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純美眉搞成淫女

位於某工業區的一家公司,走進一位身著白襯衫和窄裙的女子,因襯衫是白色的隱約可以看到裡面的胸罩,尤其是那對乳房,好美啊!

    她踩著疲憊的步伐步入公司,因為剛剛在公車上人很多,有一個人站在她後面對著她的臀部撫摸,甚至把手伸進襯衫裡面,在胸罩上用力捏她的乳頭,捏的乳頭都快痛死了,她又不敢叫,只有任憑那個人去擺佈,直到下車後她才鬆了一口氣

  好不容易到了公司,把皮包放在他的的位置上,開始處理著今天的公務,她叫做雪玲,二十幾歲,還沒有結婚,也沒男朋友,長的很漂亮,身材也不錯。


  她主要是負責管理公司進出貨的事務,到了下午五點鐘,整個公司的人都走了,雪玲由於最近在趕著公司客戶的帳冊資料要將其輸入電腦以方便業務部收帳,所以今天留到九點才準備要走。

    就在雪玲收拾好東西準備要下班時,突然聽到辦公室的門打開的聲音。

  「這時候還有誰會還留在公司呢?」雪玲覺得很奇怪。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進來了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

  「噢!達祥,你還沒走啊」雪玲嬌聲的問道。

  這個人名叫達祥,是公司的業務員。

  「嗯,最近忙著整理客戶的帳單!我要用一下影印機」達祥走向影印機,開始操作機器。

  「達祥!我現在要回去了,麻煩你要走時幫我鎖門」雪玲提起外套,對達祥說道。

  「請等一下,雪玲,這機器好像壞了!」

  「我看一下,嗯……好像是卡紙了……」

  就在雪玲蹲下去檢查機器時,由於雪玲穿了一件比較寬鬆的T恤,達祥低頭往下看從領口看到她穿的粉紅色胸罩,因胸罩較小所以那一對堅挺且豐滿圓潤的乳房露出了一半,並且隨著檢查機器的動作在左右晃動著。

    達祥又站到雪玲旁邊,看到他那性感的曲線,豐滿的臀部,達祥不禁看呆了,而且達祥的生理開始起了變化。

  雪玲在調整機器時,突然瞥見身旁達祥的褲檔開始澎起,粉臉煞紅,她當然知道達祥身上發生什麼事了,只想趕快弄好機器避開這種尷尬的場面。

  「達祥,好了!我要走了」雪玲急急忙忙的就要走出辦公室。

  達祥看到連!忙走過去,一手抱著她的細腰。一股剛陽的男性體溫,傳到雪玲的身體上,使得她全身不由自主的輕輕顫抖起來,她雖然暗地裡喜歡上達祥,可是她不知道達祥喜不喜歡她,所以不敢主動表達心理的愛慕之意。

  「達祥,求求你放手!」她連忙說道。

  但是達祥非但不放手,反而將原本摟著腰的手掌移到她右邊的乳房上隔著衣服輕輕揉捏起來,雪玲看到達祥的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撫摸,真是又羞怯又舒服。

    她到現在還是處女,平常性慾高漲的時候最多也只是用自慰來解決,現在被達祥這樣挑逗,小穴裡面就像是萬蟻鑽動,陰道漸漸的濕潤起來。

  達祥看她這副嬌羞的模樣,心想她一定尚還未曾被男人如此挑逗過,心中愛極了,手又伸進胸罩裡面,對著乳頭揉捏得更有勁。雪玲身體忽然有像被觸電的感覺,身體越來越熱,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你沒有行過房事吧,想不想享受一次呢?」

  張雪玲羞得低下粉頸,連連點了幾下,但想了想,又連連搖頭。

  「那你在寂寞難耐忍受不住時,是不是用自已的手來解決呢?」

  張雪玲更是紅過了耳根,而且嬌羞地點點頭。

  「張雪玲我好喜歡你,讓我來替你解決好嗎?」

  張雪玲嬌羞的說不出話了。

  達祥擡起她的粉臉,吻著她的櫻唇,雪玲被吻得粉臉脹紅,雙眼現出既驚慌又很期待的神采,陰道又流出了很多淫水,連三角褲都弄濕了。

   達祥一看她那含羞帶怯的模樣,知道她已經春心大動,急需男性的安慰,於是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她,那種富有彈性而且柔軟的觸感,使達祥心裡產生快感。

  他本來想把手縮回來,但低頭看看雪玲,她卻閉著眼睛咬著櫻唇,嬌羞的低著頭,並沒有表示厭惡或閃避,於是達祥便開始用手輕輕地撫模著臀部。

  雪玲感到達祥那溫暖的雙手接觸在自已的臀部上有種快感,所以她並不閃避,裝著沒事一樣,讓達祥盡情去撫摸。

  但是達祥越摸越用力,不但撫摸,揉捏堅挺的屁股,更試探地向下滑落,伸入她的窄裙裡面,隔著三角褲撫摸豐滿的臀部,而且慢慢移到兩L的中間,用手指在那裡輕輕的撫摸。

  「嗯……嗯……喔……喔……」張雪玲不由自的發出了呻吟聲。

  達祥受到鼓勵,索性伸起張雪玲那已經濕了一大片的三角褲裡面,把手按在她的陰戶上,輕輕地撥弄著陰唇。

  雪玲為了女人的矜持,不得不移開他的手說「不要啦,達祥!好難為情!」

  「雪玲,不要緊嘛!給我摸一摸,怕什麼呢?」

  達祥一把抱起她的嬌軀,放在影印機上,摟著她吻,一邊拉下窄裙的拉鏈,脫掉窄裙,再拉下咖啡色的褲襪,一看雪玲的三角褲已經濕了一大半幾乎要變成半透明,把手伸到三角褲裡面摸到長長的陰毛,手指正好碰到桃源洞口,陰道口也是濕淋林的一片!

  雪玲從來沒有被男人的手碰過自已的陰戶,芳心是又喜又怕,連忙將雙腿一夾,不想讓達祥有下一步的行動。

  「不要啦!啊……請你放手……噢……我還是處女啦……我怕……不要啦……」

  「嘻嘻……你夾著我的手叫我怎麼放手呢……」

  雪玲本來想掙開達祥的手指,但從他手掌壓在陰戶上所傳出的男性熱力,已經使她全身酥麻,六神無主,渾身無力推拒了!

  「啊……請你住手……好癢……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雪玲在洗澡時也摸,揉過自己的陰核,她已有經驗,手指一碰它,就全身麻酸癢,今晚被達祥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酸麻,奇癢難耐,其味各異。

  達祥的手指並沒有停下來,繼續的輕輕地揉挖著桃源春洞,濕濡濡、滑膩膩、揉著、挖著……

  忽然雪玲全身猛然一陣顫抖,叫道「哎唷……什麼東西流出來了……哇……難受死了……」

  達祥笑道「那是你流出來的陰精,知道嗎?」

  達祥說著,手指又往陰戶裡再深入一些……「哎呀!好痛……不要再進去了,好痛……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啦!把手拿出來……」

  雪玲這時是真的感到疼痛,達祥乘她正感疼痛而不備時,快速地將她的粉紅色三角褲給拉了下來。

  一看她的小穴旁長滿了柔軟細長的陰毛,達祥再把她的臀部往上擡,將她的三角褲完全脫去,脫光她全身衣物,自己也脫得清潔溜溜。

  達祥將雪玲的雙腿拉到影印機旁分開,自己則蹲在她雙腿中間,先觀看她的陰戶一陣子。

  她的陰戶高高凸起,長滿了泛出光澤且柔軟捲曲的陰毛,細長的陰溝還正流著淫水,粉紅色的大陰唇正緊緊的閉合著,一粒像紅豆般大的陰核凸起在陰溝上面,微開的陰道口旁有兩片微微張開呈鮮紅色的小陰唇,緊緊的貼在大陰唇上,鮮紅色的陰道里面正閃閃發出淫水的光茫。

  「好漂亮的小穴……大美了……」

  「不要這樣看嘛……好丟臉噢……」

  雪玲的粉臉滿含春意,鮮紅的小嘴微微上翹,挺直的粉鼻吐氣如蘭,一雙碩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艷紅色的乳暈上面,配上她雪白細嫩的皮膚,白的雪白,紅的艷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艷耀眼、美不勝收,迷煞人矣。

  這副場景看得達祥是慾火亢奮,立即伏下身來吸吮她的乳頭、舐著她的乳暈及乳房,舔得雪玲全身感到一陣酥麻,不覺地呻吟了起來「啊……喔……啊……哦……達祥……」

  達祥站起身來對張雪玲說道「你看一下我的大雞巴!」

  雪玲正充份享受著被達祥模揉舐吮的快感,聞言張開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驚!害羞的說著「啊!怎麼那麼粗,又這麼的長!」

  「不要了!我怕……」她說著便用手掩著她的小穴口。

  「來嘛!難道你那個小洞洞裡面不癢嗎?」

  「是很癢,可是……我……」

  「別可是了,只有我這傢夥才可以止你的癢」

  達祥口裡回答她的話,手又在揉捏她的陰核,嘴也不停地吸吮她的鮮紅乳頭。雪玲被達祥搞得全身酸癢,不停地顫抖。

  「讓我來替你止癢吧!」

  「不要啦!達祥!」

  但是達祥不管雪玲的感受,強制地將她雙腿撥開,雪玲的陰道口已經張開了,裡面那鮮紅色的小陰唇及陰道嫩肉,因充滿淫水發出光芒,好美、好撩人……

    這時達祥將張雪玲的雙腿拉到桌邊分開,伸出舌頭先舔了一下她那粒鮮紅色的大陰核,頓時使得雪玲全身抖了好幾下。

  達祥的舌頭先在她那桃源春洞旁繞了一圈,再伸入陰道里面猛舔一番,不時還吸吮著那粒陰核,並用舌頭進進出出地胡攪一陣。

  「啊……達祥……別再舔了……我快受不了了……噢……」

  雪玲渾身一陣顫抖,被達祥舔吮得酥麻酸癢至極,一股熱乎乎的淫水,流滿了達祥滿嘴,達祥立刻將其吞嚥了下去。

  達祥抓起雪玲的手去握住他的大肉捧。

  「啊!好燙呀!那麼粗、又那麼長,嚇死人了……」

  「達祥,你好壞唷,儘教人家這些羞人的事。」

  雪玲不停地叫著,一雙手也不停的玩弄達祥的大肉棒,用手指去磨著他的龜頭的馬眼及頸溝。

  達祥覺得雪玲的手好會摸弄,比起自己用手撥弄要強上數倍,從龜頭上傳來一陣陣的酥麻快感使得他的陽具愈顯得巨大。

    於是他站起身來,把雪玲的雙腿分開擡高,放在自己的雙肩上,使她那紛紅色的桃源春洞上面佈滿淫液,他好像餓了很久沒有飯吃似地,口中流著饞饞欲滴的口水。

  達祥手握著大陽具,用龜頭在陰戶口輕輕磨擦數下讓龜頭沾滿淫水行事時會比較潤滑些。

  達祥慢慢挺動屁股向裡挺進,由於龜頭有淫水的潤滑,「撲嗤」一聲,整個大龜頭已經進去了。

  「哎唷!不要……好痛噢……不要了……快拔出來……」

  達祥挺起屁股,龜頭再次插入陰戶裡面去,他開始輕輕的旋磨著,然後再稍稍用力往裡一挺,大雞巴進了二寸多。

  「哎呀!不要了……好痛……不要了啦……嗚……啊……」

  達祥看她粉臉,痛得煞白,全身顫抖,心裡實在不忍,於是停止攻擊,用手輕撫著她的乳房,揉捏著她的乳頭。

  「再忍耐一下,以後你就會苦盡甘來,歡樂無窮了!」

  「嗚……你的這麼粗大,插的我又脹又痛,難受死了,以後我才不敢要呢,沒想到做愛是這樣痛苦的!」

  「處女開苞都是會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插到底,以後再玩會更痛的,忍耐一下吧!」

  這時達祥已感到龜頭頂到一物,他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處女膜吧。他也不管雪玲受不受的了,猛然地一挺屁股,粗長的雞巴,「吱」的一聲,齊根的進入到她緊密窄小的小穴裡。

  雪玲慘叫一聲 「哎唷!痛死我了!」

  達祥輕插慢抽,只見雪玲痛得大呼小叫,香汗淋漓。

  「輕一點!我好痛……不要……我受不了啦……達祥……不要再插進去啊……」

  達祥心裡真是高興極了,處女開苞的滋味真棒,小洞緊緊地包住自己的大雞巴,好舒服!好爽!

  「還痛嗎?」達祥問道。

  「現在好一點了……」

  達祥手握著大肉棒,對準了她的陰戶,屁股一用力 「滋」的一聲就插入了三寸多深。

  「哎唷!好痛!」

  於是達祥也不管她的叫痛,緊跟又是用力一挺,七寸多長的大肉棒,盡根到底,龜頭直頂到子宮口。

  雪玲被他猛地一下搗到底,痛得又是尖叫一聲。

  「啊……啊啊……不要……真的痛啊……」雪玲痛苦的叫道。

  達祥一聽心軟了,於是開始輕抽慢抽,不敢太用力,但他不停地抽插著,漸漸地也就使得雪玲開始舒服的直叫。

  「噢……啊……」

  在達祥的不斷的抽插下,雪玲開始扭腰擺臀地挺起陰戶來迎接,就這樣纏綿了十多分鐘,雪玲的淫水不停地流,一滴滴地流到地板上。

  「啊……我不行了……我要洩了……」

  雪玲狂叫著將愛液射了出去,在狂洩了之後,她感到腰力不夠,於是用雙手抓住桌緣,想要起身。

  「我快不行了,求求你放開我……」

  達祥於是放下她的雙腿,但當她翻過來要起身時,達祥一看到她那雪白肥大的粉臀高高翹起了,又忍不住的握著自己的大雞巴,猛然地插進那一張一合的洞口,這一下插得是又深又狠,雪玲被插的哎唷哎呀地呻吟著……

  達祥一邊用力的抽插,一邊就近欣賞雪玲粉臉上的表情,壓著她雪白粉嫩的胴體,雙手玩弄她鮮紅的奶頭,雪玲在一陣抽搐顫抖下,花心裡流出一股浪水來了。

  「啊…… 噢……達祥……」

  達祥被雪玲的熱液射得龜頭一陣舒暢,再看她騷媚淫蕩的表情,便不再憐香惜玉,他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大龜頭猛搞花心,雪玲被搞得如欲仙死,渾身亂扭、眸射春光。

  「啊……達祥……嗯……噢……我快上天了……」

  達祥聽了血脈奮漲,欲焰更熾,急忙雙手擡高她雙腿,向她胸前反壓下去,使她整個陰戶更形高挺突出,影印機隨著兩人激烈的動作劇烈的晃動著。

  「啊……我要死了……噢……不行了……啊……喔……」

  雪玲已經被達祥弄得魂魄飛散,欲仙欲死,語不成聲了。

    達祥在雪玲第六次丟陰精的兩三秒鐘後,也將那滾燙的濃精射進她的子宮深處,射得雪玲一抖一抖的,兩人開始軟化在這激情的高潮中,也陶醉在那高潮的餘韻中。

    兩件相互結合的性器,尚在輕微的吸啜著,還不捨得分開來。
  過了幾天以後,雪玲正在加班順便整理達祥的辦公桌,意外的在抽屜裡發現幾本色情雜誌,雪玲本來是想放回抽屜,但是因為有過一次的性經驗以後,那種愉快舒服的感覺讓她瞭解到「性」帶來的樂趣,所以還是忍不住去翻了翻;

  封面是一些面容嬌艷體態誘人的美少女,扮演一些護士秘書之類的上班族,圖中有的是護士讓男人解開護士服露出豐挺的乳房,自己用細嫩的雙手捧著少女未成熟的幼小嬌嫩的乳尖,張開那雙套著白絲襪的修長玉腿,迎接男人粗長的陰莖在自己紅嫩濡濕的陰膣裡蹂躪。

    漂亮的白蕾絲內褲淫蕩地掛在小腿上,而同質料的奶罩也鬆開吊在乳房旁,腳上還穿著性感白色高跟鞋,兩人就這樣衣衫不整地在診療床作出這種羞人答答的淫行。

  雪玲看了不禁心神蕩漾,子宮泊泊地分泌一股淫液,雪玲以前的性經驗都在床上脫光了衣褲來做愛,從沒有和男人這樣像偷情一樣地性交,覺得這樣把褻衣和衣裙留在細嫩的身軀上更有一種色情的感覺。

  張雪玲翻了一頁,是一個清純可人的小女孩,打扮成上班族的秘書,跪在主管的跨前一手握住西裝褲裡巨大的陽具,然後從珠唇裡探出小巧的嫩舌尖,舔弄紅艷艷的龜頭。

    另一隻手玩弄自己剛長出幼嫩黑毛的小陰戶,只看到尖尖的椒乳露出衣襟,下身的窄裙被脫在地下,肉色的褲襪和黑色的內褲褪在膝上。

  當雪玲看到這裡早就忍不住地把手伸進內褲揉弄陰蒂和肉縫,也不管這是別人的辦公室,一心只想獲得美好的高潮。

在手淫之餘還翻看其它的畫面,裡面有女教師在教室中被年輕的學生按在講桌上,拉開套著黑色吊帶襪的肥嫩大腿姦淫,有空中小姐讓旅客吸允從制服中掏出的椒乳及艷紅的乳頭……

  雪玲看了這些淫穢的照片,更加忍耐不住,索性翻起裙襬拉下粉紅的內褲到膝間不停地揉陰核及陰蒂,就在雪玲要達到高潮洩出的時候,突然身後有人叫道:

    「雪玲你在幹什麼」

  雪玲吃了一驚,不由自主地淫水竟然流的整個大腿都濕了,回頭一看原來進來的人是達祥,他看見雪玲美麗的俏臉佈滿了紅暈,膝上還吊著一條內褲,心中明白這位心上人正在自慰呢﹗

    興奮的跨下的陰莖都硬了起來,雪玲心中又羞又喜,害羞的是被人看到做這種下流的事,喜的是她看到達祥的樣子,目瞪口呆而且褲子還撐的像帳蓬,可見是自己是挑起他的性慾了。

  雪玲故意裝出難為情的表情,羞答答的背著身子拉起三角褲,卻在穿起時撩起裙襬露出圓潤而豐滿的屁股。

    達祥忍耐不住衝向前一把抱住雪玲,將熱情的唇貼在雪玲的櫻唇,雪玲當然宛轉承受,還主動吐出舌頭給她吸允,熱吻後達祥急忙拉下牛仔褲的拉鏈,掏出膨脹的陰莖。

    雪玲拉著達祥坐下旁邊的沙發,達祥緊張地抱著雪玲在膝上,開始隔著襯衫撫摸雪玲胸前的豐乳。

    雪玲身高不高,但是乳房還蠻大的,仔細一看算是波霸級,剛好可以讓達祥的整個手掌握住,而且非常有彈性。

  「沒關係你可以伸進衣服裡摸啊!」雪玲在他的耳旁嬌羞的說。

  達祥得到鼓勵,連忙解開襯衫的鈕子,手伸進衣襟內隔著胸罩更確實地撫摸到雪玲那對豐滿的大乳房,達祥獲得觸覺的享受。

    更想再一次滿足視覺上的刺激,就撥開襯衫的衣襟,露出純白縷花的胸罩,而胸罩兩邊的罩杯上各有一顆突起物,原來在男人手掌的撫摸下,雪玲的兩顆乳頭已經膨脹挺起,呼吸越來越急促。

  達祥小心翼翼地將雪玲純白縷花的乳罩慢慢向上撥起,眼中看到的是一對豐潤嬌嫩堅挺的美麗乳房,那麼潔白和柔軟,雪玲的乳房彈性很好,達祥的手握住玉乳時,雪玲因為性慾已高漲,粉紅色的乳頭已經充血而勃起。

    達祥轉移注意地玩弄突起的乳頭,用手指輕輕搓揉乳頭,弄得雪玲低聲呻吟,但是那呻吟不是痛苦而是無限的舒爽和喜悅。

    雪玲被抱在懷裡坦開衣襟和乳罩,讓達祥欣賞玩弄乳峰,舒爽的感受是她以前自慰時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你不要光摸人家的乳房嘛,人家下面的東西更想要」雪玲羞答答地提醒他。

  達祥一聽馬上轉移目標,順手翻起窄裙,看到的是包裹著純白絲襪的美腿,還有那又薄又窄的三角褲,達祥用手在雪玲的玉腿上來回撫摸,絲襪柔滑的觸感和眩目的純白,帶給達祥視覺及觸覺上極大的快感。

  順著健美的大腿,手探進三角褲後方,把玩張雪玲圓潤滑結實的屁股,雪玲只感覺一陣酥爽,她嬌羞地把頭依偎進達祥的胸前,為了給情人更多的快樂,用手撥開達祥的襯衫,從紅唇中探出舌頭,舔弄達祥的乳頭。

  達祥那經得起雪玲的挑逗,立即激動地叫著:

    「雪玲讓我脫下你的三角褲吧?我想再看一看你的騷穴」

  雪玲聽到達祥說出這種淫穢的話,更有一種莫名的快感,竟也用更淫穢的話回答:

    「你快脫人家的三角褲,看看雪玲的騷穴美不美,香不香」

  達祥聽了雪玲的淫語,一把扯下張雪玲的三角褲,只見雪玲含苞待放的肉縫展現在達祥的眼前,雪玲的陰戶保養的很好,外面的大陰唇還保持著白嫩的肉色,旁邊長滿幼細的陰毛。

    達祥撥開二片已腫脹的大陰唇,露出裡面嫩紅的小陰唇和陰道口,而在小陰唇的交會處有一顆充血勃起的陰蒂,達祥忍不住讚美。

  「雪玲你的陰戶好美,已經濕成這樣!我要好好地摸一摸」

  達祥用手指去揉弄眼前硬化的陰蒂,雪玲只要被觸動一下而身體就顫抖一下,並且發出淫蕩的呻吟聲,達祥看到雪玲如此快樂的樣子,更是變本加厲地揉弄,雪玲感到一陣強烈的快感,只覺得快要達到高潮不禁叫出聲來。

  「啊……不行了……人家要……出來了!」

  說完身體弓了起來,陰道向撒尿一樣地流洩出乳白色的液體,把達祥的手弄得濕淋淋的。當高潮過後雪玲依偎在達祥的懷裡,那對乳房隨著喘氣一上一下起伏,口裡發出呻吟聲。

  雪玲休息了一會兒,又開始溫柔地在達祥的臉上輕吻,嬌媚地說:

    「達祥你真厲害,我剛才被你摸得好舒服,我好想再來一次」

  「你是舒服了,可是我下面卻硬的難過死了」達祥聽了埋怨地說。

  雪玲聽了才注意到,達祥的陰莖還憤怒地翹起呢,雪玲憐惜地撫摸肉棒,慢慢搓動包皮,而另一隻手竟輕輕地握住陰囊裡的睪丸。

    達祥只覺得雪玲的手像是變魔術一樣,讓自己的全身有說不出的舒爽,不禁閉上眼睛張開口,享受被這種騷貨玩弄性器的樂趣。

  「現在讓我給你一點特別的服務」雪玲輕笑說。

  雪玲讓達祥斜坐在沙發上,撩起窄裙露出赤裸的下體和粉腿上誘人的白色絲襪,一手扶著達祥的肉棒,對準自己的陰道,緩緩坐了下去。

    達祥只覺得肉棒被張雪玲的陰道包裹地緊緊,又濕的陰道,摩擦著陰莖的皮膚,達祥終於體會到雪玲這個女人淫蕩的一面。

  雪玲在他耳畔輕輕地呻吟,用誘人的語氣叫著:

    「達祥哥……樂死了……來吧……真真好……來來……重重……的來好……」

  口裡不乾不淨的浪叫,還把腰肢扭動,雙臂圍繞達祥的肩膀,下面的屁股也不停的旋轉迎合,達祥也一面用手搓撚她胸前乳峰,與及用指頭撚撥她的乳頭,還把舌頭投伸進她的嘴裡,嘗嘗她的舌頭。

    誰料張雪玲口中叫得起勁,絡繹不絕,淫語浪聲,連連串串的不停叫出,達祥把擦了紅色口紅的嘴唇,緊緊的吮個遍,而且下面用手去摸雪玲的陰核,再用陽具重重的抽插著陰道,隨著淫水流出發出了撲吱,撲吱的聲音。

  果然不用多久,雪玲就更形騷浪,全身不停地顫動,兩條玉腿,擺動不停的不知要放在哪好,口裡也氣喘急迫,叫不出聲音來,只有喉嚨裡,咯咯的含糊其辭不知叫些什麼。

  如此的雙方互相纏戰了許久,雪玲還未感到滿足,反而越插越感到飢渴,且把大屁股用力地旋轉迎合,配合擺動的腰肢扭動更快,一雙水汪汪的媚眼,斜斜的望著達祥,作出了滿臉的淫蕩笑容。

  達祥受了雪玲的淫言艷語所刺激,更加快了速度,弄得雪玲的陰戶淫水滴滴,漬漬有聲,與雪玲嬌滴滴,嬌媚無限的淫蕩聲,更襯著格格的沙發搖動聲,達祥更加興奮。

  這時達祥將陽具一挺,直向雪玲的子宮撞去,在這一出一進之間,龜頭與她的陰道壁,互相摩擦兩個人都感覺到有一種似麻非麻,如癢的感覺,其味真有無窮的受用與有趣,真是難描寫。

  雪玲將她那雙玉手,緊抱著達祥的腰,口中呻吟著又聲聲亂叫亂喊的叫個不停,其聲音時高時低的,斷斷續續的,叫春叫個不停。

    過了不久,雪玲的陰戶裡面淫水有如懸崖飛瀑,春潮怒漲,淫水直流,讓她那兩條如雪之白的大腿,已經全部濕淋淋。

  雪玲這時候用力將屁股往下坐,雙手牢抱達祥的脖子,下面兩條大腿,則交叉夾著達祥的腰部,達祥覺得雪玲的陰戶裡,有陣陣的淫水狂奔出來,沖灑得達祥的龜頭似麻痺又非麻痺,有酸麻麻地感覺。

  雪玲已經不知道到底達到幾次高潮,還是不停的配合達祥的抽插扭動她的屁股,雪玲此時感到欲仙欲死,不停的叫著:

    「達……祥……用力……插……吧……雪玲太……舒服……了」

  這兩人在淫情激動下,完全拋開平日的禮儀與矜持,忘形地追求性愛的愉悅,雪玲兩隻手都扶著達祥的肩膀,挺起胸前的玉乳,讓他品嚐有櫻桃般甜嫩香郁的凸起乳頭。

  就這樣達祥一面舔著乳頭一面摸著屁股和濕淋淋雙腿,在雪玲的配合下,射出又熱又濃的精液,雪玲的子宮受到陽精刺激,又再度達到了高潮,兩人將嘴唇貼在一起地熱吻享受性交後的餘韻。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