坐在小卉對家的 小A大概是最爽的,不論是小卉拿牌、打牌,都會看到小卉那巨大豐滿的大奶在晃動,尤其毛衣外清晰的激凸,更是隨著小卉的動作上下襬動。
黑皮除了摸牌、打牌外,幾乎偷偷都盯著小卉的胸部看,似乎想要一窺毛衣內的小紅點。因此小A和黑皮打得有點(是完全吧)心不在焉,一直狂放槍給小 卉。我的話就還好,雖然小薇的胸部沒小卉的大,但好歹我也見識過真正的女人的身體,還算是有點抵抗力,不像小A跟黑皮沒經驗,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
打完上半雀,小A和黑皮大概輸了約四、五百塊了吧,錢幾乎都是小卉贏走的。因為小A和黑皮一直放槍,黑皮又不會盯下家,導致小卉很快就聽牌,但因為 他們狂放槍,小卉除了偶而自摸,大部份都是到他們兩個人的。以這種情況,我只要保持不放槍就好了,花個時間陪打兼欣賞春色也不錯。
接著打完下半雀,小A和黑皮大概各輸了一千多了吧!不過,我看他們兩個也輸得心曠神怡,好歹也吃了一、兩個小時的冰淇淋。
接著小卉說:「嘿嘿,不好意思贏了這麼多錢,那我們趕快再抓位吧!」此時小A和黑皮聽了一臉驚嚇的模樣,小卉看到他們的神色便說:「怎麼?
打麻將都是鐵二起跳的啊!別想給我跑。反正也快過年了,有壓歲錢怕什麼?」看來小卉犧牲了色相,想要趁好運的時候狠狠地撈他們一筆。於是大家又開始抓位,繼續打第二雀,這次換小A東風兼起莊。位子依序是東:小A,南:小卉,西:我,北:黑皮。
小A:「嘿嘿,這次換我東風兼起莊,不知道會不會改運?」小卉青了小A一眼說:「新手就不要想太多了,趕快開門過補啦!」小A聽了就閉嘴乖乖的開門 過補,第二雀就這樣開始繼續了。這一雀換黑皮坐小卉的對家,當然,跟上一雀一樣,從頭輸到尾。但小A開始變得不一樣了,大概抓到東風兼起莊,運氣開始旺了 起來。小卉贏的錢慢慢吐了回去,我也是儘量地避免被波及到。
前三雀,小A有當莊家幾乎都會連莊,小卉第一雀贏的幾乎都吐回去了,我也大概輸了幾百元,黑皮就更不用說了,輸了快兩千了吧!小卉:「氣死了!不過是新手運好而已。」小A只好傻笑帶過。
小卉:「北風這一風改成100∕30,不準跟我頂嘴!」此刻,我們三個男生都是一臉囧樣。小卉牡羊座不服輸的個性又爆發了,大概是她已經犧牲色相又沒贏到錢,大概心裡很不爽。
說完,小卉就自己跑去拿了伏特加跟蘋果西打混著喝。小卉是那種喝酒就會臉紅的體質,小卉喝了幾口,臉上開始慢慢地變紅。就這樣,接著打完最後的北風圈。這一風依舊,小A又狂自摸兼連莊,尤其是小A連五的時候,小卉放了一把大把的槍給小A,這時候小卉反而輸了快兩千了。
當小A連六被我胡了,小卉一臉不爽的看著我說:「你這家夥,居然敢搶我的莊!」我只好苦笑的說:「不然小A這麼旺,不趕快到怎麼行?」小卉聽了,很生氣的喝完第一瓶的伏特加。接著又拿第二瓶來喝。
就這樣打完了第二雀,小卉還是輸了快二千塊。此時我們三個男生看著小卉接下來要如何做?是不玩了?還是要上訴?

這時候,小卉說出驚人的話:「媽的!老娘豁出去了,二千塊抵一件衣物,我現在有上衣、牛仔褲、內褲,總共可以抵六千,怎樣?讓你們賺到了。」小卉說完,又喝了一大口酒。
看來小卉已經開始醉了。聽完小卉的話,我們三個男生互相看著對方,小A跟黑皮一臉睜大眼睛,口水快流下來的樣子。
小卉說完話,馬上脫下牛仔褲跟小A說:「二千塊的籌碼來拿。」此時小A小聲接著說:「我……我……我可以選擇你先脫哪件嗎?」小卉聽了勃然大怒:「靠!你以為老娘的衣服,隨便的人都可以脫啊?」看到河東獅發威,小A哪敢再說什麼屁話,趕快拿了籌碼給小卉。
此時的小卉穿的內褲也是黑色蕾絲,看來是跟胸罩是同一套的。蕾絲有點透明的特性,可以隱約的看到小卉兩腿之間的黑森林,似乎有幾根陰毛透過縫隙露了出來。
再看到小卉的雙腿,整個苗條有致,加上小卉皮膚又白,真是一雙銷魂的玉腿。雖然小卉不算紙片人,但腿部應該有在保養按摩。
此時,小A跟黑皮已經看得有點呆住了。他們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真實的女生只穿內褲的樣子。平常在學校只能偷偷的看小卉,應該沒有想到今天可以看到小卉那雪白的玉腿吧!
這時候小卉看著發呆的我們,忽然大聲的說:「你們三個豬哥,還在發什麼呆?趕快重新抓位了啦!」於是我們三個男生才回過神來,趕緊重新抓位。很幸運的這次換我拿到東風兼起莊,小卉看了就一臉大便樣。我也不敢多說什麼,趕快開門過補,繼續打第三雀。
小卉大概是人算不如天算,第三雀也是哀運連連。東風打完,居然又把那兩千的籌碼輸得快光了,而贏錢的幾乎都是我。
其實我已經發現小卉開始有點心浮氣燥了,打麻將最重要的就是心要穩。加上小卉也喝了不少酒,思考應該沒有那麼清晰,有時候看她吃碰亂喊,急著想贏錢,反而胡亂衝胡亂放槍。會輸得這麼慘,也不是沒有道理。
小卉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說:「靠!有沒有這麼扯啊?」此時小卉頓了一頓,似乎在想什麼事情。忽然間,小卉站了起來,把毛衣給脫了,轉過頭來跟我說:「死小武!二千塊籌碼拿來!」此時小卉那豐滿的大奶挺立在我的眼前,我的小弟弟也挺立在我的褲襠裡。
眼前的雪白大奶,因為小卉喝了酒,白裡透紅的樣子,令人想要狠狠地抓起來蹂躪幾下。深膚色帶點粉的乳頭,上面的小凸粒清晰可見,幾乎還可以算一算有 幾顆。要形容F罩杯的大小,體積大概比500㏄的利樂包飲料要大上一圈吧!真是他媽的一手無法掌握的巨乳,我看要兩隻手掌才能完全包覆住吧?
就我正在幻想蹂躪小卉的巨乳的時候,「喂!」小卉忽然喊了一聲,「你是要看到什麼時候啊?籌碼趕快拿給我啦!」小卉接著說。
我失神的趕快拿二千塊的籌碼給她,一邊盯著她的大奶。
「哼!便宜你們這些豬哥了,想不到今天會背成這樣,虧我還自稱是麻將天后。」小卉邊說邊坐回椅子上。
當然,小卉坐回椅子上,胸前的巨乳還是不停地上下晃動。坐在小卉對家的黑皮,大概已經看到失神了吧!小A也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小卉的巨乳。
小卉看了看他們兩個,忽然把她的巨乳放到麻將桌的邊緣上,瞬間麻將桌明顯地往她那邊傾斜,邊喊著:「你們幾個沒看過F罩杯的乳房是不是?你們A片也 看到膩了吧,不要一副給我裝清純的樣子!」小A小聲的回:「A片看了不少,還沒看過真的。」「哦,是嗎?我看你還想要摸看看吧!要不要順便捏幾下啊?」小 卉一臉大便樣的說。
小A和黑皮聽了吞了一吞口水。
小卉看了馬上回說:「幹!我隨便講講,你們還當真啊?」看來小卉已經真的怒火攻心了,髒話頻頻出口。
我小聲的說:「小卉,你這樣子麻將桌會斜斜的,你可以不要把胸部放上去嗎?」小卉瞄了我一眼:「怎麼,你有意見啊?老娘胸部太大,肩膀會酸,不能靠一下是吧?」聽完,我們三個男生只好一臉囧樣。還好小卉這種姿勢也不太好打牌,沒多久就正姿坐好,繼續打接下來的南風圈。
大概是小卉想要轉氣,每次丟牌的時候,都會大力的往桌上放,發出不小的響聲。本來這種動作會讓人覺得很沒有牌品,一副輸不起的樣子,不過念在小卉每打一張牌,她的巨乳也跟著跳舞,看得我們三個男生血脈賁張,老二硬梆梆。
打完南風,小卉的錢又再輸光了,看來小卉今天真是背到爆。小卉望瞭望她手上的牌,一臉不甘心的樣子。在小卉思考的時候,黑皮一下高興一下憂心的樣子,於是我就問黑皮怎麼了?
黑皮小聲的跟我說:「小武,雖然看到乳牛的巨乳很爽,我錢也輸得很爽,但這些錢都是我接下來的生活費耶!」的確,除了小卉,黑皮也輸得很慘,但是為了眼前的美景,說什麼也要繼續玩下去。
我小聲的對黑皮說:「你輸的錢打完再還你,現在重要的是要讓乳牛輸到脫光光。」小黑聽了就比較放心了,接著說:「幹!果然是好兄弟,這種好康的真是可遇不可求。」這時候我回過頭來看看小卉,她似乎也作了決定。
小卉:「幹!脫了也不會少一塊肉,我就不信我這麼背!」於是小卉坐在椅子上慢慢地脫下她的內褲,看得我們三個男生心裡超癢,很想要把頭往桌子底下瞧,可是又怕小卉會縮手或是發飆,只好乖乖的看小卉脫完內褲。
接著小卉把黑色蕾絲內褲往牌桌上丟,轉頭跟我說:「臭小子,把籌碼拿過來!」見狀,我當然趕快把籌碼獻上,免得小卉中途反悔。桌上的內褲我也趕快拿給小卉,小卉一臉不屑的樣子瞪了我一眼,她大概沒想到今天自己會輸得這麼慘吧!
就這樣一直打完第三雀,小卉推了眼前的麻將,喊了一聲:「有沒有這麼背啊?」小卉輸給小A快二千,輸給我快三千,黑皮也是輸給我跟小A。如果再加上她用衣服換的籌碼,那她今天一共輸了一萬左右。只能說,人不能太貪心啊!
小卉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我們三個男生,對黑皮說:「你今天也看得夠本了,你先走吧,我跟他們兩個的帳我們自己會算。」黑皮看了一看我們兩個,我打暗號表示乖乖聽小卉的話,於是黑皮只好一臉看不到好戲的表情,悻悻然地穿起外套走出我的房門。因此黑皮還是無緣一窺小卉的索倫眼。
等黑皮離開,小卉對小A說:「老娘現在沒錢,但老娘也不想欠麻將錢,聽說會帶賽,這樣吧,我幫你吹一次喇叭抵這二千塊的錢,如何?」小A這時一臉不 知所措的表情,小卉看了便說:「反正你又沒輸到錢,幫你吹喇叭就當作是你賺到的吧,不要嫌了。」小卉說完,似乎不給小A反悔的機會,馬上站起來跪在小A的 面前,開始把小A的老二從牛仔褲裡掏出來。小卉站起來的一瞬間,我和小A都看到小卉那粉嫩的大陰唇,小卉厚實的大陰唇把淫穴口擠成漂亮的一線天,我想如果 能夠插進去她的淫穴裡,應該會爽翻天吧!這時候小卉手法純熟地把小A的老二掏出來,小卉看到小A硬梆梆的陰莖,笑著說:「呵呵,我看你也硬了很久了吧,應 該快噴出來了吧?」小卉不愧是有經驗的玩咖,把我們三人玩得死死的。
接著小卉用手握住小A的陰莖,快速地上下擼動,同時小卉吐了一些口水在小A的陰莖上,然後用她的櫻桃小口吸了上去。看到小卉吸得兩頰內陷,應該把陰莖吸得緊緊的。看小A一臉爽到不行的表情,害我也心頭癢癢,超想要從後面硬上小卉。
這時候,小卉吸了一會兒,眼神淫蕩的跟小A說:「主人!你覺得小賤貨吸得你爽不爽啊?」聽到小卉變得如此淫蕩,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看來小卉挺會滿足男人征服的慾望。
小A閉著眼睛說:「幹!想不到你是這種賤貨,早知道就找人操死你!」小卉聽完忽然對我微微的淫笑,頓時讓我覺得,上了賊船的不是小卉,是我們三個無 知的清純少年啊!付出的代價是我們寶貴的精子!囧rz……接著小卉正費勁地用嘴幫小A吹喇叭,小A的雙手也大膽地去抓住小卉的那對巨乳,小A一下猛捏小卉 的巨乳,一下又用手指玩弄小卉的乳頭,一邊說:「幹!想不到你這對淫乳這麼好摸,又白又滑,怎麼捏都順手!」小卉被她眼前的豬哥上下其手似乎有了反應,呼 吸的聲音越來越大聲,臉頰也越來越紅。
小A繼續說:「嘿嘿!你這賤貨的乳頭居然變硬了起來。幹!女人都是一個樣,被人糟蹋還是會有快感!」說完,小A忽然像是發瘋了一樣,雙手抓住小卉的 頭不斷地用力上下襬動,口中不時發出「嗚……嗚……嗚……」的低吼聲。跟小薇交往這麼久,她就是不肯幫我口交,看小A的樣子,真是令我期待被小卉吹的感 覺。
然後小A大叫一聲,把囤積已久的精液全部噴在小卉的嘴裡,大概是量太多了,小卉的嘴裡塞不下,嘴巴稍微離開小A的陰莖,馬上被小A噴得滿臉都是精液。
等到小A爆發完了,小卉淫笑著把嘴裡的精液吐在她剛剛喝的酒杯裡(幹!我的杯子),舔了一舔嘴邊的精液,笑著說:「臭小子,剛剛便宜你了,老娘可沒 答應讓你碰我的身體啊!不過,老娘有爽到那就算了。另外,今天的事情你最好給我閉嘴,不然這杯精液可以當告你性侵的證據。」這時,小A和我聽了馬上老二軟 了一半。本來想說以後可以好好玩弄這個淫娃的,想不到現在反被將了一軍。看到一個女生拿出精液,要怎麼辯解都很難說服別人,於是小A趕快收拾東西,出門回 家去了。
最後,房間只剩下我和小卉兩人。
小卉淫笑著說:「小武哥,接下來換你羅,把褲子脫下來吧!」看著小卉淫蕩的表情,老二又不爭氣地勃硬了起來。可是想到剛剛小卉的放話,讓我心裡有不小的不安。
小卉看出我的不安說:「呵呵,放心啦!只要你不白目,沒人會知道的。」說完,小卉也不等我回答,走過來跪在我的面前,很順手地把我的運動褲和內褲一起脫掉,我的老二也挺立地出現在小卉的面前。小卉看到後,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的表情。
小卉說:「呵呵,跟聽說的一樣大,小武老爺的陰莖長度果然有25公分,又硬又粗,怪不得小薇會受不了。」我聽了便說:「啥!小薇有跟你討論我們做愛 的事情喔?」小卉:「呵呵,當然的啊!我是她的好姐妹,當然會跟我講。」說完,小卉便開始用她的嘴口幫我口交。看來小卉似乎不能一口將我的老二整個含進 去,輕易地,我的龜頭很快頂住小卉的喉嚨深處,此時小卉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痛苦。
小卉邊含邊講:「唔,好久沒有吃過這麼大支的老二了,嘴巴有點酸。」因為小卉吸得不是很順手,忽然一發狠,想說老子也硬了這麼久,你這賤貨還吸得這 麼不乾脆,於是雙手抓住小卉的頭,用力快速地上下襬動。就這樣小卉被我上下搖了數十下,就在快要射精的時候,小卉一臉痛苦的表情把我推開,一把眼淚一把鼻 涕的哽嚥著說:「你的太長了,頂到我的喉嚨很難過。」看到小卉的表情,也就心軟了下來,摸摸她的頭。
小卉喘了幾口氣後,用淫蕩的表情跟我說:「沒關係,小賤貨還有下面的淫穴可以滿足老爺您。」這時小卉已經自己趴在麻將桌上,大腿站得開開的,屁股翹 高,雙手伸到屁股後面,把兩片厚實的大陰唇扒開,露出粉嫩的小陰唇和陰道,小陰唇前端的陰蒂也腫得跟黃豆一樣大,陰道內早就已經佈滿了淫水,因為小卉把自 己的大陰唇扒開,淫水開始往外流出來。
大陰唇上的陰毛不多也不少,而且還向中間靠攏,有點像是龐克頭一樣立起來,怪不得小卉穿內褲的時候,會露出幾根直立的陰毛出來。
想到剛剛打麻將,小卉脫光光的時候,想要一窺她的淫穴,弄得心神不甯。
想不到現在是小卉親自用雙手扒開來給我看,真是讓人料想不到。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驚訝地說:「想不到你這賤貨已經這麼濕了。」小卉一臉害羞的回答:「因為……因為小賤貨已經想被你幹很久了,老爺趕快來逞罰小賤 貨吧!」聽完,我雙手大力地拍打小卉的屁股說:「幹!你真是天生的賤貨。」接著把我25公分長的陰莖狠狠地插入小卉的淫穴裡,因為小卉的陰道已經濕透了, 加上我陰莖上還有小卉口交的口水,一插入小卉的淫穴就馬上插到底。
於是小卉瘋狂地淫叫:「啊……啊……啊……老爺……插得……小賤貨……好爽啊……啊……啊……啊……老爺……老爺……再大力一點……啊……啊…… 啊……」我心裡想著:『操!你這個賤貨,剛剛打麻將的時候,害我硬了這麼久!』為了出一口怨氣,賣力地擺動我的腰,每一下都使盡吃奶的力氣,猛插小卉的淫 穴。房間裡除了小卉的淫叫聲,還有「啪!啪!啪!」屁股撞擊的聲音。
幹了數分鍾,「操!你這母狗的淫穴怎麼這麼緊?陰道壁和大陰唇緊緊吸住我的打狗棒,操!怎麼這麼爽啊,你的肉不但有長在那對淫奶上,看來陰道肉瘜也長了不少。」我說。
小卉邊淫叫邊說:「啊……啊……啊……因為……小母狗……陰道肉多……啊……啊……啊……以前……自慰的時候……只要一支手指……就可以……高潮了……啊……啊……啊……」又幹了數分鍾,我發現小卉的腳已經開始在顫抖了。
小卉皺著眉頭,一臉淫蕩的表情向我說:「啊……啊……啊……小賤貨……現在好爽……啊……啊……啊……小賤貨……現在快要受……不了了……老爺你趕 快……射出來吧……啊……啊……啊……小賤貨……的淫穴……快要……被刺穿了……啊……啊……啊……」看到小卉苦苦要求的樣子,於是我抓住小卉雙手,腰部 開始更大力快速地抽插,想要快點射精好結束這場運動。就這樣,小卉的表情,已經被我幹得兩眼發白,嘴角也流出一些口水,混著臉上的精液,看起來真是一隻欠 干的發情母狗。
小卉在我的猛烈衝擊之下,已經開始神志不清的胡言亂語:「啊……啊……啊……小賤貨……感覺……快升天了……啊……啊……啊……小賤貨想當……小武 的……性奴隸……天天給小武干……啊……啊……啊……小賤貨……喜歡……被視奸……尤其是被小武……視奸……啊……啊……啊……每次……被小武……視 奸……小賤貨的淫穴……就會好癢……啊……啊……都會在……學校廁所……自慰……啊……啊……啊……」就在小卉胡言亂語之中,配合小卉陰道不斷地抽搐收 縮,我的老二終於爆發出滾燙的精液在小卉的體內,小卉也嘶喊著:「啊……啊……啊……小武的……精液……好燙……啊……啊……啊……小武搞得……小賤 貨……好爽……啊……啊……啊……」當我拔出我的老二的時候,小卉的淫穴也噴出大量的淫水,混合著我的精液噴得地板到處都是。小卉也被我幹到暈了過去。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