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師被老翁..

今年二十八歲的雅菲,是中學教師;丈夫叫張志強…倆口子剛結婚半年,住在沙田第一城。

這個星期六,雅菲如常地做家務,用了整整兩小時,才把這安樂窩收拾得井井有條;弄得滿身香汗的她,便洗澡去了。

正當雅菲沖洗完想穿回衣服之際,卻發現剛才把全部內褲都洗掉了,只淨下昨天新買的白色T-back小內褲;看著這條小東西,她自己也覺有點好笑…昨天,當 雅菲在新城市廣場新開業的英國高級內衣品牌Agent Provocateur專買店裡看到這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內褲時,真讓她抽了一口涼氣…這麼一丁點的 碎布就算是內褲嗎?

「小姐,你喜歡這一款嗎?你太有眼光了,這是我們品牌目前最新最受歡迎的,不單是女性客戶,就連男仕們也很欣賞…都要買回去送給自己女友或太太的。怎麼樣?要不要試穿一下?」女sales誠懇地向雅菲推銷說。

「不,不,我……我穿這個不好看的。」

女sales微笑道:「你太謙虛了,像你這麼豐滿勻稱的身材,穿這種款式是最好不過了,能把你一身嬌美的身段都展示出來。」

「這太sexy了…如果給我老公看見了,一定…嚇死他了…」雅菲答道。

「啊…你這樣想便不對了,太太你身材這麼好,真是天生麗質…不要被那些老土的款式埋沒了啊……再說,男人都喜歡新鮮刺激的……」女sales細聲在雅菲耳 邊說。 經不住女sales的聳恿和慇勤推介,雅菲終於下定決心把那小布條買了回來。本來打算今晚才穿出來嚇老公一跳的,如今只好早穿上幾個小時…

然後雅菲又穿上她最愛的的那套白色連身裙,經過企身鏡子前還不忘再整理一下;她不算是個大美人兒,但也長頗標緻的,令人看見就有種想愛惜的感覺;她個子也 不高,是屬於嬌小玲瓏類型,但豐挺的乳房與渾圓結實的屁股長得很是恰到好處…望著鏡中的自己,也不禁道:「哈!你瞧我這樣子?誰說結了婚的女人就會變成黃 臉婆?」

「現在才是下午四點,時間還早得很呢!」於是雅菲便到附近商場去看看;她隨意地在商場中逛來逛去,卻發覺好像有人偷望她,初時還不以為然,但這種被人盯著 的感覺,卻又越來越強烈…於是她暗暗的四處張望,果然發覺身後不到五、六米處,站著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正在偷偷地向雅菲,那男人雖然是一副斯文樣 子,但卻不時用色迷迷的眼光盯著雅菲渾圓挺實屁股…

「啊…我真的太大意了,我穿了這T-back小內褲又怎能再著上這白色貼身裙子?」雖然今時今日穿T-back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即使不是完全暴露,但對於性格保守的雅菲來說,這已令她羞憤非常,臉上馬上熱了起來。

雅菲連忙匆匆地離開商場…走著走著,不知為何,腦海裡不斷重複記起剛才那男人淫猥的眼神,心也「噗噗」地跳了起來…

「那人色迷迷的,不知道晚上會不會拿我作性幻想對像來手淫?他會怎樣幻想我呢?他會怎樣來對我……」

「哼!看他外表也挺斯文的,怎麼在色迷迷地偷窺女人?他一定是個好色又變態的人…這麼一個色狼,還有什麼好想的!肯定會幻想我趴在他身前,然後……然後…他就從後邊把那東西……還用他那對粗糙的手摸我的……」

「我怎麼了?我怎會想出這樣的事?哪……哪裡會有女人會這樣想?想丈夫以外的男人怎樣姦淫自己?我怎麼會想到那種事去了……想起來也很噁心哦,好羞人哦!」

「噢,對了,一定是那些鬼東西…」原來早兩天雅菲從學生裡沒收了幾隻色情光碟;一天在家裡沒人的時候,她忍不住好奇,就播了一隻來看,戲裡頭的…女優極度 淫盪開放,和男優做那事又讓她意想不到;一對一的、二對一的,甚至三對一的…還有那些動作,把那地方結合時的畫面做特寫……

走到半途,天上不知什麼時候聚起了大朵大朵的烏雲,轉眼間頭上整片天空已經被又濃又沈的黑雲壓一遍,幾陣猛風颳過後,滂沱大雨就下起來了,雅菲快步地向前走著,可一下子根本找不到可避雨的地方;好不容易,雅菲才跑回自己所住的大廈,但身上這身衣服都濕淋淋了。

「唉!我這身白色衣服一沾水就等於是透明…幸好已快回到家了,否則就尷尬死啦。」此時雅菲已走進電梯裡,一邊努力扭著濕透的衣服裙子。

隨著電梯門打開,雅菲快步走到大門前;可是,此時她才發覺自己竟忘了帶門匙…

正當不知所措之際,只聽得身後「吱呀」一聲,對面單位的門打開了,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由屋裡走了出來。

「你好啊!咦?你忘了拿門匙嗎?啊…看你滿身濕透了,來!我拿毛巾先給你抹一下吧。」說著那老頭又走回屋內,不一會便拿一條乾毛巾出來遞給雅菲。

「不要著涼了,用來先擦一下身子吧!」老頭滿面笑容地說。

雅菲接過毛巾,微笑答謝:「謝謝你!老先生你真好人好啊。」

「不要再叫先生那麼見外了,嘻嘻,附近街坊都叫我張伯的,對啦…你倆夫婦搬來這麼久,還未請教啊…」老頭又說。

「這麼巧?我丈夫姓也是張的…請張伯多多指教呢!」

「啊…張太既然你沒帶門匙,不如先進來坐坐,先抹乾身子,或者喝一杯咖啡暖暖…待張生回來才走吧。」張老頭誠懇地道。

「這……」雅菲先是有點猶疑…在她眼前是個比自己還矮一點的胖胖老伯,長相倒也很慈祥的…他應該信得過吧!又想到全身濕淋淋的確是十分難受,而且又知丈夫沒有那麼早回來,於是便答應了。

進到屋裡,雅菲便急不及待地在自己頭上和身上較濕的地方擦拭;突然,一些暖烘烘的東西貼到她濕冷的屁股上,雅菲嚇了一跳,立即轉身看去,原來張老頭正伸手來摸向她的屁股。

這一下子令雅菲又怕又急,不知如何反應!!

張老頭卻毫不顧忌,還笑著問:「這樣是不是暖和一點啊?」說著他的另一隻手又撩起雅菲的裙子,手掌直貼著她的屁股溝不停探索;雅菲穿的是一條需要繫繩結的T-back小內褲,就像一些比堅尼泳裝一樣,所以屁股百分之九十的部位都會暴露的…

雅菲又氣又急,驚叫道:「住手,放開我!」突然被一個外表仁慈的老人家搔擾侵犯,卻是萬萬沒想到過的事,一下子令雅菲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當雅菲想要推開張老頭時,他好像抓到了雅菲的心理似的,更得意地說:「你真是大膽啊,穿著這麼暴露的內褲,是不是想勾引男人?快快向我坦白坦白,否則我可要告訴你丈夫,說你故意來勾引我啊!」他剛說完,一隻手掌已順勢向下直探到雅菲屁股間去了。

雅菲失聲低叫道:「啊……不要!」張老頭如此猖狂,雅菲慌忙低聲叫了出來,可是卻換來心裡猛地一跳!!因為張老頭粗糙的手掌直探她嬌柔滑嫩的股溝,更用一隻手指按住了她的菊門!

「怎麼……不……不要這樣!好癢……好……好變態哦!這個變態的阿伯!竟然…」雅菲狠狠瞪了張老頭一眼,可是他卻嬉皮笑臉;雅菲給張老頭這樣看著,反而害羞地低下了頭。

這時張老頭又用手指在雅菲的菊門上按了幾下,「啊!不可以!」雅菲心裡呼叫著,但奇怪的是,除了心裡感到受辱之外,當那老淫棍手指接觸到那地方時,傳來的竟會是一陣陣難以言狀的刺激感與痕癢感。雅菲又怕又羞,但身體的反應卻很受用。

無可否認,張老頭的行為帶給雅菲一種羞恥但又很興奮的激動感!!

「不…不行,我怎麼能乖乖地任由這老傢夥來侵犯自己?」雅菲回過神來,但張老頭已經一下子把她那小T-back綁在腰間的那個活結扯開,「嗖」的一聲,快速地便把雅菲的小內褲拉脫拿走!

雅菲急忙用手護住下身陰部重要地帶,驚慌失措地說:「你……你不能……我是……不要……請……請你還給我……我……你……」

誰知張老頭卻當著雅菲面前把小T-back放到他鼻孔前深深一嗅,淫笑著說:「可以還你,但是你得先來吹吹,要不然,我可要把它拿給你丈夫看,說是你送給我的!嘿嘿……」

「吹…吹什麼了?我不懂…我不曾試過啊…」雅菲已急得哭了出來。

「不會我可教教你…當你感到一根又漲又熱的東西在口中抽插著,呵呵,保證你樂透呀!你這小婦人,當真可愛極了。」說罷張老頭把褲子往下一拉,另一隻手已把一根長得又彎又粗、龜頭肥腫的紫黑色陽具掏了出來!

「這東西…怎麼長得像條老熟的黃瓜似的?又漲又肥…比老公的難看多了,但老公的卻……卻沒有他這麼粗大!它…真的很粗大呢!」

「我給他吮過之後,他一定會學色情片裡邊的男人那樣,在我給他吹到要射精時,就會將精液射在我嘴裡或是朝我臉上射來,塗得我滿臉都是他濃濃的黏黏的精液……」

「要是這樣話…那種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我……我老公都還沒有這樣要求過我呢!」雅菲眼光茫然的向前看著,腦海中卻滿是色情影像。

張老頭見雅菲看得入神,便得意地用手套弄了幾下向她示威,那醜陋突兀的生殖器在雅菲眼前上下點頭晃動著,雅菲竟身不由己的,自動地蹲下來往前向它靠近。

「哦,對了,快些來嘗嘗我寶貝的味道吧!」張老頭急色地鼓勵雅菲,還將腰向前送,那東西便向雅菲嘴巴湊過來。

一股難聞的尿燥味直撲雅菲鼻尖!但她已經鬼迷的微微張開小嘴,口腔就一下子被張老頭腫漲的大龜頭衝了進去。

張老頭動一動腰,示意雅菲繼續含進去;雅菲張著嘴,不自覺地學著色情片裡那些女優們的模樣,一隻手托住像兩顆雞蛋大小、疏落地長著捲毛的睪丸;另外一隻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握成圈狀套在他的魔棒根部,開始一下下的讓它在溫暖的口中進出。

雅菲估不到偷偷觀看那些沒收學生的色情片,竟在不知不覺間學會了這一套好「口藝」!

「啊……好爽呀!原來你這麼在行的。」張老頭一邊享受雅菲的口部服務之餘,一邊還說著那粗俗不堪的淫話,聽得她心跳臉紅,羞愧非常。

張老頭又臭又醜的生殖器把雅菲嘴巴塞得滿滿的,龜頭直頂到喉嚨,但卻還有一截吞不進去…不知是口水還是陽物分泌出來的髒水,一絲絲地從雅菲的口角擠出,沿 著下巴直流;張老頭那肥肚腩下長著那堆粗硬的陰毛,不時刺得雅菲鼻子發癢。不明所以地,她卻感覺有種奇怪的渴望,好像很想滿足口內那條肉蟲,好像要使出了 看家本領似的,學著電影裡的情節盡心盡力地吸吮起來。

正當雅菲為張老頭賣力地口交時,她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兩人都嚇了一跳,雅菲連忙吐出那陽具,拿起電話,看到來電顯示著:「老公」。

雅菲正猶豫接不接聽之際,張老頭對她說:「張太,好像是你老公致電給你,你想不接聽?還是由我向他問候,和他說說你現在的情況?」

「如果你老公知道他賢淑的老婆襯自己工作時與鄰居鬼混,他定不要你了…哼哼,聽電話吧,向他撒謊!只要你聽從我的吩咐,你老公絕對不會知悉今天的事…」張老頭又說。

雅菲知道自己丈夫是個疑心重的人,如不接聽實定會令他生疑,於是抖顫地按鍵聽電話。

「菲,發生什麼事?為什麼這麼久才接聽電話?」電話另一端傳來丈夫張志強親切的聲音。

雅菲正想回答之際,突然感到一股暖氣從屁股後面向腿間吹來;原來那變態的老傢夥正在雅菲腿間吹氣!他又連吹幾下,使得雅菲下身一陣癢癢的,頓時呆了一下。

張志強似乎感到妻子有點怪異,便關懷地問:「老婆,你沒事吧?你不舒服嗎?」

雅菲意識從恍惚中恢復過來:「啊…沒…沒什麼事,只是有點…有點疲倦。」

此時張老頭已大膽地翻開了她的花唇,輕輕地咬她熱洞裡的熟透的肉芽;雅菲只得咬緊牙筋,忍受著那淫翁舌頭一下一下的衝擊。

她儘量把聲音放得輕柔,向著電話道:「沒什麼,我…休息一會…應沒事了。」

張志強緊張地問:「不如我早點回來,好不好?」

雅菲辛苦忍受著下半身的亢奮,儘量平靜地道:「我…我真的沒事啊,老公…老公你工作要緊,我休息…一陣子便行了…」

張志強顯得有點無可奈何,道:「好吧,那你小心點了。」然後便收了線。

隨著電話掛斷,雅菲頓時鬆了口氣;立即用力推開正在她下身埋頭苦幹的色老鬼。

「我…我已經被你弄成這樣…求求你放過我,請你…請你把內褲還給我吧!」雅菲眼眶滿是淚水,低泣哀哀求說。

張老頭當然沒理她,更往前一抱,雅菲忙轉身躲開,「不……不要,請你放過我吧。」但話未說完,已經給他從後抱住了。

「哦哦,你還想裝什麼,剛才你吸我的大蛇吸得很舒服吧?你明明是很想要男人的,是嗎?呵呵……給我猜中了吧!」

「你胡說!快放開我!」雅菲掙紮著說。

糾纏中張老頭雙手已順利地拉下了雅菲上身的衣服和奶罩,一隻手托住一隻奶子揉搓,另一隻手則迅速掀起裙子,撈住雅菲敏感的三角地帶!

張老頭嬉笑著說:「你這對奶子雖小小的,但好結實…好滑好嫩喔!」

「呀!不要呀……」雅菲用力地不停反抗,但張老頭四肢如海星一樣將她夾得死死的。「啊!不要……」雅菲呻吟著,敏感地帶不斷被他兩手左右開弓地侵犯著。

「放開我!」雅菲叫了起來。這時張老頭正用兩隻手指揉著她那禁地入口,這行為使她一下子痠軟欲暈;雅菲勉強地扭動下身想礙著他肆意而為,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撐多久了,她的身心已經開始酥軟,反應亦不能自制,叫喊聲也逐漸變成低吟聲了。

「給我摸得爽吧?嗯?肉洞又熱又濕,是不是想要我的大棒慰藉你了?」張老頭說著,手指又往雅菲陰道深深地鑽進去。

雅菲心裡又是羞愧又是焦急,她知道再這樣給那老色狼弄下去,後果必定不堪設想。

「來吧,讓我再給你弄深入點…等你肉洞濕淋淋的,等一下我的兄弟便會把你擠得又滿又漲!哈哈!好嗎?呵呵呵……」

不知如何,雅菲已被張老頭推到客廳裡的大沙發上,張老頭已趴上來壓住了雅菲,並伸出舌頭朝著她紅嫩的奶頭猛舔,肥厚的舌尖繞著乳暈舔弄,更像狗一樣把舌頭長長的伸出來,一下接一下的上下左右逗弄著雅菲兩粒奶頭。

「你這奶頭怎麼會又圓又漲呢?是不是要流奶水了啊?不如就給伯伯我喂一下奶奶好不好?呵……」張老頭不等雅菲有任何反應,便張大嘴一口把她左邊的乳頭給吸住,津津有味地啜吸起來。

雅菲的酥胸被他吸得酥癢難當,兩乳更不自覺的發漲起來,奶頭硬翹。但不能否認張老頭的啜吸卻令雅菲覺得很舒服、很受用!她心底理智地告誡自己,不能讓他這樣,你還有一個愛你的老公、一個美滿的家庭,這樣下去是對真愛的背叛,對婚姻的違誓…

「啊……放開我,不要這樣,我先生就回來了,請你放了我吧!」可是雅菲的央求卻讓吸得正起勁的…「你的意思是叫我抓緊時間?好啊,但這裡我還沒有嘗過呢!」

說著,張老頭身體往下伏到雅菲兩腿之間,雙手穿過腿彎處,然後手臂一曲,牢牢地扣住大腿,跟著上身便伏到雅菲大腿根部盡頭。

「這動作不正是色情片裡男人在給女優舔……?現在……現在他也要……」雅菲又驚又羞。

「哦!不行……」雅菲緊張地扭著腰要躲開,可這樣似乎這更讓張老頭動心,「呵呵……你也喜歡這玩意?好啊!讓我嘗嘗你肉桃的味道!」

他才說完,雅菲便感到陰戶傳來陣陣刺癢,原來張老頭正用他下巴的短硬鬍子磨擦著那處的嫩肉;雅菲緊張地想避開,可是大腿卻給他用力扳著而動彈不得。這種好 像給人綁住了來搔癢的滋味令雅菲又急、又氣、又癢,但又很舒服!陣陣暈眩讓她腦際空泛起來,好像什麼也記不起來了,「呀……呀……啊……」腦海裡一片空 白。

張老頭那濕滑燥熱的舌頭,發狂似的在雅菲肉洞入口處和周圍的敏感區不停地舔掃,時而犁庭掃穴,時而撥草尋秘,每一下撩動都讓她下身隨之發出一陣酥麻的顫抖痙攣;雅菲如今才體會到男人的舌頭原來還可以這樣靈活。

「唔……唔……呀呀……呃呀……」雅菲除了以低呤來減緩內心的無奈,雙手只有無助地用力拉扯著身下的沙發,眼睛想看又不敢看地半瞇著。老色鬼的頭在雅菲腿間胡亂磨蹭,而肉洞內就像給一條活生生的蛇或是蹦蹦跳的魚塞了進去似的,為了活命,它得拚命地鑽、拚命地扭!

雅菲心裡十分矛盾:「老公,我……我快要給這老男人弄上手了。他現在正舔著我的肉洞,那是你從不曾舔的地方。哦……老公,他舔得好深、好用力啊!不要……」

此時張老頭一邊舔,還一邊伸出手指來撩雅菲的肉洞,把濕淋淋的小洞洞弄出淫穢的「唧……唧……」聲音。

雅菲的小肉唇早就給吮得充血漲大了,那地方敏感得難受極了!

「很爽吧,是不是?你這肉桃嫩兮兮的又可愛又饞人,呵呵……你看它水汪汪、滑溜溜的,我忍不住要幹它囉!哈哈!」張老頭說了又再繼續舔弄,他緊貼得幾乎是要把臉陷進了雅菲的小穴裡似的,嘴巴吸得那地方相當肉緊;雅菲全身有如觸到電流般失控地顫抖。

「這地方…是屬於我老公的,我現在已是非常對不住他了,自己怎能還會渴望別的男人來搞?」;雅菲知道自己快要崩潰了,全身也開始放任由人了。

「不…這不是真的!我怎會想要這個爺爺級的男人來和自己幹那種事呢?」雅菲在僅有的一絲理智與意識抗衡的時候,雙腿又被撐開了,小腿給兩隻火熱的手掌抓住向上提了起來。

「那個動作……噢!他要來姦淫我了!我該怎麼辦啊?怎…麼辦啊?」

「不要!」雅菲驚叫了;同時,張老頭已做出一個雅菲和老公做愛時常用的體位,而這次小腿還羞人地給扛到兩邊肩膀上去了;雅菲感到一個東西正在她股間不停地滑動觸碰著…張老頭已準備壓下身來。

「他在找尋入口…」雅菲心裡急呼,下意識地一面扭著腰,一面用手去護著禁地入口;一條熱烘烘、硬梆梆的東西隨即戳了她手背一下,不知是驚怕還是什麼,雅菲 竟馬上將手縮了回來,張老頭接著彎腰俯首,一口叨住了她一隻奶頭就吸,兩隻手將雅菲正要抵抗的雙手重重地按住,她使勁想扭脫時卻再扭不動了。

雅菲哀求說:「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啊!我是有丈夫的,他快就要回來了!」

張老頭鬆開了嘴裡吸著的奶頭,奸笑著說:「呵呵!就是嘛!要趁你丈夫沒回來之前,我們趕快弄一兩回,這是我們的緣份啊!你又不是頭一回,還是那麼怕羞!看你臉上紅卜卜的,真讓我愛死了!你放心,我會把你弄得很爽的。哈哈!」

「不!我不要!不行的!」雅菲急得不斷搖頭。在慌亂中的雅菲瞧見壓在她身上那毛茸茸小腹下那條粗大的醜八怪,那紫黑黑的大怪頭,像張開大嘴似的饞得流出口水來了。

「啊!它……它好像是一條要把我生吞活剝的大怪蛇,好大、好粗壯喔!」

張老頭一下便抱緊了雅菲,下身已經隨即挪動起來了,那根醜東西就在雅菲雙腿間不停地探動著,大腿內側給這桿熱棒灼了幾下;最後雅菲感覺到穴口被那大怪頭給頂到了!她不禁連連叫苦,以為無望了,那毒蛇要插進來了!

但張老頭卻不是馬上就插進來,他像要逗弄雅菲似的,先反覆地頂緊然後又鬆開。說也奇怪,這將進未進的逗玩反而增加了雅菲心底裡的性渴欲,那熱乎乎的灼熱感讓雅菲全身也好像被燃燒起來,心裡更不知羞恥地希望張老頭快點把那大怪蛇插進來。

「老公,我不行了!他那東西已經找到了禁地的入口,我那地方已經不由我自主了,我守不住了,請你原諒我吧。」雅菲在心底對丈夫懺悔。

突然,那大怪頭又一次頂住雅菲的肉唇不動了,然後再輕輕地研磨著肉洞旁的地帶,一下接一下的,研得雅菲禁不住想要立即迎接它進來。她緊咬著下唇,強制自己想要扭動向上挺的屁股和想要叫出口的呻吟。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