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媚兒 母女全收

我三十多歲,是個不大的小老板,由于經營不錯,員工努力,有時工作比較清閑,無事我就上上網,或者是打打麻將。上網無外乎看看新聞,聊聊天,更多的就是上 成人網站,我最喜歡的聊天,就是跟一些網上的騷婦一起聊,開放的直入主題……聊性、網做。腼腆點兒的就先聊點風花雪月的東西,到后來也是對性感興趣,男人 和女人就是這麽一回事。打麻將打得也不大,本人不太好賭,就是根一些跟我一樣的閑人打。

一天,我在網上和一個叫媚兒的小姑娘聊上了。當時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姑娘,反正資料上是這麽寫的,這年頭裝嫩的很多,也不管那些了,就當小姑娘聊吧。媚兒資料上的年齡是18歲,未成年人,我可是不敢勾引的。既然滿18歲了,那就沒有關系了。還等什麽呀?開始聊吧。

聊天中發現媚兒很開放。尤其是對性是很感興趣的。撩撥她幾句,沒想到她比我還來勁,一個勁的問這方面的東西。于是我就開始給她發圖片,性吧上有很多成人圖 片,下載下來之后就給她發過去。看得媚兒說她身子都軟了。我又給她發小說,小說可能更加的刺激,媚兒看完就回了句:「上廁所去了!」然后就下線了。

沒啥意思了,小姑娘跑了。我開車從家里出來,去我常去的打麻將的一地點,不是麻將館,是一個江麗豔的女人家里。大家都叫她豔姐。豔姐比我大五,六歲,已經 離婚兩年了,自己帶個女孩過日子。豔姐的女兒我沒見過,雖然經常去她家打麻將,但她女兒在一個職業學校上學,住校,而她女兒回家的時候豔姐就不讓我們去打 麻將了。至于什麽原因離婚,不清楚。家庭的事誰又能真的弄清楚呢,管她呢。反正豔姐很漂亮,也很風騷,所以這一年來,我總是上這兒來打麻將。

打麻將的贏家要給東道主扔下一些錢,叫做抽頭吧。豔姐也用這錢來添補家用。

到了豔姐的家里,發現今天豔姐比平日更加的嬌豔,可能是我上網跟那個媚兒聊得來了情緒,卻沒有發泄出來的原因吧。很快湊齊了人手,開始打牌,豔姐坐我的下 家,我有意無意的在洗牌的時候摸豔姐那白嫩的小手。豔姐這娘們的手保養得可真是好,白嫩肉感。被我摸了,也沒有特別的反感,只有一次,摸的時間有點長,豔 姐用她的腳在桌下輕輕的踢了我一下。看來有戲呀。

情場得意,賭場必然失意,這一場下來我大敗。不過,我不在乎,本來麻將打得也不大嘛。我把我桌面上剩的一些錢也沒拿都留給了豔姐。

從豔姐家出來,手機上來條短信,落款是媚兒。對了,在聊天的時候我把手機號告訴她了。短信上的內容是約我一起吃飯,想見見我,說我懂的東西太多了,對我非 常的好奇。我趕緊回短信約好地點,我訂在一個不算大,但很干淨清靜的小店。我先到了約會地點,在店里等候。過了一會兒,手機響了,是媚兒到了。

我到外面一看,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女孩站在門口,當然就是媚兒了。媚兒打扮得很性感,化著裝,低胸的上衣,下面是短裙,人也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紅紅的嘴唇(也可能是口紅擦出來的)。總之我很滿意的樣子。

我們一起進了一個包間,點完菜,邊吃邊聊。開始的時候媚兒還有點緊張,但過了一會兒就很放得開了。在我的勸說下媚兒也喝了點酒,借著給媚兒挾菜,倒酒的機會,我不時的摸她。在這種場合下男人要是不占點便宜,女人內心里會不高興的。當然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的呀。

到后來,我幾乎是一只胳膊摟著媚兒了。媚兒也軟軟的倚在我的身上。我在媚兒的耳邊說:「我給我發的圖片,小說好看嗎?」媚兒說:「嗯,好看。」我微笑著說:「想不想自己也嘗嘗那滋味。」

媚兒說:「那會兒,你跟人家聊那事兒,人家下面濕了一大片呢,是不是尿出來了。」我說:「不是,是你的下面的出來的淫水,出了水兒下面就光滑了,男人的家夥就可以插進去了。」媚兒說:「去你的!」

吃完飯,媚兒已經被我揉搓得下面又發水了。她半推半就的跟我去一個賓館開房了。進了房間之后我對媚兒說:「咱們一起沖沖澡吧!」媚兒卻自己先進了洗手間, 進去之后把門關上不讓我進。我只好等她洗完再洗。我沖完澡,圍著浴巾出來的時候看見媚兒已經躺在床上在看電視。我關了電視躺在她身邊,伸手把她摟進自己的 懷里。媚兒呻吟了一聲說:「我有點害怕。」我咬著她的耳朵說:
「不要怕,我會讓你舒服的。」說著開始脫她的衣服。

當媚兒只剩下內褲和胸衣的時候,她說:「你先脫,我要看看你的。」我哈哈一笑就迅速地脫掉了自己的全部衣服,把大雞巴挺到媚兒的面前,說:「好好看吧,喜 歡嗎?」媚兒伸手抓住我的大雞巴說:「就這麽一根肉棒子,爲什麽那些女人那麽稀罕。」我說:「等你嘗到味之后你也會那樣的。來,也象圖片上那親我的雞 巴。」

媚兒用嘴在我的龜頭上親了一下,我說:「含進去,吸它。」媚兒臉紅紅的沒有作聲。我也不勉強她,動手把她的胸衣解開。一對乳房彈了出來,雖然不是很大,但 非常的挺。我把她的奶子含在嘴里吮吸著,媚兒用小手摸著我的頭說:「你的年齡應該是我的叔叔了,還吃我的奶子,象我兒子。」我擡起頭說:「我現在只是你的 男人,你的漢子。」

說完又脫下了她的內褲。我把她白色的內褲放在鼻子下面聞著。媚兒說:「你聞什麽呢?」我說:「我在聞你的味道呢。我還要到你的那兒去聞呢。」說著就趴在媚兒的兩腿之間,在她那個還沒有長出多少陰毛的小屄上親吻了起來。弄得媚兒吃吃的浪笑著。

媚兒說:「癢死了。」我說:「是里面癢還是外面癢啊。」媚兒說:「都癢。」

我趴在她的身上,把雞巴頂在她的小屄上說:「寶貝兒,我要開始了,我要肏你了。」說完腰一用力,我的雞巴頂開了她的兩片陰唇,慢慢地往里插。媚兒在啊,啊 的叫著,連聲說:「疼,疼,疼啊。」我不理她,繼續深入。媚兒在下面掙扎著叫著:「啊,你個壞蛋,疼死我了。快停下,快停下。」

這時如何能停,我說:「寶貝兒,不要怕,挺一會兒就不疼了,不僅不疼還會很舒服呢。」我快速的在媚兒的陰道里面肏動。慢慢的媚兒的呻吟由痛苦變成了幸福。 我知道她已經很需要了。我在她的耳邊說:「怎麽樣,還要我停嗎?」媚兒的小手在我的屁股上掐一把說:「不要,不要停,你個壞蛋。」

我把抽插變成了左右的晃動,我的大雞巴在她的小屄里來回的晃動。媚兒也開始迎合著我的肏干。似乎有些不滿足我的速度了。我知道她快要到了,我馬上開始快速的抽插著。媚兒也不停的擡著小屁股,向上頂著。我喘著粗氣說:「我的小騷寶貝兒,怎麽樣,是不是很爽啊。」

媚兒答應著:「啊,是啊,我要上天了,快,快,快使勁,使勁肏我。」在我的一輪猛轟之下,媚兒高潮了,我也在她的小屄里射了精。

媚兒幾近虛脫了,軟軟的偎在我的懷里,但仍然愛不釋手的把玩著我的雞巴。

喘息了一會兒媚兒問我:「你的這個東西怎麽這麽小了。」我說:「它里面的好東西都被你的小浪屄給吸去了,所以就變小了。等它攢足了勁,還會變大的。」

媚兒說:「男人的這個家夥可真是個好東西,這種感覺簡直太美了。」我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說:「是嗎?」

「嗯,當然是了,怪不得,怪不得。」

我問:「怪不得什麽?」媚兒說:「我以前偷看過我媽跟我爸,當時很不明白,我媽爲什麽那麽喜歡雞巴,她把我爸的雞巴放在嘴里親得那個響啊,被我爸插上的時候叫得別提多浪了。原來這東西這樣好。」我笑著說:「小寶貝兒,這回知道好處了吧。」

我們相擁著睡了一會兒,就又開始親的一輪肏干。這是媚兒的第二次,比第一次自然多了。我壓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腿分得開開的,大雞巴在她的光滑的小屄里來回 的抽送著。媚兒一邊哼哼著,享受挨肏的滋味,一邊用手撫摸著我的后背。我又把媚兒的雙腳扛在肩上,媚兒說:「你又要干什麽呀,又有什麽壞主意啊?」我說: 「我的小乖乖,一會你就知道了。」

我先是在媚兒雪白粉嫩的小腳上親親,然后把她的雙腿壓向她的上身,近乎把她折疊起來。媚兒尖聲的叫著,但我是不可抗拒的,這樣她的小屄被擡高,我的雞巴從上向下直插進去。我邊開始抽動,邊說:「小寶貝兒,我這招叫老漢推車,我現在就用這個姿勢肏你。」

媚兒雙腳勾住我的脖子擡著圓潤白嫩的屁股配合著。我低頭一看,媚兒的屁股溝兒里面滿是淫水,就說:「媚兒,你可真是個小騷貨,出了這麽多水兒。」媚兒浪笑著說:「你不喜歡嗎?」

我說:「喜歡,當然喜歡,喜歡你這個水兒足的小浪屄。」用這個姿勢每一下都能頂到媚兒的宮頸,頂得媚兒叫得更歡了。只聽她叫著:「啊,啊,啊,啊,啊,你頂進人家的子宮里面去了。肏死我了。」我在她的腳指上咬一口說:「不,我是肏在你的屄芯子上了。」

「啊,啊,嗯,嗯,肏在屄芯子上真爽啊,太好了,你太會肏了。」

我們極盡纏綿之后,相約兩天之后也就是周末,媚兒跟我一起去買項鏈。買完之后當然還是要有一翻大戰了。

第二天我跟往常一樣去豔姐家打麻將。不過豔姐的手氣不太好,總不和牌。
豔姐平時說話嘴里就不是很干淨,現在就更加放肆。這種無業的老娘們大都這樣,我並不反感。豔姐又打了一張臭牌,她罵道:「她媽的,我的手真應該砍掉了。這 是怎麽打的。」我笑著說:「豔姐這麽漂亮的小手要是砍掉了,我得撿回去收藏。」豔姐說:「別盡說好聽的,有什麽好看的,一個四十歲女人的老手了。」

今天我和豔姐坐的是對家,大夏天的,我光著腳,而豔姐穿著絲襪,踩著一雙拖鞋。我在下面把腳伸過去,放在豔姐的腳上,來回的摩擦著。絲襪很光,豔姐的腳很軟,磨著很舒服。突然豔姐的另一只腳丫伸到了我的裆部,在我的卵子上輕輕的踢了一下,這個騷娘們。

我拴不住的心猿意馬,草草打完麻將,等別人走了之后,我上前摟住豔姐說:「豔姐,今天怎麽了,心情這麽不好。」豔姐笑著說:「本來心情真的不好,不過我踢 完你卵子之后,好多了。」我說:「你可得輕點踢,踢壞了可不得了。」豔姐任由我抱著說:「有什麽不得了的。」我把豔姐抱起來,扔到床上。然后也跳上床趴在 她的身上。

豔姐說:「你真要肏我?」我說:「是啊,要不你以爲我要干什麽?」豔姐說:「我比你大好幾歲呢,你也喜歡嗎?」我說:「喜歡,當然喜歡,每當我從后面看到你的大屁股的時候,我就想插進去。」豔姐笑著打我說:「你這個色狼,豔姐都這麽大歲數,你也不放過。」

我說:「你多大呀,到了沒有欲望的年齡了嗎?」豔姐說:「跟你說,我今天心情不好就是因爲昨天晚上,我不知怎麽了,特別的想,特別的想有個男人摟我,摸我,壓在我的身上蹂躏我。每個月都有那麽幾天特別的想。」我說:「現在好了,我就要摟你,摸你,親你,摳你,肏你。」

豔姐真的是特別想要的時候,我們很快就結合在一起了,豔姐的屄出水兒出得很快,很多,挨肏的時候特別的騷,特別的浪。我在上面肏了一會兒,豔姐:
「我的好人,我的親漢子,讓我在上面一會兒。」我說了聲好啊,就下來平躺在床上。豔姐先是低下頭,把我那個剛從她的屄里撥出來的大雞巴含在嘴里,使勁的吸 吮著。她的塗著亮指甲油的小手還撫摸著我的卵子。我說:「幸虧剛才沒踢壞了。不然,你還爽不了。」豔姐在我的雞巴的根部,咬了一口說:「我要把你的這個壞 家夥咬下來。」我問:「咬下來干嘛?」豔姐說:「我留著,等我犯了騷勁的時候,就用它來插。」我笑著說:「等你犯了騷勁就找我,我把它帶來,這個東西還是 放在我的身上比較好。」

豔姐跨坐在我的身上,用她的大騷屄把我的大雞巴收進去。她上下的顛著,一對大奶子在胸前抖動著。我忍不住伸手抓住。豔姐顛了一會兒,又開始一圈一圈的轉動她的屁股。這樣我的雞巴就繞著著她的屄芯子在她的屄里轉動。肏屄是個體力活,豔姐已經香汗淋漓了。

我見狀就拍拍她的屁股說:「我的騷屄豔姐,咱們再換個姿勢,你撅起你的屁股,我從后面肏你。」豔姐很順從的跪在床上,大白屁股翹得高高的,等著我去肏她。 我剛從后面騎上,大雞巴抽插了幾下,豔姐就開始大聲的叫喚了:「啊,啊,啊,啊,啊,快,使勁,使勁肏我,使勁肏我的大騷屄。我的親漢子,啊,啊,啊!」 這樣又騷又浪叫床,我也受不了,在她的大騷屄里交貨了。

完事之后,豔姐仍然不肯讓我走。非得讓我摟著她睡一會兒。我就摟著她兩個在一個被子里躺著。豔姐並不想睡,用好怕小手在我的身上到處摸著。在其重點照顧的是我的雞巴和卵子。我當然也不能閑著一雙手盡在她的胸上和屁股上招呼。

我的手老實不客氣的伸進她的濕淋淋的溝子里,把我的手指按在好怕菊花穴上。豔姐問:「你想要干什麽?」我說:「你前面的洞我插了,現在我想插你的后面的 洞。」豔姐說:「不行,我可不干,后面能肏嗎。」我說:「當然能了。你沒有上過網嗎,沒看過那些肛交的照片嗎。」豔姐說:「沒有,我可沒看過。」

我說:「哪天我讓你看看,讓你也見識見識一下。」豔姐說:「去你的,我可不要插后面,是不是你們男人都想插后面啊?」我說:「還有誰想插你的后面來著?」

豔姐說:「能有誰呀,我的前夫,他總想肏我的屁眼兒。」我說:「他插進去了嗎?」豔姐說:「沒有,沒插進去,還弄得我很疼。」我說:「方法不對。」

既然豔姐這麽反對肛交,我也沒有強求,又在她的身上瘋狂的肏干一回,才離開她的家。

轉眼到了周末,是我和媚兒相約的日子。我花了兩萬元給媚兒買了一根令她很滿意的項鏈之后,我們就去開房了。去房間的時候,我從車上拿下我的手提電腦,里面 有很多我從性吧下載的a片。進了屋,我們先摟在一起看a片。片子是一個成年男人和一個少女交合的日本片子。日本的東西多少都有些變態。一會兒用振動棒,一 會兒用假陽具的,最后才是真刀真槍的實干。很快我們看也都興致昂然,開始自己演a片了。

當我伏在媚兒的身上,正在抽插的時候媚兒突然問我:「我看剛才這個片子上,那個男人肏那個女的的時候,那個女的屁股眼里還插一個振動棒,那是爲什麽呀?」 我說:「爲了舒服呗。女人前后兩個眼都插上,多爽啊。」媚兒說:「肏屁眼兒也舒服嗎?」我說:「當然舒服了,要不爲什麽那麽多娘們喜歡啊。」
媚兒說:「那咱們也試試。」到底是年輕人,有這種嘗試的欲望。而豔姐我那樣勸說也沒讓我肏屁眼兒。我當即很爽快地答應。

我先把媚兒被我肏出來的淫水滑液,用手指往她的屁股眼里弄。媚兒撅著屁股問:「你干什麽呢?怎麽不用雞巴?」我說:「別急,我的小騷貨。我先往你的小屁股 眼兒里弄點滑液,再用手指把你的肛門撐開一些。免得我的大雞巴把你的小菊花給我肏裂了。」準備就緒之后,我把大雞巴對著媚兒已經微微張開的肛門,慢慢地往 里捅。阻力很大,比小屄緊多了。

媚兒開始呻吟:「啊,啊,不行啊,我的好哥哥,疼啊。」我拔出雞巴並迅速插進她的小屄里,粘上好多淫液之后再拔出,再一次的插進媚兒的小菊花穴中。這次比上次好多了,我慢慢的開始抽送。媚兒真的很適合肛交,插著插著她的直腸里居然也很光滑,很濕潤。

我肏干得也越來越快了,肚皮撞擊她的屁股啪啪的響。媚兒被插得也特別的舒服連聲的大叫著:「啊,啊,啊,我的好哥哥,我的親哥哥,舒服死了。」當我把精液射進她的直腸深處的時候,小騷媚兒居然高潮得連尿都出來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經常和豔姐或者媚兒作愛。生活是如此的美好,兩個美人,一個成熟豐滿,一個青春貌美。可有一天事情有了一個驚人的變故。

那天,我正在豔姐家里,我坐在床上,豔姐坐在我的身上,準確的說是坐在我的雞巴上,正在電腦前看性吧上的小說。(我早已經給豔姐買了台配置相當不錯的電 腦。)這時突然門開了。豔姐說:「不好,是我女兒回來了。」說完趕緊起身,但已經晚了。豔姐的女兒進來的時候,豔姐正光得大屁股站在床上,大腿根處還淌著 淫水。而我坐在床上,大雞巴還在挺立著。而豔姐的女兒正是媚兒。
媚兒呆立在門口,說:「你,你們?」她沒想到跟她媽在一起的男人竟然是我。

而我也一時無語,我怎麽也沒想到她們是一對母女。媚兒突然撲過來在我的身上撕打著說:「你個色狼,居然跑到我家里來肏我媽,我打死你,你個色狼!」

豔姐過來想拉開媚兒,沒想到媚兒猛的推開她媽說:「你個騷貨,大白天的就在家里養漢,光著大騷屄讓野雞巴肏。」媚兒有些不可理喻了。媚兒指著我說:「你個 混蛋,昨天剛剛肏完我,今天又來肏我媽。」這回輪到豔姐驚呆了,本來她以爲她偷情被女兒發現,她已經離婚了,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沒想到我居然還跟她的女 兒發生了關系。

一時場面非常的尴尬。看來這個局面只能由我來打破了。我說:「這事我也沒想到,我不知道你們這種關系的。我不會虧待你們的先都要冷靜一下。」媚兒仍然不依不饒上來在我的身上扭著掐著。而豔姐已經開始幫我在勸媚兒了。我于是使個眼色讓豔姐出去,並把門帶上。

豔姐出去之后,我把在我身上撕扯的媚兒壓在身下。這事由雞巴開始的,那還讓雞巴來解決問題吧。解鈴還需系鈴人嘛。媚兒很快就被我壓在下面了,她的小內褲也 被我弄到一邊,露出她的那個我非常熟悉的小屄兒。我的大雞巴插了進去,說來也奇怪,她的下面已經是濕的了。可能是目睹了我和她媽的奸情使她很興奮吧。

我近乎虐待的奸著媚兒,媚兒先還有些抵抗,到后來,就象我們平時那樣開始和我盡情的交歡了。我一邊咬著媚兒的奶子,一邊用大雞巴在她的小浪屄里捅著。干得 非常的響,滿屋都是啪啪的肏的聲音。媚兒被我這樣狠干很快就浪起來了。她在我的下面大聲叫著:「啊,啊,啊,啊,啊,啊,肏你媽的,你個牲口,你肏我,你 還肏我媽。啊,啊,啊,啊,啊,使勁啊,肏我。」我用低沈的聲音說:「小浪屄,我肏死你,你敢打我,還敢罵,看我的大雞巴饒不饒你。」
媚兒媚眼如絲:「啊,我的親哥哥,肏死我吧,千萬別饒我,使勁干我。」我大力的聳動著說:「我的雞巴剛剛肏完你媽,你得給我叫親爹才對。」聽了這話,媚兒啊的大叫一聲高潮得暈過去了。

當我從媚兒的身上下來的時候,看見豔姐已經進來了,正站在旁邊看著呢。
只聽她冷笑道:「你肏我閨女的時候比在我的身上還來勁啊。」我伸手去拉她,她卻甩開我的手走了出去。

我倒在媚兒的旁邊。這時媚兒說:「怎麽看我媽生你的氣,你就變成這樣了。」

我把媚兒摟在懷里說:「寶貝兒,別這樣說。你媽也不容易的,她一個人帶著你,她也是女人啊,也需要男人的。」媚兒說:「哼,那也不能都便宜你呀。以后你只能在我們中選一個人。說你要不要我?」我摟緊她說:「要,當然要。」

接下來事情似乎明朗化了。豔姐表示她要退出,說我要是對她女兒好就行了。

還說她雖然不在乎我有多少個女人,但她不能和她的閨女共享一個男人。我雖然舍不豔姐,但也沒有辦法。花無常開,月無常圓。

直到媚兒在她讀書的職業學校畢業了,由于一時還沒找到工作,她就搬回家來住了。在這期間我只能和媚兒作愛,她也離不開我的,我也時時想著她嫩嫩的小屄兒。

媚兒回家之后。我也經常到她的家里去,在她的家里跟一起翻云覆雨。有一次,跟我做完之后,媚兒的頭枕在我的胸膛上說:「我同意你跟我媽了,想來她真的很不 容易的。」說先是一驚道:「你怎麽了,是不是有些不正常了啊。」媚兒說:「我昨天看到我媽手淫了。」她停一下又說:「最近我看性吧上有好多小說都寫母女同 床跟一個男人的事,好刺激呀。反正你跟我們都沒有血緣關系,我和我媽都是你的女人。」我苦笑著說:「你媽說什麽也不讓我上了。」媚兒說:
「你呢,你是不是想上啊?」我說:「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呀?」媚兒說:「當然是真話了。」我說:「想,想上。」媚兒說:「你個笨豬,你既然想上,還不好辦 嗎,象那天你對付我那樣,強奸她。只要你的雞巴好使,事情就好辦了。」我說:「是這個道理,雞巴的事就是得由雞巴解決。」

當晚,我們三個一起吃飯。雖然我們三個人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但豔姐在這場合一直不怎麽說話。而且還要我改口,叫她爲媽。媚兒現在很會打營造氣氛。而且 還讓豔姐喝了兩杯酒。吃完飯,媚兒看她媽進了臥室,就推了我一把說:「還不快去!」我看看她說:「能成嗎?」她說:「肯定成了,要是不成,以后你也別來見 我了。」

我推門進了豔姐的臥室,反手把門上。豔姐先是一驚,然后俏臉一板說:「你進來干什麽?還不快出去。」我知道這時候說什麽都沒用,只有用行動說話。
我撲上去摟住她拼命的親吻她,豔姐無力的掙扎著。但很快就被我壓在身上,我在她的身上揉搓著親吻著。豔姐在無力的呻吟著。我迅速的脫下她的衣服。把我硬插的大雞巴插進她的小屄里。她的屄很濕,顯然還未能對我忘情。我象那天奸媚兒那樣用力的奸著豔姐,肏得比那天奸媚兒還響。

豔姐罵著:「你個混犢子,我現在是你的丈母娘了。你還敢肏我。」我喘息著說:「我的好豔姐,想死我了。我好想你的大騷屄呀,我什麽都不管了,我就是要肏 你,我要肏死你。」豔姐也被感染了。在下面開始和我配合起來了。我扛起她的雙腿,用老漢推車的姿勢肏她,這種姿勢肏得又深又狠,她的下面被肏得一片狼藉。 當豔姐仰在那用力的向上挺動,以求讓我的雞巴肏得更狠的時候,就聽見媚兒的聲音:「老漢推車,媽,你舒服嗎?」豔姐當時羞紅了臉,用手把臉捂住,但仍然沒 有停止和我配合著。

媚兒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說:「快點使勁啊,沒看出來嗎,我媽快要到了,現在正是屄里癢得難受的時候。」我說:「好,看我的。」一陣猛抽猛插。有女兒在旁 邊觀看,看著自己被一個男人的大雞巴猛肏,看著自己挨肏時的浪樣,豔姐覺得異樣的刺激。再加上我的大雞巴的猛轟,很快的就聽見她叫著:「啊,啊,啊,我的 媽呀,肏死我了。啊,啊……」尿液和淫液從她的小屄里一齊向外流。

媚兒說:「你個壞種把我媽肏得尿了。」

雞巴的事,真的只有雞巴能解決。完事之后豔姐也不再抗拒我了,任由我躺在好怕身邊,而媚兒則上來躺在我的另一邊。真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樣的美好。
我一邊一個摟著這娘兩個,左邊親一下,右邊親一下。媚兒說:「看把你美的,今天我們三個都睡在這兒,你要把我們娘倆都伺候好了。」說著又捏了我的雞巴一下 說:「看你這個壞東西受得了,受不了。」我笑著說:「受得了要受,受不了也得受啊。」媚兒說:「我倒要看看,你一根雞巴有多大能耐能同時伺候好我們兩個 屄。」我把媚兒抱起來放到豔姐的身上說:「我先看看你們娘倆的屄長得像不像。」

媚兒對此很感興趣問道:「象不象啊?」我仔細看了看說:「象,真的很像,毛都比較少。你的毛少,你媽的也不多。陰唇的形也很象,就是你媽的比你的稍微大一 些。這樣吧,你是我的小屄,你媽是我的大屄。」這時豔姐突然說:「媚兒你也去看看。」媚兒說:「看什麽呀?」豔姐說:「你也看看媽的大騷屄,你就是從媽這 里出來的。」媚兒起身趴在她媽的兩腿之間看。我看她的小圓屁股撅著,就從后面給她插上了。

媚兒說:「好啊,你趁這機會又肏人家。」我摟緊她的屁股說:「是啊,我剛肏完你媽,現在輪到你了。」媚兒覺得也很刺激,她用力后頂,迎接著我的大雞巴轟 擊。我拍打著媚兒的屁股說:「快,我的小騷媚兒,給我叫爹。」媚兒呻吟著:「啊,啊,爹,我的親爹,用你那個粘著我媽的淫水兒的雞巴使勁的插你的小嫩閨女 吧。」我用力的肏著說:「你個小浪貨,叫得再浪些。」媚兒用斷斷續續的聲音說:「啊,親爹呀,嗯,嗯,不,嗯,不行了,叫不出嗯,來了,你插到人家的子宮 里了。」

當媚兒被肏倒之后我又趴在豔姐的身上再一次的肏她。她又是好長時間沒挨肏了,一次顯然不能解決問題。被我再次的插上,她叫得很歡,很浪。媚兒喘過氣來之后 就趴在她媽的兩腿之間看。我說:「你看什麽呢?」她說:「我看看我媽生出我來的地方被你的大雞巴給肏成什麽樣了。」我說:「肏成什麽樣了。」
她說:「我媽的大騷屄都被你肏得張開了。」停了一下她又說:「媽你女婿肏得你怎麽樣啊?爽不爽啊。」豔姐浪叫著:「啊,啊,啊,啊,我的好女婿,真會肏媽 呀,真會肏媽的大騷屄,再死勁,把媽的大騷屄干爛,媽要你,要你的大雞巴。」我說:「我的親親的丈母娘,我的騷屄丈母娘,我肏你,我肏你的大騷屄。

等我把你的大騷屄肏爽了之后,我要把你的閨女,小浪媚兒放到你的身上,讓你們倆個屄在一起挨肏。」話音剛落,豔姐已經高潮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