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妹妹 專心的舔著龜頭

我現在是一所國立大學的大學生,有一位還在讀高職餐飲科的女朋友,因為我們的下課時間不同,我們每天能見面的時間並不長。和她交往了一段時間,也去過她住的地方幾次。我們第一次的做愛,就是在她住的地方,還是女友主動要求的。
我才知道原來她比我更愛做愛,為了能有更多相處(做愛!?)的時間,最近我下課後,她都會叫我先去她住的地方。
她有個很可愛又正的妹妹,有時候我甚至覺得比我女友還正。論身材的話,還是姊姊略勝一籌,胸部有C罩杯。妹妹大概是B罩杯吧!
只是也許是害羞,我和女友在家的時候,她總是關起房門躲在房間裡。我能和她對話的機會並不多。
她們老家在南部,兩姊妹來北部唸書。父母都住在南部,現在住的地方就是她父母為了她們兩姊妹能安心讀書,特地在北部買的一間

有樓下管理室的公寓。他們怎麼樣都不會想到,卻變成她女兒的做愛小屋。

有一天,我下午兩點的課停課,這時她應該還在學校上課,打了幾通電話都沒有接,感覺一個人無所事事的很無聊。想了一想之後,

決定先去她家等她吧!因為常常來的緣故,樓下的管理阿姨也都認識我了,這個時間她家裡應該還沒有人回來,我進門後,很習慣地

就朝她的房間走去!這幾天女友月事來,她通常生理痛都很痛,這段期間都沒什麼興致。女友只用手幫我草草解決。
常常回家時,我的老二都還硬的一蹋糊塗,還害我被管理阿姨用奇怪的眼神看。
女友有說應該這兩天就可以解禁了,到時會好好補償我。要我忍耐一下,她會把所有的精液喝得一滴不剩。

進女友房間前會經過她妹妹的房間,今天很難得的發現她妹妹的房間門沒關好。
還飄出了一股粉粉柔柔的香味,難道是所謂少女的清香?
好幾天都沒滿足的我,老二瞬間硬的一蹋糊塗,還感覺的到心跳加速。
我還能隱約從門縫中看到一套粉紅色的睡衣和一件也是粉紅色的內褲放在床上。
想說現在這時間,距離兩姊妹放學回來,還有一點時間。我悄悄的走進她妹妹的房間。
拿起了那件粉紅色的內褲,聞了一下。
天阿!應該是昨晚穿過的,我從來沒聞過女友穿過的內褲,不知道上面的香氣可以讓我心跳快成這樣。
再聞了一下那件粉紅色的睡衣,我已經覺得天旋地轉,不打手槍不行了。
妹妹她穿這件睡衣的時候應該沒有穿胸罩吧?我舔了舔睡衣上,大約乳頭的位置,幻想著我舔著比女友稍微小一點的胸部。
幻想著我舔著妹妹的乳頭,聽著妹妹的嬌喘。幻想著那兩粒小乳頭,因為興奮慢慢立起。
我脫下了褲子,將那柔軟的內褲包住我的老二,我用力的打起手槍來。
乾淨的內褲上,被我老二分泌的潤滑液,弄出了一灘水痕。
內褲柔軟的觸感,我幻想著妹妹嬌嫩的小穴,濕滑溫熱的包覆我的老二。
我的手越動越快,想像著我的老二在小穴裡越插越快,想像著妹妹舒服而害羞的表情。

這時,竟然聽到了有人在用鑰匙開大門的聲音。
我趕緊把內褲塞到我的褲子口袋裡,並慌慌張張的穿褲子。
沒想到才剛穿好內褲,正要把褲子拉上來的時候,妹妹已經打開她的房間門了。
我看到妹妹穿著護專的制服站在房間門口,表情十分驚訝的看著我。
妹妹也看到了我內褲被老二撐起一個高高的帳篷,還到到我褲子口袋里路出一截的粉紅色小內褲。
看也知道我剛剛在做什麼,我尷尬的和她對了一眼,妹妹的臉蛋瞬間羞紅了起來。
妹妹羞紅著臉,低著頭說:『沒想到你...你...你趕快離開我的房間吧!』
我很尷尬的邊穿著褲子,邊往門口走去。正想回頭和妹妹說抱歉的時侯。
妹妹說話了『還...還有...請你把我的內褲還給我...』
我才想到內褲還在我的口袋裡,正要伸手拿出內褲交還給妹妹的時候。
『啊!』妹妹叫了一聲『等等...你不要再碰我的內褲了...我自己拿』
就伸手過來要拿內褲,但我的褲子還沒完全穿好,她突然伸手,也嚇了我一跳。
我一側身,妹妹沒拿到內褲,反而那隻伸出來的手就紮紮實實的放到了我內褲隆起的老二上。
我又嚇了一跳,但又同時感覺到妹妹的柔軟的小手的溫度,隔著內褲傳到了我老二上,老二老二你也太幸福了吧!
妹妹應該也嚇了一跳,但手還沒移開。
我剛剛因為驚嚇而稍微軟掉的老二,又在妹妹手上變得又硬又燙。
『啊!』妹妹又叫了一聲,這才迅速的把手收回來。
我已經忍不住了,我緊緊的抱住了妹妹,我可以感覺到妹妹渾身發燙。
妹妹很迅速的把我口袋中的內褲抽了出來,並開始掙扎要脫離我的懷抱。
『你在做甚麼啊!』妹妹叫道『快放開我,你完蛋了,我一定要告訴姊姊,你拿我的內褲自...』
似乎想到了什麼妹妹原本很羞紅的臉,變得更紅了。
『快...放開我,我要告訴姊姊,你拿我的內褲做壞事...對...你拿我內褲做壞事...我要告訴...』
我沒等妹妹把話說完,我親上了她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口。
妹妹難以至信的看著我,用力的掙扎。緊緊的閉著嘴唇。
我輕輕的碰著她的嘴唇,稍微離開,又印了上去,來回了幾次。
我感覺的到妹妹開始喘息,開始變重,好像還想掙扎,卻又使不上力。
妹妹手上還緊緊的抓著那條粉紅內褲。
我知道她姊姊最喜歡我這樣的輕吻方式,她說會酥酥麻麻的,那樣的酥麻感總是讓她下面濕的一蹋糊塗。
沒想到對妹妹也有效,妹妹下面也濕了嗎?
一想到這個我也開始發熱了,給妹妹一個深深的吻。
妹妹『嗯』了一聲,緊閉著的嘴稍稍鬆開了,我的舌頭長驅直入,妹妹的口水甜甜的,嘴巴裡面好溫暖。
我用舌頭輕輕的勾引妹妹的舌頭,一隻手緊緊抱著妹妹,另一隻手則放到了她的胸部,輕輕的搓揉著。
輕輕的感受妹妹胸部的弧度,感受胸部的柔軟。並輕輕的解開了護專白色制服上衣的鈕釦。
我開始輕吻妹妹的臉頰、耳朵。
妹妹的表情已經有點茫茫然了,但手裡還緊緊的握著她那件粉紅內褲。
我趁現在把她抱到她的床上,渾身無力的妹妹『嗯』了一聲
我順著臉頰一路親下來,親到了粉紅色胸罩的地方,是前釦式的胸罩,和內褲是一套的吧!
我輕輕的解開粉紅色的胸罩,看到了妹妹粉紅色的乳頭,我用舌尖輕輕的勾動那粉紅色的乳頭。
我再用舌尖對乳頭畫了幾個圈,這是我女友最喜歡的動作之一,多舔個幾圈女友會把背弓起來,好像高潮一樣的顫抖。
沒想到我才畫個兩圈,妹妹就弓起背開始顫抖了。妹妹比女友敏感吧!
我繼續舔著妹妹的乳首,一隻手輕輕的撫摸著妹妹的臉頰,我想女友喜歡的動作,妹妹也許也喜歡吧!
妹妹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我最後稍稍用力的親了乳首最後一下,我想繼續下一步了。
妹妹好像鬆一口氣的停止了顫抖,我擡頭看了妹妹的臉一下,看到了妹妹眼角有淚,臉紅通通的。
和妹妹的眼神交會了一下,妹妹竟然哭了起來『討厭...討厭啦!......怎麼會...怎麼會....這麼...舒....』
我溫柔的親了妹妹的臉頰,然後脫下了妹妹的裙子。才發現妹妹竟然沒有穿內褲!
我直接就看到了妹妹有著不多不少的陰毛,和已經濕淋淋的粉紅色小穴。
妹妹彷彿回過神了,『啊!』又開始掙扎『不要...不要啦!』要把我推開。
我對準小陰核直接親了下去,用舌頭畫圈、輕輕吸吮。
『不要...不要啦!』妹妹用若有似無的力氣,試著要推開我的頭。
我開始用舌尖對妹妹的小陰核,輕輕的勾、輕輕的挑。
『不要......嗯.....嗯....啊....』妹妹已經開始隨著我挑逗小陰核的頻率,小小聲的呻吟。
妹妹也用柔軟的大腿夾著我的頭,也隨著我一次一次的挑逗,一鬆一放。
甚至妹妹開始扭動臀部,把小陰核向上頂,好像在要求我給她更多的快感。
『啊....我快要到了...啊...可以再快一點...』我加快了舔動的速度,並把手往上伸撫弄著妹妹的胸部。
『啊......啊......』妹妹拱起了臀部,因為高潮而顫抖著。
但我的舌尖並沒有因為妹妹高潮,而移開妹妹的小陰核。而是繼續用舌尖抵住,妹妹那已經完全立起來的小陰核,繼續對妹妹小陰核輕柔的畫著小圈,輕柔的上下舔動。
『啊......啊......夠了...嗯...啊...啊....』才剛高潮的妹妹再度拱起了臀部,並把小陰核緊緊的壓在我的舌尖上。
直到因為再次高潮而顫抖,我的舌尖離開了她的小陰核,妹妹才一邊顫抖著、一邊緩緩地放下她的臀部。
我可以看到妹妹的胸口因為連續兩次的高潮而不斷的起伏、喘息。
我溫柔的擁抱了妹妹一下,並親吻了她的額頭一下,『嗯...嗯...』妹妹似乎還在高潮的餘韻之中。

我脫下了內褲。
露出了已經脹得不像話的的老二,上面沾著因為興奮而分泌的潤滑液,閃閃發亮。
我把老二在妹妹濕淋淋的小穴口前,摩擦了幾下。妹妹扭動了身子似乎還沒意識到接下來她會接受到的歡愉。
看妹妹閉著眼睛,小臉蛋還紅通通的。
我抱著妹妹,再度吻上了她的雙唇,緩緩的把老二滑進妹妹的小穴裡。
接著我感受到了那處女的象徵,妹妹也張開了雙眼,像是在說『不會吧!』
我一用力,就突破了進去。『嗚!』妹妹嗚了一聲。
我感覺的道妹妹的小穴很溫暖,因為已經很濕了,進去的很順利,並不會太緊。
當我把老二整根沒入妹妹的小穴時,小穴收縮了幾次,溫柔的按摩著我那被緊緊的包裹住的老二。讓我差點就要射在裡面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把想射精的慾望忍了下來,才開始慢慢的抽動。
妹妹似乎很緊張,一隻手緊緊的摟著我,另一隻手上還是緊握著那件粉紅內褲。
我在妹妹的耳邊輕聲說:『妳讓我感覺很舒服喔!』,並漸漸的加快抽送的頻率。
妹妹什麼也沒說,只凝望著我一下,又滿臉通紅的別過眼神。
妹妹小穴那滿滿溫暖,只讓我覺得隨時要爆發了。我開始每抽送三次加重一次抽送的力道。
妹妹也開始隨著我的頻率,扭動著臀部。在我加重力道的那一次,也開始聽到妹妹輕輕的嗯哼聲。
我感受到妹妹的小穴變得異常溫暖,小穴的內壁開始緊緊的收縮,我也覺得我快要爆發了。
我開始快速的抽插,妹妹也緊緊的摟著我,擡高臀部配合著我的抽送。
『啊...』我感覺到小穴中一股暖流襲像我的龜頭,妹妹顫抖著緊緊抱著我。
我也感到腦中一片空白,我想抽出來射在妹妹的身上,卻因為被妹妹緊緊抱著,我抽出來時已經來不及了,滾燙的精液滿滿的射在小穴口與大腿上,小穴口還混雜著一些血跡。

------------------------------------------------------------------------------------------------------------------------------------------------

這時,我又聽到了大門有鑰匙正在開門的聲音,一定是我的女友回來了。
我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替妹妹清理乾淨,拿起我的褲子,火速關上妹妹的房門,跑向女友的房間。
才剛進房門,就聽到女友在問:『小襄?妳在家嗎?仲謙在家嗎?』,我趕緊回應:『我今天下午的課停課,我就先來了,妳妹妹好

像有點不舒服,現在好像在睡覺。』,女友聽到妹妹不舒服,很擔心的問:『小襄不舒服?』
我聽到女友敲妹妹房門的聲音,女友很著急的問:『在睡覺嗎?要請仲謙帶妳去看醫生嗎?我可以進去嗎?』
糟糕,萬一女友進房門聽妹妹說我今天做的好事,我就完了。正想要出去阻止女友進房門的時候,
就聽到了妹妹房門傳來小聲的回答:『姊,我沒有不舒服...我只是昨晚趕報告...很晚睡...現在想補眠一下...仲謙誤會了啦...』
聽到妹妹幫我解圍,真了鬆了一口氣。女友:『是嗎?那好好休息吧!姊,不吵妳囉!』
然後就看到了女友笑容滿面地出現在房間門口,身後還藏了一個東西。
女友神秘地說:『今天有小禮物喔!』從背後拿出了一個長方形的小盒子。
女友說:『抱歉讓你憋那麼久,我買了口交專用的巧克力醬喔,不會太甜,號稱低卡無負擔喔。』
的確是女友會想買的商品,女友最喜歡的前戲就是替我口交,她說看我很舒服的樣子,會讓她感覺很幸福。
『小襄要休息,不會有人打擾,今天我們來愛愛吧!我也好久沒...』女友說著,已經在脫我才剛穿上的褲子。
『欸!不是說好要忍耐的嗎?你剛剛打了一槍?』正要張口含我老二的女友瞪了我一眼。
『還不都是妳,要我忍耐,然後房間還這麼香...進來就慾火焚身啦!』我趕緊回答。
女友緊緊的握了一下我的老二,說:『現在不就來幫你了嗎...等一下如果射不出來...我可不饒你喔...我說要讓你一滴不剩的』
就張口把我的老二含了下去,女友用舌頭輕輕的在我的龜頭畫圈,我感覺到剛剛才射一次在妹妹身上的老二在女友的口中漸漸脹大。
女友朝我笑了一下,開始吸吮著老二,做著活塞運動,有幾次都快要含到老二的根部了,天啊!真的很舒服,腦袋快一片空白了。
女友突然瞪了我一眼,把我的老二吐了出來,說:『你今天比平常大喔...我都...快要含不進去了...』
『其實有點精液味道含起來,感覺還不錯...我下面都有點濕了...我們來是是這個巧克力醬吧!』女友說著,就把巧克力醬全都擠到了我的老二上,有點涼涼 的感覺。『賣我的老闆說要冷藏,我沒時間冷藏,但應該還涼涼的吧...』女友用手指沾了一點,放到口中,說:『嗯,這樣的甜度我喜歡。』
然後女友用食指和拇指,圈住我的老二根部,晃動著我的老二,賊賊的看著我,說『李先生,你怎麼把小弟弟弄得那麼髒啊!要不要求我,幫你弄乾淨呢?』另一隻手則伸進我的上衣,輕輕的逗弄著我的乳頭。
我用著誠懇的眼神說:『可以幫我嗎?我最最親愛的老婆,我快要忍不住了!』
『甜言蜜語不夠喔!還要有表示喔!』女友說著,邊脫下了她的制服裙子和天空藍色的內褲。
女友說:『我今天想要69,要讓我滿意喔!』跨坐到我臉上,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友的小穴已經分泌出亮晶晶的愛液。
女友的小穴也是粉紅色的,但和妹妹的有些微不同,女友的紅比較鮮豔。姊妹倆的陰毛則都是一樣不多不少。
我伸出舌頭淺淺的插進女友的小穴裡,把裡面的愛液都刮出來,還故意吸的嘖嘖作響。然後用沾了愛液的舌尖開始挑逗著女友的小陰蒂,我若有似無的在小陰蒂上畫著一個又一個的圈,『嗯...』女友嗯哼了一聲,似乎很滿意目前的頻率。
她也伸出舌頭舔像舔棒棒糖一樣的舔了我的龜頭一下,這巧克力醬裡面不均勻地分部著許多圓圓的小巧克力球,女朋友每舔一口,就帶動著這些小巧克力球按摩著我的龜頭,喔!老天啊!這情趣巧克力醬還真是舒服。我稍稍的加快了舔著小陰核的頻率。
女友移動了一下臀部,讓小陰蒂可以接觸到更多我的舌頭,繼續專心的舔著我的龜頭。
當龜頭附近的巧克力醬被女友舔乾淨後,女友用舌頭在龜頭上,畫了幾個圈,稍微用力的吸了我的龜頭一口,把口水和我的潤滑液吸得乾乾淨淨。接著開始從老二的 根部含上來,把其他的巧克力醬從根部往龜頭刮上來,我感覺到小巧克力球不斷的翻滾按摩我的老二,女友把其他的巧克力醬全都聚集到了我的龜頭附近。
女友口中的巧克力醬因為口水的關係,已經有點液化不再那麼濃稠,讓女友的舌頭能輕鬆的攪拌著口中的巧克力醬,刺激著我的龜頭。『啊...』這從沒體驗過的 感覺,讓我叫了一聲,老二還抖了一下。我想現在女友的表情一定是一副『嘿嘿,很舒服吧!』的表情,最後女友把混雜著我因為興奮而分泌的潤滑液的巧克力醬, 全部吃了進去。還意猶未盡的在我的老二上又吸又刮。現在我的龜頭紅通通的,老二上的青筋浮凸,我現在好想狠狠的插入女友的小穴。
我這時,加快了挑逗小陰蒂的頻率與力道,時而上下舔動,時而來回畫圈,女友的臀部已經,開始微微的顫抖。
女友很貼心,絕對不會在69的時候,把所有的重量壓在我的臉上。但現在我能感覺的到她很想把小陰蒂狠狠的壓在我的舌頭上,又感覺的到她很努力的不讓太多的重量壓在我的臉上,大腿因為用力抵抗向下壓的慾望而顫抖著。
我主動的摟住女友的腰,讓我的舌頭能緊緊的舔著女友的小陰蒂,我可以感覺到女友的身體開始緊繃,小穴口開始微微的收縮,女友快要高潮了。我開始加快我舔動 的速度,女友把我的老二含到了口中,用力的吸吮著,我感覺到女友全身緊繃的顫抖著,我則用舌尖緊緊的抵著女友的陰蒂,直到女友停止顫抖,無力的倒在我身 旁。
我親了女友的臉頰一下,摟抱著還在喘息的女友說:『老婆,你剛剛幫我口交的很舒服喔!只是現在它還翹著呢!我有這個榮幸讓你享受更舒服的感覺嗎?』
女友挪動了一下臀部,用一種又愛又恨的表情看著我,示意著我可以插入。
通常女友剛高潮完會特別敏感,如果在高潮餘韻還沒消退時,再度刺激,這次的高潮會攀向更高的高峰,這感覺令人又愛又怕,所以女友才會一副又愛又恨的表情。

正當我調整好姿勢,龜頭在女友的小穴口,正要插入女友溫暖的小穴時。我看到了我們的房間門,被開了一條縫,門外的人正是妹妹,她似乎已經偷看一陣子了。
她現在穿著那套粉紅色睡衣的上衣,卻沒穿那套睡衣的褲子,似乎沒有穿胸罩,可以從上衣就看到因為興奮而立起的兩顆乳頭。
手上還拿著那件粉紅內褲,妹妹看到我在看她,向我吐舌頭,扮了一個鬼臉,用手勢叫我繼續。
女友一隻手搭上了我的肩膀,困惑的看著我,好像在困惑我動作為什麼停下來了。
我親了女友額頭一吻,然後把老二緩緩的滑入女友的小穴裡,直到整根老二都被女友的小穴緊緊包住。
女友幸福的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我可以感覺到女友的小穴正在有頻率的收縮著,似乎在期待接下來的歡愉。
我開始緩緩的抽送著,一隻手則解開了女友的制服上衣,和她天藍色的胸罩。女友的乳頭也是比妹妹稍回偏紅的粉紅色。
我一口含住了女友的乳頭,配合著我抽送的頻率,我用舌尖在女友的乳頭上輕輕的畫著圈。
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妹妹坐在我們房門外的地板上,她現在一隻手伸進上衣內愛撫著,愛撫著我含著她姊姊的那一側的乳頭。
另一隻手用我今天自慰的那件內褲按摩著她的小陰核。也許是看到我在看她,妹妹竟然掀起了她的上衣,露出了那兩顆乳頭,還用手指挑逗著自己的乳頭。那景象真的很漂亮,我不自覺得加快了抽插和舔乳頭的頻率,我感覺到我的老二比平常還要粗、還要熱。
我突然感覺到我身下的女友在扭動著身軀,並不斷髮出『啊...啊......』的呢喃。
還不時跟隨我抽插的頻率,挺起她的臀部,並微微的顫抖著。
女友細緻的雙手緊緊地抓著被單,緊閉著眼睛,口中呢喃著『啊...快.....快....』。
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我看到門外的妹妹,也加快了按摩陰核的速度。
現在我的腦筋一片空白,我只感受的到女友溫熱的小穴,溫柔的將快感經由老二擴散到我的全身。
我感覺到女友的小穴內,襲來一股熱流,女友拚命的挺起臀部,不斷的顫抖著。
我還沒停止抽送,門外的妹妹也閉上眼睛,纖細的手指正不斷的加快刺激陰核的速度。
還差一點,我直覺的繼續加快抽送的速度,我向正在高潮的女友喊道:『我快要了,我還差一點,我也快要到了!』
我現在也顧不得女友還正在高潮中,只是不斷快速的抽動,女友也無法顧慮到音量了,大聲的喊出『啊..啊...啊....』的淫叫聲。
突然女友將雙腳緊緊的夾住我的臀部,將我的老二推送到小穴最深的深處。
女友小穴緊緊的吸住我的老二,襲來一陣熱流,暖暖的襲向我那脹紅的龜頭,我也很狠的將滾燙的精液,滿滿的射進女友的子宮內。
女友『啊』的一聲,放鬆了下來。我也無力的趴在女友柔軟的身上。門外的妹妹也正在閉著眼睛享受著高潮。
女友溫柔的看著我說:『你今天老二真粗,真不懂得憐香惜玉,我都快要上天堂了!』
女友用纖細的手摸摸我的頭,說:『老公,我有點累,可以讓我小睡一下嗎?』
我也感到有一股疲倦感,連老二都還沒拔出來,就抱著女友睡著了。

------------------------------------------------------------------------------------------------------------------------------------------------

睡了一會,房間暗暗的,大概已經晚上了吧!貼心的女友已經替我穿上了內褲,並蓋好被子了。
聽到廚房有人在炒菜的聲音,大概是女友吧!
就讀餐飲科的女友,除了做愛,大概最愛的事情就是做菜了吧!正所謂『食色,性也』?
通常我先來這裡等女友,女友回來時,都會帶著在學校做的菜給我和妹妹做晚餐。『說是可以省錢、省瓦斯,才能買些情趣用品...』
只有幾次,才會回到家裡才煮。妹妹的放學時間比我們兩個都晚。
平常我們都是吃飽之後,把飯菜留在桌上給妹妹吃,就進房間了。
所以今天我才沒有想到妹妹會突然回來,還做了很糟糕的事。
想想今天下午發生的事,老二稍稍的硬了起來,等等晚餐後,不知道女友還想不想溫存一下。

這時房門突然打開了,暗暗的看不太清楚是誰,她用搖了搖我的肩膀。『呃...你還在睡嗎?...姊姊說再十分鐘就可以吃飯了!』
原來是妹妹來叫我吃飯了,妹妹又搖了搖我的肩膀,似乎在試探我起來了沒?
看我好像沒反應,妹妹坐到了床上,輕輕的拍了我的臉頰兩下,說『唉,我和你上輩子一定是冤家...』
然後我感覺到一張柔軟的嘴唇,印到了我的嘴上,是妹妹在親我?
妹妹親了幾下,我幾乎能感覺到妹妹的臉頰因為害羞而發燙。我那好色的老二又再度挺立了起來。
我又感覺有一隻手隔著被子,輕輕柔柔的放到了我的胸口,慢慢的往下滑,滑到了被子被我了老二鼓起來的地方。
妹妹的手停了一下,她好像扭動了一下臀部,又吻了我一下。
竟然開始隔著被子,緩緩地摩擦著我的老二。我的天!真的好舒服啊!要我直接射在內褲上我都願意。
因為真的很舒服,我的氣息越來越重,感覺自己渾身發燙。
妹妹也許注意到了我的氣息加重,她掀起了被子,把那溫暖柔軟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裡,握住了我的老二。
我了老二迫不及待的分泌了一堆潤滑液,妹妹把手掌心沾滿了潤滑液,輕輕的套弄著我的老二。
還不時用食指在我的龜頭上畫圈。天啊!我想就這樣射在她的手上,她那溫暖又柔軟的手上。
在我準備要衝刺,開始準備要射精的時候,我的內褲被拉了下來,一個更溫暖的觸感包覆住了我的老二。
口交,妹妹在幫我口交嗎?也許是第一次口交,妹妹只是單純含住老二,用嘴唇緊緊的箍住我的老二。
她似乎不敢用舌頭碰我的老二,但我的老二不算小,含著的時候舌頭還是會不小心的碰到我的龜頭。
我是多麼期待她用舌頭緊緊的抵住我的龜頭啊。正因為這樣的期待,她又這樣要碰不碰的,我每被碰到一次的刺激反而更加強烈。
幾次之後,她的舌頭突然在我的龜頭上畫了一圈,我所有的忍耐馬上潰堤,滾燙的精液開始毫不保留的射入了妹妹的口中。
妹妹嚇了一跳,想趕緊把嘴離開,卻反而讓臉上和頭髮都沾到了我的精液。
妹妹似乎想要吐出口中的精液,這時我女友卻在廚房喊著:『飯快好了喔!可以吃飯了!仲謙起來了嗎?』
妹妹又嚇了一跳,我聽到咕嚕一聲,該不會吞了下去吧,妹妹回答道:『好!知道了!仲謙還沒起床!』

我這時小聲的和妹妹說:『啊...那個...我醒來了!』
妹妹傻了一下,我坐起身來,打開了身旁的床頭燈,抽了些衛生紙幫妹妹清理乾淨後。
摟住了坐在身旁的妹妹,對妹妹說:『今天下午真的很對不起妳!』
妹妹轉過頭來望著我,緩緩地說:『其實你和姊姊在做愛的時候,我...我都會聽著你們的聲音,自...自慰。』講完這個詞,我可以看到妹妹的臉蛋,羞紅了起來。『有些時候...我會幻想自己和你做...做那件事』妹妹別過眼神,但悄悄的牽起了我的手。
『只是以前都只是幻想...沒想到...真的和你做...做...會這麼舒服...你不用說抱歉』我可以感覺到在我懷中的妹妹,因為害羞而發熱。
我輕輕的撫摸著妹妹的頭髮,吻了她的額頭,說:『我還是要和妳說一聲抱歉,我也很對不起你姊姊...』
妹妹握緊我的手說:『好吧!如果要我接受你的道歉,那你就要答應我要和我姊姊長長久久喔!之前我姊姊遇到的男人都不事什麼好東西,我很愛我姊姊,也不希望她受到傷害,我也很喜歡你...。』
『只要你答應我,我想我有辦法讓姊姊不生氣...還有...只要你和姊姊長長久久...我才有機會偶爾找你補償我一下嘛...也許我還能讓姊姊同意我們三 個人,一起做那件事喔!』妹妹淘氣的看了我一眼,坐起身來,大聲的說:『姊姊,仲謙醒來了,我們馬上就出去吃飯了。』在走出房間門的時侯我問了妹妹一個問 題:『今天妳怎麼沒穿內褲呢?』
『昨天晚上趕報告....今天早上睡過頭了...急急忙忙的出門...所以忘記了...』妹妹說。
『那也不會忘記內褲吧?』我說。
妹妹捏了一下我的老二,扮了個鬼臉說:『我習慣穿睡衣不穿內衣褲啦!才會不小心把內褲忘在床上,被你這個大色鬼拿去做壞事!還有你這個大色鬼,在人家高潮 的時候把小弟弟拔出來,害人家還忍不住偷看妳們做愛!如果你再問問題,我就不想原諒你了啦!』然後就咚咚咚的跑到了客廳。

------------------------------------------------------------------------------------------------------------------------------------------------

到了餐桌,女友很開心的問我:『睡得還好嗎?』
我還沒回答,妹妹就回答了:『叫都叫不醒,睡得和豬一樣,一定睡得很好啦!』
我尷尬的搔了搔頭,望向女友,說:『對不起...睡得太好了。』
女友有點驚訝的看著小襄,說:『平常妳不是對仲謙愛理不理的,今天怎麼會欺負他了呢?』
妹妹回答:『誰欺負他啊!是他先欺負我的!他...他睡得像豬一樣很討厭!』
女友望著我,我聳了聳肩,女友說:『好啦!都是仲謙的錯,晚點姊姊再狠狠的修理他,好不好』
『來吃一塊宮保雞丁。』女友夾了一塊宮保雞丁到妹妹的碗裡,然後對著我說『豬頭仲謙自己夾。』
晚飯的菜色有宮保雞丁、塔香茄子、韭菜炒蛋、炒高麗菜、黃瓜湯和一道涼拌秋葵。她們姊妹倆坐一側,我坐在我女友對面。
『謝謝,姊姊,我看一下新聞喔?』妹妹說完,把菜夾得滿滿一碗,就跑去客廳,專心的看著電視新聞。

女友看妹妹去客廳了,也替我夾了一塊宮保雞丁,對著我說:『妹妹一直以來都念女校,從小就不太會和男生相處,可是私底下和我相處是相當淘氣的妹妹。今天願 意開你的玩笑,也許是代表她認同你了。我一直很擔心這個妹妹,以後交男朋友會被欺騙,也許你可以多陪陪她,讓她習慣與男生相處的模式。還有剛剛,做菜站的 腿好痠喔!借我跨腳一下喔!』女友也露出了一個淘氣的表情,還沒等我回答,就已經把腳放到了我的大腿上。
女友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如果能和這樣的女友結婚真的很幸福,我覺得我說甚麼都不能讓我女友傷心。也許要抓住老公,要先抓住他的胃,這句話真的不無道理。
女友看我吃的津津有味,笑瞇瞇的問了我一句:『好吃嗎?』我滿嘴的飯菜只能點點頭來回答。
女友說:『涼拌秋葵聽說...對男生那裡很滋補喔』
我感覺到女友的腳丫踏到了我的老二上,隔著褲子輕輕的摩擦著它。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