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被乾爹當老婆襙

我的表情僵硬,瞇起雙眼拿起洗臉台上的驗孕棒,
彷彿這是和蟑螂同樣的玩意兒,要不就是把它踩死,要不就等著讓它把自己嚇死。

我怎麼可能會懷孕?我有什麼好怕?只不過是月經遲到一陣子罷了!
就當是嘗試好了,好,一不做二不休!
於是我一鼓作氣撩起睡衣的下襬,脫了小褲褲,坐上馬桶,將雙腿微微打開,咬著牙。
抖個不停的手指透露我緊繃的情緒,我撚著驗孕棒往下一擺。
沒多久,我擡起手,瞪著白色驗孕棒,看見測試區已讓尿液給滲透,
到此為止,完全符合說明書上的指示。
我將驗孕棒擺好,穿好小褲褲,撫平睡衣,洗了手,接著就是五分鐘「漫長」的等待。



[01]
 

攤開說明書,我比對驗孕結果,

[嗯?] 我瞪大了眼,皺著眉頭,瞪著眼前那紅色且刺眼的兩條線。
老實說,我已嚇出一身冷汗。

[壞掉了!一定是壞掉了!]

[怎麼可能!兩條線,,,啊!] 我尖叫了一聲,微微啜泣。

[我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怎麼可能懷孕了?]
我摀著自己平坦的小腹,懷疑地看著鏡子,問到: [我真的懷孕了嗎?]
未婚的我,沒有交往的對象,然後有了愛的結晶?

[那,接下來呢?乎,,,] 我嘆了口氣,腦袋被嚇空了。

========================================

我常在想,性愛到底是什麼?
是場延續後代的神聖運動,還是一場遊戲?
今年19歲的我,是該感謝大我30歲,名義上的老爸---鄭伯伯。
是他領養了我,是他給我吃、讓我住、又供我唸書。
從八歲被他領養開始,我就是個溫馴、聽話的孩子,
所以他對我更是相當疼愛,有如親生女兒般的照顧,
還記得從小,芭比娃娃、床邊故事,學鋼琴、跳芭蕾,女孩們的回憶我一樣都沒少,
或許大家覺得,我過得就是正常孩子的童年生活,
但是,十八歲那年,他卻強迫我做最不堪的情事---在床上取悅他!

[02]
 

我以為在乾爹眼中我永遠只是個孩子,他不會對我亂來,儘管我們同床。
可我錯了,乾爹冷酷地玩弄我的身子,在他的慾望下,我失去了初夜,
那一夜,剛滿18歲,未經人世的我,被乾爹一次一次的佔有。

====================================

乾爹從小帶我長大,我們一起洗澡、一起睡覺,
常常我也會看見他的生殖器,但他從來沒有傷害過我,
就連月經初潮這樣的事,也都是他料理過來,很不容易,
或許就是這樣,我對他可說一點戒心都沒有。
十八歲生日的晚上,我穿著T恤和短褲,甩了甩未乾的頭髮在客廳看電視,
乾爹疲倦的回到家中,放下公事包,露出了溫柔的微笑看著我: [我回來了,凱芸]
[爹地,怎麼那麼晚回來?] 我站起身,走進廚房,拿出特地為他留下的晚餐,
這種感覺算不上幸福,卻有一種微微淡淡的恬靜和溫馨滋味,
[先別忙了,凱芸,看我買了什麼生日禮物給妳!] 乾爹拉下領帶,在沙發上坐下。
[哇,是新的平板電腦!謝謝爹地!] 我忍不住揚起嘴角,又叫又跳地到乾爹身旁,
[喜歡嗎?]
[嗯嗯!] 我神情愉悅,用力點點頭。
[喜歡就好,喜歡就好,,,,,,]
我急忙地打開包裝盒,忍不住心中的欣喜,可是,突然想起了有什麼事情沒做,
[啊!對了!爹地還沒吃飯吧!我都忘了,,,抱歉,,,抱歉,,,我趕緊準備!哈!]
[瞧妳開心的,爹地晚上和客戶應酬時,有吃了些,不必忙了,,,爹喝了點酒,先去洗澡,妳慢慢玩妳的生日
禮物吧!]
我挑了挑細眉,笑嘻嘻地對爹地說: [遵命!謝謝爹地!凱芸最愛爹了!]

[03]
 

我坐在床上研究著新玩具,房間裡頭都是我玩遊戲的聲音,
而浴室裡也不時傳來爹地洗澡的水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
[凱芸,妳要洗澡嗎?] 在我專心時,乾爹已經洗好澡了,穿著睡衣走到我的跟前。
[啊!又死了!哼哼!] 我嘟著嘴,作勢生氣地看著乾爹,
我繼續說著: [哼!都是爹害我輸的!討厭!] 
乾爹笑了笑,他說: [剛剛還講最愛爹了!怎麼那麼快就變了?]
[哼哼!誰叫爹地要在這時候出來!]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爹的錯,爹的錯!哈哈!哈哈!]
乾爹說完話就坐到了我身旁看我玩遊戲。
慢慢地,乾爹的眼神變得深沈,在專心玩遊戲的我並沒有發現他的異狀。
[左邊一點,,,左邊一點,,,右邊一點,,,右邊一點,,,]
我玩著手中的平板電腦,身體激動地隨著裡頭的畫面擺動,
不知不覺躺進了乾爹的懷裡,乾爹的胸膛從後方貼著我的背,
這樣的行為對我來說並不陌生,我從小就常這樣倚著乾爹,
所以只是平常心地看待,不時還回頭對乾爹說: [爹!這好好玩!好好玩!你要玩嗎?]
[哈哈!妳玩就好!看妳那麼喜歡這禮物,爹地就滿意了!]
[哈,爹地最好了!]
[只要是妳想要的東西,爹地就會想辦法給妳弄到手。]
[嗯嗯,,,嗯嗯,,,哈,,,謝謝爹地!]

[04]
 

我不知道乾爹究竟看了自己多久,我專注把玩手中的平板電腦,
他似笑非笑地撫上我柔弱的肩膀,我細細的潔白絨毛,在他指下滑過,他對我說:
[那麼,,,爹地想要的東西,凱芸也會幫嗲地弄到手嗎?]
[當然啊!爹地想要什麼?] 我爽快地回答他。
[那,,,爹地想要妳當老婆好嗎?]
[爹地在胡說什麼!] 我嬌斥道。
他對我曖昧地眨眨眼: [爹地很認真。]
我沒好氣地白他一眼: [一點都看不出來。]
[需要我以行動來證明嗎?]
我沒有發覺乾爹的怪異,直到他突然吻了我的頸子才驚動了我: [凱芸,可不可以讓爹地,,,]
[啊!爹地!你幹嘛!] 我如小兔子受驚般望著爹地,
[凱芸!滿足爹地一下!] 他用霸道語氣說完,猛地俯下臉,嘴唇封住了我的唇,給了我一個深入而激烈的吻,
他舌尖不斷地挑逗著我的,盡情地索取著我口中的甜美,迷戀地交纏在我的唇舌之間,像是怎麼嘗都嘗不夠。
原本我手中的平板電腦也在掙扎中掉落到了床下,
[放開我,放開、放開我,,,] 我每說一個字,心窩都是一陣緊揪,讓我就連說話都感到困難,
爹地一邊親吻著我,粗糙的手指上也移到我的領口,
[凱芸真美!爹很喜歡。] 他滿意的口吻,帶著戲謔口氣說完,便將我上衣扯開,
我白皙的胸部曝露在空氣中,粉嫩的櫻紅乳頭在他面前挺立著,
我閉上眼睛,不敢再看,身子卻沒用地瑟瑟發抖起來。

[05]
 

[嘖,怎抖成這樣?] 乾爹輕嘆,望著他眼前無助的我,那個他從小養大愛哭的乾女兒,
我以為他對我的愛是無私奉獻的,是正常父女關係的關愛,
可沒想到,他對我的愛,只是男女關係的性愛,
看見我潰了堤似湧出的淚水,乾爹的眸光一黯,非但沒有放開我,反而捏住我的臉蛋,
像是想要把身下的我給強悍地佔為己有,不讓我有任何空間拒絕他,遠離他!
這一瞬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想抗拒,我想要逃開,從小到大,乾爹從未像現在一樣吻過我,
從未像此刻一樣幾近蠻橫似地擁抱我,我被乾爹的強悍給鎮住了,好半晌不知所措。
乾爹再也不想維持那該死的風度與溫柔,他只想要眼前的我,想要在我身上烙下痕跡,
直到我完全歸屬於他為止。
[不要,,,爹地,,,放開我,不要,,,我不要,,,爹地,,,]
我微弱的喊聲,像是弱小動物的鳴叫般,
身上的衣物就像是脆弱的紙片,完全抵擋不了他的侵襲。
感覺得出來,乾爹心跳加快,我從未像此刻一般,如此強烈地感受到男人的存在,
他的溫度、他的味道、他的氣息,透過他強健結實的擁抱讓我徹徹底底的感受到了。
我推不開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推不開他。
[爹地,,,不要這樣,,,爹地,,,不要這樣,,,]
當他女兒那麼久,與他無數次的擁抱,我卻不知道他的臂膀可以猶如鋼鐵般,感覺下一刻就能折斷了我的腰肢,
乾爹牢牢地扣住我的手腕,吮吻啃咬著我雪白的肌膚,
他在我纖細的肩上,以及柔嫩的胸脯上,印下了無數個淺紅色的瘀痕。
[啊!] 我咬住下唇尖叫一聲,乾爹的大掌強硬地分開我的雙腿,
我想跑,可是轉身卻被牢牢固定在床上,
我背對著他,不明白他下一步想做什麼,
[養女千日,用在一時!凱芸,妳十八歲了!爹等這天等了好久!]
那屬於悲傷的滋味令我覺得心痛,他低吼了聲,扣住我柔軟的嬌軀,
接著,乾爹用他堅挺的陽具對著我小穴口猛力推進,強烈的痛楚從我下體傳來,
[啊,,,,,,,好痛!好痛!嗚嗚嗚,,,嗚嗚嗚,,,]
驟然竄起的撕裂痛楚,讓我整個人都繃緊,花穴連帶地也狠狠地一夾,再猛力一縮,
這樣的緊窒讓乾爹受不了地悶哼一聲,
[啊,,,好緊啊!寶貝!噢,,,,好緊啊!凱芸!]
我的下體被塞進如火般灼燙的陽具,它硬實深深地、深深地插進我柔軟又溫暖的陰道之中,
他緊擁住我,埋首在我的臉頰旁邊,將深重的氣息化成一個個火熱的濕吻,
烙在我的臉頰上,同時也嘗著我淚水的鹹味。

[06]
 

[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
[噢,,,噢,,,嗯,,,嗯,,,凱芸,這是爹送妳的成年禮!]
乾爹一次次地在我的身上強悍起伏,我可以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中存在著他的一部分,
那強悍的貫穿,火燙地推擠著我陰道的嫩肉,我知道,我們之間再也沒有比這一刻更加親近了。
但這是真正的親近嗎?
不,這是征服,這只是他對我的佔有與掠奪。
在這性愛之中,不存在真正的相愛,就只是肉慾而已!
乾爹只是想要猛烈地在我身上洩慾!
[不!爹地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不!怎麼可以!]
[凱芸,,,女孩都要經過這關的,,,噢,,,噢,,,]
[嗚嗚嗚,,,嗚嗚嗚,,,不,,,不,,,爹地,,,求求你,,,不要這樣,,,嗚,,,]
[噢,,,寶貝女兒,,,爹地養大妳,,,讓爹當妳第一個男人有何不可?]
我倆的身軀交纏在一起,我的臉上帶著埋怨、哀傷,那一雙盛滿淚水的眼睛裡,有著令人無法忽視的憔悴。
[噢,,,凱芸,,,噢,,,噢,,,舒服,,,噢,,,好美妙的身子啊!嗯,,,嗯,,,]
此刻趴在我身上的,真的是平日疼我的乾爹嗎?他們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他的肉棒就這樣毫不留情地在我體內進出?
[嗚,,,] 壓抑不住的哭泣聲不停從我的唇間逸出,我一直掉眼淚,一直掉眼淚,
我覺得悲傷,覺得痛苦,我無法明白,為什麼乾爹如此殘忍!?
我幾近絕望面對乾爹強烈的侵犯,他在我的身體裡,不斷地抽插、不斷地深入,
他在我身上的每一處進行掠奪,他在我的靈魂裡,更留下了一個最骯髒的汙點。

[07]
 

我那狹窄的陰道緊緊包覆著乾爹的肉棒,夾得乾爹全身如觸電似的,酥、麻、酸、癢、爽,
那種美妙的滋味讓乾爹難以形容。
[嗯,,,嗯,,,好,,,好棒,,,啊,,,啊!]
乾爹的呻吟聲急促不已,迴蕩在室內。
[啊,,,啊,,,好痛,,,好痛,,,啊,,,啊,,,]
我陣陣急促地喘息,乾爹的動作也愈來愈快,愈來愈大,力量也更加重些
[女兒,,,好美,,,好舒服!凱芸,,,爹地好爽!]
[叭滋、叭滋、叭滋、叭滋、叭滋、叭滋] 我和乾爹肉體交合的聲響一聲又一聲。
[啊,,,痛,,,痛啊,,,輕,,,爹,,,嗚嗚嗚,,,嗚嗚嗚,,,]
[忍一忍,第一次都很痛的,,,以後就會舒服了!]
[啊,,,凱芸,,,爹愛死妳了,,,嗯,,,妳的小穴好美、好緊,,,啊,,,]
乾爹賣力的前後舞著,我穴裡些許的蜜液也被他的抽出一起帶了出來,
我覺得花穴完全被撐到了極限,艱難地吐納著他的肉棒。
巨大的棒身與花穴壁的摩擦所引起的刺激酥麻,讓他的快感和我的痛苦不斷累積,
[啊,,,凱芸,,,我不行了!]
乾爹猛烈地挺動著,注視著我那小穴勉強地吞吐他的陽具,
他巨大的陽具上佈滿了我甜美的蜜液,這淫麋地畫面讓他受不了,
終於,他一個狠勁,將肉棒擠入我身體的最深處,
乾爹一聲長叫,身體蹦緊,
[啊!爹射了!]
他釋放出滾燙的精華,全射進了我的小穴深處。
我花穴裡的媚肉在他的進出摩挲下,劇烈地痙攣、用力咬緊,
最後,把乾爹那灼熱的精液全部吞進身體深處,
等到我的陰道停止收縮以後,乾爹才輕輕抽出陽具,
只看見穴口順著他的撤離而流出一絲一絲的黏液。

[08]
 

那晚過後,我跟乾爹之間就存在了一種詭異關係,
我不清楚我還能有未來嗎?但我也確實很需要乾爹的撫養。
縱使他強暴了我,但他並沒有限制我的行動自由,
我依舊重複著每天上課、上完課就回到家中,
在乾爹的要求下,我成了被他豢養的寵物一般,滿足他的各式娛樂需求,
每天晚上,他都會激烈地索求著我的身子,像永遠也要不夠似的。
對於這種生活,久而久之我也就習慣了,
我像小妻子一般,每天早上和乾爹差不多時間起床,
幫乾爹綁好領帶,接著就下樓準備早餐去了。
就這樣過了三個多月,起初我感覺胃不舒服,吃飽也脹,餓也脹,
每分每秒都處在躁躁的噁心感之中,有點想吐,又不是真的會吐,感覺很怪異。
所以我的反應是: [該不會,,,我懷孕了?]

在我買了驗孕棒後,一切都得到了答案,
晚上,我告訴乾爹這個噩耗,想不到他竟開心吼著:
[太好了,妳懷孕了,我膝下無子,凱芸,妳就替我生個真正的孩子吧!我光想就覺得好開心啊!]

[09]
 

在我十九歲的這年,我生下了一名男嬰,他是我和乾爹的兒子,
乾爹對我說: [凱芸,我們已經一起生活了十年,再十年,再二十年又何彷?]
就這樣,我從他的乾女兒變成了他的老婆,
縱使世人對我們抱著異樣的眼光,但又如何呢?
我和他本來就沒有血緣關係,沒有所謂的倫理問題。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