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人妻的催眠遊戲

  我構思了個假催眠的遊戲
  比如說我認識個朋友,會點催眠,其實會不會沒有關係,只是假的我在網絡
上認識,特別的合拍,當然可以是你們當中的每一位,我想他配合我,玩了個遊
戲。有一天叫他來我家,和老公說是我小學同學,在吃飯後,開始玩遊戲,然後
他和老公說,我被他催眠了,我為了配合他的遊戲,裝做被催眠,老公當然不信
我被催眠了。
  於是那個網友,(下面「網友」有「你」來代替)你給我下了個指令,比如
說要我脫光衣服開門走出去。我為了配合你的遊戲,只有照做。把老公嚇壞了。
老公怎麼叫我,拉我,我就當感覺不到,然後老公守在門口,不讓我出去,你有
要求我在沙發上手淫,我毫不猶豫的接受你的指令,老公只能求你解除指令,你
然後向老公提出帶回你家玩弄的要求,老公答應了。
  然後你要我穿好衣服,裝做解除了我的催眠,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這時侯
老公立刻反悔,當場打了你,在打鬥中間,我故意抱著老公,問你們因為什麼打
架,你趁機溜出門口。
  過幾天,老公和我一起去參加朋友的婚禮,老公突然接到了你的電話,說要
老公看出好戲,老公發現坐在女賓席的我也在接電話,這時候,老公聽到你給我
發指令,要我小心的吧內褲脫下來,老公就發現我手伸到裙子裡面,小心的脫下
內褲,老公這才知道,原來你電話也能催眠我,然後你威脅老公,說如果老公不
聽話,你就叫我在親朋好友面前,做最丟臉的事情,老公只能屈服,這樣我和你
勝利了。  當天晚上,老公在你電話指揮下,把已經裝做被催眠的我光溜溜的放在箱子
裡,給你送過去,老公送箱子到你住的地方,開門才發現你房間裡面有好幾個朋
友,一是你害怕我老公再打你,二是我要求的。
  然後你要老公在你朋友面前把箱子打開,讓光溜溜的我出現在你朋友面前,
然後就叫我老公回去了,第1次叫老公回去,因為我怕做愛的時候露餡,表現的
不像被催眠,第2次是怕老公當面接受不了。老公沒有看到,但知道我被你們玩
弄,這樣循序漸進。然後可以叫老公加入了,這裡大家可以開展想像,是希望知
道大家會怎麼構思小說的這部分可以回覆,可以短信息。
  這裡的我的心理應該是這樣的「只是想玩一個有點刺激的遊戲,後來,怕老
公知道真相離婚,因為我非常愛老公,不願意失去家庭,只好用一個錯誤來掩蓋
前面的錯誤,這樣設計,我就變成是被迫的,無奈的,在不願意傷害老公的心理
下,卻做出不斷傷害老公的事情。這樣,我忍受著被侮辱、又對不起老公的雙重
心理負擔,但又貪圖淫蕩的享受。」
  最後的結局,我希望是喜劇,是老公也慢慢的喜歡我被你們這樣玩弄,最後
也樂在其中,那時候應該是我主動向老公坦白,老公原諒了我,但還是把這個遊
戲玩下去了,老公和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就當做不知道,最後是你們被蒙在鼓裡,
你們的指令變成了我們夫妻的遊戲。
  但是中間的部分:怕老公知道真相而離婚,既要忍受著被侮辱、又對不起老
公的雙重心理負擔,但又貪圖淫蕩的享受,這裡應該是最刺激的地方,可以寫好
多橋段,好多構思,希望大家把你們的構思能發給我,當然更喜歡有感性趣的作
家吧構想變成小說,可以在3個角度來寫小說:
  1、是我的角度,當然是我最喜歡的角度。
  2、是老公的角度,那是最好寫的角度。
  3、是你們催眠師的角度,那應該是你們最喜歡的角度,但是我都喜歡。
  不管什麼角度,希望大家加點暴露情節。個人愛好
***********************************

             第一章  催眠之術
  「你聽說過催眠術嗎?那是一種超自然的力量,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幾句
咒語,可以立刻讓一個彪悍強壯的漢子在你面前俯首示弱,也可以讓一個溫文爾
雅的白領麗人變成不知廉恥的蕩婦……」馬哥端著酒杯,誇張地揮著手說道。
  「關於……催眠……我好像聽說過,記得前幾天看過一個消息,說是……意
大利一男子催眠了超市收銀員,當著她的面拿走了800歐元。那位收銀員事後
說,當時……她好像處於恍惚狀態中,不知道那個男人幹了什麼。我還一直想,
難道真有這麼神嗎?」老公顯然有些喝多了,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
  我微笑著坐在老公旁邊,聽著兩個男人的談話,心想,這個馬哥也真夠能瞎
編的,把這種事情說得跟真的似的。而我這個搞技術的老公,一聽到什麼「術」
  之類的事情,就以為和他的技術有關,立刻就來了興趣,而且一副非常認真
的樣子,似乎在探討什麼技術難題。
  「那當然了,據說那個意大利男子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呢。那家夥不但在瞬間
催眠了那女收銀員,而且給她洗了腦,讓她根本無法回憶起他的相貌特徵、說話
口音什麼的。雖然有監控錄像,但那男子顯然是化了裝的,你上哪裡找去?」馬
哥接著說道。
  我聽著他的話,心裡說道:你就吹吧,說得跟真事似的。看你這個忽悠的樣
子,哪像個大公司的老總,簡直就是江湖騙子,或者是出色的演技派演員。
  看著我老公頻頻點頭,馬哥接著說道:「不瞞你說,老弟,我就跟高人學過
催眠術。一般情況下我不露,可是,如果誰要惹了我,我幾下就把他弄得神魂顛
倒,讓他做什麼他都不能說出個『不』字!」
  我心裡冷笑了一下,這家夥還真是能說,看著挺儒雅的一個人,怎麼也這樣
滿嘴跑舌頭啊。
  「呵呵……還真沒看出來,馬總,你真的會催眠術?我怎麼一直都不太相信
有那麼神奇……的東西。我……是搞技術的,就相信唯物的東西,你那東西太唯
心了,看不著……摸不到的,誰相信啊……」老公真喝多了,結結巴巴地說道。
  「呵呵,別叫馬總,在家裡哪有什麼總不總的,你要是不嫌棄,就和琳琳一
樣叫我馬哥吧……」
  「好……好啊,馬哥,那你跟我說說,你怎麼催眠?」老公急切地問道。
  「咳,這事怎麼說啊?催眠術是一種只能體驗的技術,說是說不清楚的。」
  馬哥慢悠悠地說道,又和老公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
  老公說道:「哦,那這樣吧,你來做一下,你把我催眠了,讓我體驗一下,
好不好?」
  「呵呵,催眠了你,你怎麼體驗?催眠後你什麼都不知道了,等你醒了可能
還是不相信我的話。如果要體驗催眠的話,我可以在你面前把琳琳催眠了,然後
我叫她做什麼她就會做什麼,甚至讓她做一些平時肯定不敢想、更不敢做的出格
事情,你也會照做的。我讓你看看催眠術的神奇和力量。」
  我心裡想,終於說到關鍵的地方了。
  老公回頭看看坐在他身邊的我,醉眼朦朧地對我說道:「琳琳,怎麼樣?你
就配合一下,讓我看看他是不是在吹牛,好嗎?」
  「才不呢。我幹嗎要配合啊?你們聊你們的,我不參與,也不相信你們說的
那些鬼話、醉話……」我不以為然的說道。
  「呵呵,是不是鬼話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我想,琳琳一定是害怕我了,或者
說是害怕催眠術了,所以不敢讓我對她催眠,或者她有什麼隱私,怕被我催眠後
對老公說出來吧?哈哈……」馬哥看看我,又看看我老公,說道。
  「胡說!我有什麼隱私?我怕什麼?好吧,那我就看看你怎麼出醜!到時候
你的催眠術在我身上不起作用看你怎麼說!」
  「那好,現在你先把桌子收拾了,我們去客廳的沙發上我給你們夫妻表演催
眠術。」說著,馬哥站起來,拉著我老公離開了餐廳。
  收拾好餐桌,把盤子、碗都塞進洗碗機裡,我又給他們沏了一壺上好的西湖
龍井。說真的,作為妻子我還是滿合格的,既體貼又溫柔。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看到我給他們的茶杯裡都倒好了茶,坐在了老公身
邊的沙發上,馬哥問道。
  「開始,開始啊……」老公急不可待地說道。
  「好的,琳琳,你也同意開始嗎?」馬哥看著我的眼睛,故意問道。
  我躲開他的目光,低下頭輕輕回道:「嗯……」
  「好吧,那你擡起頭來,一定要集中精力,不要胡思亂想,不要有雜念,看
著我手裡的煙……」說著,馬哥從煙盒拿出一支煙,手指掐著過濾嘴,將煙豎在
我的面前。
  看到老公握著我的手,馬哥又說道:「你放開她的手。告訴你啊,在這個過
程中你不要說話,也不要隨便行動,整個催眠過程本來是不能有閒雜人等的,但
為了讓你看到效果才讓你在這裡的,所以,你一定要保持沈默,不管出現什麼情
況,你都不要擅自行動,不然,破壞了催眠程序,不但看不到效果,還有可能對
被催眠人的身體造成一些傷害,明白嗎?」
  馬哥的口氣突然有些嚴厲,我心裡一笑,還真把這當成真事兒了啊?
  老公聽馬哥這麼說,趕快放開我的手,身體也挪開了一點,好像生怕影響了
催眠效果。
  「現在,你的眼睛一直注視著我手裡的煙,使勁看著它,你想像它是一座墓
碑,在墓碑後面有躺在地下的那個人的全部生活經歷,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他
和你有什麼樣的關係呢?你好好想想,集中精力想,很好,很好……現在你慢慢
地仰靠在沙發上,慢慢地閉上眼睛……雖然閉上了眼睛,但是你還能看到東西,
你看到了嗎?你看到自己和墓碑下的人一起在海灘漫步,他就是你前世的愛人,
對……」
  老公有些吃驚地看著我的身體慢慢地仰靠在沙發上,按照馬哥說的閉上了眼
睛。他有些不敢相信地回頭看看馬哥,只見馬哥一臉嚴肅的表情,很嚴厲地對他
擺了擺手。嚇得他一動也不敢動。
  「陽光、沙灘、海浪……你和你的前世愛人在愛的海洋裡漫步,你脫下了自
己的衣服……好,很好,慢慢地脫下來……」
  在馬哥緩慢、堅定、猶如從遙遠的天際傳過來的聲音中,我慢慢地解開套裙
的鈕子,敞開了衣服的前襟,我只穿著乳罩和小丁字內褲的身體暴露出來了。
  老公吃驚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自己矜持、
害羞的妻子怎麼就敢在別的男人面前這麼大膽地暴露身體呢?這催眠術也太厲害
了。
  「好,很好……」馬哥繼續說著,「現在請你站起來,慢慢地站起來,把套
裙脫掉……對,對,很好,現在把乳罩脫掉……就是這樣,對,慢慢地脫下來,
交到你老公手裡……好,很好,現在,把你的小內褲也脫下來,你要跟自己的前
世愛人去海裡遊泳了,所以要脫光才行……好的,很好,把小內褲也交到你老公
手裡……」
  現在,在我家客廳的沙發上,馬哥悠然自得地抽著煙、喝著茶;老公呆呆地
坐在沙發上,手裡握著還帶著我體溫的性感乳罩和小內褲;而我,則一絲不掛地
站在兩個男人面前,毫無羞恥地展示著自己白皙、成熟、性感的身體,我的乳頭
已經挺立起來,我的下體也在慢慢地濕潤著。
  「好了,琳琳,你看到了嗎?現在坐在你面前的就是你的老公,你愛他,他
也愛你,你們是一對非常恩愛的夫妻……現在,你過去解開他的褲子,吸吮他的
陰莖,給你的愛人帶去性的快樂和享受……」
  我聽話地走到坐在沙發上的老公面前,在他兩腿間跪下,我看見他的褲襠那
裡已經支起了小帳篷,看來他已經被我的裸體刺激得勃起了。我伸手解開他褲子
的拉鏈,老公本來要阻止我,但被馬哥喝止了。
  老公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散發著強烈的男性荷爾蒙氣息,讓我的思維更加
迷亂、更加興奮,我輕輕套動著那根堅硬的肉棒,看到他的馬眼裡慢慢地滲出了
一些液體。我低下頭,伸出舌頭,用舌尖輕輕挑逗著他的龜頭,把他從馬眼裡滲
出的液體舔在舌頭上,再塗抹在他的龜頭和莖體上。然後,我張大嘴巴,把老公
的東西含進了嘴裡。
  這是我們結婚半年以來我第一次為老公做口交,感覺非常刺激,我感到老公
的反應也相當強烈,他倒吸著氣,呼哧呼哧地喘著、呻吟著,身體在我的吞吐中
不停地顫抖著。很快,老公就達到了高潮,他的龜頭膨脹大極至,莖體上的血管
突突地跳動著,身體聳動著,把大股的精液噴射進我的嘴裡,有一些直接打進了
我的喉嚨。
  「很好,琳琳,你真是你老公的好嬌妻,能這樣讓你老公享受,太好了……
現在,去親吻你的老公,讓他感受你的溫柔、你的熱情……」馬哥看老公已經射
精,又發出了新的指令。
  由於忌諱我嘴裡的精液味道,老公推著我的肩膀想避開我的嘴。但也許是酒
精讓他的行動遲緩,也許是性高潮讓他頭腦有些迷亂,他推我肩膀的手並沒有多
少力量,還是被我吻住了他的嘴唇。我把舌頭伸進他嘴裡攪動著,刺激得他也伸
出舌頭回應著我的親吻。
  「好,琳琳,現在你轉過身,手撐在茶几上,撅起屁股,對……就是這樣,
把屁股對著你老公……讓他舔你的陰戶和肛門……怎麼?你……」
  馬哥看老公遲疑不肯去舔我,他用很嚴厲地目光盯著老公,說道,「怎麼?
你不是說好要配合的嗎?告訴你,催眠過程一旦開始就不能停下來,必須按照指
令去執行,否則會傷害被催眠這的生理和心理健康的。難道你想讓你妻子受到傷
害?」
  老公聽他這麼說,非常猶豫、非常笨拙地俯過身,把舌頭伸進我的股溝裡舔
弄著。哦,這也是我們結婚以後,老公第一次舔弄我的陰戶,我真是太激動了,
太舒服了,太幸福了!我真的很感謝馬哥,很感謝催眠術,讓我們原本有些乏味
的夫妻生活變得這麼刺激。
  這時,馬哥不再說話,他伸手握住我的一隻乳房,使勁地掐弄著,又用手指
搓揉、玩弄著我已經堅挺的乳頭,同時,他含住我的嘴唇,吸吮著我的舌頭。在
兩個男人從前後兩個方向刺激著,我很快就達到了高潮,顫抖著身體呻吟著,陰
道里流出很多淫水,弄了老公滿嘴滿臉都是。
  「來,琳琳,親愛的,你知道我是誰嗎?」馬哥拍了拍正在為我口交的老公
肩膀,示意他鬆開我,然後讓我坐在他的身邊。在我家的客廳裡,擺放著三組沙
發,老公坐在一邊,馬哥坐他斜對面的沙發上。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你的前世情人。現在,你嫁給了你老公,但你和
我的情緣並沒有結束。來,親吻我……」馬哥說著,摟著我的裸體,大手搓揉著
我的乳房,舌頭放肆地伸進我的嘴巴裡。
  老公坐在一邊,呆呆地看著一個男人當著他的面,肆意玩弄著自己新婚妻子
的胴體,他有些迷茫,也有些激動,不知道該阻止還是該等待下去,這種猶豫的
情緒讓他更加迷茫。
  「琳琳,來,解開你前世情人的褲子,吸吮我的陰莖。」馬哥說著,把我的
手按在了他的褲襠處。我機械地拉著他褲子上拉鏈,看著那根比老公的還要粗很
多的陰莖暴露出來。馬哥的手壓著我的頭,把我按在他的褲襠上,那根又粗又硬
的肉棒直直地抵在我的嘴唇上,我只好開張嘴,把它含了進去。
  坐在一邊的老公非常震驚地看著我當著他的面為別的男人口交,他怎麼也想
不到這個平時那麼溫文矜持的妻子怎麼會如此放蕩。他非常憤怒,又非常困惑,
現在他終於相信催眠術竟然有如此強大的控制力,可以輕易的讓一個人做出平時
根本無法想像、也根本不能接受的事情。
  就在老公仍然被催眠、酒精和性慾高潮後餘韻的共同作用折磨著的時候,馬
哥已經把我的身體拉倒在沙發上,分開我的兩腿,把粗大的陰莖一下就插進了我
剛剛被老公舔弄得非常濕潤的陰道里,接著就瘋狂地抽插起來。
  肉體碰撞發出的啪啪聲以及馬哥和我的呻吟聲,把老公從困惑、猶豫和徬徨
中徹底喚醒了,他腦袋變成了正常思維,也就絕對無法容忍自己新婚半年的妻子
被別的男人肆意地姦淫著,而且還是當著他的面。他大叫一聲,勇猛地撲上去,
拉著馬哥的肩膀一把把他從我身體上甩下來,接著就是狠狠的一拳打在馬哥的臉
上。
  馬哥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突如其來的襲擊把他打落在沙發下,但他迅速爬了
起來,一把抓住老公再次打向他的拳頭,狠狠地扭在老公背後,然後一掌砍在老
公的脖子上,把他打倒在另一張沙發上。馬哥沒有再打,而是按住老公,大聲地
訓斥著他。
  「你瘋了嗎?難道不是你讓我向你展示催眠的魔力的嗎?你撒什麼野啊?告
訴你啊,你這樣打斷了催眠的過程,將來你老婆身體或者心理出現什麼問題你可
別找我啊!你真是太不像話了!」說完,他使勁用手指點了老公頭一下,鬆開按
著他的的手,站起來穿好自己的褲子。
  老公掙紮著從沙發上爬起來,他不知所措地坐在那裡,看著馬哥伸出手掌在
我裸體上方來回擺動著,嘴裡唸唸有詞:「親愛的琳琳,不要緊張。剛才出了點
小意外,現在你按照我的指令慢慢地站起來,好,慢一點……」
  馬哥看到老公已經坐起來了,就轉頭對他嚴厲地說道:「你老老實實在那裡
待著,千萬別亂動。你看到了沒有,琳琳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告訴你,一個人
一旦被催眠了,在沒有按照正常程序喚醒之前,任何外界的干擾都可能給她帶來
心理和身體的傷害。如果你不想害你老婆的話,就好好按我說的做。」
  然後,馬哥又重新轉過來,看著一絲不掛站在他面前的我,說道:「琳琳,
親愛的,你能聽見我說話嗎?現在我要你走到窗戶跟前去,站在窗邊的桌子上。
分開腿,把自己的陰戶展示給樓外面的人看。好……很好,站上去,對……慢一
點,把腿分開……好,就這樣站著……再貼進窗戶一點……」
  老公坐在沙發上,不敢動,也不敢說話,畢竟我是他老婆,他絕對不希望我
的身心受因為他破壞了催眠程序而到任何傷害。所以,他只能呆呆地看著我對著
窗戶展示著自己的裸體。在我家窗戶的外面大約70多米的地方,有另一個正在
建設的高樓,如果幹活的民工注意一下的話,肯定能看到我的裸體。
  這時,馬哥又發出了新的指令:「好了,琳琳,你下來吧,現在,你趴到床
上去,屁股翹起來,手放在身體兩邊……讓我好好欣賞一下你的漂亮的小陰戶和
小屁眼兒,再給你拍張特寫照片。好了,很好,你的姿勢太性感了……好了……
現在,我要你下床來,去打開門,去樓下的商店給我買兩瓶啤酒,我要和你老公
再喝一次。」
  就在我走到門口,正要打開門的時候,老公趕快跑過來把我抱住了。他一邊
阻止著我,一邊轉頭對馬哥說道:「不,不,不能讓琳琳就這樣一絲不掛地出去
啊,這實在太丟人了,以後我們還怎麼在這個小區裡住啊?馬哥,馬哥,求求你
啊……剛才都是我不對,求你把她喚醒吧,別讓她在出醜了……」
  「哦,你是真心真意求我的嗎?」馬哥問著,看老公使勁地點著頭,他開口
說道:「好吧,琳琳,你先等等,你還沒拿錢呢,怎麼出去買酒啊?」說著,他
轉頭對我老公說:「這樣吧,現在你把琳琳抱到沙發上去,你把她抱在懷裡,像
把小孩子撒尿那樣抱著她坐在沙發上。」
  聽馬哥這麼一說,老公頓時鬆了口氣,他趕快抱起我,轉身朝沙發走去。馬
哥也跟在我們身後走了過來,對老公說道:「剛才,你的粗魯已經嚴重影響了琳
琳的情緒,現在如果不認真對她進行調理,她醒過來後有可能精神抑鬱,更嚴重
的話還有可能精神失常,所以,我們現在要對她進行調理。這次,你絕對不允許
再像剛才那麼衝動,否則,你會殺死你妻子的。明白嗎?」
  老公的精神非常緊張,他看著馬哥,鄭重地點了點頭。
  「好的,現在你抱好她,這樣抱,把她的屁股放在你的大腿上,你像把小孩
子尿尿一樣,托住她兩條腿,向兩邊分開。對,就是這樣,再分開點,對……分
開,把住,不要動……」說著,馬哥埋下頭,仔細端詳著我被老公掰開的陰戶,
並伸出手指搓揉著我的陰蒂、陰唇、會陰和肛門。過了一會兒,馬哥脫下自己褲
子,跪在我面前,一下子就把陰莖插進我那已經被他玩弄得淫水橫流的陰道里,
使勁肏了起來。
  就這樣,老公抱著他新婚半年、一絲不掛的妻子,掰開妻子的大腿,任憑一
個陌生的男人當著他的面肆意地姦淫著他的至愛嬌妻,眼睜睜地看著別的男人放
肆地玩弄著我的胴體——姦淫著我的陰道、親吻著我的嘴唇、吸吮著我的乳房、
扣摸著我的肛門……直到他把精液射進我的陰道深處。
  等到馬哥終於心滿意足了,他才從我身體裡抽出陰莖,穿好褲子,要老公把
平放在沙發上,然後開始喚醒我:「琳琳,你感覺好嗎?你能聽見我說話嗎?現
在,請你慢慢醒過來吧。琳琳,你就要醒過來了,醒來後你什麼都不記得,什麼
都不知道,只知道你做了一個好夢……」
  我醒過來,看著馬哥的嘴角有一點血絲,神情卻非常沈著,甚至有些得意之
色;再看看老公,他一臉困惑地坐在沙發上,手揉著被馬哥砍疼的脖子。
  「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馬哥,你嘴角怎麼流血了?啊,我怎麼
沒穿衣服?真是羞死了……」
  「沒什麼,我和你老公都喝多了,我剛才在桌子邊磕了一下。喂,你去給琳
琳找件衣服穿吧……我該走了。」說完,馬哥從沙發上拽過他的襯衣,穿好,頭
也不回地走了。
  屋子裡死一樣的寂靜,老公依然落魄地坐在那裡,不動,也不說話。我匍匐
著爬到他跟前,抱著他的腿,臉和頭髮蹭著他的肚子,輕輕地說道:「老公,你
怎麼啦?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你們剛才到底說什麼啦?」
  好半天,老公才嘆了口氣,手撫摩著我的頭髮,說道:「唉,我也不知道是
怎麼了,我現在還很困惑呢。你剛才感覺到什麼了嗎?」
  「感覺到了啊。我好像做夢一樣,在夢裡好像和你一起出去玩,我們玩得好
開心啊,你好像比以前活潑了許多,讓我總是感覺特別興奮,我覺得自己享受到
從來沒有過的快樂呢……」我撫摩著他的大腿,喃喃著說道。
  「唉,我也不知道這是對還是錯,我好像喝多了,一直很迷糊。……但我覺
得你這個馬哥是個危險人物,以後你還是少招惹他比較好……」
  「哦,那好吧,以後我不理他了就是了……」
  「那也不是不理他,只是別太被他鼓惑就好了,他的什麼催眠術……以後我
們不跟他討論這個了……,好了,時間不早了,睡覺吧,我好累啊……」
  「好,我們去睡覺……」我摟著老公,朝臥室走去,淫水和著馬哥的精液,
順著我的腿向下流著。

             第二章 電話脅迫
  那件事過去已經一週了,但我仍然覺得自己彷彿在夢境中一樣,整天渾渾噩
噩,料理公司裡的事情總也打不起精神。老闆以為我病了,要我休息幾天,但剛
好這兩天公司有一個重要的技術項目正在攻關,我離開是不行的,只能勉力而為
了。
  現在,我依然搞不懂,為什麼那天會那麼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女人被別的男
人肆意玩弄?我當時為什麼不揍死那個混蛋的馬哥?為什麼會那麼輕易地就放他
離開了我家?看他走時那得意的神情,一定是在嘲笑我這個沒用的老公,竟然抱
著自己的妻子、掰開妻子的陰戶讓別的男人那麼放肆地玩弄。
  我一直非常擔心琳琳的感受,畢竟是我那麼積極地要那個混蛋馬哥為我們表
演催眠術。我妻子是個非常單純的女人,平時我們做愛她都要求要關燈,除了正
常做愛,對那些出格一點事情——比如口交啊什麼——都是很反感的。可是,那
天她卻不但給我做了婚後第一次口交,還給那個混蛋馬哥也做了。更過分的是,
馬哥沒有戴套就在她陰道里射精了。所以,我非常擔心琳琳的心理和身體受到了
傷害。
  更為可怕的是,我發現自己每當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的時候,總是興奮大於憤
怒,甚至暗自希望那次意外事件能給我們的夫妻生活帶來一些改變。而且,這些
天我們的夫妻生活的確發生了改變,琳琳每天晚上都想和我做愛,即使她不說,
我也能看出來。在做愛的時候,她不再像以前那樣羞澀,而是主動地為我口交,
也希望我舔她的陰戶,甚至坐在我的身上,像騎馬一樣瘋狂地聳動著。真不知道
這樣的變化對我們夫妻是福還是禍,但從目前來看,我和琳琳都滿喜歡這樣的變
化的,雖然我們嘴上都沒有說什麼。
  對了,說了這麼多,可能大家還不知道我是誰呢。我叫天洋,30歲,是琳
琳的老公,我們結婚剛剛半年時間。現在,我在一家高科技公司做技術總監,月
薪稅後一萬一千多點。結婚的時候,公司為我在市郊的高檔小區買了一套180
平方米的房子。當然,公司也留了一手,怕我跳槽,雖然房產證寫了我的名字,
但是二十年按揭,每年公司會補給我按揭的錢,目的就是要拴住我,讓我繼續為
公司賣命。
  我出生在貧窮的農村,從上小學到大學,自己唯一值得驕傲的就是學習成績
特別好,因為父親告訴我,要改變貧窮的生活,只有努力學習。初中畢業後,我
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縣一中,那是我們那裡最好的高中。在那個學校裡,
除了像我一樣學習特別好的窮孩子,大多是縣裡有權有錢人的子女,他們穿著考
究的時髦服裝,書包裡裝著最新款的遊戲機,還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食物、糖
果什麼的。
  就在我青春萌動、情竇初開的時候,我遭受了一次沈重的心理打擊。簡單的
說吧,就是我喜歡上了班裡的一個女孩子,她叫翠萍,是個非常漂亮、非常清純
的女生。由於我的成績好,她經常跑來問我問題,一來二去,我就從心裡喜歡上
了她。到高一快到期末考試的時候,我寫了一封很長的情書給她,其實在那封信
裡,主要說的還是怎麼好好學習,對她的好感表達得相當含蓄。
  第二天晚上,翠萍悄悄地約我去學校後面圍牆外的小山上見面。看到她塞給
我的小紙條,我心裡非常激動,能和學校裡最漂亮、最清純的女生約會是我最大
的夢想。雖然以前在班裡我們也經常說話,討論問題,但這次是不一樣的。
  那天是我先到後山的小樹林裡的,等了一會兒,翠萍就來了,她的臉紅撲撲
的,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跑著來的,豐滿的胸脯也劇烈地起伏著。
  見到我,她從兜裡拿出我寫給她的信,說道:「天洋,謝謝你給我寫的信。
我知道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可是,你知道嗎?我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清純美
麗的女孩子。我希望你別為我影響了學習,我希望你能集中精力實現你的理想,
考上北大、清華……」
  聽她這麼說,我腦子有點發蒙,剛才跑來約會時的激動和興奮的心情也變得
有些沮喪,因為我聽得出來,她這是在變相拒絕我。可是,她一直對我很好啊,
一起學習的時候,她一直誇我聰明、好學,而且人也長得精神,怎麼現在卻要拒
絕我呢?
  「翠萍……你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學習的時候……感覺……非常好,我很喜
歡……和你……在一起……嗯嗯……學習……」本來我想說「喜歡」她,想跟她
「在一起戀愛」,但話到嘴邊,變成了「一起學習」。
  「天洋,我知道,我知道……」說著,翠萍似乎有些哽咽,「但是,你不知
道……算了……不說了,我們畢竟是學生,而且,你的家庭對你抱有那麼大的希
望,如果你在學校出現什麼問題,包括你家人在內的所有人都會為你感到惋惜的
……所以,我還是希望你好好學習,我們……我們……」說著,她想把那封信還
給我。
  我知道那是我寫給她的信,因為那是我精心挑選的粉色信紙,還有我精心疊
成的心形造型。我沒有接那信,卻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這是我們第一次肌膚相
親,我感覺她的手是那麼的柔軟、細膩,我激動地說道:「是不是你不……喜歡
我……是不是我家窮,是不是因為我家窮我就沒有喜歡你的權利了……」
  翠萍使勁兒掙紮著,想甩脫我的手,說道:「不不不,你不瞭解……你……
我……」
  「哈哈,你們倆竟然跑這裡來約會……」突然,一個粗魯的聲音響起,接著
就有三個男生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這幾個人我都認識,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領
頭的叫曲克強,高我和翠萍一級。由於我們都是學校足球隊的隊員,所以我認識
他。他爸爸是縣政法委書記,家裡有錢有勢,平時比較跋扈。另外兩個也是高二
的學生,估計是曲克強的朋友吧。
  看到他們,我有點不以為然,就算我和翠萍在一起,也不關他們什麼事。但
是,翠萍似乎很害怕,她甩開我的手,走到曲克強面前,剛想說什麼,卻被他一
把推開了。我有些生氣,正要上前理論,跟在曲克強身後的兩個小子上來抓住了
我,把我的雙手扭在身後。
  曲克強一把搶過翠萍手裡我寫她的信,走過來狠很地打了我一個耳光,惡狠
狠說道:「小子,你竟敢泡我的妞兒?看你那窮酸樣兒,別以為能考幾次高分就
會有小妞兒愛你!你他媽的那些高分能當飯吃嗎?」
  由於家境貧寒,在學校裡我時常受到這些紈褲子弟的嘲笑和欺負,平時我謹
記著父母的教誨,忍辱負重,一心要在學業上出人頭地,所以從來也不跟他們一
般見識。但是,今天當著我心愛女生的面,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想衝上去和曲克
強拚個你死我活,但被那兩個小子抓著,掙紮了幾下竟沒有掙脫。
  曲克強打開我的信,用打火機照著看我寫了什麼,「呵呵,你小子文筆不錯
啊,不愧是個高才生啊。『你是我見過的最清純的女生,你的一顰一笑都是那麼
純真、美麗、純潔』……哈哈,你真是個書呆子,你怎麼知道她清純?現在老子
就讓你看看她的純潔吧!」說著,他一把抓住正準備跑走的翠萍。
  「克強,你別……我求你了,別……」翠萍似乎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她低
聲哀求著曲克強,讓我感覺有些納悶,難道他們有什麼瓜葛?
  「少廢話,跪下,你知道應該怎麼做吧?難道你真的愛上這個小子了?難道
你真的要違抗我的命令嗎?」曲克強說著,按著翠萍的頭,把她按跪在自己的面
前。
  讓我難以置信、非常震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翠萍被強迫跪下後,便不再反
抗。她伸手拉開曲克強褲子的拉鏈,竟然當著我的面為他手淫起來。
  「哈哈,看到了吧?看看你清純的小女生……來,別不好意思,下午你不是
還給我口交了嗎?現在再來,讓那個書呆子開開眼……」
  這是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也從來都沒有想過的場面,一個如此清純的女孩,
一張猶如鮮艷花瓣的嘴唇,怎麼能吞吐、包裹著那根骯髒、醜陋的東西?!翠萍
的頭髮被曲克強拽著,強迫她的頭前後活動著套動著插在嘴巴裡的陰莖,她被他
捅得不斷乾嘔著,眼淚和口水滴在她的胸口。
  看到自己心愛的姑娘被如此羞辱,我非常憤怒,又無可奈何,因為我被那兩
個小子死死抓住,同時我心裡也明白,我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還有,我不得不
承認,眼前的場景讓我的下身不爭氣地硬了起來,我甚至想像著插在翠萍嘴巴裡
的是我堅硬的陰莖。
  「好了,站起來,轉過身去,手扶著大樹,讓我好好給這個窮小子演示一下
你到底有多清純……喂,天洋,你知道你這個漂亮的女同學上個月為什麼請病假
嗎?呵呵,告訴你吧,她剛剛打了胎,被我肏懷孕了,哈哈……」
  曲克強說著,強迫翠萍俯身扶住一棵大樹,撅起屁股,他從身後進入了她的
身體,然後就瘋狂地抽插起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後山小樹林,也不知道那晚回到宿舍裡都幹了些
什麼,我的腦子裡都是那些極其淫蕩、極其震撼的畫面。那一夜,我躺在床上瘋
狂地手淫,我不知道該怎樣發洩心中的憤怒,也不知道該怎樣緩解被那樣淫蕩場
面所激起的性慾。
  心中美麗、清純的女神形象轟然倒塌,對美好愛情的憧憬也迷失了方向。在
這個事件的影響下,我的學習成績一落千丈,腦子裡總是翠萍被強迫口交和像狗
一樣被人從身後姦淫的樣子。每當想到這些,我就不得不拚命地手淫來發洩自己
的性慾。雖然我拚命告戒自己,一定要集中精力好好學習,但我在課堂仍然時不
時地走神。最後,我沒能考上北大、清華,只考上了省城的一所重點大學。
  進入大學,我的心智逐漸成熟起來。一方面是接受了在高中時的教訓,另一
方面工科學校裡女生既少得可憐,質量又不很高,我便全身心地投入到學習中。
本科畢業後,我考取了碩博連讀的研究生,並用5年時間完成了學業。26歲畢
業後,我進入省城開發區的一家知名高科技企業,從技術主管做起,經過四年的
努力,便成為了公司的技術總監。
  我和琳琳是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上認識的,看見她的第一眼我就愛上了她,因
為她清純的模樣比翠萍有過之而無不及。我是學工的,對形容美麗女孩子的詞彙
瞭解得不多,但琳琳的容貌比那什麼「沈魚落雁」、「閉月羞花」漂亮多了,她
的皮膚也不是什麼「膚如凝脂」、「吹彈可破」所能概括的。至於她的身材嘛,
你們應該能從本文第一章所附的照片裡看出些端倪。
  經過一年多的追求和戀愛,我終於把這個美麗、智慧、清純、羞澀的女孩子
娶回了家。在戀愛的時候,我們都表現的很克制,除了拉拉手、親親唇,再沒有
更多的親暱行為。對我來說,沒有多少與女孩子相處的經驗,看到琳琳那麼清純
的模樣,雖然我腦子也常常有衝動的性慾,甚至希望能像曲克強那樣和琳琳玩那
麼瘋狂的性遊戲,但一看到琳琳天真無邪眼神,我就不得不壓抑住那些齷齪的念
頭。
  新婚之夜,琳琳羞澀得要我關上燈才肯脫光自己。在她那柔軟、滑順的胴體
上,我第一次體驗到女人的火熱、緊握和濕潤。聽著她壓抑的呻吟聲,吸吮著她
如蜜般香甜的舌頭和嘴唇,我終於體驗到比手淫幸福一萬倍的性慾高潮。那個晚
上,我和琳琳做了三次,一直到天快亮了才睡去。上午起床的時候,我看到她身
下一絲淡淡的血色,我知道那是她貞潔的證明。
  婚後半年了,生活快樂而平靜。琳琳溫柔賢惠、體貼可人,雖然有時也會發
點小脾氣,但我認為那是夫妻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點綴,如果真像古人所說那樣,
夫妻間「相敬如賓」、「舉案齊眉」,我估計那樣的夫妻生活一定充滿了虛偽。
  只是,讓我略感可惜的是,琳琳在床上似乎一直比較拘謹,我們的夫妻生活
顯得中規中距。其實,自從那次看到翠萍被曲克強那般玩弄後,我也希望能和自
己的女人體驗到那種瘋狂。但看到琳琳天真、清純的樣子,又覺得自己的想法很
過分。大概,生活中總有些不如意吧,我已經算是夠幸運的了。
  發生了「催眠事件」後,我們的夫妻生活突然發生了改變,琳琳不再像以前
那麼矜持,性愛中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熱情和大膽。我想,也許是她在被催眠的
狀態下,內心潛在的慾望被激活。這種改變是我所希望的,但又覺得付出的代價
太大了一點。   
  很快,五一節就要到了,那是個結婚的日子,許多年輕情侶都選擇在這樣的
假日裡舉辦婚禮。琳琳的表妹文華也是在這一天舉行婚禮,並且要她表姐做她的
伴娘。文華是琳琳姨媽的孩子,長相和琳琳有幾分相似,都是非常漂亮的女孩,
但文華更多了一些野性的美。也許是比琳琳年輕幾歲的原因,她顯得更加開放和
豪爽。
  文華的新郎是我們公司做客戶服務的映國,有一次我們公司舉辦聯誼活動,
琳琳帶著文華也來參加,就被映國盯上了。映國不愧是做客戶服務的,在文華面
前表現得既文雅得體,又幽默風趣,三幾個回合就把這個原本自視頗高的女孩子
攪得心旌亂動,兩個人認識時間不長就住在了一起。好在他們最後終於結婚了,
否則我還真不好向琳琳的姨媽交代,畢竟映國是通過我才和文華認識的嘛。
  由於這樣的關係,他們的婚禮也就成為了我和琳琳的頭等大事。一陣忙亂過
後,終於一切準備就緒,婚禮即將在城裡最高檔的五星級飯店裡舉行。這天一大
早,琳琳就趕到文華家去了。本來也要和她一起去的,但就在動身前,公司老闆
突然打來電話,說有一個電子郵件要我幫他處理一下,回覆一下。於是我只好讓
琳琳先去,我在電腦上處理完那個郵件,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便決定直接去舉行
典禮的飯店。
  
  開著我的別克車走在去往飯店的路上,我突然接到了馬哥的電話。從「催眠
事件」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也沒有和他有任何聯繫,我感覺非常尷尬,一
想起他和那天的事情,心裡總有一種非常複雜的感覺,是一種非常難以形容的感
覺。
  「喂,天洋老弟,忙什麼呢啊?」馬哥的聲音裡有一種聽著很彆扭的東西。
  「哦,是馬……馬哥啊,也沒忙什麼,這不是過節嘛,我去朋友那裡玩。」
  「呵呵,是去參加琳琳表妹的婚禮吧?是不是在XXX大飯店舉行的啊?」
  我一怔,他怎麼知道我去參加婚禮?他怎麼知道我去參加誰的婚禮?難道是
他和琳琳一直在聯繫著?可是我怎麼從沒有聽琳琳說起過呢?他知道得這麼詳細
具體,一定是琳琳告訴他的吧?
  「啊,啊,是啊,呵呵,馬哥知道的可真多啊……你在忙什麼啊?」我想敷
衍他幾句就掛斷電話。
  「我和你一樣啊,不過不是參加琳琳表妹的婚禮。但我也在XXX大飯店,
在1508房間。這樣啊……」馬哥的語氣突然顯得有些嚴肅了,「等一會兒婚
禮結束後,你把琳琳送到我房間來,我的幾個朋友想見見她。」
  「什麼?你的朋友?他們是誰啊?為什麼想見琳琳?馬……哥,我們完事後
還有別的事情呢……我……」聽他這麼說,我心裡頓時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很
擔心他又想在他的朋友面前表演催眠術。想到這裡,我的下身開始發熱了。
  「喂,我說天洋,你緊張什麼?不過就是幾個非常紳士的朋友,他們聽我說
琳琳是個非常優雅的女人,不過是想認識一下而已。」
  「可是,可是我們完事後真的有事情,是事先說好的。要不,我們改天再見
好不好?」
  「那怎麼行?我的朋友們都來了,專門在這裡等她呢,怎麼能說不來呢?」
  媽的,你憑什麼這麼命令我?我在心裡想著,我已經告訴你我們接下來還有
事情呢,你這麼強人所難,也太不客氣了吧?想到這裡,我的語氣也變得強硬起
來,「不行,馬哥,我們真的有事情,今天無論如何不能從命了。」
  「哦……好吧,如果這樣,那我也沒辦法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琳琳已
被我催眠了,一會兒在婚禮現場出什麼狀況,你可別說我沒有事先通知你啊!」
  呵呵,威脅我?我心裡一陣冷笑,剛才出門前我剛剛給琳琳打了電話,聽她
的反應根本不可能是被催眠的狀態。再說,如果真的被你催眠了,你幹嗎還要我
把她送到你房間,你自己告訴她去你那裡不就完了?真是越說越玄乎了!雖然我
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話,但為了不出岔子,我還是要警告他一下。
  「馬哥,你別亂來。今天的婚禮上有琳琳父母和她家的所有親戚、朋友,還
有我們公司的好多同事和我的很多朋友,你別把事情弄得下不來台,否則我會對
你不客氣的。」
  「哈哈,別說得這麼劍拔弩張的,反正我還是希望你在婚禮結束後把琳琳送
過來,房間號你知道的。不說了,拜拜!」
  雖然我根本不相信馬哥真的會搞什麼名堂,真是會在婚禮上把琳琳搞催眠,
但我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一路上頭腦裡思緒非常混亂。放下電話,我一邊集
中精力開著車,一邊暗自祈禱千萬不要在婚禮上出現什麼意外,否則我和琳琳都
會在親戚、朋友和同事們面前出醜的。
  好不容易到了婚禮現場,看到新郎、新娘在伴郎、伴娘的陪伴下,站在飯店
門口迎接著前來參加婚禮的親戚、朋友和同事們。新郎、新娘光鮮、靚麗的衣著
和化妝一點也不出乎我的意料,倒是琳琳的打扮讓我嚇了一跳。只見她穿了一件
非常性感的超短裙,兩條光潔白皙、修長性感的大腿完全暴露著;她的上身穿了
一件領口開得非常低的上衣,在向前來參加婚禮的人彎腰打招呼時,裡面水紅色
的乳罩看得一清二楚。由於乳罩比較小,她半個白皙的乳房隨著身體前俯不斷地
展現出來。   
 
  我感到非常詫異,因為琳琳早上離開家的時候穿的並不是這樣啊。我和新郎
新娘寒暄了幾句後,趕快把琳琳拉到一邊,埋怨她道:「你怎麼穿成這樣了?多
不莊重啊?回頭在親戚朋友面前多不好意思啊?」
  琳琳臉一紅,說道:「本來我也不想穿成這樣,可是馬哥專門給我買了這些
衣服,今天一大早又專門派人送來,如果不穿的話都不給他面子啊?再說,剛開
始的時候,還沒覺得這身衣服有多麼暴露,剛才有不少人盯著我看,才讓我覺得
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什麼?這些衣服是那個馬哥給你買的?要你穿的?你怎麼能要他的東西、
怎麼能他讓你穿什麼就穿什麼呢?我……」還沒等我說完,琳琳家的幾個親戚又
到了,文華在那邊叫琳琳過去,我只好打住話頭,和琳琳一起跑過去招呼來賓。
  一陣忙亂過去,婚禮終於進入設定的程序,司儀在台上安排著各項節目,我
趁機找了張有許多公司同事的桌子坐下。這時,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我接起
電話,聽到裡面似乎是馬哥的聲音,但他又好像不是在和我說話,他在叫著琳琳
的名字。我轉頭一看,琳琳在不遠處的一張桌子邊坐著,也在接聽電話。難道馬
哥用兩部電話同時撥通了我的和琳琳的手機嗎?我沒有吭聲,仔細聽著他們的對
話。
  「到衛生間去脫掉你的乳罩和內褲。回來後,把乳罩和內褲作為禮物送給新
郎做禮物吧。」馬哥在電話裡直截了當地說道。  
  「可是,」我聽到琳琳這樣說著,站起來走到離開桌子遠一點的地方,「這
樣不好吧?他是我妹夫啊,說不定會讓她誤會的。」
  「那就送給伴郎好了。對了,你去把伴郎叫出去,然後脫下乳罩和內褲直接
交給他。」
  「好……吧,那我先掛了。」琳琳說著,收起了手機,走過去找到伴郎,在
他耳邊悄悄說了點什麼,然後兩個人就一起離開了正在舉行婚禮的中餐廳。
  「喂,天洋,你還在聽嗎?你肯定在聽吧?好,你聽著,現在我已經把琳琳
催眠了,她會按照我的指令在婚禮現場暴露自己的身體,哈哈,你就等著看好戲
吧,哈哈……」
  聽到他這麼說,我心裡非常緊張,也非常生氣,想起剛才在路上他給我打的
電話,看來這家夥是玩真的了。在這個婚禮現場都是琳琳家的親戚和我們公司的
同事,以及我們倆共同的朋友等,我絕對不能允許琳琳當著他們暴露身體,否則
以後我們還怎麼面對他們啊?現在我必須阻止馬哥的進一步行動,不能讓琳琳在
這麼多人面前出醜啊。
  於是,我趕快起身離開中餐廳,跑到走廊上跟馬哥說道:「馬哥,馬哥,你
不要這樣了,現在這裡人很多,希望你別讓琳琳做出格的事情,我求你了。」
  「嗯,好說啊,畢竟琳琳和我是非常好的朋友,我也不希望她、也包括你,
在你們家親戚和朋友面前出醜啊。其實,婚禮以後你讓她到我這裡來一下一點都
不困難,就是認識幾個朋友,比起她在大庭廣眾之下暴露身體來說,根本算不了
什麼,怎麼樣啊?你要答應了,一會兒我就不會再讓她做什麼了,如果不答應的
話,那我也幫不了你了。」
  「好的,好的,那回頭我讓琳琳去你那裡好了,今天你不要再給他發什麼指
令了,好嗎?」
  「好的,只要你守信用,我沒問題。對了,我建議你還是去找找琳琳吧,小
心她被伴郎拐跑了啊,哈哈……」
  聽他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來琳琳已經跟伴郎出去的時間不短了。我關上手
機,轉身朝跑回餐廳,放眼在大廳裡尋找著琳琳的影子,但她似乎還沒有回來。
我又轉身朝外面走,在快走到走廊盡頭的時候,看到琳琳被伴郎摟著從電梯裡出
來。看到我,伴郎有些尷尬地鬆開手,跟我打了個招呼就走開了。   
  「你跑到哪裡去了?這麼半天都看不見你?」我有些生氣地問道,看著她低
胸領口裡已經沒有了那個水紅色的乳罩。我想,大概她短群裡也沒有了內褲吧?
  「也沒去哪裡,就是出去方便了一下啊,正好碰到伴郎。走吧,我們快進去
吧,宴會都開始好一會兒了。」琳琳有些不自然地回答道,拉著我回到了餐廳。
  宴會結束的時候,馬哥再次打來電話,催促我把琳琳送到他房間去,並威脅
說,如果我不照辦的話,他馬上就讓琳琳在酒店的大堂脫光衣服。沒辦法,我只
好騙琳琳說,有個朋友從外地來,必須去拜訪一下。好在那些親戚朋友們都送走
得差不多了,新郎新娘也去了酒店的洞房了。琳琳猶豫了一下,就跟著我進了電
梯。
  到了15樓的8號房間門口,我輕輕敲了敲門,馬哥立刻都打開了門。那是
一個大套間,在外間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三個男人。還沒等我看清楚那幾個人的
摸樣,馬哥就把琳琳拉進去,把我擋在門口,並把門在他身後關上。
  「好了,天洋,」馬哥站在門口跟我說道,「你先回去吧,我們在一起聊一
會兒,我就把她送回去。再見。」說完,他轉身進了房間,「咚」的一聲把門關
上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