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真好 讓我體會到做女人應該有的高潮

  猶豫了很近,一直沒想好是否把自己的經曆告訴大家?

  嗯,蠻猶豫的——日記整理多少,貼出來多少吧,反正沒人會知道我會是誰?

  今年32了,老公比我大6 歲,老公說他最喜歡的就是我的身材,幾乎沒有一
點多餘的脂肪,配上167 的身高,在馬路上常常會招來異性的目光。

  結婚後,抱我時間遠超過做愛的時間,原來我一直以為其它夫妻也是這樣的,
除了感官的刺激以外,沒遇到傳說中所謂女人的高潮。

  老公大半年都是常住非洲,把國內的小百貨折騰到異國他鄉,然後又把當地
的礦產弄到國內。反正自認識老公以後,從沒覺得錢的概念,合理的消費都能夠
滿足。

  老公不在家,我就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除了內衣褲自己洗,其它家務活都
由婆婆包去了,儘管婆婆身體不好,但婆婆也不讓我做。其實我除了上班也挺無
聊的。自己的家老公不在很少去,與公公婆婆在一起還熱鬧些。

  公公是醫生,早早的退休了自己開了家診所,平時的也挺忙的,很少回家吃
飯。

  2009年的夏天,老公剛去非洲。我忽然覺得我下身癢癢的,很不舒服。

  原來沒這樣的感覺,由於公公是醫生,我和公公講了我身體的不適。公公說
讓我去醫院做個婦科常規檢查,然後再看看。

  我按照公公說的去做了。

  我拿化驗單問醫生時,醫生的眼神很詭秘,說是讓我必須吃藥打針還要每天
讓老公外敷什麼藥。

  我心裡想,不就是癢嘛,那有那麼麻煩的?也許過幾天就好啦。

  自己壓根沒當回事。

  我連藥都沒配就回家了。

  過了幾天後,公公問我去化驗了嗎?

  我說去過了,醫生說讓我配很多藥,還要外敷什麼的。

  公公讓我把報告單給他看看,我隨手從包裡拿出來交給公公,管自己看電視
去了。

  晚飯後,婆婆去跳舞了,我和公公在看電視。我發覺公公對我有話說但欲言
又止。

  我迷惑著問公公怎麼了?

  公公說關於我的身體,必須和我聊聊。

  我這時有那麼點小緊張,看著公公。

  公公說,根據報告單的化驗結果,我必須馬上接受治療,否則會麻煩的。

  我說老公不在,又要抹又要擦的,我一個人怎麼做啊?而且癢癢就過去了。

  公公有點嚴肅的說,你這次的婦科病必須嚴肅對待,否則後果會嚴重的。

  這時我被公公說的確實緊張起來了,我一直沒孩子,也沒避孕過,是不是我
的婦科有問題?我心裡這樣想的。

  那我應該怎麼辦呢?我問公公。

  公公說,以後每天上班和下班必須到他的診所去一次接受治療,明天早晨來
不及了,他還得準備些藥,明天下班開始。

  我心裡想,至於嘛?

  但我還是聽公公的。

  第二天下班後我沒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公公的診所。

  公公的診所還有些病人,公公看我來了,讓我等下。

  大約半個小時,公公打發完最後一個病人後關了診所,讓我坐在他辦公桌的
對面。

  孩子,我和你聊聊你的病情,我說,嗯。

  根據化驗結果,你得了尖銳濕疣。這是一種很難治療的生殖系統疾病,常發
於男女生殖器官。

  我聽的發愣——

  一下子覺得渾身冰冰的,腦子瞬間空白——孩子,別緊張,如果積極配合治
療,還是有恢復的可能。公公看我那麼緊張,忙著安慰我。

  那我是怎麼得的?

  我看公公聽了我話後也感到很茫然。

  平時我除了上班幾乎很少在外吃飯更別說過夜了,單位領導幾次三番的邀我
吃飯,都被我謝絕。作為女人,我是個心很靜的好女人,結婚後連朋友都沒了。

  爸爸,那我應該怎麼辦?

  公公看了看我說,有可能在公共場所如廁時不小心感染的,但現在你必須接
受治療,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除了打針吃藥外,爸爸每天得在你病竈部位擦藥膏。

  我點了點頭。

  接著,公公給我拿了每天必須吃的藥,然後又給我打了一針,這針好疼啊。

  公公給我注射完以後,我疼的站都站不起來。被注射的半個臀部,發脹一直
延續到大褪。

  公公看我那麼痛苦,也有些心疼。

  過了好會,我才下地。

  公公說,你還得去裡面躺著,把、把褲子脫了——公公有些吞吞吐吐的不自
然說道,我突然反應過來,我得脫下我的內褲,赤裸裸的面對自己的公公。這時
臉上一陣發熱更是感覺發燒——瞬間我木木的站在公公邊上,不知道怎麼辦?

  孩子,尖銳濕疣好生長在陰道口和陰道周圍,有的生長在陰道里面,自己很
難塗到的,你是我媳婦,但生病了,也是沒辦法的事。

  公公和藹的對我說道。

  我為什麼生這樣的病啊?我有些恨恨的自言自語,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

  孩子,別難過,積極治療,會好起來的——我不知這樣僵持的站了多久,然
後對公公說,爸爸,給我治吧。

  於是我到了另一間治療室,木木的脫了內褲把裙子撩到肚子上——公公走了
進來,我還是有些害羞的緊閉著本已打開的雙腿,眼睛不敢看公公。

  孩子,放鬆,很快就會好的,公公和藹的說道。

  但我放得松嗎?如果是陌生人,也許也沒什麼,但面對的是自己老公的爸爸,
唉!

  公公把椅子拖過來,帶著老花鏡,把治療的檯燈打亮,稍微用了用力,我自
然在害羞中打開了雙腿。

  檯燈溫度很高,打開雙腿後,燈光直接照射在陰部上,陰部感覺在燈光下,
發熱。整個生殖器都曝光在公公的視線中——我心裡那個彆扭啊,張開大腿,那
麼害羞的姿勢,不好意思的把頭扭向一邊。

  房間裡安靜極了,我聽見直接的心跳和公公的呼吸聲——

  感覺陰部一涼

  嗯——我不由自主的發出了呻吟,公公的手在我陰部,感覺像是把我的陰蒂
左右的翻弄著,然後又拿什麼東西在我陰道口擦了擦。

  該死,我一定是流水了,難為情的我攆緊了拳頭

  嗯——我又控制不住的發出了呻吟

  感覺公公的想努力擴大的我陰道口,好像手指頭都伸進我的陰道里去了。

  然後,聽公公說,陰道外周有一些,離陰道約一公分的深處也有幾顆嗯,我
除了麻木的應答,也不知說些什麼

  大概15分鍾以後,公公說,這裡好了,最好肛門口也做個檢查,看看是否擴
散?

  公公見我沒反應又溫柔的說道,翻個身,趴著,臀部對著我我麻木的按照公
公說的,翻了個身,跪著擡高屁股,翻身時看都不敢看一眼公公,覺得整張臉發
燙。

  感覺公公用手扒開我的肛門,當公公試圖手指頭插入肛門時,一種異物插進
來發脹的感覺讓我不由的叫了起來,疼公公沒理我,繼續檢查著。

  大約幾分鍾後,公公說,好了,肛門口有幾顆,裡面好像沒發覺。

  說完,公公便走了出去,留下我一個人在治療室裡。

  我保持原有的姿勢,一下子不知道該做什麼?也許有那麼會,我反應過來後,
便迅速的起來穿好衣服。

  當我走出治療室,看見公公在本子上寫著些是什麼,公公看見我出來,對我
笑笑,也沒說什麼。反正我覺得非常非常的尷尬。

  爸爸,我嚴重嗎?

  公公說,還好,及時治療應該沒問題。

  大概需要多久?我問公公。

  嗯,尖銳濕疣的控制會是很快的,一週左右就可以了,因為你不嚴重,但擔
心複發。

  最好是,除了服藥打針,一天三次外敷治療。

  這樣會好的更快一些。

  那——?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公公

  這樣吧,你上班離我這不遠,早中晚各一次。晚上睡覺前再外敷一次。

  公公自言自語的說道。

  我想我今天都這樣了,隻要能夠快點治好,怎麼地都行。何況公公不是外人。

  於是我便回去了,公公沒回家吃晚飯,第二天起來,公公已經出門了,我知
道公公在診所等我,於是去了公公的診所。

  到了診所,我很自覺的去了治療室,公公重複了昨天晚上的治療程序。然後
給我打針,但今天的針,已沒昨天那麼疼了。

  中午我去了公公這裡,到了晚上,我洗完澡,按約定去看公公,仍然還是打
針和外敷治療。

  雖然治療才二天,自覺心裡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方式,把公公當成醫生而
我是病人。

  但每每公公觸摸我陰部和肛門時,還是會在公公的手指頭下,產生一下異樣
的生理感覺。

  有時公公在給我治療時,也聊些社會上的事。

  接著第四天了,晚上,照例去了公公的診所。

  四天下了,幾乎已經有了默契,進診所,脫內褲,張開腿,檯燈照,塗藥膏,
翻轉身,翹臀部,扒屁眼——當公公做完一切準備起身時,我問公公,爸爸,現
在尖銳濕疣是不是都小下去了?

  嗯,公公答道,外表看起來恢復的很快。

  那第一次檢查時,你說裡面一公分的尖銳濕疣,會不會再向裡面感染進去?

  公公問:怎麼了?你覺得裡面不舒服嗎?

  我說,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其他因素,反正有時覺得外面沒那麼癢了,但
裡面還是有的。

  哦,這樣的?那我再仔細檢查一下。

  於是,我又翻過身體,平躺著,張開大腿。公公拉過檯燈檢查起來。

  感覺中,公公似乎努力的想扒開我的陰道口,我也配合著儘可能的張開大腿,
讓公公看的清楚些。

  公公的手指頭在陰道上來來回回的檢查著,由於現在檢查,身體完全放鬆,
公公也時不時的擦一下我的陰道。我知道是流出來的分泌物。要說沒生理上的刺
激,是不可能的。

  嗯——,我突然感覺公公的手指頭插入我的陰道里面,而且絕對不是一公分
那麼簡單公公聽我一叫,也許是覺得插的過深,又迅速抽出手指頭,我接著又呻
吟了一聲——

  感覺公公的手指頭在陰道口猶豫著。

  孩子,疼嗎?

  唉!公公這樣的問我,都不知道怎麼回答,這那是什麼疼啊,這老頭子——
公公見我不答,又慢慢的伸進手指頭,並延著我陰道的上壁探索著什麼?

  其實我心裡很清楚,這已經不是在檢查了,但公公的手指頭在我陰道上壁的
觸摸,讓我體會到曾經不曾有過的那種刺激舒服——

  於是我控制不住的又呻吟起來——

  這回感覺公公手指頭在陰道里,停止,但沒抽出來,我控制不住的扭了扭屁
股,公公還是沒動,我有意識的把臀位向下移了移肢體語言似乎讓公公明白了些
什麼,於是公公的手指頭又進到我的陰道壁的上方,在公公手指頭的刺激下,一
種從未有過的刺激從下身傳來,並蔓延全身,渾身控制不住的顫動,當清醒過來
時,就我一個人躺在治療室的床上,軟軟的。

  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高潮?

  起來,一想到出門要遇見公公,不知道如何是好?作女人後第一次高潮,竟
然是在公公的治療下產生的——唉,以後怎麼見公公見婆婆見老公——

  徬徨中穿好內褲走出治療室

  公公見我出來,眼神中充滿愛惜的說了一句,尖銳濕疣一句控制住了,放心。

  公公接著又說了句,等我一下,今天我陪你回去。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門口等著公公,沒一會,公公就出來,陪我走回家。途中,
幾乎沒怎麼說話。好在暗暗的黑夜中,公公看不清我已發燙的臉。

  一到家,我上了個洗手間,就回自己房間了。躺在床上,回想起剛才公公給
我帶來從未有過的刺激,羞的把臉埋在枕頭中,不知不覺又到了天明。

  早晨醒來,怎麼感覺內褲居然是濕濕的——

  公公已經不在家了,我洗了澡吃了飯,去公公的診所,但今天覺得步子很沈,
唉!

  到了診所,公公已經搞完診所衛生,我低著頭,走進治療室。

  本已習慣脫褲上床的動作,今天覺得都很彆扭?自己的第一次高潮居然是在
公公手指頭下產生的,不由的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會,公公進來了,開玩笑的問了我一句,睡好了嗎?

  我難為情的扭過頭自覺的朝公公打開了雙腿。

  今天先治肛門,公公說嗯,我翻身過去,跪在治療床上。

  公公在我肛門周圍抹了些東西,然後讓我翻過身。

  女人最難為情的事情,就是朝男人徹底打開自覺的雙腿。

  每每此時,還是有害羞的感覺。

  公公分開我的雙腿後,沒直接觸摸我的陰部,感覺陰部傳來的感覺是熱熱的,
一陣陣,不是燈光的熱,怪怪的——然後感覺進入治療程序,公公仔細的在我陰
部翻弄著塗抹著。

  接著又扒開陰道口,這個過程中下體傳來一陣一陣的刺激,我努力控制住不
發出聲。

  很快就好了。

  然後打針,出門時,公公說我中午不用去了,從今天開始,一天治療二次就
行了。

  我知道這意味著,我的尖銳濕疣已經基本得到控制,心裡也蠻歡喜的。

  下班後,照例去公公的診所,等了會,病人走完以後,公公開玩笑的對我說,
今天起色不錯。我也嘻嘻嘻的對公公說,那是因為病快好了。

  但心裡,內心裡,好像有種莫名其妙的期待,說不清,道不明。

  公公隨我到了治療室,我裝輕鬆的問公公,今天是先治前面還是治後面?

  公公一愣,隨即說,後面。

  於是,我第一次當公公面脫下了我的內褲,眼角感覺到公公一直注視著我脫
裙子裡脫內褲的動作——我爬上床,背著公公跪趴下,翹起自己的臀部。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變的那麼自如?

  也許是昨天公公給我帶來的高潮,靦腆中多了份心照不宣的小小放蕩——

  哎呀,我失聲的叫了起來,公公今天好像把手指頭插入我的肛門裡去。

  爸爸,漲。

  嗯,我再看看裡面有沒有?外面的尖銳濕疣都已經平了。

  這時我感覺公公的手指頭在我屁眼裡,而且明顯插的很深,漲漲的很難受,
但這種難受不是屬於痛苦的那種,難受中還有點點刺激舒服的——甚至還有想排
便的感覺,真擔心控制不住——

  當公公抽出手指頭時,肛門已經適應了公公的手指頭,公公猛的抽出來,似
乎生理上還有那麼點失落感——想放屁,但沒放出來。

好了,翻過來。

  公公說完去洗手了。

  翻過來後裙子在肚子上,我正考慮是拉下來還是由它去,公公進來了。

  肛周的病竈已經平了,今天擦過以後注意觀察就行了。

  我看到公公望著平躺著的我,有意識的看了一下我的赤裸裸的陰部。

  公公走過來,拿了一酒精棉花,讓我把腿舉的高一些,我不知道公公想幹什
麼?

  瞬間,肛門周圍涼涼的,公公在給我肛門周圍消毒,還把酒精棉花朝肛門裡
塞了塞,涼的刺激的我,習,的冒了口冷氣。

  好了,放下腿叉開,公公說自昨天被公公弄到高潮以後,今天心理上對公公
隨便了許多,也沒那麼做作了。很自然的,對著公公打開了雙腿。

  公公拖過椅子坐在我叉開的雙腿之間,我平躺著等著公公進一步的治療。

  忽然感覺,公公並沒有像以往那樣,而是一手直接蓋在我的陰部上,彷彿是
大拇指朝陰道口裡摳了摳,隨著像是無意中大拇指放在我陰蒂的位置上,看似有
意無意的磨蹭著。

  還要嗎?

  公公發出很輕的聲音,問了我一下這時我被公公的大拇指已經弄的很緊張,
拳頭攆的緊緊的不知道怎麼回答?

  昨天你流了很多,擦好的膏藥掉了。

  我一下明白公公的意思,如果我今天還想舒服一次的話,就放在治療前。

  但我怎麼說的出口呢?況且把手放在人家的陰道口還磨蹭著陰蒂,問人家要
不要不是看我笑話嘛。

  但在公公不斷的刺激下,實在忍不住我開始持續的呻吟了幾下,我內心確實
想再體會一次那種不曾體驗過的高潮,那種渾身抽蓄的感覺。

  於是公公試探性的把手指頭伸進了我的陰道里,我配合著試圖再張開一下大
腿。

  其實雙腿已經張的極限了。

  感覺中,公公一邊手指頭插入我的陰道里,一邊站起來走到我身邊。

  我發覺公公走過來,趕緊扭過頭,不想讓公公看見我的醜態。

  隨著公公手指頭的節奏,下體傳來的刺激顯得越來越強,我試圖擡高臀部去
配合公公插入陰道里的手,正當我感覺到昨天那種下體顫動又要來時,公公突然
抽出了他的手指頭——我不由的隨著公公抽出是手指頭「啊」的叫了起來我猛的
睜開眼睛,看到公公正注視著我,驚訝的一瞬間不知怎麼辦?

  孩子,難為你一個人了,但這樣做我也有犯罪的感覺。公公說道。

  聽了公公的話,我羞愧的不知應該怎麼辦——今天爸爸再滿足你一次,下不
為例啊,孩子,都是我不好。

  公公繼續說道。

  公公說完,也不顧我的表情,重新插入我已經非常濕的陰道里,和昨天不同
的是,公公的另外一隻手從我的領口直接摸到我的乳房,我下意識的抓住公公已
經攆住我乳頭的手。

  放鬆,孩子,好好滿足一次,放鬆,孩子——在公公的暗示下,我漸漸鬆開
抓住公公的手,隨著公公雙重不斷的刺激,感覺下體火熱火熱的,我聽到自己呻
吟聲加重——

  當自己的意識再次清醒時,彷彿感覺公公在擦自己的下體,這時我懶的都不
想再動一動,我知道公公在擦完下體以後,接著給我上藥,我不知道公公是怎麼
給我上藥的,我腿都沒擡起來。

  又過了一會,公公拿了張毯子蓋在我身上,輕輕的說了句,歇會兒,孩子。

  不知躺了多久,當我想爬起來找內褲時,發覺公公已經替我穿好了,我晃晃
悠悠的走出治療室,看見公公在看電視,公公看我起來了,忙站起來。

  爸爸,謝謝您!

  我是由衷的感激爸爸,一次又一次的讓我體會到做女人應該有的高潮。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