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人妻小依 番外篇 全裸籃球賽

「……進!哈哈哈!」陳拓文在三分線外出手,球呈一個完美的弧線空心進網。

「楊宜成,你們連輸三場了,該心服口服了吧?哈哈哈!」陳拓文和王宇開心的擊掌,大聲地跟另一隊的阿成嗆聲。

「可惡!」阿成和隊友李成家悻悻然相對無言:「你最後那三分太噁心了,根本就是亂進的嘛!」

「哪有,我可是一天投一千個三分當練習,才有今天啊!要不要我教你幾招啊?哈哈哈……」陳拓文繼續得意的大笑。

這裡是XX國中體育館,在夜間時是可以由一般民眾申請使用的。陳拓文、王宇、李成家、林一民等都是晶像電子公司的中階小主管,而楊宜成則是他們共同好友——他們多數也都會去阿成的健身房健身。兩三年來,他們每個週五都借XX國中來打籃球,有時人來得多就打全場,像今天只有六個人來就打三對三。

今天陳拓文不知吃了什麼狗屎運,手感火熱發燙,不只三分球像喝水一樣狂進,連平常不擅過人的他居然不知是哪來的LBJ附身,居然大跨步過人上籃也可以有模有樣的成功。

「寶貝,老公今天很猛吧?」陳拓文到場邊和他的未婚妻張雨玲擊掌。

「老公太厲害了……」小玲主動獻吻,陳拓文當然也不客氣的抱住小玲,兩手不規矩的摸上小玲的背部。

「幹,人家說女朋友在場邊,戰力會上升200%,阿文今天根本就是大爆發。」李成家咕噥著。

「這也怪不了誰,人家阿文有本事,交到這種女神級美女當女朋友啊,李成家你回家自己認命打手槍吧!哈哈!」王宇吐嘈著。

「……可惡,幹!」李成家作勢追打王宇,王宇笑著躲開。

「話說小玲真的超正的,又超敢穿……」林一民也讚嘆著。

場上五個男的不約而同盯著正在熱吻的陳拓文跟小玲。林一民的讚美確實不過份,小玲的長相神似日本AV女優紗倉真央,一頭俏麗短髮,嬌小卻玲瓏有緻的身材,大大的雙眼,重點是她又很敢穿。小玲今天穿著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超熱褲,上半身則穿著背部鏤空的大號T恤,T恤一直滑下來露出右肩的黑色內衣肩帶,讓每個男人看了都老二充血。

「幹,阿成不是最近有個新女朋友,聽說是大乳牛級的,阿成快帶出來壓一壓陳拓文的氣勢啊!」李成家起鬨著說。

「對啊,上次去運動聽你們公司的小志說,阿成你居然都沒跟我們講,太不夠意思了!」林一民也加入起鬨。

「沒有啦,不太算女朋友啦……」阿成笑著兩手一攤,作勢要他們饒了他。

「不是女朋友……」李成家停了一下:「那是炮友囉?哈哈!」大家笑成一團。

「什麼那麼好笑啊?」陳拓文和小玲親熱完了,兩人拉著手走到球場中。

「阿成交了一個大奶炮友都不說的,掂掂自己吃!」李成家指著阿成賊笑。

「聽你在屁,你活得不耐煩啦?」阿成笑著揍李成家一拳。

「哇~~阿成哥,你真的太低調了,有大嫂快帶出來介紹一下啊!」陳拓文說。

「對呀!對呀!」小玲嬌滴滴的說。

「無聊,不要啦!」阿成笑著說。

陳拓文想了一下,忽然說:「不然阿成,我想到一個,你找大嫂來……」

「就跟你說不是大嫂啦!」阿成打斷他。

「好啦,不是大嫂,whatever,你找你女朋友來,我們來打混合三打三,一隊兩男一女,而且男生不能投球,只能擋人、出手,讓女生投球。來比個幾場,輸的請贏的……請宵夜無上限。如何?」

「這……好像有點意思……」阿成動搖了,這時其他人早就起鬨到不行了:「快!阿成哥,快答應……」

阿成想了很久,終於點頭:「好吧,我打給小依。」球場上歡聲雷動,響徹整個體育館。



 ***



***



***



***

阿成打了電話,說他去載小依,就離開了。其他人就當作中場休息,在場上聊天打屁,林一民去買飲料,大家熱絡的哈啦。

約莫半小時,阿成牽著一個有點害羞的輕熟女走進來,原本七嘴八舌的場上大家立刻安靜了下來。阿成身後的女生長得白白淨淨,一頭及肩的挑染秀髮更增清豔,穿者牛仔短褲露出修長的穿著運動鞋的美腿;上半身則穿著圓領粉色小背心,貼身的棉質彈性衣著被胸前巨大的乳房撐大到胸前的花紋都變了形,場上各個血氣方剛的男生都看呆了。

「大家好,我是阿成的朋友,叫我小依就好了。」小依甜美地開口,大家聽著她酥甜的聲音又盯著她胸前的巨乳,各男生更是快受不了了。

「小依……你好……」王宇像是口水快流出來的樣子。

「阿成哥果然交到身材那麼好的女朋友~~」小玲有點酸酸的口氣調侃,小依則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千辛萬苦才說服小依出來的,大家不要嚇到她啊!」阿成笑著說:「來吧,阿文你不是說要混三打三?」

「……好……」陳拓文好像也看呆了,有點回神過來。

經過協調,陳拓文、林一民和小玲一隊,阿成、李成家和小依一隊。大家開始打球,但發現兩個女生的籃球底子實在太差了,男生們千辛萬苦傳球給女生,只要前面有人影,小依、小玲根本投不進。

「這樣比賽好像不太行,」陳拓文搖搖頭:「不然這樣好了,我和小玲直接跟阿成、小依二打二好了。」

「我們就是不會打籃球啊!」小依吐吐舌頭。

「不然這樣好了,來玩大一點,哈哈!」王宇出聲了:「阿文跟阿成比罰球線定點投籃,一次十球,誰輸了,他女朋友就脫一件!」

「好!」所有男生除了陳拓文跟阿成外都轟然叫好。

「不好!」小依紅著臉搖搖頭。

「不好吧……」陳拓文也猶豫著看向小玲,沒想到小玲卻站起身來:「沒問題,要就來玩!我敢!」

「小玲,你……真的嗎?」陳拓文疑惑的轉向小玲。

「敢啊,為什麼不敢?老公,我相信你可以的!」小玲笑道,又轉向小依:「小依,別被嚇到,我們這群人都這樣瘋瘋的,你就玩一下,到真的太over時大家不會勉強你的。」

「啊,小依,你不用勉強,你自己決定,怎麼樣都好。」阿成出聲說道。

小依想了頗久,紅著臉點點頭:「那……好吧!」全場再度轟然叫好。

比賽正式開始,阿成先上,第一球就空心入網。小依歡呼著,阿成向她點點頭。接著,兩球、三球、四球……阿成越投越順,十球全部命中。

「太強了!耶~~」小依開心的跳了起來。

「幹,女朋友來了士氣大振……」陳拓文唸著,可上場一出手,第一球就沒進,「太扯了啦,連十投十中是怎樣……」他又唸著。

「願賭服輸!」小玲站起身,慢慢地把她的T恤掀起來,露出黑色的運動內衣包覆著她那飽滿的C奶乳房,男生們開始有人發出狼吼的聲音。

「敢脫就敢看!反正你們吃不到。」小玲驕傲的挺起胸部,仰頭向有點驚訝的陳拓文索吻,兩人輕吻了一下。

「好好好,第一場阿文落敗,那來第二場!」林一民笑著大聲說。

「還有第二場喔?」小依有點驚訝的問道。

「當然有。第二場,來來來……」陳拓文已經站好在罰球線準備雪恥。只見他瞄了很久,第一球穩穩進,然後第二球、第三球……連續九投九中。直到第十球,球彈了一下,沒進。

「九球!你可以的!」王宇拍拍阿成的肩:「不行也沒關係。哈哈!」

阿成有點緊張,上了罰球線,第一球就沒進。

「啊~~」小依紅著臉,摀著眼睛不敢看。

阿成再出手,進了。他心情穩了下來,第三球、第四球、第五球……一球接著一球穩穩進籃。一直到第十球,居然球輕觸框,彈了起來又彈出來,沒進!

「啊……」大家一陣興奮的歡呼夾雜著小依的驚呼聲。

所有目光都轉到小依身上了。只見她紅著臉,慢慢地把小背心往上拉,往上拉,拉經過碩大的乳房時還卡了好一會,用力一拉,被綁帶比基尼上衣包住的大奶就這樣彈出來!

小依身著紫色印花的比基尼上衣和短褲,抱緊胸部想要遮住,但碩大的G罩杯大奶根本遮不住,她抱緊的動作反而露出長長深不見底的超深乳溝線。

「太……太雄偉了!」林一民讚嘆道。

「喂,小心口水別滴下來。」阿成笑著拍打林一民的背。

「真的……真的好大……」連小玲也整個自嘆不如。

「喂!好了,別看了。」小依整個羞紅了臉,躲在阿成的背後。

「感謝楊大嫂大方放送冰淇淋,」王宇講話聲音有點顫抖,可想見心裡的激動:「要不要再來下一場?」

「啊?還有下一場?」阿成笑著問:「他媽的,你們這群壞心眼的傢伙!」

「我要我要!」小玲大方的挺起穿著黑色內衣的美胸出聲:「快比,老公,我要你狠狠電阿成哥,讓小依姐姐再脫!」

「喂,我不能再脫了啦!」羞紅了臉的小依出聲抗議。

「你跟他們一樣壞心,小玲。」阿成也護著小依道。

「這樣好了,這樣好了,」王宇出聲示意大家安靜:「我這裡有……」他掏出皮夾裡的一張紙:「下禮拜在敦南SOGO有COACH特賣會,店長是我麻吉,我剛好有一張,是無條件五折,限一件商品的COACH折價券!」

「五折!」小玲跟小依驚呼。

「沒錯,這個拿來當獎品,給最後獲勝的那對情侶!但是……」王宇拉長音不懷好意的說:「我們要再比七戰四勝,先勝四場的才算!」

「四場!那不就全身脫光了?」小玲瞪大眼睛抗議。

「好啦好啦,小玲,我加一條好了,不要太為難,輸的人除了脫一件,也可以選擇乾一罐酒,」王宇指指一旁的飲料區:「我們剛才原本是為了稍晚的宵夜去買了十幾罐水果酒,現在剛好拿來當遊戲道具!」

「好吧,水果酒的話,好像還可以,」小依勉為其難說:「看在COACH的份上……」

「但是,還有個條件,上次喝酒,下次輸就不能再選喝酒,一定要脫。可以嗎?」王宇笑談:「總要給我這金主一點福利吧!」

「好啦好啦!」兩個女生沒好氣的答應道。而在場男生已經快忍不住了,湊近想要期待阿成跟拓文對決以及之後的獎懲。

阿成先上罰球線,大概剛才意外落敗讓他心情有點亂,一出手又是沒進。他冷靜下來,瞄了很久,再度出手,又沒進!

在場男生一陣驚叫聲中,阿成一球一球的投,命中率奇慘無比,最後只投進五球。接著上場的拓文輕鬆投進六球,大家把目光轉向小依。

只見小依紅著臉,「當然選喝酒!」她嬌嗔道,拿了氣泡水蜜桃酒,咕嚕一番就喝完了。

「小依,」阿成阻止她:「喝慢一點,那罐應該有15%酒精濃度。」

「感覺不出來耶!」小依臉紅通通的輕笑著,看起來煞是可愛,胸前雄偉的巨乳微微顫著。

兩方休兵片刻再度上陣,這次阿成先投,每球都瞄超久,終於拿到九成命中率。陳拓文沒幾下就失手兩球,敗下陣來。

「好吧,那換我,要脫就乾脆!」小玲道,她俐落地把熱褲一脫,熱褲底下是一件黑色棉質內褲,搭上小玲身上的黑色內衣和完全無贅肉的身材,讓男生們看了都血脈賁張。

「再來再來,快比快比……」王宇忍不住催促。陳拓文先上,大概有點沒力了,又或是女友在一旁的分心,他只進了五球,臉色慘綠的把球給阿成。

阿成得意地出手,不知是驕兵必敗或如何,前三球竟然都沒進。他收起了笑容,開始認真投,雖然又進了兩球,但居然又落空了三球,敗下陣來!

「耶~~」小玲高興的跳起來。

「小依,你剛才喝過了,脫!脫!脫!脫……」王宇鼓燥著,現場男生也一起加入大喊。

「小依,我對不起你……」阿成面有菜色的說。

「……脫就脫嘛!」小依咕噥著,只見她彎下腰來,胸前渾圓巨大的乳房快從比基尼上衣繃出來,她慢慢地把牛仔短褲脫下,雪白的美腿看起來更修長了。

「哇!」在場男生一陣驚呼,因為小依穿著的是一件紫色的小丁,臀部嫩肉一覽無遺!

「這……這太……噴血了,」李成家說:「我要去找衛生紙了。」

「我哪知道出來隨便運動一下會要脫褲子嘛!」小依羞紅了臉,躲在阿成身後。

「再比,再比……」王宇已經明顯球褲下隆起一大包,但仍努力催促著。

這次一比,雙方六比六平手。可能都累了,阿成和拓文都不復開場時動輒九成的神準了。

「那直接PK一球加罰!」王宇宣佈。阿成點點頭,拿起球出手,「匡!」球彈了一下,沒進。

陳拓文接手,「唰!」順利破網!

「小依,我對不起你……我代替你喝!」阿成想護花,但被王宇阻止:「不行不行!照規矩來,小依喝就是小依喝。」

「沒關係,我喝,那還蠻好喝的。」小依拿起水果酒,又乾了一罐。她這時整個臉已經紅成一片,也有點醉態了。

「我直接跟小依PK好了!」不知為何,小玲突如其來的冒出這句話:「我們比投一球,誰進了,另一個人直接脫掉上衣!」

「小玲,你幹嘛啊?」陳拓文疑惑的問她,不解為何要作此提議。

「對啊,我們男生PK就好啊,不用再逼小依了。」阿成趕忙說。

「我要幫在場男生謀福利啊!」小玲笑著:「你們說,厚嘸厚?」

「當然好!當然好!」林一民、李成家、王宇等不約而同大讚。

這時目光都轉向小依了,只見她醉態明顯地說:「沒關係,沒在怕的呀!」她大方的拿起籃球,走向籃框:「我站哪?」

「站……罰球線前三步就好了。」阿成趕忙說:「不要太為難她。」

「我可以,我可以……」小依伸手一投,手似是沒力,像推鉛球般手一滑,「哎呦」一聲,投了個籃外大空心!

「我來我來……」小玲不懷好意的見機不可失,趕忙搶過球,站定位,球一擦板,順利進網!

「不算不算,我剛才手沒力……」小依雙頰緋紅說:「我要再一次機會。」

「沒有沒有,願賭服輸,快脫快脫!」王宇催促著。

「喂,不行啦,你們太狠了,小依你不要脫……」阿成焦急的阻止。

在一陣忙亂中,小玲突然出聲:「通通不要吵!」她說:「來,小依,我好人做到底,我也脫,這樣你總沒話說了吧?我脫完你就脫!」

「小玲,有需要玩那麼大嗎?」陳拓文阻止著:「幹嘛這樣便宜他們……」

他還來不及說完,只見小玲已經優雅地把運動內衣慢慢解下,渾圓飽滿的C奶大大方方的露出來,粉嫩的小乳頭似是清純又勾人的引人注目,配上小玲那稚氣又略帶邪氣的紗倉真央明星臉,所有男生完全起了生理反應。

「小依,我脫了,沒在怕的,再來該你囉!」小玲似乎完全不害燥,淺笑著對小依說。

「……好嘛,脫就脫,這體育館不會有人來吧?」小依不放心的問。

「不會,這時段只有我們可以進來,你放心好了!」王宇趕忙說。

小依紅著臉,慢慢解開綁在頸後的肩帶線,鬆開後再伸手解背扣,「啪!」的一聲背扣彈開,只見小依慢慢地扶著包住胸部的罩杯慢慢鬆手,在場男士的呼吸都快停止了。

小依的手漸漸放開,比基尼上衣滑落到地上,胸前豪乳終於無遮蔽的展露出來,只見失去了罩杯托覆的雪白G奶略微垂著,渾圓而又碩實,乳房表面光滑無瑕,又白又嫩,仔細看還微微有細細青筋,而粉嫩的小乳頭則挺立著。兩粒巨碩大的乳球不成比例的挺在小依胸前,與正害羞臉紅的小依表情形成巨大反差,小依忍不住想用手包遮住胸前的裸乳,但乳房份量太大,根本想遮也遮不住,只是更增春色。

「哇……哇塞!」林一民險些暈過去,但仍死盯著小依誘人的裸巨乳。

「阿成哥,你也……吃太好了吧?」王宇有點語無倫次的說出聲。

「小依……」阿成為之語塞,但連他自己也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這位巨乳尤物,全身上下僅穿一件丁字褲,無遮蔽的巨乳讓人心裡的野獸快爆發出來!

「好啦好啦,大家別看了,」小依有點酒意的說:「看也看夠了,我跟小玲妹妹今天大放送。可以穿回去了嗎?」

「對啊,該給她們穿了吧?」阿成趕忙出聲。

眼看王宇沒有要反對的意思,林一民跳出來出聲:「等等!我要加碼。我這裡有五千塊,直接加比一場,由阿成跟阿文PK!兩個人各拿一球,在罰球線距離,同時投籃,誰投進就誰勝!」

「我們兩個PK?這樣而已?」陳拓文不解的問:「那小玲她們可以穿回衣服了……」

「不,不,還沒說完,」林一民說道:「趁現在兩邊女友都沒穿,剛好,兩邊女友要使盡渾身解數,阻止對方男友投籃,可以用身體各種方法和招式。」

「幹,這是哪一招,虧你想得出來……」阿成有點傻眼:「真的要玩這麼大嗎?」

「老公,為了五千塊,別怪我做什麼事,你就當……就當省下五千塊我買包包的資金吧!」小玲馬上說。她已經挺著她的C奶裸乳走近阿成面前了。

「我……我……」可以看得出陳拓文在天人交戰,一方面他不想要小玲白白讓阿成爽,可一方面又似乎大有機會一品小依的暴力巨乳,語調中可以看出他的為難。

「這……好奇怪的遊戲……」小依已經醉紅的雙頰更紅了,她伸手搧著風,但上身的動作讓巨乳又微微晃著,其他人依然目不轉睛的盯著看。

「好,雙方就位~~」王宇喊著。阿成在猶豫著,但陳拓文似乎下定決心,已站到罰球線上。而小玲半推著把阿成拉到罰球線旁,阿成與陳拓文隔了約一公尺,這時小玲就開始動作了。

她先是從後面環抱著阿成,兩粒C奶壓扁在阿成的背上,「阿成哥~~拜託你別進囉!」小玲嬌滴滴的酥聲呢喃,阿成似乎也有點招架不住,努力想要定住神卻一直又不敢投出。

「小依,你再不進攻,阿文就要進球囉!」王宇起鬨著。

小依似乎也下了決心,走向正在瞄準的陳拓文,她先悄悄瞄向一旁的阿成,似是想用眼神向他說抱歉,卻只見小玲正淫猥地磨蹭著阿成,還不時發出春意無邊的浪語:「阿成哥……你的身材好壯喔……以前都沒發現……這樣磨你好舒服喔……嗯……」

小依似乎有點被激怒,卯起來走到陳拓文前面:「拓文哥是吧?既然你女朋友那麼積極,那我也不客氣囉!」說完雙手一放,兩粒G奶巨乳赤條精光的裸裎在陳拓文面前,接著小依一手把陳拓文的頭一按,讓陳拓文一低頭就埋進她的巨乳裡!

「唔……唔……」陳拓文似乎頗為驚訝,但絲毫沒有反抗的意思,小依瞥眼正在阿成身上發浪的小玲,決定加大攻勢,她把陳拓文的頭壓進她的大奶,整個G奶奶球被壓到扁下去一半:「拓文哥~~這樣舒服嗎?舒服就不要起來,讓阿成趕快投吧!」

「唔……舒……服……」陳拓文勉強吐出這句,他的手拿著籃球已經搖搖晃晃了,這時手一鬆,球掉到地上。

「嗯,對,先不要投球,好好休息,放鬆一下……」小依不知是喝多了還是受到小玲的刺激,也開始媚聲說話:「讓阿成投吧!」

「幹,我快受不了了……」陳拓文從乳海中勉強抬頭呼吸,空出來的手整個「啪!」一聲抓向小依的裸臀。

「啊!」小依有點意外,一時不知如何反應,只見她的G奶前埋著陳拓文的臉頰,而裸露的蜜臀正被陳拓文上下其手著:「拓文哥……」

「舒就舒服,可是我實在受不了了……」陳拓文咕噥著,兩手揉完小依的臀部後直接移到正面狠狠地抓向小依的大奶,用力捏下去:「小依……對不住了,你的奶實在太大,我忍不住了……」

這時週圍的男生們個個呈現出很奇怪的姿勢,不約而同的大家都勃起了,有人,如林一民,是偷偷的把手在口袋裡打手槍;有人,如王宇則已經光明正大,嘴巴半開還半流口水的坐著打手槍了。

這時陳拓文一把坐下來,也把小依拉下來,讓小依跨坐在他身上,陳拓文和小依面對面交錯著腿,而陳拓文一手不停地猛揉狂抓著小依裸露的大奶,一手不停游移在小依裸著的上身,從乳房摸到腰部再摸到下面。

「啊!那裡不可以摸……」小依驚呼起來,但陳拓文已經伸手摸到小依只穿小丁的蜜穴了:「小依,怎麼那麼濕啊?怎麼回事啊?」他一手仍緊緊抓著小依的奶球抓到變形,一手不停地金手指摳著小依早已濕透的小穴。

「不……啊……不可以……嗯……」小依已經雙頰潮紅的浪叫了起來。

同一時間,阿成和小玲也是打得火熱,當小依把乳房壓陳拓文的頭的時間,小玲見狀也跑到阿成前面,把阿成推坐在地上,然後抱住阿成的頭:「阿成哥,我的胸部沒有小依大,可是也不算太小,你覺得好看嗎?還是你只喜歡小依這種奶媽型的?」小玲嬌聲質問。

「我……我……」阿成語無倫次,手裡仍抓著籃球,頭儘量閃過小玲一直主動襲來的乳波。

「你不要一直只想著你們小依,我也不差啊!你看我的乳暈,是不是很粉嫩呀?」小玲雙手捧胸,要湊近阿成。

「小玲……這樣……不好吧?」阿成左閃右閃著。

「不會不好啊!」小玲持續進攻,但她身子一斜,阿成瞥見小依和陳拓文似乎已經快到出事邊緣,理智和怒火中燒,阿成趕忙站起來,讓小玲跌坐在地上。阿成拿起球,仔細一瞄,「唰」一聲,空心入網!

「好了好了,結束了結束了!」阿成趕忙大聲催促,小依如夢初醒,拍掉正在自己大奶、小穴、大腿間游移的陳拓文的鹹豬手,站了起來。

「好,恭喜小依阿成這組獲勝!」林一民大聲宣佈,手裡拿著五千元。小依開心的叫了起來,繃繃跳跳的,不顧身上G罩杯大奶晃個不停地衝過去領了獎。

陳拓文、阿成、小玲三個人喘著氣,頭低著,偶一抬頭眼神互相交會,立刻又把頭低了下去,不敢相互直視。



 ***



***



***



***

「我先帶小玲去車上換衣服。」陳拓文說,小玲拎起脫在地上的衣服,慢慢回穿,也收斂起方才淫邪的豪放女神情,回覆嬌滴滴可人兒依偎在陳拓文身邊。

「我……我的衣服不見了……」小依嬌嗔道。她只找到牛仔短褲,但小背心跟比基尼上衣已找不到了。

「沒關係,回來再找,我先……先帶你去清洗一下。」阿成焦急的拉著她。

「去哪清洗?」小依不解的問。

「XX國中後面有男女淋浴間,我們用女生淋浴間就好,反正現在沒人,男生淋浴間留給他們。」阿成回頭叮嚀其他人:「不准進女生淋浴間!」

「好啦好啦,你們放心去啦!」李成家答應著。

阿成和小依的身影消失在女生淋浴間,其他四名男生如大夢初醒,開始交頭接耳。

「幹,剛才真是太瘋狂了。」

「我看陳拓文跟小依差點假戲真做起來,幹他媽的。」

「小依的奶子有夠大的,我看根本跟I級豔后——馬友蓉一樣了。」(註: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走向男生淋浴間,這時王宇忽然賊賊的笑道:「你猜阿成跟小依現在在幹嘛?」

「還能幹嘛?不就你幫我擦背,我幫你揉奶嘛!」李成家沒好氣的說。

王宇笑得更賊了:「想看嗎?」

「幹,要怎麼看?」林一民興奮的問道。

「幹,直接衝進去啊!」王宇說。

「可是,我們答應阿成了耶!」李成家說。

「那是你答應的,我可沒出聲。哈哈!」王宇說,隨即一把轉向了女生淋浴間,躡手躡腳的走進去,其他三人慢慢地也跟上,包括了猶豫一會卻沒猶豫太久的李成家。

四個人到了女生淋浴間外,悄悄的走進去。女生淋浴間和男生是不同的,是一間一間的隔間,小依和阿成顯然是在最裡面那間。水是沒開的,門也沒關,四個人努力找了掩護,發現如果他們都站在門口,剛好洗手台的大鏡子可以照到阿成和小依在的隔間一覽無遺,而他們四個不會被看到。於是他們各自坐下,像是看電影似的盯著鏡子看。

「成哥,毛巾給我。」兩人似乎剛淋浴完,只見阿成健壯的裸體在鏡中,肉棒硬梆梆的,而小依正拿著毛巾擦拭著頭髮。

「你那裡幹嘛一直立正呀?」小依淘氣的嬌嗔,作勢彈了一下阿成的肉棒。

「廢話,從剛才一路硬到現在啊,你明知故問。」阿成開始摸小依的大奶,小依半推半就的笑著。

「是因為小玲太正了嗎?」小依笑著把阿成推開。

「最好是啦!」阿成把小依再推回去,讓小依兩手支撐著隔間的隔板,裸裎的美臀翹起,煞是誘人。阿成一手扶著小依的纖腰,一手開始把肉棒對著小依的蜜穴。

「你……你在幹嘛?」小依驚呼,回頭想伸手推開。

「這還用問,當然是幹你啊!」阿成喬好位置,「咕溜……」肉棒就這樣滑了進去小依的濕穴中。小依驚呼出聲:「啊!成哥,你……啊……啊……啊……啊……」

在門口蹲著的四人幫這時已經不約而同用自己的方式開始在打手槍了。

「啊!你……成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依……」阿成全力挺進,每一下都「啪啪」的撞擊小依屁股的嫩肉。

「啊……啊啊啊啊啊……成哥……好大力……啊啊啊啊……」

「小依……好舒服……我憋好久了……」阿成低吟著,兩手用力抓著小依的腰,「啪啪啪」聲不絕於耳。只見小依雙手抵著隔板,胸前垂下的碩大奶球像木瓜般不停劇烈地晃著,小依通紅著臉,抵受著從背後傳來的每一下都紮實幹到花心的快感。

「啊啊啊……成哥……你怎麼……那麼激動……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從剛才……就一直想……一直想幹你了,小依……」阿成伸手扶著不住晃著的巨乳:「從剛才阿文在揉你的奶、吸你的大奶球,我就超想這樣……狠狠的幹你……一直幹一直幹……」

「啊啊啊啊啊啊……成哥……」小依似是承受不住這激烈的進攻,腿軟了下來。阿成把小依抱了起來,讓小依抱住他的頭,她剛好可以坐在淋浴間隔板的扶手上,背靠著隔板,阿成的頭剛好埋在她的G奶乳房中。

位置都安頓好後,阿成再度提槍上陣,開啟新一輪猛攻。「小依……」阿成用力抽插,一手扶著小依的腰,另一手與自己的嘴貪婪地埋進小依的豪乳,又揉又吸的:「喜不喜歡我這樣?邊幹你邊吸你的奶……」

「啊……啊啊啊……喜歡……啊啊啊啊……」

「你喜歡人家這樣揉你的奶對吧?快說出來。」

「喜歡……喜歡……啊啊啊啊……」

「快說!」阿成兩手都覆蓋在小依的乳房上了,邊抽插邊揉搓一手一邊的乳房,整個奶球被擠壓到變形,而小依的細腰也隨著阿成的抽插不停前後扭動,小穴緊緊包覆著阿成粗大的肉棒進出。

「我喜歡……人家揉我的奶……啊啊啊啊……一邊幹我……一邊揉……一邊吸……啊啊啊……好舒服……」

聽著巨乳尤物小依這番淫聲浪語,在門口偷窺的四人幫有一兩個已經瀕臨射精邊緣了。

阿成繼續緊密的抽插著,繼續問:「小依,老實說……剛才被阿文揉奶……是不是有點爽?」

「啊啊啊……討厭……不要問啦……啊啊啊……」小依被幹到有點失神。

「快說,你一定被他吸得很爽,揉得很爽吧?」阿成不知是妒火中燒還是興奮,腰部挺進得更大力,「啪啪」聲更大聲。

「啊……啊啊啊……你好大力……成哥……」

「快承認……快承認阿文把你揉得很爽!小依……」阿成更大力的抽插,更大力的揉著小依早已被壓扁的乳房奶肉。

「啊!啊!啊!幹死我了……」

「快說,小依……我想聽你說……」阿成勉力吐出這句,似是在克制爆發邊緣的衝動。

「我……啊啊啊……被他吸奶……揉奶……好爽……啊啊啊……」

「媽的,小依,你真的好淫蕩!」阿成張口用力含住小依的奶頭和乳房,用力吸吮著,在小依乳房上留下濕潤凌亂的口水漬。

阿成停了下來,把小依放下來,讓她站著,從背後抱著小依的腰,由慢而快開始抽插。而因為小依是面對門外的,所以鏡子裡能完全一覽無遺地看到小依被幹的正面全身。

「小依……」阿成規律地抽送,小依胸前水球般的大奶劇烈的晃著,小依也不停浪叫著:「成哥……啊啊啊……這樣……好害羞……啊啊……」

「害羞什麼?你明明就被幹得很爽……」阿成喘著氣道。

「門沒關……人家這樣……啊啊啊……有人進來……就被看光了……」小依淫聲大作。

「你根本不怕吧?小依……」阿成喘著氣抽插著。

「哪有……啊啊……我快害羞死了……」

「你明明就喜歡人家看你大奶被幹到晃來晃去的樣子對吧?」阿成把手圈住小依的腰上方,讓兩個G奶奶球被托起更碩大渾圓,隨著每一下激烈的交媾而晃得更劇烈。

「哪有……啊啊啊啊……我哪有……」

「還說,你明明……明明很愛……」阿成繼續挑逗著小依:「小依,要不要我一邊幹你,陳拓文一邊揉你、玩你的大奶?」

「啊啊啊……討厭……色死了……啊啊啊啊啊……」小依越叫越大聲。

「你明明就很想,是不是?小依。」阿成開始更大力抽插了,「啪啪啪」的幹炮聲迴響在淋浴間。

「我……啊啊啊啊啊……」

「你是不是想等一下也被陳拓文幹?是不是?小依。」阿成更大力的抽插:「快說!小依。」

「我……啊啊啊啊啊……我……想……」

「想什麼?想什麼?快說!」阿成這時把小依雙手往後拉,小依的裸露G奶凌空無支撐晃得更劇烈。他一手伸出托住小依無力的手臂,也剛好伸到小依乳房前緣,不停地揉撫著小依的大奶。

「我……我想……被你幹……也想被……陳拓文……啊啊啊啊啊……」

「想被陳拓文怎麼樣?快說,小依。」阿成這時兩手已經架住小依雙臂,不停揉著她的乳房。

「想被……陳拓文……幹……啊啊啊啊……」

「大聲一點!想被他怎麼幹?小依。」

「想被……陳拓文……從後面用力幹……啊啊啊啊……幹到我的大奶一直晃一直晃……啊啊啊……幹到快……快死掉……幹到高潮……啊啊啊……」

「幹……小依……你真的……好淫蕩……」阿成這時已經全力抓著小依的纖腰,全力衝刺:「我……我快射了……求我射進去……」

「射進來……通通射給我……成哥……」小依的淫蕩模式已開到滿點,完全無顧忌的浪聲喊著。

有了這樣的要求,沒有哪個男受得了。阿成一陣低吼,背後環抱抓著小依的大奶,用力一送,狠狠的在小依的小穴中噴發出濃濃的精液。

門口四人幫幾乎都已經忍不住噴發了,見春宮落幕,趕緊默默的退出來。

四個人回到男生淋浴間,不發一語的淋浴、更衣,大概是方才畫面太震撼,抑或是太虛脫,沒人想講什麼。等洗好澡,回到球場間,發現陳拓文和小玲已經穿戴整齊在跟阿成、小依聊天了。阿成衣服穿好,而小依因為仍找不到上衣,披上阿成的長袖襯衫,襯衫下的裸巨乳若隱若現,煞是吸引人。

「今天玩得有點瘋狂,」阿成有點歉意的笑道:「你們要去吃宵夜嗎?」

「還是……要不要去錢櫃唱歌續攤呢?」陳拓文提議。不知為何,小依聽到陳拓文說話,原本恢復白皙的雙頰又緋紅了起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