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內調教計畫

  今天在公司裡要舉行各部課的例行會議。

  惠理香屏除雜念,把手機放在手袋中。

  「哈啊啊嗯………」

  惠理香拿著筆記用品站起來走向會議室時,突然不小心的從嘴裡發出呻吟。
慌忙的四處張望,沒有任何人發現她的異樣。才放下心來。

  剛才被小野寺叫到客用的廁所。小野寺要她脫掉內褲,惠理香沒辦法只好遵
從。

  突然腟腔被塞入巨大的山芋。剝了皮的山芋濕滑的滑進沒有濕度的秘口。

  一點抵抗也沒有,不──。因為妹妹被當成人質,惠理香也就不能抵抗。

  可是自從那天以來,惠理香每天被小野寺調戲,在廁所、在頂樓、在接待室
等等地方………。

  被小野寺的手指和舌頭玩弄,有時也用玩具挑逗惠理香。可是只要她的肉體
被逗弄到高漲,小野寺總是在半途鳴金收兵。

  雖然惠理香總是羞恥的咬牙切齒,一直在等待反擊的機會。可是長期慢性的
慾求不滿,只要一被碰。她就隨時有可能爆發了。

  「嗚……啊……好棒………」

  碩大的山芋開始進攻著陰部柔軟的肉璧,陰道口被擴張得很大,惠理香一點
也不覺得痛。反而呻吟著嬌嗔的聲音。

  惠理香的纖腰大力的扭動,蜜汁不斷的分泌出來。接著小野寺讓她穿上特製
的皮內褲。

  「聽好了,今天一整個下午都要塞著這個,如果妳拿下來就知道有什麼後果
了。」

  小野寺這麼說完,就命令惠理香回到企劃客的桌上。

  這個已經是三十分鐘以前的事了。

  只要惠理香稍微動一下身子而已,身體裡就好像插著勃起的肉棒。越隨時間
流逝,山芋也愈濕熱。猛烈的搔癢令惠理香苦不堪言。

  在附近看不到小野寺的身影。這傢夥又偷懶,不知道溜韃到哪裡去了。

  搔癢的感覺愈來愈難耐了。

  惠理香雖然想著要再去會議室之前,跑到廁所把它拔出來就好了。可是如果
小野寺出現的話,說不定會確認山芋有沒有在裡面呢。

  惠理香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得聽這種男人的話。

  「對不起,我來遲了。」

  走進會議室的惠理香,突然看到小野寺在對面的座位上。

  「為什麼你……這個會議是課長以上職級才可以參加的。」

  「唉唷、別說的那麼強硬啦。我是受了議長的請託,來輔助新任課長的。」

  小野寺根本是在說謊。他不過是想近觀惠理在再會議室裡搔癢的姿態。

  「宮澤課長請坐。」

  惠理香並不想坐在小野寺身旁,她走到小野寺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宮澤、請把這個傳過去。」

  坐在惠理香旁邊的是販賣促進課的課長。

  就在惠理香拿著一份資料走到小野寺身邊時。

  「哈啊唔………」

  「怎麼了呢?」小野寺故意問著。

  會造成這個原因的就是小野寺本人………。

  「不!沒什麼。」惠理香一付無視小野寺的存在,低頭看著資料。

  「那麼我們開始吧!」

  營業課長開始說明著銷售計畫,及進程目標。

  惠理香雖然也一邊做著筆記,可是她卻沒辦法靜下來。

  (啊啊啊……不行……好癢………)

  「哈啊啊……哈啊啊嗯………」惠理香的呼吸開始淩亂了起來。

  「宮澤課長,不舒服嗎?」

  小野寺的聲音再會議室裡響起,全部的男人都把視線集中在惠理香身上。

  「沒關係,不要緊。」

  「那麼請宮澤課長來報告一下。」

  「不好意思,我這裡暫時沒什麼成果可以報告………」現在的惠理香,只想
快點開完會。

  對於小野寺粗野強烈的侵犯感到快樂,理由也不知道何在,看來自己已失去
理性了。無論是肉體,或是身心上,都彷彿變成另一個人。

  這讓人不禁懷疑,這個女人究竟是罪犯,還是奴隸。

  大家果然直盯著惠理香看。

  一直以來,人們看待惠理香的眼神是讚美的,可是今天在大家的眼裡,卻是
充滿著嘲笑和憐憫。

  (啊、不要在看了……不要~~這一切都不是我願意的啊……啊~~我怎麼
這麼淫蕩。)

  惠理香心裡不斷的吶喊!

  儘管如此,現在的她只能低著頭。儘量用長髮遮掩自己的容貌。


          

  比平常還要拉長大幅時間,每月例行公司部會長會議終於結束。

  「因為宮澤課長,可能太過忙於M百貨的協商所以有點累,稍微休息一下比
較好,真是抱歉。」

  小野寺這麼說完便深深一鞠躬,一付好像很愛護惠理香的模樣。

  其他的人野一個接著一個走出會議室,最後只剩下小野寺,他很快的把門鎖
上。

  「你要做什麼?」惠理香嚇一跳的說著。

  「妳坐到桌上,秘口不是很癢嗎?」小野寺一付含笑的說道。

  「不要啦!這……」

  「快點到桌上去,妳知道我很固執的,再加上不快點清乾淨的話,就完蛋了
,妳打算讓人看到妳搔癢難耐的模樣到什麼時候?」

  (……搔癢難耐的模樣?)

  (我真是變態啊,就算被小野寺命令,也不能這樣插著山芋出席會議……)

  惠理香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發顫著。

  「我也不想這樣,我不會在聽你的了!」惠理香拍著桌子站了起來。

  在秘部裡的山芋,卻在此時滑動著。它飛了出來抵住特製的皮褲,又往更裡
面插入。

  「啊、哈啊啊嗯………」

  就像肉棒抽送一樣,惠理香苦悶的皺起眉頭,愉悅之火正不斷燃燒………。

  惠理香的精神瀕臨崩潰的境地,無法意識自己身處何地的跌坐在地上。

  小野寺把惠理香抱起放在會議室的桌上。

  惠理香散發出蘋果般粉櫻色澤的美麗雙唇,不時斷斷續續地流露出可愛的嬌
喘聲息。

  惠理香的身上滿是汗水,連下身都逐漸發熱。她幾乎快要窒息了。然而心底
深處卻傳來一波波甘美的怪異感。

  小野寺把惠理香那皮製內褲脫下丟在地板上。

  「喂!腳在張開一點。」

  「哈啊啊………」

  小野寺把手放在膝蓋上用力扳開,惠理香的內心產生無盡的絕望。她的眼眶
含滿了淚水,嘴唇因激動而不斷顫抖。

  「真是好色的女人,秘口就像是淹大水一樣。」

  「啊啊、不要………」

  惠理香想用力把膝蓋閉緊,山芋就像是從土里長出來一樣。

  「唔哇、什麼啊……」小野寺興奮的說著。

  「哈啊啊啊………」惠理香喘著氣全身無力。

  (啊啊嗯、好癢………)

  「哇~~好柔軟的陰部啊!」

  惠理香覺得自己像個毫無尊嚴的人形玩偶一般。但最可恥的是,內褲裡的淫
處早就濕淋淋了。

  「哦……已經濕了……腟孔已經濕成這樣了!」

  巨大的恥辱及快感令惠理香渾身酥軟難安。股溝間所有的器官一覽無餘。

  惠理香滿臉羞愧,雪白的背上佈滿斗大的汗珠。在沒有反抗餘地的情形下,
惠理香拚命忍耐。

  (唉!已經不行了……我已經是這個男人的奴隸了………)

  惠理香的腦子裡如此的想著,可是她卻沒有一般被虐者的痛苦心態。

  雪白的下腹部,露出了長著秘毛的恥丘。有一股熱氣微微傳到了惠理香的身
上,──是小野寺溫柔的舌頭。

  「還要在裡面一陣子呢!」

  「啊啊……小野寺……啊啊啊嗯………」

  輕輕的,慢慢的舔著、咬著,一陣陣搔癢從洞穴中傳來。此時,惠理香的身
體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啊啊啊啊……唔呣唔唔………」

  小野寺更大膽的狎玩著勃起的肉豆。惠理香的全身僵直,秘孔再度的收縮,
快感的波浪一波接著一波的席捲而來。

  滑滑的山芋,就快要飛出去的樣子。小野寺用舌頭抵住,又完全插進去。這
樣的動作重複了好幾次。

  「住手……快住手!啊啊啊啊………」

  這次小野寺就沒有再擋住它,山芋很快的便用驚人的速度飛了出去。他含在
嘴裡咬著,山芋的殘渣掉在嘴角。

  「適度的鹹味會更好吃呢。」

  「哈啊啊……不、不要了啦………」惠理香太過恥辱和絕望的掩臉哭泣。

  她的雙腿還是大剌剌的開著。


          

  惠理香想像著粗硬的肉棒,如果能放進秘穴的話,該有多好………。

  一想到這,淫穴裡彷彿又有大量蜜汁,潰堤般的洩出。她不禁搖晃著身體,
扭擺著腰,陰部不斷地分泌出蜜汁來。

  「妳似乎想幹起來了呢!」

  看到小野寺的右手把玩著肉棒,惠理香的情緒越來越高亢。似乎自己已經快
控制不住了。

  「啊啊啊……哪……哪有………」

  惠理香想要爬起來,小野寺慌忙把她的腿抱住。整個肥美的豐臀便被拉到會
議桌外。

  小野寺手扶著肉棒,用龜頭在秘口刺激著。

  「啊……嗯………」

  惠理香的肩膀縮了起來,喉嚨裡也發出了甜美的淫聲。整個背部不由得半仰
了起來。隨著身體的抽動,充滿彈性的乳房也像驚濤駭浪般的晃了起來。

  小野寺把勃起的乳頭含在嘴裡用舌尖舔弄著,雙手則愛撫著充滿性感的細腰
。惠理香的全身都產生甜美的麻痺感,連子宮也都感覺的到。她開始喘著氣,喘
氣時乳房還不停起伏,身體也不停痙攣、顫抖。

  隨著好幾次的彈跳,惠理香的花蕾早就已堅挺又飽滿,並且膨脹了許多。

  小野寺的手指挾起惠理香的花蕾。接下來再度低頭舔取花蕾上的蜜汁,惠理
香也再度的呻吟起來。

  「這麼有感覺嗎?」

  「喔……停……停下來啊……快……啊啊………」汗水沾滿在惠理香的秀髮
上,滿臉通紅叫著。

  「妳求我插進去!」

  「把、把……那……那個……拜託………」

  小野寺並不理會惠理香說的話,插入了二根手指頭。陰道又有緊縮的感覺了


  小野寺一邊抽送著,另一方面又不斷的玩弄惠理香的陰蒂。

  「嗯……哇、啊、啊、啊………」

  惠理香的情緒確實昂揚了起來。她張眼望著天花板,緊鎖著雙眉,張著嘴喘
著氣。靜靜的等待高潮的來臨。

  灼熱的陰莖前端在惠理香的秘口間摩擦著。

  「啊……啊………」

  (快點……快點插進去啊………)

  惠理香更猛力地搖晃腰身,渾身抖動著。

  小野寺一邊在那柔軟的黏膜上摩擦著,一邊不停的搓揉自己的肉棒。並沒有
再往深處進攻一步。

  感官的刺激使惠理香再也抑制不住。

  (啊啊啊嗯、不是……不是那裡………)

  「噢噢、要、要出來了……唔唔唔………」小野寺的呼吸變喘的說著。

  肉棒的前端不斷的噴出白濁的精液,整個灑在惠理香汗水淋漓的內腿。

  「嘿嘿嘿、太棒了!」

  相對於小野寺滿足的大喘著氣,惠理香的呼吸卻是淩亂不堪。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