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的女網友

這天早上無事,上網瞧瞧,忘了是上到那個網站,遇到一位叫Vivi的女孩子,我本來想問她身高體重,沒想到她先問起我了,當我回答181cm、75kg時,她也立即回答說她身高167cm、50kg。

    我說:「妳身材很棒嘛!」

    她說:「彼此彼此!」

    可能她感覺她跟我很相似,就跟我聊了起來,她說她剛上完大夜班下班,我問她是什麼職業,她說在某某醫院當護士,那是台北一家很有名的醫院,聽說醫院中的護士有不少美女,我不由更起勁的與她聊了起來。

    由於她很少上網,打字打得慢,跟不上我的打字速度,她不太好意思,我們又聊得很投機,她就建議我們用電話聊天,此話正中我下懷,於是她立即撥了電話給我。

    我:「喂!」

    她:「咦?你聲音蠻好聽的嘛!」

    我:「妳的聲音也不錯!」

    她:「呵呵!你是我三個通電話的網友,聲音最好聽的一個!」

    我:「謝謝!妳見過網友嗎?」

    她:「見過一個!」

    我:「感覺如何?」

    她:「不好!」

    我:「為什麼?」

    她:「他長得比我還矮,而且胖胖的,看起來還有點……髒!還不識相的想跟我……跟我……」

    我故意問:「想跟妳怎麼樣?」

    她:「想……想上我啦……你怎麼這麼愛問嘛?」

    我:「我是好奇上網的,本來就愛問東問西!」

    她笑了起來,聲音蠻好聽的,我們一聊就聊了快兩個小時,她說她是單眼皮,瓜子臉,因為她腿很不錯,所以她平常都愛穿迷你裙。我一聽腿不錯,興趣就來了,就約她見面。

    她遲疑了一下:「怎麼又約見面……」

    我說:「沒關係,我們約在妳宿舍附近,妳看到我不滿意,別出現就好了!」

    她想了一下:「剛下大夜班,本來很睏,跟妳一聊,瞌睡蟲都被趕跑了,好吧!見就見,不過你說的喲!如果見面不滿意,我可以不出現的喲!」

    我說:「妳真的要躲起來先偷看我啊?」

    她說:「是啊!上一個網友讓我怕到了,你不同意就算了……」

    我說:「好好。」

    掛了電話,我抱著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心態,打點了一下,就坐捷運到她醫院附近的車站下車。當我一路走到她宿舍巷口的統一超商門口時,只見人來人往,看不到一個瓜子臉,像她形容的女人。

    難道她真的躲起來偷看我嗎?我點了根菸吸著,看看錶,再十分鍾不出現,就是對我不滿意,我就走人了!抽完一根菸,還沒出現,腦子裡想的是,是不是她看到我不滿意,所以不出現,要不就是根本存心耍我?!

    或是?!是她沒有自己形容的那麼好的條件,怕跟我見面當場漏氣,網上無美女這句話還是有道理的,美女連約會都來不及,怎麼會有功夫上網呢?

    算了!閃人吧,才將菸蒂丟入路邊筒(我是相當注重環保的)想走人,下意識卻不甘心的再回頭望超商一眼,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只見超商裡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的女生,向我這邊招手,長髮垂直到腰部,穿著白圓領毛上衣,下身是淡灰色短裙,真的很短,大約膝上二十公分,整條雪白光潔的大 腿幾乎是裸露的,讓人看得心盪神馳,可能皮膚光滑白膩的關係,裸露的大腿上沒有穿絲襪,而小腿則套著長筒黑靴,顯得辛辣中透著十足的女人味。

    說到長像,嗯!單眼皮,可不是普通的單眼皮,這就是人家說的丹鳳眼吧!眼神嬌巧中透著妖媚,鼻子鋌而秀氣,配上標準的瓜子臉,臉上的皮膚白裡透紅,讓人看了想咬一口。

    老天爺!我有點後悔站在超商門口,因為這麼美的美女,如果看得到吃不著,寧可不看。 剎時我好像已經忘記我是來等Vivi的,正驚訝剛才這麼美的女郎走入超商時我難道眼睛沾了牛屎,怎麼會沒看見?這嬌媚的女郎對我一笑。

    我恍然大悟:「妳是Vivi?」

    她說:「嗯!有沒有失望?」

    我搖頭說:「哦……失望還不如說讓我驚訝……」說這話時,我完全明白她見的第一位網友為什麼想上她了,以她的條件,想跟她上床的男人只怕一列火車都裝不完。

    她說:「有什麼好驚訝的?是不是認為網上都是恐龍?」

    我說:「就算不全是恐龍,像妳這種條件的只怕是稀有動物……」

    她說:「你別太誇我,現在美女多是……」從這句話,就明白她對自己的自信了。

    我說:「妳的條件,在醫院中一定有不少病人騷擾妳吧?」

    她說:「病人還好,有的心裡想,可是不敢,討厭的是醫生,像蒼蠅一樣,趕又趕不走,避又避不了……」

    我們邊說邊走,信步來到不遠的咖啡館坐下,坐下點完飲料,我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相反的,她大膽的打量我,我被她那雙迷人的丹鳳眼盯得混身不自在。

    她忍不住微微一笑:「你一直沒問我一句話!」

    我說:「什麼話?」

    她說:「我對你滿意不滿意……」

    我說:「對喔!那妳對我……滿意嗎?」

    她挑一下嘴角,逗弄著說:「還可以,否則我就在超商裡等你離開才出來!」

    我暗罵自己剛才怎麼笨到不進超商瞧瞧,只知道像呆鳥一樣站在超商外,活該被她消遣。不過她這句話總算把我的信心重拾回來不少,心情能比較放鬆的與她聊天。言談間,她說她跟醫院簽了半年的特別護士約,等這半年做完就不想做了。

    我問她還有多久?她說還剩三個月,接著又提到她有一位男朋友,我心涼了半截,不知道誰說過,女人如果主動在你面前提到男朋友,就表是她對你沒興趣!可是她又說男朋友在當兵,比她小一歲,有時覺得他太不成熟。

    幾句話又燃起了我的希望,精神為之一振,這時發現由透明玻璃桌面看下去,她的美腿一覽無遺,尤其她左腿交叉放在右腿上,使人忍不住順著修長雪的的大腿弧度往腿根瞄過去,那迷人的三角地帶若隱若現,讓我心跳加快,褲襠裡的陽具又按耐不住了。

    她看到我的表情,我想她也能看穿我的心事。她說:「你們男人就是想那個……」

    我說:「現在才早上十點多耶……會不會進展太快了一點?」

    她瞟我一眼:「是嗎?」

    沒想到她來這一招,我再假道學也裝不下去了。 我說:「哦……妳講真的還假的?」

    她說:「你自己想嘍……」

    她說著,將右腿上的左腿放下來,又把右腿放到左腿上,這交叉一放間,我瞄到了她裙內緊窄的小內褲,竟然是紅色的透明的,隱約中還有一團黑濛濛的在內褲裡,她的陰毛一定很多。

     這小妮子,真會勾人,她說她是處女座的,很保守,我瞧是外表保守,內裡悶騷吧?她醫院裡的醫生肯定每天打手槍!我看她又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瞧,我再不回答有損我的男子漢氣概了。

    我說:「只要妳敢,我沒什麼不敢的!」

    她說:「誰怕誰!」

    她白嫩的臉上漸漸浮現出淡淡的紅色,再度以她迷人的丹鳳眼打量我,我無趣的東看西看,間或視線掃過她那修長迷人的大腿,看到她架在左腿上的右腿,長筒黑靴一晃一晃的,好像催眠的鐘擺,讓我頭暈目眩。

    如果我的肉棒有三公尺長的話,就可以悄悄的由桌上伸到她裙襬裡,再悄悄的鑽入她的紅色小內褲,不!如果夠硬,就能戳破她的紅色小內褲,直接杵到她大腿根部的迷人洞裡去了。

    我正胡思亂想間,她已經起身了,我一下著了慌,怕她就此一走,相見無期,也忙站起來。 這一站起來她就拉著我,往廁所間走去,門一關上她就直接主動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跟我開始接吻,我也十分配合。

    而她的手也慢慢的將我外褲脫掉,下半身只剩一條內褲,雙手還一下握住了我的雞巴,上下擼了起來,而她也是慢慢蹲下去到跪立的姿勢,並用雙手將我內褲裡的巨獸掏了出來。

    她「啊」的一聲就把我的大雞巴吃了進去,而我也自顧自的在她的嘴中抽插起來。她欲拒無從,只好儘量把嘴張到最大,迎合著大雞巴的抽動,由於合不上嘴,她口中的唾沫隨著一進一出的抽插動作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看著美女幫我口交,只覺得大雞巴很漲……而肉棒又在一個又熱又濕的地方,不由自主的抓著她的頭前後擺動,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突然他悶「哼」了一聲。

    一時間,讓我的小老弟在她小嘴內猛然放射出黏稠的精液,她的嘴正微張地迎接著,嘴唇旁儘是附著著白色的黏液。過了很長時間,她確定我已經把所有精液都射出後,小嘴才放開我的小老弟,把雞巴抽了出來。

    我們各自整理衣物,她也不說話的就先離開了。我出去付帳的時候,她已經先走到門外,我擔心等我出門已經不見芳蹤,連夠搭一次捷運剩下的二十元都忍痛不要了,快步的走出咖啡館大門口,左右張望,只見到她的背影在人行道上緩緩的走著。

    這是我頭一回看到她的背影,及腰的長髮(在此之前,我沒認識過頭髮這麼長的女人,最多只到肩膀以下十幾公分),穿著長筒黑靴的修長的美腿,由背後看過去,才知道她的身材有多美,一起走的時候,她胸部好像也很挺,大概胸圍也很可觀吧!

    我邊走邊想,竟沒有超過她去瞎扯,直到她止步回頭,媚眼一轉,我才回過神來。她說:「你在背後打量我的身材是不是?」

    我說:「沒有啊!是妳走太快了,我趕不上……」簡直胡說八道,她明明走的很慢。

    啊!難道她是在等我?她淡然一笑:「我剛上完大夜,有點睏,想回去休息,要不要到我那兒去坐坐?」

    奇怪?有點睏要回去休息,為什麼還要我去她那兒「坐坐」?她看我發呆,有點不耐煩。她說:「你不想去不勉強!」

    我忙說:「方便嗎?」

    她說:「跟我住一起的同事是早班,下午三點才回來……」

    我說:「方便就好,方便就好!」

    走入她們稱的護士之家,原來是一間溫馨頗為的套房,兩張大床之外還有書桌電視,電視前面一張雙人小沙發,瞧著挺舒服的。進了門,她說不用脫鞋,聽到「不用脫」三個字,我想大概沒希望了。

    她先開了書桌上的燈,再過去把窗簾拉上,順口說著,因為她們經常白天睡覺,所以窗簾都是用雙層不透光的,所以當她拉上窗簾,室內立即一片漆黑,光源只剩書桌上那盞燈,倒蠻有情調的。

    她順手開了電視,坐上沙發又翹起左腿放在右腿上,對正在咀嚼著「不用脫」三個字含意的我說:「坐啊!」

    坐?就這一張兩人小沙發,怎麼坐?擠兩個侏儒差不多。我說:「噢!坐哪?」

    我視線轉頭床上,磨磨蹭曾想走到床邊坐下時,她不開口,只把屁股往右挪了一下,意思是要我跟她在小沙發上擠一擠。我戰戰兢兢的坐下,右側的屁股感受到她臀部傳來的溫度,我那根不爭氣的大陽具已經快把褲襠戳破了。

    她眯眼看著電視,好像真的很睏,雪白光潤的大腿放下來,與我的大腿並排貼得更緊了。我忍不住,假裝不經意的將手放在她大腿上,柔軟中透著彈性,好滑膩,真 的是膚如凝脂,沒想到這時她又把右腿擡起來壓在左大腿上,這麼一來,我的寶貝手就像漢堡肉一樣,夾在她兩條迷人的大腿中了。

    我呼吸快停止了,幸運的手掌感覺到她兩條大腿傳來的溫熱,唉!如果手掌換成我的大陽具有多好?腦海裡波濤洶湧,被夾在美腿中的手掌卻一動都不敢動,深怕微小的顫抖都會把兩條大腿驚走。

    她轉頭看我:「你怎麼了?」

    我故作若無其視:「沒啊!妳的腿很美……」

    她說:「男人想的還不是那個……」

    我說:「那個?」

    她說:「怎麼樣把女人哄上床,然後……跟她當連體嬰是不是?(轉過頭去)哼!」

    我:「……」

    她又轉過頭來瞄著我:「你最好說實話,說不定我會肯喲?」

    碰到這種冰雪聰明,又嬌媚動人的大美女,我只有投降的點點頭,她微微一笑,拿遙控器隨手關了電視,柔軟的上半身緩緩靠在我身上。

    一時室內靜了下來,暈黃的桌燈,我聽到我的心跳聲,不對!是她的心跳聲,「砰通!砰通!砰通!」她好像比我還緊張。我低頭看我的褲襠上凸起的那一塊,好像火箭已經要升空,罩在上面的掩體再不打開,火箭就要爆炸了。

    我被夾在她兩腿中的手掌動了一動,感覺到她大腿根部的肌肉抽動了一下,大腿張開了,我正懊惱深怕把她柔美的大腿驚走,沒想到張開的大腿又迅速合攏,更緊的夾著我的手掌,大腿移動後,我的中指尖剛好輕輕碰在她腿根部微凸的部份。

    我知道是她的陰戶,我這時豁出去了,中指隔著紅色小內褲不老實的在微凸部份揉著,再輕輕頂到下面微凹處,這時靠在我肩上的她突然粗重的氣,口中溫熱的氣息噴在我耳朵上,我的血管快要爆炸了。

    中指間感覺濕濕的,她流水了,我中指再輕輕戳一下,沒錯,有點粘膩的水透過內褲滲出來了。我想轉頭看她,卻被她伸手推住我的臉。

    她粗重的吐著氣:「不要看我!」

    我看不到她臉,但我知道她這時一定滿臉通紅,我的中指突然大膽起來,撩開了她的內褲,探入濃密的草叢中,此時我才發現這小妮子穿的不止是紅色透明內褲,而 且還是件超小件的小丁字褲,實在是有夠迷人的。哇!好茂盛的草,中間的溪流已經漲潮,要山洪爆發了,我的中指撥弄著柔軟的陰唇,正要探入迷人洞中之時,被 她用手按住。

    她說:「不要用手,不衛生!」

    她喘息著說話時,我忍不住吻住了她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舌頭伸入她口中,她的舌頭由第一次接觸的閃躲靦腆到最後的一發不可收拾,與我的舌交纏在一起,我們兩人貪婪的吸著對方口中的津液。

    我解開長褲,露出我17﹒5公分長,雞蛋粗的大雞巴,引導她白嫩的手掌握住。她驚訝:「好大!」

    我:「你怕不怕?」

    她喘著氣:「我除了見過男朋友的東西之外,還沒見過別的男人的……」

    我好奇:「這麼說沒得比較了?」

    她媚眼水盈盈:「不過聽朋友說男人的東西越大越舒服?!」

    那個告訴她的朋友我一定要認識認識!這時我已經扯下了她的紅色小丁字褲,將她抱起來靠坐在沙發上,她的兩條雪白修長猶套著長筒黑靴的美腿已經自動張了開 來,之前她說過男友在當兵,她已經五個月沒做過了,算來到現在還不到十次,如果她說的是實話,老天爺真是太對得起我了。

    當我的大龜頭磨她的陰唇之時,她已經喘得臉紅耳赤,淫液橫流了,我又低頭吻住她的唇,吸住她柔軟溫潤的舌頭,趁她陶醉在津液交流之時,下半身用力一挺,將我的整根大陽具一插到底。

    她哀叫一聲:「哎……喔……輕點……痛……」

    我這時感覺到我的雞巴被一圈溫嫩柔滑的肉緊緊的圈住,一插到底的龜頭緊頂在她的花蕊上,她的子宮頸急速的收縮,紮住了我龜頭的溝,我整根雞巴好像被她的肉 穴緊緊的吸住了,跟我以前插過的處女穴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心裡忍不住大叫著:「妳沒騙人,果然經驗不多,好緊!」

    她兩腿抽搐,兩手緊抓著我的肩,只是喘氣。她滿臉通紅:「哦……你輕點……」

    我認定她是悶騷型的,決定讓她以後每天想我幹她的嫩穴,於是挺起大雞巴,猛插狠插她的肉穴,她開始有點害怕。她突然叫:「不要!我不要了……我只是一時衝動,我沒想到會真的做,你拿出來,我不要了……我不要……你放開我……」

    我不理會她,只是用力的不斷狠插她沒經歷幾次的嫩穴,雞巴與她陰道壁強烈的磨擦中,她穴內的水狂洩而出,由於水份過多,小套房內輕晰的聲到「噗哧……噗哧……」雞巴抽插陰道的聲音。

    她眼睛含淚,開始昏亂:「你拔出來,我不是真的要跟你做的……求求你拔出來……我不要了……」最後那聲不要叫得好無力。

    她由強烈的推拒,到無力的呻吟,當我如磨菇般的大龜頭一次次撞擊到她子宮深處的花蕊時,她由痛楚轉為歡愉,突然兩腿像抽筋一樣不停的抖動,穴肉的嫩肉不停蠕動收縮吸吮著我的雞巴。

    我知道她高潮快來了,大雞巴更加強力的衝刺她的嫩穴,突然她兩手緊抱著我的屁股用力向下按,陰戶則猛烈的向上挺,穴內強烈的收縮,好像要夾斷我的雞巴,又似乎要把我倆的生殖器融為一體。

    我立刻將我粗壯的雞巴盡根插到底,感受到大龜頭大完全深入到她的子宮腔粘膜內,龜頭的馬眼緊蜜的頂在她的花蕊上研磨著,剎時一陣滾燙熱流由她的花蕊中狂洩而出,我的大雞巴完全浸泡在她熱滾滾又濃稠的陰精中。

    她叫著:「啊……啊……你……你……我受不了了,我頭皮好麻……好麻……啊……啊……難道這就是高潮?哦……啊……」

    我聽她的叫聲微楞,難道她以往跟她男朋友幹的時候,從來沒有高潮過嗎?果真如此,我何其幸運,這麼美的女人,她第一次洩出的寶貝元陰竟然被我品嚐享受,這簡直比戳破她處女膜開苞還過癮。

    她的臉像突然抹上了一層胭脂般的艷麗,丹鳳眼中出現水澤般的閃光,挺直秀美的鼻尖泛汗,鼻翼搧動著,張口吐氣如蘭,持續不斷的高潮使得她纏在我腰間的兩條修長柔滑的美腿不停的顫抖著,抽搐著。

    下體恥骨與我的恥骨頂得緊密紮實,緊夾著我大雞巴的陰道還在強烈收縮著,子宮頸咬著我龜頭的溝,吸吮著,圓潤的花蕊與我的龜頭撕磨著,美得我全身舒暢,汗毛孔全張了開來,插了這麼多女人,從來沒遇到過如此美穴,太棒了!

    她叫著:「又來了……又來了……抱我……抱我……啊……」

    我抱緊她的微翹有彈性的美臀,將我們的結合的生殖器抵到最緊,同時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又壓在我屁股上,強烈的生理反應使她凸起的陰戶不停的頂著我把插到盡根的陽具根部的恥骨,濃密的陰毛與我相對濃密的陰毛猛烈的磨擦,使我的恥骨隱隱生疼。

    她這時已經完全的投入,自己掀開了圓領衫,扯開胸罩,哇!她的美乳好白,乳房最少有34C以上,乳頭還是粉紅肉色的,好像被吸得次數不多,她用手揉著自己的乳房。

    我拉開她揉美乳的手,張開嘴含住她的左乳頭,她大聲呻吟一聲,我接著又吸又舔,另一手抓著她的右乳揉搓著。而她的像小孩吃奶一樣吸著我的龜頭,一鼓濃精熱流又噴在我的龜頭上,一雙迷死人的美腿緊纏著我的腰,手像八爪魚一樣摟得我喘不過氣來。

    她喘著:「不要……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口中說著不要,下身還不停的挺動,陰道依舊像餓了似的不停的吞食著我的大雞巴,我不得不奮起腰身,猛刺她的嫩穴,一股股陰精順著我像唧筒般抽插的雞巴根部湧了出來,我堅忍不拔的抽插了約四十分鐘。

    她像虛脫一樣,高潮一波又一波,連洩了七八次身子,最後她抱緊我,貼著我,咬著我的舌頭說了一句:「你太強了喔……好癢……快點……」

    我說:「什麼快點?」

    她說:「我裡面好癢……動快一點……又要來了……又要來了……啊……快……快……用力……」

    我的雞巴這時也被她緊蜜的陰道收縮吸吮的受不了了,同時與她有默契似的,抱緊了對方的臀部,讓兩人的生殖器緊蜜接合到真的像連體嬰一樣。

    我說:「我們一起!」

    說著,她的美腿已經像藤蔓一樣,緊緊的絞纏住我的腰身,於是在我們上面四唇緊吻,津液交流,下身像八爪魚一樣糾纏的分不出是誰的肉體,她的子宮頸再度緊緊的咬住我的龜頭溝,花蕊內的陰精狂洩的噴上我的龜頭。

    同時我滾燙的陽精,也像山洪爆發一樣,射入她的花心深處,與她的陰精溶合。洩了精之後,我們兩人的身子還是緊緊糾纏著不願意分開,直到她身子不小心滑下了兩人小沙發,兩人滾到地板上,突來的狀況,我們忍不住笑了出來,而兩人的生殖器這時才依依不捨的分了開來。

    之後,她帶著我去沖洗,提到她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平常她再好奇,也不可能讓初見面的男人進入她的房間,因為有室友,連她當兵的男朋友都沒有來過,更別說竟然與我在沙發上就……

    她紅著臉說:「沒想到在沙發上就……就讓你幹我……」我很驚訝她怎麼會講出「幹」這個字,她害羞的說,是以前上網,看到情色文學上都這麼寫的。

    說完,她又用舌頭開始細細的舔起了我的雞巴,不一會我的雞巴就漲到了極限。她轉過身,用一隻手撐著趴在馬桶蓋上,並儘量把屁股擡高,同時一隻手握著我的雞巴插向她的小穴。

    坦白說,那時我已經興奮到了極點而不知所措了,在她的引導下,我又幹進了她的小穴。我開始瘋狂地抽插起來,她也不顧一切地叫了出來。剛開始我還怕她室友突然回來,但隨著性慾的高漲,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我慢慢地挺進腰桿,雞巴在她的陰戶外面一點一點地消失,直到完全沒入小穴內,這時兩人接合的部位只能見到一叢烏黑的陰毛。停了一會,我便抱著她的屁股開始抽插起來,而她咬緊嘴唇努力不叫出聲,但隨著我的動作越來越快,她的眉頭也越皺越緊,顯然忍得十分難受。

    但我不想過早結束,就抱起她然後自己仰面躺了下去,這樣就變成了她坐在我上面的姿勢。大家都知道,這個姿勢令陰莖能夠插得很深,龜頭可以直達子宮口,女的一般都能很爽,得到更大的刺激,而男的卻由於不用動而能節省力氣延長射精。

    果然,她變成坐在上面之後,動得更加瘋狂,她雙手按在我的胸口,屁股不斷起伏,像騎馬一樣忘情地套弄著,忘我的淫叫加上胸前的兩個大奶子上下晃動著,足以讓任何男人瘋狂。

    而我雙手時而揉搓著她雪白的乳房,時而用力地拍打著她豐滿的屁股…一時間,這間小套房裡充滿了淫叫的聲音,也不知是我的她的。

    而我又再讓變成跪姿翹起屁股,去到她後面又幹了起來,埋頭在她背後一出一入地快速抽送著。她似乎已經有了好幾次高潮,現在只是毫無力氣的趴在馬桶上,任由我大力地抽插,嘴裡發出「嗚……嗚……」的叫聲。

    從背後幹好幾十下後,我逐漸加快了速度,在低吼一聲後,屁股一聳一聳的又射進了她的體內。在我射完後,李佳竟主動地把我已經變軟並沾慚精液的雞巴含在口中舔乾淨。

    當我們赤條條回到床上時,看著她美妙的身材,迷人的瓜子臉,細緻白嫩的皮膚,尤其當那水盈盈媚死人的丹鳳眼眯著瞧我時,我的雞巴又舉旗了,於我們倆人又狠狠的大戰了兩回,中飯都無心吃。

    由於射過四次,越戰越持久,在第五次狠幹之時,我還未射精,兩人就在睏倦中四肢交纏著沈沈睡去,直到午三點二十左右,她室友下班回來,開鎖聲驚醒了我們這對生殖器還緊蜜結合在一起的鴛鴦,但是她在室友推開門時,迅速的將棉被蓋在我倆的身上。

    她美艷的室友雖然大吃一驚,她不得不對室友聲稱我是她的男朋友,我閉著眼裝睡,隱約間覺得她的室友好像一直盯著鼓鼓的棉被,也許知道我跟她在棉被下的下半身還糾纏在一起。

    我還感覺到她由於緊張,陰道子宮腔的軟肉把我盡根插在她陰道內的陽具又吸又夾的,好像當人面偷情一樣,舒暢快美!但後來她室友進入浴室傳來洗澡的水聲,我倆才趕緊又不捨的將緊連在一起的生殖器分開,我在穿衣服時,她性感的柔唇又貼在我耳邊。

    她說:「以前我跟我男朋友做,每次從來沒有超過十分鐘,我算了一下,從你第一次進入到現在,做了三次,快要四個小時,我們生殖器連在一起的時間,已經超過我跟我男朋友的好幾倍,這真是緣份……」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