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母的黑色純棉內褲全濕透了

第一章


在我結束與已經是前女友的Sarah的最後一次約會回到家裡時,午夜已經過了很久。壓抑著告訴她「去死」然後讓她走路回家的衝動,我開車把她送回了家。被甩掉已經很痛苦,然而還要開車送她回家更是額外的羞辱。把車開進車庫時我搖了搖頭。這已經是一年內我第二次因為同樣的原因被甩。

我輕手輕腳地開了門,希望不會吵醒任何人。我走過了繼妹Liz的門,然後拐了個彎。我聽到了爸爸和繼母的房間傳來的像告密者一樣的吱呀聲:像往常一樣,他們在瘋狂地做著什麼。我還記得第一次意識到那是什麼聲音的時候,意識到我爸爸和繼母在做愛時有多麼的讓人衝動。然而現在,聽著他們夜複一夜一個小時的性愛,隻會更加侵蝕我殘存的自信。

我回到我的房間,關上了門。透過我房間的空調風口幾乎已經不能聽到床的吱呀聲,但我知道他們依然還在做愛。我脫掉衣服,看著鏡中的自己。我是個相當不錯的家夥,而且也源源不斷有女孩對我有興趣。但現在,連續兩個女朋友因為同樣的原因甩掉我,這讓我質疑自己是否還能解決我的「問題」。我躺下來,試圖將這些思緒清楚出去,卻依舊需要繼續傾聽二十分鍾我爸爸把繼母操的天翻地覆的聲音。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晚了。這天是星期天,我爸一如既往出去打高爾夫球。我下樓的時候,Liz正在和我繼母Annie一起吃早餐。Annie甜甜地微笑著,她的頭髮蓬亂不堪,我知道那是一個長夜的瘋狂性愛的結果。Liz衝我微笑,但我卻懷疑這笑容意味著麻煩。Liz和我並不親近,雖然我們年齡一樣,並且上同一所本地的大學。Annie給我盛好了早餐放在桌上。在她為我準備早餐時,透過她寬鬆的T恤我看到了不少她的乳溝。Annie的乳房很美,而我在和Liz的眼光接觸前儘可能多地窺視了她的雙乳。Liz眯起了眼睛,顯然已經抓住了我偷窺她媽媽乳房的行徑。我知道Liz非常嫉妒她媽媽的身材,雖然她自己本身也很漂亮。她們兩個都有著金色的頭髮和明亮的藍眼睛,但是Annie是曲線玲瓏,而Liz則是柔和的網球選手的身材。我並沒有一個明確喜歡的類型,但我覺得兩個女人都很誘人,我也嫉妒我爸每天晚上都可以盡情享用Annie。

「你的約會怎麼樣?」 Annie甜甜地問道,同時坐下來加入我們。我聳聳肩,不想就這個話題多說什麼,但Liz卻準備好了猛烈攻擊。

「哦,他被甩了,「 Liz說道。

」Liz!「 她媽媽衝她喊道,試圖制止她。

」這是真的,「 Liz繼續說著,她的眼睛發亮,」Sarah今天早上告訴我的。「

我想,這應該是我跟Liz的朋友約會應得的下場。我什麼也沒說,繼續安靜地吃早餐。氣氛很尷尬,我也一直試圖避開Annie的眼睛。然而,她停頓了一下,清了清她的嗓子,試圖緩和緊張的氣氛。

「Liz,不要這樣。」 她說,「Mike,親愛的,你還好嗎?」

「嗯,」 我看著她的眼睛說。她看起來很真誠和關心我,不像她可惡的笑嘻嘻的女兒。」我想我們本來就不合適。「

」這可不是我聽到的,「 Liz準備好了最後的攻擊。我不知道她到底瞭解多少,但是在我告訴她閉嘴之前,她脫口而出,」Sarah說你做愛時從來沒有堅持到一分鍾過!」

「閉嘴!」 我衝她喊道。我站起身,在Annie試圖介入之前將食物傾倒到垃圾桶裡,衝出了廚房。我抓起鑰匙,幾秒鍾之後就在Liz嘲弄的笑聲中開出了車庫。我開車繞了一會兒,聽著高音廣播,試圖說服自己Liz在瞎掰。但她不是,而這正是讓我最痛苦的。和Sarah在一起,以及在她之前和Kristin,每次我們要做愛的時候,我總是在剛剛插入就失去了控制然後射精。我試了所有可以推遲高潮的方法,但都不行。一開始每個女孩都很有耐心,甚至理解,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可以感覺到越來越多的沮喪,直到她們各自提出了一些蹩腳的藉口來甩掉我。而現在她們告訴了她們的朋友,包括我的繼妹。如果我不做點什麼,我就會被貼上「一分鍾男人」的標籤。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一個小時以後我回到了家裡。看到Liz的車不在時我鬆了口氣;我不想再需要應對她。我走到屋裡,發現Annie正坐在起居室的椅子上,等著我。

「Hey,」 她親切地問,「你還好嗎?」

「我不想談論這件事情,」 我有些粗魯地說,但接著停了下來。「對不起,我不是針對你。」

「沒必要道歉,」 她說,「Liz那樣對你很過分。」

我感到自己臉在變紅。我面對著她坐了下來。她穿著一件運動短褲和T恤,頭髮紮成了馬尾。她總是在鍛鍊,用她自己的話說,「保持老年活力」。但是,對於一個剛過四十的女人來說,她看起來很棒。我能看出來為什麼我爸爸這麼被她吸引。我擡頭看她。在我需要的時候她總是在那裡,總是願意傾聽並給我好的建議。我並不認為我可以告訴她具體發生了什麼,但現在我也不需要告訴她了:Liz已經替我說了。

「她是對的,」我說,像打敗了一樣。「我是因為那個被甩掉的。」

「那個叫Sarah的女孩不會這麼狹隘吧?」 Annie說。

「你的意思是我還有更壞的地方?」 我再一次很粗魯地說。我道了歉,她笑了。

「沒關係,你不開心。我隻是想說,那是離開像你這麼好的男孩的一個很愚蠢的原因。「

」謝謝,「我說,」但我想兩個女孩已經足夠證明一切了。我是說,我甚至無法相信我在跟你談論這件事情。但是,萬一我是真的在這方面很差勁呢?「

Annie的手在她的短褲上滑過,然後佔了起來。她繞過咖啡桌,坐在了我身邊。她輕拍著我的腿,笑著說。

」即便你能堅持很久,也有可能在那方面很差勁,相信我,」 她微笑著說。「而且,我確信你是在誇張。」

「我沒有,」 我哀怨地說。從十年前Annie和我爸爸結婚開始,我就一直覺得跟她很親近,而我的問題也開始折磨我。「我是認真的,Liz不是在開玩笑。」

「嗯。」 Annie停下來思考了一下,然後說,「這話從你繼母口中說出來會很怪異,但是你可以學習如何。。。嗯,堅持的久一些。」

我擡起頭充滿希望地看著她,她點了點頭,「這是真的。我以前有過一個男朋友,每次隻能堅持一分鍾,甚至更短。但是一段時間以後我教會他如何持久,然後所有事情都變的非常好了。比好更好,甚至。」

「真的嗎?」 我問。「但有沒有什麼書,或者什麼教程我可以看到。或者網上的什麼東西?任何東西都是個幫助。」

她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敢打賭你已經搜遍了互聯網卻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這需要一些耐心,和時間。」她站了起來,彎腰在我額頭親了一下。「有耐心點,事情會變好的。你隻是需要找到一個好老師。」

她走開了,她圓圓的屁股以她一直特有的近乎催眠的方式搖晃著,我衝她說,「你確定我可以學到?」

她轉過身來,笑嘻嘻地。「如果你爸爸可以學到,那你也可以。」她眨了下眼睛說,然後走上了樓。

我在樓下坐了一段時間,有些傻眼。如果我爸爸可以每天晚上操Annie那麼久,那對我來說就是有希望的。我心裡充滿了一種可能性的感覺,那種每次我跟一個女孩做愛時有的,卻最終跑掉的感覺。我腦子裡也充滿了Annie正在我爸爸做愛的畫面,床的吱呀聲,以及Annie偶爾的呻吟聲。如果她可以教會我爸爸做那些,那麼對我來說還是有希望的。

當然,有一個問題。我需要找到一個人願意教我如何持久。這不是一個可以在第一次約會就要求的能力。Sarah和Kristin在一開始都有足夠有耐心,但她們都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可以幫我。我隻能求Annie告訴我她是怎麼教會爸爸的。

想到這裡,我意識到如果她願意,Annie可以告訴我如何保持持久。我是說,她說了她教會了爸爸,但那不代表她沒辦法至少解釋她是怎麼做到的。我和她已經有過包括性在內的開誠布公的談話,問問她又能怎麼樣呢?

下定決心,我走上了樓。我父母的房間有一個面向後院的小陽台,我在那裡找到了她。她在看書,在我敲了敲開著的門以後,她擡頭看我,然後把書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什麼事?」她問道。

我做了個深呼吸,決定利用我擁有的每一份信息。「Annie,」我說。「我想讓你告訴我你是如何教會我爸爸持久的。求你了。」

她頓了頓,臉上掛著真實的驚訝,然後輕柔地說,「Mike,這不是我可以用話語來解釋的。我其實是手把手教的他。如果我可以告訴你,我會的。但是我想我無法幫助你。」

我臉沈了下來,她注意到了。她接著說,「我是說,這不是說我可以手把手教你。」她站起來,來回走著,往窗外望了一分鍾然後轉過來面對我,「我也希望我能幫忙。」

「嗯,」 我說,試圖用一個笑話來緩解氣氛,「你可以手把手教我啊,如果那樣會更有效的話。」

「不,」 她平淡地說,很明顯沒有領會我試圖幽默的意圖。她一言不發大步走出了房間。還沒等我追她,我已經聽到了大門的關門聲。她出去了,留下我自己,感覺比早上還要糟糕。

我試著在晚上Annie回家後跟她談話,但她很堅決地避開了我。等到Liz和爸爸回家的時候,我已經開始擔心我永遠地破壞了我和繼母的關係。晚餐和晚上剩下的時間難以忍受的不舒服,我沒有浪費更多時間,找了個蹩腳的藉口上床早睡。我坐在自己的房間裡,看書,試圖讓我的注意力從與女人的問題以及現在與繼母的緊張關係上轉移開。我如此沈醉於自己的想法,以至於幾乎沒有注意到本來很熟悉的父母床上傳來的吱呀聲。

「太好了,」 我嘆了口氣對自己說,聆聽著爸爸新一輪對我繼母的抽插。我看了看表。剛剛十點半,對他們來說有點早。在我看書而持續的做愛聲從通風口傳來時,我想到了Annie。她很生氣,以至於我能看出來。我想知道該怎麼樣彌補她,如果還可以的話。我對她顯然太過分了。也許做些繁重的家務會讓我回到她的石榴裙下。她一直想讓爸爸刷前院柵欄的漆。也許我可以給她一個驚喜。

我的思緒一直在徘徊,我停下了琢磨如何彌補Annie,而隻是在想Annie。她一直很風趣,甜蜜。但她又很曲線玲瓏,我能看出爸爸為什麼如此被她吸引。Annie每天晚上被插的想法一直在我腦海裡,而當他們做愛的聲音持續傳來,我發現自己硬了,僅僅是想到她就硬了。我正要把手伸進自己的短褲裡,通風口的聲音卻停了。我停了停,指尖剛好低過我的腰帶,用力聽著。我看了下表,有些抑鬱地發現已經十一點二十了。我爸爸剛操了Annie五十分鍾,我卻無法堅持五十秒。我正要繼續自己擼管來放鬆自己一些,這時傳來了敲門聲。

我把手從褲子裡掏出來,坐了起來。在低聲說「進來」之前我用盡了辦法掩飾我的勃起。然後門打開了,Annie往房間裡瞄了一眼。

「忙嗎?」 她低聲說。她的頭髮蓬亂,穿著一件爸爸的T恤作為睡衣。我搖了搖頭,她走了進來。我房裡的燈開著,在她關門的一刻我能辨認出她內褲的輪廓,而在她轉身時我發現她沒有戴胸罩。我已經開始變軟的雞巴,又開始變硬了。我動了動,用一個毯子蓋住了我的反應。

Annie在我旁邊坐了下來。她膚色健美的長腿搭在床邊,用手撐著床往後靠著。我試著不去盯著她的乳房,但是她的乳頭依然硬著,我像往常一樣,偷窺了儘可能多的時間,又琢磨著自己不會被抓到。

「今天早上,」 過了一會她開始說,「在我們談到你的。。。問題時。你問我能不能演示給你。」 我想開口但她阻止了我。我看著她,能看出來她有考慮好的想法。她的頭髮因為剛剛的性愛顯得很蓬亂,而我意識到她剛剛還在猛烈地被操,現在卻很平靜地跟我談話。我在想爸爸是不是射在了她裡面,如果是,那些東西是不是正在慢慢地從她身體裡滴出來。我的思緒一下子被帶了回來,她又開始說話了。

「我不喜歡你的笑話。」 她平靜地說。她不生氣,我能看出來。但Annie不會讓這些東西平靜地待在那裡,過後再來煩擾她。「我知道你需要幫助,但看在上帝的份上,Mike,我是你的繼母。」

「我知道,」我說,緊張的竊竊私語讓我的聲音有些撕裂。「這就是我為什麼問你。我總是在遇到問題時問你。而當你說你知道怎麼幫助的時候,我怎麼可能不問呢?你不可能在我面前說那些,又指望我靜靜地接受它。」

她頓了頓,考慮了一會。「好吧,你說的對,「她說,「我不能責怪你問我。但你知道我不能像幫你爸爸一樣幫你。我是說。。。」 她停頓了一下,紅著臉。「這不僅僅是一個教程,這是手把手地教。」

她臉又紅了,扭過頭去,然後開始悄悄笑了起來。我也笑了,雖然我趁著她目光移開的機會又無可指責地看了她的乳房。當她轉過來面對我時,我的眼睛從她乳房上移開的慢了一些。她看了看我,沒說什麼,繼續對我說,「對不起我這一整天都在避開你。」

「沒關係,」 我說,「很抱歉我讓你不開心了。」

「一開始我不開心,但後來我想了想,覺得又有些好笑。不是你的問題,親愛的,而是你要求的。然後,我承認,我考慮了你的請求。」

「因為這個你跟爸爸做愛比平時開始的早?」我問。她臉紅著笑了。我們曾經就他們的性愛生活開過很多次玩笑,而她玩笑似地拍打我的肩膀。

「嗯,」她說,「我猜我會被說到這個。」 她往後仰著,伸展了下身體,而在她往下看時她看到了我所擔心的床單下我的勃起。她很快就移開了目光,但我能看出來她看到了。我正要說些道歉的話,她坐了起來,轉過臉對著我。

「好吧,」她說,「也許我現在因為剛剛爽過心情不錯,或者也許我在犯一個天大的錯誤,但我會幫你的。一點點。」 她很快加上。「我會給你一些指點,提出一些問題,好嗎?」

「好,」我說,不知道該說些其他的什麼。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開玩笑,或者她說的是不是我所希望的。她站起來,慢慢地伸懶腰打哈欠。她的T恤被挑起來,我能看到越來越多的她的大腿,直到終於看到她粉紅內褲的一瞥。她的腿微微張開,內褲像是被浸泡過,我猜爸爸射在了她裡面。她附身向前,把她的手臂放在我的肩膀上,直直地看著我的眼睛。

「我們明天開始,」她說。「你要按我說的做,我怎麼說你就怎麼做,明白嗎?」 我點了點頭,她繼續說。「你不能告訴任何人這件事情。而且你必須如實回答我問的任何問題。」

我又點點頭,她站了起來。她把手放在臀部,然後說,」你爸爸和Liz明天大部分時間不在家,我們早上就可以開始。「

她給了我個驚喜,附身靠近我,親了親我的額頭,然後開始走出門。她中途停了下來,轉過身來。「早上見。」她走進大廳,關上了我的門。我把手伸進內褲開始自己擼管;我甚至在她還沒有回到她的房間就射了。

第二天我早早起來,想知道Annie是不是隻是作為報複我的一種方式在跟我開玩笑。我在房間裡來回轉了幾圈,直到我聽到一輛,然後兩輛車離開車庫。我換了衣服,在鏡子前停留了兩次,然後下了樓。

Annie正在廚房等我。她穿著緊身的黑絲瑜伽褲和運動胸罩,看起來剛剛鍛鍊完。她的皮膚閃閃發光,碩大的乳溝直直地對著我。「我想你在琢磨這個,但昨晚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我會給你一些指點。」

「謝謝,」 我說,搞得她笑了起來。

「我不敢相信我在跟你討論這個,」她說。 她跳著坐到廚房的檯子上,乳房因此而搖擺不定。「你吃早餐的時候我會問你一些問題。」

我給自己搞了一些食物,間或看看她。她期待地看著我,但直到我早餐吃了一半才開始說話。

「那個,嗯,」她頓了頓,咬著嘴唇。「你總是會很快就射嗎?然後,你隻是在跟女孩做愛時射的快嗎?自己自慰的時候會不會持久些?」

「嗯,」 我臉紅地說。「跟你說這個很怪異。是的,所有時候都是,不管是我自己自慰還是跟女孩做愛。」 大聲把這些說出來感覺很屈辱,但Annie一直都很幫助我,所以跟她說起來也很自然。

「好吧,」她說,放鬆了一些。「還有其他的什麼讓你煩惱的嗎?比如說,有沒有什麼無法勃起的障礙?」

「天哪,沒有。」我說,她大笑。「一起看起來都還好。我是說,就我自己知道的。你覺得是生理問題?」

「不是,」她說。「我想你隻是下面太敏感了,而且你可能想東西太多了。你爸爸一開始也是這樣。」

「不管怎麼樣,」她繼續說,「我肯定你不想談論你爸爸。」 她從檯子上跳下來,又給了我一次乳房秀。對她這個年紀的女人來說,她的小腹很平坦,她穿的衣服也讓我很開心。她坐在餐桌上,腿慢慢地搖擺。「好吧,」她說。「我還沒就這個事情想太多,你想怎麼開始呢?」

「我也還沒考慮太多,」我承認,「我是說,除了在想你是不是認真的。」

「非常認真,」她笑著點點頭。「我不想讓你擔心跟女孩做愛時能堅持多久。但是,嗯,我想開始的話。。我想也許你應該脫掉你的短褲?讓我看看它?」

「哦,」我說。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想到她會想看裸體的我。我停了停,她笑了,輕輕拍著她的膝蓋。

「我見過太多了,」她說,「對我來說這不算什麼。」

「你見過多少個?」 我假裝憤怒地問。她笑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閉嘴然後把短褲脫掉吧Mike,」她說,依舊在大笑。

我站起來,手有些發抖。我摸索著自己的短褲,開始把他們脫下來。她鼓勵地看著我。我已經硬了,而在我把短褲脫掉的時候雞巴就跳了出來,悸動著,準備就緒。Annie盯著它看了一會,沒說什麼,然後擡頭看著我說。

「好吧,」 她實事求是地說,「來看看我們的家夥怎麼樣。來吧,儘量試著堅持的長久。」

「現在?」 我問道,被她說得驚得目瞪口呆。

「是的,」她簡單地說。「現在。我現在想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這個。。嗯,有點奇怪。你知道的,哪怕隻是開始弄。」

「天哪,」 她翻著眼睛笑著說。「這對我來說也很奇怪好吧?你就站在那裡勃起著,我卻告訴你自慰然後射精。但就像我說的,沒什麼我以前沒見過的。我的神啊,長大的過程中我不知道撞到我哥哥自慰多少次,我知道你們男生會做什麼。所以,開始吧,就現在。然後我就會知道我們的家夥是什麼樣的。隨便你想點什麼,開始吧。」

「好吧,」我說著,依然不確定。我低頭看看她,她擡頭滿懷期待地看著我,我的雞巴離她的乳房幾英吋遠跳動著。我低頭看她的乳房,她們幾乎要從她的運動胸罩中跳出來,我是那麼的想把我的雞巴插入到她的雙乳之間。我後退了一些,閉上眼睛開始擼。Annie什麼也沒說,而我試圖集中精力推遲我的爆發。

我不知道我堅持了多久,但很快就感覺到了熟悉的愉悅感,然後意識到我已經來了。我驚訝地睜開眼睛,但Annie仍然在直視著我擼管。我突然間爆發了,大口喘著氣將大批精液朝她射去。她坐的離我足夠遠,一批一批的精液射到了她兩腿間的廚房地上。我雙腿彎曲,繼續大口喘氣。我一直擼到什麼都沒有了,然後重重地坐在椅子上。我剛剛在我繼母面前自慰了。

「好吧,」她看著我軟下來的雞巴,然後看了看地上的精液。「我想它還不錯。」

「多久?」 我半發呆地問道。

「不算久,」 她抱歉地說。「大概三四下的樣子。對不起親愛的。我知道你可能覺得尷尬。我需要知道你有多敏感然後才能幫助你。你明白的,對吧?」

我臉紅著點了點頭。我想去撿起我的短褲,但她攔住了我。

「等等,」她說。「我已經看過了,你不用再把它遮住了。」 她站起來,拿過來一條廚房毛巾扔到我們之間地上的精液上。她彎下腰去快速地把他們擦了幹淨。她離開了廚房把毛巾扔到洗衣機裡面,然後回來,坐到她的椅子上。氣氛很尷尬,因為我除了T恤身上什麼都沒穿,而她卻覺得很正常,就像在看醫生。這絕對是最奇怪的看醫生經曆。

「當你在,嗯,擼的時候,你在想什麼?」她小心翼翼地問。我避開了她的目光,但她堅持問。「我們說好的是你會跟我說實話,然後按我說的做,不是麼?所以,說實話。」

「咪咪,」我承認了。

「誰的?」 她問。我又停頓了一下,她自己說道,「我的?」 我點頭時,她笑著站起來。「謝謝你的恭維。既然你已經射過一次了,第二次可以堅持的久一些嗎?」

「我不知道,」我說,「我從沒試過。」

「現在試試,」她說。「你還能再硬起來嗎?」

「這個。。」 我說,「我想我可以試試。」

「放輕鬆,想一些能讓你性奮的東西。比如說咪咪。也許是穿著運動胸罩的咪咪?」

我笑了,判定她剛剛給了我窺視她的胸部的邀請。我看了她的咪咪,然後她又笑了。我看著她的乳房,想像著在操她們,很快我就硬了。

「很好,」她看著我說。「你能再擼一次嗎?」

我點了點頭,然後開始擼。這次稍微久一些,擼了六次。很快我就射了,將剩的不多的精液射向了她。一小股射到了她大腿上,但她沒有反應。我射完後慚愧地低下了頭。即便是第二次我也沒法堅持哪怕十秒鍾。

Annie什麼也沒說,隻是又拿了一條毛巾擦乾淨她的腿。她走到廚房檯子前,背對著我。幾秒鍾的時間她沒有說話,然後轉過來面朝我。

「對不起,」我說。「弄到你身上了。」

她淡淡地揮揮手。「這很正常。」她說。「你不知道有多少次我被射到了身上。好吧,我想要解決你的問題,你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想你能做到。」

我臉紅了,羞愧於自己的表現。

「也許在你繼母面前自慰沒什麼幫助,」她說,「我知道我們所做的很奇怪。但我隻是想幫助你。」

「我明白,」我說。「隻是感覺很尷尬,就是這樣。」

「你不用不好意思。我也許不該告訴你這些,但如果能讓你感覺好一些的話,我來告訴你一個秘密。在我跟你爸爸第四次或者第五次約會的時候,我們在我原來的房子調情,我決定要跟他開始做愛。」

她臉紅著停了一下。「我不敢相信我在跟你說這個。但是,我剛剛要求你打了兩次飛機,所以我想這也沒什麼。反正我把他的雞巴從褲子裡掏出來,用我的手握住它,他甚至在我把它放到我嘴裡之前就射了。我沒有任何準備,他全射到了我臉上。

「不過我繼續幫他擼到了底,他結束的時候很尷尬,因為我滿臉的精液正在往下滴。但他很男人,他用舌頭把我搞到了高潮,那也不錯。那不是第一次有人射在我的臉上,但那是第一次在沒有任何提醒的情況下我被射了一臉。」

我低頭看了看,發現自己又硬了。她看了看,想了一下。「你知道你用來停止小便的肌肉嗎?在你感覺快要射出來時,用力擠壓他們。除了想著你怎麼用力擠壓這些肌肉,什麼都不要想。用力擠壓以至於你整個身體都感覺繃緊,這樣看你是不是能夠持久一些。」

「那我要再做一次嗎?」 我問道。

「不用了。」 她走向我說。「我想我們今天就到這兒吧。而且我要跟一些朋友一起吃午飯。想想我說的,多練習。也許沒幾天就能看到你的進步了。」

Annie把我拉起來,親了我臉頰一下。她親我的時候她的小腹碰到了我的雞巴。一小撮精液粘在了我們碰到的地方。她看了看那裡,看了看我,沒說什麼,然後上了樓。

我穿上短褲,坐回到椅子上,沈思著。我剛剛自慰了,兩次,在Annie面前。而且她還給了我「下次教程」的作業。僅僅是有下一次的想法就讓我笑容滿面。

「Mike。。。」 Annie在樓上叫我。我衝到樓上,她臥室的門開著。我走進去,聽到她在浴室裡叫我的名字。我敲了敲門,她回答道,「可以幫我從櫥櫃裡拿瓶洗髮水嗎?」

「當然,」我拿了洗髮水答道。我緩慢地打開了她浴室的門。

「沒關係,」她說,「玻璃上全是霧氣。」 Annie和我爸爸的淋浴是玻璃門的。房間裡全是霧氣,淋浴和鏡子都被霧氣籠罩了,但我依舊可以透過淋浴的玻璃門看到她玲瓏的曲線。她伸出一隻手接過我手上的洗髮水,透過霧氣我可以隱約看到她乳房的輪廓。

「謝謝,」 她說。

「不,謝謝你,」我說。「這麼美好的畫面。「

「哈,」她說,「真風趣。現在走吧。「

我轉身離開,但在不情願地從她身上轉移開視線是低頭看了看檯子。她剛脫下的運動裝和吹風機擺在一起。我停下來,看著她剛剛穿著的黑色的純棉內褲。內褲已經全濕透了。

我笑了笑,在離開之前看了她身體最後一眼。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