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色情無間道

(一)
  「我們公司有內奸!」
  今天一早便召集了最信任的兩個高級經理,在會議上咬著雪茄的社長以嚴肅冷酷的聲音道。
  「真的嗎?社長……」兩人都發出了疑惑和訝異的聲音。
  「對,K社今天的新商品發表會,將會發表我們也籌畫了很久的那件MA151號商品!而且,這已經是今年第二次我們被對手搶先發表新產品了!」社長激動地道,同時也大力摟了摟身旁的秘書。
  這秘書名叫影雲,看上去年紀大約二十八至三十歲左右,長得十分高大,美麗姣好的臉孔化上了適切的化妝,有種豔光四射的感覺;短髮、深刻的眼神和堅毅的嘴唇,則似在反映著她強情和硬朗的性格。
  她不但高大而且身材也頗為驕人,豐滿的胸脯、有量感的下圍,和修長的雙腿,在在散發著一種成熟女體的魅力和挑逗力。但雖然她是如此惹人注目,公司內的一般員工誰也未想過去對她出手,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她早已被社長看中了。
  「你們快幫我查出誰敢洩漏我們的機密,快!!」
  在社長一聲令下,兩個高級經理立刻慌忙地答應誓要找出洩密者,然後便離開了社長室。
  到室內只剩兩個人時,社長才收起怒容,改以輕柔的聲音向身旁的影雲道:
  「你也幫我查一查,好嗎?我總是不放心那兩個飯桶……」
  「交給我吧,我一定不會令社長失望。」
  「對,你從來也沒有令我失望過,無論是你的工作表現,還是你『身體』的表現,呵呵……」
  淫笑中,社長大力扭了扭影雲那結實而份量十足的美臀一下,只令影雲渾身一顫,發出了花枝招展的笑聲。
  不久之後,影雲也退出了社長室,一出房門外,她便看到坐在自己的位子前面的仙兒。
  那是社長在兩個月前才剛聘請的「助理秘書」,據社長說這是為了分擔一下影雲的其中一些枯燥和機械性的文書工作,從而令影雲能有時間開始涉足一些更高層次的管理和行政工作。
  不過,看在影雲眼中這個仙兒卻是個令她不大舒服的存在。二十三歲的仙兒大學畢業才剛一年,樣貌清純娟麗,而長長的秀髮和溫婉的眼紳、斯文的舉止,令她擁有著一種影雲所沒有的溫柔和大家閨秀般的氣質。
  看著正在全神貫注地打著檔的仙兒,影雲的心中產生了一種微妙的妒意。
(二)
  啪嚓!
  「啊啊呀!!……」
  在公司的地下倉庫緊閉著的大門後,隱約傳出了一陣陣異樣的拍擊聲,還有一把年輕女郎悲痛的慘叫聲。
  啪嚓!  「咿呀呀!!」
  在倉庫正中央的一個空間中,新人秘書仙兒正雙手高舉被天井垂下的麻繩束縛著手腕,本來是斯文整潔的純白色襯衣、深啡色的窄身短裙和棕黑色的絲襪,現在卻出現了一個個破洞和裂口,由裂口處露出的肌膚,已經刻上了一條又一條瘀紅的傷痕。
  「不要,請放過我!我不是什麼間諜……」
  「再打!」
  啪嚓!啪嚓!
  「哇呀呀!!!」
  在社長一聲令下,站在仙見旁邊的一肥、一高兩個高級經理立時揮起手中的一字型長鞭,狠狠地向著仙兒的身上擊落!
  那並不是一般SM玩意所用的鞭,而是拷問用的厚硬牛革制的長鞭,每一鞭破空擊落之後,都會令身上衣物像紙紮般撕裂,然後在雪白滑嫩的肌膚上留下一條像蚯蚓般腫起和滲著血的疤痕!
  「說!是不是K社派你來的?」
  「不……我什麼也不知道,我不是什麼間諜!」
  「可是你怎樣解釋從你衣袋中搜出的這東西?」
  社長手上拿著一隻電腦磁片,裡面儲存了公司某些開發中產品的資料。那是大約一小時之前,社長在辦公室中對仙兒上下其手時,無意中在她衣袋內發現了這東西。
  「我……我不知道,一定是有什麼誤會了,請你相信我!」
  看著面前的女郎皮開肉裂,滿面淚痕而且還害怕得全身不停顫抖的樣子,站在社長後面的影雲卻感到一陣快意。
  「便是你這傢夥,令我損失了近億的生意!」社長挾著仙兒的下巴,狂怒地道:「我要盡情折磨你,才能消我心頭之氣!……來人,把她剝清光!」
  「不!請、請等一等!……咿呀!……」
  求饒無用,轉眼仙兒已被剝至全身一絲不掛,堅鋌而形狀優美的乳房,在空氣中傲然挺立,而縱然緊合著雙腳,依然無法阻止眾人窺看著三角地帶的毛叢和中間那若隱若現的裂縫。
  仙兒又羞又怕,赤裸的身體在空氣中不住微微顫抖,肌膚上甚至乳暈上都泛起了緊張和害羞所形成的顆粒。而雪白肌膚上零星分佈的瘀紅鞭痕,更在在加強了這具女體的被虐美和悽慘感!
  「K社的小雌犬,你究竟收了他們多少錢?」
  肥胖的經理,用兩條麻繩分別在仙兒的大腿和小腿上綁了幾個圈。
  「那邊的聯絡人是誰?你用什麼方法跟他聯絡?」
  高大的經理也依樣畫葫蘆,在仙兒的另一條腿上綁了繩。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不要!!」
  兩個經理分別扯著自己手上的麻繩,令仙兒的兩條腿慢慢向兩邊分開。
  「快說!否則可要被看精光了唷!」
  「不要!快停手!……啊啊啊!!……」
  男人把麻繩的尾端固定,令年輕女郎的雙腿維持在張開近六十度的狀態!那樣一來,女人最私隱最羞恥的部位便毫無保留地展現在倉庫中其他四個人面前!
  「嘻嘻,恥毛長得很整齊和柔軟呢!」
  「那條肉縫也向兩邊分開了一點,中間粉紅色的果肉真是漂亮可愛,令人禁不住很想品嚐一下呢!」
  「喔喔,不要說!」
  眾人肆無忌憚地在她身旁品評著她的性器,更令仙兒羞得幾欲昏倒過去,淒憐的淚珠,不停地淌下秀麗的面頰。
  滋!
  「啊、呀呀呀!!」
  突然,影雲把手中吸了一半的香煙的前端大力按在仙兒的乳房上把它擠熄,立時在那雪白的乳肌上留下了一點燻黑的痕跡!
  「嘻嘻,這是對說謊者的懲罰!……咦?」影雲突然聽到一陣灑水般的聲音,她低頭一看……「啊,竟然撒起尿來啦?」
  「啊啊……」恐怖、痛苦引致仙兒竟失禁了。微黃的尿液在分開的兩腿間源源地灑落地上,低下頭的話,甚至連尿液如何從陰戶中上方的尿道口中排泄出來的樣子也可以觀察得到。仙兒俏臉紅如滴血,兩眼流著淚的發出了一聲充滿了羞恥和屈辱的呻吟。
  見狀的影雲冷笑了一聲,從衣袋中拿出了一隻打火機並點起了火。在搖曳的火光中看過去,影雲的樣子和眼神顯得格外陰森和猙獰。
  「讓我幫你弄幹它吧……嘻嘻嘻……」
  影雲拿著打火機放在仙兒的陰部的正下方,令仙兒的陰毛立刻捲曲和發出一陣燒焦般的氣味! ?
  「啊啊呀呀!!好熱!!不要啊!……燒、燒著了!」
  「這樣腿間便立刻幹了吧!……啊,可是在陰阜內卻還是濕濕的呢!究竟那是尿、還是……」
  「不、不要說!」
  影雲突然把自己頸項上戴著的珠鏈解了下來,交在胖子經理手上:「用這東西好好幫她抹一抹吧!」
  「明白了,嘻嘻……」
  胖子把珠鏈的中央陷入仙兒的肉縫內,然後拿著鏈的一頭一尾,開始在仙兒的下體一前一後地拉動起來!
  「啊咿!」
  一串的珠鏈不停在仙兒下體通過,一顆顆珠子把她的陰唇弄得一開一合的,更磨擦著陰道最前方的粉紅色嫩肉,令仙兒感到一陣陣鮮烈的刺激直湧上大腦,令她全身也不其然扭動起來!
  「不要,求你放過我!」
  「哈哈,果然是個騙子!你的下體不是已經濕濕的流著興奮的汁液了嗎?」
  影雲她更加火上加油地用手包裹著仙兒的乳峰慢慢搓揉起來!
  「啊、不、不可以!!」
  「什麼不可以?你的乳蒂已經硬成這樣了。看,你的身體可比你的嘴巴老實多了,連下面那小提琴的音色也改變了呢!」
  雪滋、雪滋……那是珠串在拖曳過那副已經濕淋淋的性器時發出的、濕滑淫靡的聲音。
  影雲繼續把弄仙兒的美乳,尤其集中攻擊著頂端那兩顆紅葡萄般成熟、挺立和鮮美的乳蒂。
  另一個高個子經理也加入了戰團,雙手盡在仙兒肉體上的性感帶撫摸遊移,肆意地挑逗、刺激著這具正值黃金年華的年青女體。
  「不、快停手!……快!!」
  在三人的上下夾攻之下,仙兒只感到一團又一團火焰在自己身上每一個敏感器官被燃點起來!縱是在這樣異樣的狀況之下,但身體卻還是不能抑止地發出了高潮的信號!
  「不、不行了!……啊呀!啊、啊呀呀呀呀呀!!!……」
  只見仙兒在一聲甘美的大叫後突然全身弓直,頭兒向後一昂,汗珠和秀髮在半空中飛揚。然後,在一陣蔓妙的痙攣後,更有如潮吹似的在下體射出一股芳香濃洌的陰精。
  「怎麼竟然自己擅自的丟了,這個賤人!我們都還未滿足,你怎可自己先高潮呢?」
  社長怒斥著可憐的新人秘書,同時自己也脫下了褲子。剛才的淩虐表演,已把他的淫虐心完全燃點起了。
  「在令我們所有人滿足前,你可別指望可以休息!明白嗎!」
  啪!
  「啊啊!!……」社長扶著新人秘書那又肥又白的粉臀一拉,勃起的陽具便即從後背位攻入了女郎的陰穴之內。
  被強姦的悲慘,令仙兒渾身抖震,眼淚更如決堤般淌下。
  可是那仍只是個開始,因為倉庫中合共有三個男人。
  接下來便是輪姦的時間,一支又一支肉棒插入了仙兒體內,除了陰道之外,甚至連口腔和屁穴也不能倖免。2P、3P……超過三小時的輪姦和施暴,把仙兒的身心摧殘至近乎崩潰的狀態,精神方面也已經迷迷糊糊的,幾乎連自己身處何方也不知道了。
(三)
  「痛!……啊啊……好辛苦……」
  仙兒正以一個痛苦的體勢被吊在半空。
  她現在的樣子類似是蹲著的姿勢,可卻是全身離開地面的,像在隱形的空氣之中蹲著。她的乳房和腰部都被重重麻繩緊縛著,而且雙腿也在膝蓋之下被麻繩吊起而成為M字開腳的狀態,女人私秘的穀間便毫無保留地張開在所有人眼前。
  在剛才被三男一女合共三、四小時的侵犯後,現在仙兒的下體已是一副狼藉不堪的狀態:兩片花唇軟軟地張開不懂得合上,被汗水和性器官的各種分泌弄得汙穢不已;而在露出了充血的媚肉的陰道口中更不斷滲出混和著精液、淫蜜和血絲的半透明的白色泡沬。
  但是更叫人吃驚的,卻是現在仙兒的一對乳峰上,竟像針山般插滿了一支支長針,更在乳暈的周邊圍成了一圈;而甚至在下體的大陰唇上也同樣插了四支這樣的針,而某些剛好刺中了血管的地方,更在緩緩地滲出殷紅的鮮血!
  「辛苦?是快慰才對吧?」
  在她的身旁,有媚笑著的影雲,她的手中還拈著一支閃閃發亮的長針。
  「請……求你饒了我!……」
  「你這牝犬,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本性……」
  雪影俯身把針拿近仙兒的腿間:「人類在感到痛楚的同時,腦內另一個名為『快感』的區域也會同時產生反應。首先大腦會感到痛楚,接著在痛楚舒緩後,下一個快慰的感覺便會產生……」
  嗜虐的女人用手指把仙兒的下體肉唇張得更開,然後,便挾著勃起的陰核,把針尖緩緩地刺下去!
  「啊呀呀呀!!!……」
  「這樣的把血脈刺激和震動,令這裡的細胞比平時更活躍三倍……」
  隨著針尖的深入,整顆陰蒂也充血變腫成玫紅色。但是同時,影雲也感到自己的手指間已經流滿了黏黏滑滑的淫液。
  「在平時只要被內褲磨擦一下已幾乎想要高潮,朝九晚五也只會時常想著想要作愛的事!呵呵……」
  「啊、啊嗄!」
  仙兒面紅耳熱地,承受著被針刺陰蒂所產生的種種七彩繽紛的感覺。正如影雲所言,當痛楚稍一減退後,全身最敏感的小豆子便開始萌生起一陣陣既甘美而又刺激的性反應!
  「有感覺了吧?那便讓她更興奮一點,看她可以淫浪到什麼地步!」
  在社長的命令下,兩個經理更分別手拿一支粗大的粉紅色電動淫具棒,分別把它們插進仙兒的陰道和肛門之內!
  「啊咿!!」
  「嘻嘻嘻,興奮死了吧!讓我把兩支玩具棒的電源開動,那麼你便會……」
  「!!」
  仙兒猛地渾身一震,雙眼睜大至連眼珠也差點掉下來!針刺陰核加上前、後兩支性具棒在體內震動活躍的刺激,仙兒簡直連做夢也沒想過會產生如此激烈的感 覺!只見她全身不受控地痙攣起來,甚至一張口便連唾液也不受控制地直流出來!身心都被性的快感完全支配,仙兒此刻便像連靈魂也要被洶湧的浪濤震出體外一 樣!
  「啊啊呀呀!……有、有誰人在嗎?救、救救我!」
  「救你嗎,那麼你便招供吧!」
  「不是我!……間諜真的不是我呀!!!……」
  胡胡……
  半小時之後,兩支電動性具依然不知疲累地在仙兒的兩個洞穴內攪動著。
  但是現在的她卻和剛才的姿勢不同了,她的身體呈水準仰躺,而面向著正上方,兩條粉腿屈向頭部的方向,重重的麻繩把她的手前臂和小腿綁在一起之後再被吊往上方。
  這樣的體姿的艱苦程度實是難以想像的。首先,腿勉強的屈至近乎和身體對折起來,大腿筋和關節已經痛得幾乎像要撕裂開來。更加上只用兩條麻繩綁著四肢去 吊起整副身體,令腿部的負荷更如百上加斤,就是年輕健美的仙兒,此刻也已經香汗淋漓、面上的肌肉都扭曲地反映出一種痛苦的表情。
  社長此時正坐在一張椅子上,面向著仙兒的下體,在這一個位置,可以非常清晰地欣賞到仙兒整個性器官地帶,由陰蒂、肉洞、會陰以至肛門都能看個一清二楚!
  只見在兩根棒子的翻弄下,仙兒下體的兩個洞都被撐至悽慘的極大,透明的汁液更沿著棒身直滴落地上,縱是如何青春和健康,但畢竟她仍只是一個溫婉而我見猶憐的少女,真不知道她的身體還可以支援這種拷問有多久!
  社長站起身來扯著她的頭髮把她的臉擡高,只見本來是清秀、滑嫩潔白的臉孔,此刻卻是一片灰白失神,更被淚水、汗水、精液和口涎黏汙得一塌糊塗!
  「真的要招供了喔,說吧!」
  「我……已經說了很多次不知道,你們有什麼權把我……啊咿啞!」
  社長把一支尿道專用的細窄淫具棒無情地塞入了她的排尿口去!如此一來,仙兒整個下體的三個洞穴,此刻都完全被三支淫具所侵入了!
  「嘿嘿,我們可是惡鬼呢!……只要你老實點說,便可以放你回家了!」
  「咿!!」社長把尿道棒前後推動起來。「裂、要裂開了!……停止、我求求你啊!!」
  「那麼,你應該怎樣做呢?」
  「嗚!……我認了!是我幹的!!」
  無論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都已瀕臨極限,或者死了也比現在的狀態更舒服。
  在這種殘酷的性的拷問之下,試問又有哪一個女人能夠絕不屈服?
  「我是K社的……名叫山田的人派來的!……用、用電郵來傳遞消息……」
  社長一臉怒容,但站在他身後的影雲卻在暗地冷笑著。
  「說得好!那麼,你便甘心情願接受這懲罰吧!」
  社長拿出了一隻連著皮帶的封口膠球,把它塞向仙兒的嘴巴!
  「慢、慢著!你說過我只要招供便會饒了我的、唔!唔嗯嗯!……」
   紅色而佈滿小孔的封口球把仙兒的小嘴塞了個滿,而三支不同的性具棒,也依然繼續遺留在她的體內。
  「我說過會放過你,但卻沒有說是在何時!在這種情況下把你監禁在此一天一夜,若那時你還可以有力走得出去的話,那便放了你吧!哈哈哈哈!!……」
  「呵呵……」「嘻嘻嘻……」
  三個男人加一個女人,圍在這具被虐的人形玩偶周圍,一起發出了淫樂、興奮的笑聲。電動性具的馬達聲、仙兒從封閉的口中傳出的淒苦呻吟聲,混合在一起,交織成一訣殘虐、淫靡和邪惡相結合的交響樂,迴蕩在地下倉庫的封閉空間之中。
(四)
  夜深,淩晨零時,全公司都已進入一片漆黑死寂的狀態,但偏偏在這時候,地下倉庫的大門卻被緩緩打開。一個身影,慢慢進入了倉庫之內,然後再小心翼翼地把門重新關好。
  在那個人眼前,層層疊疊的箱子、貨品的正中央,一個開闊的空間之中,有一件形狀奇怪的物件,正在被由貨倉天井懸吊下來的兩條粗大麻繩吊在離地大約四尺的位置。
  越是走近那「物件」,迴蕩在空間中的馬達聲便越是響亮,那是由幾種不同高低頻率的馬達聲交織而成的聲音。
  終於走到那物件的面前,才發現那並不是一件死物;被吊在半空中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一個美麗、清秀,而且一副大家閨秀模樣的大美女──仙兒。
  被針貫穿的陰核下方,三支不同的淫具棒依然繼續在她下體的陰道、肛門和屁穴三個洞中肆虐。現在她的腿間儼然已成為澤國,淫液、汗水、精液和尿液,交織成又黃又白的半透明液漿,黏滿了整個下陰,而在她正下方的地板上,也聚起了一潭濕滑的身體分泌物。
  她的胸部也戴上了一個特製的黑色硬革胸圍,在胸圍的兩個頂點上,分別各有一個圓柱形的拱起,在裡面正內藏著震盪器,把刺激源源不絕地輸送入她的乳蒂。
  這樣的放置已經超過五小時,只見仙兒現在雙眼雖仍然半張著(因為持續不停的強烈性刺激,令她連入睡、昏迷也辦不到),但是眼神卻一片茫然地聚不了焦 點,沈重的呼吸聲,從被封口球塞著的嘴巴中發出,每一次呼氣時,封口球的洞穴中都會吹起一堆氣泡和流出一絲唾液。透明的口涎液漿,把她的下巴以致整個鎖 骨、胸圍都弄至濕透。
  「嗄……嗄……」
  本是理性、知性集於一身的女大學畢業生,此刻卻變成了最下賤悽慘的可憐模樣。
  「你有聽說過『無間地獄』嗎?」
  此時,從仙兒身後響起那剛進入倉庫的人的聲音。
  仙兒沒有(也不能)作出回答,那人自顧自地繼續說著,同時慢慢走向仙兒的前方。
  「無間地獄,是佛經故事中八大地獄之一,而且是八大地獄中最苦最慘的一個……」
  來人的手,輕撫著仙兒那皮革胸圍的頂點,感受著那持續不停的機械性的震盪:「無間地獄中永恆地燒起猛火來焚炙人……在無間地獄,受苦者因不堪酷刑之苦,而發出悲慘的叫聲,所以它又叫『阿鼻喚叫地獄』。」
  撫過了被汗水濕透的小腹,來到了仙兒的三角地帶。
  「在無間地獄中,任何人也永遠沒有任何解脫的希望,除了受苦之外絕對沒有其他一切感覺,永遠輪迴在地獄的空間。但未試過的人,誰又知道那究竟是真的苦?還是樂?」
  「咿嗯!……」
  那人的手拈著那穿了針而一直充血腫起的陰蒂肉豆大力扭了一下,令仙兒發出了一聲苦樂相混的呻吟。
  「……其實,我才是那個間諜!」
  「!!……」
  那人,李影雲,終於轉到仙兒的眼前。
  「我在兩年前是個針灸師,因為來醫治那個社長的腰痛而幾乎每星期都來這裡。漸漸,憑我的樣貌和口才,令那個白痴社長對我難捨難離……於是我便成為了他的私人秘書。」
  影雲一臉妖豔淫媚,手執著仙兒陰道中的性具棒搖動著,同時更俯下了身,用舌頭輕舔著她那震抖著的乳尖。
  「舐……我喜歡新鮮和刺激……加入了這間國際性大公司,起初確是夠新鮮和刺激的,但是漸漸也變得沈悶下來了,我需要新的挑戰!……所以,我自編自導了這一個間諜的遊戲,把公司最機密的資料偷出來,再匿名寄給K社的開發部經理……」
  「喔!!……」
  「嗯!……唔唔!……」
  「呵,你有話想要說嗎?好吧……」
  影雲把仙兒的封口球解了下來,仙兒咳嗽了幾下,然後立刻怒問道:「你原來並不是K社的人,卻做這種間諜的事……你就只是為了刺激?」
  「對!我才不管那些公司間的鬥爭!我只是要刺激,把那些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玩弄於掌心上的刺激和快感!」
  「那麼我呢?為什麼你要如此殘酷的對待我?」
  「社長已經下令要全力找出內奸。我從社長室一出去見到你便在想:這妞兒可以利用來助我脫身呢,呵呵……」影雲撥了撥清爽的短髮,陰險地道。
  「就為了你自己的所謂刺激快感而令我受這樣的苦……太過份了!放了我!快放了我啊!!」
  「喂喂,不要這樣大聲叫哦!」
  「你進來這裡,一定會被人發覺的!」
  「呵呵,我已經偷偷複製了倉庫的鑰匙,剛好這兩天倉庫的護衛又因病放假了,真是上天給我的機會!而且,我也有好好調查清楚的,剛才在進來之前便已經用病毒程式感染了這裡的閉路電視監察系統,令現在在這裡發生的事都不會被拍攝下來呢!」
  「是嗎?但是我明天一定會把真相公開出來,除非你現在立刻便放了我!」
  「呵呵,便只怕你已沒有那個機會了呢!」
  「啊呀!!」
   一支長針,慢慢地刺進了仙兒頸際的某一處穴位。
  「唔!?……唔咕!……」
  「說不出話來了吧?呵呵……那樣的話,你便乖乖地以間諜的身份你好吧,呵呵、哈哈哈哈!!」
  影雲殘酷冰冷的笑聲,迴蕩在倉庫的密閉空間之中。
  到了第二天一早……
  「啊啊……睡得真好,呵呵,你也睡得不錯吧,影雲!」
  「是的,真是睡得好極了!可是只怕這裡的間諜小妞卻沒睡得那麼好了!」
  社長、秘書影雲和兩個高級經理,一到九時便一起回到地下倉庫內。
  仙兒,她依然被懸吊在半空中,氣若柔絲的陷入半昏半睡的狀態,除了那微微起伏的胸脯外,幾乎已看不出她仍然生存著!
  「呵呵,這便是內奸的下場!誰人敢出賣我,我便要她嘗到比地獄更可怕的處刑!」社長狠狠地道。
  高個子經理此時一邊把大門關上,一邊好奇問道:「話說回來,怎麼這兩天都不見倉庫的守衛阿穀?他生病了嗎?」
  「我叫他暫時放兩天假,因為不想他阻礙我們這裡的事,而且……」
  社長突然動身走向其中一堆貨物之前,在層層疊疊的貨箱中擡出了一件看來很有點重的器具。
  「他也不可妨礙我在這裡佈置的陷阱!好,便讓我們現在一起看一看這部攝影機,看看這個倉庫在昨晚半夜究竟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在發生!」
 「!!……」
  聽到社長的說話,影雲那本來在愉快地冷笑著的面容,在剎那間像結了一層冰似的完全凝結了下來。
  尾聲:終極無間
  公司某處的密室之中,由今天起成為了用來飼養寵物的地方。
  寵物被鎖鏈鎖在室中的一角,頭上戴上了一個鮮紅色的頭套,把她的雙眼以至鼻子都矇蔽起來。她的嘴巴雖然沒有矇住,但也長期戴上了一個圓筒形的開口器,那是一個中空的圓柱,含在口中之後使用柱身附有的皮帶綁緊在腦後。
  日間不斷有人會進入這間房內,進來的清一色都是男人,而且二話不說便在寵物那凹凸有致的身體上下其手,然後把自己的陽具插入寵物的性器內。
  有時同一時間入內的並不只有一人,幸好寵物的身體上有三個可用的洞穴,所以最多同時容納三支肉棒進入她的體內絕沒有問題。但就是這樣,每人每天也只限進來一次,每次最多逗留十五分鐘,因為有興趣的人實在太多了。
  「嗚……嗚嗚……」
  寵物被毀壞的聲帶便只能一直發出這些低沈混濁的呻吟。
  由上午八時至下午八時,十二個小時之內寵物一共被八十一人「享用」過,然後才終於可以休息一下和用膳了。
  「咕……」
  寵物在用膳時雙手仍必須綁在身後,只能跪在地上俯下頭來吃著地上一隻盤子內、類似犬飼料般的食物。而且,由於她口中仍含著圓筒開口器,令她連口也不能動,只能用舌頭艱苦地舔起盤中的半流質食物,再不加嘴嚼便即吞入肚內。
  「喔!……」
  這樣的吃法自然既費時又沒效率,很快,她便弄得盤子的周圍地板上都掉滿了食物。
  「……看來你還真浪費呢!」
  啪!
  「嗚!……」突然不知又有誰人走了進來,更一腳便踏在寵物的頭上,把戴著紅色頭套的頭顱踐踏在盛著飼料的盤子上!
  「很久不見了,影雲高級秘書……啊,是前秘書才對!現有的高級秘書已經是我郭仙兒了呢!」
  只見仙兒穿著一襲性感的套裝低胸短裙,那種氣質和幾天前的她已經大有分別。她把穿著高跟鞋的右腳在影雲豐滿的身體上肆意地踐踏、壓揉著。
  「身材好的人便是不同,踩下去時凹凹凸凸充滿彈力似的,真好玩呢!」
  「啊嗚!……」
  「很有趣、很興奮嗎?真是頑皮的女人!嘻嘻……」
  「嗚喔!!……」
  仙兒把高跟鞋的鞋跟,殘忍地一踏便插進了影雲的陰道之內!
  「哈哈,我的鞋跟最前面可是尖的呢,刺得你的臭穴很舒服吧?畢竟你一向也最喜歡刺激和新鮮的,對嗎?」
  仙兒的鞋跟踏下、提起、再踏下,影雲那縱已不知被多少個男人享用過的陰穴,此刻仍然發出了濕滑的聲音。
  「果真是淫賤得很,可惜你這賤犬的腦袋卻是空空的,其實把其他人都當傻子看的你自己才是最蠢的呢!」
  啪嚓!
  「嗚!」仙兒隨手拿起了一支皮鞭,然後便任意揮打在影雲的裸身上。
  「你太小看我和社長了,其實社長他一早便已懷疑你或我是內奸,所以當你把磁片偷偷放在我衣袋,然後讓我進入社長室時,我便故意地讓社長把磁片搜出來……」
  啪嚓!
  「嗚呀!」
  「然後我便告訴他,我只是被陷害的,因為真正的內奸在知道社長的追查內奸行動開始時,一定會先發制人去找個替死鬼。」
    啪嚓!啪嚓!
  「唔喔喔!!……」
  「而且在我被抓後,那真正內奸更一定會設法令一切對她不利的證據消失。
  所以,我便央求社長設下一個圈套,用秘密收藏好的、只有我和社長兩個人知道的攝影機,去拍下你這自以為聰明的笨女人在午夜偷入倉庫的一舉一動!」
  影雲的雪白肉體上,像雕刻似的刻上一條又一條的鞭痕,然後,仙兒再把影雲灌腸,然後用栓把她的排泄口塞了起來!
  「還有一支藥物,是社長叫我幫你注射的……」仙兒拿起了一支注射用的針筒,然後把一些半透明的黃色藥物注入針筒之中。
  「嗚喔!嗚唔!……」
  「怎麼了?想向我求饒嗎?我那時哭著向你求饒求你放過我,你還記得嗎?
  但那時你又怎樣對我?」
  仙兒怒駡完後便輕挾著影雲的下巴,玩弄她似的輕撫起來。
  「偷偷告訴你……」仙兒把嘴巴湊在影雲的耳朵旁;她的左手,輕捧起影雲的乳房:「……其實,我才是如假包換的、K社派來的間諜!」
  「!!……」
  仙兒右手拿著注射針,把針尖慢慢刺入影雲那櫻紅色的乳暈內。
  「K社產品開發部經理收到了匿名人寄給他有關敵對會社的開發中商品的情報,可是他也想到這可能是一個陰謀,剛好這間會社又正在請秘書,於是經理便運用一些人事關係順利把我送入了這公司去一探究竟!」
  針筒中的不知名藥液,正在逐漸地注入影雲的乳頭之內。「一進來之後不久,我已發現你便是那個匿名人,於是我便將計就計,看你在玩什麼花樣。想不到你竟然會玩火自焚,這倒間接幫了我一個大忙,令我得到了社長的完全信任,還能夠把你的位子取而代之呢!」
  被注射之後,本來已經頗大和性感的乳暈,竟彷彿變得更大和色素更深沈,活像正要生產的孕婦的乳頭。
  「再見了,現在便輪到你要永遠沈淪在這個無間地獄受苦了!……不過,正如你所說,那究竟是苦還是樂,又有誰能斷言呢?哈哈哈哈!!……」
  仙兒大笑著揚了揚手,便離開了影雲的身邊。
  從這天開始,影雲又多了一件新的工作。
  除了擔任公司男社員的公用洩慾器之外,另一件新的貢獻。她的下體插進了三條管子,插入尿道和肛門的管子,一直接收著她的排泄物,再傳送到地上的一個垃圾收集箱內。另一支管子則連接著一根特大的電動陽具棒,塞滿了她的陰道並無休止地轉動、攪動著她的肉洞的媚肉。
  她的胸部戴上了一個特製的胸圍,胸圍的兩個頂點上還連接著兩個吸盤,有兩條管子更由吸盤的尾部伸延出來。那隻胸圍包著肉峰的四周正在不斷地自動蠕動 著、按摩著一對巨乳,而由一對肥大。凸出的乳蒂上,更赫然不斷有一些奶白的奶水被擠了出來,經過吸盤附著的管子,傳送到地上另一個透明的容器之內!
  那便是影雲的新貢獻──作為公司的一頭乳牛!
  注射了新研發的藥物,令她的乳腺變得比人母更加發達,而且還會在性興奮時產生更多的人乳,所以她才要長期在下體插入淫具,令她一直維持在性興奮的狀態。而不斷擠壓、按摩她雙乳的胸圍,自然也是為了促進她的擠奶效率。
  便是這樣,影雲將以性奴隸的身份和乳牛的身份,永遠在這不見天日的無間地獄中沈淪、受刑。只是……
  「啊啊……咿!……啊、呀!呀呀呀咖!!!」
  只是,她本身確也無時無刻都活在性興奮的狀態,什麼也不用擔心,甚至連思想也可以停頓,而只須要在永恆的時光中,每分每秒都在感受著那人類與生俱來的最高的快感和高潮。
  的確,這究竟是苦還是樂,又有誰能斷言呢?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