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好友分享老婆 羞澀的臉兒

近來越來越發覺,將老婆的裸照上傳到網站分享,已經不能給我更大的剌激
感。不是因為沒有人回應或者回應都只是千篇一律,而是看到那些裸照的,都是
不認識的人,有時很難想像他們看到老婆的艷照時的反應和表情。我真的很想看
著別人看到我那外表純情的妻子的艷照時,到底會是怎樣的反應,於是我開始策
劃如何將老婆的裸照給其中一個最要好的朋友看。

我那個朋友叫阿明,和我從小就認識,而且我老婆更是他讀中學時的同學。
我和老婆的結識都是透過他,所以現在讓他看看我老婆的艷照,就當作回饋他好
了。他都不算條件很差的人,只是心頭高了點,經常都喜歡條件很好的女子,所
以到現在還只是單身。

由於老婆的裸照通常都是在家拍,而他不時都會來我家作客,所以很清楚我
家裡的擺設,所以就算那些相沒有拍到臉,或者在遮了臉部,他一看到照片都應
該知道相中人是我老婆。只是怎樣才能給他看又不致洩漏?而且到底他是欣賞,
還是會向我老婆說我拿她的裸照四處上傳?

我計劃了很久,終於有一天當我在MSN見到阿明時,就開始試探他。

「阿明,我剛在網上看到一輯相,那個女子在酒店拍艷照,拍得很美,你要
不要看?」我當然真的有這麼一輯相。

「好呀!你傳給我吧!」在電腦屏幕中看到阿明這樣說。

「檔案有點大,我先傳幾張給你看,看看你喜不喜歡?」打完這段說話後,
我就分別上傳了六張圖片,其中一張是老婆的照片。

那張照片是在家中床上拍的,老婆跪坐在床上,下身只穿了一條紅色薄紗內
褲,上身穿一件開胸恤衫,不過恤衫的鈕釦全打開了,衣襟向兩邊拉開,只剛剛
遮著乳尖,白晢的肌膚暴露在兩片衣襟間。為免太張揚,這張相沒有拍到臉,而
且背景只是一片白牆,但床單的花樣和老婆頸上的鏈我都沒有遮掩,好留些蛛絲
馬跡讓阿明發現。過了一會,看到阿明的回覆:「有一張相好像不是同一個人,而且像似在家
中拍的。」

「是嗎?難道我傳錯了?讓我看看。」我假裝翻看記錄,一會之後才對阿明
說:「是有一張傳錯,你刪除它就可以了。那個在酒店拍的相片你喜歡嗎?若你
喜歡那我傳給你。不過有三十多張圖,會有點久。」

「好喔!那個拍得很美,你就傳給我吧!」阿明說。

過了一會,當所有相片傳給阿明後,他都再沒有再提老婆那張相片。為了引
起他的主意,我故意說:「那些圖看了嗎?那個女的身材真的很美,而且照片都
拍得很有美感。」

「正在看,真的很正點!」阿明說。

「那剛才傳錯的照片刪除了嗎?」若這樣阿明都沒有留意那張相有問題,那
他就沒有褔份看到老婆更多艷照了。

「那張相還未刪除,而且那張相都拍得不錯。」阿明說我還來不及回應,又
見到屏幕打出:「那張相是否有什麼問題,為什麼你這麼強調要張照片刪除?」

「沒有什麼特別,那只是其中一個網友的老婆的相片,不小心外流給你不太
好,所以才叫你刪除。」我說。

「真的嗎?人妻的艷照,哪還有沒有多一些?」阿明說。

哈哈,看來阿明都是一個大色鬼。我說:「有是有,但那不能外流。」

「不要緊吧!我不說,你不說,不會有人知。那今個週未我來你家看,那就
不會外流。」阿明說。

「這不大好吧,我答應了那人只是留給自己看。」我說。

「若你不給我看,那我向阿欣(我老婆)說你的電腦有別人妻子的照片。」
阿明居然要脅我起來。

「那好吧!但是我只有這一輯相,你看了要替我保受秘密,而且不能拿走相
片。」我假裝被要脅。

因為經過長期調教,老婆其實早答應我張她的裸照上傳到其中一個網站和人
分享,她不單有看網友的回應,有時更應網友的要求拍下網友們想看的照片。而
她當然更和我一起欣賞其他人的艷照,所以我又怎會怕阿明的要脅。

到星期六下午,當老婆和她的朋友們逛街時,我就約了阿明上來。他一進來
看到阿欣不在,就到我書房,說要看那輯照片。

在阿明到來前,我其實已經將其他照片藏起來,只把上次那輯老婆穿著恤衫
和紅色薄紗內褲的相片放在電腦中。而且特別在廳中放了一張我和老婆的合照,
相中的老婆就是戴著那輯艷照中的項鏈,我更把在那輯照片的紅色薄紗內褲放在
洗手間的洗衣籃內,希望阿明可以從這些蛛絲馬跡看出相中人是我老婆。

那一輯照片有十多張,由老婆穿著恤衫和內褲開始拍,一路拍她解開衣襟,
除下內褲,直到光脫脫躺在床上。不過所有照片都沒有看到乳頭和陰戶,因為我
不想阿明第一次就看到老婆所有部位,要留一點神秘感,使他印象更深刻。

我站在阿明身旁一看著他一張一張的欣賞每一張相片,尤其是越後,老婆脫
得越多的照片,他就越看得久和仔細。

看到屏幕中的老婆,就好像在我和阿明面前將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來。就連我
這個看過老婆的身體千百遍的人,小弟弟都禁不住舉起來了。何況是第一次欣賞
我老婆的阿明?我已經看到他的褲襠脹得高高的,而且更開始用手隔著褲子按壓
自己的小弟弟。

「明哥,這輯相是很正點,但你可否忍一忍,我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打手槍
哦!」我說。

「對不起,但我第一次看到別人妻子的艷照,還要是這麼美的人妻!我一想
到她平時是個賢淑的妻子,但現在在我面前將一件件衣服脫下就讓我興奮死了,
跟本不能忍著不打手槍。放心,我不會弄汙你的地方。」阿明一直看著屏幕說,
說罷還有恃無恐地伸手進褲內打起手槍來。

我本想轉身到洗手間拿紙巾給他,但細心一想,一會他到洗手間清洗時,才
有機會看到老婆的內褲,於是我只好留下來。

我終於看到別人看到老婆的艷照時的表情了,而且這個人更是我和老婆的好
友。那種剌激感與在綱上放照片給陌生人看,真的有很大分別。不知不覺,我都
把手伸進褲襠和阿明一起打起手槍來。

我邊看著相片和阿明的表情,邊幻想著老婆正躺在我們面前,三數下套弄之
後,我的小弟弟已經脹到有點發痛。亦因為這樣,我很快就繳械了……

我在洗手間清洗完,再將老婆的內褲放得當眼一點後就出來,那時阿明已經
在洗手間門外等候了。我坐在客廳等著,很想讓阿明發現相中人是我老婆,但又
擔心他知道後有何反應。像等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的時間,終於聽到阿明從洗手間
出來。

我怕我的表情會露出馬腳,於是坐在沙發,背著在我身後的阿明說:「你有
沒有清潔乾淨?我不要替你抹精液!」

「那當然有!我想看那輯相多一遍,可以嗎?」阿明說。

「剛剛才看完,還打了手槍,你還要看多遍?」我說。

「是哦,看一看就行了。」

「那快一點,阿欣快回來了。不要再打手槍呀!」我向著已經走進書房的阿
明說。

阿明一轉入書房,我就跑到洗手間門前,看到放在洗衣籃那條內褲已經不見
了,看來阿明開始有點懷疑了。

我坐回沙發上,不消一會看到阿明從書房伸出頭對我說:「阿志,還有沒有
別的相片?」

「沒有啊!那人只給了我這些。」我說。

「阿欣真的沒有拍別的嗎?」阿明說「沒有,都說阿欣只有這輯……」

我還未說完,阿明已經插口說:「哦!阿欣只有這輯相嗎?原來那人真的是
阿欣!」

我當時真的不懂反應,細心一想,才知自己剛才中了阿明的圈套。冷靜下來
後,我說:「不是,不是,那人不是阿欣,只是你突然說阿欣的名字,我才跟著
你說。」

「那為什麼這條在洗手間找到的內褲,和相中那人的一模一樣?」阿明拿出
阿欣的內褲說。

「那……那……我看完那輯,見那條內褲很美,才買給阿欣的。」我一早已
想過阿明會這樣問,於是用顫顫驚驚的口吻背出早已想好的台詞。

「不要不承認了,那人就是阿欣,若你不認,我問阿欣有沒有拍這些相片好
了。」阿明說。

「不要,不要。那個……那個……是……阿欣,上次不小心錯誤傳了相片給
你,你……不要向她說。」我裝作驚惶的說,但其實心裡樂透了。

「我不說也可以,但還有沒有別的呢?」阿明居然要脅我起來。

「真的沒有了。那次是我第一次拍,早幾天才整理相片,還不小心誤傳了給
你。你記得不要對阿欣說。」我很辛苦才忍著笑說出來。

阿明低頭想了一會,好像我之前所估計的說:「那你拷貝多一份這些相片給
我,我就不對阿欣說。」

「那當然不行,你現在已經要脅我起來了,若給你拿了相片在手,我怎知你
會如何要脅我們?若你要說,就向我老婆說好了,最多當少了這個朋友。而且那
些相片都沒有露出最重要的部位,老婆雖然會生氣,但我想都不是一件嚴重到不
能原諒的事。」幸好我一早想好了怎樣說,否則可能真的就範。

「對不起,是我一時想歪了。」阿明一臉內疚的樣子。

「算了吧,始終是我的不是,不小心給你看到那些照片。你記得替我保守秘
密,否則阿欣一定不會再讓我拍。」我說。

「你還打算再拍嗎?」阿明問道。

「那當然啦!這些照片不在年青時拍,難道到人老了才拍嗎?」我理直氣壯
地說。

「你就好,可以天天看到阿欣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又可拍到這麼美的照片,
若我有女朋友就好了。」

「其實你條件不錯,只是你心頭太高,所以才覺得個個女孩子都不好。天下
間哪有人十全十美的人?快些找個女朋友,就可以好像我一樣了。哈哈……」

「唉!希望真的快些找到女朋友,我都想像你拍一些這些照片。」阿明說。

「那到時我們就可以一起交流了。你剛才看了我老婆的相,我都要看回你女
友的照片。」和阿明說了這麼久,終於給我等到這個機會,自自然然地說出我想
說的。

阿明愕然地望著我,我就繼續說:「你不會打算不讓我看吧?阿欣的艷照你
都看過了。不過若你女友不肯讓你拍,我都不會迫你的。」

阿明低頭想了一會,說:「好,那只是看看而已,而且我都不知何時才有女
友。」

「那你要努力了,若你有相片,我再拿阿欣的照片交換看,這樣你才有動力
去結識女朋友。」

「你這樣說,害我又想看那輯照片了,一想到那是阿欣,我的小弟弟又脹起
來了。」阿明未等我回應,已經再走入書房了。

那天阿明在兩個小時足足打了三次手槍,後來還將老婆那條內褲套在小弟弟
上打手槍。最後要我說推說老婆快回來了,才能趕他離開。

阿明離開後不久,老婆就回來了。我正在書房看著剛才展示給阿明的相片。

老婆走進書房,向我說:「你整天看著這些照片,不會厭嗎?」

「當然不會,老婆妳真是百看不厭。那些網友都是這樣說。他們不單說妳百
看不厭,更是百幹不厭。」

老婆打了我一下說:「我都不知為何當初答應讓你把照片放在網上,弄得我
好像淫婦一樣。」

「不會是淫婦,妳只是艷婦而已……」我邊說邊跳起來,緊緊抱著老婆了。

我雙手緊抱著小蠻腰,口已經吻在老婆的小嘴上。當她掙扎變小後,我雙手
從下伸進她的T恤內,隔著胸罩抓著老婆的乳房。老婆的乳房不算很大,但是乳
型是我最喜愛的吊鐘型,而且很有彈性,摸起來真的很舒服。

搓了一會後,我就將老婆的乳罩向上推去,直接抓著兩團滑滑的肉球。感受
到那兩顆小乳頭在我的掌心中慢慢變硬。

當看老婆由掙扎變成配合後,我將她上身的衣服脫下,從後抱著她,雙手繼
續搓弄她的乳房。我很喜歡用這個姿勢把玩老婆的乳房,因為可以從高處欣賞著
自己雙手怎樣搓弄將雙堅挺的乳房。一時將那雙乳房向中間擠去,弄出一條又深
又長的乳溝;一時又拉動那兩顆小乳頭,將乳房拉得左搖右擺。

老婆雙手伸向後繞著我的頸子,整個身體依傍在我身上。我空出一手轉攻老
婆的下身,先把她的褲子解開,讓它沿著兩條滑滑的腿掉在地上,露出一雙雪白
的長腿,和長腿跟部那條紫色的通花內褲。我的手伸進那條薄薄的小褲褲,輕輕
撥動內裡那一片草叢。幾顆指頭在那裡逗留了一會就再向草叢下方移去。

指尖碰到一顆小肉芽的時侯,不知是興奮還是乾澀而帶來痛楚,老婆在我懷
內輕顫了一下。我按著那顆小肉芽輕輕打轉,因我知道只要這樣弄一會後,老婆
的小蜜穴很快就會淫水氾濫。

我的手指伸向陰戶口,那裡果然已經充滿淫水,我真的很想就這樣將手指滑
進陰道內,不過我想先吊一吊老婆的胃口,所以我用中指在陰戶和肉芽間不斷前
後磨擦。興奮的老婆更主動將右腳擡高放在電腦前的椅子上,好讓我可以更輕易
碰到陰戶深處。

老婆摟著我頸項的手一早已經放開,她一手抓著那個在空中蕩漾的乳房,一
手就伸進我的褲襠中,上下套弄著我的肉棒。我放開抓著她乳房的手,替自己脫
去褲子,好讓迫得有點發痛的肉棒可以有更多空間。而且更可讓老婆的手在毫無
阻隔的情況下快速套弄著我的寶貝。

「老公,快點進來吧!」老婆已經主動把內褲撥到一旁,露出她那個濕濕的
陰戶。

剛才看著阿明欣賞著老婆的裸照,看著他雙眼發光似的盯著屏幕,而且還當
場打手槍。雖然我都即時打了一炮,但現在仍然很興奮,所以平常愛吊吊老婆胃
口的我,今天就很聽話地提槍從後插進老婆的小穴。

我從後看到老婆雙手按著桌子,被我一下一下推向桌子上的電腦屏幕,看到
她被我幹得頭髮亂飛,突然想到將老婆的艷照播放出來,於是我空出抓著她腰肢
的手,調教電腦將照片播出來。

「老婆,擡頭看看妳自己的照片。網友們日日夜夜就是看著妳這些照片。」
我說。

老婆只是擡頭看著照片,並沒有回應我,於是我繼續說:「就是這一張,A
兄看後說要來舔妳那又紅又濕的小穴哦!妳要他來舔妳嗎?」

「不要,我只要老公舔。」

「不要嗎?可妳現在的小穴夾得我緊緊的,是否正在想著被別的男人舔著小
穴?」

「不是……不是……快點……老公……快點……」

「若妳不承認,我只好慢慢來,讓妳多些時間想清楚。」我放慢了抽插的速
度,但加大了前後擺動的幅度。我知道老婆最受不了我這樣幹她,因她說這樣會
很吊胃口。

「你……又這樣,呀……當初不應……向你說。難受死了,不要再這樣……
快點給我……」

「那妳快點說要哪一個去舔妳的小穴?」

「你說……哪一個……就哪一個……」

「就叫妳的好友阿明來舔妳的小穴,然後用他的小弟弟來幹妳。」我說。

「好……喔!阿明……來幹我喔!還要他……大力……力一點。」老婆說。
其實我們都不是第一次把身邊的朋友當作性幻想對象,所以老婆都肯配合著。

我裝成阿明慣常的口吻說:「阿欣,讀書時我已經很想幹妳了,想不到現在
真的被我幹到。」

「我……都等了……很久……快來……快來幹……我……啊!」

我們就這樣邊說著淫話,邊站在書房做愛。大約十分鐘後,我把精液全射進
老婆的陰道內,然後兩人軟軟的躺在地上休息。

老婆先進廁所清洗,但她一進洗手間,就聽到她的叫聲:「老公~~你又用
我的內褲打手槍嗎?骯髒死了!」

「沒有哦!」我裝出一副傻臉說。

「那為什麼我的內褲全弄濕了?而且又放在洗手盆旁。分明是你弄汙後用水
洗了。」我走到洗手間門前,看著老婆一手高舉著內褲向我說。

我低頭裝作沈思一會,然後對老婆說:「真的不是我。但為何內褲會濕了,
難道……」

「難道,難道什麼?我早說了不要再拿我的內褲去打手槍!」老婆叉著腰對
我說。

我擡起頭一臉疑惑的說:「妳肯定那條內褲沒有濕,而且放在洗衣籃嗎?」

「我今早才換出來放在洗衣籃中的,怎會記錯?」老婆說。

我正視著老婆,裝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果然老婆疑惑起來,說:「不是
有什麼問題吧?你的表情怪怪的。」

「我……算吧,應該不是的。」我說。

「什麼算吧?快點說。」

「沒有什麼,我想不是的。」我續說,但心中開始有點緊張。

「快說!什麼事?」

「剛才……剛才阿明上來幫忙修電腦,因為之前電腦不能上網。臨離開前躲
在洗手間十多分鐘。會不會是……」我說。

「不會吧?有時阿明來時我都忘了收起內衣褲,但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種
事。」老婆口雖這樣說,但我聽得出她都有點懷疑了。

「唔……哎呀!」我衝進書房的電腦前,跟著說:「老婆,原來是這樣!」

「什麼事?」老婆跟著我進書房,很緊張的說。

「剛才我叫阿明到來修電腦,但忘了在桌面有個資料夾寫著『阿欣自拍』。
我想他是看過裡面的照片了。幸好大部份相片之前已經加密處理,而且移去別處
了,這裡的十多張照片都沒有露出重要部位。」

我看到老婆的一臉蒼白呆望著我,一會後才懂罵我:「羞死了,你叫我以後
怎樣見人?你……你這麼不小心,我……我……」

「對不起,我一向都很小心,只是這輯還未處理。不過那些相中,妳都只是
擺一些性感點的姿勢,又沒有露出重要的部位,就當穿著泳衣好了。」我說。

我看到老婆的臉開始泛紅著說:「當然不一樣了,那些姿勢這麼……這麼淫
蕩。這……這次被你害死了!」

跟著一整個下午老婆都悶悶不樂,看了一會電視就躲在房中睡覺,但睡了一
會又走出客廳看雜誌。總之坐又不是,站又不是。

其實老婆都已經答應我將照片上傳給網友看,我還以為她知道她的艷照被阿
明看到後只會覺得尷尬,但想不到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老婆,看到妳這樣坐立不安,不如我致電給阿明打探一下他有沒有看過好
嗎?」我說。

「不要哦!我……」

「就讓我打探一下,若他沒有看過那妳就不用白擔心。」我說。

「但……若他看過了,那怎麼辦?」

「若他看了都沒有什麼問題。那些照只是性感一點,這些照片在網上都經常
看到。而且他只看過,又沒有拿走,很快他就忘了。問清楚總比日猜夜猜好。」
我一邊拿起電話,一邊說。

心裡慌亂的老婆跟本分辨不了我只是說了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沒有阻止我撥
電話。

阿明很快就接了電話:「喂!阿明。」

「哈囉!阿偉。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想謝謝你今天幫我修理電腦。」我說。

「你說什麼?我哪有幫你修電腦?我要謝謝你讓我看到阿欣的照片才是。」

「但今天你好像要弄很久才把電腦弄好,不像平時哦!」我說。

「啊?你今天發生什麼事?說話怪怪的。」阿明說「沒有,沒有,只是問問
而已。」我說。

「若沒有事,那我要掛線。」

「好,沒有問題。」我說。

阿明掛線後,我繼續對著電話筒說:「是嗎?那輯相是在網上找到的?」老
婆聽到我這樣說,雙手緊緊的抓著我,將耳朵靠過來。

我怕被老婆聽到對方早已掛線,於是把頭向另一邊靠,繼續說:「當然是真
的。」

「怎會呢?那個怎會是阿欣?」我說。老婆聽到這裡,已經掩面走進睡房。
我在客廳裝作繼續講電話,約十分鐘後才「掛線」。

我進入睡房,看到老婆抱著枕頭坐在床上呆呆出神,連我進來了都不知道。

「老婆。」我輕輕拍一拍她的肩說。

老婆擡頭看我說:「他……他真的看了嗎?」

我點一點頭說:「我極力說那是別人,但他認出了妳的內褲和項鏈,而且背
景都認出了。不過我沒有親口承認,只叫他保守秘密,連對妳也不可提起。」

「那他還說了什麼?」老婆說「剛才心都亂了,都忘了他說什麼。只記得他
說夫婦間拍這些清涼照都很平常,他都說他不應看這些照片,還向我說對不起,
只是當他知道是妳的照片時,忍不住看了。到後來他都是說一些讚美妳的話,他
說妳的乳型很美,腿又長、皮膚又白又滑;又說若知道妳可以這樣騷,就不會介
紹給我了。」

「是嗎?」老婆低著頭說。

「最後……最後他還說,可惜沒有看到妳的重要部位,說很想看一看妳的乳
頭。他說妳那兩顆小乳頭一定是很美的粉紅色,而且很想看看那濕濕的小蜜穴。
若下次再拍,記得叫他一起看。」我特別說得色一點,希望燃起老婆的性慾。

老婆輕輕打了我一下:「你們這些男人都是這麼壞,一整天就想著看人家的
身體。下次他再提起,叫他自己找個女友看。我是你老婆,怎可以給他看?唉!
以後看到他多尷尬!」

「今晚不要多想,早點睡吧,過一陣子讓大家淡忘吧!」說罷我擁著老婆進
入被窩。

************

我躺在床上,不斷想著今天的事,又想如何可以繼續調教老婆,讓她自願給
阿明看她的艷照。就這樣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了兩個多小時都未能入睡。

平常很少在夜間起來的老婆,突然起來摸黑到洗手間。開始時我還以為她在
睡前喝得太多水了,但過了十分鐘仍未見她回來。於是我起來走向洗手間,看到
門只是虛掩。

再走近正想開口時,突然聽到老婆輕叫:「不要這樣看我。」

老婆為什麼這樣說?難道她碰到鬼怪,或者有賊入屋?

一頭霧水的我從門隙中看進去,從洗手台的鏡中看到光脫脫的老婆坐在廁板
上,左手抓著乳房,右手中指就已經在陰道中進出,淫水多得連小穴附近的毛都
濕了。很久沒有看過老婆自慰了,而且今次是偷看,可以看到真真正正的自慰。我看到老婆仰著頭、閉著雙目,抓著乳房的手不斷搓弄,擠壓乳球,但有時
都會用食指和姆指把玩那小乳頭;陰道中的手指抽插得時快時慢,看來並不急於
立即得到高潮。

「不要再看這些相片了,多羞人。」老婆自言自語著,看來她正幻想著給人
看到她的艷照。

「不要啊!看相片還不夠,還要來解開我的衣服……不要再脫了……不要脫
我的胸罩……啊……你很壞……」

我看見老婆用手指撚弄著乳頭說:「不要吸了,很癢……很癢哦……噢!你
的手指……弄死人家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聽著老婆的淫話,我早已脫下褲子在套弄著小弟弟了。

「不要再弄了,快……快給我。這麼羞人,我怎可說出口?」

想不到老婆幻想得這麼入戲,連調戲的部份都有。

「不要再在這裡磨了,我受不了,快來……我……我要你的……大陽具插進
我的小穴。啊!是這樣了。」老婆一邊說,一邊將手指抽出陰道,然後狠狠地插
到最深處。

「啊……呀……好舒服……快……」老婆呻吟著。

我快速地套弄著小弟弟,而老婆就瘋狂地用手指抽插著蜜穴。一時間,我們
兩人好像在比賽何人先到高潮。

「我……快洩……快洩了……阿明……再快點……」

我突然聽到阿明的名字。雖然我知道老婆平時都有幻想看讓阿明幹,但都是
我們兩人做愛時來調情的。此刻聽到老婆在自慰時叫出阿明的名字,感覺始終有
點怪怪的。

當我在左思右想時時,老婆已經到達高潮了:「呀……阿明……我要……要
洩了……啊……」

看著老婆的手從陰道中退出來,雙手垂在兩邊,軟軟的依傍在廁板上,臉上
泛著紅暈,而且一臉歡愉,心裡莫名其妙地湧出一點醋意。我不顧一切推開洗手
間的門,握著仍高高挺起的陽具往老婆的小穴插進去。

「啊!很痛呀!」一臉錯愕的老婆大叫一聲:「你幹什麼?」

「剛才不是嚷著要人來幹妳嗎?」我說。

「那……呀……很深……」老婆嚷著。

我不知自己是介意還是興奮於老婆在自慰時都想著阿明,只知這一刻我只想
狠狠地幹老婆一頓。在我盡情抽送下,很快我就在老婆體內射精了。

我把小弟弟退出來,站在老婆面前看著她。呆呆的看著她軟軟的躺在廁板上
喘著氣。接著我開口說:「剛才妳是否想著阿明來自慰?」

老婆可能意識到有點怪怪的,所以坐起來擡頭對我說:「剛才……是。不過
那是因為我知道他看過我的艷照後,我……我整晚都想著這件事。接著還……」

「接著怎樣?」我追問她。

「後來越想,下面就越熱越濕,所以禁不住……」老婆說。

我低頭看著她,一時不知怎樣回應。因為她會這樣都是因為我弄出來的,其
實這時我應該因調教成功而高興,但又有點擔心。始終這一次不是陌生人,而且
老婆還可以直接聯絡到阿明。

「妳都倦了,不如先睡,明天再說吧!」我說。

「老公……你……你怪我嗎?」老婆拉著我的手說。

「沒有,只是今天好像發生很多事,要靜下來整理一下。不要胡思亂想,現
在夜了,早點睡吧!」我說。

************

當晚我整夜都睡得不好,天一亮我就起來了。

我坐在床上看著熟睡在身旁的老婆,想著到底我應該要繼續下去,還是要停
下這些玩意?我有猶豫,是否因為我不信任自己的老婆?就這樣我呆坐在床上大
半個小時。

「唔……老公……」老婆突然說著夢話,讓我如夢初醒。

我應該要信任自己的老婆的!當初老婆讓我拍艷照,讓我將她的相片放在網
上,不是因為她信任我嗎?現在她只是找個相識的人作性幻想對象,我就懷疑起
來,不是太對不起她嗎?其實這都是為了增加情趣而已。

想通後整個人豁然開朗起來,並開始細想如何試探老婆的底線。

不久後,老婆醒來,看到我正在望著她,就羞澀的轉身躲在被內。我從後緊
緊抱著她,說:「昨晚開心嗎?」

老婆沒有答我,我只好續說:「早上還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又說很尷尬。
怎知到晚上就浪起來了。」

老婆轉過身來打了我一下說:「都是你不好,還要取笑我。」

「既然妳不介意,不如就再拿一些給阿明看,讓他每晚都想著妳打手槍。哈
哈……」

「你找死!我哪有說不介意阿明看?總之以後不許。」老婆說。

老婆雖然這麼說,但我知道她已經慢慢改變中。接著兩個星期,我經常嚷著
要拍一輯新照片給阿明看,老婆當然老是推讓,直到昨天,她終於給我拍了一輯
新照片。

今天我就買了台新的印表機將相片印出來放在相薄,然後拿給老婆看。

「你幹嘛將那些照片都印出來?」老婆邊欣賞著自己的照片,邊說。

「當然是要拿給阿明看。」我說。

「這張這麼羞人,怎可以拿給……」

我打斷老婆的話:「那麼其它照片都可以拿給阿明看囉?」

「那……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快把照片藏好。」老婆說。

「老婆,不要再裝了,昨晚我知道妳又躲在洗手間自慰。是不是想著阿明看
到妳這輯新照片?」我看見老婆一臉愕然的看著我。

我見她沒有回應,就跟著說道:「妳想不想見到阿明看著妳這些照片時的樣
子?我敢保證妳看後一定興奮死了。」

「我……」老婆說「不要說了,讓我安排一下。」

************

今天是我約阿明來我家看老婆艷照的大日子,之前我一直都有向老婆報告狀
況,並詳細說出我的計劃,不過她一直都不置可否,只是默默聽著。

她今天一早就起床,整個早上都有點坐立不安,有時我知她有話想向我說,
但我特別弄得忙一點,不讓她有機會。

「叮噹……叮噹……」門鈴響起來我走到大門開門,而老婆驚惶地躲在廚房
內。

「阿偉,很久沒見。有新照片嗎?」阿明一進門就大聲說,躲在廚房的老婆
當然聽得見。

「輕聲點,阿欣還在家。」我說。

「她今天不是要外出嗎?那……那不是沒有得看嗎?」阿明失望地說。

「她的約會取消了,但當然有照片可以看,先坐下來。」我裝出一副神秘的
樣子:「老婆,阿明來了,弄點小吃、飲料出來可以嗎?」

「哦……」阿欣在廚房回應。

我和阿明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等了一會阿欣在廚房出來,放下小點後就坐在
沙發的另一端。我們家的沙發是L字型,我和阿明就坐在長一些,對著電視的一
邊,而阿欣就坐在另一邊,即是我們現在是望著阿欣的側身。

我們寒暄了一會,我就從身後拿出那本相簿,向阿明說:「我早一陣子到郊
外拍了些風景照,要看嗎?」

「風景照?」阿明疑惑的望著我說:「沒有興趣。」

「看一看,真的拍得很美。」我強行將相薄塞入阿明手中。

阿明迫於無奈只好打開來看。當看到第一張照片就是阿欣時,他立即舉起相
薄不讓阿欣看到,並望著我露出驚喜的樣子。

我向阿明示意不要開口,跟著對老婆說:「老婆,我沖印多了一份,妳要不
要看?」

「我沒有興趣,我看電視好了。」阿欣說後就側頭看著電視,這樣我們幹什
麼她都不會看到。當然這是我和阿欣早安排好了。

阿明看著第一張相禁不住問:「一樣的?」

雖然阿明為了不讓阿欣知道我們說什麼而只說了三個字,但我當然明白他的
意思,說:「是哦!是一樣,特別這樣拍的。」

但為什麼阿明會這麼問?因為老婆在相片中的衣著就同今天的一樣,都是穿
了件白色長袖恤衫,下身就是一條灰色及膝裙,坐在現在她坐的位置,而我那天
亦是坐在阿明的位置拍。那即是阿明看著相中的老婆和現實的老婆是一模一樣。

阿明翻到下一張相,那一張相片中,老婆的姿勢和上一張一模一樣,只是上
衣脫去了,露出雪白的肌膚和深粉紅色的乳罩。

再翻到下一張,此時相中的老婆連裙子都脫去了,只穿了套深粉紅色的內衣
坐在沙發上。現在我們擡頭就看到穿著整齊衣服的阿欣,但相簿中就看到同一個
坐姿,但只穿著內衣的老婆。阿明現在興奮否我就不清楚,但我這個看了這輯相
幾次的人,就已經興奮起來了。

「阿明,今次的照片是否拍得很美?」我問阿明。

「那……那簡直是極品!這樣的照片都能給你拍到。」阿明說。

我看到阿欣的面頰開始泛紅,不過,沈醉在老婆的艷照中的阿明當然沒有察
覺。

「快翻到第四張,這一樣更美。」我對著阿明說。但其實我是說給老婆聽,
讓她知道我們看到那一張。

老婆此時的面更紅,因為這一張相,老婆連乳罩都脫下來,露出那雙粉粉的
乳頭,這亦時阿明第一次看到老婆整個乳房。至於阿明,他都開始有點坐不安,
不知是否下身脹到有點痛?

再翻到下一張,此時相中的老婆改變坐姿,正面向著我們。所以我們可以看
清楚兩個雪白的乳球。

「第五張相是否更靚?我最愛這兩點小水點。」我指著老婆的乳頭說。

「是哦,這兩顆小水點看來晶瑩剔透,喝下肚一定很美味。」阿明看來都很
享受這種偷偷看的快感,還配合著我對老婆的身體品評起來。

雖然我們說得不清不楚,但老婆又怎會不知我們在說什麼?這正正就是我想
要的,讓好友看老婆的艷照,但都讓老婆享受被人看的快感,而且更在她面前對
她的身體評頭品足起來。

接下來的照片都是老婆在沙發上擺出各式各樣的性感姿勢,有時用兩手抓著
雙乳,有時就伸手進內褲中。雖然只是六、七張相,而且阿欣始終都沒有脫下內
褲,但都看到我們熱血沸騰起來。若果不是阿欣在場,我估計阿明一早拿出小弟
弟來打手槍了。

當然我不時都引導阿明對相片品評一下,好讓阿欣都可以投入我們。我看見
她不時改變坐姿,又把雙腿夾得緊緊的,她此時下身定必已經淫水氾濫了。

到倒數第四張,角度是從上向下拍我雙腿。在相中我是坐在沙發上,而阿欣
就跪在地上,俏麗的臉兒就在我雙腿間向上望著鏡頭。

阿明看後一面疑惑地望著我,「你等一會。」我裝作不讓阿欣聽見,輕聲對
阿明說。跟著我將茶倒在地上,說:「哎呀!對不起,阿明,有沒有弄汙你的衣
服?」

「沒有,沒有。」阿明說。

「老婆,快幫忙抹地。」老婆此時已經轉過頭來,一臉驚訝的樣子。其實她
裝得不太像,不過被老婆的身體迷住的阿明又怎會發現?

老婆依計劃拿起抹布抹去地上的茶,阿明則舉起手上的相薄,低頭看著我老
婆邊抹地,邊爬向他。當阿欣爬到阿明雙腿前,阿欣擡頭對阿明說:「可否讓一
讓?」

阿明聽後本想站起來,但我立即對他說:「不用站起來。」

他先是呆一呆,然後就想到我的用意,於是他沒有離開,只張雙腿張開讓阿
欣向前爬。現在的情景就和相片一模一樣了。

阿欣說了聲謝謝就再低頭幹活,阿明就立即翻到下一張相。相中的阿欣此時
已經從褲中抓出我的小弟弟,並伸出舌頭舔著我的龜頭。跟著的一張就是阿欣將
我整根肉棒含在嘴裡,而最後那張照片當然是我將精液全射在老婆面上。

「最後那一張是否最精彩?」我問阿明。

阿明還沒有回答,阿欣就擡起頭扁著嘴說:「你弄到一地都是,不單不幫我
忙,反而還在看照片。有什麼好看?」

阿明沒有作聲,只是他低頭呆呆的看著阿欣,良久都沒有反應。阿欣被他看
到有點不好意思,就站起來說:「阿明,幹什麼呆呆看著我?」然後就拿起掉在
地上的杯子走進廁房。

被阿欣這麼一說,阿明才回過神來,當看到阿欣走進廚房之後,就向我說:
「剛才我看著阿欣的臉,就好像看到我的精液濺在她臉上,實在太美妙了!我可
否借洗手間一用?」

「當然不行,你要打手搶就回家好了。我剛才都看到慾火高漲,我要去找阿
欣出出火。」我邊說邊推阿明離開。

「你怎可以這樣?我怎能忍到回家……」阿明抗議著說。但我當然沒有理會
阿明的抗議。

一關上大門,阿欣已經從廚房裡走出來,抱著我吻起來了。我們一邊接吻一
邊走到向沙發,當我將老婆推在沙發上時,她已經被我脫到一絲不掛。我脫下褲
子,打開老婆雙腿,已經看到她下身的陰毛濕作一團團了。

看到這樣的情況,當然立即將已經脹到硬梆梆的陰莖頂在老婆的陰道口。本
來打算把龜頭弄得濕一點才攻佔進去,但稍稍用力,小弟弟就已經滑進陰道了。

「唔……老公,很舒服……」我都還未開始動,老婆已經舒服得叫出來了。
我調整好姿勢,跟著慢慢抽動起來。

「呀……快點……我很想要……剛才忍……忍得……很辛苦……」老婆呻吟
著。

「是嗎?剛才剌激嗎?我看到阿明的褲襠脹得多厲害!」我說。

「剌……剌……哦……很興奮……呀……不……呀……」老婆開始有點語無
倫次「妳說什麼?我幹!」我邊說邊狠狠地將小弟弟插到老婆的最深處。

「哎~~我要死……來……再來……呀……」老婆今天非常主動,除了大聲
淫叫外,還主動夾緊陰道,真的爽死我了!

現在我們兩人沈醉在肉體帶來的快感之中,我們沒有變換姿勢,只是用最原
始的男上女下,我們只是單調地重覆著一模一樣的抽插動作。可是每一下抽插就
好像將一個單位的快感從陰莖注進體內,而且很快就多得連身體都裝不下了。到
最後,我將陰莖插進老婆的最深處,而精液亦在同時間注進老婆的體內。

我們兩人相擁躺在沙發上,讓慢慢變軟了的陰莖泡在老婆那又暖又濕的陰道
內。跟著忍不住問:「剛才被阿明看著自己的裸照時,有什麼感覺?」

老婆與我對望一眼,跟著低頭說:「只覺得很害羞。」

「真的只有害羞嗎?但為何剛才阿明一離開,妳就從廚房跑出來抱著我?」
我微笑著說。

「那……那當然會有點興奮。」看到老婆的臉開始泛紅,一副惹人憐愛的表
情。

「真的只有一點嗎?我看妳剛才定是想叫阿明當場和妳幹一炮哦!」

「沒有,我沒有這樣說。」老婆辯護著說「沒有這樣說,那即是有想了?」
我取笑著老婆。

「我不跟你說了,你儘是欺負我。」

「不如打電話給阿明,看他在幹什麼。」我轉換話題。

老婆沒有作聲,只是一臉猶豫的樣子。我見狀立即拿起電話,良久阿明才接
電話:「喂!偉哥,什麼事?」

「想問你剛才覺得怎麼樣?」我說。

「當然是興奮死了!現在我正躲在你家樓下的公共廁所裡打手槍。一會再說
吧!」我開著電話的免提功能,好讓老婆聽到阿明的話,而且老婆聽後,臉兒即
時紅得像蘋果一樣。

「等一會再打手槍吧,先具體一些說給我聽你剛才覺得怎麼樣,若果說得動
聽,或者我可以找些東西獎勵你。」我說。

「啊?有獎品?那一定要講了。反正都已經被你打斷了,一會兒又要從頭來
過。」阿明續說:「剛才被第一次看到阿欣的裸照精彩多了,而且阿欣還活生生
坐在自己面前。料不到你會想到這個點子。」

「那我老婆美嗎?」我看見老婆很細心在聽,而且一臉羞愧的樣子。

「當然美啦!因為認識了這麼久,所以沒有留意。原來她身材這麼好,那雙
乳房大小適中,又是我最愛的吊鐘型。但最誘惑人的是那兩顆粉紅色的小乳頭,
放在雪白的乳房上。有幾次我真的想走上前扒開阿欣的衣服吻下去……」阿明足
足講了五分鐘,將老婆身體每一部份都品評一下,而且還強烈地表達出他對老婆
的身體的迷戀。

「夠了,夠了,你不說,我都不知我老婆原來有這麼好。見你這樣賣力,我
將我們夫婦做愛時的錄音播給你聽,助你打手槍。」我打斷了阿明的話。

「真的嗎?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招。」阿明欣喜地說。而阿欣就一瞼茫然和驚
愕的望著我。

我靠近老婆的耳邊說:「我沒有錄音,但妳現在叫還不是一樣?」

「不行,我不要做這麼淫蕩的事。」老婆輕聲說。

「現在還說這些?阿明連妳的身體都看過了,又對妳有這麼高的評價,妳不
會連叫幾聲給他聽都吝嗇吧?」我邊說,邊伸手到阿欣的下身去剌激她那還濕潤
的小穴。

老婆沒有阻止我的手,任由我的手在她下身遊走,不消一會,已經弄得她嬌
喘連連。可是她始終咬著嘴唇,不肯發出聲音。

「喂!阿偉,你在嗎?你在播著錄音嗎?怎麼沒有聲音?」阿明有點不耐煩
說。

「我在,前戲當然是靜一點,要嚐好事當然要有耐性一點。」

我見老婆總是咬著唇不肯吟叫,所以只好忍著她下身傳來那一股精液的腥臭
味,伸出舌頭去舔弄她的陰蒂。

「啊~~」在我的舌頭觸碰到老婆的陰蒂時,她終於叫出第一聲了。

「啊……很舒服……老公……啊……不要……不要……弄那裡……」不知是
否叫第一聲特別難為情,還是替老婆口交實在讓她太興奮了,她叫了第一聲後,
就開始在電話筒旁發出誘人的呻呤聲。

至於電話的另一邊,亦開始傳出沈重的呼吸聲。

「呀……老公……我……快來……我要……你的大肉棒……快來插我……我
的……小穴……又熱……又空空……很……難受……快……來……」平時很少會
說得這樣露骨老婆,今天居然這樣大膽地淫叫起來。

我不知她是真的想要,還是只是說給阿明聽,但剛來完一發的我暫時都硬不
起來,只好用手指代勞。我一邊用口吸吮著她的陰核,一邊用手指在她的陰道中
左穿右插,弄得她樂透了,淫叫聲就越來越大,說話當然亦越來越露骨。

「啊……呀……到了……呀……」老婆大叫幾聲後就洩身了,整個人軟軟的
躺在沙發上。

「喂!阿明你在嗎?」我拿起聽筒說。

阿明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不說了,先掛線,我現在弄到一褲子都是,都不
知怎樣辦。」

「哈……哈……」聽到阿明這樣說,我忍不住望著老婆大笑起來。至於軟弱
無力的老婆,就只能將雙手遮掩著羞澀的臉兒。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