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熟女 悶騷的老婆

結婚前就曾聽說一些有關蘭的風言風雨,說她愛和男孩子稱兄道弟、嘻笑打鬧,被別人吃豆腐也不知道(或根本不介意)。還從她一些不知道我在追她的男性朋友口中知道,我老婆從前是多開放、多性感。研究所裡的男同學們常愛聚在一起,邊喝酒邊交換如何趁機卡油這性感女孩的經驗。

這些把我未來老婆掛在嘴上津津樂道的男孩們、我,以及我當時的女友(現在的老婆),都是同一個大學的同學(我在念第二個碩士,當時的女友是一個大學快畢業 的準學士)。一方面當時我的競爭對手太多,另一方面在美留學的圈子太小,任何事都可能傳遍華人圈子。所以交往的兩年中,我始終把和老婆的戀情保密得滴水不 露,深怕曝光後對手會更加速進攻,因此每當聽到他們滿嘴輕薄,我也不好批評或爭執,總是默默的聽著,幹在心裡。

婚後老婆的表現也都還算正常,她公司裡一堆高挺的老美俊男、帥哥,雖然聽過幾次有老外向她獻慇勤或語出挑逗,但也從未聽說老婆和他們有任何超過分寸的舉動,因此我也從未想過和蘭求證從前求學的那些傳言的真實性。

但在在某個週末我總算是察覺到蛛絲馬跡了,想來當年這些傳言是有它的可信度。

平常老婆的衣著雖不暴露,但也還算性感。雖然我是一個愛吃醋的老公,因為蘭有一副以一個三十出頭、生過三個小孩的少婦來講,算是不錯的身材,我也就不多加管制。

上半身蘭愛穿很透明的薄襯衫(婚前就是這樣了),緊得曲線畢露的T恤,或是超大蕾絲領口的無袖短洋裝上衣;下半身不是膝上的折短裙,就是緊到不行的淺色踩 腳長褲。她又偏不愛穿丁字小褲褲,穿淺色踩腳褲時,在蘭身後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她穿的小褲褲的顏色和形狀。不過蘭一般都是會小心謹慎,盡量不讓自己曝光,最 起碼是在我看得到的時候。

最近因為小女兒剛斷奶,蘭的胸部常會漲得難受,有時還必須把母奶擠掉,雖然不適的情況不會太頻繁,但我們還是到VictoriaScecret,挑了幾件 四分之一罩杯的絲質胸罩。這種胸罩的罩杯有細鋼絲托著,但罩杯本身卻是只托著乳房不會遮住乳房。這樣一方面才不會壓到她因為生小孩從32B升到36D的乳 房和圓挺的乳頭,另一方面還能保持透氣衛生。

因為蘭己有成堆的緊身T恤和產後就更顯緊繃的高岔小褲褲,產後就沒有再另外花錢添購,老三斷奶後,就都重新拿出來穿了。

某個初秋的週末,我們例行要到一個華人商場去買下一周要用的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出門前蘭洗了個澡,從幾件新買的胸罩中挑了一件淡粉紅沒蕾絲的,再罩上一件乳白的無袖緊身T恤,下面穿了一件她的低腰高岔的絲質淺藍小褲褲,外面套上了純白的緊身踩腳褲。

蘭也知道我小氣愛吃醋(就怕老婆曝光被吃冰淇淋),所以出門前老婆順手抓了一件輕薄的深色長外套,剛好罩住她渾圓的臀部和挺到要繃破T恤的乳房和乳頭。蘭隨便穿了雙短靴,原本就和我差不多的身高,看起來就更顯得高挑。

夫妻倆帶著三個小孩,開拔到了附近最大的華人商場。我牽著兩個大女兒,蘭抱著剛滿週歲的老三,一家人在商場裡踱步閒逛。

初秋的風蠻大的,老婆緊抓著外套擋風,但還是不減她逛街的情緒。老婆逛街,一般都是看她的衣服、化妝品,再不然就是小孩們的衣服、玩具。從不留意我的用 品。至於我呢,雖然是小氣愛吃醋,但也很甘願陪著老婆小孩看她們想看的東西。在商場內走著走著,很多中年男士們的視線總會瞄向我的老婆。老婆有著一雙水汪 汪的大眼、高挺的鼻子和性感的豐唇,年輕時就是眾人注視談論的焦點話題。所以在商場內,一堆上了年紀的中年男子眼光無法輕易離開我的老婆,對我而言是習以 為常,見怪不怪。這點我只覺得驕傲,卻不會太吃醋。

一家人邊走邊逛著商場,眼見就要走到前面的華人超市。快到超市時,經過了幾家全家人從未一起駐足的男仕用品店。走在我前面的老婆突然不見了,而我身後卻多 了只手從我領子拎了起來:「喂!季呀,你看看這條領帶好看嗎?」原來是蘭停在一家男仕用品店前,一把將已走向前的我抓住,喊著要我看一條實在不起眼的領 帶。

我雖然感動,老婆竟然會幫我看東西;但又納悶,為何認識十年後會突然轉性,幫一個在矽谷當電腦工程師、每天穿著隨便的老公挑領帶?不解!

老婆一直指著要我細看那條領帶,但我卻發覺,她小姐的眼光老是飄向店內的人群。順著蘭的眼光,我看到了一個很引人注目、身高至少一米八幾的壯碩中年華裔男子。那男人穿著寬鬆的西裝,在高大的身型外更顯帥氣。我承認,雖然他不比我年輕,但比我帥很多。

那個中年男子手牽著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看來是他的女兒,身材高挑,五官輪廓像那名中年男子一樣濃眉大眼。我上下打量著這個中年男子,一肚子的不爽,對那條鳥領帶更談不上任何置評;我的老婆卻也未發現我沈默不語,只光顧著掃瞄那男人。

停了數秒,老婆也覺得失態,但仍未察覺我已發現她在偷瞄別的帥哥,趕忙問我喜不喜歡那條領帶。蘭說話的音量足夠讓店內的人都聽到,音調卻嫩到只有當初談戀愛時才有的磁性。那名中年男子卻也被老婆的嗲聲嗲氣給吸引了,那一對深邃的牛眼直瞅著我老婆上下打量。

我意識到說不出的危機,趕忙催著老婆快走,要不是一手牽著一個小孩,我肯定扛著老婆離開。我告訴女兒們說老爸不買領帶,錢全省下來讓她們自己挑玩具,這下我家的女兒們可站在我這邊吵這要老媽快走,深怕爸媽多留一秒就會轉了心意。

女兒們都嚷著快去買菜,老婆也就不好多留,只好大聲的回了女兒們一句:「好,我們就到前面超市買菜。」實在不是我小心眼,蘭準是有心無意說給那男人聽的。

果不其然,那男人和身旁的中年女人說了幾句話,又把手中的女孩交給了對方,自行大步的尾隨我們一家進了超市。

進了超市,平時都是一起逛一起挑,今天老婆卻提議分開買才省時間。蘭讓兩個大女兒拉著我幫她們去買零食,還特別交代媽媽今天請客,愛買多少就買多少,可以多花時間去挑。

女兒們可樂翻了,拉著我直往零食區跑,老婆卻頭也不回的推著坐著剛滿歲的老三的購物車,逛向了生菜蔬果區. 奶奶的,零食架和生菜區,一東一西差了十幾排的購物架,從未分開自行採購家用的老婆一轉眼就消失在遠方的購物架後了。

「嗨!紀季!好久不見,七、八年囉!」才剛到零食區,就碰到讀研究所時代的家教學生家長:「紀季,是你的女兒吧?好漂亮唷!長得一定是像媽媽喔。來,妹妹乖,阿姨請你們喝珍珠奶茶。」

小孩們聽到喝波霸(就是珍珠啦),哪還有不好的;而對方又是老友,又有誠意,我也不好推辭,便跟著從前家教的學生家長走進零食區旁的冷熱飲部,大家拉了椅子就坐下開聊了。

剛聊不到兩句,我就藉故上廁所,讓小孩跟著阿姨聊一下,自己就往生菜蔬果區跑去,擔心顧慮的事會發生。

走到了生菜區,放眼密密麻麻的一堆主婦,十幾台購物車前拱後撞,在狹小的走道寸步難行。也難怪,週末嘛!但總看不到自己的老婆,我急得眼光四處搜尋,終於 在最遠的斜對角落看到老婆正越過購物車,想要抓滾筒架上的塑膠袋。我家剛滿週歲的老三坐在橫在蘭前面的購物車上,正拿著一袋青菜直甩,還不停地咯咯大笑。

滾筒架前還站著別的主婦們忙著挑菜,中間又橫隔著一台老三坐著的購物車(老婆從不敢讓小孩離開視線,尤其是擁擠的市場),她只好踮起了腳尖,想要越過橫在前面的購物車和一兩位正在挑菜的婦女,抓到到滾筒架上的塑膠袋。

這麼一傾一踮腳,蘭的外衣就往上縮起,一個緊包著的圓渾臀部馬上露了出來,遠遠的似乎還能看出蘭的小褲褲也透著緊繃的白色踩腳褲一覽無遺。更慘的是,我相信緊身褲一定已經鑲進她的下體,把整個私處的形狀從後面雙臀中展露出來。

這絕對不是疑心,因為我自己也看見過老婆作類似動作時,露出來私處的形狀。老實說我還蠻愛看的,但絕不是與他人分享。不過,這天在市場中還好,四周大多是媽媽主婦們。

我想過去幫忙蘭拿塑膠袋,卻又無法一下越過數十台購物車和十幾個大型置物攤。急歸急,總不能失禮。還是老話一句,在矽谷華人圈很小的,說不定眼前的主婦就 是隔壁部門老李的太太。一路急著冒汗喊著借過,一方面看著主婦們一手拿著正在挑的青菜,一手使勁地挪出一條通道,其中還不時聽到小孩尖叫。

還沒越過一攤呢,就見到那位在男仕用品店中見到過的濃眉大眼的男人突然出現在蘭的附近。他側身一個跨步站在蘭的身後,雖然老婆身高也快有一米七,但總比不過一個超過一米八快一米九的人構得遠。

那男人一手斜越過了老婆的頭上,穿過購物車和挑菜的主婦們想要幫忙拿塑膠袋。但這距離,對那男人來講也還是遠了這麼一點兒,就見那男人在老婆的耳邊輕語了幾句,想是告訴我老婆他要幫忙吧!

隨後老婆的腳踮得更高,整個人向購物車前傾,那男人的下體就全部貼在我老婆的下體上。媽的,隔著那男人薄薄的西裝褲,貼在我老婆緊繃著的踩腳褲,我想完 了,豆腐被吃光了。那男人卻也不急,佯裝著還差一點就構到滾筒架,雙腳往下一沈,又猛然一下往上挺,就見到蘭連人帶車往菜架晃了兩晃,硬是連人帶車把擋在 前面的主婦也擠了向菜架。

這時男人抓到了一個塑膠袋,又在老婆耳邊嘟噥了兩句,然後再重複一次剛才的動作。那男人又沈了沈下體,然後又猛一個往上挺,又再抓了一個塑膠袋,想是問我老婆剛才一個塑膠袋夠不夠,我老婆告訴他不夠,這會兒那男人又再幫蘭抓了一個。

這麼來回了數次,就看到那男人緊貼在我老婆的臀部上,賣力地上下揉動他的下體。這時我也好不容易穿過了人牆來到離她們不遠的側面。剛才從後面遠遠看來,大 部份的動作都被那男人的西裝外套遮住,這會兒,從側面全看到了,那男人的西裝外套也因為他要伸長了手去拿東西,把他那緊貼在我老婆下體的西裝褲全露了出 來。

哇操!老婆整個人幾乎都趴在購物車的側面,右腳尖踮得老高,左腳跨在購物車的底層,從側面可以很清楚看到她那飽滿的私處和緊陷在胯下細縫間的小褲褲的花紋。那男人襠中早已堅硬,緊緊的頂住我老婆那被緊繃的小褲褲所拉出來的細縫,就這麼來回地摩擦。

那男人也算老手,藉故在老婆的耳邊細問帶吹氣,看來是想挑起她的情慾。那男人每猛然向上挺身抓塑膠袋,就見老婆雙手緊握著購物車的另一邊,豐唇微張,皺著柳眉,兩眼無神的看著前面蔬果架,看不出是被擠得難受,還是哪裡不舒服。

雖然身高差他十幾公分,卻也難嚥這股鳥氣。我剛要一個劍步衝上,剛好一個主婦要我借過,才一讓身轉過頭來,就見我老婆背對著那男人,回頭仰望對那男人道謝;而那男人也已依依不捨的從我老婆背後下來,褲襠卻還是直挺挺的。這下抓不到現成活的,只恨沒理由一拳卯過去。

我剛愣在那兒,想要如何師出有名,就見我老婆褪下了外套幫老三披上,的確,在生菜區是挺冷的。我一陣感動,嗯,還是個好媽媽。但接下來就見到我老婆在狹小的空間內轉過身來,面對著那男人再次道謝,順便從那男人手上接過塑膠袋。

天哪!蘭那本已凸出的乳頭,在生菜冷凍櫃旁更顯得凸出了。就見那男人把塑膠袋往我老婆的懷裡塞,然後上身往前傾,生怕市場人太吵我老婆聽不到,又貼到我老 婆耳邊說話,應該是說不用客氣之類的客套話。接著那男人又把視線轉到老三身上,穿過我老婆的腋下,伸出雙手要抱我家老三,嘴還不停貼在我老婆耳邊,好像是 誇我家老三可愛漂亮。

他這雙手一往車內伸,一方面還要微側繞過擋在中間的蘭去看小孩,那男人的左上身全部貼在我老婆的乳房上。他邊藉故逗弄孩子,邊不停地全身在我老婆的上身擠壓揉動。在平常看起來這就是吃盡豆腐,但在擁擠的週末超市內,就像是正常的老友寒暄,誰也不覺得在這裡緊貼著是吃豆腐。

我卻也看得愣住,忘了剛才還要衝上去扁人。不順著看向老三還好,一看進購物車內的角度,剛好看到那男人上身在我老婆乳間來回摩擦,下體卻緊緊貼在我老婆還 抓著一把塑膠袋的右手上。那男人上下左右,有意無意地擺動上身和下體,又好像是逗小孩,又好像是在挪身讓後面的主婦通過。只見我老婆一方面尷尬僵硬地微 笑,另一方面想要穿過那男人去拿他身後攤子上的蔬果。

這下兩人貼得更緊了,那男人從購物車內抱起老三,一個轉身下體又貼上了我的老婆,兩人又恢復剛才從滾筒上拿塑膠袋的姿勢,只是中間多了一個老三。

藉著逗老三玩,他的下體在我老婆的臀部上扭動得更劇烈了。他不斷地在擁擠的人群中變換逗老三的姿勢,一會兒往上拋,一會兒向左甩,也逗得我家老三咯咯笑,但下體總是緊貼蘭的緊身褲。

因為擠壓抖動得太劇烈,老婆手上的橘子給擠掉了,她只好勉強地彎下腰去檢拾。因為走道太過擁擠,老婆無法屈膝,只能盡量向前下腰再度的挺起了他的豐臀,整件緊身T恤也都縮到彎下的背上,露出她大片在冷氣中寒毛直豎的白皙光滑後背。

老婆這一彎腰,卻也方便了那男人摩擦的角度和深度。那男人不斷地把我家老三向他媽媽背後的方向晃去,然後又用力地往前和往上把老三接回來,每來回一次,就見蘭檢起了的橘子又掉到地上,還滾到架子下面。

蘭左手撐住菜攤,右手猛在架子下面摸索,豐臀左右上下地搖晃。越往菜架裡探,豐臀就和那男人的下體貼得更緊,那男人和我家老三的嘻鬧聲和動作就越大,菜架也就晃動得更厲害。週遭的主婦還是各自專心的挑菜,擠進擠出。

不知道蘭和那男人為了一顆掉在地上的橘子和一個剛滿週歲的小孩折騰了多久,突然那男人停止了規律性的晃動,使了勁的把我家老三用力抱近臉上,雙眼緊閉用力地親了下去,然後喘了聲大氣,同時也聽到蘭「唉唷」了一聲。

只見蘭連忙站直了腰,一臉紅暈,一雙大眼好像失了神似的。老婆想要轉身過來抱老三回去,就這麼兩人一錯身,那男人雙腿一軟的靠在水果攤上,再把老三交回我 老婆。老婆剛抱老三回懷裡時,那男人還不肯鬆手,他還抱著老三在我老婆左右的晃動了一下,然後緩緩地把手從老三的背後和我老婆的胸前間抽出。

「老爸!上廁所那麼久唷!?」三人同時都回過神來了。那男人的女兒過來找人了,我也從錯愕中驚醒。

我無法相信,自己竟能眼望著另一個男人這麼露骨放肆地在我面前吃我老婆的豆腐。我顧不得禮貌,用力地擠向她們,只見那男人牽著女兒的手,說著他的理由,兩人朝著大門的人潮中消失了。

我從還目送著那男人離去的老婆背後輕拍了一下,老婆嚇了一跳,回過頭來說:「季,你嚇死我了!」

我並不想追問她為什麼被嚇。其實,我也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輕描淡寫的問她買得如何。我這時也瞥見,她踩腳褲在臀部的地方濕了一片;蘭也發現我在盯著她臀部,趕忙用外套遮住臀部。

蘭用微慍的口氣說:「唉,剛才不知道哪個小孩手上果汁沒拿好,全從吸管中噴了出來。」

我說:「是嗎?真是不乖的小孩,害我老婆褲褲都濕了。」

好久我沒和老婆單獨逛街買菜了,我纏著蘭讓我陪她一起買,讓她不用擔心兩個大女兒,告訴她有人陪著她們喝珍珠奶茶呢!老婆也就答應了。

蘭把老三放回購物車向前推著,我雙手從蘭背後搭著她的雙肩,三人慢慢的擠出生菜蔬果區。在轉彎的時候,我趁機摸了蘭臀部一把,開玩笑的說:「哼,好黏的果汁唷,還有腥味呢!」老婆紅著臉回答說,她沒看請楚到底是什麼噴出來,總之是小孩不小心。

回家後,我始終在想,為什麼我沒有上前打斷那件事的發生?又為什麼回家後,我發現我的內褲襠前也濕了一小塊?我是一個小氣愛吃醋的老公,我還是怎麼也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能看完全程,而自己的身體也有了令自己意外的反應……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