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死在媳婦身上

噹……噹……噹……

  來至古董大鍾的憋悶鐘聲一下又一下的打緊了趙老頭兒的心。

  現在是晚上十點,足足等上了二個多小時的他,現在心上真是如油煎一樣的焦急但又有無以復加興奮。

  他聽到了約定的鍾響,他馬上關上了整晚未留心看過一刻的電視機及全屋子裡的燈。

  然後他一步步摸到兒子的臥房,這種昏暗寂靜氣氛下進行這事激動著他的心跳,彷彿也可以聽到空氣中撲撲地心跳作響了!
 
  房前的他用手擰一下門把,哢門已鎖上了。

  趙老頭咀角笑容一掀,手從褲袋中掏出一把鑰匙插入鎖孔一扭,門嚓的開了。

  順著推開三分一的門,趙老頭側頭向裡邊望去,微黃溫和的光線照看著昏暗的房間一角。

  擺放在房中間的雙人大床上,媳婦尹玲沈靜的睡著。

  趙老頭稍稍提高聲音喊:玲…爸可以進來嗎……

  媳婦她沒有反應,他吸了一口氣靜靜地走進房去。

  手從後把門掩上。

  他來到床前,看見媳婦穿了一件粉黃色睡衣…下身蓋上一張薄毯子。

  她的睡姿是那麼婀娜誘人,趙老頭兒舔一舔乾裂的咀唇。

  一邊開始解鈕釦脫衣服,這個時刻他心情正激動,腦中許多畫面不然而來……

  這趙老頭叫趙福成,是個跌打醫生,附近還算有名聲的!

  一生不好酒物不好賭…只好女色。

  他覺得跟女人性交,然後讓自己的陽具在她們的陰戶裡發洩,向女人子宮射入精液,那是男人無上的享受和權威。

  他為人有計,幾十年來軟的硬的耍著手段嘗過不小美色,一至到今都成了七十歲的老人仍淫慾極強。

  他在四十多歲時用錢在農村買了一個少女做老婆,一心要繼後。

  生了一子一女後來那女人卻偷了他一筆錢跟了一年青男人跑了,趙老頭從此就自願獨身,心想更為方便。

  近年他身體不如往日強健,也少到外邊拈花嫖妓。

  但最大原因是因為他著迷上了一個與自己相差四十多歲的美女……

  就是他的兒媳婦尹玲。

  尹玲嫁到進他家快一年多了,從頭一天開始看見這個兒媳婦,就使這個老家翁雀躍不已,淫心再放不下來。

  媳婦尹玲今年二十五歲。

  雖不是什麼美豔佳人,可那眉清目秀甜美可人的樣子就已令人喜歡。

  她擁有不高不矮勻稱豐滿的曲線體態,糅合東方人體態美和西方人身材的成熟驕人……

  三十六寸的豪乳,纖豐小腰,緊翹的小屁股,實在是女人中的尤物代表。

  加上現代人衣著打扮:什麼低胸衣,窄身褲,超短裙等緊裹式的漏欲時裝在趙老這等老色鬼的眼中當然是股無法形容的萬有吸力,這老傢夥真是垂涎八尺還不只!

  家中有如此一塊肥肉,令這老鬼心癢心麻。

  他早就想方設法去佔便宜,尹玲那一對圓滿的漲鼓鼓的大奶子和那處能令任何男人陽具冒火的粉色嫩穴,早在洗澡時被趙老偷看過不亦樂乎想入非非也。

  他早恨不得一口把這美人媳婦的豐乳大捏大咬,恨不得教陽具插她一個叫天呼地然後在好裡邊大射特射灌滿她子宮。

  他一直在等著機會的來到,繼而找來了對付女人的麻藥……

  因為他是知道這嫩媳婦是不會乖乖的給自己幹的,而自己又七十幾歲了,要強來也不一定成功,只有在她無力抵抗時才能為自己所弄。

  但可惜一個機會就在上個星期天錯過了!

  那天中午,尹玲放假在家休息。

  趙老兒事先在她的飲料中下了藥,媳婦不一會就真的就昏睡在沙發上…他急不可待就在客廳裡行動……

  他要發洩久久積壓的淫慾,於是匆匆地的親熱一下,摸摸摣摣後就把尹玲的裙子掀起來…竟發現這媳婦沒穿內褲,心想這媳婦還真夠豪放大膽。

  在外邊說不定也不是那麼賢淑的,可能不少男人也嘗過這騷貨也未知,想到這美人兒媳和其他男人幹那回事,且被街外面的男人搶奪他射穴的權利時,趙老兒因莫明的不憤而加倍興奮……

  他心裡就理所當然的想…你這騷貨既然紅杏出牆,我就強姦他,也不是什麼不道德。

  想到這裡,一點的歉疚也雲散煙消了。

  於是把他媳婦雙腿向外一分再向上一提。

  朝思暮想的桃園美境就在眼前!

  他急著就把頭埋向媳婦腿間,他用力吸啜陰唇,發狂地舔吮那處聖地。

  一陣陣沁人的女人體香和女陰的騷氣使他異常興奮,他像回到初次接觸女體時那樣新奇激動……

  昏睡中的尹玲在家翁的撥弄下,陰戶竟也很快滲出潺潺的潤滑液。

  趙老兒等不及了,三下兩下拉脫了衣褲,黃褐色的陽具早已硬起得青筋暴長。

  他一下子撲上沙發伏向媳婦腿間分叉地方,一隻手拿著陽具朝媳婦陰穴入口對住,一隻手扶著媳婦一邊的大腿……

  他吞了一口口水,龜頭觸到了那穴口的肉縫,他使龜頭上下的拭擦著滲出的潤滑液。

  陽具的前端頓時一陣麻痺,哦…嗚…哦…他舒服地嘆息了。

  得意地叫龜頭一下下頂碰,磨擦著陰戶口。

  使得兩瓣小陰唇被迫擠向兩邊,淫穴裡的熱暖傳到他的龜頭令他更加火熱。

  他終於發出最後通牒,來吧,騷媳婦…爺子要好好疼你啊……

  說完腰一弓沈低下身然後望前一挺送,龜頭就要向潺潺濡濕的陰穴口慢慢迫進去,誰知道他的龜頭剛壓緊穴口敞開陰唇只進入少許之時……

  突然聽到外邊鐵門咯咯的開門聲響,糟…兒子回來了,他怎麼現在回來……

  趙老兒心念一動…自己這個身為人父的姦淫兒子的老婆,實在不得不心愧,讓他看見更是不得了。

  趙老兒慌亂之下卻也十分敏捷地以驚人的速度彈起來,還好剛才未有把媳婦脫光,於是馬上把媳婦的雙腿拼攏並將裙子拉回下來,然後飛快地衝回房間把門掩上……

  這時才他才開始懂得喘氣。

  這個對他如此難得的機會就這樣…泡湯了。

  ……

  幾個星期後兒子要出外工作,呵呵…機會又來了,趙老兒心裡樂得像小孩子得了想要的禮物一樣,就在今晚他把一切都準備妥當……

  這一刻,媳婦就乖乖地躺的跟前等待著自己的擺佈,趙老頭不竟是色中老手,心知道這是走不脫的肥肉啦!不應匆忙應就。

  所以表現得較地冷靜的,他跨上大床然後那媳婦身上那條毯子拉走,那件普通的睡衣根本無法保守著媳婦丰韻浮凸的身段。

  兩個圓球狀的大奶幾乎要漲開衣鈕坦蕩出來,窄身的睡褲使她雙腿更加豐腴和修長。

  趙老頭將她的側睡的身子翻過來讓她平躺著,伸出雙手解開一個一個衣鈕……

  睡衣鈕子脫開後睡衣便自然從兩邊翻落下來,脫離約束的一對豐滿大奶向上高聳好像彈跳起來了,他突然有個念頭…一下子就馬上將媳婦的褲子扯落。

  果然尹玲並沒有穿內褲……

  趙老頭淫淫地笑了,看那棕色的柔軟陰毛和粉色的青春可人的女人性器,它們就是如此誘惑,就是如此引人犯罪。

  老傢夥真想一口把它吞到嘴裡去,想到做到,他已伸出手掌蓋在那禁地上摩擦著,中指掠過時觸及到肉縫又嫩又滑的感覺使他一陣肉緊酥麻。

  自己一手摸弄著正要硬起的陽具,套弄了幾下更動興。

  他伏到媳婦胸前,左手仍觸弄毫不防備的陰戶,右手就摣捏住了一隻膨漲渾圓的大奶子。

  乾皺燥裂的嘴唇發狂地吸著吻著另一隻,不住的舔著啜吮著。

  他要把媳婦的肉體摸透吮透。

  他覺得媳婦發出陣陣輕微呻吟,吐出芳香氣息。

  她已是玉體橫陳毫不保留地任由自己擺佈了…想到這,從心底到骨頭裡都興奮出來。

  媳婦豐腴大腿根部,女人的最後防線已中門大開,看似緊閉的兩塊肉唇穴縫形同向自己作歡迎狀,它們正主動地洩著潺潺的潤滑液,準備迎接他男人生殖器的插入。

  老傢夥看著如此迷人桃花穴,真是手饞口饞淫慾更饞。

  他一趴下來張開婪的大嘴就湊上那濕滑的穴口,用力吸吮那小嫩穴滲著的淫液,源源吸索到肚子裡。

  開始大量滲出的液體,沾濕了趙老兒一撮灰鬍子。

  當那騷香濃郁的味道由鼻孔一陣陣湧入來,已熏得老傢夥無法再忍住發洩本能的強烈願望。

  他弓起腰來,下體挺豎多時的陽具迫近媳婦分叉的腿間穴口,他終於可以重施故技,得意地教老龜頭在穴口上研磨揩弄。

  而卻正在昏睡中的尹玲正夢見自己在無際荒蕪的雪地上拚命地奔跑,身後一隻小馬般大的大灰狼向她追來,可她要奮力地逃走就是邁不開步來。

  終於她被狼從後一下撲倒在地,正在驚惶萬分的同時,那隻狼伸出前爪三下兩下地把她身上衣服劃得乾乾淨淨,寸縷無遮!

  接著大灰狼竟伸出赤紅長舌舔著她的陰戶,尹玲又怕又急正是不知所措,那隻大灰狼卻上身躍高,後腿蹬起來像人一樣站起來。

  可怕的是灰狼的跨間竟暴長出一支八九寸長的男性生殖器,血紅色的錐狀龜頭有小茶杯一樣的圓大!

  驚懼中尹玲下意識知道那怪狼想要對自己做什麼事,心裡一急!努力地想向前爬著逃走。

  但那灰狼就順勢前腿勾著她兩肩趴到她的背上,尹玲突然覺得全身不能動彈;然後雙腿不自主地分了開來!

  她心中大叫不好!

  但已覺得一具火辣辣的東西粗暴地直刺進自己人陰戶,並馬上大力插送!

  尹玲感覺著那畜生全身不停向自己撲動,它的大陽具在瘋狂地衝撞自己下體。

  她回頭看那畜生那灰狼,正裂開嚇人的獠牙;大嘴吊出暗紅長舌;流淌著臭不可聞的口水。

  兩隻圓瞪的狼目發出姦淫邪惡的冷光,尹玲不禁大聲驚叫著用力地掙紮起來。

  沒想到她競被嚇得一下就從夢中醒來……

  更萬萬想不到的趙老頭頓時被嚇了一大跳。

  難道,難道那藥失效了?

  他來不及想原因…身一下子定住不敢動…………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