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長的快樂

南方某大城市一家省級精神疾病康復醫院。早上7點30分,在院長辦公室
裡,40歲的馬漢超院長正在專心地寫一篇論文。
這位在本省精神疾病康複方面的權威人物,剛帶領一幫年輕的大夫發明出新
的科研新成果,在治療精神憂鬱症,自閉症,記憶力喪失等方面走到了全國領先
的位次。
「鐺、鐺……」有人輕輕敲門。
「請進。」
「馬院長,您好。」一個看上去十九歲長著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進來,
身穿一件的白色護士短裙。雪白的短襪,休閒鞋。她看見馬院長不好意思的微低
下了頭。
「李小璐,你好。你找我有什麼事嗎?來,坐下說。」
「不用了,謝謝院長……我……還是求您把我分配到您這醫院的事,再有十
幾天,我就實習期滿了。如果辦不下來,我就得回縣裡的三類醫院……我們縣裡
的醫院連工資都開不了……我是來求您幫忙的……」
「哎……不好辦哪?這批護士學校來實習的20名學生中,你是唯一的家在
農村的學生,想留在省級醫院很難啊,你知道有多少領導給我寫條子???」說
著他拉開抽屜,拿出一沓各類的書信。
「我考核成績是滿分……求您了……留下我吧……」李小璐漂亮的臉蛋帶著
幾分童真。「鐺、鐺……」有人輕輕推門進來。
「馬院長,該去查房了。今天您先去高幹病房看看,有幾個領導和名人在等
您給他們的家屬看病。」
「在病房等我看病?為什麼不在門診排隊掛號等我?」
「您不知道,您的專家號已賣完了,有的病人家屬昨夜5點鐘就開始排隊,
8點鐘一開門就賣完了。有的人已排隊等掛號好幾天了……」
「好吧,領導得罪不起啊,李小璐,你該回高幹病房了,其它事以後再說。」
馬院長穿上白大褂,頭也不回的走出門。「
李小璐漂亮的雙眼露出一絲失望和尷尬的神情,緩慢地跟隨出去了。
「著名播音員張泉玲現在病情咋樣?記憶力回覆得如何?」高大魁偉的馬院
長在一群大夫簇擁下邊走問。
「住進來高幹病房15天了,記憶力喪失的很厲害,不配合治療,尤其是不
讓給她打針,輸液。倒是不吵鬧,一句話都不說……」一位年輕的女大夫張延緊
跟上來恭敬地回答。
「上次我說了,你們高幹病房要和普通病房一樣管理,家屬只能一星期探病
一次。不要讓病人受刺激,要讓她們安心治療……張泉玲住進來高幹病房15天
了,不見起色,這咋行!!張延你作為主治大夫,要責任感強些好吧??」
「是……還有,張泉玲的家屬要求讓您親自過去看病……」
「好吧……我白天太忙了,晚上還需寫那篇論文。抽時間過去看看吧,」
(2)
「李小璐!你幹嘛哪?快把樓梯上的舊床單抱走。」護士長衝進護理辦公室,
對正在發呆的李小璐叫喊。
「啊?……哎。是……護士長。」李小璐頑皮地做了個鬼臉,跑了出去。
李小璐已經苦等了馬院長三天了,結果連人影都沒見著——他去北京見他日
本留學的同學了。
「這個馬院長害死我了!!」李小璐生氣地說了一句,衝著那堆舊床單狠狠
踢了一腳。
「你說誰要害死你呀??小公主??」拎著公文包和旅行箱的馬院長從她身
邊經過時,撂下一句話後,大步向前走去。
「馬院長?您回來了。我找了您好幾次了……」李小璐身材苗條胸部高挺,
豐實的翹屁股走起路來輕微搖擺;很是誘人。
「你跟著我幹嘛?」馬院長頭也不回的走向院長辦公室。
「馬院長,我想和你說說我的事。」
「是嗎?我都忘了這事了。你說吧,我聽著。」
「我現在不和您說,您太忙了。我想晚上請您吃飯,請賞光。」
「你從哪裡學會的這套?小丫頭。我還小看你了?」馬院長傲慢的目光盯在
她的白色連身的護士制服上。
「今晚6點,在醫院門口的郵電局門前等我。你別笑,我只答應了你吃飯,
沒答應別的。」話說完,院長辦公室的門也關上了。
「耶!!」李小璐喜不自禁地歡呼一聲。
(3)
馬院長這次沒讓李小璐失望。他開著小轎車接上李小璐直奔市郊,在一個人
很少的小飯店,他們吃了一頓40元的飯。
穿著護士制服的李小璐對著只顧埋頭吃飯一言不發的馬院長,滔滔不絕地說
自己想來這家醫院的原因,家裡貧苦,自己喜歡這護士職業,還有男朋友在本市
等等……
另加自己有唱歌,舞蹈的特長,是護士學校學生會的文藝部長。可以為醫院
爭光……
「你喜歡唱歌嗎?」
「是啊。」
「那我們去KTV唱歌好嗎?」
「行呀!看不出您也是去KTV唱歌的人?」
「呵呵…我在日本留學的時候就常去KTV唱歌。那時候我可是愛玩的人,
現在老嘍。」
「您才40歲,不老。沒聽說男人40一枝花嗎?」
「那你還是花蕾呢。」
半小時後,兩人已經坐在KTV唱歌包房裡了。
李小璐一連為馬院長唱了3首歌,馬院長露出滿意的微笑,一邊鼓掌,一邊
稱讚她有專業水準。順手摟住了她的如柳的腰肢。
李小璐一怔,緊接著顧做鎮定地低頭看著歌單。
「你多大了?小璐。」
「十九。」
馬院長另一隻手放在了她的膝蓋上,扶摸著她白色的長筒絲襪。
「小護士穿上白色的長筒絲襪,顯得很乾淨。還很性感嘞。」
「嗯,就是不耐髒。」
(二)
(1)
李小璐大腿根用力夾緊,阻擋住馬院長企圖向上摸索的大手。
「院長……別這樣,我一直是很尊敬您的……」小璐緊張的不知怎麼樣擺脫
馬院長得糾纏。
「小璐,我為你的事,費盡心機,你做出些犧牲,也是應該的嗎?不要太矜
持啦。」
高大的馬院長一下把李小璐摁倒在沙發上,亂摸起來。
李小璐一邊低聲求饒,一邊拚命反抗,眼看馬院長的大手就要摸到她柔軟茂
密的陰毛一剎那。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馬院長皮包裡傳出手機鈴
聲。
「有電話!!快接電話吧?院長!」李小璐像溺水的人終於抓住了救命的稻
草,喊叫起來。
「娘希匹!」馬院長氣急敗壞地從她身上爬起來。
打開包,掏出高唱「國際歌」的手機,出門去了。
李小璐靈敏地坐起來,拉起被脫到纖弱的肩膀上的衣服。
「是嗎?你同意就好。我晚些時間過去,你家還有其它人嗎?好的,你等我
吧。再見。」
馬院長接了個電話似乎心情舒暢了許多,笑逐顏開地站在正襟危坐的李小璐
旁邊。
「小璐,你別害怕,我一向是不會強人所難的。還有十幾分鐘的時間,不如
我給你看看手相如何?」
「好的,早就聽說院長是臨床心理學的碩士生,給人看手相很靈驗。」
「我看你幼年,家境不太好。家裡出過什麼事情嗎?」
「我父親在我出生不久,就病故了。」
「不是這件事。關於你母親的事。」
「啊?……沒有呀,她挺好的。」
「在13或許14年前,你母親在家裡被一個年青人強姦了,你當時在場嗎?」
「你胡說!沒有的事。」她雪白的脖子泛起桃紅色。
「她當時,出了很多汗……你還記得嗎?」
「不!請你不要這麼無禮。我該走了。」李小璐身體開始顫抖。
「你發育得較晚,16歲才來的月經。你雪白的屁股上有一顆黃豆大小的朱
砂,是否還在左邊?」
「你無恥!」李小璐推開他,奪門而出……
(2)
晚上9點,一輛出租車飛快地開到了棉紡織廠宿舍區,在一棟六層樓房前停
下。馬院長戴著一副墨鏡,拎著皮包,昂首闊步地走進4單元門口,他徑直走上
6樓,敲響了602肖曉琳的房門。
肖曉琳,女,36歲,棉紡織廠下崗職工。因丈夫吸毒去偷盜被判入獄,自
尊心很強的她,服了一百片安眠藥企圖自盡,雖被救活。但昏迷了10天的她。
得了記憶力喪失的重病,成了馬院長的病人。
馬院長垂涎她的美色,對她關懷備至,用了日本最新的科研成果,她住院二
十天病情就大有好轉。
但20天10000元的昂貴藥費,使這貧病交加的家庭,無法再治療下去
了。
出院回家了的肖曉琳,病情很快加重了。
在馬院長的精心誘騙下,肖曉琳17歲的獨生子小毛,終於同意馬院長的建
議,用母親的身體作為藥費給他享用,馬院長長期給她提供藥。
今天就是小毛打電話給馬院長。
「誰呀?」一個小夥子的聲音。
「我。」
房門開了,「您可來了,馬……」
馬院長做了一個悄聲的手勢,把小夥子推了進屋去。
「小毛,今天領你媽做化驗了嗎?」
「上午做的,肝功,血沈,腎功等十好幾項,又花掉了600元。大夫說都
挺好的。」
「記得用這進口藥,隔10天就要去做化驗一次,馬虎不得。否則會出人命
的。」
「我記得。」
馬院長取出包裝精美的進口藥遞給小毛,「這是5天的藥,你收好了。我的
藥費你多會兒給我?」
小毛騰得臉面通紅,低下了頭,用手扯著衣服角。
「我媽在裡屋坐得呢……你對她好點……」
「嗯……放心……我會讓她舒服的。」馬院長拍拍小毛的肩膀,急不可耐地
衝進裡屋,隨手將房門關住。
小毛的心緊張的跳起來,口也幹了,眼睛也不停地跳。
「媽媽,你原諒我吧,我沒辦法了才這樣做的。」他心裡默默地哀求著。
牆壁上的時鐘指向9點30分。
小毛懊悔地抽了自己兩個耳光。去廁所用冰冷的自來水洗了個澡。他只希望
時間快點過去,那個混蛋快點從裡屋出來。
當他磨蹭了半天,從廁所裡出來。
擡頭一看表——9點45分。
他穿著拖鞋躡手躡腳地走到裡屋門前,沒等他把耳朵貼上去聽,就從屋裡穿
出來媽媽哼哼的聲音。
「不要嗎,……我不要嗎……」
聽得小毛汗毛直立,下腹血壓升高。他忍不住輕輕把房門推開一條細縫,摒
住呼吸往裡看。
(3)
房門推開的細縫太小了,他沒看見人,只看見地上亂七八糟地扔著馬院長和
媽媽的衣服。
「小淫婦,快吸老公的雞巴。」
「嗚……不要嗎,……嗚……」
天哪,小毛看到床上的情景驚呆了。
帶有淚痕的母親被綁在床上動彈不得,裸體攤開成大字型,兩隻手被牢牢地
分別栓在床角兩處。從房頂上吊蚊帳的鐵環裡放下兩條粗繩子捆綁住她纖秀的腳
踝高高吊起,豐滿圓潤的大腿穿著肉色的長絲襪,呈V字形展開。
渾身赤裸的馬院長跪在媽媽的一側,他的家夥還挺粗大,像大香蕉似的朝上
翹。突出在兩條大腿中間。他將肉棒插進媽媽迷人的嘴中。
平日溫柔美麗端莊的媽媽將他的陰莖含在嘴裡,被動地吸吮著,馬院長兩手
叉著腰把屁股使勁地前後聳動,將大雞巴往媽媽的迷人的小嘴裡使勁捅,媽媽迷
人的嘴不時吸著肉棒。
「真是爽,爽死我了!」
母親的身體真不錯,一絲不掛的母親把有所有曲線美的雪白裸體暴露兒子面
前,赤裸的肉體發出艷麗的光澤,披肩的長發,豐滿的乳房、圓潤的肥屁股、修
長的腿上穿著長筒絲襪。
馬院長得意的笑著,抓住兩隻隨著呼吸波浪起伏的大乳房,像揉麵團一樣用
力揉搓,挺凸的深紅色乳暈,直徑足有三寸,令人垂涎三尺。
他捏著那對挺起的腥紅乳頭,用二根手指夾住那乳頭尖端磨來磨去。然後用
兩支小衣服夾子,夾住大奶頭。
「啊……嗯……」媽媽從鼻子哼出聲音。
雪白肌膚的母親被綁在床上動彈不得,任憑馬院長在自己的肌膚上為所欲為
……
馬院長的手伸到母親白晳豐腴的小腹下面,摸到茂密的陰毛了,用手指輕輕
的愛撫媽媽肥美的陰唇,陰唇夾得很緊。
他的手指沿著裂縫,一根一根的陷入她的潮濕緊密的陰道里,當他的兩根指
頭完全沒入濕熱的陰道時,用力拉扯著,指頭在她的陰道內任意地侵略。可憐的
母親只能扭動屁股來逃避。
「啊,啊……」母親啜泣不已,光滑的肌膚冒出汗來。
兩根手指在火熱濕潤的陰道里面抽插,同時用拇指壓迫轉動陰核。沒一會兒,
手掌粘滿了她的亮晶晶的淫水。馬院長的手在裡面不停的動,刺激得母親滿是嫵
媚和羞愧,臉頰已經紅潤。
媽媽肉體深處原始的慾望被挑逗起來,呼吸急促,豐滿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顫
抖著……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嘰,」
在馬院長著力手淫摧殘之下,媽媽的淫婦本色終於被激發出來了,只見媽媽
被他弄得滿面痛苦,欲仙欲死,嬌喘連連。
「哦……啊……」粉臉緋紅的她興奮的扭動著,纖弱的美手緊緊的抓著床頭
的立柱,圓滾的臀部也隨著馬院長的手指動作一挺一挺的。
媽媽嬌嫩的小陰唇已經變的深紅,隨著兩根手指抽插也一起捲進翻出,粘滑
的液體不斷從交合的縫隙滲出。她那緊裹著兩根手指的兩瓣蜜肉,承受著插進拔
出的摩擦衝擊。
「嗯……嗯……喔……喔……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
大約只有幾分鐘,馬院長便感到了母親達到了高潮,媽媽帶著夾子的兩個乳
頭呈紫紅色的高高挺起。雙腿不住地痙攣,屁股往上挺著。陰道壁突然緊促的收
縮,猛裹得他的手指跟著收縮。洞穴內一洩如注,滾燙的蜜汁很快流濕了她的整
個大腿根。
媽媽的屁股淫蕩的扭動,銷魂的嬌叫聲不絕於耳,完全不忌諱女人所有的矜
持。
「喔喔……小淫婦好快活啊……」馬院長真是太興奮了,難得的是,在這樣
短的時間內,已明白無誤地把一個良家少婦搞到了她的高潮。
在門口偷看他們的小毛,小弟弟把褲子頂起一個高高的小帳篷。同時心裡卻
有一種說不上來是悲傷還是刺激的感覺。
(三)
(1)
馬院長只解開了肖曉琳媽媽兩隻手上的粗繩子。從房頂上吊下的兩條粗繩子
仍捆綁著她的腳踝高高吊起,豐滿圓潤的大腿穿著肉色的長絲襪,呈V字形被展
開。
馬院長的雙手遊移在媽媽穿著絲襪的修長大腿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一雙嫩
嫩的小腳。隔著絲襪的感覺比直接撫摸肌膚令他更興奮。絲襪緊緊的貼在兩條修
長勻稱的腿上,在燈光下發出質感的光澤,他抓住她的右腳腕,用自己的臉頰貼
在腳弓上輕輕的磨擦著,那種滑潤絲質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馬院長把媽媽有一點點異香味的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絲襪的腳趾吮吸,
白嫩的腳丫,整齊玉蔥般的腳指頭。淡淡腳味,越舔越爽。她的襪子尖端被口水
濕透了。
「小淫婦,我該敲門了,你好好享樂吧。」馬院長一手握了雞巴,一手分開
媽媽的兩片陰唇,將龜頭抵到穴口,用龜頭磨她的穴兒。
媽媽被龜頭磨得抖顫連連,嬌喘起來。「啊……不要嗎,……嗚……」陰穴
裡淫水直流。她顫著聲問道:「你……在幹嘛啊?……放開我。」
「呵呵,淩辱刺激果然效果顯著,你居然開始提要求了。很好,我再給你點
厲害的。」馬院長一邊用堅挺的龜頭輕輕頂磨著媽媽的陰道口,一邊撫摸她光潔
腰身和細膩滑嫩小腹和陰部,不時捏弄她的發脹的乳房和陰蒂。
媽媽被玩弄時赤裸的身體不住顫動,她臉色潮紅,奶頭已經脹得直直的。肥
嫩的大陰唇和鮮艷的小陰唇,被撐得充血漲開,淫水不停地往外流,順著嬌嫩的
小陰唇的下部流到了白嫩的屁股溝中。
「啊……你快停下呀,別……大肉棒,我要它!」她的聲音也變得溫軟甜膩
了,白皙纖弱的手抓著馬院長的陰莖向自己的下身湊過去。
馬院長見時機差不多了,猛一挺腰身,一根大雞巴完全插了進去。
「哎呀……插死我了……」肖曉琳顫抖著喊出來,感到穴裡一陣猛漲,有種
說不出的充實感。被粗大陽具插入的小嫩穴,條件反射地夾緊了陽具。
肖曉琳雖然不覺得很疼痛,只是一臉驚懼地望著馬院長。他的大龜頭在裡面
挺進,又硬又熱的陰莖往一個非常緊窄的陰道里頂去,到處都是淫水的滋潤。
馬院長握住她被捆綁著高高吊起的腳踝。開始慢慢有力的抽送,他的陰莖很
粗長,每次抽插的距離都很大,肖曉琳穿著肉色長絲襪的豐滿圓潤大腿用力掙扎
著……
馬院長瘋狂地用牙齒咬她肉色長絲襪,肖曉琳的肉色長絲襪被撕破成一條條
的,露出雪白標緻的腳丫子。雪白的嫩腳兒顯得性感迷人。
他像舔冰糕似的津津有味地舔她的腳趾頭。肖曉琳眼睛朦朧地扭動著細腰,
她害羞的搖著頭,小嘴張開,發出「啊啊」的叫聲。
馬院長很快的就沒法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開始像一匹野獸一樣姦淫著她,
空氣中瀰漫著暴力的激情……
「哦…哦……啊啊……」她迷亂的呻吟著,俏麗的臉上滲出了細細的汗珠,
雪白牙齒咬住了紅潤的下唇。柔弱的小手推擋在他的胸膛上,似乎想把他擋開。
「啊……好緊!你真是個極品性奴隸……舒服……」馬院長的肉棒被嫩穴一
夾,舒服得渾身一抖。
「嗯……嗯……喔……喔……」肖曉琳被肉棒猛插的喘息聲已經快成了淫蕩
的叫聲了。
膨脹的肉棒在她的穴裡,猛地插入更深,剎那間,馬院長感覺到肉棒抵到了
她的子宮口。
「……不要……啊啊……那麼大力……我受不了……哎唷……」她忘情地喊
出來。
「夫人不要這麼大聲喊叫,你兒子在看著咱們呢……呵呵……我的家夥厲害
吧?」馬院長口蜜腹劍得提醒肖曉琳。
「小毛?唉喲……喲……唔唔……」
馬院長肉棒拚命的抽插著,她的大陰唇隨著陰莖的進出一張一合。
「蔔滋!蔔滋!蔔滋!蔔滋!……」淫液也隨著陰莖的出入流了下來。她下
身流出的淫液已經把身子下的床單都濕了一頁紙大小。
小毛看到媽媽曲線玲瓏的身段和馬院長大雞巴在她穴洞裡抽插的情形,覺得
後背上已經冒出了汗珠。
「小毛,看到了嗎?這就是做男人的樂趣。你媽媽太需要男人的照料了,她
夾得我的根部這麼緊,真是難捨難分。你一定要每天操她一小時,這對恢復她的
記憶力有好處。她真是個極品性器……很舒服的吆。」
小毛看著正被馬院長糟蹋時的媽媽,悲哀和屈辱漸漸淡望了,心裡萌升起一
種另類墮落的快感。
小毛心想:「還用你說,我知道以後該如何對付她,我要狠狠地操她那個肥
美誘人的大屁股,然後,我再將……」
馬院長感到她的陰道內還在一下一下的不斷收縮,有種說不出的快感,於是
更加瘋狂地開發她的性愛潛力。
媽媽忍不住的嗚嗚叫聲不斷地刺激他的神經,他把陰莖抽出到只剩龜頭留在
裡面,然後一次盡根衝入,大雞巴用力的,抽插起來,雞巴次次盡根到底,直頂
到她的花心上去。這種方式就是猛衝鋒,用力的急速抽送,每狠狠的插入一次,
肖曉琳都發出淫叫聲,真是聲聲悅耳。
「啪!啪!啪!」他的腹部不斷地撞擊著她的臀肉,兩人肉與肉之間的撞擊
聲響徹這個狹小的裡屋。
「噢,噢,噢,」隨著馬院長的每一次的撞擊,她的喉嚨必定發出低沈的呻
吟來響應。
「啊……啊……唉喲……喲……唔唔……」欲仙欲死的感覺使肖曉琳不停地
搖著潮紅的頭,美麗的臉在幸福地哭泣,露出哀求的表情。
「爽!爽!爽!」馬院長的嘴裡也在不斷地哼著。不禁放肆地將媽媽擁抱著,
 同時向著媽媽那濕潤的紅唇吻下去……
大約又過了十幾分鐘,她尖聲哀鳴,急促地喘氣,渾圓臀部用力地擺動,用
力的翹起著腳尖,下身不停的痙攣,一股股炙熱的液體噴射在馬院長的雞巴頭上。
她竟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2)
馬院長將粉臉緋紅,全身發顫的媽媽從床上攙扶下來,讓她趴伏在梳妝桌上,
豐滿乳房緊貼在桌面上,雙腿直立著被分開綁在桌腳處,這姿勢使她的密處更加
清晰地袒露出來,原本緊閉的花瓣也被略微的撐開了一道小縫。顫抖的臀肉中間
有光亮的液體延流著。
馬院長緊抓那兩片雪白豐滿的臀肉,挺了挺下身,毫不留情的把粗大的肉棒
刺到了花徑的最深處。
「啊——」媽媽的嬌呼聲裡已帶上了痛楚,美麗的面龐也有點兒扭曲。肉棒
慢慢有力抽動,每一下都儘可能深的進入她的體內,一波又一波的巨大攻擊,粗
大的肉棒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空氣中瀰漫著激情
…。
媽媽配合的一挺一挺的,皺著眉頭,咬著自己的嘴唇,拚命的忍著不發出聲
音來。臉色漲的通紅,長長的美發散在顫顫的雪白豐乳上。
她的絲襪美腿不停地痙攣,她逢迎的屈膝微蹲,主動以小肉洞容納馬院長的
粗大的肉棒,並主動開始套弄起來,一波又一波的向後攻擊馬院長的陰莖。
「……嗯……舒……舒……服……啊……啊呀……哎吆……」馬院長的手不
禁輕握住她一隻柔嫩豐滿乳房,慢慢揉搓起來。食指姆指夾捏起小巧微翹的粉紅
色乳頭,揉撚旋轉,它軟中帶軔。
「哦……哦……啊!啊!……」媽媽迷亂的呻吟著,扭動滿身是汗的肉體,
雪白的大腿根有光亮的液體流下來。
讓媽媽達到三次的高潮後,馬院長這才做最後的衝刺,只見他全身條形肌肉
不停地抽動,快速地抽插,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睪丸撞擊著媽媽的會陰
「啪啪」作響。
媽媽尖叫著,她兩對雪白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後激烈搖晃,屁股瘋狂地擺動。
馬院長不得不緊緊捉住她的屁股,以免肉棒從肉洞中滑出。
「啪,啪,啪,啪。」兩人肉體的撞擊聲此起彼伏。
「哦,哦,哦,我要射了!啊!啊!啊!」馬院長狂吼著,把肉棒深深的刺
入媽媽體內,撞擊著子宮口,火熱的精液開始噴射到她的體內,噴得媽媽一陣亂
抖。
「……我受不了……哎唷……舒……服……啊……」她忘情地喊出來。小毛
沒想到外表文靜端詳的肖曉琳媽媽居然可以那麼淫蕩。
馬院長利落地把媽媽解除捆綁,像抱小孩子似的輕而易舉抱起,粗暴地扔在
床上,兇狠地撲了上去。
他抓著美麗母親的秀髮說道:「小淫婦好快活吧!?再給你來個『倒把垂楊
柳』和『空翻蝶』干死你。」
(3)
小毛已經感覺到陰囊已經開始脹得滿滿的,脹得自己得覺得有點痛了。他知
道,他已經憋不住了,於是悄然去了廁所。
他脫下褲子,拿出媽媽粉紅色的蕾絲內褲,把肉棒頂在她內褲嫩穴的位置,
接受著它那柔軟的撫摸,享受著它的淫露的滋潤。他為了得到滿足而不斷地捅插
著媽媽的粉紅色內褲……
伴隨著可憐媽媽低沈無助的呻吟、痛苦尖叫聲,野獸般的強暴一直持續了三
十分鐘。這更激起小毛心靈深處的獸慾……
10點50分。小毛的雞巴也顫抖起來,一股無法阻擋的衝力,伴隨著劇烈
的高潮,濃精噴射而出,射在粉紅色內褲上。
當他磨蹭了半天滿頭大汗地終於從廁所裡出來。
馬院長已經衣著整齊的站在鏡子前,正梳著大背頭。
「我要走了。你幫助收拾一下你媽媽吧。」
嬌美的肖曉琳媽媽一絲不掛,四仰八叉的癱在床上,動也不動。雪白的大腿
上穿著的長筒絲襪被撕扯得破爛不堪……
媽媽本來明亮的雙眸變成迷離直直的瞪著前方,滾出的淚水淌下臉頰,她的
身上全是汗珠,像剛過洗澡一樣。在不久前還是冰清玉潔的良家少婦身體,現在
卻佈滿了汙穢的精液。
 她豐滿乳房隨著呼吸波浪般起伏著、肥屁股中間肥嫩的大陰唇和鮮艷的小陰
唇,被弄得漲開充血,紅腫的肉洞裡慢慢湧出白色的精液,順著小陰唇的下
部流到了白嫩的屁股溝中、床單上濕潤了一大片。
馬院長戴著一副墨鏡,拎著皮包,昂首闊步地走出肖曉琳門口,門在他身後
重重關閉。
他並沒急著走,而是把耳朵貼在門上,摒住呼吸偷聽裡面的動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裡面靜悄悄的。
安靜悠閒的夜晚,柔和冷亮的月光照射在大地,只有少許微風輕輕吹過,傳
來樹枝帶動綠葉的輕晃聲。就在他拔腿開路的時刻,屋裡面傳出肖曉琳低沈無助
的歡愉哀鳴聲。還有……斷續的男孩銷魂尖叫聲。
(四)
(1)
第二天上午李小璐要給11個病人輸藥劑,輕盈身子的她像一隻白色的蝴蝶
穿梭在幾間病房裡,直到12點鐘才忙碌晚。
她這才發現不吃早餐是很容易餓的,於是找出了飯盆去打飯了。家境的拮据
使她養成節儉的習慣,這舊搪瓷飯盆她用了快4年了。
去食堂的路上很多打完飯回來的人都看她,因為她的舊搪瓷飯盆很大個。
「漂亮小護士你咋拿這大舊飯盆啊?」
「我沒錢唄。」
一個離譜一點的大夫打招呼說:「小璐,你去洗澡啊?」
最離譜的是一個不認識的家夥,他先是好奇的說「咦」,然後就很驚訝的叫
「血滴子!」
「你們討厭!我不去了。」李小璐氣衝衝地說,扭轉頭回去了。
她傷心地落淚了,難道實習學生就這麼受人欺負?我偏要進你們醫院當正式
護士,幹出成績來讓你們瞧得起我。我就是天生的不服輸的強丫頭。
可是一想到昨天馬院長色狼般的行為,她對前途又茫然了。
她回到護士辦公室給男友打了個傳呼,她男友叫李平,比她大4歲,在一出
名的研究所上班,大學生,人很老實。
「璐兒,你分配到那醫院的事跑咋樣了?你可別坐等天上掉餡餅啊?我媽剛
才還說起呢。」李平在電話裡說。
「不順利……你媽說啥?」
「她………說如果你分配不到本市,就算你人再好,她也不同意咱們相愛下
去。」
「是嗎?你媽是為你好,誰願意自己的寶貝兒子娶一個縣裡的護士?而且我
可能還領不到工資。我看咱們分手吧。」
「不!我不同意。儘管我沒多少社會關係,幫不上你。但你知道我是真心愛
你的,我不像我媽那麼勢力眼,即使你回到縣裡工作,我也不會在意的。」
「我會在意的!!!」李小璐「啪」地一聲掛斷電話,趴在桌上傷心地哭泣
著。
電話鈴聲又響起來,李小璐猛地拿起話筒,連哭帶喊地說「我不是對你說過
了嗎?!咱們分手了!!別再糾纏我!!」
「你在和誰講話?這麼沒禮貌?」電話裡穿出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啊,是馬院長?對不起,我不是衝您說的。」
「你來我辦公室一趟,中午我這兒沒人,你給我把窗戶玻璃擦一下。」
「好的。」
 ************
「鐺。鐺……」輕輕敲門。
「請進。」
「馬院長,您好。」婷婷玉立的李小璐身穿白色護士短裙走了進來。
她的款款美麗和青春又有幾個都市女孩能及得上呢?馬院長緊盯著她,嘴裡
默默地唸著。
馬院長把大量的目光都放在她的絲襪美腿上,啊!今天她穿著一雙白色上面
有點狀小花的絲襪,雪白的絲襪,休閒鞋。李小璐看見他盯著自己先是一楞,然
後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頭。
「你把這幾扇窗戶玻璃擦一下吧。」坐在大辦公桌邊後面的馬院長伸手指劃
著。
「嗯。」
李小璐走到大辦公桌邊,彎下腰,解開了鞋帶。他的眼前忽然一亮,她露出
了一對雪白的白襪足跟。她趿拉著鞋,踩著椅子,一邁腿站穩在辦公桌上打開了
窗戶。她的每個動作似乎都與眾不同,那樣的優美。
他眼前出現了一雙秀美的白襪腳,那優美的輪廓幾乎領他看傻了,看著那對
白襪腳後跟上下跳躍著,令他心潮澎湃。
她穿的白絲襪薄薄的,五個腳趾很整齊,自然流暢地排列在白襪裡。足弓頑
皮地向上拱起,圓滑的足跟下白襪依然平整潔淨,紋路一點也沒有變形,一看就
知道是愛乾淨注意保養的女人。
不知什麼時候李小璐的清純的眼光看著馬院長,馬院長居然有一絲尷尬,把
視線轉向它處。
「給你換塊濕布子吧。」馬院長說。
「謝謝。」她把濕布子接了過去。
「馬院長求您把我分配到這醫院行嗎?」她那美麗的大眼睛令老馬心潮澎湃,
但老馬知道他的好機會快要來臨了!!!
「哎呀,這太難了,你看我只剩一張人事局的分配表了。有人出兩萬元買我
的這一張表。而你呢?昨晚讓我很不舒服,你太不大方了。」說著馬院長伸手抓
住了她的一隻白襪小腳。
「我覺得我挺大方啊?只是您太那個了,我受不了。」她說完後臉唰的紅了。
不過屋裡的氣氛緩和多了。
「李小璐,只要你這回順從了我,我馬上給你這個,我說話算數!你敢要嗎?」
馬院長把那張蓋著大紅印的人事局分配表遞交到李小璐面前。
李小璐雪白的牙齒咬了一下紅潤的下唇,像下了決心似的低聲說了一個字,
「要。」由於過分緊張,她柔弱的小手接過了那張紙兒時竟有些顫抖。
馬院長的手指在她的陰道里小心向前探索,只覺得指頭被李小璐濕滑柔軟的
肉穴慢慢吞食,一陣緊繃感,有一種被堵截的感覺。
她的小嘴微微噘了起來——她真美,細膩的皮膚光滑而潔白,她大腿間的神
秘花園裡,緩慢流出了甜美的蜜汁……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