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熟女 注重衛生的她

莎莎很注重個人衛生,有用棉條的習慣。在某個周未的晚上,莎莎跟三位友人打麻將,期間,三人大談「性經」,友人甲說她的男友性技高超,把她弄得死去活來; 友人乙大談她男友是何等不濟,她唯有自慰渡日;友人丙雖毫無經驗,但也評論色情電影的情節,唯獨是莎莎,總是尷尬非常,不願加入討論。

到了淩晨二時,莎莎去了趟洗手間。三人閒聊,友人甲突提出一方案……

於是,她們把莎莎手袋內的棉條都掉進垃圾桶……

快天亮了,行動開始,友人故意弄翻莎莎的茶杯,茶沿著椅子向下流,弄濕她的裙、白色內褲及棉條,令她非常的不舒服。於是,友人提議她換上自己的睡褲,明早才換回裙子,莎莎答應了,但棉條染了茶漬,很不衛生,可是找遍手袋,也沒有新的棉條。

友人見狀,便問:「你在找什麼,可以幫你嗎?」

莎莎尷尬地說:「我找不到棉…條……」

「女人東西,問我們借便行。」

「但是……」

「不合適總比不衛生好,但我用慣了偏硬的棉條,希望你不要介意。」

「當然不會,乾淨便行了。」

就這樣,莎莎便戴上了這條特製棉條。

早上八時,莎莎穿回裙子,離開友人家。

眾人便問友人甲:「她毫無異樣……」

友人甲:「哈,當然,這是先進的東西,我按了時間制,將在兩小時半後啟動十二號模式,那時,棉條內的寶貝定讓她坐立不安,待會我們打電話聽她的呼吸聲吧。」

八時三十分,莎莎在觀塘站的地鐵列車上,正前往油麻地,由於人多,莎莎只好倚在玻璃。

突然,莎莎感到一陣酸麻,雙腳不其然夾住,幸而立即拿著扶手,才不至跌倒,但那種感覺並沒有中斷,她總覺有些東西在陰道內震動,隱約的刺激她的陰道,令她 渾身乏力,雙腳一直夾住。不消五分鐘,愛液已氾濫,她已不能故作若無其事,雙眼失神的左顧右盼,呼吸也急促起來,但她還是努力的忍著。此時,坐著玻璃旁的 男乘客「之勁」已察覺這位女仕有點不舒服「很舒服!」,便問:「小姐,看你有點不舒服,不如讓你坐下。」

莎莎望向之勁,但兩眼已無神,無意間給了個挑逗的眼神,令之勁不知如何是好。

莎莎坐下,立即蹺起只腳,情況似乎有所改善,稍定神,便向之勁道謝。

此時,震動模式改變了,愈來愈猛,莎莎使勁的夾著雙腿,她感到內褲徹底地濕了,但地鐵人多,她能做的實在不多,只望車子快到總站,讓她回家替換。

看來她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了,振動器正展開第三輪攻擊,時而震動,時而停頓,令她的雙腿時開時合,面色也變得古怪了,似笑非笑,似痛非痛,加上輕咬紅唇,深沈呼吸,令不少察覺她有異樣,她只好雙手掩面,控制呼吸。

突然,電話聲響,她正全神貫注的忍耐著,心想,若此時接電話,說不定說不出話來,於是她不接電話,但電話一而再,再而三的響起。她只好接電話,另一隻手則在輕撫額頭。

她吸一口氣,好不辛苦,擠出氣力說:「喂。」

「莎,你沒事吧,聽你說話沒有氣力。」友人明知故問。

「我…沒事…」莎莎吞一口唾液才說出幾隻字。

「那便…」友人想拖延時間。

「電…話…沒…電…遲些…呀……」莎莎忍不住了,呀的一聲,她立刻關掉手機,並用手掩口,以免再次呻吟。

友人甲:「大家聽到嗎,十分鐘而已,小寶貝已令她說不出半句話來。」

友人乙:「是啊,它果真厲害,看來她回不了家,哈哈。」

振動器又展開新一輪攻擊,這次主攻陰道出口處,接近陰核的地方。

莎莎這趟真的受不了,她雖強忍呻吟,但全身抖震,之勁很清楚的看著她小腿震動,快從椅子倒下來,但人太多了,他幫不了忙,而莎莎呢,正在高潮邊緣掙扎,她心想,現在全身抽搐,走不了,萬一忍不住,叫了出來,情況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下一站是旺角……

還有一個站,但莎莎還能撐多一會嗎。在週日早上,在旺角站,幾乎所有人都下車,只剩下之勁和全身抖震的莎莎。

之勁走到莎莎旁,問:「小姐,你真的沒事嗎?你真的很不舒服。」

莎莎只懂搖頭,之勁唯有坐在她身旁。

終於到了總站,車子停定了,莎莎想起身離去,但她一站起,剛巧又碰上振動器的第五輪攻擊,位置一樣,但力度頻率加倍,她真的真的受不了,要倒下了。

此時,之勁一手摟著莎莎,二人站起來呈擁抱狀,她雙手捉緊之勁的襯衣,頭倚在他胸口,多麼溫暖,多麼安全,她忍不了,呻吟了,「呀呀……」

之勁抱緊莎莎,怕其他人聽到她嬌媚的呻吟聲,但這樣的抱緊,令莎莎的雙乳亦受到刺激,呻吟聲更見頻密。

在另一邊廂,莎莎的雙手亦拚命的捉緊之勁的衫,一鬆一緊,他的襯衣給弄皺了,同時,她的雙腿仍在抖震;之勁好不辛苦,才把她拉出月台,二人就在月台站了十數分鐘,待莎莎的高潮完畢,才讓她坐下來。

看來莎莎已恢復了神志,之勁便問:「剛才…恕我無禮,你是否…性高潮…。」

莎莎滿臉通紅,但心想人家「救」了自己,便答:「我想…是吧…,我只知剛才有一股熱力從…那裡往全身擴散,我呼吸困難,我神志不清,我肌肉抽搐…我…對不起…我實受不了。」

「我明白,不能怪你,但…為何…在地鐵內…你明白吧…」

「我不知道,我想是…那硬棉條,友人騙我把它放進去…」

「朋友…她們竟然…算吧,看來你也控制不了它,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家。」

「不,我跟家人同住,我不想他看見那東西。不如到你家,讓我自己拿掉。」

「好吧。」

雖然振動器停了,但在高潮過後穿著充滿愛液的內褲步行十數分鐘也不是易事,莎莎總是不其然的夾住雙腿,之勁也察覺,只是裝著看不到,並一直不說話,怕她又再呻吟。

終於到了之勁家,莎莎禮貌的問洗手間在哪,便衝了入去,「呀…呀……」

十分鐘了,她還未出來,「你沒事吧。」之勁問。

莎莎哭著走出來,摟著之勁:「我脫不下,我一用力,便渾身無力,它…被黏著。」

「等多一會吧…」之勁安慰莎莎。

「我不要等,我害怕那東西…」她愈哭愈烈。

「不如,你幫我…。」

她急瘋了,之勁當然不肯,莎莎哭成淚人,之勁心想,人家哭成這樣,我又有什麼可以尷尬呢,便應承莎莎,便叫她躺在自己床上,雙腿放開,之勁先脫下莎莎的內褲,然後使勁的把振動器拉出來。

是的,振動器加上濕了的棉條,緊緊的被陰道包著,之勁一拉,莎莎的敏感帶再受刺激,頓時腰肢一伸,不禁呻吟,但之勁總算把它拉了出來。

之勁說:「你休息夠才離開吧。」

高潮過後真的很累,莎莎睡著了,醒來已經下午三時,她走出房,四周無人,再到洗手間,見到已乾透的內褲,便穿回。

此時,門鈴響起,她一開門,速遞員便問:「請問霍之勁先生在嗎。」

「他不在。」

「請問小姐是…可否代他收包裹。」

莎莎便說:「沒問題,我是他女友。」莎莎便代為簽收。

半小時後,之勁歸家,莎莎說有包裹,之勁一看便條,心知不妙,急忙拿回房。

但可愛的莎莎追上前問:「這是什麼。」

「沒什麼特別。」之勁故作鎮定。

「我不信,我可以拆嗎。」

莎莎二話不說,便搶過包裹拆開,原來這是………

哈哈,放心,莎莎並不知這是搖控震旦,但好奇的她,在研究產品包裝。

「誰拿著遙控器?」清晰地顯示在產品包裝上,莎莎拿著連著接收器的震旦研究,無知的問:「這是什麼?」

「這是……」

之勁想搶回那東西,但莎莎立時把它放進襯衫內,並說:「你不說,我不會給你。」

之勁唯有回答:「這是……搖控震旦。」

「什麼是震旦?」

(世界真有這般純情的少女嗎?)

「即是……另一類的振動器…即是…剛才…令你…的小東西。」

莎莎愕住,立刻把東西交回之勁,小心翼翼的問:「你…跟女朋友用這玩意?」

「不,我是玩具設計員。」

「性…玩具設計員。」莎莎故意取笑之勁。

「不,是玩具設計員,公司希望我設計一種超靜摩打,在四驅車等玩具內使用,而…這玩意…由於外國很多人都在公眾場所使用,故使用了超靜摩打,以免讓人發覺。」之勁說起工作,毫無尷尬之色。

「我不信。」莎莎做作嬌嗔。

「我拿些產品給你看吧。」之勁有點生氣。

「我不信人家會在公眾場所用這玩意。」說得既天真又挑逗。

「你想試。」之勁還以顏色。

「傻佬,我才不會帶著吵耳的四驅車逛街。」

「我示範給你看吧。」之勁拿出電池,在莎莎面前按下搖控器上的一制。震旦立時震動。

「好靜啊!」莎莎嘖嘖稱奇,「給我玩。」莎莎當震旦是玩具。

「這就叫做震?」莎莎不屑震旦震力微弱。

之勁本想照實回答,但眼見莎莎那副不屑的模樣,便說:「是啊,要靜,就不能太勁。」

「好押韻。那麼,這東西厲害還是剛才的厲害?」

「當然是剛才的,這東西,你戴著做健身也行。」

之勁說得太誇了,莎莎畢竟天真好勝,給他一說,她衝口而出:「那便試試看吧。」說時眼神淩厲。

「譁,你不害怕嗎?」

「有你,我不害怕。」莎莎展露出少女那種既害怕又渴望的情懷。

「哈,好吧,讓它被解剖前幹點好事吧。但是,今天是星期天,我覺得你應該穿輕便些,再者,你這麼敏感,帶多點棉條內褲比較好,這樣吧,你先回家更衣,拿點東西,再來我家吧,我也許久未下廚,就讓我倆共膳才外出吧。」之勁很是體貼。

莎莎說好,欲開門離去,之勁急忙說:「這是我的電話,你六時半左右來到樓下,再給我電話。

莎莎回家了,週日下午,家中無人,她選了件黑色背心,牛仔短裙,穿上啡色長靴,帶了件外套,便走到街中閒逛。

另一邊廂,之勁到超級市場買了支紅酒,兩牌牛扒,少量雜菜,便回家,一看表,只是四時半,便看看產品說明書。

有效範圍五十米……四種強度……建議用法……一些經驗分享……

其實之勁也半信半疑,但暗地裡卻希望她反應強烈。

五時半了,是煮飯的時候,電話聲響,「喂。」

「我是莎莎呀,我在樓下。」

「這麼早?好吧,你可以推門入內,九三三室,記著。」

半分鐘後,莎莎推開半掩的門入內,看見在廚房內的之勁在煎牛扒,「我最拿手,讓我煎吧。」莎莎入得廚房。

「拿你沒辦法,不如你先把它戴上,怕待會忘了。」之勁說得隨便。

莎莎把震旦緊緊的放在陰核上,接收器則夾在內褲邊,然後回到廚房。

「有沒有不舒服?」之勁露出關溢之情。

「沒有,很舒適,好像沒戴一樣。」

「那便好了,我外出買點東西,不要煮得太熟啊。」

「知喇。」莎莎笑容甜美。

這趟之勁壞了,他開門關門,但沒有外出,並躲在沙發後,莎莎在唱歌…真的人靚聲甜,過了十分鐘,牛扒熟了,莎莎邊唱歌,邊找配菜。

此時,之勁出動了,按下一制,莎莎走音,呀的一聲,雙腳夾住,一時失神,環顧四周,但沒有人,於是繼續煮飯;又過了數分鐘,之勁又按制,莎莎及時掩口,但雙腳始終無力,莎莎知道之勁在家了,四處尋找,之勁也沒躲避,莎莎搶過搖控:「吃飯不準玩。」

二人共晉晚餐。

飯後,之勁搶著洗碗,叫莎莎倒垃圾,莎莎拿住垃圾袋,拉開大門,突然又一陣酸麻,上身向前傾,一手捉住門柄,原來她忘了帶搖控,給之勁拿回了。看來她不會好受了,哈哈。

他倆外出了,第一站是戲院。

「九時半…還有個多小時。」

二人排隊買票,到他們了,之勁有風度的說:「你選位置吧。」

莎莎聚精會神的選位,又一陣酸麻,莎莎一陣抖震,向之勁打出一個挑逗的眼神,「你好壞呀。」很嬌。

其實莎莎也很怕在人前出醜,於是建議到咖啡店坐下,二人又出閒聊,但之勁又怎會放過莎莎,他久不久便按制,目的呢,是不讓莎莎飲半口咖啡,莎莎也非等閒之輩,早已蹺腳應付,咖啡飲不了,但也沒有出醜。

「你忍耐力真的不錯。」

「早已說它震力不強,待會做健身也行。」

多麼囂張啊。

「真的嗎,三秒內,你會站起來。」之勁蠻有自信。

「我不信。」但莎莎立時平放雙腿,雙手捉緊椅柄。

「三,二,一」之勁按下三號制。

不得了,莎莎呀的一聲彈起來,莎莎心怯了,「這是最猛的嗎?」她有點害怕。

「不知呢。」這回到之勁囂張。

「算吧,快點飲咖啡,開場了。」

二人入場,坐在第六行,恰巧左右無人,之勁問莎莎:「片長多少?」

「一百分鐘。」

「休息半小時夠嗎?」

莎莎不明所以,便隨口答夠。

戲的內容並不要緊,最重要時過了多久,還剩下五十分鐘,之勁又按下一制,莎莎再次蹺起雙腳。

「玩一陣便停吧。」

但之勁沒有理會,如是者,震了四五分鐘,莎莎開始有反應了,吞了口水,輕聲說:「夠喇。」

要知道一制的震力雖輕,但久了,開始濕潤了,陰核大了,莎莎便愈敏感。

又過幾分鐘,莎莎抱緊之勁右臂,頭倚在膊頭,之勁乘時撫摸莎莎的大腿,間或觸及內褲邊,莎莎只顧享受,沒有反抗。

未幾,莎莎已全身發熱,額頭在摩擦之勁,隱約間在喊停,此時,之勁已按下二制,莎莎腰肢一伸,挺胸收腹,雙腳踏地,差點叫了出來。她坐立不安,在小小的座倚上輾轉反側,一手撐著椅柄,一手掩住紅唇。

作為一個男人,之勁非常興奮,在莎莎耳邊輕說:「不要忍吧,倚在我心口呻吟吧。」

但莎莎還是強忍,之勁心生一計,要先令莎莎放鬆,於是,他關掉震旦,莎莎如釋重負,整個人軟了下來,不停喘氣。

此時,之勁按下三制,毫無防備的莎莎雙目緊閉,叫了出來,差點跌在地上,她被攻陷了,雙腳漫無目的的向前伸,呻吟停不了。

之勁畢竟不想莎莎在人前出醜,便按停了,莎莎再次軟下來,有點怒,有點興奮,有點挑逗的眼神望著之勁,直至三十分鐘後……散場。

二人行廟街的性商店,莎莎發覺一件有趣的東西,乳頭夾,她說要報仇,戲弄之勁,便嚷著要買,他們買了,便回家,由於下身實在濕透,莎莎沖了個熱水涼,心想待會的報仇大計,但她一出浴缸,發覺只剩下內衣褲,穿好後,便衝出去,大興問罪之師。

她一衝出去,便被之勁捉住,兩手扣上玩具手扣。

「先下手為強。」之勁說。

接著,便把乳頭夾夾在莎莎的乳頭,然後替她穿上緊身運動衣,再拉出控制器,貼在捉不到的位置上,另外,又為她再次戴上震旦,並穿上緊身皮褲,但這次是倒轉穿的,好讓她解不開扣。一切準備就緒,便解開手扣。

「哈哈,在家,不怕出醜吧。」

其實莎莎是蠻興奮的,二人你追我逐,莎莎一不留神,之勁走到後面,啟動了乳頭夾,她上身頓時舒服,左右閃縮,她欲伸手入內衣,但運動衣太緊了,她又想關掉孔頭夾,但又碰到。

她努力集中精神,但表情總是不自在,此時,之勁按下二制了,乾淨的陰核受刺激,她立時夾著兩腿,好不容易才撐住,但已沒有還擊力了,之勁把她抱到床邊,之勁欣賞莎莎的媚態,她上身前傾後昂,雙手掩著兩膝,兩腳微彎,眼神欲拒還迎,雙唇好像有話說不出,呼吸開始沈重了。

如是者,苦撐了十分鐘,兩腳抖震了,眼張不開了,之勁等待的,是呻吟。

之勁不耐煩了,按下了終極四制,莎莎整個人倒在床上,很長的呻吟,佷深的呻吟,兩腳緊合著,嬌軀輾轉反側,活像一條美人魚,兩手握著床單,顯然,這是性高潮。

之勁乘勝追擊,兩手刺激她的纖腰,她崩潰了,呻吟間夾雜著停呀,之勁覺得還未夠,但眼見上中下路都被攻陷,便左手刺激小蠻腰,右手無摸大腿內外側,口呢,在她的紅唇,她的耳珠打滾。

莎莎已進入忘我境界,摟住之勁,徘徊在接吻與呻吟之間,「求求你,真的不行了。」她氣若柔絲。

之勁按停了,也關掉乳頭夾了,莎莎真的高潮了,雙腳仍在抖震,嬌軀仍然敏感,她軟弱無力,喘氣也喘了半小時。

她累了,之勁待她休息夠,便拆出開關器,給她搖控器,著她穿回自己衣服。

「這是你的。」莎莎準備離去,「再見。」輕聲說。

之勁接過玩具,便掉在垃圾桶。

「莎莎,我想,我能真的令你幸福、愉快,我不會讓你在人前出醜。莎莎,我有機會嗎。」

其實莎莎跟之勁的性生活非常協調,但她倆仍時時光顧敝店,看看有沒有幫助前戲的東西,或性感內衣。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