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女僕桃香



序曲
  『啊嗯,哈啊啊……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昏暗的房間裡,位於正中央的床鋪上,流洩出少女的聲音。
  緊閉著雙眼,趴在床上臀部翹起,私處毫不保留暴露在男人面前的少女,害羞地搖晃帶著頭飾的頭部,兩條馬尾隨之輕盈地晃動。
  方才勉強插入的按摩棒,毫不留情地被壓進少女體內深處。
  『啊……啊嗚~~~主人,不行!』
  『什麼叫不行呀?桃香。你不說清楚我是不會明白的吧?』
  被稱為主人的這名男子叫著她的名字,用腳將按摩棒壓得更深。
  桃香的敏感部位早已溢出粘稠又溫暖的液體,將身上的女僕裝弄得濕乎乎的。
  『嗯……插得……插得那麼深……人家的那裡會壞掉的啦~~』
  『沒這種事吧……你的這裡……你自己看,還可以撐得更開,不是嗎?』
  主人這麼說道,使勁地轉動按摩棒。咕啾咕啾的聲音響遍房內。兩枚如花瓣般的肉片與插入的玩具間,溢出帶著泡沫的白色蜜汁。
  『嗯……哈啊……』
  『接下來想要插什麼進去去呢?是不是想要更大的東西呀?』
  『啊……啊嗚~~、那……那個~~~~』
  『什麼?你說清楚一點……你想要什麼東西?嗯嗯?』
  主人灼熱的氣息吐在耳垂,全身都變得敏感的桃香抖動著身軀回應。
  桃香的身體已被快感支配,不受她的控制。
  比起沒有生命的按摩棒,她希望有一根灼熱的肉棒插入自己體內,令她為之狂洩。
  這個連自己都都感到羞恥的性癖好,令桃香慢慢開口說道:
  『 ……主人的那個……人家要主人用那個插進來~~』
  『這樣子呀、這樣的話……』
  主人聽到如他所預料的回答,滿意地點點。抽出電力已變得微弱的按摩棒,那上頭沾滿濃稠的愛液,閃耀著妖豔的光芒。
  『竟然怎麼濕……』
  插入體內的東西突然被拔出,令桃香的秘縫渴求另一份快感,只見那個部位像生物物般蠢動著。
  檢查完她那裡的狀況之後,主人仰臥在床上。
  『來吧,這樣差不多了……。我就讓你達到極限吧,坐上來、桃香。』
  『嗯……嗯啊……是的!』
  好不容易能夠自由行動的桃香,搖搖晃晃地站起身,沈浸在快感餘韻中不住抖動的大腿,夾住主人腰部兩側騎乘在他身上。
  她偷偷瞄著位於自己下體的肉棒,那話兒已浮出青筋顯不時發出陣陣抖動。
  為了穩定心情,桃香深深吸了一口氣,一股男性特有的氣息立刻衝入鼻腔。
  『自己放進去。』
  『啊嗚、那種事……………是的……遵命~~』
  桃香露出躊躇的神色,但還是遵照命令輕輕托住主人的肉棒根部,用食指及中指將自己的秘穴撐開。秘穴的外膜已經充血呈現粉紅色,位於上方的紅色嫩芽前端,隨著桃香的呼吸而抖動著。
  『啊……哈啊啊……』
  自己親手這麼做做的羞恥感,以及好想早點被插入的矛盾心情,在她鬧中反複盤旋,幾乎令她失去意識。
  『嘴裡說不要,但還不是這麼聽話。你呀,還真的跟傳聞中一樣,是個好色的女僕哩。』
  主人這麼說道,一邊抓住桃香的腰部壓向自己身上。
  『啊嗚嗚!!』
  長度及直徑比按摩棒大上一號的東西,勉強插入桃香體內,使她仰天發出苦悶的嬌喘。
  酥麻的感覺由入口處傳來,直達體內的快感幾乎教她落淚。
  『哈……啊啊恩!好棒……裡面好燙~~……竟然這麼……啊啊恩!』
  『是嗎是嗎?這麼舒服嗎?桃香……』
  因為充血而微微腫脹的嫩芽,在主人不斷地搓揉下,令桃香弓起身子無法順利呼吸。
  『咿呀嗚!』
  『來吧,自己擺動……』
  『是……是的~~』
  桃香遵照主人的命令,開始慢慢地擺動腰部。前後搖擺摩擦著灼熱成熟的嫩芽之際,大量的蜜汁滴落在主人的腹部。
  『恩恩恩!』
  主人由下往上突刺著變得滑順的黏膜。每一下衝擊都令桃香幾乎為之癱軟,她拚命地忍耐著並持續擺動腰部。
  『呼啊……、非常好,桃香……』
  翹臀擺腰的迷人動作,教男子發出滿足的喘息聲,雙掌十指陷入桃香的臀肉中。
  豐滿富有彈性的肌肉,緊緊地吸附著手掌心。
  『嗯嗯……哈啊、主人啊~~』
  溫暖滑稠的黏膜在摩擦中演奏出沈悶的水聲,兩人相繼捲入快感的漩渦中。
  然而下一刻,主人原本滿足的神情開始改變。
  『嗚咕?!』
  桃香的下體產生前所未有的緊縮感,令主人表情扭曲發出呻吟。
  桃香體內的黏膜宛如要將自己那話兒折斷,今他感到痛苦。不愉快的感覺襲向男子,使他渾身冒汗。
  『嗚嗚……喂、喂、桃香,等一下!』
  主人感到事態不妙,慌忙地出聲企圖阻止在自己身上不停擺腰的桃香。然而,桃香一味集中精神貪求著快感,主人的聲音完全傳不到她耳朵裡。
  『哈啊啊……嗯嗯~~~主人……桃香要……要洩了~~』
  桃香用自己的敏感部位頂住主人的肉棒,拚命地持續擺腰。愛液不斷湧出,似乎一點都沒感到主人的表現有異。
  『桃香……快停下來!!』
  主人感到肉棒似乎插入猶如石頭般粗糙的筒子裡,只見他轉動腰部企圖脫逃。
  然而,腰部兩側夾在桃香大腿中,令他無法順利逃走。
  『嗚嗚嗚……』
  桃香體內明明非常濕潤……而且桃香自己完全沒有感到痛苦,又這一點來看……
  主人感到的疼痛是……。
  『陰……陰道抽筋……!』
  說出這句話之後主人更覺恐怖,只見他臉色愈來愈難看。
  『雖然之前有聽說過,但沒想到竟然會痛成這個樣子。主人知道再不想辦法阻止
  桃香不行,於是他使出吃奶的力氣大叫。
  『停……停下來!桃香……不要再動了!!』
  『哈啊恩……可、可是主人~~桃香……桃香已經……哈啊恩!』
  桃香這麼說完,為了達到高潮而開始更激烈地擺動腰部。
  『啊啊啊……桃……桃香啊啊……』
  『啊啊恩!!主人!!桃香……啊啊啊————!』
  桃香利用全身體重朝主人股間使勁一擊,之後便像一具斷了線的人偶趴在主人胸口。
  接著不知道經過多久。
  桃香恢復意識之後才發現主人毫無動靜。
  『哎呀咿……主……主人?』
  主人痛苦地喘著氣,臉色發白,心跳及體溫異常的低。
  『主、主人?!您沒事吧!!』
  『叫……叫救護車……』
  看見主人因疼痛而呼吸紊亂,桃香趕緊跳下床,伸手抓起置於房間角落的電話。
  最後在一陣手忙腳亂中,桃香好不容易叫來了救護車。
  然而,由於她打電話時已經陷入恐慌的狀態,因此豪宅前來了數十輛救護車及消防車,加上警察也趕到現場。而且再仔細一看,周圍遂有葬禮社的箱型車加上和尚、神父、牧師甚至連唱詩班都來了。
  『桃香……你……到底打電話到什麼地方去了……』
  躺在擔架上的主人,鐵青著臉這麼說道。
  顯然桃香剛才打電話到每一個能夠求救的地方。
  豪宅的四周,因為警笛及燈光而醒來的人們,開始朝此處聚集,而主人則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嗚嗚喔……多麼屈辱的一件事啊……』
  因為陰道抽筋而被送上擔架是一件多麼可恥的事情,只見主人的臉色由青轉紅,又由紅轉青,就像紅綠燈一樣變化著。
  而且本來發生陰道抽筋這種事,大都是男女抱在一起就醫,但桃香只是夾得緊緊的之後,又能若無其事地離開主人。另一方面,主人的分身由於突然遭到如石壁般的陰道摩擦,現在下半身痛得動彈不得。
  鄰居們遠遠聽到他的怪叫便瞭解發生了什麼事,因而個個竊笑起來。在主人身邊的急救人員也只能對他投以同情的眼光。
  『拜託你……快點……快點把我擡走……』
  主人腦海中第一次興起想死的念頭。
  『嗚嗚、嗯嗚……主人,您沒事吧~~?』
  桃香在人群中哭泣著,鼻水流了滿臉,穿著衣不遮體的女僕裝,以不安的眼
  神望著擔架上的主人。
  『人家不要您死啊~~。啊嗚~~、都是桃香害主人死掉的~~,還有救嗎?桃香的主人還有救嗎?』
  桃香抓住附近的急救人員哭著問道,急救人員驚訝於她的打扮,但還是冷靜地回答。
  『沒問題的,這個樣子是沒有生命危險的……只是……』
  桃香不安地吸著鼻水,歪著頭問。
  『只是?……只是怎麼樣呢?』
  『照這情況看來,下半身已經……不堪使用……』
  聽到急救人員語畢,擔架上傳來主人的吼叫。
  『你這個惡魔!!』
  『啊!主人。』
  聽到主人的聲音,桃香這才露出笑容跑向擔架。但主人舉起雙手拒絕她再接近。
  『別……別過來!』
  『可是……可是桃香是主人專屬的女僕~~。桃香必須到醫院去好好照顧主人。。讓我跟主人您一起去吧~~』
  桃香這麼說著,同時匆匆忙忙地接近救護車。然而,由於太過激動使她的身體
  無法隨心所欲動作,最後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
  主人見狀,擡起頭露出赤紅的臉龐對著桃香大叫。
  『這這個地獄來的女僕,像你這種女僕我才不需要!你被開除了!』
  救護車的門啪地一聲關上,鮮紅的警示燈亮起,接著車子便離開豪宅的大門。
  當桃香好不容易站起身時,警笛與吼叫聲都已遠離,現場一個人都沒有。
  『啊嗚……有人在嗎~~』
  桃香環顧四周以悲慘的聲音叫喚著,但沒有人回答她。
  『人家討厭一個人啦,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啦~~』
  當她不經意望向玄關,只看到一件熟悉的行李孤零零地擺在那裡。
  那是今天桃香來到這間豪宅時帶來的私人行李。
  在行李上方,還放著裝著履曆表及介紹信的信封。
  『咦……咦啊啊啊啊!又被炒魷魚了~~!』
  桃香那有氣無力的哭泣聲,悲慘地傳遍周圍。


第一話
  風兒帶著秋天的氣息,穿梭在巨大的建築物之間。
  這裡公家機關林立,在這條滿是政府機關的大街上,聚集著穿著各種機關制服的人。
  若要對這個景色加以形容,只有「秩序」一詞最為恰當。然而在這條街上,有一個
  與之格格不入,綻放著異樣色彩的建築物,以女僕裝為制服的女性們,頻繁地出入該建築。
  《女僕中心》
  人們這麼稱呼這棟建築物。
  這個國家,在數年前為瞭解決貧富差距造成的女性就業困難的問題,通過了所謂的女僕法。
  該法則規定,「所得超過一定金額以上的人,擁有僱用他人的義務」,說得更簡單一點就是「將金錢由有所得能力的人身上,轉向無所得能力的人身上」,是一項為了失業女性而制定的法律。
  當初,政府擔心這個有欠斟的的系統是否能為社會大眾接受,然而僱用者表示「若能夠讓可愛的女僕服侍,則沒有怨言」,而身為求職者的女僕們則認為「可以穿著可愛的制服,又不用做太難的事情,教人感到高興」,總之雙方都對該法令表示歡迎之意。
  最後政府也因應此法規設立了女僕中心。
  目前女僕中心的職責是,為了掌管女僕而發行一種稱為女僕執照的許可證,以及就職輔導、僱傭管理等工作。
  時至今日,為求取職照或工作機會的女僕們,時常使女僕中心出現車水馬龍的景象。
  「唉~~」
  在女僕中心大樓一樓的小會客室裡,一名男子嘆著氣。這名頭髮緊貼著頭部的男子,胸前掛了一張寫著《就職指導員》的名牌。
  這些指導員們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女僕中心內為女僕們介紹職缺,或是進行面試演練。
  然而,有時他們也不得不指導被革職的女僕。
  桃香抱著行李羞愧地低著頭,懷裡的包袱和指導員前天目送她離開時一模一樣,完全沒有解開過。
  「你啊……這是第幾次了……?」
  指導員連報告書都懶得看,對桃香這麼說道。
  『每一次每一次,好不容易幫你找到工作,你隔天就被人家趕出來……你到底是在搞什麼飛機啊!』
  『那個……這個……』
  『算了算了,你只要簡單跟我說明為什麼會回到這裡來,還有那個過程是不是和報告書裡寫的一樣就好了。』
  指導員大略看了一下報告書,如果裡面寫的都是事實的話,真可謂是一件可怕的事。沒想到桃香的陰道抽筋,會將男人的分身擠成那個樣子,那麼整件事情打從一開始女僕中心便難辭其咎。
  然而桃香無視指導員鐵青的臉色,吞吞吐吐地開口說道。
  『那個~~嗯~~,桃香到那戶人家工作那一天~~~』
  『嗯。 』
  『一開始被吩咐打掃走廊的工作~~。然後桃香就想說一定要努力……於是就全心全意地打掃走廊。然後……』
  『……然後怎樣?』
  『桃香的屁股就撞到裝飾在走廊上的一個壺~~。其實桃香的屁股也沒有特別大,可是還是碰到了~~。後來呢~~我就慌張地檢起那個壺的碎片,可定又碰到旁並另一個壺……』
  講到這裡,桃香『唉~~』地嘆了一口氣。
  然而,真正該嘆氣的人應該是指導員才是。
  『總而言之!……重點是你一直擺動那件事。』
  如果再讓桃香講下去,可能要花上一天的時間。指導員這麼想著,直接跳到報告書裡寫的那個事實。
  『為什麼主人叫你停的時候,你不停下來呢?』
  『因為……人家太舒服了嘛~~~』
  桃香害羞地笑著,然而她所說的理由卻不被接受,只見指導員用力將報告書扔在桌上大聲斥責。
  『就因為你做了那種事,才會變成這樣的!!』
  『是、是的,對不起~~~』
  『……你知道,因為你這個行為,已經有多少個主人被你害慘了?』
  『咦耶?』
  『你已經數不清楚了嗎?那我就告訴你吧,這已經是第99個了,第99個人!』
  『怎麼會這樣……我還以為只有98個……』
  桃香焦急地伸出雙手,用手指數著,同時這麼說道。
  『之前你服侍過的倒數第三個主人打電話過來。』
  『咦……那個主人是……』
  『就是插進你屁股裡面的那個。』
  聽到指導員這麼說,桃香啪地一聲拍了下手。
  『……啊啊~~是那個主人啊~~』
  『因為你的行為,他的那裡無法再使用了!』
  與桃香發生過關係的男人,每一個都遭遇不測。
  也就是說,桃香是一個超級掃把星。
  『可是主人說屁股緊是件好事……就算桃香是個掃把星,屁股應該也沒問題才是……
  我想都是因為主人洩了以後,還在桃香的屁股裡面小便才會……所以這不是桃香屁股的錯!』
  桃香堅決地這麼說,但光是聽她話裡的內容就令人覺得毫無說服力。
  『哪有人緊得像你那樣的!……總之,在你還沒汙損我們女僕中心的名聲之前,勢必要把你的女僕執照撤消。』
  指導員不知道嘆了第幾次氣,手肘撐在桌子上。
  接著,他說道『反正你就先把這個戴上吧』,然後由抽屜中拿出一個黑色物體,朝桃香扔去。
  一直被收在抽屜裡的東西,原來是一個肛門塞。
  『這樣也好,對你我已經束手無策,這個決議可說救了我一命。只不過上級遲遲沒有下達命令,我才覺得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哩。』
  『咦!怎麼這樣~~人家不要啦。人家桃香的天職就是女僕~~如果連這個都被剝奪的話,桃香會死翹翹的!人家會流落街頭的啦!如果是屁股的關係,人家含聽話把它弄鬆的,請不要把我的執照拿走~~!』
  桃香由椅子上站起身來,在指導員面前下跪縮成一團。同時不斷地磕頭,看到她這個模樣,教人感到既同情又充滿誘惑。
  『拜託~~你,不要把我的執照收~~走。』
  然而,指導員已經不知道看過幾次了。
  『……老實說,你這種態度……我己怨看膩了。』
  而且,她這種可憐的模樣,反而令指導員感到不耐。
  桃香哭喪著臉,低頭對指導員說『我什麼都願意做~~』。這個模樣看在指導員眼裡,反而像是請你欺負我吧 。』
  『為了讓接下來的主人不會因為桃香這個掃把星而遭遇不幸,我會用屁股好好努力的~~』
  桃香這麼說道,一口氣掀起裙子,翹起臀部。
  指導員還搞不清楚她想做什麼之際,只見桃香拿起剛才那個肛門塞舔舐著,然後開始塞入自己的肛門中。
  『哈嗚~~……嗚……』
  她轉動塞子刺激著肛門口,並且一口氣插入。
  『哈嗚……嗚咕~~~,放進去了~~~』
  體內一股奇怪的感覺,令桃香像追著自己尾巴轉的小狗一樣搖動腰部。這個淫穢的姿勢,讓桃香高舉的臀部在日光燈下閃耀著白色光芒。
  斜斜地被挪開的內褲,不可能不激起人們的情慾。
  指導員看著由內褲中透出的粉紅色秘處,不禁咕嘟地吞了一口口水。
  『……你真的,還想繼續當女僕嗎?』
  『是、是的!』
  桃香四肢趴在地上,搖著屁股爬到指導員腳邊,接著再度擡起頭。
  『桃香想要繼續當女僕,指導員先生……』
  『那麼……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吧。』
  指導員揚起一邊的眉毛笑著說,並且開始脫下制服的長褲。
  『咦啊咿咦……咿呀……』
  指導員的男性性器突然出現在桃香面前,令她驚訝地發出叫聲。
  指導員將已經硬挺的東西一鼓作氣推到桃香面前。
  『啊嗚、這個……這個是……是的、我知道了。』
  桃香這麼說道點點頭,再次掀起裙子,露出白皙且看來柔軟的大腿,並作勢要要跨在指導員身上。
  然而,看到她的舉動,指導員慌忙阻止。
  『嗚哇、等……!等一下!』
  『……咦?怎麼了呢?』
  『我可沒有意思要跟你這個掃把星做,你用嘴巴就好。』
  桃香露出有點可惜的表情,在指導員面前跪下,含住他隆起的下體。
  『哈唔……』
  口中小小的舌頭不停爬行在那話兒的前端,同時頂著尿道口,用嘴唇輕輕地由下往上吸吮肉棒。
  『……嗚……恩哈……』
  為了追求更高的快感,指導員抓住桃香的頭部,擺動起腰部,桃香也毫不抗拒地含住肉棒,上下搖動頭部。
  『恩……咿唔……』
  男性性器的味道在口中擴散開來,桃香雙眼蒙上一陣迷離的光彩。就算唾液溢入喉頭,她也毫不在意,只是一味地含住擺在眼前的東西,持續地用舌頭吸吮著。不愧是擁有服侍過99名主人經驗的桃香,只見她一見到指導員身上的目標,就毫不留情地舔弄。
  『嗚……差不多要射嘍……』
  遠比想像中還快就達到極限,令指導員感到訝異,但他仍舊加快腰部的擺動速度,將膨脹的陽具頂入桃香的喉嚨深處。
  『恩咕……!』
  桃香也回應他的動作,更用力抿起嘴唇,並用雙手抓住膨脹的肉棒套弄起來。隨著噗啾噗啾的聲音,唾液四處飛散。
  『哈啊……啊……』
  瞬間,指導員身體產生一陣抖動,同時也鬆開抓住桃香的雙手。由肉棒前端噴出的白濁液體,在空中割出一道弧線落在桃香的臉上。
  『啊嗚……』
  『呼嗚……抱歉。』
  指導員滿足地這麼說道,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桃香伸出於擦拭沾在自己臉上的白濁液體,同時觀察著指導員的臉色。
  『請問,指導員先生。這樣子桃香的女僕執照……』
  就在她這麼說的同時,指導室的門喀嚓一聲被打開來,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子走進房內。
  一頭秀麗的長發全部往後梳,令他清秀的臉龐更加顯眼。整體上給人一股伶俐的印象,但又兼俱溫柔的風貌,男子以銳利的眼光環顧室內。
  看到他一進來,指導員慌張地將壓在褲頭的手舉到頭上敬禮。
  『嗚哇……田、田島先生……您辛苦了!!』
  『啊啊。辛苦了。』
  被稱為田島的男子表情毫無變化回應道,然後望著正在擦拭臉龐的桃香。
  看到桃香不成體統的模樣,田島狠狠地瞪著指導員。
  『……這是怎麼回事……』
  『咿……』
  銳利的眼神令指導員全身僵硬,動彈不得。而這個時候,桃香擡起頭來見到田島,臉上露出笑容。
  『啊,田島先~~生,您好~~』
  桃香興奮地蹦蹦跳跳跑到田島身邊,挽住他的手臂。
  『啊……我聽說你又被革職了,不過你看起來還蠻有精神的嘛,桃香。』
  面對纏著自己的桃香,田島露出溫柔的微笑。此時他的視線充滿溫暖,和方才盯著指導員時截然不同。
  『耶嘿……耶嘿嘿嘿,因為人家又那樣了啦~~』
  桃香害羞地搔著頭,田島則輕輕地將手放在她頭上。
  『你真是讓人傷腦筋呀……好了,快去洗把臉吧。然後到我房間裡喝杯茶,還有好吃的巧克力喲。』
  『是~~的~~我知道了~~桃香最喜歡甜甜的點心了~~』
  田島推著桃香的背部,而桃香也快樂地跑出指導室。
  『……接下來。』
  確定桃香離開指導室之後,田島轉身面向指導員。
  方才他看著桃香的溫柔表情,此時已經完全消失,留在他臉上的只有女僕中心指導員們平常見慣的冷淡視線。
  『你先把制服穿好吧,指導員。』
  『是、是的!』
  經過田島指責,指導員忽忙地拉起褲子,重新扣上皮帶。確定他穿好衣裝之後,田島坐在剛才桃香坐的那張椅子上,雙手插在胸口。
  『桃香的執照要被撤消這件事,是真的嗎?』
  『啊、是的。那是上級下達的命令……』
  指導員戰戰兢兢將桌上放有報告書的資料夾交給田島,資料夾中最上方一頁是吊銷桃香執照的人事命令,而且已經過核準。
  『哼恩……』
  田島翻閱了一下報告書,眯起眼思考著。
  『……能不能想想辦法呢?我的意思是再給她一次機會。』
  『您的意思是?』
  『讓桃香再服侍一名主人,這次如果不行的話再放棄。』
  『這……不過,上級已經提出這個指示……我想這太強人所難……』
  指導員搖著頭說道。聽到他的回應,田島一手拿起報告書敲擊另一隻手,冷冷地說。
  『如果你認為,我把你在這裡所做的事,連同撤銷執照的處理報告一併送上去也無所謂的話……』
  田島冷酷的眼光貫穿了指導員。
  『怎麼樣呢?指導員,我想耍點小伎倆你應該還辦得到吧?』
  『嗚……這、這實在是……』
  這個人每次只要一扯到桃香就會這樣。
  『這個……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的。』
  聽到指導員如此回答後,田島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向門邊。
  田島離開指導室,門一關上,指導員緊蹦的神經也跟著鬆弛下來。只見他癱坐在坐在椅子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好好吃哦~~~』
  桃香在辦公室裡,大口吃著桌上堆積如山的巧克力。
  普通的女僕一輩子都不可能品嚐到這種高級巧克力,但桃香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抓起巧克力不停地往嘴裡塞。
  『啊嗚~~在嘴裡溶化嘍~~』
  看到桃香雙手按著塞滿巧克力的臉頰,田島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用吃得那麼急,還有很多。全部吃完也沒關係。』
  『真的嗎~~~好高興哦~~~』
  喝了一口田島泡的紅茶之後,桃香的表情也漸為緩和。此時田島慢慢地對桃香說道。
  『你一邊吃一邊聽我說,有關這次的事……』
  『嗚……』
  一聽到田島這麼說,桃香停下手,臉上也蒙上一曾陰影。想到剛才在指導室裡聽到女僕執照要被吊銷的事,桃香心裡就一陣痛苦。
  『是……是真的吧,桃香的執照要被撤消了嗎……』
  若是執照被吊銷,自己到底要怎麼活下去才好。對於以女僕為職業的桃香而言,這著實是個嚴肅的問題。
  『桃香……還想要當女僕~~』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這是免不了的……。不過,雖然沒辦法不取消這道命令,但是,你還有一次機會。』
  『咦?』
  看到桃香發愣的樣子,田島抿嘴一笑。
  『剛才我和指導員談過了。』
  『真……真的嗎?!田島先生!』
  桃香咕咚一聲站起身來,對田島這麼說道。
  『是的。我請他再幫你介紹一名主人。』
  『謝……謝謝你~~我最喜歡田島先生了~~』
  桃香鬆了一口氣撫摸著胸口,接著高興地抱著田島。
  『哈哈哈,我不能呼吸了啦,桃香。……對了你把這個帶去吧。』
  田島笑著取出了一個大箱子,那是一個要用雙手才抱得動的細長箱子,仔細一看,上面還有女僕中心的紋章。
  『這是什麼呢?』
  『打開來看看。』
  桃香照著田島所說打開箱子,發現裡面放著一把掃帚及純白的圍裙,還有一個銀製的托盤。
  『哈啊啊!這……這個是!!』
  看到裡面的東西,令桃香大吃一驚。
  『女僕中心給予女僕的三種神器。』
  女僕的三種神器。這是女僕中心只頒發給優秀女僕的東西,持有這些東西的女僕,在求職上將是一大助力,是所有女僕們夢寐以求的道具。
  『我想應該會對你有所幫助,你就帶著吧。』
  桃香眼中含著淚,畏畏縮縮地伸手撫摸圍裙。即使是桃香也知道那是一塊高級布料,而且做工相當精緻。
  『真的……真的可以嗎?這個真的要給桃香嗎?』
  『你穿著那件髒兮兮的圍裙,你想有人會僱用你嗎?』
  田島這麼說道,望著桃香身上的圍裙。桃香的圍裙汙黑骯髒,而且還有明顯的破洞。
  『啊嗚……,說得也是耶~~』
  桃香苦笑著,田島將手放在她肩上認真地說。
  『……你聽我說,桃香,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希望你能瞭解我對你的關懷。所以這一次,你一定要找一個適合自己的主人……對了……下次的主人要找一個運氣好一點的人。』
  田島溫暖的關懷,令桃香打從心底感到熱乎乎的感覺,她吞下即將湧出的淚水笑著說道。
  『我……我瞭解……謝謝您!桃香……一定會找到一個好主人的~~~』
  桃香嘴角沾著巧克力,很有精神地回答。
  房內有一名女僕與年輕男子,全身赤裸的在沙發上相擁著。
  女僕被夾在沙發與男子之間,臉頰上浮現出淡淡的粉紅色。雖然眼中透露著害羞的神色,但兩人仍目不轉睛地相望著,接著這麼呢喃道。
  『臯月……』
  『老爺……』
  兩人舌頭交纏熱情地接吻,男子同時撫摸著臯月的脖子。
  『啊恩……』
  臯月搖晃著及肩的黑髮,男子的手指帶來的快感令她渾身發抖。
  『 哈啊……嗯……老爺的手指……好舒服……』
  『我會讓你更舒服的……臯月……』
  男子說完之後,用嘴唇爬行在臯月的脖子上,指尖滑到她的胸部。形狀美好的丙座乳丘上,有雨株粉紅色的嫩芽。當手指一摘取嫩芽,在手中的嫩芽便更加地膨脹。硬鋌而又有彈性的觸感傳達到男子手指上。
  『啊啊……嗯嗯……老爺的手……哈啊……好溫暖……嗯……』
  臯月喘息顯微笑著,接著開始慢慢主動撫摸男子的下半身。纖細白皙的手指,在已然灼熱的肉棒上滑行,劃過浮現在頭的血管。
  『老爺……老爺……臯月、臯月的那個……』
  雙手交握套弄著肉棒的同時,臯月也害羞地張開大腿。在她雙腿間,早已濕潤的秘縫發出微微的震動。男子的手指移動到那個地方,應臯月的要求伸進裡面噗啾噗啾的水聲響遍整個房間。
  『嗯嗯…哈啊嗯……』
  『臯月的裡面……變得這麼燙……』
  男子這麼說著,同時增加手指插入的數量。增加到兩根的手指伸入臯月的秘縫中,咕啾咕啾地攪動愛液幾乎使之變成白濁狀。
  反覆不知抽插幾次之後的手指,沾滿了下流的液體閃閃發光。
  『啊啊……濕得一塌糊塗了呢……臯月。』
  男子憐愛地望著滿是愛液的指尖之後,放入口中舔舐。接著似乎達到忍耐的界限,擡起了臯月的大腿。
  『臯月……可以放進去了喁……』
  『是的……老爺……我、我也……』
  臯月也害羞地上動用手指將被擡起的雙腿間的秘縫撐開,就像在迎接男子的東西進入。
  那裡閃耀著妖媚的光芒,像某種生物般地微微伸縮。男子就像被吸引了似的,將自己勃起的陽具沒入其中。
  男子的那話兒很輕易地便撐開已潮濕的秘穴,侵入臯月體內。
  沒多久肉棒便沒入至根部,同始在臯月體內抽動。
  『哈啊啊!!啊嗚……哈啊……啊嗯嗯。』
  臯月低頭望著反覆抽插的連接部位,並弓起身子發出嬌喘。然而在狹小的沙發上,被人由上方壓制住使她無法自由行動,最後她只能用手抓住沙發的邊緣。
  『啊嗚……哈……啊嗯啊啊啊!』
  被快感逼迫得無處可逃的臯月用力喘著氣。
  男子的唇憐愛地落在臯月細緻的肌膚上,並持續擺動腰部。互相摩擦的黏膜之間,發出咕啾咕啾的淫穢聲響。
  『啊啊……臯月……臯月……你好美……』
  『老……老爺~~我已經……啊啊啊啊啊!!』
  臯月的雙手抱著自己,全身冒汗達到高潮。然而男子還是繼續擺動腰部,再度讓臯月感到一陣酥麻。
  『……哈啊……今天我要讓你盡情地洩個夠……』
  『啊啊……嗯嗯嗯……哈啊……』
  臯月連一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再度發出紊亂的叫聲。
  此時,在隔壁房間有一個人從鑰匙孔窺伺著他們的動靜。
  『心……心跳好快喲~~~』
  桃香來到身為前輩的臯月工作的人家,正在等待她出現時,被隔壁房間發出的淫聲浪語引誘,忍不住由鑰匙孔偷看。
  雖然桃香對鑰匙孔內看到的事情感到驚訝,但她仍舊無法移開視線。
  彎下腰偷窺的桃香視線不經意往下移,發現大腿不住地抖動。
  『啊嗚~~,因為偷窺讓人家變得好奇怪哦~~』
  桃香雙腿相互磨蹭著,但是愈是忍耐內褲中透出的濕氣就愈是濃厚,而且愈是搔癢,心裡好想有一根手指能夠伸進裡面。
  『咿……臯月小姐還沒好嗎?』
  再窺伺鑰匙孔內,臯月仍舊衣衫不整的和男子甜蜜交談著。看到這景象,桃香悄悄地將手伸入裙底,隔著內褲撫摸著私處。
  已經濕透了的地方,一經桃香撫摸即發出咕啾的聲響。
  『啊……嗯……』
  手指慢慢地搓揉秘縫前端的突起物,並用拇指輕輕一按,裡面便溢出大量愛液。桃香再也無法忍耐,將手指伸入內褲中,慢慢插入灼熱潮濕的蜜壺中。
  『哈……啊啊……桃香的裡面,好燙哦……桃香真是個好色的女孩子啊~~』
  沒入體內的手指不停地攪拌著,桃香體內的黏膜也隨著吸附著手指。
  一陣酥麻的感覺,像電流般流竄過桃香的背脊。
  『啊嗚……人家……不行了……啊!哈啊……啊啊啊啊啊!!』
  深入體內的手指感受到一股強勁的收縮,桃香連到高潮了。
  『啊、啊嗚……哈啊……哈啊……』
  桃香全身無力,靠在門上喘息著。
  此時,桃香依著的門突然被往後拉。
  事出突然,桃香毫無預警地整個人向後倒。
  『咿呀……』
  『讓你久等了……咦、桃香……你怎麼啦?!』
  走出房間的臯月驚訝地俯視著桃香。
  『好……好久不見了~~臯月小……姐。』
  桃香和臯月坐在長條椅上,望著庭院的景色。
  『不好意思,桃香。你難得來看我,卻讓你等那麼久……』
  臯月輕輕梳理淩亂的頭髮,同時害羞地這麼說道。
  『我家老爺,每次都會那樣……』
  臯月露出害羞的笑容這麼說道。
  回想起臯月當時的樣子,桃香為她感到高興,同時也感到羨慕。
  臯月是桃香在女僕培訓學校時大她兩屆的學姊,在校內是個優秀的女僕。即使畢業之後,臯月還是時常將桃香當做自己的妹妹,只要桃香有困難時都會來臯月工作的人家找她談談。
  『臯月小姐,妹的主人總是那麼溫柔,桃香好羨慕哦。』
  桃香也好想要那麼溫柔的主人,桃香笑著這麼說道。
  『聽你這麼說,桃香……我從女僕中心的職員那裡聽說……你又被炒魷魚了嗎?』
  臯月擔心地對桃香問道。桃香害羞地搔著頭說『唉呀呀呀……你知道了呀』,接著便說起事情發生的始末。
  『原來……那麼你只剩下最後一次機會了耶……』
  『就是這樣啊~~』
  『那麼,不認真起來不行嘍。』
  『是的~~。看到臯月小姐的主人這麼溫柔,桃香好羨慕。所以想請你是不是有什麼技巧可以教我……』
  桃香這麼說道,臯月只是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笑著。
  『技巧、嗎?要相處融洽的話……我想還是要看感覺。』
  『感覺……嗎?』
  『是的,就像兩人相處的氣氛之類的。例如說對方跟自己有相同的想法……』
  臯月害羞地雙手放在雙頰微笑著。看來她是想起方才與主人之間發生的事,只見她的眼瞳似乎又發熱濕潤起來。
  『臯月小姐……難道說你對主人……』
  臯月一定是喜歡上那個她稱為老爺的人。
  『恩、其實呢……。雖然中心嚴厲禁止女僕和主人之間發生戀情……但是,一旦喜歡上那也沒辦法嘍。』
  臯月輕輕由長椅上站起身來,環顧著整修得相當美麗的庭院。然後輕輕嘆一口氣,轉向桃香對她說。
  『我很幸福,有那麼溫柔的老爺……還有夫人。所以當我在這裡工作的時候,心裡總希望可以永遠在這裡。』
  『臯月小姐……』
  桃香嘴裡嘟囔著,臯月則以笑臉回應她。然而,很顯然地看得出來這是強顔歡笑。
  『話說回來……桃香你怎麼辦呢?找到新的主人了嗎?』
  『耶~~,現在還沒……這次我不想透過女僕中心介紹,我想要自己去找~~。』
  我想從明天就開始尋找~~』
  『是嗎……加油嘍,桃香。』
  『是的~~』
  接下來兩人聊著一些無關緊要的閒話,一直聊到黃昏時刻。
  不知不覺太陽即將下山,桃香由長椅上站起準備離開。
  『那麼,桃香差不多也該走了。在天色變暗之前得找到今晚睡覺的地方……』
  『咦……?你不回女僕中心的宿舍嗎?』
  『耶嘿嘿,那個地方啊,桃香被強迫退宿了啦~~』
  『為什麼呢?』
  『因為女僕中心的宿舍只能使用一年,前陣子我剛好住滿一年,所以只好退宿了……而且我的工作一直都沒辦法持續,所以連租房子的錢都沒有。』
  桃香害羞地搔著頭,笑著說道。
  『桃香……。那,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住在我的房間,最近天氣變冷,露宿街頭實在太危險了。』
  『沒關係的啦~~,桃香對這種事很習慣了 。你就不用為我費心了。』
  桃香這麼說完,拿起行李,背上托盤與掃帚。
  『可是……』
  『別擔心,臯月小姐請你和主人好好相處下去。那麼,謝謝妹攄我說了造麼多~~』
  桃香用力點點頭,在臯月擔心的眼神目送下,離開了那棟房子。
  桃香抱著包巾,背著銀製托盤和掃帚來到公園。
  『總而言之,今天就先露宿在這裡吧~~』
  桃香很快地開始做準備,著手撿拾丟在路邊的紙箱集中鋪在地面,如此一來,躺下也不會剌痛。雖然沒有棉被,但是用報紙來代替應該就沒問題。
  『即使是九月,晚上還是蠻冷的耶~~』
  桃香環顧著公園,擰立在四周的樹木已經開始泛紅。
  秋天也是枯葉增加的季節,女僕也因為要掃落葉及清理暖爐而忙碌起來。
  桃香非常女僕這個工作。在主人身邊照顧他,讓主人的生活更加舒適。
  沒有任何工作做起來會更有意義了吧?
  『桃香也想服侍主人,讓主人感到高興。』
  即使知道自己有多麼糊塗,工作也無法令人滿意……但是自己還是想要做這個讓人快樂的工作。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首先要找一個讓自己照顧的主人。
  『好~~。明天開始要盡全力加油了~~』
  桃香這麼說道,在紙箱床鋪上高舉雙手做出萬歲的姿勢。
  『桃香也要像臯月小姐一樣,找到一位好主人。哦——!』
  桃香認為如果每天能夠被那樣寵愛,勢必是件很棒的事。
  『桃香也想和那麼溫柔的主人……』
  一想到這裡,方才臯月和主人所做的事又浮上腦海。那時的臯月真的很淫亂,而且還露出滿足的表情。
  『啊嗚~~!!光想起來,那裡就濕起來了啦~~』
  桃香磨蹭著雙腿,朝公共廁所的方向前進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