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樣人妻

第一話 仇人的老婆

臨一潼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回想起剛才被騙的事,還是忍不住罵了幾聲,受過高等教育育的自己,竟然被一個混混騙了,真慘啊,20萬,夠自己花一陣子了,以前 在公司裡誰都當自己是救命草,這下害了不少人,別人那種眼神看著自己,真不好受。真想找個地方喝酒喝到明天,也不至於這樣痛苦的度過這不眠之夜。

在生意上從來沒有受過挫折的他,一個叫秦超的傢夥,一個江湖人士,騙走了他20萬。由於生意上有黑幕,報警等於把自己往牢裡送,啞巴虧這個詞第一次讓他懂得了什麼是絕望,什麼是嘲笑。

大街上的人真少。路邊車子的燈光照著自己,他卻傻傻的站著不動,車窗伸出個頭,罵了句:「 找死啊,堵住路幹什麼?」他這才回過神來,走開了。以前的自己是那麼的不可一世,如果是以前霸道的自己,這個傢夥現在已經坐在急救車上了。茫然的自己,沒 有心思再計較這個了。路邊一個男子在他旁邊叫了一聲「老婆」, 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回過頭來。他猛然想起,在這個城市裡,他雖然跑了,他家還在這裡,家的地址我也有,想到這裡真是豁然開朗,去找他家人去。
出租車開的很快,一下子到了廟水鋪,在一懂豪華的商品樓下停了,18樓,電梯裡他真想一下子衝進他家,滴的一聲,18樓到了,現在的他不免又開始緊張了, 畢竟這要帳的事不在行,這些事以前都是要別人做的,現在自己幹起來不免有點不知所措,不管那麼多了,衝進去再說。按了門鈴,沒人開門,再按了幾下,還是沒 人,他靠在牆上嘆了口氣,心想「那傢夥也不可能那麼笨。家人怎麼可能留在這裡,哎,還是自己做事不夠仔細啊。」就在這個時候門開了,一個漂亮的小嫂子開的 門,大約27歲的樣子,裹著白色的頭巾,好像是剛才在洗澡,身上的衣服很薄,濕了很多。染了黃色的頭髮漏出了幾縷,跟白色的頭巾顏色對比非常大,更顯得她 的皮膚白淨,胸部不是很大,但是很挺的樣子,特別是那雙腿,竟然穿了黑色的絲襪,估計是剛玩了回來,準備邊洗澡邊脫,結果我就敲了門。這種光景竟然被我逮 到了。

「你找誰啊,帥哥?」他用機靈的眼光看著我。

他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楞了一下,「我找秦超有點事,他在嗎?」

「他不在哦,幾天沒回了,我也在找他個死鬼。」

「你是他老婆吧?你怎麼會不知道他在哪?」我有些惱了。

「我真不知道哦。我天天都出去玩一個月只能見到他幾次,進來坐下吧?帥哥。」她的表情有的奇怪了。

「也行,有些事我必須和你談一下,是關於你老公的」臨一潼正經的說道。

「他的事有什麼好談的哦,你有沒有興趣和我談談呢?呵呵」她的眼神更加迷離了。

臨一潼算是看明白了,這個是個實足的騷貨,看來跟她談是沒什麼結果的,完全是浪費時間,他就算知道他老公在哪,他也不會說的,這次看來是白跑了,想到這裡 不免嘆了口氣。但是不能白來,自己跟自己打了一下氣,他仔細看了看看這女人的腿,他的腿張的很開,完全可以看見他粉紅色的內褲。真是個騷貨。

「我跟你談什麼呢?談私事?」臨一潼笑者說。

「談什麼都可以,做什麼也可以。」她大笑起來。

「那我不客氣了,嫂子」

臨一潼把手直接伸進了他的超短裙,用中指撥開了她的內褲,直接伸進她的小穴裡,用力的掏弄起來,這蕩婦來水還真快,馬上就有反映了,水流到臨一潼滿手都是。

「不要那麼粗魯哦,我會破的,我要你脫我衣服」她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脫什麼衣服。我幹B有時候不喜歡脫衣服」臨一潼的表情有點邪惡了。

「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訓這個騷婊子,來解解我的心頭之恨」臨一潼心想。

那騷貨被臨一潼掏的受不了了,求饒道:「我來看看的你的老二,看他帥不帥啊,別只顧著搞我啊。」

她拉開了臨一潼的褲鏈,把手伸了進去,大叫了一聲:「喲,這比A片裡的傢夥還粗哦。拿出來我瞧瞧。」

她用全力把那傢夥弄了出來,簡直是一跟巴西的香蕉哦,彎彎的,龜頭烏紅,上面全是大大小小的血管暴露,兩隻小手一抓還露出一個龜頭多,她見了忙說:「這香 蕉真是大啊,比我見過最大的還要長2釐米,等會要用力的插我啊,我好久沒有被滿足過了,我那死鬼老公只能做10多分鐘,比你的短七,八釐米,那真是不過 癮。」說完他就把嘴巴含著臨一潼的大雞吧,上下來回套弄起來,時不時還說句:「好硬啊。」

「你還真會舔哦,等會插的你叫破玻璃」

「我受不了,你插進來吧,我的淫水都流到地上了」她的樣子有點哀求了。

「那你求我啊,求的我爽了我就插你」臨一潼用挑逗的語氣說了聲。

「求求帥哥插我。我要」

「不夠爽,要淫蕩點的」臨一潼不滿意的說道。

「帥哥的雞吧好大,我想要了,肯定插的我很爽,求你插我吧」她有點急了,只能這樣試一下了。

「這還差不多,那我就答應你吧,哈哈,插你咯,去爬在桌子上,把屁股翹高點,把小穴露的明顯一點,如果我的雞吧太大插不進去的話,我是懶得插的哦」

臨一潼的表情更加放蕩了。

她一邊不停的點頭,一邊爬在桌子上照做,小B翹的很高,很明顯。

臨一潼看的真的激情沸騰了,黑色的絲襪更鉤起了他原始的慾望,他走了過去,把裙子釽到他的腰上,連她內褲也不想脫了,直接撥開了些,逕直插了進去,只見那騷婦嘴巴張成了一個O字,連聲道:「好漲啊,好爽啊…………啊……好厲害的雞吧啊」

臨一潼聽了更加的來勁了:「原來這個騷貨第一次被我這樣的大雞吧日,那我今天可要折磨他了。」臨一潼把雞吧先抽出來很多,再用力的往裡穴面一插,不停的重複著,每次的抽插,那騷婦就爽的大叫一聲。

「你的老公有這樣的硬度嗎?」臨一潼問道。

「啊………沒有啊…………他的雞吧不夠粗啊…………就算硬了我也沒什麼感覺……啊,啊啊啊……」她連說話都語無倫次了,眼睛一直往上翻,像是快要死了,又復活,又再死。

臨一潼聽了更解恨了,真想把這個騷B插死,準備再想想辦法折磨一下她。

「說你的老公是龜公,他的女人被別人狂插。說他是性無能,自己的女人都滿足不了。快說,。說慢了我就不插了」臨一潼放慢了抽查的速度,準備她如果說慢了就停下來,抽出來。

「啊啊……不要停啊,求你了,我說我說啊…………恩啊啊恩啊……恩啊不要停,再快點。啊啊」她央求道。

「我的老公是性無能,啊……呀………………他的雞吧太小了,滿足不了我啊。他的女人只愛別人的大雞吧,啊………………啊啊…………」她盡全里說出了這些,快要暈了,因為她邊說,臨一潼一邊加快插的速度。

臨一潼好像比較滿意她的這些話,插的更快了,但是他還是覺得不滿意。

「你爬下,像狗一樣,雙手爬在地上,腿放直咯,屁股翹高,我要邊插你,你邊象前爬,走到你和你老公的床那去」臨一潼的這招連自己都非常滿意。

「只要你肯幹我,我什麼都願意,啊啊……再深一點」她不停的浪叫。

她爬一步,臨一潼就用力的插一下,邊插邊走,走到了臥室,看見了他們的結婚照,突然有個很好的想法,臨一潼暗暗的笑了笑。

「我快要射了,就射在你們的結婚照上,你去取下來,快點」

「你個壞蛋,隨便你吧」說完他去取了下來。

就這樣臨一潼又幹了5分鐘,那女人的高潮又來了兩次,「等會我抽出來,你幫我把精液接在照片上。」

「啊啊,再用力一點,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射在我裡面吧,我想多爽一下啊…………」

「不行,我要射在結婚照上,不按我說的做,你以後別想我再這樣幹你。」

臨一潼威脅道。

「不要停啊,我照做就是了。真是爽死了。啊啊……」

又插了兩分鐘,臨一潼實在是抑制不了高潮了,那女人也爬在床上不能動了,一聲接一聲的慘叫,「快點起來接住」

臨一潼很快的抽了出來,精液已經開始射了。

那女人這個時候才清醒過來,馬上把她和她老公的結婚照很快的端了過來,接住正在噴射的精液,臨一潼看這自己精液射在他們的結婚照上,一種成就感馬上就衝上 了全身。那種解恨啊,真是不知怎麼來形容。那女人卻還在沈浸在大雞吧的痛快之中。臨一潼臨走時,她還拉住臨一潼的手說:「下次什麼時候還來啊,我真的發現 我離不開你了。」

臨一潼頭也沒有回,說了句:「也許很快我們就會見面。」

(完)

《百樣人妻》第二話上司的妻子(上)(中)(下)

第二話 上司的妻子(上)

回到公司,上司還是免不了責難,畢竟他也為此賠了10萬,不單單是錢的問題,總裁為了這事還專門找了臨一潼,看在以前在公司的業績,並沒有過多的刁難,但是這個姓侯的,頂頭上司應該保下屬才對,他倒好,把責任推的一乾二淨,這下臨一潼的處境更加窘迫了。

侯於昌走到臨一潼面前把資料往桌子上一甩:」你這個月的業績太差了,客戶都找到我頭上了,說你的工作態度有問題,你說我該怎麼處理。」」我很盡力了,公司現在效益本來就差,這個能全怪在我的頭上嗎?」臨一潼鬱悶的說道。」

公司為什麼效益這麼差?就是你們這些吃軟飯的多了。」侯於昌憤怒的說道。

臨一潼感覺這個傢夥來者不善了,準備還擊了。」

我們只是下屬,下屬是聽領導的指揮的,指揮不當你還有什麼臉在這裡瞎吆喝,你現在應該回你的辦公室多檢討一下,我要和朋友去喝午茶了,拜拜。」他向來都是 這樣的無理,也基本上沒人能把他怎麼樣,由於他的才華,曾經讓公司少損失兩千多萬,連總經理都敬他三分。面對臨一潼的這幾句話他也沒多大辦法,他還想再找 機會好好的整一下臨一潼。但是這些臨一潼都知道,因為這次的風波侯於昌損失最大,這個也由於他的心最黑,如果這次賺了,他也是最大的贏家。沒想到竟然砸 了。臨一潼覺得沒有什麼對不起他的。

侯於昌回到家中,老婆已經做好了一頓豐盛的晚餐。說起他的這個老婆,真是讓無數男人口水直流,174公分的身高,具有F的雙峰,一雙穿著肉絲的雙腿,躺在沙發上,雪白的肌膚,可以擰出水來,臉蛋長的有點像葉子媚,這些無一不讓男人傾倒。

吃過晚飯,侯於昌走到曉謠的身邊:」老婆,今天有沒有想我啊。」」想啊,想死我了,我一天在家裡都沒有出門,悶死了」曉謠嬌滴滴的說道。」

想到什麼程度啊?有沒有想到和我那個啊?哈哈」侯於昌淫笑道。」

想了啊,你都兩天沒有給我了,我都受不了了」曉謠有些不滿了。

說到這裡,侯於昌閉上了眼睛,朝曉謠的臉上吻去。漫漫的往下,滑到了她的雙唇,她不由的恩了一聲,兩天沒受性愛的滋潤,她就這樣的迫不及待,反應這麼大,她的性慾之強也可想而知。

侯於昌雙手褪去她的外衣,粉紅色的內衣顯得格外的性感,看到這些侯於昌也有些衝動了,把手伸進了粉紅色內衣,輕輕的用中指按著她的奶頭,她頓時發出輕輕的 而嬌氣的呻吟聲。侯於昌很快的脫去了他的內衣和裙子,只剩下她的長筒的吊帶肉絲,她很久沒有穿的這麼性感了,連侯於昌都感到意外,不過這倒更讓他性慾爆 發。看來她今天是有準備的。

侯於昌用舌頭伸到了她的私處,先舔濕了她那薄薄的通明內褲,再用舌頭撥開了包住私處的內褲,單刀直入,伸進了她的小穴。她頓時跟觸電一樣:」啊,老公,很 舒服啊,就是那裡,再進去點。」侯於昌瘋狂的舔著她的陰蒂,舔的淫水四濺,她瘋狂的呻吟著,浪叫著:」好老公,我好舒服啊……啊啊……恩啊……伊呀。」此 時的侯於昌的下體也開始發燒了:」老婆幫我口交吧,我底下好燙,燙的我難受。」她熟練的脫去了侯於昌的內褲,露出了一個青筋暴露的大雞吧:」老公,你今天 好大啊,比以前更加大了哦。」」我的什麼今天好大啊,呵呵」侯於昌嘲弄她道。」

就是下面這個東西嘛,還能有什麼。」她掘起了嘴巴。」

到底是什麼嘛,那個東西叫什麼嘛」」我就是不說,嘿嘿。」侯於昌也不急,他自然有辦法讓她服服帖帖的。

她對這根雞吧愛不釋手,用力在龜頭上唆了幾下,又用手再上面套弄了幾下,又繼續舔,含了蛋,用手套弄。侯於昌對這幾下子真是招架不住了,差點射出來。」我 們開始吧?再這樣下去我怕是要繳槍了。」侯於昌說著把她的腿往上一擡,瞄準她的小穴用力的頂了進去,開始做著活塞運動了,時快時慢,頂的曉謠一個勁的浪 叫。侯於昌摸著她的絲襪,那種絲質的手感更加刺激他的性慾,修長的雙腿被高高的擡起,隨著活塞運動左右搖擺,此時是曉謠已經渾身癱軟了,只是迎合著侯於昌 的動作。她開始叫的更大聲了,也許他是故意的,故意的用大聲的呻吟聲來刺激侯於昌的性慾,讓他更加奮力的衝刺。」

老公今天好強啊,我真是被你玩死了啊。」曉謠用無力的語氣說了句。」

遊戲才剛剛開始呢,你就沒力氣了啊?那怎麼行啊?好戲還在後面呢,呵呵」侯於昌把她的腿放了下來,用手拖起她的腰,把她身體翻了過來,準備來個小狗式,他 很清楚只要自己一出這招,曉謠一定飛上天了。曉謠也很配合,翻過來後把屁股翹的很高,身體爬的很低,那充滿肉感的屁股在侯於昌的眼前蠕動著。侯於昌拿起自 己覺得驕傲的雞吧,對準小穴以很快的速度頂了進去。」

噢……噢……」曉謠的嘴巴頓時成了個O字型。

侯於昌的雞吧被小穴緊緊的夾住,他發現阻力好大,可能這個時候曉謠的小穴到高潮開始收縮了,這更激起了侯於昌的戰鬥慾望,面對著妻子即將到來的高潮,他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準備來個9淺一深,速度不停的加快。」

老公你好會幹穴哦,老婆被你插的好爽啊,啊……。」曉謠的屁股搖的更加厲害了,手也不聽使喚了,沙發的貂毛墊子已經被她的手抓的不成樣子了,她的臉也貼在墊子上,嘴巴也在撕咬著貂毛。

侯於昌有點累了,但是精力不減,他看著曉謠蠕動的屁股,說道:」老婆你來動,我休息一下,就這個姿勢不動。」曉搖用力的用屁股撞擊著侯於昌的陽具,每撞擊 一下就發出一聲」恩啊」.此時的侯於昌被妻子的小穴套弄的也開始爽的呻吟了,他準備趁曉謠不注意來個猛攻,那肯定會有想不到的收穫。他悄悄的用雙手抓住曉 謠的腰,隨著啪啪的幾聲,曉謠的頭開始搖擺起來了:」老公好壞啊,啊,我的高潮到了,啊,不要停啊,快點,快點,用力。」」你高潮已經到了,我還需要好久 哦,呵呵,你就慢慢的享受吧,呵呵。」侯於昌此時真是遊刃有餘,他想了想,此時可以調戲一下嬌妻了。想到這裡他不由的暗笑了幾聲。」

我幹的你爽不爽啊,老婆」」好爽啊,喔……噢……老公真厲害」曉謠回過頭來看了侯於昌一眼。」

是什麼東西幹的你爽啊?」侯於昌開始陰笑了。」

啊,,喔……是你的……是你的老二,你的大老二」」你不是不肯說的嗎?哈哈,女人到這個時候最好玩了,哈哈。」侯於昌抑制不住自己滿意的表情。

時間已經過去30多分鐘了,曉謠的高潮已經來了兩次了,而侯於昌也快壓不住自己的高潮了,準備要發射了。隨著侯於昌哦啊的一聲,活塞運動停止了,曉謠的小腿也翹了起來,身體也僵硬了不動了。侯於昌拔出了大雞吧,精液還在射著,射在沙發上,射在曉謠的絲襪上。

曉謠轉了過來抱住侯於昌,親吻著。自己的性慾得到了滿足:」今天讓我感覺像結婚那天一樣,好爽哦,老公,我以後每天都要這樣,好麼?」滿頭大汗的侯於昌已 經筋疲力盡了,無力的回答道:」好啊」畢竟侯於昌已經是40歲的人了,精力已經不像年輕的時候那麼旺盛了,給老婆的次數也是一個月比一個月少,今天的表現 也只是儲藏了兩天的結果。看來娶個年輕的老婆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回想起今天在公司裡的事,臨一潼對自己態度,還是真生氣,準備明天還去和他較量一下,畢竟他不想讓這個年輕人爬在自己的頭上。

此時的臨一潼還在和幾個朋友在喝酒,他們正好聊到上司的老婆,說他老婆很漂亮。臨一潼也見過這位大嫂,的確是個讓人忘不了的尤物。

第二話 上司的妻子(中)

臨一潼昨晚喝的爛醉,早上上班遲到了,最倒霉的還不是這個,在公司電梯裡竟然碰到了死對頭侯於昌。原來他也遲到了,「這個好事情,一起遲到他就沒資格找茬 了。」臨一潼心想。但是就他們兩個在電梯裡不免有些尷尬,臨一潼還是準備和他寒暄兩句,畢竟這樣坐電梯到24樓,不說一句話,也不是個辦法。

侯於昌昨晚跟老婆翻雲覆雨了一夜,今天早上的確是全身癱軟,早上要不是老婆叫他起床,他怕自己還不知道要睡到什麼時候。現在拖著疲倦的身體來上班卻還碰到了對頭。他習慣性的把手提皮包用力的往腰上壓了壓。」

侯經理,早啊,你好像精神不是很好,昨天累著了?」臨一潼的表情很正經,但是心裡也明白,肯定是侯於昌房事過度了,所以話中有話,帶著一點嘲弄的味道。」

早啊,嗯,精神很差,昨天沒有睡好,你也好像一樣哦,現在還可以聞到你的一身酒氣,黑眼圈也很深哦,年青人夜晚不要在外面混晚了,會影響工作的」侯於昌先是一愣,他沒想到臨一潼竟然先找他說話,話中還帶話,但是久經官場的他,一口就應對了。」

這個老狐狸還真難纏,說話也句句帶刺,今天一定要想個辦法治治他。」臨一潼心想。

隨著電梯的門開了,他們的眼神之戰也結束了,各自走到自己的辦公室。臨一潼本不應該有自己的辦公室的,但是業績突出,是總經理王小姐專門為他配置的,由於 公司暫時找不到適合他的職位,所以一直沒有人事上的調動,但是下面的人都議論紛紛,臨一潼可能馬上要當上經理了。他的辦公室是這整個客戶部最好的,一整面 牆的天窗玻璃,可以看到整城市的海景,美不勝收。

提到辦公室這個事還引起過一長風波,這個辦公室原本是為候經理專門裝修設計的,結果冒出個黃毛小子,讓他好不痛快。

臨一潼正在處理東區樓盤的銷售情況,接到秘書的內部來電,說侯經理有事找,讓他去他的辦公室。」這個傢夥又準備搞什麼,又找茬?反正以不變應萬變,」臨一潼自言自語道。

進了侯經理辦公室,」坐,」侯經理指了一下板凳道。

臨一潼有種不好的預感出現在腦海了,他沒說什麼,坐了下來。」

東區的樓盤出現問題了,21號樓的西側出現一條裂縫,現在政府部門正在調查,你正好負責這個區的,你負責的整個樓盤12-25號樓全部被停止銷售,我們都 不想出現這個問題,責任的承擔方面不由我們管,但是你們組這個月估計沒工作做了,上頭指示下來了,讓你們全組停薪,放假一個月。你們有意見沒?」侯經理用 他習慣用的語氣說完了這段話,心裡也暗暗的高興終於可以一段時間遠離這個討厭鬼了。

臨一潼愣了一下,這怎麼可能,我怎麼不是第一時間知道這個消息?肯定是這老小子把上面給我消息封鎖了,薪水倒無所謂,這一個月的無聊休假要讓自己損失多少 客戶。但是事情從這個傢夥嘴巴裡說出來肯定不是假不了,而且肯定是他要求上級放自己假的。只能默默的接受了,暫時來說沒有任何挽回的餘地了。」我去找下王 總經理,問下他是什麼情況。」說完臨一潼憤怒的起身準備走,一不小心把侯經理的手提皮包碰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臨一潼表示歉意,準備幫他撿起來。

皮包的東西灑出來很多,有電動剔須刀,筆記本,計算器什麼的,有個東西讓臨一潼著實愣了一下,一盒偉哥,」您還很有情趣喔,吃這個啊。」臨一潼帶者嘲笑的口氣說道。

侯經理頓時感到無地自容了,忙說:」那是幫朋友帶的。還好他反映速度快,至少為自己爭回了一絲面子。

但是臨一潼很清楚,這盒明顯是被開了封了,他也沒空多為難侯經理了,出了門朝王總經理的辦工室走去。

臨一潼獨自一個人開車行駛在蓄馬的高速公路上,想發洩自己的空虛,一個月該怎麼熬,對於屬於工作狂類型的自己,放一個月的假,那簡直就是進了地獄。

還是去喝酒吧,找幾個朋友去喝酒,說著,拿起電話。約了幾個大學的同學,車子駛向了POP酒吧。

已經是晚上10點了,開了半個多小時的車,終於到了酒吧,說到這幾個家夥,都是情場浪子,只要是女人他們都上的,也算是臭味相投吧,所以臨一潼和他們比較聊的來。

還好預定了位置,夜晚的酒吧真是人壓著人,還好這裡臨一潼很熟悉,很容易他找到了那幾個老同學,但是有個面孔很熟悉,沒錯,這個女人正是侯於昌的老婆。絕對沒錯,上次的工作宴會上,她出盡風頭,無數人向侯於昌投去羨慕的表情。

臨一潼走了過去,簡單的跟朋友打了個招呼,微笑著坐到曉謠的對面,」嫂子你好啊,你跟他們認識?」此時朋友們也驚奇的看著他,邵偉頭一個發問了:」你們也認識啊?」」他是我老公的同事,我們見過面的。」曉謠對著他朋友說。」

噢,原來是這樣,曉謠可是我們高中的校花哦,當時我還追過她的,漂亮吧,呵呵。」邵偉好像對此事十分的引以為驕傲,很自信的說道。」

你小子還有這品位,我還以為你身邊的女孩子都像是侏儸紀再現呢,」臨一潼大笑道。」

說什麼呢,邵偉你別把那檔子丟人的事拿出來說,你個醜男,當時蠻丟我臉哦。」曉謠裝做生氣的樣子說道。

曉謠的話把大家逗的笑了大半天,這個時候臨一潼也漸漸的更加認識了這位嫂子,青春靚麗,雪白的皮膚,一雙修長白淨的小手撐住了那張略顯得稚氣的臉,烏黑的 中長髮,整齊的披在肩膀上,一雙水旺旺的大眼睛在眨眼睛的那微妙的一瞬間,透露了他的清醇,長長的睫毛,像上下兩把小刷子一樣,輕柔的刷著眼睛。

臨一潼看的發呆了,幻想起一些春宮圖了──穿著一身明朝服飾的曉謠,輕輕吻著他的臉頰,撫摸著他的脖子。」

幹什麼呢,我們都喝了兩瓶了,你在那什麼呢?想逃避?」林軍不滿了,遞給他一滿杯扎啤。臨一潼這才反應過來,接過林軍的酒,猛的喝了幾大口,希望用冰啤酒能夠降下心中的這團火,下體早已鼓成一個大包了,等會如果朋友要他起來跳舞那就慘了。

酒過三循,大家都有些醉意了,酒意把大家的聊天興致都提上了頂峰,聊天的內容也開始升級了。嬌氣的曉謠也開始漸漸的變的更加豪放了,這個也正是臨一潼想看到的。」

邵偉,你最近沒有再釣馬子了?」曉謠舉著杯子對昏沈沈的邵偉說。」

他最近快要結婚了,他個小流氓現在據說改邪歸正了哦。」臨一潼喝了口酒說道。」

沒辦法,把別人肚子搞大了,對方家人不同意墮胎,我能有什麼辦法」邵偉無奈了。」

你個傢夥死性不改哦,你這麼醜也有人要啊?你的同學小臨那麼帥也沒聽說他亂在外面玩哦」曉謠嘲弄他道。」

就他啊,你別看他那麼斯文,他可是衣冠禽獸啊,別被他的外表矇蔽了,好多女孩子就是這樣被騙了,你別步後塵啊。哈哈」邵偉以藐視的眼光看著臨一潼。

臨一潼罵道:」找死啊,好,你想死我成全你。」說完衝到邵偉邊上,打鬧起來,邵偉開始求饒,一邊躲一邊笑著求饒道:」大哥我錯拉,我不是有意的,放過我吧!」臨一潼邊打邊說:」你小子就會造謠,什麼事到你嘴邊準變難聽。」

」鬧了一陣子,大家也很累了,曉謠把外套脫去了,把高跟鞋仍到了一邊,盤著腿坐到沙發上,開始敬大家酒。此時大家倒是沒喝酒,目光都注視到她的那裝燎人的絲襪腿上了,臨一潼坐在對面,正好看見她的粉紅色內褲。」

曉謠啊。你看看,你春光露餡了,臨一潼現在的眼睛在看什麼?你應該殺了那色狼」邵偉又開始數落臨一潼了。」

我又不是沒穿內褲,怕什麼,又不你老婆,你管的著嗎?」曉謠眼睛看了看邵偉又對臨一潼說:」有那麼好看啊?要不要我把裙子也脫拉?」她的醉意很濃,說話也不像以前了。

臨一潼愣住了,說倒:」哪有啊?我在看你的酒杯裡有個牛肉乾,我幫你拿出來。」」我說吧,小臨是個老實人,不像你們這些禽獸,他對女人不亂來的。

呵呵。」曉謠剛才的試探得到了滿意的效果,不禁對臨一潼另眼相看。但是那朦朧的醉意大夥都看的出來。

臨一潼走了過去,坐到她旁邊,找了根牙籤,將他杯子裡的牛肉乾叉了出來,小心的牙籤投在了煙灰缸裡,當手拿回來的時候,胳膊不小心碰到了曉謠的杯子,酒撒 的到處都是,胸部,大腿。酒水把絲襪弄濕了一大片,可以清楚的看見大腿內側的清晰的白肉。臨一潼趕忙拿起桌上的紙巾,手忙腳亂的開始擦起來,由於酒意,他 也沒想到對面這個女人是有夫之夫,時而紙巾伸到了她的乳溝,時而伸進他的大腿。擦著擦著,手不小心滑到了他的超段裙內,本來是準備擦大腿內側的,結果不小 心……他們面面相視了5秒鐘,兩人都呆了。臨一潼趕忙拿開手,很快說了聲:」對不起。」」沒關係。」曉謠底下了頭,臉紅的很厲害。但是臉頰上露出了點笑 意。

還好其他人都沒太注意,要不還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樣的瞎說。

臨一潼見和她的處境很尷尬,就說道:」大家喝酒啊,不要涼啊,鬧起來啊。」

他如果不是上司的老婆該多好啊,今天又可以快活一夜了,哎。那傢夥運氣怎麼這麼好,找到這樣位佳人。」

*** *** *** ***

自從上次的那次邂逅,臨一潼對於那位可愛的小嫂子唸唸不忘,自己又處於漫長的休假階段,心靈的空虛,更加使得他徹夜難眠,總想再見到這位佳人,哪怕只有一 次。但是他自己也知道,這樣漫無邊際的等待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只有爭取了才能有收穫,才能有回報。現在的他飽受著思念的折磨,也顧不了她是人家的老婆 了,何況她的老公跟自己素來不和,這更似的他的意圖更加的堅決。

曉謠,上次與臨一潼的見面,讓她也有一種莫名的感覺,是想念?是想見到他?這個也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位很朝氣,陽光的大男孩子,25歲出頭,英俊的臉 膀裡透露出一絲幹練,傻傻的,可愛的眼神裡,有時候又閃出機智的靈氣,著實是個摸不透的傢夥。最令她難忘的便是他他186公分的身高,大開領的襯衣裡,兩 塊結實的胸肌令女人心曠神怡。每次想到這裡,她都拚命的甩下頭,」想什麼呢,自己都結婚了還想男人,呸呸,發騷啊。」自己笑了笑,默默的對自己說。

星期1的早上,臨一潼無聊的推著小購物車,漫無目的在超級市場裡轉來轉去,以前的這個時候是最忙的,每個星期1都是爭分奪秒,客戶一個接一個,現在淪落到 逛超級市場,他難免有點黯然神傷,轉了2個多小時了,小推車還是空的。終於,他發現了一種自己喜歡吃的西餅,彎腰那起那貨架上的最後一包,此時貨架上出現 了一個空洞,對面有個女身的身影,這個女人的背影是那麼的熟悉,他吃驚了:」這個不是曉謠嗎?世界上真有這麼巧的事?難道我生活在小說裡?」想到這裡,他 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甩開手推車,飛快的跑到貨架的另一端。」果然是幻覺,呵呵。」貨架的這邊空無一人,臨一潼無奈的搖搖頭,自言自語道。」

臨一潼。」忽然臨一潼聽到有人在叫自己,這個聲音也是那麼的熟悉。」難道真不是夢。」臨一潼正在不解中,轉過了頭。」

臨一潼,在這裡也能夠碰到你耶。你不上班的哦?」曉謠好像都不記得那的酒吧裡的尷尬了,很開朗的跟臨一潼寒暄著。」

HI,你好啊,原來真的是你,我啊,我放大假了,這假還不知道放到什麼時候,」臨一潼一臉的喜悅之情。」

正好,我準備去4樓去買點衣服,那裡好像新開了幾個品牌的專賣,有興趣陪我嗎?」曉謠好像並不太在意和男人獨處,顯得格外大方。

她的這一席話真是把臨一潼搞的太驚訝了:」原來機會來的是那麼的快,是那麼的容易。」」沒問題,我正好也想去買個錢包,那天酒吧回來的時候錢包不見了。」臨一潼微笑著從容的答道。

這個超級市場的4樓果然豪華,各大國際品牌的都在這裡設了專賣點,看的讓人眼花繚亂。女人都愛這些,曉謠也不例外,她一邊走一邊說:」這裡的擺設是越來越 豪華了,有點不是很像超級市場了,你說呢?小潼。」」我始終覺得沒什麼區別,要賣好東西,肯定需要這樣的裝飾,要不貨的價格怎麼提的上來?」臨一潼以自己 專業的角度來給予曉謠了答覆。

曉謠好像並沒有太在意臨一潼的話,因為她的眼睛根本就沒有離開過過道兩旁的漂亮的假模特,假模特身上的衣服都是今年春夏的最新款,」小潼,你覺得這件怎麼樣?」她指著一件紫紅色的晚禮服道。」

這個我不清楚哦,只有你試了才知道哦,要不你去試試。」臨一潼還是那副微笑。顯得很紳士。」

也對,那我去試一下。」」服務員,幫我拿一件適合我身段的,就這件紫紅的,我在試衣間等你,謝謝。」曉謠頑皮的跑到試衣間裡。臨一潼也跟在後面,準備等在門外,幫她解決一些不時之需。

曉謠一進去就迫不及待的拖去了衣服,站在門外的臨一潼只看到她的那雙白淨了小腳和腳踝。此時的臨一潼盯著他的腳一動不動,看著她拖去外褲,內褲,那團心中 的慾火比上次更加強烈了。但是無奈還是伴隨著他,根本就沒什麼理由向他表白,她都是有老公的人了,再表白不被他抽才怪。就在這個時候,門裡傳來曉謠的一聲 尖叫。臨一潼第一反應就一掌劈開了門,小房間內的曉謠此時好像更害怕了,因為她現在只是用一件小外套遮住她那一絲不掛的身體。」

出了什麼事?」臨一潼一臉的驚慌,顧不了一切的問道。」

沒……沒什麼哦,就一隻蟑螂剛才在我腳下。」此時的曉謠頭都不敢擡起來了,緊張的表情好像並不是蟑螂帶給她的,也許是臨一潼在這個時候進來。而臨一潼此時好像就呆在自己的家中一樣,呆呆的欣賞著眼前這副裸女圖,他好像已經忘記這裡是超級市場,這裡是試衣間。」

小姐,裡面出了什麼事嗎?我能進去嗎?」門外的服務員焦急的說道。」

沒,沒事,只是有一隻小蟲子,我在處理在,我是他男朋友。你去忙你的吧。」臨一潼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還好他的反應速度快,要不就麻煩了。」

啊?什麼?小潼,這……你別瞎說啊,這服務員我認識的。」曉謠開始有點慌了。」你還是先出去吧,我沒穿衣服哦。」此時的臨一潼已經失去了理智了,根本就沒有聽到曉謠說的話。」

曉謠,你真美。」」你先出去好嗎?我們這樣會被別人看見的。」曉謠有點著急了。

慌張的表情下的曉謠,顯得格外的迷人,縮在一團,靠在牆角,只要只男人就會對她產生一種佔有慾,一種征服欲。臨一潼對曉謠早已產生了一種曖昧之情,這種情 更加促使他控制不住自己。臨一潼慢慢的向她走了過去,蹲了下來,用手撫摩著她的臉,撫摩著他的黑髮。精製的五官下是那細長的脖子。」

你在幹什麼啊?不要啊,不……要啊。」曉謠的擔心的真的變成了真的。」

不要怕,曉謠,我只是喜歡你,並沒別的,從那次的酒吧聚會後,我徹夜難眠,天天想的都是你,我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我只想拚命的想愛,」臨一潼用著深情的眼神望著曉謠,說出了這段藏在心底半個多月的話。」

我是有老公的人了,你是知道的,我們不可能的。」曉謠被剛才臨一潼的眼神深深的打動了,但是出於倫理道德她不可能答應臨一潼,只給予他失望的答覆。她也有時候會後悔,為什麼會結婚那麼早,但是一切都遲了。

臨一潼沒有理會她的話,手順著她的脖子往下,她的手把衣服夾的更緊了,她卻不敢叫,如果一叫,這裡認識她的人肯定會把事傳的沸沸揚揚,但願他只是摸一會, 摸一會就完了。這個只是曉謠一相情願的想法,此時的臨一潼根本不可能這麼容易的罷休,就連他自己也只是受到慾望的支配,忘記了自己是她老公下屬,還必須跟 她老公同事朝戈。臨一潼的手撥開了他的遮羞衣,左手也順勢捏住了她的右手,那充滿慾望的右手也停留在她的那迷人的雙峰上。

第二話 上司的妻子(下)


曉謠把頭偏到了一邊,不敢再看臨一潼,希望自己能早點結束這場不應該有的遭遇。臨一潼把身體向前挪動了一步,用自己肌肉發達的雙臂抱住了她。」

看著我,你難道不敢看我嗎?我知道你也喜歡我,為什麼要痛苦的把這段感情壓抑住,為什麼要受到世俗的牽制?」臨一潼的話顯得更加深情了,希望能融化她那顆被世俗而冷卻的心。」

我……我不是不敢看你,我也不知道,我們到底在做什麼。」曉謠的語氣快要哭了。也許是害怕,也許是不知所措。

臨一潼聽到這席話,終於明白了一點,這個女人並不討厭自己,這個是可以確定的,但是她的害怕,她的矜持,讓自己難以成功。

臨一潼的雙唇漸漸的靠近她那發抖的身軀,輕輕的吻了吻她的臉頰,」我愛你。」臨一潼把她那件遮羞衣奪了過來,一把仍到身後,她那美麗的裸體身軀頓時暴露在 臨一潼的面前。而此時的曉謠就像砧板上的肉,根本就沒辦法反抗,只能任由對方宰割,但是由於對他那種特別的感覺,並不覺得很委屈,只是呆呆的,身體也僵硬 了。」

很冷嗎?如果很冷就抱緊我,」臨一潼很認真的說道。

他用力的把曉謠扶了起來,靠著牆,瘋狂的吻的那的雙唇,雙手用溫柔的力度按摩著她的雙乳。終於,曉謠有反應了,輕輕的呻吟聲刺激著他的男性激素。

他的雙手漸漸的滑到曉謠豐滿的臀部,從屁股的股溝往前延伸,很快的,到了曉謠私處。多情的少婦果然不同,稍微的一調情,春水馬上四溢。」

曉謠,你流了好多水哦,說句愛我好嗎?」臨一潼覺得時機到了,決定來幫這少婦洗洗腦,讓他沈浸在自己的愛撫中。」

噢……不要把手放進去,我會受不了,不要。放過我吧小潼,我們不能這樣的,我對不起我老公啊,不能啊,你叫我以後怎麼見人,」曉謠的語氣有點哀求了。

但是臨一潼怎麼可能放過今天的大好機會,他不顧一切的把中指插進他的小穴,輕輕的在裡面攪動。她的春水順著臨一潼的中指慢慢的往下流淌,臨一潼加速了攪動,也慢慢的由攪動變成了抽動。」

恩……不要啊。喔……。」曉謠是身體已經站不住了,臀部開始抖動了。

臨一潼的手加速了抽動,再一次吻住了他的雙唇,準備用舌頭來摧毀她最後的防線,左手也握住了她的奶子,用力的揉搓著。臨一潼的下體也異常的火熱,他掏出了自己的肉棒,頂住了她的小腹,輕輕的撞擊著,希望能用自己雄偉的男性器官鉤起她體內充滿淫慾的女性荷爾蒙。」

好燙啊,你的什麼東西挨到我了,嗯……。」曉謠爭脫他的雙唇,用無力而微弱的聲音問道。

臨一潼此時就像處於發情期的獅子,哪管的著她說燙,用雞吧插入他的大腿內側,在她的腿內做著活塞運動,一支手摟住她顫抖的腰。曉謠在這樣熟練的調情策略 下,顯得是那麼的柔弱。雙手也不聽使喚的抱住臨一潼的頭,瘋狂的吻他,瘋狂的撫摩著她的頭髮。此時的她,下體的瘙癢已經讓他徹底的站不住了,要不是臨一潼 粗曠的手臂,她早已癱軟在地。臨一潼把她翻轉過來,讓她背對著自己,雙手撐在牆上。臨一潼雙手脫起他的腰部,把他背壓下,讓她私處盡露在他眼前。

她那乾淨的下體,頓時帶動了臨一潼,別的女人這裡雜毛叢生,而且顏色黑的發青,而這位美麗的少婦不但人長的水靈,連根多餘的陰毛。臨一潼把鼻子湊了上去, 輕輕的一聞,一種內褲的那種香水味道和原始的體香撲面而來,雖然時而傳來一種女人淫水固有的的腥味,但是這種淡淡的腥位正是男人的催情劑。他用舌頭撥開了 曉謠的陰唇,用征服過無數女人的那隻舌頭伸進了她的小穴。」

啊……好癢,不要啊,好癢,我受不了了,不要啊,」曉謠的雙腿已經彎曲,在顫抖,但是她好像不想爭脫這只美妙的舌頭,」好舒服啊,啊,不要停啊,嗯…… 恩……。」她的內心告訴自己,她並不想再逃避,她是一個渴望性愛的女人,老公那樣的兩天一次根本就滿足不了自己。自己那麼年輕,為什麼不趁自己年輕放縱一 下呢。她的腦海充滿了矛盾。

臨一潼攪動著自己的舌頭,她的淫水已經留到了自己的下巴,左手找到了她的陰蒂,好大的一顆陰蒂啊,足有花生米那麼大,紅色的顆粒隨著她的情慾的增加,已經裸露在外。臨一潼用拇指按住了她的大陰蒂,用力的畫著圓圈。」

啊……啊,」曉謠開始尖叫了,雙腿下意識的往下蹲,想躲避他的拇指,因為這種過度的刺激她實在接受不了,堅持不住了,是老公從來未曾給過的。而臨一潼知道她的意圖,右手馬上托住她的屁股,大拇指更加加速畫圈,也按的更用力了。」

我受不了了,啊,你,你乾脆和我作愛吧,我難受,不要再刺激我了。我怕我大聲叫把別人都叫過來了。啊……噢」臨一潼聽到曉謠的求饒並沒有當一回事,因為他 的絕招並不只這麼一點,他放開了曉謠的陰蒂,用中指插進了她的小穴,插的很深,用力的抽查著。曉謠經過剛才漫長的調情也早已招架不住,現在經過這種類似作 愛的方法,多少得到了彌補了一下他下體騷穴的空虛,身體的擺動也緩和了些,隨之而來的事,一聲接一聲愉快的叫床聲。」

噢……喔……!哦!噢!」臨一潼覺得時機快到了,把舌頭伸到了她的屁眼處,用暖忽忽的唾液盡情的調戲著她的神經末梢處。此時的曉謠早已不能滿足那一跟手指 頭的抽送,身體又開始搖擺了,叫聲也變的沒有規律了,陰道的內部就像被無數的螞蟻在爬。她也開始不知道身處在什麼環境之下了。也忘記了是在和誰作愛。」

好舒服哦,老公,好舒服啊,快點插進來吧,我要你的大雞吧插我。」臨一潼也很奇怪,但是想了想就明白了,她現在已經處在忘我的境界了,乾脆決定滿足她的要求,他拿起自己20多釐米的雞吧,對準曉謠那充滿淫水的小穴,噗的一聲,輕鬆的插進去了半。但是裡面的就進不去了。」

啊,老公,好深啊,你今天幹的好深啊,好爽啊,噢……噢……。」臨一潼差點笑了出來,這才操進去了多少了,就說很深。」

以前沒有這麼深過嗎?曉謠,我還可以插的更深一些哦,今天的雞吧粗不粗啊?」臨一潼裝做他老公的語氣說了句。」

粗啊,那頭好大啊,噢……好像操的我陰道的肉都翻出來了。」曉謠隨著他的抽動,第一次高潮即將來臨。」老公,你再插深一點,我好舒服啊,啊。輕一點啊。噢……」臨一潼將自己的雞吧用力往前一頂,又進去了幾釐米,快速的抽送著,雙手握住她的細腰,配合著自己的抽送。

曉謠的長髮隨著身體的波動,在臉頰邊飄逸。」

今天你好厲害啊,操的我好舒服啊。喔……好深,哦。感覺漲的滿滿的。」

你和你老公做愛的時候也喜歡這樣聊嗎?」臨一潼不解的問道。

曉謠這個時候才明白原來在身後的是臨一潼,恍然大悟,查點暈了過去。」小潼放開我,我們這樣不行。快點放開我。」但是她那爭脫的開臨一潼那有力的雙臂,面對這樣的變故,臨一潼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也一下比一下深了,希望能讓她徹底的臣服在自己的大雞吧中。」

啊,啊,啊,不要啊,夠了,我們停吧。噢……。」曉謠央求道。」

沒人會知道的,我也不會說出去的,曉謠我是真心喜歡你的。」臨一潼很認真的說道,他的抽送速度進一步升級。」曉謠我們換個姿勢吧,你跨在我的身上,我站著 抱著你做。」曉謠已經被剛才的那一翻猛烈的抽插幹的差點叫不出聲音來了,身體各個關節都變的酥軟,被她抱了起來,她也只能雙手抱住他的脖子。

臨一隻手抱一個腳,小心的把雞吧插了進去,這個體位,雞吧可以幹的特別深,他怕曉謠招架不住,就先開始幹的很小心。」

啊,啊。好疼啊,啊,輕一點,啊……」曉謠從來沒有被這樣抱起來做過,刺激之餘難免有些痛楚。」

好好,我輕一點,等一下就好了,等一下你就會被爽翻天的。」臨一潼稍微控制了一下插的深度,配合著有規律的抖動,他們倆圍著小房間邊走邊幹。曉謠緊緊的抱住臨一潼的脖子,開始親吻他的耳朵,這個讓臨一潼非常的意外,看來她是又到了高潮了。

臨一潼把她輕輕的放在地上,準備做最後的衝刺了。」

曉謠說句愛我好嗎?我是很愛你的,相信我。」臨一潼深情的看著她,停止了抽送。」

我是有老公的人了,我們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下輩子,我會毫不猶豫的嫁給你。」曉謠也看著臨一潼眼睛,淚水也飽和了她的眼眶。

臨一潼面對他的保守,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只恨相見太晚,開始更加恨侯於昌那個老傢夥。他甩了甩頭,決定不再想了。猛的插起來,隨著臨一潼的一聲男性的悶吼,他把精液射進了曉謠的體內。

曉謠早已被剛才的猛烈操穴弄的欲仙欲死,雙手在臨一潼的背後留下了幾條深深的抓痕。

*** *** *** ***

事後臨一潼也沒有再聯繫曉謠,他也許為此女抱憾一生,這也是他唯一的真愛。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