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短裙千金小姐的凌辱

單色系的夏裝、玲瓏有緻的身材,與行走間擺動的白皙雙臂交錯、深色短裙底下豐腴的大腿。
「嗯......」我盯著亞麻色馬尾左右晃動間顯露而出的後頸思考片刻,確定眼前的她就是我所熟悉的蔚全。
「嗯?這不是蔚全嗎?怎麼今天整個造型都換了?」
「沒、沒事啊...想換個心情之類的...」顯然我無預警地出現在背後令她受到些許驚嚇,顫抖的雙肩在確認我的身份後逐漸平息。
──雖說換了造型,但是大姊終究還是大姊,隨意的打扮依然掩不住該有的好身材。
我有些許嫉妒地瞇著眼睛上下打量著。
「嗯?你之前說最喜歡的耳環...這次沒有帶出來啊?」視線停在了她的耳朵上:「就紅色五個圈圈那個啊。」
「啊......今、今天忘了帶了...嘿...嘿嘿......」
──說什麼忘了帶...之前明明寸不離身的......啊!這也是造型改造的一部分嗎?看樣子大姊最近碰到了什麼好事情呢?
「剛剛遠遠的看到你,差點認不出你呢!」好奇心勝過一切,我決定製造機會對大姊好好審問一番:「等等要去鬆清買東西,要一起來嗎?」
「啊......不、不了...謝謝......」生病了嗎?還是人不舒服?
夕陽西下,目送著大姊有氣無力的背影,雖然擔心,但這猶豫的當下,大姊已經消失在路口的轉角了......



「作什麼!」摔倒在幽暗的小巷中,摔倒的蔚全勉強撐起纖瘦的身軀,擡頭盯著逐漸圍攏的人群。
「作什麼?小姑娘你明知故問嘛!」人群為首的壯碩男子越靠越近,兇狠的表情全寫在臉上「你們蔚家賣油出那麼大問題,老子我們,全是你家蔚老頭的受害者,你這賤貨還變裝躲著我們,分明也是作賊心虛嘛!」
「就是嘛、就是嘛...」
「我們要找人負責找得好苦啊!」
「剛剛還看你跟憶美走在一起,以為沒機會賭你了咧!」
「都是你們蔚家害的!」壯碩男子身後的人群也紛紛出言表達不滿。
「我...我沒...有...」被眾人團團圍住,死巷唯一的出口近在咫尺而不得通過,蔚全顧不得癱坐在地上的自己雙腿間露出的純白風光,驚恐地看著眼前凶神惡煞的面孔。
「你他媽的意思是不想負責是不是!?人被殺,就會死,信不信我們讓你蔚家跟那些老頭們在鬼島生不如死!啊?」幾乎是嘶吼的聲音,壯碩男子橫著臉上的肌肉對著蔚全嗆聲。對付這種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他自有一套自己的辦法。
「咿...咿咿......」惡狠狠的眼神與震耳欲聾的吼聲迎面而來,壯碩男子這一吼果然嚇得淚眼汪汪的蔚全一邊忍著眼角的淚滴,一邊靠著牆哽咽:「嗚...是...都是...爸爸跟...伯伯他...他們......」
「還狡辯!」打斷蔚全的辯解,壯碩男子不由分說地揪著蔚全的衣領繼續吼:「幹!你到底道不道歉?蛤?道歉嗎你!」
壯碩男子的恐嚇彷彿壓垮蔚全內心的最後一根稻草,只見她強忍著顫抖的身體,從抽噎的口中吃力地吐出:「抱ㄑㄧㄢ...嗚...對、對不...不起...」
「有沒有誠意啊你!別人道歉是這樣道的嗎?蛤!」得理不饒人的壯碩男子再下一城,對著瑟縮在角落的蔚全毫無顧忌地猛擊狂轟。
「對、對不...對不起、對不起咿咿咿咿」哭著一張臉,蔚全勉強撐起發抖的身子,顧不得地上的沙塵,雙腳併攏跪地,屈身向前伏在地上。
──土下座,這是蔚全想得到的,最能表達歉意的道歉姿態了:「請...嗚咕...請各、各位原諒...我...我錯了...對、嗚嗚...對不起...」
「......」蔚全突如其來的舉動令場面沈默的數秒。打破僵局的,依舊是為首的壯碩男子:只見他緩緩轉過頭去,對著身旁的人做出了不可置信般的笑容,
接著對著屈服於地的蔚全發出了一陣難聽的嘲笑:「哈...哈哈......臭娘們,你想就這樣跪一跪說句對不起就算了?你們做生意的也太小看我們了吧?」
「道歉時要露出胸部,連這道理你也不懂嗎?」一旁的人附和著。
「......!」面對無恥之徒的輕薄,蔚全跪伏的的身軀緊張得發抖。
「臭娘們!叫你露奶你是不懂嗎?」還是壯碩男子心急,一把將蔚全的馬尾粗暴抓起!
「嗚...不...不要......」突如其來的粗暴對待讓蔚全還來不及抵抗,胸口的布料便遭壯碩男子一爪扯毀,露出渾圓白皙的雙峰。
「──!!!」蔚全伸手擋起自己胸前,但依舊無法阻止眾人猥褻的視線持續集中。
「嘖嘖嘖,看來那姓蔚的把不少從我們那兒搜括來的錢財都投資到這騷貨身上了,生得如此標緻!」壯碩男子止不住自己流涎的嘴,嘿嘿笑著,長著厚繭的手就這麼在蔚全的一對豐乳上遊移不定。
「啊──!!!」蔚全貴為富豪門第的千金,哪裡經歷過這種侮辱,控制不住的驚嚇脫口而出,
但只換來眾人的嘻笑:
「嘻嘻...你當我們堵人都不挑地方的嗎?這區塊啊,你怎麼吼都沒人來的!」
「你這臭婊子,想變裝躲我們還刻意挑人少的巷弄走,沒想到自己反而著了道吧!」
「嗯...其實也不算沒有人來啦......剛剛我打手機叫了我的愉快夥伴們一起粗乃丸喔!嘿嘿嘿...」
顧不得眾人淫猥的眼光,蔚全當下的注意力完全放在眼前陌生人那不安分的髒手上,雙乳敏感的肌膚完全暴露在對方長滿厚繭的髒手下肆虐,逼得蔚全紅著臉驚叫連連,縮身於牆角不斷地做無謂的掙扎。
這幅模樣反而帶給眾人更大的感官刺激,暗巷內空間的空氣,如同巨蛇纏上了獵物一般,一圈又一圈地,逐漸緊縮......



壯碩男子不傀是眾人的領頭羊,帶頭摸遍了蔚全的身體,此時此刻,慾火最為高漲的也是他。只見他一手緊扯著著蔚全的馬尾,另一手俐落地解開自己高高隆起的褲襠,雙腿間龐然大物如拔山倒樹般出現在蔚全的面前。
蔚全平常雖被喚為大姊,但在眾人面前也不過如同未經世事的九歲幼女,愣愣地看著眼前碩大陽物出了神,不覺呀然驚恐,隨即扭頭趨避,無奈馬尾受制於人,逃無可逃。
壯碩男子眼見蔚全想要退避,隨即挺腰上前,大喊著:「大家同心作戰!讓蔚全,絕望!」
壯碩男子如此一喊,如同信號一般,眾人紛紛寬褲解帶,形狀不一、粗細互異,各式陽具紛紛現形。
「呀啊──!!!」眼前荒唐的景象嚇壞了蔚全,忍不住又是悽慘的聲音脫口而出:「咿...你們...你們想做什麼?」
「嘿嘿嘿,小姑娘,蔚老頭賣了那麼多黑心的東西給我們,我們現在當然是來...退‧貨‧的‧啊♥」汗水、熱氣、淫猥的念頭,人牆靠攏向蔚全,不斷逼近。
「說得對、說得對!」
「賣那黑心的食品,我的健康也只剩一半了!」
「退貨!退貨啦!」
「錢...錢...」蔚全轉頭望著掉在地上,裡頭裝有錢包的手提包說:「我...我現在身上不多,全部給你們......然後...然後我回去會馬上付錢...」
「不必!大可不必!就像炫砲一樣!你這賤婊子!誰稀罕幾個錢啊!」壯碩男子怒吼著一大跨步向前,將那噁心硬挺的陽物直接戳向蔚全柔嫩的臉頰說道:
「喂!你們蔚家賣的那些牛奶,老子買的時候不知情、都喝下肚了,要是牛奶也加了不該加的東西、出事了該怎麼辦?啊?小姑娘,這些我們不要的商品,你要處理,對吧?」
「嗚...嗚嗚......」陌生人的生殖器就這麼迎面襲來,蔚全避無可避,又不敢張嘴回答,只得咬著牙閉著眼,胡亂點著頭。
「哈哈!那現在就把嘴張開,老子要把喝下肚的『淋縫淫牛奶』全部『退貨』到你這賤婊子的身上!」
「對啊對啊!我們要退貨啦!要退貨了!」
「呼...呼哈...蔚全妹妹...人家積了這麼多的牛奶,你要全部處理掉喔...哈啊哈啊...」
「幹!我現在覺得身體的某個部分硬得跟石頭一樣了啦!一定是蔚全賣的商品害的,前端還流出汁液,之翼難道不用負責嗎?」
「嗚嗚...嗚姆...嗚!!!」認清了對方真正的意圖,蔚全嚇得花容失色,整個人瑟縮成一團,任憑著對方的陽具對著自己胡亂磨蹭。
「呼哈...呼、呼、呼、呼嗚!......身寸惹☆...哈...哈啊...」其中更是有幾名克制不了刺激,直接對著蔚全射出白濁的陽精。肉菇的前端蹭著蔚全的手臂、頭髮,摩擦著有粗糙感的衣服布料,隨後射出大量的精液。
「嗚???......嗚!!!」蔚全感受到貼身而來的一股股暖意,隨後就是陣陣撲鼻的惡臭腥味,立刻明白自己被什麼東西給汙染了,抱著頭蹲屈著,防禦那白濁的精液。
如此舉動看在眼裡,卻反而惹毛了眾人,一旁一位已經射精、但胯下陽物依然維持三十公分硬挺的人首先發難。
「幹!女人救世劍!」只見他一把抓起蔚全沾滿了白濁汁液的秀髮,將抱頭蹲防的蔚全硬是拉起,隨即破口大罵:「你很囂張是不是?我們頂著大太陽(旁邊有人吐槽:那個...現在是傍晚)來排隊退貨,你還愛理不理的!」
「嗚...嗚...不、嗚...嗚咕......」蔚全被這麼粗暴一弄,先前沾上的精液伴隨著淚水就這麼順著臉頰一路滑到口邊,她本想開口,卻只能趕緊再閉上,拚死命搖著頭。
「賤貨!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看著蔚全淚水與精液交織、楚楚可憐的臉蛋,對方的氣燄更盛了:「一個是乖乖把嘴巴張開,讓老子好好『退貨』,不然......」
他伸出另一隻手,朝著蔚全雙腿間的秘處探去,隔著內褲用食、中兩指微微壓按:「老子雙腿間的『正義洨記者』,就要進入你裙底的『作業廠房』裡面『拍照取證』囉!」
蔚全嚇得雙腿夾緊,邊扭動推擋朝著自己私密部位進攻的手,邊瘋狂搖著頭,希望在場的彪形大漢不要真的侵犯自己的身體。
眾人望著身上沾滿精液的美人兒,又是流淚又是搖頭,俏麗的馬尾與衣服沾滿了白濁、隨著身體而顫抖搖曳著,心裡頭癢滋滋地,胯下的陽物更加挺舉。
抓著蔚全的男子眼見蔚全已不敢反抗,隨即將自己三十公分的陽物舉至蔚全前面說:「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蔚全盯著眼前醜惡的陽具,那退開包皮的表面佈滿垢物,飄來陣陣惡臭,刺激著蔚全的鼻腔。強忍著嘔吐感,為了保護自己身體,蔚全不得不有所犧牲,用口舌來服務眾人骯髒的肉棒。
做好心理準備的蔚全,暫時止住了呼吸、閉上眼、張開嘴,準備迎接男人的凶器──
「喂!你們做生意是這樣做的嗎?」眼前的男人似乎仍不滿足,得寸進尺地伸出大手捏住蔚全的臉頰怒罵:「服務精神啊!懂不懂!老子可是好心來退貨的客人耶!像個死肉塊一樣動也不動的!我乾脆把屌插進R-20算了!」
一旁的眾人饒富趣味地看著男人對著蔚全無情羞辱,拍手鼓噪著。
「嗚...嗚嗚......」蔚全沒辦法,只得跟隨著男人的手勢與指令,用雙手食指將嘴往左右兩側微微擴開、伸著舌頭用含糊不清的聲音說:「請...請各位......用蔚全的嘴...作...作商品的...退貨...嗚...服...務......」
「大聲點!菜逼八!沒吃飯膩!」
「請各位、用...用蔚全的嘴作退貨服務!」蔚全邊哭著邊念出男子強迫的羞辱台詞:「把各位的淋縫淫牛奶、全部...射進...蔚全的、小嘴...裡面!」



昔日高貴嬌生的蔚全,對比眼前被迫做出如此不堪的言行,眾人心癢難耐便也不再多話,為首的男子俐落地將自己的肉棒放入蔚全口中。
「不準用牙齒!賤貨!否則有你好受的!」濕滑的感受搭配著蔚全無助的呻吟,讓肉棒一進入就興奮膨脹,撐得蔚全淚眼簌簌。
感受到口中異物進入,瞬間刺鼻的氣味與腥鹹的氣息一齊擁上,嗆得蔚全胃中翻騰攪動。
眼前陌生男子的生殖器在自己口中進出衝撞,那肉菇的傘頂隨著動作刮動自己的舌頭,令蔚全又是一陣噁心。
而男子還不想放過蔚全,雙手硬押著頭部強迫蔚全前後擺動,好迎合自己肉棒的抽插。
兩人的動作一前一後,肉棒的位置也越來越深入,衝撞著蔚全的咽喉,逼得蔚全乾嘔的衝動不斷,只得分泌大量的唾液來緩和;而咽喉因為外來物的衝撞亦隨之緊縮,夾得男子肉棒一陣酥麻。
「嗚咕...咕...茲...咕茲......」逐漸適應口中異物,蔚全開始試著用唇舌輕壓著肉根,雖非熟稔床笫之事,但蔚全還是知道給予男性生殖器刺激,能夠催化射精。她只得順服眼前陌生人的性衝動,希望盡快完事。
蔚全的主動有了效果,男子雖在先前已射過一次精,但胯下的淚眼小姑娘用櫻桃小嘴服侍著自己最骯髒的部位,大大滿足了自己的慾望,一個用力,大量滾燙的精液伴隨著男子低沈的呻吟與抖動的身軀,自馬眼傾瀉而出。
「咕嗚!!!」蔚全雖是期待盡快結束,但這突如其來的射精卻也讓她措手不及,還來不及反應,眼前的陌生人已用雙手狠狠抓住自己的頭部,腰間用力一頂!整根陽具沒入蔚全口中,那宣洩而出的腥臭白醬也全往食道灌入。
「──咳!咳哈、咳...哈啊...哈...啊......」射精過後,男人心滿意足地抽出沾滿唾液的肉棒,留下被迫吞入大量精液而嗆到的蔚全在原地不停咳嗽。
對於被迫吞下陌生人射出的濃臭精液,蔚全感到噁心但毫無辦法,只能將口中殘留的白濁儘量吐出。
而此舉卻又讓男人皺了皺眉頭,呼地一聲就是一個巴掌打在蔚全臉上:「臭婊子!誰叫你把它吐出來的!」
「嗚...嗚...」蔚全伸手摸著辣騰騰的臉頰,知道自己又觸怒了眼前的暴漢,只能無助的哭著。
而對方也不罷休,就這麼伸手將蔚全押向滴了精液的地面大聲喝斥:「暴殄天物的賤女人!高優質淋縫淫牛奶也敢浪費,給我乖乖舔乾淨!」
「嗚、嗚哇啊...哇啊啊啊啊......」精液本就是汙物,更何況又是滴落地上,進退不得,蔚全只能嚎啕大哭。
「這樣就不對囉~蔚全小妹妹~」這時一旁的人過來緩頰了:「我們『退貨』出來的這些可都是你們生產的牛奶呢!要是連自家生產的牛奶都不敢喝,以後怎麼在鬼島的市場上立足呢!」
不,看樣子只是歪理而已。但蔚全明白自己是逃不過了,只得強忍著抽噎,雙手趴在地上,稍微猶豫了一下後,閉上眼伸出舌頭,用舌尖往地上精液滑去。
沒有太多的休息時間,下一位男人已經趨身向前,蔚全只能再次含住不同味道的溫熱大棒,繼續她的「退貨服務」。



一群人就這樣在蔚全面前排起隊伍,蔚全的小嘴一被射精、抽離,馬上就有下一根肉棒挺進。
「呼呼呼~騷貨,淋縫淫牛奶很好喝吧?」、
「身為一個中部人,我們可是對『腥濃』感到很自豪的呢!蔚全小妹妹~要把我們射出來的珍貴精華都好好吞下去才行喔!」
「咕...咕嚕...是...是的,各位射出來的牛奶,又腥又濃,非常美味......」諸如此類的違心之詞,蔚全也只得拋開羞恥心來應答,好滿足男人們的征服慾。
「喂!這樣是要我們等到民國幾年啦!欸欸!憑什麼只有『直淫悶舐』能退貨!我要求加開退貨據點啦!」幾個比較猴急的,直接繞到了蔚全伸旁,不由分說抓起蔚全纖纖玉指,強迫她用手抓握自己濕黏的肉菇,上下摩擦。
蔚全雖不是童話中嬌生慣養的千金公主,但一雙玉手何曾碰過如此淫汙之物,嚇得手不停顫抖,卻反而弄得這幾人直呼過癮。
更是有無恥之徒,直接撩起蔚全(其實已經沾了精液的)平日細心保養的亞麻色秀髮,就這麼一圈一圈地纏繞上在自己汙穢的陽具上摩擦著,享受陽根那癢麻交錯的滋味。
「呃~小姐請問一下,這裡還有位置嗎?」
「沒了啦,外來種滾!而且她的小嘴正忙著幫我辦退貨,沒時間回你...啊、啊嘶!(噗啾)」
「喔好,謝謝......內衣褲穿上、肉棒放,站到蔚全旁邊望...」
「幹你娘!硬要唱!」
幾個衝得比較慢的,卡不到位,只能在一旁乾瞪眼看著其他人享受蔚全的服侍。
其中一位腦筋動得快的小個子男子,悄悄繞到蔚全正前方。
「讓讓、讓讓,謝謝。」只見小個子將原本站在蔚全正前方享受「直淫悶舐」退貨服務的人稍微往旁邊擠了擠,眼神直直地望著蔚全傲挺的雙峰──原來這人是看上了蔚全的胸部。
「嘿嘿嘿,蔚全!我懷疑你的胸前這兩顆『雞蛋布丁』有添加非雞蛋的成分,必須用我這根『化驗棒』好好檢查檢查!」逕自說完後,一手捧著一側,將蔚全的乳房集中,隨後把自己腫脹難耐的肉棒挺腰一送!
肉棒就這麼讓乳溝夾著、當作是自慰套一樣抽送了起來。
「嗚!這...這柔軟的觸感...不下R20啊!」小個子擺腰抽送、口中輕薄,雙手拇指也不安分地對著蔚全敏感的乳首一陣摳壓扭按,弄得原本忙於口交與手動的蔚全冷汗直流、悶哼不斷。
蔚全的現況要說多慘就有多慘,卑躬屈膝跪在地上不說,雙手還得忙碌地搓揉著兩根不同的陽具,喘著氣的小嘴也沒停過,臉側向一旁不斷地吸吮著接二連三的肉棒與精液。
現在連胸部也淪陷了,吹彈可破的雙乳被粗糙的雙手擠壓變形,當作自慰套一樣任由陰莖粗魯衝撞、乳溝內也被玩弄得濕汪汪一片。
幾組人馬輪下來,蔚全的臉上、髮梢、手心手掌、淚汪汪的臉蛋,已塗滿了象徵男人慾望的白稠濃漿。
「嗚咳...咳呵、咳哈啊...」身處於「風暴」的中心,蔚全只能閉上眼睛,任憑四面八方而來的溫熱觸感以及男人們七手八腳的胡亂指引持續著瘋狂的淫行,內心中默默祈禱結束來臨的那一刻。



「呼哈!真是太──爽──啦!五☆體☆大☆滿☆足!」壯碩男子抖了抖身上雄壯的肌肉,滿足地看著眼前淫靡的風光。
就在剛才,他用雙腿間的馬眼白龍直接對著蔚全的可愛臉蛋射出濃烈的噴射白光,蔚全的臉上立刻變得腥臭黏糊。
「嗚...嗚咕...呼...哈...呼...哈......」臉上覆蓋了白濁汙穢,但蔚全左右手手皆被強迫握著不同人的肉棒套弄,根本無暇除去臉上的髒汙,那強烈的腥臭與黏稠噁心的觸感,令她大氣也不敢一喘,嬌弱無助的情色模樣讓人心癢。
「不──爽──啦!下體不滿足!...欸爽哥!你爽完就快滾啦!後面我們還等著要退貨耶!」
「等一下咩!我還有一些毀滅白光殘留在尿道,要叫蔚全吸乾淨......」
「幹!再等下去國共都要合併了啦!我們排後面的GGDaInIn很難受耶!」看得到吃不到、憤怒累積到極點的怒漢已忍無可忍,一個箭步衝上前,將被人群包圍的蔚全推倒在地!
怒漢兩手各抓著蔚全兩邊的小腿左右一分,蔚全裙底純白的光景便暴露在眾人面前一覽無遺。
「咿咿!啊...啊!」蔚全被這麼一推,也慌了手腳,但原本就嬌弱的身軀又怎能奈何得了眼前怒漢的暴行,慌亂地扭動下,那短裙的布料隨之擺盪,同時也撩撥著在場人士的視覺。
怒漢再一步向前,整個人擋在蔚全雙腿之間,確定蔚全無法合腿,空出來的手便朝著蔚全的內褲伸去,喃喃自語道:「騷...想幹!」。
瞭解到怒漢的意圖,蔚全嚇得花容失色,扭動得更加劇烈,一隻手伸得筆直,粉拳如雨不斷落在怒漢身上,另一手趕緊抓住自己裙下的布料,就怕怒漢真脫下她的內褲、當場強暴。
但兩人手中拉扯的布料畢竟只是條內褲,就算布料質地再怎麼高級,其韌性也不比長貓──果不其然,隨著「嘶啪!」的一聲,那純白的布料就這麼應聲而斷,蔚全的下身頓時無所遮蔽。
趁著怒漢扯斷內褲用力過猛往後倒栽之際,蔚全一腳踢開怒漢趕緊翻身伏地,手腳併用企圖求生,無奈怒漢回了神,立即大步長驅,最後撲身自背後壓制住了蔚全。
「呀啊!不、不要!不要啊!」蔚全背後受制於人,只得手腿不住劃動努力掙扎。
怒漢站定後,大臂一捲架住蔚全纖腰,另一手往上一撈,將遮蔽蔚全私密處的短裙給撥開,那誘人的秘處一覽無遺。
眾人見狀亦是激昂,人群中有好事者,也上前幫忙壓制住蔚全的手腳身軀,幾個大男人就這麼將衣不蔽體的蔚全架在中央。
怒漢見狀自是樂不可支,急忙用長滿厚繭的手指沾了沾唾液,就往蔚全私處探去。
手指先在大腿的內側遊移,隨著來回的撫動逐漸朝著雙腿間靠攏。
蔚全受到眾人束縛無法動彈,此時下半身如同觸電一般,傳來到異物戳弄的觸感,嚇得蔚全連連慘叫。
指腹一路貼著蔚全敏感的肌膚滑動,終於觸碰到了蔚全陰部的外側。
怒漢雙指並用,享受著蔚全的慘叫邊撥開陰唇、沿著蜜穴口畫圈般繞著,突然喊道:「咦!?怎麼沒有濕?跟漫畫裡不一樣啊!」
「幹!你中二屁孩喔!竟然相信漫畫演的!」
「欸~真的假的──?童貞處男?」
「好噁心──喔!」
「能容許是童貞處男的,頂多到小學生為止耶☆~」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旁人一搭一唱的揶揄,配合上「啊哈哈UCCU」的手勢,惹得眾人哄堂大笑。
「幹!騙我!」發覺現實與虛擬的差距,童貞處男由羞轉怒,滿腔怒火直接宣洩在蔚全伸上,對著渾圓嬌嫩的臀部就是一個巴掌。
「啪!」的一聲,蔚全「啊!」的叫出聲來,白皙的臀部立刻多出一道火紅的印子。
童貞處男也不想再囉嗦,抓緊了自己膨脹硬挺的肉棒,往趴跪在地上的蔚全靠攏:「喂!賤女人!屁股擡高!」
蔚全動彈不得,眼見身體將要被陌生男子在一群人面前姦淫,顧不得尊嚴,放聲大叫:「求、求求你...嗚...拜託...不要。」
童貞處男不再理會,逕自將肉菇頭端貼上蔚全的私處,上下磨蹭著。
「求求你、原諒我......我...我願意幫你口...口交,讓我用嘴巴含...著肉棒...」蔚全急著大喊:「那裡不要!...嗚嗚...不要,我會乖乖舔你的肉棒,會...會把精液都乖乖舔乾淨吞下去...求求你不要用那邊......」
蔚全聲聲求饒,在被性慾包覆的童貞處男面前如同虛無,他深吸了一口氣──

「那麼,來細數妳的罪惡吧!」

伴隨著耍帥的台詞,挺腰將肉棒狠插進入蔚全的肉穴之中!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竄遍蔚全全身,自己最私密的部分就這麼被陌生人醜陋的慾望給侵犯!撕裂的痛楚讓蔚全的陰道緊緊收縮,將灼熱的男根絞緊包覆。
童貞處男第一次的衝擊力道雖猛,但對象畢竟是冰清玉潔且非自願獻身的蔚全,碩大的陽根抵著不合比例的稚嫩穴口衝入,只到一半便停滯不前。
理解到蔚全身、心理的抗拒,更激起了他征服的慾望。
毫不氣餒,深吸一口氣後,開始用著適中的力道一次又一次地往前挺進,伴隨著每一次的前推,緊縮的嫩膣也逐漸被頂撐開來。
「痛...嗚!不...不要...哈、哈啊啊啊!不...嗚...嗚啊!」蔚全感受到腹內一次又一次的衝撞,陰道被那粗硬的陽具逐漸進入,伴隨著擴撐而來的是一陣又一陣的痛楚。
「哦啦哦啦!蔚全的小穴已經被我貫穿了!」童貞處男鍥而不捨,終於將自己異於常人的陽具硬是整根塞入蔚全體內,肉菇頂端直搗子宮口,擴張的痛楚讓跪伏在地上的蔚全不成聲地哭著。
「不...不要...動嗚嗚嗚嗚哦哦哦啊啊啊啊!」難以適應陰道之中過分龐大的陽具,蔚全才剛開口求饒,就感受到下體一陣扯動!
原來童貞處男已擺動起腰,開始挺槍衝刺發洩性慾!
「呼呼、一想到嬌生慣養的蔚全小姐現在像隻母狗一樣趴在地上翹著屁股讓我狂肏,雞雞就硬到凍未條呢!」他下半身緊貼著蔚全抽動,兩手也不忘繞到蔚全正面,揉捏蔚全酥胸。
「痛...啊...哈啊!不、要...好痛!嗚嗚好痛好痛好痛、痛...走開!嗚嗚...不要啊啊啊!」如野獸般羞恥的交媾姿勢、被眾人束縛的無力感,以及私處如鐵鎚敲擊般一次又一次往子宮口的衝撞,蔚全身體與心靈兩方邊都飽受折磨。
「畢竟我也是30cm的一員,陰莖大到人家還取了『粗陰』這個外號呢!痛也是沒辦法的喔!不過沒關係喔蔚全,多幹幾次就會習慣、爽歪歪了喔,呼呼!」蔚全的慘叫成了強暴最好的催化劑。
童貞處男知道越是粗暴,自己就能得到更大的快感,伸手扯住蔚全的馬尾,逼得蔚全仰身而起,肉穴死死縮緊陽根,夾得童貞處男一陣酸麻:「嗚!...糟、糟糕!......沒想到這屄這麼爽、快...快要...射...射...」
童貞處男如此明顯的示意將近乎崩潰的蔚全拉回理智,急忙大喊:「──欸?欸!!!難道......不!不要!裡面不行!拜託、求求你不要射在裡面...嗚哈啊!」
童貞處男不回應,原本捏玩著蔚全乳頭的雙手也抽回,扶著蔚全的腰部,專注於自己肉棒的抽插。
「不要!我不要!...啊...哈啊......會懷孕的!人家、不要、啊嗯!小寶...寶...不要!哈嗯......」蔚全知道自己正處於危險的懸崖上,被陌生人侵犯、子宮內被射入不認識的人的精液、懷上別人的種,名為「絕望」的噩夢。
「拜託...射在外面!...射、嗯哈...射進人家嘴裡...求求你...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蔚全的聲音無法傳遞到耳中,童貞處男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射精!
射精射精射精!用蔚全的身體、蔚全的膣屄將自己囤積已久的白濁慾望全部噴發!滿足自己野獸的慾望!
「哦哦...哦哦哦............」只見他喘著粗氣、汗涔涔、眼神渙散,腰部擺動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在最後的一次挺入!全身動作戛然而止,下半身緊緊貼住蔚全,一顫一顫地抖動著。
「咿!?──!!!...咿......咿咿咿咿呀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蔚全感受到一次重重衝撞,抵著子宮口的龜頭隨即噴發出大量灼燙的精液,沖流注入,將體內侵略佔據,白濁沖刷著子宮壁、甚至逆流回填,將陰道整個充滿。
「呼......呼哈!」射精過後,獸慾獲得滿足的「非」童貞處男,伴隨著陽光的笑容將陰莖抽出,「啾嚕」地,伴隨著大量精液自蔚全穴口沿著顫抖的大腿傾流而下。
「噫!好!我中了!」非童貞處男,神采奕奕。
「該死的畜生!你中了什麼!」顯然非童貞處男不經大腦就隨意對著蔚全的小穴中出,激怒了眾人:「幹!被你中出成這樣,我們再來的要怎麼玩啊?」
非童貞處男低頭檢視自己成果──
「嗚...嗚嗚...好燙...裡面......滿滿的......會懷孕...嗚嗚...嗚......」蔚全雙眼無神,連哭泣的力氣彷彿都用盡似的,就這麼癱軟在地,口中喃喃自語。
他雖然對於自己能把蔚全淩辱成這樣感到自豪,但同樣也對排在後面的人感到不好意思,頻頻致歉:「歹勢、歹勢啦!至少你們之後可以不用潤滑、直接插進去啦!」
「幹!要我把屌插進去沾你的洨喔!噁心耶!果然是童貞『謀凍逃』啦!」
「插沒幾下就軟、要射也不會拔出來射,還自稱『粗陰』咧!粗陰只是個軟體啦!」
「OH,尼們不想上嗎?那窩先來囉!」人群中走出一位身材挺拔、肌肉勻稱的男人,金髮碧眼白皮膚,配上充滿自信的笑容,鶴立雞群的姿態自從人群中走出,就好似那自森林中的登場妖精一樣:「窩們歪果仁不care這個的,A片常常這樣搞!」
「哦哦!是『阿多仔』欸!」
「嚇死人!體格好讚喔!」
「為什麼外國人都帥成這樣啦!啊!哥哥你好英俊!」
「Ha!」那洋人大喝一聲,運動型的緊身褲襠便雄雄隆起!
「哇!這招太帥了!瞬間勃起耶!」
「Ahhh!」洋人再吼,邊脫下緊繃的褲子,果不其然,其雙腿間陽物早已蓄勢待發,蛻皮而出的龜頭彷彿閃著光芒般。
「包莖退去...這屌的形狀真是雄偉啊!」
「Hoh!」如同西部豪放的牛仔,洋人將底褲順手一拋,就這麼走到蔚全面前。
「幹!衣裳丟這裡沖三小啦!死老外!」底褲似乎拋到某人身上了。
「噓!別吵啦,那洋人屌連我們30cm都自嘆不如,蔚全如果被這種屌幹的話一定一輩子都回不去了!」眼見洋人要用雙腿間蓄勢待發的陽物侵犯蔚全,眾人都屏息以待、準備看好戲。
只見那洋人靠近失神的蔚全,翻過身來面對面看著說:「蛤?乖乖站好!」
「嗚...嗚...嗚哈...哈啊......」絕望的蔚全失了心神,身體癱軟著任由那洋人抱起,小穴內大量的精液也沿著腿內側流出。
「Hey!Man!I'll help you!」幾個人也紛紛圍攏過去將蔚全身軀擡起。
「......哈?哈啊?咦?欸?」蔚全回神,發現自己被眾人騰空抱起,看著眼前的洋人洋屌碩大硬挺,心底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大腿☆Open!」好事者們一左一右,將蔚全雙腳分開:「看吶看吶!這就是那千金大小姐蔚全雙腳Open的騷樣!」
「呼呼,小穴穴也被插得闔不起來,裡面的『Open洨醬』都流到地上了喲♥」
「嗚嗚...嗚...嗚......」蔚全私處就這麼難為情的以M字開腿姿態暴露在眾人面前,蜜穴溢出的斑斑白濁搭配上衣衫不整的蔚全淚花花的臉蛋更是增添不少情色感官刺激。
「嗚嗚...不要,拜託...這麼大的...插不進來的!」現在洋人的巨屌就這麼懸在騰空的蔚全下方幾寸距離,蔚全驚恐地看著那碩大的肉根,要是被這與自己私處不成比例的巨槍貫穿,恐怕比起剛才的痛苦過猶不及。
「鑑娘蔚全號,下沈開始!」左右男人可不管那麼多,嗜虐的他們只想要更多更多地欺辱,看到蔚全無助驚慌,他們更得意了。故意緩緩放鬆力道,讓蔚全緩緩下墜、靠近洋人的巨根。
「Fuck yeah!Bitch!」洋人見到鬼島人民如此熱情,心中感動萬分、一番美意自是欣然接受,就這麼好整以暇站著,挺舉著自己的陽物,等著蔚全的美膣落下。
「不要...嗚嗚...求求你們、饒了我...拜託、拜託不要...這麼粗大的...插不進去的!小穴會壞掉的啊啊啊啊...嗚嗚...」蔚全左右扭擺,卻沒想到那兩人順勢鬆手,讓蔚全身軀瞬間下墜!
「──啊、啊啊啊啊啊啊!!!」體重與重力加速度的效果、搭配上前一位使用者殘留在陰道內的精液的潤滑,讓蔚全的蜜穴瞬間被粗硬如鋼的洋根無情貫穿!
雖是第二次被插入,但洋人那畸異的尺寸以及蔚全心理上的抗拒,依然使蔚全泣不成聲。
而那洋人亦不玩憐香惜玉那套,見蔚全已被自己胯下物所插入,雙手摟住蔚全纖腰便開始上上下下抽插!
「嗚...痛...停下...不要......嗚、啊!」蔚全抗拒想脫離洋人的懷抱,但自眾人拱抱間突然墜落落入洋人懷中,被洋人騰空抱起,身體已失了重心,失重的感覺與被陰道洋人巨砲貫入的痛楚一齊襲向腦袋,讓蔚全掙脫不得,陷入了被洋人擄擄抱著插的窘境。
「Ahhhh!Just 督 it!」洋人享受著,抱著懷中嬌小的蔚全抽插著,天賦異「柄」的自己可以輕易突入直達蔚全花心,每撞擊一次都讓蔚全失聲哭叫,令洋人十分滿意。
「譁!真不愧是老外啊!連雙關語都是中西合璧的!」
洋人感覺自己就如同舞台上的搖滾巨星,被眾人圍觀著,他向後仰躺,如同躺入夏威夷的海浪中,仰躺著的姿勢讓他能夠更加發揮自己「兇器」的破壞力,往上一頂,如同升空的火箭、穿越蔚全的陰道,直達子宮才肯罷休,弄得被迫騎在他身上的蔚全嬌喘連連!
「啊!啊!...哈啊啊啊!...咿!...哈咿!...嗯哼......」
「快看!這老外天元突破了!」
「扯什麼喲!這是廬山昇龍霸!」
「Up!Up!Down!Down!Left!Right!Left!Right!B!A!」洋人興致一來,腰部上下左右照著口中節奏擺動方向,最後喊出BA時雙手更是用力掐緊蔚全左右乳頭扭捏!
「嗚咿咿咿咿咿咿咿咿!!!」蔚全痛得咬牙呻吟,吞吐著洋屌的蜜穴突然一陣抽動,蔚全腦袋一片空白,而蜜穴也流洩出大量的澄黃汁流。
──嘩啦嘩啦,沒想到蔚全竟被洋人手屌並用,搞到自己失禁,那金黃的蜜液不受控制地從尿道不斷流洩而出。
「欸欸!這老外太屌了啦!竟然打金手指進去、把蔚全的蜜穴肏到失禁了耶!」
「幹!這密技學起來,這招好用喔!」
「讚耶!看起來這麼有教養的千金小姐,現在像隻母狗似的被人家插到失禁!」
「拍起來拍起來!這畫面帶回家可以當好幾晚的配菜」眾人見到蔚全被淩辱得這番狼狽模樣,紛紛拿出手機等3C產品,或是錄影或射拍照,將蔚全那不堪入目的模樣紀錄在電子儀器裡面。
「啊啊...哈啊、哈啊.......不要...不要看...嗚嗚...不要...看......」蔚全羞紅著連,要逃脫卻被箝制,跨騎著的洋人就算蔚全失禁亦不肯收手、忘我地上下抽插,弄得蔚全的蜜穴濕漉漉一片。
蔚全無奈只能連忙伸手擋住臉上與胸口,無助地哭泣。

「幹!我也受不了了啦!」人群中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聲音主人走出人群中,原來是一位中年阿伯,手上還拿著剛才洋人拋出的短褲,可見方才慘遭褲擊的受害者就是他。
阿伯見到蔚全被洋人狂操怒插,胯下亦是慾火難消,想要過來一親芳澤。
只見阿伯高舉右手大喊:「我的健康只剩一半、蔚全不能只插一半!」語畢便向前衝去,將跨騎在洋人身上的蔚全壓倒!
「呀啊!」原本女上男下交媾的蔚全被從後一推,維持著插入的姿勢倒入洋人懷中。
「アッ♂──!!!」而那洋人亦不好受,原本朝天挺舉的肉棒插著蔚全蜜穴,卻突然被壓轉了90度,險些沒有受傷。
那阿伯鼻孔呼著粗氣,連忙掏出自己的肉棒,三兩下弄了硬挺,便雙手捏住蔚全渾圓的肉臀兩側,露出後庭!
「欸欸!那個變態阿伯,該不會是要插蔚全的屁眼吧?」
「兩穴調教!幹!阿伯口味玩很大喔!」
「上啊!阿伯!肛爆蔚全的菊花吧!」
「什──?!」聽到這阿伯的目的竟然是要對自己的肛門做出這種噁心變態的下流事情,蔚全滿臉通紅,身體開始掙扎。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