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墮落

我和老公都是本分的人,兩人普普通通,靠著自己的奮斗在這個城市買房、
結婚,兩個人的婚姻生活很平淡,雖然偶爾也會來點花樣,但很少。由於工作的
原因,老公經常出差,我一個人在家工作、做做家務,有空上上網。

  房子面積不大,電腦就放在了臥室。由於這個城市比較熱,我一個人在家的
時候喜歡拉上窗簾,裸著身子走來走去。但在外面,我絕對是一個比較保守的人,
衣服也都是很傳統的,連超短裙都很少穿。

  一天,我正裸著身子在臥室上網,qq忽然傳來係統消息的聲音,有陌生人
要求加為好友。我習慣性的雙擊了一下,請求理由裡面寫著:我想操你。我很厭
惡的這種無聊的男人,網絡上到處騷擾,毫不猶豫的點了「拒絕」。但qq一下
子掉線了,電腦就自動關機了。因為以前也有類似的情況,我絲毫沒有在意,接
著重啟了電腦,上網,打開qq。

  qq有傳來熟悉的消息聲,我一看,我的好友裡面居然多了一個叫「風流公
子」人,號碼就是我剛才拒絕的號。

  我點開消息框,「你為什麼拒絕我?」他問道。

  「你怎麼加的我?」我不安的問道,因為以前也看過qq盜號之類的新聞,
生怕他把我的號給盜了。

  「我有你的qq號和密碼。」他發過來一個壞笑的圖像,「你這台破電腦早
就被我控製了,裡面的東西我都看過,知道你和你老公的名字和工作單位。」

  我的頭一下子就大了,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他,心裡快速的想著該找個人把電
腦修一下了。

  「是不是想找人把電腦重新裝一下了?」網絡那頭的他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
「我給你看點東西。」他說到。

  很快,電腦那邊傳過來一些小圖片。我一下子就愣住了:都是我在家裸體時
拍下來的,有裸著身子在臥室走路的照片,有坐在電腦前上網時的照片,甚至還
有幾張我和老公在床上做愛時的圖片。雖然是通過攝像頭拍攝的,有些不是很清
晰,但我上網的那幾張很清楚:我裸坐在電腦前。

  「你想幹什麼?」我雙手顫抖的敲入這幾個字。

  「就是想告訴你,不要想重裝電腦或其他阻止我的動作,也不要把我從好友
裡面刪除。」他飛快的回復,「今天就給你這些,有空在聊,88。」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下線、上床的,頭腦一片茫然,不停的想著他究竟想幹什
麼。

  第二天不知不覺就睡過了頭,慌忙起床、梳洗化妝,就趕向單位。一天都是
心不在焉,每天上班必掛的qq也不敢上了。


              (二)墮入圈套

  一連好幾天,我都不敢開電腦。這天,因為有些工作沒有做完,不得不回去
加班。剛一打開電腦,連上網絡,qq就自動開始登錄,「風流公子」的消息就
彈了出來:怎麼好幾天沒有上網?

  經過幾天的緩衝,我的頭腦也稍微有些頭緒,知道自己不能軟弱,一定要把
他從我的電腦裡面趕出去,不然就永無寧日。

  「你究竟想幹什麼?」我冷靜了一下,敲道:「隨便刺探別人的隱私是犯法
的,小心我報案。」

  「呵呵,」他回復了一個咧嘴大笑的圖片,「去吧,誰找得到我呢?只要你
不怕我把這些照片寄到你單位,再把它們從qq上發給你的所以好友。」

  他在消息框裡面敲入我的名字,單位和單位地址,輕而易舉就把我所有的防
線突破了。

  qq上傳了視頻請求的聲音,「快接受。」他在網絡那頭催促到。

  我木然的點了接受。視頻窗口上出現了一件淡黃色的T恤,看不見他的臉,
背景應該是一間臥室,鋪著木地闆。

  「今天怎麼穿的這麼整齊?」揚聲器傳來一個低沈的男中音。

  「你究竟想幹什麼?」對這個陌生的闖入者,我彷彿只會這一句話了。

  「想操你啊,加你的時候不是說了嘛。」他無恥的回答到,「我關注你很久
了,雖然長的一般,但是很有味道,乳房不大但很有彈性。」

  血一下用上我的頭,我好像被剝光了放在他面前一樣,不知道到怎麼說話。

  「把你衣服脫了吧,我還是喜歡光著身子的你。」他在電腦那邊冷靜的說到。

  「你,你……無恥。」我激動得身子都有些發抖。

  「哈哈,」他笑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沒有別的想法,反正你有這麼些照
片在我手上,怕不怕我告訴你老公他出差的時候你在家和別人裸聊?」

  「你,你,你胡說,」我急道。

  「胡不胡說不由你,怎麼這麼囉嗦,到底脫不脫。」他威脅道。

  雖然看不見他的臉,但我能想像到他淫邪的雙眼和無恥的嘴臉。在這種情況
下讓我脫衣和在一個陌生人面前脫衣並無兩樣,我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快點,」他在那邊催促,「我已經把你的領導加為好友了,他正好這會也
在網上,再不脫的話我就傳一張你的照片給他。」他輕輕說出了我們辦公室主任
李濤的網名。

  我撇了一眼,果然像他說的那樣,李濤現在正在網上。

  「別,別。我,我脫。」我已經哭出聲。

  看不見他的臉,也不知道他的身份,這樣想讓我稍微好受一些。我用顫抖的
雙手解開外套,然後是褲子。剩下內衣了,我猶豫了下來。電腦那頭他好像也不
著急,房間一下子沈寂下來,只剩下機箱裡傳來嗡嗡的聲音,彷彿還有他粗重的
呼吸。

  這種安靜讓我崩潰,我一咬牙,解開了乳罩的掛鉤,顫抖著退下了底褲。我
已經全裸的呈現在他眼前,我閉上雙眼,眼淚無聲的流下。

  「不錯,不錯,」他在那邊嘖嘖道,「雖然看了很多遍,還是喜歡你的身材。」

  「你放過我吧,我都照做了。」我哭著懇求道。

  「放過你?哈哈,」他笑道,「我還沒有開始呢。」

  「那,那你想做什麼?」我重複道。

  「沒什麼,看你平時那麼羞澀,和你老公做愛又隔那麼遠,看的不是很清楚,
今天你讓我好好欣賞一下我就放過你。」

  我已經是一隻任人宰割的羔羊,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只能是他說什麼
我做什麼,只希望不要影響到我的生活和工作。


               (三)洗腦

  「這樣吧,」他說到,「我沒有其他的企圖,你每天就這樣讀點小說給我聽
就夠了。」他從網上傳來一個壓縮文件。

  我打開一看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緊小說,什麼我的暴露嬌妻、射鵰淫傳、
戀乳少年、我出軌的經歷、高樹三姐妹……有好幾百篇。

  「這些可都是我的珍藏,你以後每天就讀點小說我聽吧。」他說。

  「是,是。」我小聲應到。

  「那就從今天開始吧。」他往椅背上一仰,視頻上可以看見他的下巴。

  我隨手打開一篇,小聲的開始讀起來。裡面的內容讓我臉紅,每當讀到雞巴,
小逼,操我,粉紅的乳頭,陰蒂這些字眼時,我就不禁變小聲音,臉上發熱。

  晚上的工作自然沒有做完,第二天有到單位匆匆趕忙才交上去。從這之後,
只要老公不在家的日子,我就給他讀他的小說,慢慢成了一種習慣,每當打開電
腦裸坐在他面前時也沒有那麼緊張,彷彿這只是一種工作而已。

  老公在家的時候,他也很知趣的從不和我聯繫。但我分明感受到我的變化,
每次和老公做愛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小說裡面的內容,想起裡面女人忘情的大叫,
淫蕩的放縱,我也會忍不住發呻吟。

  一晃兩個多月就過去了,我已經記不清楚給他讀了多少部小說,各種類型,
各種題材,出軌、校園、強姦、群交、調教、亂倫。有時我不禁會想:這些小說
是真的嗎?女人真的能到達這麼多次高潮?

(四)手淫

  這天,我照例坐在電腦前,準備給他讀小說。

  「今天不讀了,」他說道。

  我一愣,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今天你手淫給我看吧。」他說到。

  雖然和他已經有兩個多月了,已經習慣了他在那頭注視著我的裸體,和他的
交流也習慣了,但我還是呆住了。

  「像小說裡面寫的那樣,手淫給我看。」他說:「這麼久了我一直沒有看過
你的小穴,老有毛遮著,今天你手淫給我看吧。」

  我遲疑了一下,因為從來沒有手淫過,不知道從何做起。

  「就從乳房開始吧,」他指導著:「雙手握住乳房,用力的搓揉。」

  我下意識的將雙手放在乳房上,我的乳房不是很大,剛好一隻手張開可以握
住,我雙手握住乳房,輕輕的搓揉著,毫無技巧可言。掌心在乳頭上來回的摩擦,
手握住整個乳房不停的抓擠。漸漸的,我覺得自己的乳房開始發熱,乳頭也挺立
起來,輕輕的搓揉已經無法滿足內心的需求。我完全忘記了他想存在,腦子裡面
滿是小說中各種手淫的的想像。我用力的揉著乳房,雙手將它向胸前推擠,上下
來回的揉動。

  「嗯……」我的嘴中不自覺的發出呻吟。動作一大,左邊的乳頭從手縫中冒
了出來,被正在用力的手指狠狠的夾了一下。「啊……」一股疼痛傳向全身,但
很快就被更大的快感替代了,彷彿一股電流流遍全身。我將兩個乳頭都放在手縫
中,兩個手指夾住它,在抓擠乳房的同時用力的夾它,時而又夾住它輕輕的提扯,
讓這種刺激源源不斷。

  「好了,」他的聲音一下將我拉會現實,我意識到自己的放縱,恨不得馬上
關上視頻。乳房裡血液在快速的流動,雙乳發熱,乳頭如同開放的花蕾。

  「現在該下面了。」他命令到,「把雙腿分開放在電腦桌上,對著攝像頭撫
摸你的小逼。」

  我將雙腿分開,放在桌上,視頻畫面中顯現出我的小穴。雖然結婚這麼久,
但我從沒有看過它,此時它已經濕漉漉的,我的陰毛不是很多,恰好遮蓋住私處,
由於已經留了很多淫水,一些陰毛貼在大陰唇上。大陰唇已經充血,將小穴包裹
的緊緊的。

  我左手用剛才的姿勢握住右乳房,手臂壓住左乳房,不停的搓揉。右手從胯
下繞過去,放在了小穴上。「嗯……」手指觸到敏感的私處,它的溫度明顯高於
身體。

  我輕輕的分開陰唇,手指上下滑動,陰唇裹住手指,沾著我的淫液。從來沒
有手淫經驗的我哪裡受到了這種刺激,「啊……啊……啊……」我忘情的大叫,
加快搓擠乳房,也加快了手指的滑動。一股股快感衝擊著我的大腦,身體好像火
一樣燃燒起來,只希望快點熄滅下去。

  忽然,我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陰蒂,這是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啊……」
我大叫一身,覺得身體被點狠狠的擊了一下,一股熱流似乎從身下噴薄而出,整
個人癱軟在靠椅上。

  過了一會,我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仍然保持著剛才的姿勢,趕忙把腳從桌
上拿下,手上已經沾滿了淫液,沒有辦法打字。

  「太好了,你第一次手淫就有這麼好的體驗,真是個淫蕩的女人。」他笑道,
「今天就到這裡吧,再見。」

  一晚上,我都在回憶手淫時的情景,那種體驗是和老公性交時從來沒有過的。
高潮的那一刻,我彷彿在天空種飄蕩,身上的沒有過毛孔都張開,真希望那種感
覺能夠永遠持續下去。想著想著,下面不知不覺有變濕了,我趕緊收回思緒,強
迫自己睡覺了。

  第二天,他給我傳過來兩個鏈接,我一打開,原來是一個色情論壇的兩個帖
子,兩篇帖子的標題都叫做「我的淫蕩網友」,一個是我手淫時的照片,一個是
視頻,都經過了處理和剪輯,看不見我的臉,但乳房和小逼都清晰可見,打開視
頻,我放縱的叫聲傳遍屋子。只有短短一天,兩個帖子都有了上千的點擊,回貼
也有好幾百,都是些「好淫蕩啊,我也想上她」「真淫,兄弟太性福了」「好一
個欠干的少婦啊」之類的話,還有一些說「很真實,不知道女的長的怎麼樣」
「叫聲不錯,乳房要再大點就好了」「陰唇真好看,看來沒有被太多男人幹過」
這類。

  雖然隱去了我的臉,但我還是感覺到那就是我,彷彿這麼多人注視著我在手
淫。我一下羞紅了臉。

  「不錯吧,」他說,「昨天我連夜放到網上,版主把我的等級都提高了兩級。
這麼多人看到你了,感覺爽不爽?」

  我無語的地下了頭,畢竟照片我的放蕩是不可辯駁的。

  以後的幾天,我天天都在他的挑逗下手淫,甚至掰開我的陰唇漏出小逼給他
欣賞。雖然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什麼職業,多大了,但我知道,他比我的老公還
要瞭解我的身體,每天,我都在撫摸下到達高潮,以前被老公幹時雖然也偶爾有
高潮,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天天到達高潮,我的身體也變的更加敏感,但他又
不影響我的生活,我似乎越來越迷戀這種感覺。


              (五)高潮體驗

  週四,老公出差回到家,「風流公子」照例沒有打擾我們。由於出差一周多
老公沒有動我了,吃罷晚飯,老公猴急猴急的把我報到床上,以前我們基本上每
週一兩次,老公也很傳統,就是吻吻我,然後摸摸乳房就插入了。

  老公像往常一樣,但我確感到自己身體的變化,老公簡單的撫摸就讓我下面
變濕了,老公扶住雞巴,頂住我的小逼,輕輕的往裡一推,由於有淫水的潤滑,
很容易就進去了。

  老公問道:「怎麼今天這麼快就濕了?」

  「人家想你嘛,出差好幾天不理我。」我撒嬌到。

  老公爬在我身上,雞巴在我小逼裡不停的進進出出,我的淫液越來越多,小
逼裹住老公的雞巴,不幾分鐘,老公就加快了速度,我知道他快射了,崛起身子
迎合著,「啊……啊……」老公和我都開始叫到,我感覺到他的雞巴在陰道裡變
大,充滿我的下身,很快,一股熱液沖刷著我的陰道,老公射了。而我在那一刻
感覺到高潮彷彿就要到來,但老公的雞巴慢慢變軟,小逼的充實感消失了,好像
有一股液體在我的陰道裡面,想要噴薄而出卻又出不來。

  以前雖然也會有這種情況,我一般都是躺在老公身邊,枕著他的手臂聊聊天,
然後就睡著了。但今天我卻絕對體內的那股熱流到處流竄,乳頭高高的昂立著,
陰道也張開著,我翻身夾住老公的腿,雙手抱住他的被,乳房在他的胸膛上不斷
的摩擦,陰唇挨著他的大腿不停的摩擦。「啊……啊……」我一邊放縱的叫著,
一邊不斷的加大力氣,好像要將老公的大腿都吸進陰道。

  高潮終於到來了,卻沒有了以往和老公做愛時候的充實,覺得只是將體內的
熱流釋放出來,內心依然空虛。躺在床頭,正對著電腦,我彷彿看見一雙眼睛正
在那邊注視著我。

  老公這一段時間比較清閒,天天準點上下班。每天我們吃完晚飯,出去散散
步,然後聊聊天,看看電視。老公有需求的時候就做愛,有時候也能和老公一起
高潮。偶爾也上上網,但「風流公子」從來沒有騷擾過我。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
著。

  這天週一,老公又有項目要出差。晚上一吃完飯,我就習慣的打開電腦。

  「好久沒聊了啊,」他好像天天都在網上,只有我一上網他就出現。我依然
沒有出聲,平時和他在網上除了讀小說的那段日子基本上都是他說我聽,不是必
要很少和他搭腔。

  「我觀察你和你老公做愛很久了,你們一般前戲很少,」他並不理會我的沈
默,「做愛的時候他也就是那兩招,也就是現在年輕身體好他能滿足你,但你高
潮的時候也不是很多,對吧。」

  「我們的事不要你管。」我有點後悔,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上網。

  「那我們就開始我們的功課吧。現在你可以想像,你就站在大街上,無數的
眼睛注視著你自慰。」他又開始了他的挑逗,在他言語不停的刺激下,我到達了
高潮。

  幾天下來,我的身體很快就被喚醒。又恢復了以前的敏感。

  週五下班回來,還是照例和他玩起手淫遊戲,他這幾天讓我想像不同是自慰
場景,在我自慰的時候也不再是光看了,在那邊不停的用言語刺激我,一會說
「你現在吮吸著我的大雞巴,它在你嘴裡不停的進出」一會又是「我現在插著你
騷逼,真緊啊。」要不就是「我射進了你的陰道」。在這種提示下,我彷彿身臨
其境一樣,腦海裡想像著不同的情形。

  「啊……現在你的大雞巴正插著我的騷逼,你用力的幹著我,大雞巴在我小
逼裡一進一出,把我的陰唇都帶出來,」記憶力不錯的我現在都是想著小說裡面
的內容和場景,大聲的叫到,「我的騷逼包住了你的大雞巴,好滿啊。他插到我
子宮了。啊……啊……」我又到達了高潮。

  等我緩過神來,正想拿下腳時,他說話了:「反正今天週末了,明天又不上
班,我們多玩會吧。」見我沒有動作,他知道我已經同意了他。「今天我要讓你
看看我的真面目。」

  我心中一緊,雖然他在網上已經控製我很久了,但我從沒有見過他的真面目,
也不想知道他的真面目,在我自慰時,他在我腦中時飄忽不定的,我也不想他定
格在我的心中。畢竟我是從被脅迫開始的。

  「放心吧,不是讓你見我。」他好像很體貼人意,每次都能說到我的心思。

  鏡頭一晃,畫面上居然出現了他的那個傢夥。雖然做愛時也見過老公的雞巴,
但從來沒有仔細看過。看見他的雞巴,我心中吃了一驚,雞巴明顯剛才我自慰時
他也在自慰,紅紅通通的,看上去比老公的粗一倍,也比老公的長不少。它在屏
幕上怒挺著,上面的青筋暴露出來,盤旋在雞巴上。

  他好像故意要炫耀似的,把攝像頭拉近,雞巴部滿了整個視頻窗口,「你老
公拿套子時我看見過他的雞巴,比我的差遠了,來,想像它就在你嘴邊,舔舔它。」

  這根粗大的雞巴已經深深的印在我的腦中,這種畫面是哪個女人看一眼就一
輩子無法忘記的。我下意識的往前湊了湊,對著屏幕上的雞巴伸出了我的舌頭,
親親在嘴邊打著轉,好像真的要把它吸進去。

  「哈哈」那邊傳出他得意的笑聲,「現在把你的騷逼掰開湊近攝像頭讓我欣
賞一下。」

  我挪了挪位置,畫面上出現了我的騷逼,高潮剛過,淫液流滿了陰唇和大腿
根,陰毛上沾滿了淫液閃爍發光。我雙手掰開了陰唇,嫩紅的鮮肉呈現在他眼前,
高潮洗禮後的陰道口微開著,還有輕微的收縮,陰道很小,如同一個小米粒鑲嵌
在陰唇上方。

  「真是尤物啊,」他讚歎到,「你把手指慢慢伸進去,看看能放幾根手指。」

  我伸出食指,慢慢的放入陰道口,很容易就伸進去了,接著是中指,兩根手
指放進去已經有老公插我時的感覺了,好像和老公的東西差不多。但感覺還有空
間,我有伸出一根手指,三個指頭捏成三角形,放到了陰道口。「嗯……」我輕
聲哼了一下,三個指頭明顯要比老公的雞巴粗,但放入陰道口還不是太難,我有
稍稍用力往裡面推了推,由於手指交錯起來越往手指根部越粗,插入也越睏難。
「啊……」我感到手指漸漸往裡,陰道口越張越大,「啊……啊……」我大聲叫
到,終於藉著淫液的潤滑居然將三個手指連根插入,一種從未有過的充實感填滿
騷逼。我試著抽動了一下,那種感覺妙不可言。

  「再放一個進去。」風流公子在那邊說道。

  慢慢的,我又將小指塞了進去。感覺陰道的張度剛好合適,陰道裡面好像張
開成了一張薄皮,神經末梢佈滿陰壁,每動一下,就感覺要將高潮帶出,尤其是
四個手指的關鍵處,由於壁手指要粗一些,每進出一次陰道口就要再擴張一些,
要撕裂又沒有裂的感覺讓我在疼痛中快樂。

  屏幕上下方是我的四個手指在陰道中不停的抽插,上面是他的右手在雞巴上
上下來回的套弄。這種淫靡的氣氛讓誰都無法忍受。

  「啊……」電腦那邊傳來他的一聲大叫,一股精液從雞巴上面的噴射出來,
乳白色的精液流滿他的手背。我也感到陰道開始劇烈的收縮,把我的手指越卡越
緊,在這種痛並快樂的刺激下我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這次過後,我幾乎已經虛脫,沒有力氣從椅子上站起來。

  「你家裡有黃瓜、苦瓜之類的嗎?」他問。

  「有幾條苦瓜。」我沒有明白他的意思,如實的回答到。

  「去洗根苦瓜來。」他說。

  我緩緩站起身,陰道進過剛才的刺激好像還沒完全收縮,覺得下面空蕩蕩的。
走到廚房,我拿了根苦瓜在水龍頭下衝了沖,又回到臥室。

  「這跟不行,」他說,「去都拿來。」

  我只好又返回廚房,把剩餘的苦瓜都洗乾淨拿到電腦前。

  「就左邊第二根,」他指著最粗的那根說,「把它拿起來放到你小逼裡面。」

  「啊?」我遲疑了一下,我的陰道從來沒有放過什麼東西,剛才的手指好歹
還屬於我身體的一部分,但現在這個苦瓜呢?好在這幾天我一個人做飯,平時買
的苦瓜都不是太粗,這根應該比剛才我的四根手指還是要細一些的。

  我翹起雙腿,右手拿著苦瓜放到陰道口,剛塞進去一個小頭,「啊……」我
仍不在叫了一聲,苦瓜剛剛拿涼水洗過,而陰道還是炙熱的。兩種不同的刺激讓
陰道馬上收縮。他依然在那邊欣賞著,我慢慢將苦瓜推入陰道。它雖然沒有手指
粗,但表面佈滿坑坑窪窪的小疙瘩,而且插的更深,和剛才又是一種不同的感覺。

  我覺得已經推到了子宮口了,就停止了動作。畫面上,我嫩紅的騷逼張開著,
包裹著一根嫩綠的苦瓜,還有半截漏在外面,冰冷的感覺刺激著陰道,讓我有股
尿意。

  不知道他要幹什麼,我就這樣張著雙腿等他下一步指示。

  「再往裡插一點。」他說。

  「已經到頭了。」我解釋到。

  「沒關係,」他安慰我,「現在應該在子宮口,可以再深點,你會感覺更爽。」

  我有推了推苦瓜,插入陰道的那一頭果然像往裡鑽了鑽,「哦……」我感覺
子宮口都開了一下,爽爽的感覺又重新襲來。我吧苦瓜往外抽了抽,又插進去,
比剛才又深了一點。這樣反反覆覆幾次,我覺得子宮口已經完全含住了苦瓜的一
頭,而陰道口則緊緊的裹住苦瓜的一節。快感佈滿我的全身,我已經顧不上什麼
廉恥,只希望狠狠的抽插我的騷逼,讓我在高潮中死去。

  我快速的抽插的苦瓜,彷彿一根巨大的陰莖在狠狠的幹我,每一次都插入子
宮口,牽扯著我的子宮向前,苦瓜上的小疙瘩摩擦著我的嫩肉。我的另一隻手抓
住我的乳房,兩個手指頭夾住右邊的乳頭,手掌末端壓著左乳房,拚命的把它們
讓一起擠。

  「啊……啊……幹我,干死我。干死我啊!」我大聲叫著,小逼開始劇烈的
收縮,突然,一股熱液從子宮內湧出,射向屏幕。

  「太爽了,」他在那頭驚喜的叫到,「以前只從黃片上看到過潮噴,沒想到
今天你也可以。」

  一夜三次高潮的我已經沒有力氣回答他了。關上電腦,我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週六醒來已經快中午了,渾身還是沒有力氣。我低頭看了看,乳房上還有昨晚抓
擠的痕跡,小逼倒是已經恢復了,從外面看和從前沒有什麼區別。

  晚上打開電腦,他又傳給我幾個鏈接,都是我昨天的照片和視頻,每一個都
被加了精,被放在論壇的前面,留言淫穢不堪,每一個看帖的人都把我當成一個
人皆可操的妓女,用最下流的詞彙評論著我的身體和表現。更有人說「操,小逼
彈性真好,不知道能不能放下一個小西瓜。」

  匆匆看了一下,我已經羞得無地自容。

  他很快又給了我一個帳號和密碼,說:「這是我跟版主要的,這個帳號的權
限很高,你以後可以上來看看,已經申請了一個你的專區。」

  我點開論壇,發現果然一個版塊叫「盈盈專區」,裡面幾乎都是他發的帖子,
我的照片,視頻,還有介紹,除了沒有我的真實身份等資料外,我的三圍、生活
習慣等都放在了上面,還有一下黃色小說,女主角都換成了我。裡面充滿了對他
的羨慕和崇拜,不少人要求他公佈我的qq。

  這夜我們沒有做功課了,他讓我在論壇上轉轉。我任憑鼠標在上面毫無目的
的點擊,論壇上無數黃色小說,比我以前讀過的更色,翻譯的,轉載的,原創的。
我發現點擊和回帖最高的是「人妻女人區」,裡面各種小說講述女人的放縱和墮
落,各種男人以假象的身份強姦、群奸、調教自己的老婆或女友。他們誰能想到
現在正有一個人妻在這裡呢。圖片也是各型各色,我第一次看見我以外女人和男
人的身體,以及他們做愛的姿勢。前面雖然讀過不少小說,但都是想像。我不禁
感歎,有好多身材面相都是上乘的女人拍出這麼下流的照片,還有好多男人把自
己老婆的照片放在上面任人評論。

  「以後你就用這個qq號吧,這樣也方便。」他傳給我一個6位數的qq,
「密碼和你現在的一樣。」

  我登錄上去,發現qq居然還是會員。看來他花了不少心思。

  (六)視頻騷女

  老公出差如期而歸,我的生活又恢復到往常。雖然還是每週做一兩次愛,但
我感覺老公的雞巴在我陰道裡沒有以前充實了,高潮的感覺也沒有以前多了,有
時候,我甚至忍不住背著老公在衛生間偷偷的手淫,讓手指充滿我的騷逼,靠自
慰來尋求高潮。

  很快老公又出差了。我竟然有些期待快點下班回家上網。我意識到,在現實
中,我還是以前的我,維持著我保守的形象,但網絡上,我已經是一個不摺不扣
的蕩婦了。

  一登錄上qq,他果然在上面。「把你的手機和辦公室電話給我,」他說,
「幾天沒見有點想你了。」

  「不行,」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雖然我已經喜歡上網絡上被他挑逗的感覺,
但我不想這種感覺影響我的生活。「不行就算了,我跟你的同事們要吧,反正我
的qq上都有他們。」他好像隨意的說道。

  「你,你。」我有些無奈,只好告訴了他。這幾天又在他的指導下玩起了功
課,我的騷逼已經放進過好多東西,絲瓜、黃瓜、棗子,許多圓的長的都插入我
的騷逼,讓我到達過高潮。還有一次居然放進了一個小蘋果,但拿出來卻讓我費
了好的功夫。

  「明天又是週末了,我要給你一個驚喜。」週四晚上下線的時候他說到。我
知道他不會有什麼正緊,但內心卻有些期盼,不知道他又要如何調戲我。

  週五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回家剛吃完飯,門鈴響了。我嚇一大跳:該不會他
上門了吧?我遲疑著,不敢開門,但門鈴不停響著,我只會壯起膽子,問道:
「誰呀?」

  「送快遞的,快點簽收啊。」門外回答到。我從貓眼望去,果然是一個穿著
製服的快遞員。我鬆了一口氣,趕緊開門簽字。是很大的一個盒子,快遞封上只
寫了收件人,卻沒有郵件人,也沒有註明是什麼東西。

  我拆開包裝,盒子上面是一些瓜果,比我平時買的要粗大一些。我馬上想到
是誰寄的這個快遞和它們的用途了。當然是用來吃的,不過不是上面的嘴,而是
餵我下面的「嘴」的。盒子下面還有一層,揭開一看,裡面居然是一些橡膠陽具、
跳蛋、繩索、小球小珠之類的。雖然平時沒有見過這些東西,但讀過那麼多小說,
多少知道它們的用途。

  「上網。」手機收到一條短信,號碼是陌生的,但我知道一定是他。打開電
腦,他已經在上面了,不同的是我發現qq上多了一個群,名字就叫「盈盈」,
點開一看,裡面已經加了快100個好友,而且各個都在線上。我還沒明白怎麼
回事,鋪天蓋地的談話都湧出來,而且都是衝我來的。「騷女,快給我們看看。」
「快視頻啊,騷貨!」「盈盈,今天終於要看見你了。」……

  「我邀請了一些論壇上的好友今天來看你秀,怎麼樣?快點先把視頻調好,
不要讓他們看見你的臉。」

  「不,我不要。」心理上巨大的反差讓我一下無法適應,雖然和他已經習慣
了,但畢竟是一步步熟悉的,而且是一個人,今天卻有這麼多人。

  「沒事,反正他們都看過你的圖片和視頻,今天不過是真人,想一下這麼多
人想操你,多幸福啊。」他先開始挑逗到。

  我漸漸放鬆了心理壓力,先和他調好了視頻,窗口裡只能看見我脖子以下的
部位。我把視頻切到了群裡面。「我靠,身材真正點。」「好騷啊,真想日你。」
「騷貨,你在哪裡啊?讓我們來干你。」群裡的信息不停的刷新著。

  第一次面對這麼多人,我的小逼比以往更濕了,我熟練的撫摸起來,從乳房
到騷逼,渾身很快就發熱起來,彷彿這些人真的在我面前一般,騷逼比平時更強
烈的收縮,把碩大的瓜果包裹的緊緊的,從黃瓜苦瓜、到絲瓜、棗子,平時在我
騷逼裡慢慢適應的東西今天都用上了,在一片片「干死你。」「我射了。」「日
你啊」的消息中,我到達了高潮。

  「今天就到這裡。」風流公子打出了留言,大家紛紛下線,我也關閉了群,
只剩下我和他兩個人了。「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比我一個人看爽?」他問到。

  雖然剛才的感覺比平時爽多了,在眾人的視奸下高潮更猛烈,但我不願承認。

  「現在我們該試試下面盒子的東西了。」他說到。讓我往椅子上躺了躺,整
個屁股出現了攝像頭裡面。「先找個陽具塞進去吧。」他一步步指導我,把陽具
的開關打開,慢慢塞進了騷逼,然後都推了進去,又把開關調大了最大。陽具在
我的陰道裡快速的扭動著,這種頻率是做愛和手淫無法達到的。我已經情不自禁,
一手扶住陽具,一手搓揉著乳房。橡膠陽具上有一個小的分叉,也隨著馬達不停
的顫動著,而它正好頂在我的陰蒂上,陣陣電流擴散開了,我的雙頰早已通紅,
屁股隨著陽具不停的扭來扭去。

  「把盒子裡面的那串珠子拿出來,慢慢塞到屁眼裡面。」他又命令到。我握
緊陽具,生怕它從我的陰道滑出,右手無力的從盒子裡翻出那串珠子。珠子都是
橡膠的,從小到大的排列在一根鏈子上,最笑道有我小指頭那麼大,最大的卻有
乒乓球大。我在屏幕上找準了屁眼的位置,淫液已經順著股溝浸濕了它,如同一
支緊閉的菊花泡在水中。

  第一個珠子很輕鬆的就塞了進去,第二顆、第三顆,當到進去後,第四顆去
很難往裡塞,稍一用力肛門彷彿要裂開一般。他也沒有強求。我輕輕的把珠子拉
出來,在塞進去,隔著薄薄的陰道壁,我可以感受到電動陽具碰擊這珠子。「太
爽了……啊,我要大雞巴啊,啊……啊……草死我了……」

  雙重的刺激讓我把第四顆珠子塞了進去,每次往外一拔,就能聽見輕微一聲
「啪」,那就是珠子從肛門跳出的聲音。還有三顆珠子在外面,我再也沒有勇氣
把它們塞進去了。這種刺激讓我希望永遠不要停息。

  從此之後,我下面的兩個洞就在他的開發下逐漸成熟,屁眼也可以塞下全部
的珠子,任憑電動陽具從陰道撞擊著它們然後達到高潮。

  除去老公在家的日子和月經來的那些天,我已經離不開自慰了,沒有他的時
候我就躺在床上自己手淫。後來他又給我寄了一個dv,說攝像頭不太清楚,讓
我沒事的時拍下自己再傳給他。網絡上流傳著我各種各樣自慰的dvd,當然是
經過他處理的,高清的dv讓我全身纖毛畢現,全屏後的騷逼和電動陽具佈滿整
個屏幕,給人強烈的衝擊。

             (七)辦公室調戲

  每逢週末,他都會約上群裡的好友一起欣賞我的手淫秀,群裡面人越來越多,
很快就滿了,當我手淫的時候,他們就不停的發著消息,用各種下流的話刺激我,
侮辱我,對我的身材、動作和表情評頭論足,彷彿我是動物園籠子裡的一隻野獸。

  網絡上的我不可避免的慢慢影響到我平時的習慣,我的衣服也比往常大膽一
些,短裙短袖成了常穿的衣服,天天高潮滋潤使我的皮膚更有光澤,白裡透紅,
如同一隻熟透的蜜桃,水靈靈的。有時候看著鏡子裡的我,自己都有些陶醉了。
男同事們更愛和我一起工作聊天了,對他們偶爾半葷半素的笑話我也不像以前那
樣厭惡了。

  這天上午,正在單位上班,電話鈴響起來。「你會,思達公司。」我接起電
話。

  「你好,盈盈。」話筒中傳來那熟悉的男中音。

  我一怔,雖然告訴他電話有一段時間了,但他從來沒有在我上班的時候打過。
「你幹什麼?我在上班呢。」我壓低聲音問道。

  「沒什麼,想和你隨便聊聊。」他說。

  「有什麼事情晚上說,不要影響我工作。」我警惕的看看了周圍,生怕有人
聽見我說話。

  「也行,那這樣吧,你把內褲脫了,拿只筆放到你騷逼裡面我就掛電話。」
他壞壞的說。

  明知道單位電腦並沒有攝像頭,他也看不見我,我完全可以騙他糊弄過去,
但鬼使神差般我竟然真有一種衝動。我快速的瞥了瞥周圍,同事們都在各自的格
子裡面忙著自己的工作,我們部門是一間大辦公室,但都用格闆隔開了,隔闆桌
面以上的部分是玻璃,每個人相對有一個獨立的空間。

  我挪了挪椅子,讓下身都處在辦公桌底下,從筆筒裡挑了一隻最粗的黑水筆,
然後悄悄的把裙子拉到大腿上擱著,一邊用餘光注視著周圍的情況,一邊輕輕挪
動屁股把內褲褪下來。我用水筆最粗的那頭對著陰道口,慢慢往裡塞,由於沒有
淫液的潤滑,小逼感到有些疼痛,心裡也是怦怦直跳。

  好不容易把整只筆塞了進去,我長長噓了一口氣,趕緊放好裙子。電話那頭
卻只有「嘟嘟」聲,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已經掛上電話。

  我正打算去衛生間把筆拿出來,「盈盈,你到我過來我們把這個方案改一下。」
我的項目組長趙勇在對面辦公桌叫著。我只會起身,水筆粗硬的圓邊颳擦著乾燥
的陰道,火辣辣的有些疼痛,我穩穩身子,勁量裝作沒事的樣子往他的辦公桌走
去,水筆在陰道裡隨著我的走動刺激著我,小逼開始慢慢變得濕潤,疼痛感消失
了。每走一步,水筆就在陰道裡轉動一下,水筆帽上的條紋在裡面摩擦著。

  我站在趙勇旁邊,他坐在椅子上,對著屏幕上的方案不停的指指點點,我拿
著紙筆記著。陰道變得越來越濕,已經開始張開了,我感覺水筆快滑出來,悄悄
用力收受了臀肌,把大腿夾了夾,水筆又往裡去了一點,我甚至忍不住想發出呻
吟。

  後面不知道他怎麼講我怎麼記的,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下面,水筆往下滑一
點,我就夾緊往裡推一點。它在裡面進進出出好像一隻陽具輕輕的逗弄著我的騷
逼,不同的是要由我來控製力度和深度,但它永遠到達不到深處。趙勇終於講完
了,我的下面已經濕得不成樣子,淫水順著大腿開始往下流。我趕緊跑到為什麼,
脫下裙子坐在馬桶上,迫不及待的將手指伸進我的騷逼,有力的抽插著。我緊緊
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八)突然拜訪

  老公又回來了,每天陪著他,我依然很快樂,但每當做愛的時候就有點悵然
若失,有時候走在大街上,我會想:如果在這手淫會是什麼感覺?這些來來往往
的人中,會不會有些看過我的騷逼和我手淫呢?當然也就想像一下罷了,我愛著
我的老公,可不想我的生活受到改變。

  老公好一陣沒有出差了,風流公子也沒有機會和我視頻。我把他買給我的東
西都藏在床下,因為老公從來不做家務,不用擔心被發現。有時候比老公早下班,
或者他在臥室玩電腦時,我感覺跑到衛生間悄悄的手淫,腦子在想著風流公子的
大雞巴,想著無數人注視的目光,讓自己高潮。但這種感覺很不爽,因為沒有了
別人言語的刺激,或者老公偶爾有事情叫我,不得不趕緊中斷手淫出來應酬著。

  這天正在上班,風流公子又打來電話:「你老公好久沒出差了,今天我來看
看你。」

  「別,別。」我立馬緊張起來,這麼久了,我並沒有見過他,每次他都是把
他的大雞巴露給我看,或者是胸膛,攝像頭裡從來沒有出現他的臉。我更不想讓
老公發現我背著他做的這些事情,雖然每次對著別人手淫,我一直安慰自己,我
沒有對不起老公,我的身體還是屬於他的。

  「不要怕,我不會讓你老公發現什麼的。」他說,「對了,我叫孫雲,你就
告訴你老公我們以前是同學,好久沒有見過就行了。」

  他掛了電話,一下午我都在盤算回家怎麼和老公講,我知道他既然說要過來
肯定會來的。他長的什麼樣呢?會不會很萎縮?多大年紀?既然說是同學那應該
和我差不多。

  晚上回到家,我告訴老公我一個很久沒見過的同學最近聯繫上了,今天要來
拜訪我們。老公很高興,幫忙收拾了一下客廳,我去廚房準備晚飯去了。

  六點半,門鈴響了。我的心一陣狂跳,我定了定神,不讓老公看出不自然,
趕緊去開門。門外站著一個年輕的男子,比較英俊,個頭有1米8左右,長的很
結實,我意識到他就是電腦那頭的風流公子,眼光不自覺地掃向他的下身,臉上
一紅趕緊把他迎了進來。

  「王剛你好。」他和我老公打著招呼:「我是孫雲,陸盈的同學,很高興見
到你。」

  「歡迎歡迎。」老公和他握著手。我去廚房繼續準備,他們兩個坐在客廳開
著電視聊天。我豎起耳朵,很想聽聽他們聊的什麼。但廚房聲音太大。

  開飯了,我坐在桌邊吃著放,尷尬的和他聊著天。他和老公卻聊得火熱,一
會國際形勢,一會社會問題,天南海北的侃著,男人在一起很容易找到話題的。
突然,我覺得一隻腳放在了我腿上,我意識到那是他的。我用眼睛瞪了他一下,
示意他不要過分。他沒有理會,繼續和老公喝酒聊天,腳趾輕輕佻開我的裙子,
伸向我大腿根部。

  他的腳趾頭很快就按在了我的小逼外面,隔著內褲在我的騷逼上摩擦著,時
而拔弄著陰唇,時而在我的花蕾上用力一按。我很快就濕了,為了不讓老公看出
來,勁量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他用趾頭挑開我的內褲,整只腳掌完全壓住我的小逼,略顯粗糙的腳皮摩擦
著我的陰部,他以腳心為中心,堵住我的陰道口,小幅度的畫著圓。淫液沾滿了
他的腳,我調整了一下角度,讓他的大腳趾壓在我陰蒂上,突出的腳骨讓陰道口
裡面去一些,這樣讓我更舒服。

  我維持住自己表面的平靜,享受著下身帶來的快感。他又把腳往下去了有點,
腳蹬在我的椅子邊上,大腳趾伸進我的陰道,不停的挖弄著。我快承受不住這種
刺激,匆匆吃完飯感覺躲到廚房去。

  晚上他就睡在了客廳。躺在臥室,老公在我邊上慢慢睡熟,我無法入睡,在
床上輾轉反側。不知已經幾點了,朦朦朧朧中感到臥室門開了一條縫,我一下驚
醒。他從門縫示意我出去。我看了看熟睡的老公,輕輕拉開被角走到客廳。

  他一把拉住我,坐在他的腿上。雙手隔著睡衣大力的搓揉著我的乳房,力度
比我平時自慰時大多了。厚厚的嘴唇堵住我的嘴,舌頭在我的口腔裡攪動著,吮
吸著我的舌頭。我的下面濕了,平時睡覺都是外面罩一件睡衣,裡面什麼也沒有,
我的淫液打濕了下面的衣服,我感到他的雞巴也變硬,頂住我的屁股。

  他把我放在地上坐著,雙腿夾住我的肩膀,用手按住我的頭,把嘴湊了他的
雞巴上。這個鏡頭在電腦上已經出現了無數次,今天它終於出現在我面前。藉著
窗外的光,我看見他的大雞巴挺立在我的眼前,從我的胸部位置知道嘴唇,龜頭
上分泌出的液體絲絲滑滑。我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他的龜頭,看來他平時和
注意衛生,除了龜頭的略顯苦味外並沒有什麼異味。我張開小嘴,含住他的龜頭。
真大啊,一個龜頭就塞滿了我的嘴。我含住龜頭下的溝,用力的吸著,舌頭在嘴
裡繞著龜頭打轉。

  他按了下我的頭,雞巴往嘴裡一挺,龜頭頂住了我的喉嚨。我想咳嗽有怕吵
醒老公,只會把唾沫嚥了咽,按住他的雞巴,賣力的吸著。他好像也憋了很久,
很快就在我嘴裡射精了,腥濃的精液裝滿了我的嘴,他按住我的頭,不讓我把雞
巴吐出來。我只好嚥下了精液。

  他把我拉到陽台上,我雙手扶在玻璃窗上,上身向前倒,屁股撅起來對著他。
他用手摸了摸我小逼,把上面的淫水往屁股上一抹,對著我的陰道開始往裡插了。
我的陰道一下充滿了他的雞巴,那種光滑的充實感比老公的強多了,龜頭如同一
個乒乓球頂住了子宮,但我感到他並沒有完全進入,還有小半截雞巴露在外面。
他用力把雞巴在裡面攪了攪,是我的騷逼適應了他,開始用力的抽插出來。大雞
巴真實的感覺漲滿我的小逼,一想到老公就在臥室,而隔壁的鄰居也可以從陽台
上看見我的淫態就興奮不已。由於環境限製,他只能用大雞巴在我的陰道裡抽插,
就是這種簡單的姿勢也一次次把我帶到了高潮。

  而他向吃了偉哥似的,一直干了我一個多小時才把精液射在我的體內。第二
天醒來,我的小逼還有些腫脹。而老公並沒有發現異樣,吃罷早飯送他出門,老
公還熱情的邀請他有空常來玩。「會的,回頭有空也請你們到我家去。」他不懷
好意的笑道..............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