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姍姍及豔姨的故事

我和女友姍姍及豔姨的故事

我一星期只同姍姍一個晚上,這是因為媚姨考慮到主要姍姍學業為重,但又怕她青春成熟後如沒有一個關心她的男朋友會像其她那些藝術學院的女孩一樣誤入歧途。

              雖然如此,但其它時間裡,姍姍常來到我的單身宿舍裡過夜。

              我和姍姍在我的單身宿舍已纏綿了兩個多月。我越來越愛姍姍,姍姍是一個完美的女孩。但有時她還是太嫩,無法滿足我。

              我已不再在市政府開車,辭職出來專門給林叔叔打理公司。我原住在市政府的單身宿舍就被收回去。我原要到外面租一間住處的,但豔姨知道了,她說她在這裡也有一間單身宿舍,就在我原住的對面樓,但她很少在這裡住,讓我搬去。

              的確,我在這裡住只見過幾次豔姨出現過。因為豔姨是市裡豔名廣傳的,我格外注意。幾次現都是市領導開車送她回來,而且有兩次分別組織部長、副書記還進了她房間,幾個小時才出來,當然我知道他們一定上了豔姨……

              豔姨的房間只有十八九平米,還帶一個小衛生間,一張雙人床和一張沙佔去大半位置,我的床放不進就索性不要了。就把我的音響,衣物搬進去。搬進去那晚姍姍沒空,豔姨簡單收拾一下她的衣物進櫃裡,就扔下一把鑰匙給我走了。

              豔姨的房間充滿玫瑰花香,佈置得熱烈而浪漫,床頭豔姨的半身照露出大半豐滿的乳房,妖豔的面孔彷彿總在誘惑著人。我洗完澡,雖然天尚熱,開著冷氣, 但我卻鑽進豔姨的被子裡,軟軟的錦被香氣四溢,我摟著一個枕頭,不知感覺是在摟著姍姍還是在摟著豔姨。好久不能入睡。下了床,打開她的衣櫃,竟然一櫃子的 時裝,還有光滑的睡袍,性感的皮鞋,紗褲緞襖,蕾絲乳罩和小褲!我一件一件輕輕撫摸。當我用身份證挑開她鎖著的抽屜,一本精美的像冊出現在我眼前,竟是豔 姨的寫真集!裡面的豔姨或身著情感衣裙或一布半縷,還有的竟全祼著,她飽滿的乳房,翹起的豐臀,外翻著的那豐厚的肉穴曆曆在目!而且她私處竟也光潔無毛!

              我興奮異常,不住手淫,將精液射在她其中一張全祼照片上的肉穴處……

              以後,姍姍也來這裡與我共度良宵。豔姨才32歲,和我們一樣是年輕人。她佈置的房處處顯現出年輕和時尚,很合姍姍的意。在豔姨的床上,我與姍姍肆無忌撣地做愛,常插得她高潮連連,小嫩穴不堪忍受。

              那晚,當我和姍姍在床上相擁互撫時,響起了開門聲。只見豔姨進來,她進來就說:「我那邊的房被一個朋友借用了,今晚就和你們擠一下吧。」

              我和姍姍面面相覷,豔姨不理我們,從衣櫃裡拿出睡裙就去洗澡。看樣子她有些累了,洗完就倒在床上睡。沒辦法,姍姍給我一個枕頭和一床毛巾被,讓我睡在沙上。

              我一直睡不著。因為我和姍姍剛要開始,就被豔姨打斷了。一個多小時後,我悄悄來到床邊。姍姍也未睡著。

              我輕輕地吻著姍姍,她也悄悄而熱烈地回吻著我,我伸手進被中撫摸姍姍挺撥的乳房,然後往下去弄她的小嫩穴。她悄悄地制止,示意豔姨就同在一床被中。我輕輕地叫了聲:「豔姨……」沒有回音,便輕輕揭開姍姍身上的被子,抱她到沙上。

              我將姍姍放在單人沙上,讓她半躺在那裡,接著撈起她睡袍下襬,我的美少女下邊已是春潮氾濫了。我站在沙邊上,脫去短褲,將挺立的肉棒頂入美少女那緊而滑的小嫩穴裡。

              我開始輕輕地抽動著,美少女出愉快的呻吟,隨著我力度和度的加快,她越叫越大,突然,她抱緊我,尖叫著,顫抖著,我知道美少女的高潮來到了……

              等她高潮過後,我們都不約而同地看豔姨,但她並沒有被驚醒,仍沈睡著。我又一次抽動起來……

              美少女三次高潮過去,而我卻仍沒射精,三四十分鍾在姍姍身體上的工作使她累極了。我不忍心再折磨她,把她抱上床,她愧疚地說:「老公,明天我再給你,今晚豔姨在這哪……」

              我吻著她,道:「小心肝,睡吧,休息好,明天我不搞你腿都合不攏才怪。」

              她嬌羞地說:「好壞,我怕三個我都不夠你……」

              我輕輕地拍著姍姍,讓她入眠。她漸漸睡去,我看著姍姍身旁的豔姨。豔姨真是性感極了,她臉朝外側身躺著,由於天較熱,一條薄錦被只蓋在她腰腹處,光 滑而柔墜的睡袍包裹著她,令她身上魔鬼般的身軀凹凸畢現:細小的腰身,豐滿的臀部高高從腰身處如山般撥起,挺漲的奶子微露,只到膝蓋的睡袍裡令人想入非 非,我真想過去端起豔姨的腿,但我不敢……

              幾天晚上,豔姨都在與我們一同睡,但我和姍姍有經驗,在她到來之前把好事辦完,有一次我們回了姍姍家睡。但有兩次豔姨睡著時我還是跟姍姍做了,因為 我那兩天回來較晚,姍姍和豔姨已睡了。雖然處在高潮中的姍姍相信我說的,豔姨完全睡著了,並不知道我們的事,但我卻是看到了,在我們辦事時,豔姨的手在她 薄被裡輕輕動來動去的……

              我知道要瞞住豔姨是不可能的,我和姍姍這麼大的動作,而且姍姍的叫喊就是上下樓的人都能聽到,豔姨豈有不知之理?只是豔姨也一樣是年輕人,我想她是會理解我和姍姍的……

              豔姨住在這裡確實給我和姍姍帶來不方便。而且我心底居然對她有不軌之心,這讓我覺得對不起她和姍姍。但我卻忍不住自己,因為豔姨太妖豔性感了。

              剛好有一個事,林叔叔讓我去辦,要離開幾天,我想正好避開一下

              在外的幾天裡,我格外想念姍姍。好不容易才辦完事,回到宿舍時已是晚上兩點多了。

              我雖有一些疲憊,但幾天的積蓄是要給姍姍的,不管豔姨在不在旁邊,我竟然想,就算豔姨沒睡,我也要先和姍姍來一下,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推開門,我輕輕地進了房。床上睡著一個人,我到旁邊一看,是豔姨。姍姍呢?我不在她肯定回家去住了,我如火般的熱情一下降了一半。

              我悄悄地洗了澡,回到沙上睡下。豔姨沒有醒,因為我一直都輕手輕腳的。我睡了好久,因為身體裡的積蓄沒放出來,反而越睡越精神了。一米多遠床上的豔 姨無時不在誘惑著我,我輕輕地來到床邊,蹲下來,仔細看著熟睡的豔姨。豔姨昨晚一定也玩到很晚,累了,要不睡得這麼熟,而且連換下來的幾件衣裙都還丟在洗 衣機裡泡著,要是平時,她一定先把幾件衣裙洗了才睡的,只有太晚了才會把衣裙泡在洗衣機裡。

              豔姨是本市有名的交際花,據說市裡的領導和她都有一腿,要不,怎麼會一致同意她當文工團的團長呢。七八年前,豔姨剛到這裡時是由於姐姐玉媚嫁給了林叔叔當時林副市長還是財政局副局長,林叔叔帶她去找到當時的市委書記調進來的。

              當然,豔姨的到來給林叔叔帶來了陞遷。正因為豔姨給了當時的書記,林叔叔很快做了局長,後來,書記到省裡做副書記後,林叔叔又做了副市長。而且媚姨也做到了文化局局長,豔姨自己也從一個演員幾年中做了文工團團長。

              豔姨是那種讓男人一看就覺得她在勾人的感覺。性感的身段,近一米七的身材,漂亮妖豔的臉孔,眼睛時時在放電,薄衫中高聳的乳房彩色的乳罩一目瞭然, 細如蜜蜂的腰身卻有著舞蹈演員的柔軟,時時如水蛇般在扭動,豐滿的髖部和後翹渾圓的臀部讓男人不住想摸,再加上她欲遮故露的衣裙,怪不得連市機關中學的廁 所裡都有學生歪歪扭扭的字:施玉豔的騷B我好想搞、施玉豔的奶頭好翹之類的。

              此刻,在窗外照進來柔和的路燈光下,豔姨穿著一件橘黃色的睡袍,身上微微出誘人的香水味。她側身躺著,我注視著豔姨,她那如黛的柳眉,長而捲翹的烏 黑睫毛,使她那夢幻般嫵媚動人的大眼睛平增嫵媚,鮮豔欲滴、紅潤誘人的飽滿香唇,勾勒出一隻性感誘人的櫻桃嘴兒,線條柔和流暢、皎月般的桃腮。小腹處蓋著 一條小薄緞被,睡袍的細吊帶鬆鬆在她兩肩上,鼓鼓的乳房上部露出來,尖挺的乳峰與飽滿的乳頭,豔姨細細的腰沈下去,正好的腰圍,用一隻手就能緊緊地將她握 住,渾圓的臀部卻高聳起來,在光柔的睡袍包裹下更是性感撩人……

              我看著無比性感撩人的豔姨就想撲上去了……

              但我在儘量克制自己。我輕輕地拿開蓋在豔小腹上的薄被,當我拿開之時,豔姨動了一下,換了個姿勢昂躺著,雙手放在小腹上,雙腿稍稍叉開。睡袍緊緊地 貼在身上,將整個身體完美地勾勒出來,兩個大大的奶子在睡袍下高高的聳起,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兩顆奶頭的形狀,在她兩腿根間,有一個包圓弧狀像小山突起, 啊,那就是讓多少人想念的地方!

              這是一個讓全市男人為之傾倒的妖女,一個令多少男人都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尤物,一個令多少男人意淫的嬌娃!我熱血沸騰了,我能不上我親愛的豔姨嗎?如此刻能得一親芳澤,死也無悔呀。

              我把目光拉向了豔姨的胸部,兩團肉丘隨著呼吸起伏著,我拋開了心中殘存的一絲理智,將我的右手放在了豔姨的乳房上,薄薄的睡袍並不能阻擋豔姨乳房帶給我的那種略微有點抵抗的彈性,我開始輕輕地揉搓,手掌和衣服摩擦出了輕微的沙沙聲

              我輕輕地撫摸著豔姨豐盈的奶子,輕輕地,輕輕地捏她的奶頭,一會兒,我感到奶頭漲硬了不少,又似乎有點柔軟。但豔姨仍在夢中。我開始撫摸她的誘人的 蜜處,隔著睡袍,軟軟的又厚又大,輕輕地撫摸幾下後,我掀起她睡袍下襬,呀!豔姨裡面是一打紅色的蕾絲邊小褲,緊繃在她胯間,剛好遮住她蜜處,我看見了豔 姨兩條緊緊閉合的大腿根部,那件被幾乎透明的內褲裡面包裹的東西,豔姨飽滿的陰戶緊貼在白色的內褲上,鮮嫩的肉縫,毫無保留地印了出來。透過內褲,我甚至 可以看見豔姨那顆大大的陰核,也許,陰核達的女人都是淫蕩的吧……我終於將我的手伸了出去,輕輕地覆蓋在了那妙處,那種特有的柔軟就從我的手掌傳向了我的 下體,不同的是,當它傳播到我身上的時候就變成了一種堅硬,我的中指輕輕地在兩片陰唇之間滑動著,細細地體會婦人的手感,漸漸地,豔姨的身體開始有了變 化,我可以看到內褲中央部分的濕度明顯比周圍大了,豔姨的那妙處竟然開始緩緩地蠕動,被不斷滲出的淫水浸的濕滑的內褲襠部慢慢地勒進了兩片肥嫩的淫唇中 間,那兩片淫唇就悄悄地鑽出來,沾滿了粘忽忽的液體,散出淫靡的光澤,真是說不出的淫蕩動人,比那剛出水的水蜜桃有過之而無不及。豔姨的身體開始有些扭 動,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醒了,但豔姨的口中傳來了重重的鼻音,呼吸明顯的加快了,我看見豔姨面泛潮紅,雙目禁閉,鮮豔的小嘴微微張開了,散出了一股慵懶 快意的春情,兩條大腿不時地顫動著,那內褲的褲襠部分就更加深入地鑲嵌進了那深深的溝壑中……我的手指緊緊地貼著那被淫唇咬住的布條,仔細地享受那種潮濕 而又火熱的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感覺,豔姨呼吸更加的急促了,豔姨在夢中出一聲小小的呻吟。我停了一下,沒見她有反應,便大著膽找到她化妝用的小剪刀,輕輕地 挑著她小褲底剪開,一下子,豔姨那豐滿的蜜處展現在我眼前,雖然燈光昏暗,但仍可見那裡晶瑩豐碩,兩片嫩紅的陰唇夾在豐臀玉腿之間,宛如花心,楚楚動人, 鮮肉外翻,清晰的紋路,一樣的細嫩,她嬌嫩的陰唇微微分開……做過美容的蜜處真是美麗極了。讓男人更愛了,我想,當我的肉棒來回抽動時,那是多麼的美妙 啊。

              此時我並不知道,昏睡中的豔姨正夢見自己在無際荒蕪的雪地上拚命地奔跑,身後一隻小馬般大的大灰狼向她追來,可她要奮力地逃走就是邁不開步來。終於 她被狼從後一下撲倒在地,正在驚惶萬分的同時,那隻狼突然變成一個她似曾相識的男人,他三下兩下地把自己身上衣服剝得乾乾淨淨,寸縷無遮!接著男人伸出赤 紅長舌舔著她的陰戶,豔姨只覺得萬分舒服,不禁在夢中呻吟起來,雙腿不自主地分了開來!

              我手指在她肉縫中輕輕按摩著,豔姨在夢中呻吟著,一聲接著一聲,間或還叫著不同男人的名字,我聽不清,但有一次我聽清了,那是叫姐夫,隨後又叫了我,我聽到了,她叫道:「……小峰……好……」

              真不知道在豔姨的夢中有多少男人在同她交合?我忍不住了,脫去褲衩,輕輕扒開她兩腿曲起來,扒在她兩腿間,用手支住床,只用我那又硬又長的肉棒去接觸豔姨的身體。

              我的肉棒對準豔姨那美麗而流汁的蜜穴,輕輕地輕輕地捅,豔姨肥大陰阜上的兩瓣柔軟的陰唇如兩片大蚌肉包含著我的龜頭,我輕輕捅著,豔姨在夢囈中竟叫 起來:「嗚……好舒服……」我知道她已在半夢半醒間了,豔姨的蜜穴剛好夾住我龜頭,她那裡滑滑的,軟軟的十分舒服,我仍往前捅去,直捅入我肉棒的一半便抽 出來,又捅進去,就這樣反複地在豔姨蜜穴中淺部位輕輕抽動著……

              幾下後,豔姨在半夢半醒間吟道:「唔……唔……唔……」,一會兒,豔姨神智清醒了些,我見她眼睜開了,而且她也認出我來:「阿峰……」她叫道。

              我連忙放開撐在床上的雙手,伏上去抱住她,在她耳邊輕道:「姍姍,是我,我想死你了……」

              我緊緊地抱住豔姨,下身一用力,肉棒全根盡沒,豔姨「啊!」地叫了一聲。我讓肉棒深深地植在豔姨那流蜜的穴中不動,趁她叫時,一口吻在她性感的嘴唇 上,把我的舌頂入豔姨口中直到她喉嚨,豔姨被我上頂下翹,心快跳出來了,不住出:「唔……唔……唔……」聲音。

              豔姨的流著濃汁的蜜穴緊緊地夾著我的肉棒,我感覺到豔姨穴裡暖暖的體溫,滑滑的,真是爽極了,我緊抱著豔姨,忍不住又抽插起來。豔姨「喔…… 喔……」地哼叫著。我抽了幾下後,豔姨開始伸手來摟我,我知道豔姨被淫慾覆蓋了,她默認我把她當成姍姍了,於是大力抽插起來。

              豔姨豐滿的身體極其柔軟、無比滑膩,壓在上面,猶如置身於錦緞、絲綢之上,那種細軟的、濕滑的感覺簡直讓我如痴如醉。啊,豔姨的身體已經完全屬於 我,豔姨的一切都歸我所有,我彷彿是不可一世的征服者,盡情地享受著豔姨的身體。我吸吮豔姨的口液,我親吻豔姨的乳房,當我興奮到了極點,豔姨兩條大腿更 加有力地夾裹著我,她伸出手來撫摸我的頭:「哦,哦,哦,……」我每狠狠地插捅一下,豔姨便哦,哦,哦地呻吟一聲,叫喊時那圓嘴唇更是性感。

              我擡起身來,跪在豔姨的胯間,我一邊捅插著一邊美滋滋地瞅著。在我不停的捅插之下,豔姨的呼吸急促起來,臉上泛起熱滾滾的微紅,我一邊捅插著一邊抱 住豔姨深情地狂吻著,津津有味的吸吮著豔姨的性感的柔舌。隨著我抽插度的加快,我的肉棒在豔姨的肉體內每抽一下都只留龜頭在豔姨的陰道口內,以便下一次插 的更深,每插一下都直穿豔姨的宮頸,使豔姨的陰道急劇收縮。我越插越舒服,挺動大肉棒在豔姨的肉體一再狂烈地插進抽出。隨著我的動作,豔姨的全身不停的抽 搐、痙攣。她的頭散亂的披散席夢思上,緊閉雙眼;我每一次的插入都使豔豐滿雪白的大奶子也隨著我抽插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波動著,磨蹭著我堅實的胸膛,更加激 了我的性慾。我將豔姨的雙腿撐得更開,做更深的插入。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龜頭不停地撞擊在豔姨的子宮壁上,使我覺得幾乎要達到豔姨的內臟。豔姨的眼睛 半閉半合,眉頭緊鎖,牙關緊咬,強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氣,她微微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從喉嚨深處不停的出淫蕩的呻吟聲。「啊……恩、恩、恩……喔 喔……」豔姨全身僵直,她的臀部向上挺起來,主動的迎接我的抽插。由於豔姨的主動配合,我的動作幅度也越來越大,度越來越快,抽的越來越長,插的越來越 深,似乎要把整個下體全部塞進豔姨的陰道里。那種難以忍受的快感使我越來越瘋狂,豔姨的陰道內象熔爐似的越來越熱,而我又粗又長的陰莖像一根火椎一般,在 豔姨的陰道里穿插抽送,每一次都搗進了豔姨的陰心裡。豔姨那陰道壁上的嫩肉急劇的收縮,把我的陰莖吸允的更緊,隨著我的抽插,豔姨的陰唇就不停的翻進翻 出。豔姨的陰道里滾燙粘滑的陰液就越湧越多,溢滿了整個陰道,潤滑著我粗硬的陰莖,燙得我的龜頭熱騰騰滑溜溜愈加漲大,每一次抽出都帶出一股熱粘的陰水, 每一次插入都擠得豔姨的陰水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浸濕了我的睾丸和豔姨的陰阜,順著我們的陰毛流在豔姨的屁股上,豔姨身子底下的草蓆都浸淫濕透了一片。 豔姨不住叫喊著:「嗯……啊……喔喔……嗯嗯……啊……喔喔……嗯嗯……啊……」

              豔姨的呻吟聲更增加了我的性慾。我意識到豔姨已經沈浸在我們高亢的性交的慾望之中了,現在她已是身不由己的在我的掌握之中了。豔姨緊鎖眉頭、緊閉雙 眼的表情,是我從沒有看見過的。她的雙臂緊緊的摟著我弓起的腰肢,豐滿的雙乳緊貼我的胸膛,她挺直的脖頸向後拉直了,頭飄灑在席夢思上,豔姨的臉隨著我的 動作,不停的左右擺動,她緊咬著牙齒,

              「姍姍……」我低低的吼著,把豔姨的屁股抱得更緊,弄得更深,更加有力。我雙腳有力的蹬著席夢思,兩膝蓋頂著豔姨的屁股,我胯部完全陷進豔姨的雙腿 裡,全身的重量都彙聚在陰莖根子上,隨著我腰肢的上下左右的伸張擺動,我聚成肉疙瘩的屁股猛烈的忽閃縱動,一上一下,一前一後,一推一拉,我的陰莖就在豔 姨的陰道里來回抽插,進進出出,忽深忽淺,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猛插,把我旺盛的漲滿的性慾盡情的在豔姨的體內洩……一陣陣的酸,一陣陣的癢,一陣陣的 麻,一陣陣的痛從豔姨的陰道和我的陰莖的交接處同時向我們豔姨倆的身上擴散,一陣陣的快感一浪高過一浪,豔姨在呻吟,我在喘息,豔姨在低聲呼喚,我在悶聲 低喉……「喔……喔……咦呀……受……不了…………」接著,撕扯著我,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豔姨達到幾次高潮後,瘋狂的性交達到了令我窒息的瘋狂!「姍姍……姍姍,啊……呀,我……受不了……姍姍啊……」天在轉,地在轉,,一切都不複存 在,我的大腦裡一片空白。我粗硬的肉棒被豔姨的陰道緊緊的吸允著,我和豔姨交融一起,身體纏繞一起,不可遏止的快感象波濤洶湧的海浪,咆哮著,翻捲著,一 會兒把我倆拋向浪尖,一會兒把我倆壓進水底,一層層、一浪浪、一陣陣、一波波不可遏止的快感高潮終於達到了難以遏止的頂峰……啊,我要射精了!我渾身的血 液象數千數萬條小蛇,急劇的集聚在我的陰囊,如同彙集的洪水沖開了閘門一樣,一股滾熱粘滑的精液象從高壓水槍裡射出的一條水柱,從我的陰莖裡急射而出, 「呲……」的一聲,噴灌進豔姨的陰道深處……一剎那間,豔姨的身體象被電擊了似的痙攣起來,白藕般的雙臂死死抱住我滿是汗水的背脊,兩條粗壯的大腿更是緊 緊的纏住我的腰,「喔喔……嗯嗯……啊……」一陣急促的浪叫聲彷彿是從豔姨的喉弄底被壓出來似的。隨後,豔姨那微微突起的小腹開始一陣一陣有節奏的收縮,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隨著每一次的收縮,豔姨的鼻腔裡都出一聲哼,我心裡明白這是豔姨的高潮之歌,這比世界上所有的聲音都動聽。因為這是豔 姨在最快樂的時候才會出的聲音……豔姨的陰道也開始前所未有的劇烈收縮比之前面的收縮不知要強烈多少倍,一緊一鬆一緊一鬆,個充滿慾望的生命的通道彷彿要 夾斷我的雞巴把它永遠的吞沒在豔姨的體內……此時此刻,我已經無暇顧及豔姨了。我閉著氣,挺著脊背,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陰莖上。我的陰莖隨著動脈的率動漲 大到了極限,插到了豔姨的宮頸深處,隨著陰囊的收縮和龜頭的膨脹,一股,又一股……我的精子接連不斷的噴射而出,如同一隻隻利箭直射豔姨的陰芯,猶如狂風 暴雨般的暢酣淋漓的澆灌著豔姨的土地……我完全浸淫在極度的快感之中,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忘記了壓在我身下的是我妻子姍姍的媽媽的妹妹,忘記了人世 間的一切,任憑體內那困獸般的粗野的性慾盡情在豔姨的體內宣洩,宣洩……直到我精疲力盡,陰莖仍硬硬的留在豔姨的體內,我趴在豔姨顫抖的身子上喘息著,等 待著高潮慢慢平息。而豔姨的高潮依然沒有結束,直到她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我繼續爬在豔姨的身軀上,手搓揉著豔姨的奶子,豔姨的呼吸漸漸平穩了起來,隨著 呼吸腹部一上一下緩緩而動,把我的身體也一上一下的頂動著,我道:「姍姍,我的好妻子,我愛你!」

              高潮過後,我覺得有些悔,怕豔姨把這事告訴林叔叔、媚姨或姍姍,那我就完了。乾脆錯認就錯認到底。此時豔姨側身背對著我睡,我轉過身來,抱住她,手去搓弄她的大乳房。豔姨不作聲,但她的雙手握住我的手,不讓我搓。

              我道:「姍姍,幾天沒見,我真是想死你了。」

              她仍沒出聲,我又道:「姍姍,我真是憋壞了,我覺得這次特別舒服,比以前都舒服。」我撫摸著她的乳房道:「你的奶子大多了。」

              豔姨還是沒出聲,我抱她更緊了,因為好幾天沒做愛,我摟著豔姨那性感的軀體,想著豔姨剛才那風騷撩人的模樣,熱血不禁又一次沸騰起來。豔姨這個全市 最性感的女人,專供大領導玩樂的尤物,今晚終於讓我得手了。我下體又一次硬漲起來。由於我還沒穿衣服,硬漲起來的下體隔著睡袍頂入了側睡的豔姨兩腿間。豔 姨和軀體顫動起來,我摟住她,搓揉著她豐滿的乳房。

              射入室內路燈雖然昏暗,但還是能看清人的臉龐。我想我在豔姨軀體上活動一晚上而沒認出她來,她一定會懷疑。於是道:「姍姍,今晚豔姨不回來了吧。」

              豔姨這時轉過身來,點著我的頭說:「你這渾小子,我就是你豔姨……」

              我故作驚訝地拿開手,道:「豔姨,怎麼……是你!我怎麼沒認出來?這……怎麼辦……」

              豔姨說:「你呀……一心想著……壞事……猴急得很,怎麼認出來?……真是……連姍姍和我都分不出……姍姍身體……比我苗條多了……」其實豔姨的身體也是較苗條的,只是胸部和臀部比姍姍大多了。

              我又故意道:「豔姨,我……對不起你……」

              豔姨道:「對不起我不要緊,我看你怎麼向姍姍交待?」

              我道:「弄錯了,你……也不說……」

              豔姨聽我的話像是把責任推給她的樣子,也急了,「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剛開始是做夢……後來醒了一些……好像是夢,又好像不是……你就上來了……把我 當成了你的姍姍……當我感覺不對時,剛要叫……你的嘴就堵住了人家的嘴,叫也叫不出……後來……你弄得人家全身一點力也沒有了……哪裡還叫得出來……」

              我道:「豔姨,是我不對,我怎麼辦?」

              「我不告訴姍姍的啦……」豔姨白了我一眼,點了一下我額頭道,「你佔了便宜,明天要罰你請我吃飯。」

              看著豔姨那風騷的媚眼,我不禁心馳旌搖,道:「謝謝豔姨。」

              豔姨隨口道:「還謝什麼,剛射了我一頭一臉……」

              這大約是豔姨習慣跟那些領導男人們的打情罵俏,當她覺她這嗲的語氣是跟自己做錯了事的外甥女婿講時,馬上意識到不妥,連忙煞住,轉身過去不再理我。

              但豔姨這話更刺激了我,我沒話找話自語:「怪不得今晚那麼舒服……」

              這好像是提醒了豔姨,她道:「哎,小峰,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弄了一個晚上我的……奶子和……臀……,還分不出這不是姍姍的?」

              我忙道:「沒有,豔姨!」

              她見我急了,卟哧一聲笑了,「看你急的,沒事先睡吧,明天記得要請我吃飯啊。」

              我見豔姨無所謂的樣子,知道豔姨一向是較開放的,就是和外甥女婿亂倫也沒當一回事,只是不想讓親人知道而已。於是伸手到她懷裡,道:「豔姨,我再摸一下,看你跟姍姍是不是不一樣。」

              她道:「別……別……」

              我從後面摟住她,隔著睡袍搓揉著豔姨那雙大乳房,道:「豔姨,真的,你的比姍姍的大多了。」然後另一隻手去摸弄她的豐臀,道:「這裡也是。」

              豔姨稍掙扎,道:「好壞,好壞……」

              我道:「豔姨,明天我想請你吃兩頓飯,好嗎?」

              豔姨立刻明白了我話中有話,也話中有話地道:「當然好啦……你的菜太美了……讓人家吃了還想……」

              豔姨的軟語更挑起我情慾,我慾望到了極點,雙手伸前輕輕的撫摸她的乳房,用嘴唇在豔姨的耳朵上摩擦。

              「啊……」豔姨的身體顫抖。

              豔姨把臉轉過來把嘴唇交給我。我摟著她,低頭輕吻著她的香唇,豔姨雙唇微張,我把舌頭伸進去,在她的嘴裡攪動。我挑弄著她的舌頭,讓她把舌頭伸進我 嘴裡,吸吮著。她的嘴唇含住我那舌尖吸吮,熱情的狂吻,著塗滿口紅唇彩的舌頭在口中交纏。我們二個人接吻,她軟綿綿的舌頭滑入我的嘴裡,我反覆的吸吮豔姨 的舌頭。

              一陣熱吻過後,我撫摸她豐彈的乳房,輕咬著她的耳朵,一隻手移到她的大腿上,撫摸著她的大腿內側,豔姨閉上眼睛,依靠在我懷裡,大腿微張,我撫摸到 她的腿間。我用手指輕輕地揉著她剛才被我奸過的地方,撩逗著她,她的淫水漸漸多起來,使她襠部的睡袍的完全黏貼在她的陰部,我可以用手指感覺到她陰唇的曲 線和飽滿的陰阜,另一手隔著衣服和胸罩揉捏著她的乳頭,豔姨輕輕的哼著,呻吟著。

              我扶起豔姨,撩起她睡袍下襬,然後我站起來,肉棒早已硬挺,我撫弄著豔姨那雙豐滿渾圓的乳房,我坐在床邊,豔姨輕車熟徑,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托起 她的乳房,輕輕的咬著豔姨的奶頭,豔姨抱著我,腰肢扭動,將淫穴對準龜頭,慢慢的坐進去,我的龜頭撐開她緊窄的陰道,滑向她身體的最深處。

              由於有充份的淫水潤滑,我的肉棒仍然毫無阻礙的深入她的體內。我的肉棒終於全根沒入,豔姨緊緊的摟住我的脖子,雪白的屁股慢慢的轉動,一圈一圈的扭著。肉棒緊緊的抵住她的陰道壁,火熱的龜頭在她的陰道壁上刮著,淫水一股股的流出來。

              豔姨小姐一面磨轉一面出甜美的呻吟:「好舒服……啊……小峰……舒服……啊……啊……好舒服……」

              我雙手扶著她的腰肢,幫助她轉動,漸漸加快度,豔姨改轉為挺,屁股一前一後的挺動,肉棒在她的穴內一進一出,出一陣陣淫浪的肉聲。我托住她的屁股,讓她上上下下的套弄,肉體磨擦帶來一陣陣快感,推動豔姨往高潮去。

              幾分鍾後,豔姨的套弄更劇烈了。

              「啊……啊……我來了……好舒服……啊……啊……受不了……啊啊……」

              豔姨全身都浪起來,她緊抓著我的肩膀,一頭長像波浪般的甩動,豐滿的乳房上下跳動。她仰起頭不顧一切的忘情嘶喊,我緊緊的捧住她的豐臀,她不停的挺 動,讓龜頭緊緊抵住子宮口,我感到她的陰道一陣陣緊縮,淫水像小河一般的流出,豔姨猛的一陣顫抖,全身癱軟下來,緊抱著我,不停的喘氣。

              我抱起她,由床走向化妝桌,一面走一面挺動腰部,讓肉棒在她穴內一跳一跳的,繼續不斷的刺激她。我把她放到化妝台上,背靠在大玻璃上,我擡起她的大 腿向兩旁分開,猛力的抽動,肉棒吞吐的快感讓豔姨連續不斷的高潮。她兩手撐持著窗沿,緊閉雙眼,我的肉棒在她的穴內來回抽插,帶著她紅嫩的陰肉翻進翻出, 豔姨不停的扭動身體,不斷的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著淫水,由她的腿間流到化妝台上。

              「噢……噢……啊……不行了……啊……小峰你……搞死我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我將肉棒拔出,豔姨全身是汗,軟軟的倒在我身上。我低頭輕吻著她的秀,輕咬著她的耳根,豔姨不停的喘息著,她的氣息中帶著甜甜的香味,我順手抽了幾張面紙,幫她擦拭身上的汗水和淫水。

              休息了一會兒,豔姨睜開眼睛,看著我堅硬的肉棒,驚訝的說:「你真是太猛了……」

              我笑了笑,豔姨拉過我,走到沙旁坐下,她倒在我的懷裡,伸手握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

              玩了一會兒以後,豔姨的精神已經恢復了不少,於是我展開第二波的攻勢,我讓她背轉身體趴在沙上,上身伏下,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我兩手扶著她的美 臀,手指分開她的陰唇,龜頭輕輕的頂在她的陰核上,在她的穴口來回摩擦。頂了一會兒,豔姨用右手撐持著沙扶手,左手從跨下伸過來,握著我的肉棒,將我導引 到她的穴口,慢慢的將肉棒插入。我順勢向前一頂,肉棒全根沒入,再次進入到豔姨溫暖滑膩的體內。豔姨哼了一聲,主動的前後挺動,讓我的肉棒在她的穴內抽 動。

              「噢……太舒服了……噢……快一點……用力……啊……啊……好爽啊……你太棒了……啊……用力……啊……」

              我快的挺動,豔姨也扭動著身體迎合我,豔姨很快的達到了第二次高潮,我翻過她的身體,讓她躺在沙上,屁股懸在沙邊緣,我抓住她的腳踝,將她的大腿分 開,肉棒用力的頂入她的穴內,豔姨扶著沙,忘情的高喊著,淫水不停的流出,連續高潮讓她不住地高聲淫叫起來:「天啊……好舒服……我快死了……啊…… 啊……啊……不……不要停……快用力……啊……啊……」

              我我將豔姨頂到床邊,一把抱起豔姨將她放在床上,使豔姨平躺著,雪白的身軀上聳立兩座小山。我用手撫弄著粉紅的乳頭,只見乳頭漲大了起來,乳蕾也充血變成大丘了……

              在豔姨的呻吟中,我將頭埋入豔姨的雙乳間再張開口含住她的乳頭,輕輕地吸吮著一種女人香……

              我接著跨豔姨的軀體,雙手左右撐開豔姨玉腿,隨著豔姨微抖的氣息與嬌軀的顫動,她胯間的小丘如大地蟄動著,兩扇小門如蚌肉蠕動著。我將肉棒在豔姨穴 口徘徊遊走,時而磨搓陰蒂、時而撩撥蚌唇、時而蜻蜓點水似得淺刺穴口。豔姨被我挑逗得春心蕩漾,從豔姨半開半閉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開的濁重喘息聲中, 可看出豔姨的銷魂難耐的模樣。豔姨幽洞已淫水汨汨、潤滑異常。

              「啊……好壞!」

              我被豔姨這種嬌羞意態,逗得心癢癢的,不自主地胯下一沈,將肉棒埋入穴內。

              「啊!」豔姨在嬌呼聲中顯露出止渴的表情豔姨更把光滑迷人的玉腿,擺到我的臂彎來,擺動柳腰,主動頂、撞、迎、合。

              「舒服嗎?」

              「舒服……」

              豔姨的年輕肉洞雖然被好多男人姦淫過,但在我的巨棒下仍舊顯得窄小,深深插入時,有柔軟的肉同時壓迫我的肉棒,那種反應給我帶來無比的美感。

              我對豔姨的抽送慢慢的由緩而急,由輕而重百般搓揉。抽提至頭,複搗至根,三淺一深。隨著那一深,豔姨玉手總節奏性得緊緊捏掐著我的雙臂,並節奏性哼 著。同時,隨著那一深,陰曩敲擊著豔姨的會陰,而豔姨那收縮的會陰總夾得我一陣酥麻。皺摺的陰壁在敏銳的龜頭凹處刷搓著,一陣陣電擊似的酥麻由龜頭傳經脊 髓而至大腦,暴漲的肉棒上佈滿著充血的血管,龜頭沾滿口紅。低頭望去,只見豔姨那殷紅的蚌唇隨著抽送間而被拖進拖出。

              「喔……喔……啊!」豔姨口中不住咿唔吟著。

              她纖纖柳腰,像水蛇般搖擺不停,顛播逢迎,吸吮吞吐。花叢下推進抽出,弄得豔姨嬌喘吁吁,一雙玉腿,忍不住搖擺著,秀散亂得掩著粉頸,嬌喘不勝。「浦滋!浦滋!」的美妙聲,抑揚頓挫,不絕於耳。

              「喔……喔……」豔姨哼聲不絕,只見她的緊閉雙眼,頭部左右晃動著。

              豔姨陰道狹窄而深遽,幽洞灼燙異常,淫液洶湧如泉。豔姨雙手抓緊被單,張大了雙口,出了觸電般的呻吟。豔姨用牙齒緊咬朱唇,足有一分鍾,忽又強有力的聳動一陣,口裡悶聲地叫著。

              「喔……啊……我死了……要死了……啊……啊……喔……」豔姨喘息著,玉手一陣揮舞,胴體一陣顫動之後,便完全癱瘓了。

              我和豔姨胯股緊緊相黏,肉棒頂緊幽洞,吮含著龜頭,吸、吐、頂、挫,如湧的熱流,激盪的柔流澆在我火熱的棒頭上,燙得我渾身痙臠。一道熱泉不禁湧到 寶貝的關口,使我的身體忍不住顫抖,就好像身體插入電線,強烈的麻痺感沖上腦頂。在強烈的快感中,我更猛地向豔姨淫穴攻去,令豔姨身體後仰狂搖不已,雙手 摟住我的後背,猛烈搖頭使頭飛舞。

              「這樣……我不行啦……要洩了……啊……要洩了……豔姨……我要射了……玉豔姐姐……我的好妹妹……」

              我邊插邊叫,看著豔姨這個淫蕩豔婦,我將豔姨雙腿壓向她胸部,兩手不住揉搓著她那擺盪的大奶子,頓時熱流激盪,玉漿四溢,一股熱泉由根部直湧龜頭而射。洗澡間裡豔姨的浪叫

              和豔姨做愛真是爽極了,第二天,豔姨已去上班了,我躺在床上,想著晚昨晚第一次得到豔姨撫摸和在她身體上用我巨大的玉莖一次一次在她蜜穴中抽插的情景。好久,我才起來到公司去。

              但晚上姍姍回來了。豔姨故意避開了一個多小時,我和姍姍瘋狂了近四十多分鍾,她已是連連高潮,但我沒射精,我每次做愛要射精時總是停下來,深呼吸幾下就可以了。

              我還是想把一腔的精液射給性感尤物豔姨,哪怕是她臉上,乳房上……

              豔姨回來時,姍姍已經由於高潮大腦「缺氧」睡著了,她臉上呈現出無比滿足的樣子。豔姨進房時,我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她打開衣櫃,拿出衣物去衛生間洗澡。我等了幾分鍾,見姍姍連豔姨進來的一切響動都沒反應,便起來稍稍地鑽進了衛生間。

              豔姨吃了一驚,小聲道:「你這幹什麼?」

              我道:「剛才和姍姍親熱還沒洗,來和你一塊兒洗。」

              「你瘋了……」

              「噓,小聲點……」我做個手勢,右手同時輕輕的將她的嘴捂著,讓她的驚呼全都噴在我掌心裡,那癢癢的感覺從手心一直傳到心底。

              由於她已洗完,正穿好睡袍準備出來,我一手攬過豔姨。她有些掙扎,我巨大的肉棒早就頂在她豐滿的臀部睡袍上了,頂了一個深深的凹。風騷的她一會身子 就軟了下來。我讓她豐滿的身體緊緊靠貼住我。我環著豔姨的腰肢,讓她半側過身來,然後貪婪的吻住她,攫取她口中的芳香。豔姨原本睜大的眼睛,逐漸眯攏起 來,長長的睫毛下,是一層水般的迷濛。我感到貼在她緊貼著她渾圓臀部的肉棒、緩緩她柔軟的股肉前頂,我忍不住就這樣將下身在豔姨的肉臀處廝磨,快感一波波 湧來。

              我們相接的唇緩緩分開,豔姨嬌喘不已,高聳的胸急劇起伏著,美麗的臉龐上籠上了一層鮮豔的紅暈。這個女人真是肉感的了,僅僅靠貼著便能讓人欲望勃。

              我打量著她,雖沒有的豔姨結婚但已有了些成熟的風韻。

              豔姨湘輕捋了一下秀,平複了一下呼吸,嗔怪的道:「急色鬼……」

              我不讓她離開,手緩緩在她平滑的小腹處往上遊移,隔著睡袍逗弄著她尺碼驚人的大奶子,一邊緩緩的向她耳中吹著氣。慾火焚身的豔姨對這些哪有什麼抵抗力,她已是情熱如火,整個人像沒有筋骨一般癱軟在我懷裡,只懂得隨著我的動作嬌喘不已。

              我讓豔姨的身體斜倚在洗潄台邊,道:「豔姨,歡喜在衛生間嗎?」

              豔姨把臉偏過,不敢正視我,啐了一口,道:「你……瞎說……」

              我微微一笑,不再理會她,手上不停,解開她外衣和中衣的鈕釦,然後把她扶正,讓她直視著我。

              她看了一眼我充滿著征服欲的眼光,很快就垂下了頭去。抓住她衣領緩緩往兩旁扯開,讓她雪白的玉膚一寸寸暴露在我眼前。那一身寬大的睡袍,環繞在她腰 際並不能起到什麼遮蔽的作用。她已完全赤裸。豔姨半跪在我面前,雙腳向外拐成八字,這使得她飽滿的陰戶清晰可見,豐滿而粉嫩的花蕾經過剛才的挑逗,已隱隱 有些露水。

              我低下頭去,豔姨的胯間傳來淫靡的氣味,令我情興萌動。我舌尖微動,細細的在兩片肥美的陰唇間舔弄著,兩手緊緊握住豔姨的大腿。

              「不要……不要……」豔姨的嬌吟聲斷斷續續傳來,那樣的軟弱無力。

              我的舌尖捕捉到凸起的一點,毫不遲疑的,我用舌頭包裹住它,時而用上齒輕輕的觸碰。

              「啊……哦………啊……小峰……啊……」說是不要,但豔姨卻已本能的把我的頭緊緊的暗壓在原處,雙腿緊緊的夾住我的頭部,身體顫抖著。

              豔姨的淫水,逐漸在我口中蔓延開來。我知她情動,便將她臀部托起,坐洗潄台上來,我巨大的肉棒對準她蜜處輕輕頂弄著,突然腰部一用力,碩大的肉棒一下子全都頂入豔姨的蜜穴。

              豔姨不可抑制的驚叫起來,兩手的指甲深深的在我背上了兩下。豔姨的蜜穴水汪汪的夾得我肉棒舒爽無比,我雙手伸入眼前的豔姨的肚兜內,猛力的揉搓著那一對大奶子,下身不斷的急的沖頂著,豔姨的身子大幅在我身上起伏著

              「不要…啊…我受不了了……好……好舒服……。」我聽著豔姨急促的呻吟,淫興更熾,將眼前的豔姨背轉過身來,讓她雙手撐在浴盆邊,肥厚的屁股高高撅起的正對著我。

              我雙手用力,將她兩片豐滿的臀分開,分身對準了玉門猛力的搗入。

              「啊…又從後面來了,輕點…要…要壞了……」豔姨浪叫著,更刺激了我,肉棒盡情的在眼前豔姨的蜜穴裡抽插著。

              這樣的姿勢,豔姨本來就異常飽滿的奶甩動下來更是驚人,我手往前探去,讓手掌深深的陷入這一對碩乳中,但即使這樣我還是無法完全掌握住這兩團溫香軟玉。

              「啊……啊……小峰……你搞死了……」豔姨挺動著腰身來迎合我的抽插。我感到在一波一波的衝擊中豔姨的蜜穴越來越是灼熱…………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