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德叔狂肏大嫂侄媳婦

潮州德叔狂肏大嫂侄媳婦
德叔今年三十有九,是香港地盤判頭,家有一妻一女,因為經常勞動,所以
身裁十分結實強壯。
  上年潮州那邊有信來到,原來是鄉下的大嫂寫來,說德叔的姪兒明仔已經長
大成人,並且年底結婚,想請德叔去主持婚禮。無奈德叔公事繁忙,未有暇出席
婚宴。
  德叔在潮州有個同父異母的兄長,早在十年前賣了鹹鴨蛋,剩下孤兒寡婦,
德叔性動好客,便不時從香港寄些物資上去幫補一下。
  不經不覺一年已過,德叔趁年假,隻身回潮州省親。
  德叔乘著直通巴從香港直達潮陽,下車不久,一名樣貌不俗,身裁豐滿的少
婦走近,
  「請問你是不是吳省德呀?」
  「你不會是嫂子罷?」德叔都不相信眼前這個挽髻的騷婦是自己的大嫂。
  「就是!」
  「大嫂。」德叔只見這位大嫂年紀不大,可能還要比自己年輕十多歲,柳眉
月眼,嘴角含春,(有七分瘦身後的鄭欣宜,三分黑木瞳的模樣)頸項膚色白晢,
一點都不像落田下鄉的女人,白色襯衣下兩隻大乳被黑色的乳罩托得又高又挺,
緊窄的黑色西褲,包著那高隆的肥臀和微凸的小肚,看得德叔口水都差點流出來。
  「二叔,我先帶你到我家去。」大嫂一手抽起德叔的行李,「這些是你的行
李嗎?」
  「這個不‥‥」大嫂二話不說攔住二叔的話頭。
  「你別跟我客氣啦!別看我女人仔一個,我力氣不小的阿!」
  這時一名大漢從車上走下,搶去大嫂手上的行李說︰「你幹嘛拿我的行李呀!」
  「嫂子,我想告訴,這不是我的行李。」
  大嫂尷尬地放下行李。
  坐在牛車上,大嫂與德叔閒話家常起來。原來大嫂閨名叫亞芳。是德叔的哥
哥亞來四十歲時娶來的填房,那時正室來嫂難產時,得子子明,那時芳嫂只有十
六歲,入門後便照顧子明。
  十年後,來哥患重病而死,留下五歲嗣子吳子明一人繼後香燈,芳嫂只好帶
著繼子艱辛生活。
  「那時,多得二叔你經常接濟我們,我們都很難在這個地方活下去。」
  「別這麼說,大家都是咱家人,無講這些話。」
  德叔斜睨著屈著兩腿坐在對面的大嫂,兩股間緊窄的布料,隱約將她肥美陰
阜的形狀透露出來。顛簸不平的路,將大嫂一對巨乳扽得上下抖動。
  德叔雖在香港有妻室,但造訪一樓一鳳也少不免的事,家中也裝滿不少色情
光碟。只見這大嫂騷中帶勁。德叔的也翹起頭來。
  「二叔置家沒有呀?」
  「我那有大哥這麼好福份,娶到大嫂這麼漂亮的妻子。」
  「二叔你笑人的。」大嫂亞芳兩頰緋紅,豔麗不凡,看得德叔都動心癢。德
叔為了轉移視線便問。
  「啊!明仔的媳婦如何呢?」
  「她呀!還算乖巧,對我這個家姑都算孝順。但是呢‥‥」
  「甚麼了?她不是有甚麼毛病吧!」
  「哎!他們二人都成親近一年,但一隻蛋也沒有,我怕這個媳婦有病呀!」
  「我以為大嫂怕甚麼,只是一年,年青人來夜方長嘛。」
  「哎!當年來哥死前,我在床邊跟來哥約好,一定會看著明仔成親生子,他
才肯安然離世。來哥得明仔一粒仔,他若不能替吳家繼後香燈,我死後有何面目
去見來哥。」說到傷心處,眼眶已經紅了。
  「大嫂,別說這些不吉利話。」
  「二叔,上次在信中提你帶的東西,你有帶來嗎?」
  「我記得!」
  二人終於來到吳家祠堂,德叔拜過眾祖先,又到來哥墳前上香。
  「大哥,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嫂子和明仔,你要緊的是保佑明仔為吳家開
枝散葉。」
  二人回到家中,只見一名眉目清秀的小女孩在打掃客廳。只見德叔二人來到
玄關,便丟下掃帚,走上迎接。
  「奶奶。」
  德叔只見這女孩頂多只有十四歲,樣貌還十分稚嫩,有七分小天后梁洛施三
分酒井若菜的樣貌,但發育甚好,一件寬鬆的都掩蓋不了一對渾圓飽漲的乳房,
還隱約可見乳葷的形狀。
  「亞詩,快叫人,這是你的叔公老爺。」
  「叔公老爺。」聲音如小黃鶯一樣,煞是動聽。
  「去倒茶給叔公老爺。」
  只見兩條結實小腿,動彈有力跳過去茶几旁。結實的屁股如水蜜桃般抖動著。
  「大嫂,我這個姪媳婦到底多少歲?」
  「十三。」
  「甚麼?這麼年輕?明仔多少歲呀?」
  「十五咯!」
  「不是嘛,這麼早婚,不用讀書嘛!」二人細語道。
  「我們鄉下人哪有錢讀書,這個亞詩,早年鄰村發生瘟疫,全家都死了,她
到了我們這邊來,見她可憐便收養她,後來看她一副好生養的樣子,便娶她過門
做媳婦咯!」
  亞詩將茶搋過來給德叔。
  「無禮貌,快跪下奉茶。」大嫂斥喝道。
  「不用跪不用跪。」德叔用兩手抓住亞詩一對瘦弱的手臂,乘機將兩手的指
骨壓在亞詩的一對豪乳側,又柔軟又彈手。
  「要的,這是禮貌,他們結婚時都沒有奉過茶給你。」
  德叔只好讓亞詩如言跪下,並向自己叩頭。
  亞詩彎腰時,德叔隱約從其領口看到一條緊窄的乳溝。
  「乖啦乖啦!起身起身!」德叔一手抓住亞詩的小臂,又碰到她的巨乳了。
  亞詩實在是童顔巨乳。看得德叔都心癢癢。
  「亞詩,叫亞明仔從田裡回來,多買些吃的,我們替二叔洗塵。」
  「大嫂,家常菜可以了,不要破費。」德叔從銀包中抽出三張一百圓人民幣,
塞給亞詩手中。
  「亞詩,拿錢去加。」
  「二叔,你幹甚麼」大嫂將德叔攔下。
  一場混亂中,德叔二手在大嫂和亞詩身上摸了數把。德叔都過癮死了。最後
亞詩拿著二百圓踩著拖鞋便出去了。
  「二叔,到我家,就不要客氣了嘛!」
  「大嫂,這怎好意思呢?要你破費。」
  那晚,明仔跟亞詩買了不少食物回來。四人大快朵頤後,便回房休息。
  那晚,德叔腦裡全都是大嫂亞芳和姪媳婦亞詩的曼妙身裁,想到她們的兩對
巨乳,令人真是想起都慾火標昇. 明仔則是一名呆頭鵝,甚麼也不懂,放著兩個
美人兒都不懂享受。
  鄉間地方,哪來空調,空氣又悶熱,很快德叔都想出一身汗來,便躡手躡腳
走入浴室,想沖個身。怎料,只見亞詩在浴室赤裸著上身用濕布抹著一對香汗淋
漓的大乳。
  「呀!叔公老爺。」
  「對不起。」德叔快手快腳的走出浴室。
  但眼前的美景已經被德叔一覽無遺。月光下,一對淺紫色的乳尖向上翹起,
形狀如奶皇包的乳房,結實地長在亞詩的胸前。德叔十分尷尬的,回到自己房間。
  到了半夜,德叔才敢走出房門,到洗手間去,途經大嫂房間時,只見房門虛
掩,內裡有燈光外洩。
  「呀啊呀呀!」從房罅間傳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叫床聲。德叔忍不住從門外窺
探入房。只見大嫂在床上只穿著一條半透明的尼龍內褲,長發披肩,登時年輕了
五年以上,一對巨乳微墮在肚子上,但乳頭的形狀甚好,只見她一手拿著一本線
裝小說,一手伸手進內褲裡挖掘陰道。小說封面還是一幅中國唐朝的春宮圖。
  「呀呀!」不知是否看到興奮處還是搔到癢處,大嫂叫得十分爽。看得德叔
的都硬起來。
  德叔只好急急腳回到房間裡。
  第二天,德叔掛著兩隻熊貓眼從房間出來。
  「二叔早晨,來吃早餐吧!二叔」
  「陌生床吧!不太睡慣。」德叔哪敢說是打了整晚手鎗呢!
  「亞詩,出外再買些油條,粿子回來。」
  「大嫂,早飯太多了,還出去買,怎吃得下!」
  亞詩出門後。
  「二叔,我支開亞詩是有原因的。」
  「怎麼了?」
  「二叔,我在信上叫你帶的東西有帶來嗎?」
  「手提攝錄機嘛!大嫂,你叫我帶這個來幹甚麼呢?」
  「二叔,我不是說過,他們二人已經結婚一年多,連孩子都沒有一個。我怕
他們沒有行房。」
  「我明白了,你想偷窺他們在房裡幹甚麼?」
  「就是嘛!」
  「但明仔都這麼大,怎會不曉得這家事呢?」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一板一眼,踢一
下才動一動,難道要我這個繼母教他這檔事嗎?我怎說得出口呢!」大嫂兩頰微
紅。
  「明白明白!」德叔不好意思的回到房中,從行李箱中拿出手提攝錄機。
  「大嫂,你想怎樣做呢?」
  「我想把這部機器掛在窗簾後,今晚暗暗拍下他們的一舉一動。」
  「使得,使得!」
  德叔便將錄影機安放在明仔的房間,拉線接駁到芳嫂的房間的電視機上,並
教了芳嫂如何操作攝錄機的遙控,一個下午無話。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
也能清晰可見。
  晚飯不是海鮮就是河鮮,蝦、蟹、生蠔和蜆貝類不絕,還有燒酒。看來芳嫂
誓要明仔破處不可。
  那天晚上,德叔都因攝取了過量的蛋白質,都翹首不下,睡不著覺。
  突然敲門聲輕響,甫一開門,只見大嫂身穿一套碎花短擺松身睡袍,乳房還
在抖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下沒有配帶乳罩,再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
將其姣好的下身表露無遺。
  「怎麼了?大嫂!」德叔壓下聲線問。
  「二叔,我忘了怎樣操作這機器。你過來教教我好嗎?」芳嫂因喝過酒的緣
故,雙頰粉豔
  德叔便隨著芳嫂那肥美的屁股進了房間。不知是否海鮮和酒精的影響,德叔
聞到芳嫂的房間有一陣熟女芬芳的氣味。
  「二叔,快坐下。」
  芳嫂心急地將德叔拉下,正對著電視機坐在床椽上。德叔按了攝錄掣後,只
見床上二人在月色下,不為所動,二人各自在床的一邊睡覺。
  「你看,他們‥‥他們連做也沒有做。」
  「冷靜一點‥或者他們未混熟呢!多等一會」
  豈料等了兩個小時!二人真的睡著,並且發出鼻鼾聲。
  「你看,原來結一年都是這樣呀!」芳嫂激動非常,從床上跳起來,「我要
去打過這免崽仔。」
  「大嫂,不要呀!」德叔想拉著芳嫂,但芳嫂已走去踼開了兒子的房門。
  芳嫂將兒子明仔從床上拉下。
  「你到底怎麼了,亞詩生得不漂亮,不喜歡她嗎?」
  從睡夢中被母親罵醒的明仔,莫名奇妙的坐在地上。
  「媽,ludamiga?(你說甚麼)」
  「我問你為甚麼不與亞詩行房?」
  「我們有呀!」
  「有?一動不動在睡著覺!」芳嫂嬲怒得拿著拖鞋狂打明仔的耳光。這時連
亞詩都嚇醒了過來。
  「停啦!好咯好咯!」堅叔拉著芳嫂,「大嫂,停啦!讓我來問。」
  「好,二叔你來問!」
  「明仔,亞詩,你們告訴我!你們這一年有沒有行房?」
  「有呀!我們晚晚都有」
  「晚晚?」堅叔不太相信。「好好,你們告訴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
  「不就是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就可以生孩子的嗎?」他們夫婦二人十分有
默契的同聲說道。
  芳嫂聽後,差點暈倒在地上。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
大談性愛講座!
  「性交就是用男性的性器官放在女性性器官,一同或一方達致高潮,便稱為
性交!但今日性交的定義,並不採取「性器官接合」的看法,依照今日法律「稱
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
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
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如此一來,性交的範圍擴大,應該特別
注意才是。」
  「而生孩子,就是要透這個行為讓男性的精子與女性卵子結合才能結成胚胎!
  明白了嗎?」
  兩名少年人迷惘地搖搖頭,明仔甚至舉手問,「性器官是甚麼?」
  氣得德叔七竅生煙!芳嫂也跟搖頭。
  「二叔,你會不會說得大深了,不如直接地教他們吧!」
  「怎麼教?叫他們脫光衣服,還是叫我脫光衣服跟人家做嗎?跟誰做?跟你
做呀!」德叔說完,氣得跑了出房間去,芳嫂跟著跑出來!德叔拿起桌上喝剩的
燒酒,也喝了兩口。
  「大嫂,你要吳家有後,不如讓他們多讀點書吧?他們連最基本常識都沒有。」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不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
如雨下。
  「大嫂,你別這樣!」二叔拿出手帕給大嫂抹眼淚。「你一手把明仔養大,
我和大哥都十分感激你。真的,你又不是明仔的親媽,要你年紀輕輕的把一個小
孩子養大,真是難為大嫂你了。」
  「二叔,你別這樣說,我早把明仔當自己親兒一樣。」
  「大嫂!」德叔竟忍不住擐抱著芳嫂。
  「二叔,你怎麼啦!」
  「大嫂,我想到一個方法幫明仔!你真的想吳家有後嗎?」
  「當然想!」
  「你不怕吃虧?」
  「要是能幫到明仔,我甚麼都願意做!」
  「我們做一次示範給他們看,讓他們照著做!」
  「我‥‥們‥‥我和二叔你做‥‥」大嫂面頰立是紅到耳根子後。
  「算了吧‥‥我都是說說而已,我再想想其他方法吧!大嫂,晚安!」德叔
轉身正要回房時,發現衫擺被大嫂拉著。
  「讓他們‥‥跟著我們做‥‥真的可以嗎?」
  「這是當下。唯一。可行的辦法。」德叔望著芳嫂的豔容,芳嫂吞下一口唾
液,「我們進房吧!」
  「你不後悔!」
  芳嫂拿起酒瓶,喝光裡頭的酒,點點頭!
  德叔便拉著芳嫂的柔荑回到明仔房間。
  「二叔!」「叔公老爺!」明仔夫婦二人正襟危坐等著兩長輩回來。
  「你們先睡到對面床去。」兩晚輩如言照做。
  「明仔,待會兒你看到二叔怎麼做,你們兩個不要問任問題,你就照著辦的
對亞詩做就可以了,明白了沒有?」明仔還是一頭呆頭鵝的點著頭。
  「亞詩,待會你奶奶有甚麼行動,你也跟著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亞詩
睜著大眼點頭說。
  德叔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大嫂,你坐在我的大腿上來。」
  芳嫂只見德叔下胯如帳幕已經隆起,不免有些懼怕。德叔一手將芳嫂拉到自
己身上。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愛撫和接吻,如果怕羞把燈關暗一點,
或者喝點酒來培養情緒。」德叔說時遲,摸時快,一對粗糙的大手已經伸入大嫂
的睡衣內,搓揉其一對爆乳。
  「啊‥‥」芳嫂嚶嚀一聲,全身在抖戰。乳頭剛剛還是一樣軟綿綿的綿花糖,
現在已經德叔被搓拔成一粒橡皮糖了。
  「二叔,啊‥‥不要這樣,羞死了。」
  只見明仔還瞪大眼呆坐在床上,德叔吆喝道。「食屎仔,快給我做。」
  明仔立即伸手入亞詩的罩衫內搓弄她的一對巨乳,亞詩不知如何反應是好,
只有一味的傻笑。
  「繼續!」德叔的舌頭也不閒著,不斷舐動大嫂的後頸和耳垂。令芳嫂全身
酥麻過來。德叔讓大嫂臥在自己的身上,左手則滑到她的下體撫摸搓揉那因經常
勞動結實有彈性的屁股。手指有技巧的滑入其股溝,用指骨輕輕鑽弄她的屁眼和
陰阜。
  「啊‥‥二叔‥‥不要這樣弄奴家,奴家很難受‥‥啊啊啊。」芳嫂雙頰微
紅,嬌喘不止,甚至輕咬下唇的吟叫著。
  「大嫂,讓我看看你有多難受!」
  「唔‥‥不要。」
  德叔將芳嫂的睡褲很容易的脫下來。只見其粉黃色尼龍質內褲,下胯早已濕
了一大片,連陰毛、陰阜和陰唇都能清楚看見。
  德叔問:「怎樣?明仔,亞詩有沒有濕。」
  「沒有,內褲沒有像媽媽那樣濕。」芳嫂聽見,已經羞得不敢見孩子的面。
  「那麼快脫去她的內褲吧!」明仔如言照做,亞詩明顯地在叔公老爺面前有
點怕羞。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有背項、乳頭、肚臍,膝蓋
和大腿內側等,都可以用咀舌來刺激它們。」
  「哈哈哈,很癢,明哥,我怕搔癢。」明仔如言照做,但亞詩不斷的笑。
  開始有感覺了,特別是乳頭和大腿內側。
  「真給你的氣死。」
  德叔將芳嫂拋下,一手扳開亞詩的兩腿,只見陰戶上只有陰毛數條,肥美白
滑,蓬門緊閉,原來還是處女一名。
  「叔公老爺!」
  德叔用其蠱惑的舌頭,在亞詩的陰戶上遊走,另一手搓弄那不比大嫂小的乳
房和撥弄其乳頭。
  「啊‥叔公老爺‥‥‥明哥‥‥啊‥很舒服‥‥」
  「這一招是愛撫招數的高潮,用舌頭直接刺激她的陰核。」
  「明白怎樣做沒有?」
  明仔照辦,果然奏效。
  「怎樣,亞詩的小妹妹有甚麼流出來?」
  「只有一些白汁。」明仔彙報。
  「繼續舐!」
  德叔立即回來服侍被冷落的大嫂,不斷舐啜她的陰核和陰道。芳嫂也被這個
二叔弄全身酥軟,淫水不斷湧出,全身用不上氣力來。
  芳嫂「啊」一聲,緊咬著手指不讓自己發淫媚的聲音。
  「啊‥‥二叔‥‥你未置家,你怎會懂得這麼多招數的。」
  「大嫂‥‥舒服嗎,我閒時會出外獵豔嘛!讓你爽死吧!」。
  「啊‥‥啊‥不要‥‥啊哈‥很羞呀!」
  德叔見差不多,便將褲襠除下,彈出一條如梅林牌紅腸般大的。
  「二叔,你那話兒‥‥跟我差不多呢!」明仔居然說!
  「真的嗎?快除褲給二叔看看!」沒有想到呆頭鵝下面真的長了一條呆頭鵝
頸,那龜頭真的像鵝頭上的髻。」
  二女也被二人的陽具嚇壞。「那麼長‥‥」
  「好‥‥好‥好小子,有你的,有我們吳家優良的遺傳。來,讓她們好好品
嚐一下。」
  德叔二話不說,便將自己的塞進大嫂的咀巴內。芳嫂啜吮了數下後,便
主動用手輕托著德叔的陰囊,套弄著來舐啜著。
  「大嫂‥‥啊‥‥你吹蕭‥‥的技巧很好呢?」芳嫂低頭不語,只是埋頭苦
幹起來。
  「哎呀‥‥」
  「二叔,亞詩咬得我很痛哩!」
  「亞詩,不要用牙!只用咀唇和舌頭。」
  「是不是這樣!」亞詩如言照做,這時這小媳婦已經脫個赤條條,美得不可
方物,德叔即時拿出攝錄機,拍下其美態。
  「好媳婦,舐舐他的小袋袋。」
  「啊‥‥二叔,這個很舒服!」
  「來,大嫂,讓我們做最重要的給他們看罷!」
  「二叔,快‥‥奴家想死了‥‥」芳嫂將德叔的大從口中吐出,還黏著
幾絲唾液。
  芳嫂主動伏在床上,把自己的肥臀高高蹺起。
  「二叔‥‥快把你的肉棍‥‥快插‥‥插進來‥‥」德叔便將自己那條七吋
長的,插入芳嫂濕滑的陰道內。
  「啊‥‥我要你的大,二叔。」芳嫂已經渾然忘我!
  可能因為是沒有生過孩子,德叔感到大嫂的陰壁緊啜著自己的陽具。「啊‥
‥呀‥‥大嫂你那裡很緊窄‥‥」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不由
自主像母狗一樣的擺動著微脹的腰肢,迎合著德叔的抽送。不停搖擺,連唾沫也
流到床上。
  差不多十年,芳嫂已經未試過男人肉棍和被插的滋味,她還以為自己早已經
忘了這檔事的感覺,怎會想到來得那麼刺激,而且還要在自己的兒子面前被幹。
  「啊‥‥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
陰精從子宮噴出,整個人也癱軟下來,暈死過去。
  德叔立時拔出陽具。只見明仔不斷挺著陽具,想進入亞詩的陰道,但卻蓬門
緊閉,弄得明仔滿頭是汗,不知如何是好。
  「二叔,我弄不進去,該怎麼辦?」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你老婆還是處子,處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
豬油來吧,
  「豬油!煮菜用的豬油?」
  「對‥‥快快。」
  明仔走了出外。德叔一對淫眼望著床上赤裸裸的姪媳婦,德叔心想明仔真有
福氣,有如此的小美人做他的妻子,看得亞詩怪不好意思,用手按著下體。
  明仔拿著滿缽的豬油回來。
  「別怕,小媳婦,讓叔公老爺來替你開光。」德叔用二指舀了一撮豬油,扳
開亞詩的兩腿,在亞詩的小蜜桃上。擦弄了數次,德叔的二指便能插入亞詩的陰
道內。
  「痛嗎?小媳婦!」
  「下面有點脹,但不痛!」
  德叔繼續用手指抽送亞詩,連亞詩都開始有反應。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很快哦‥‥我是不是快要昇天了。」亞
詩的愛液和著些微血絲流出陰道。
  「明仔,你看,你老婆的處女膜穿了。」
  豈料,當德叔全力抽弄亞詩的時候,明仔竟望著鄰床的芳媽,只見一對大木
瓜乳,粉粉的乳頭和那肥美的肉屄流出汨汨淫水。看得明仔的又脹大了。當
明仔早幾年發育時,曾經用芳媽的內褲打炮,但被芳媽發現揍了一頓,就不敢再
有任何妄想。沒想到今天芳媽的嬌軀竟光脫脫的在自己面前。明仔竟忍不住走近
芳媽用頂著她那肥屄磨弄,那如雞蛋般大的龜頭,沾了芳媽的淫水,在陰門
前磨了數下,竟然「噗茲」一聲便滑入陰道了。明仔感覺到芳媽的陰道又濕又熱,
陰道內壁緊緊包著自己的陽具。明仔開始學德叔一樣抽送著芳媽。
  「媽‥‥好舒服‥‥」
  芳媽從睡夢中甦醒過來。
  「二叔,人家受不了,你放過人家
  「媽‥‥好舒服‥‥媽的美屄插得明仔很舒服!」
  「衰仔,你幹甚麼?我是你媽來的‥你不可以這樣‥‥啊啊‥‥」
  「媽,你跟二叔又可以‥‥我不依,我又要插媽‥‥」
  「不要這樣‥‥二叔‥‥快阻止明仔‥‥」
  德叔此情此景只有聳聳肩,不可置否。
  「媽!我不能停下來,太舒服了。」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亞詩俯在德叔前,用口唅著德叔的軟下
的陽具。
  「亞詩‥‥」德叔看見隔壁亂倫春色,自己的姪媳婦又替自己吹奏,即時起
頭。
  「你這個小蕩娃,等叔公老爺教你做人的道理吧!」
  經過在亞詩的陰門前磨弄一番後,德叔終於成功奪取了亞詩的初夜,陽具挺
入亞詩陰戶的一刻,芳媽大叫。「二叔‥‥你怎可‥‥她是你後輩‥‥還有,她
我的媳婦‥‥啊啊‥」
  芳嫂有些難為情,因為自己竟被自己兒子插得很舒服,而且很刺激‥‥
  「明仔‥‥快停,‥‥你老婆被你二叔幹了‥‥快‥‥阻止你的二叔‥‥」
  「媽‥‥二叔‥‥跟我都是一家人‥‥怕甚麼!二叔這麼有經驗‥一定可以
把亞詩調教成一位好媳婦的‥‥」
  「況且‥‥你捨得我停下來嗎?‥‥」
  「噢‥‥」明仔沒有停下來繼續抽插啜泣著的母親。
  「媽‥‥我‥‥不行了,我要尿尿‥‥」
  「不要射進裡面,要是懷孕了,我哪有面目見你老爸‥‥」
  明仔始終是第一次,終於在芳媽的身上射了一灘又濃又稠的精液。而另一廂,
亞詩也被叔公老爺插得七上八落,三魂不見了七魄‥‥
  「叔公老爺,人家受不了‥‥啊啊‥‥這招叫尾生抱橋‥是很厲害的招數‥
‥」
  「那麼‥‥叔公老爺一定要教教明哥‥‥把人家弄得難受死了。」
  「我也快了‥‥亞詩‥‥想喝叔公老爺的子孫汁嗎?」
  亞詩如小女孩般期待著喝冰淇淋一樣點頭。
  「來,亞詩‥‥啊‥‥啊‥‥」如泉湧的精汁噴灑在亞詩一張俏面上。亞詩
用舌頭將德叔的精液從面上舐進口中。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再沒有離開那家,一時雙皇一後,一時一皇雙
後,要不是就四人混戰。每天都是亂倫春色,滿屋呻吟。德叔更教曉明仔不少性
愛招數,甚麼蛙前蛙後、點水蜻蜓、穿花蝴蝶、王母獻桃、古道斜陽、狂奴籲天、
驅虎進狠、雀屏中目、乳燕歸巢、修成正果、舉案齊眉、江邊鷺立、面壁十年、
逆水行舟、移磡就船、左右逢源、尾生抱橋、寒江獨釣、云橫秦嶺、陳橋兵變、
紫霞劍法、雪擬藍關、伺機而發、蠖屈能伸、春雨飄窗、喧賓奪主、開卷有益、
春風拂檻、吳頭楚尾、獅子回頭、拱云托月、分久必合、斜月相照、開門迎月、
倒果為因、寶鼎香車、舉杯邀月、百步穿揚、半掩柴扉、曉風殘月、隔山觸火、
歛翼側飛、如封似閉、春風吹渡、合縱聯橫、獨闖金關、四海歸源、高潮始結。
  凡此種種四十九式都用在二姝身上。
  德叔留在潮州最後一晚,明仔舉杯敬德叔。
  「二叔要不是你走這一轉,今日姪兒還是吳下亞蒙」。
  「好小子,有你的,現在兩個女人都在你面前叫哥哥了。」
  「二叔何嘗不是,我的愛人不是晚晚叫叔公老爺插屁眼。」二人淫笑不止。
  「二叔,既然今晚你留在家中最後一晚,我媽跟你的好媳婦便留給你享用。」
  「那麼怎好意思‥‥」
  「客氣甚麼的,二姝已在房間等你了‥‥我出外走走,你用完,今晚我回來
再‥‥哈哈哈‥」二叔看著明仔走出門後,便立即跑出大嫂的房間。只見兩婆媳
穿著性感的蕾絲睡衣,一黑一白的吊帶絲襪,互相愛撫親吻著。二人一見德叔,
便媚絲細眼的叫起來,
  「二叔‥‥」
  「叔公老爺,等得人家很心急哦,忍不住先跟婆婆玩起來了。」
  德叔迅速的脫掉褲子,已經直翹翹的,「二叔好壞哦!還不給人家吃大
腸。」兩婆媳一同將德叔拉到床上,分別一左一右半跪著的吃著德叔的大和
蛋蛋。德叔閉上眼睛享受著。
  經這數天的調教,二人的口技大有進步,吸啜得像一部小吸塵機一樣,強而
有力。連滿有經驗的德叔差點兒走火。
  「啊‥‥我的好大嫂好媳婦,大小美人,叔公老爺快受不了,快給叔公老爺
插爽爽吧。」
  「婆婆,今晚讓你跟叔公老爺。」
  「好媳婦,真孝順。」芳媽自己脫下已被淫水沾濕的黑色尼龍內褲,張開兩
腿半蹲在德叔身上,握著德叔的磨弄自己的陰唇,然後陰唇微開,張嘴便吞
下德叔整根!」
  「啊‥‥好哥哥,舒服死妹妹了。」
  「唔‥‥叔公老爺,我不依‥‥人家又要‥‥」亞詩自己用手指插入自己的
陰道內。
  德叔恨不得多生一條出來,插這小美人。
  只見亞詩也半蹲在德叔的頭上「叔公老爺,快喝人家的蜜桃汁。」
  隔著白色的尼龍小內褲,德叔用舌頭和咀巴含舐著亞詩的小美屄和淫水。二
姝跪坐在德叔的身上,不斷搖晃,甚至互換位置。令德叔也顧此失彼,一時失了
方寸。最後德叔在二姝的咀巴前竟然洩了精。
  「好哥哥‥‥我們愛死你了,你不要離開我們了‥‥」二姝赤裸著美麗的乳
房挨在德叔身上說。
  「不行呀!」德叔吸著事後煙說,「我已經一個星期沒有跟妻子女兒聯絡了,
我下周有一個工程,要回去負責。」
  二姝從床上面色一轉,陰沈更帶點陰森。
  「你跟我們發生了這種關係,你以為自己還可以離開嗎?」
  「你們‥‥說甚麼‥‥我們‥不是,你情我願的嗎?」
  「來‥‥我們帶你看些東西‥‥」
  德叔被二女拖到二樓的露台前。
  「出去看看!」
  「你們這樣走出露台,不怕人家笑話嗎?」
  「你放心,他們看不見我們的。」
  德叔往露台外面一看,竟然看見自己站在大屋的對面街向自己揮手。
  「那個是‥‥」
  「是明哥,他借了你的肉身出去了。」二女跟對面街的德叔揮著手道別。「
你們陽間叫這做借屍還魂!」
  「那麼你們‥‥」
  「我們‥‥」二姝的笑聲甚是嚇人。
  「救命呀‥‥救命呀!」
  「他們聽不見的‥」
  在對面街兩個路經的街坊,看到德叔(明仔)向燒焦的大屋不斷揮手
  「先生,你沒事吧!」
  「我‥‥我跟對面大屋的人道別‥」
  「你和那家人是親戚嗎?」
  「‥‥對‥‥」
  「這家人真不幸,寡母守仔,仔大結婚本來是好事,豈料婚禮後,家裡發生
了一場大火,全家三婆媳燒死了。」
  「幸好我那次沒有參加這個婚禮。」德叔笑得莫名奇妙繼續問,「請問回香
港的船開出了沒有?」
  「先生,你真好運,今晚刮大浪,大船要多等一會才開,你現在往碼頭應該
追得上。」
  上船後的德叔,用手提電話打了一通給德嫂。
  「老公‥甚麼啦!你不是在潮州的嗎?」
  「我很掛著你,我今晚回來。」
  明仔在德叔的肉體內,想到德嫂和堂妹的嬌軀在床上,下體也不禁鼓動起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