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淫女家教大學生

我叫石臻善,和 10A 女會考狀元的同名同性,自問成績還可以會考有 8A,但相貌就真的不比她差。但不像她有有錢醫生老豆,並借下大筆大學學生貸款,在我唸科技大學 BBA Year 1 的時候,便要四處找補習賺取金錢。

其中一名學生叫阿明,每次補習目光總是色迷迷,但也沒有辦法,他家很近科大,是近附的村屋,薪水也是我補習學生之中最高,所以都要忍著一路補習一路聽他淫言穢語。我也十分小心,每次去他家都著得十分保守。

當天要上課做 presentation,著起一身 suit,課堂超時去到傍晚六時半。

「Junes,今晚直落修改完那個 project 啦。」我同組的同學問。
「Sorry 呀,今天又是要做補習的日子,唉……」
我確實需要錢,睇錢份上趕緊走到阿明家。

阿明歡天喜地的來開門,「石 Miss,入來啦,我家人全都上了大陸呀。」

我心裡不禁打了一個突,不過已經來到,叫走的話未免太見外了,畢竟和他補習都有一年多;貿貿然離去也是相當不禮貌的行為,雖然直覺告訴我,留下來也許不是個很好的選擇……

在阿明的房間時,我看到他又用那色迷迷的眼光向我的身上掃射。

盤起的長髮,金屬無框眼鏡下塗了微濕的口紅,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一身黑色行政套裙,外套內白色絲質恤衫緊緊貼住突出的胸脯,可以隱約看到裡面胸罩細 細的帶子。黑色半截裙遮住了膝蓋上的大腿。淺黑色的半截絲襪包裹著纖細的小腿,一雙黑色的高跟細扣帶皮鞋上有銀腿鍊作裝飾,本是希望做 presentation 顯得自信一點,但當時我後侮為何不像以前先換杉才來。

在我開始講課的時候,他的目光更變本加厲,緊盯著我浮突的上身,似乎想在鈕釦和鈕釦之間看我入邊的胸圍。我覺得自己就像被獵人盯上的獵物,感到異常的不舒服,不小心的把桌上的書弄到地上,於是按著胸口俯身去拾。

阿明走到我走後,從後一手抱起我,「啊,放手啊!」隔著恤衫大力搓我胸部拖我到床上。

「好痛,不要啊!」在床上壓住了我,阿明用一隻手扣住了我的雙手。

「石 Miss,你今日個 OL Look 好正啊!其實我想攪你好耐啦!」並開始強吻我,還用舌頭在我嘴裡不停的翻攪。

「不要!啊!……你幹什麼……啊…救命啊……」

爽緊兩腿,力抗他的另一隻手伸入我黑色半截裙想拉下我內褲,他的手指就不停掃我的絲襪大腿。

「譁,石 Miss,你下面好性感啊!粉紅色薄砂底褲仔加吊帶絲襪!平時大學生都是這樣穿嗎?」

當然不是,那時是夏天好熱,穿襪褲下身會好焗。但都不是重點,他正直接穿過內褲用手差進我的陰道啊挖來挖去。

「好痛……啊…嗚嗚…求求你…不要不要……求求你放開我…」我雙腿不停發抖,頭暈目眩的哀饒著。
「石 Miss,你的皮膚好滑哦!你下面有點水,我都忍不住啦!」

看見他脫褲後露出的黑長陰莖,意識到危機的來臨,我又驚又羞,立刻奮力掙紮起來再爽緊雙腿…… 但太遲了,他已企立在我下面中間修長的雙腿再也無法合攏起來。

我身子向後退,他的肉棒就不斷追逐我的下陰,他一手抓著我的腰,我已感到一溫大之物頂在了兩片陰唇之間。

「你不能這樣!不!啊……不要求你………放開…放過我……」

羞辱萬分的我拚命搖著頭,衰人雙手用力一拉,以我的雙肩借力,陰莖穿過撥開的內褲,可憐的嫩唇開始被頂開,「太棒了!」的讚美聲衰人脫口而出。

當他的龜頭頂入我的陰道,我知道純潔的童貞就已經無法再保住了。

「痛痛痛~~!好痛痛啊啊~~~不要了!救救我!!嗚嗚…嗚嗚…」

我哭泣尖叫著,完全放棄了抵抗,徹底的絕望,擡著頭看著他的陰莖對我的處女陰道一分一分的進犯。

處女的羞恥和摩擦的疼痛正衝擊著我,我皺緊了眉頭,猛吸了幾口氣,嘴唇微微的顫抖著。霎那間,我發出了女孩子一生唯一的一次被奪去貞操時的喊,「啊不!!!」

身體隨著處女膜的破裂而一震,我眼前一片空白,雙手把床單絞在了一起,雙腿像鉗子一樣緊緊的夾住了施暴者的腰,全身肌肉繃緊,上身後仰,痛苦的眼淚奪眶而出。

「有血啊,石 Miss,原來你還是處女!我未試過處女啊!」他興奮得瘋狂吻我的臉,那時西裝裙下的絲襪大腿最大限度的分開,能夠清楚的看到鮮紅的血液流了出來。

悲哀、痛苦、屈辱的眼淚不住地流出來,下身不斷的發出可怕的摩擦聲。那跟黑色的帶著血液的巨物在不斷的進進出出,無論他是抽出或是插入都痛得我弓起了身子想去躲避,我又是一聲大叫:「不要…再…做…啦!!」

實在是被那種彷彿要撕裂般的感覺帶入了地獄,身體一晃,肌肉又一次繃緊,我咬著牙痛苦的呻吟「啊……好痛…停呀…喔喔…啊…好痛…啊…啊…!」雙手被按著還不斷扭動著腰部掙扎,頭髮更加零亂,我帶的眼鏡已經被衝擊力給弄歪了一邊,一看就是被強姦的樣子。

眼前處女的掙扎今衰人更興奮,痛苦的呻吟聲對衰人而言更有如伴奏般的好聽,幹了十多下,我痛到快要昏倒時聽到他說:「好緊!我就要射啦!」

我想起自己離上次月經已過了兩個星期,要是把精液射在子宮裡……一想到會因姦成孕,一陣驚慌湧現心頭。
「不要!不要射在裡面啊!求求你,別射在裡面好不好……鳴……」

我努力扭著頭,連忙央求他,雙腿高跟鞋隨著衰人的抽送敲擊在他身上作掙扎。

「哦?可以,不過我要射在你嘴裡面!」

他的陰莖已放在我眼前。當我看見那麼噁心的滿是我的處女血,再要吮到在嘴裡射精,我再忍不住低下了頭要哭。

「不幹嘛,我就再插射入你裡面!」

「好好好」我連忙同意了。未說完,他的肉棒已經插入了我的嘴巴裡面!

衰人坐在床邊,迫我跪下攏起我落在臉上的頭髮,按著我的頭將已滿是血腥氣味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在我的嘴裡進出,並對我說:「嘿!你的嘴也真小,我被妳含得好舒服!」
「唔唔...唔唔...」

我帶著淚水,對於口中骯髒的陰莖感到陣陣作嘔,龜頭頂在喉嚨的痛苦,使我又流下眼淚。只好像舔冰棒似的,趕快把這個噩夢結束。他快速的在我嘴裡抽插了幾下,我只覺得有熱精灌進我的嘴內,我拍打鎚打他但他未射完都按著我頭。

他終於舒了一口氣……射完一鬆手我就跑到洗手間吐走腥臭的精液及不停衝口,下身陰道口流出透明的分泌混和著處女的血絲,用濕紙巾抹乾淨再拿手袋上備用的衛生巾掩著,想趕快離開這樣傷心之地。

當我一離開洗手間,衰人又從後抱著我,再拖回床邊。「Miss,走得咁快趕住去邊呀!」

「鳴……比我走呀!我唔會…對人講,求求…你放了我吧!」

我雙手握著在我胸前的衰人雙手,阻止他解開黑色西裝外套,向上一望,衰人在我去洗手間期間裝好了攝錄機。

「石 Miss,你今日咁正,玩一次點會夠!我都未睇你對波!」他開始解開白色絲質恤衫上的第二個黑色鈕釦。
「救命啊!住手!啊…不要……不要呀!關掉那攝錄機啦!」

我想用手抓他,但卻被衰人擰過去,高舉在頭頂,隔著水藍色的喱士胸圍撫摸我的胸部。

「石 Miss,想不到你連上面都這樣 sexy 啊!穿了這麼薄的白恤衫,卻又不穿內衣,隔著恤衫也可以看到胸圍啦,穿成這樣是想給誰看啊?不拍下來很浪費呢,哈!」

他熟手的解開胸圍前的暗扣,包緊我雙乳的杯罩立刻從兩邊彈開。

「不,不要看!」

我啜泣著,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在陌生男子前展露我那雪白渾圓的雙乳。

「大學生成熟的 body 果然不同,堅挺的胸脯,纖細的腰肢,幾個比我撲過的女同學真是無可比啊!」

衰人含住了我的乳頭,用舌尖撥弄我雪白乳房上淺紅的小乳暈,含在咀裡又咬又啜。

我恐懼的嬌喘求饒:「不要…不要舔……快放開………救命……別這樣……弄……啊……」喉嚨了不知發出的是呻吟還是慘叫。

衰人聽到我的哭聲,就淫笑道:「嘿嘿!看你平時斯斯文文,原來密實姑娘假正經。乳頭都硬了,還死頂嗎?」

「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會報警……」

我哭泣蹬著高跟鞋的雙腿,他藉機再伸手入我黑色半截裙拉走我的粉紅色薄砂內褲到腿邊。

「乘啦,我剛才都未看清楚你下面。接下來有得爽啦!」

衰人不顧我的強烈反抗,手指移向了陰戶,首先撫摸著柔軟的恥毛,跟隨便滑入谷間。

「啊!停手!你變態…你不要對我這樣!……求求你……放開我…」

我不斷的哀求著,雙手亂舞。實在不瞭解為何要受如此屈辱,還會有分泌,心中無助地吶喊著:「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剛才太匆忙沒有好好享受,你同我都唔好再放過呢個機會,你下面好靚,又滑又香!」

食指撥弄著嫩肉中間的縫隙,用中指和食指不停地撚著陰核。好像一波一波的電流從下體傳遍全身,我用不著力,聽罷我差一點昏倒。

我感到背後的動靜,拚命哀求,衰人還是抱起我的玉體,將我其中一腿擡起抱住,一手抱著細腰撫摸著我平滑的小腹,以站著的姿勢把陰莖插入我的肉洞裡,「啊……不要……這樣……」

我又是一聲悲鳴,咬著自己的手指頭,嘴裡發出嚶嚶的抽泣聲,陰道里更像是有一根又熱又燙的鋼棒在裡面進出著,陰道內原先的痛楚更深了。

「石 Miss,有好多唔同既撲野體位仲未使出來呢!訓練一下你的床上功夫,讓你將來可以好好招呼老闆。」
他反起了我,使我趴著把從後面插進去。衰人整個身子貼著我的背部,磨擦我上身的黑色西裝外套,雙手撫壓恤衫下正在前後搖晃著的乳房,黑色半截裙推至腰間,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抽插。

「啊……啊……停呀!痛痛……停呀!」
全身冒著細汗,雙手抓緊床頭上的架子,痛苦的仰起頭,在水藍色吊帶喱士胸罩下雙乳挺立。教授補習時變成男人的玩物受到蹂躪,覺得自己好悲慘,只能苦苦的哀求著。

他一邊頂撞一邊說不三不四的話羞辱我:「妳 BBA 商學院畢業幾 Top 都好,都要入房張開大腿和上司做愛已求上位吧?嘿嘿。」

我哭著不斷扭動著身體:「衰人!你不要亂講!……快走呀!不要再碰我……嗚……」
衰人看著我的顫聲哀嚎,更覺興奮。

「啊!我不要…痛…我受不了…放過我吧!快…快抽出…我痛…痛呀…!」
他再轉了男上女下,用力一頂,龜頭長驅直入我的陰道,長髮隨著節奏而飄動。

「不要扮矜持啦,今天我一定要徹底的撕破 Miss 你的假面具,看你有多風騷淫蕩。」
衰人淫笑著一邊拉著我的腰,「就算和你同名同性叫石臻善什麼女狀元讀中大那個,將來一樣要一身 suit 比學識低很多的老細撲,我係老細都愛攪掂你這些自命不平凡既女生!」

這個衰人真的瘋了!我扭頭一看,房中企立的鏡子倒照看見我被迫打開大腿迎合著,被扯開的白色西裝恤衫跟水藍色胸圍還穿在身上,看著如此凹凸有致的身體在自 己眼前不停的晃動,堅挺不墮又富有彈性的乳房從旁觀看上下晃動而若隱若現,撲向前伸手撐著不讓身子下墮,衰人輕鬆唅吮送到他眼前幼銀色頸鏈下浪蕩的乳子, 一陣酸麻手臂無力身子再降胸脯貼在衰人頭上,這樣的動作使得我這可憐大學女生的恥辱達到最高點,心身打擊讓我再鳴鳴難過得眼淚直流。

之後每當衰人的內棒在黑色套裙下奮力的頂一次,龜頭的傘部刮到處女膜的殘餘,我就發出痛苦的哼聲「呀」一聲大叫一次。

「我不來幹妳,你遲早都色誘大學教授求分數,聽聞不少女生都這樣做啊!」
他頂了二十多次後停了抽插,嘻皮笑臉,並在伸手入半截裙裡撫摸著我柔嫩細緻的大腿。

「痴線……不會……絕對不會…變態…走開啦……」
我不繼搖頭喘息著。不久他再次將我推倒,不過不是再一味粗暴猛幹,開始運用技巧,我想起他剛才說幹了不少女同學。

「你下面好緊好有彈性啊,百中無一,不斷想將我的兄弟推出來那樣動,有反應也不要緊,畢竟石 Miss 妳都是女人啊!別委屈自己了,我會報答你讓妳舒服的。」

我知道他的目的想攻陷我,緊緊咬著牙不吭聲,想保留著最後尊嚴。
「掙扎是沒用的……」

衰人九淺一深的抽插,先用龜頭在陰唇邊摩擦,再猛烈地向我的最深處衝刺。彎下腰,把我白色襯衫向肩膀退開,吮吸並用牙齒輕輕咬嚙我白皙渾圓胸部上的乳頭,扣帶高跟鞋的腳腕無力亂踢。

「放開我……不……別再……」
我哭泣著哀求,我倒希望像剛剛毫無憐惜的強姦我,不要給我身體有任何歡愉的感覺……長長的烏髮垂在雪白修長的脖子兩旁,敞開的絲質恤衫裡雪白的雙峰快速起 伏著。他吻著我的嘴唇,雪白的喉嚨,想掙扎可再也擺脫不開,衰人摩擦著我光滑的臉頰,並輕咬著我的耳垂,另一隻手在那對堅挺白嫩的乳峰上挑弄著,強烈的刺 激使我劇烈呼吸。

腳踝上的銀色腳鍊隨著抽動發出鐺鐺的聲響。「高潮快來了?嗯?」衰人嗅著我的絲襪小腿,「高跟鞋上的腳鍊誰給的啊?妳知道嗎,加上你一身 suit 的打扮看起來更迷人更淫蕩。」

我沒有回話,只是水汪的大眼盈滿淚水,在衰人有技巧的姦淫下也麻癢起來,怎能抵抗這小淫魔呢?理智似乎已在和性慾之間的戰鬥中落敗,被強姦的痛苦和羞辱已漸漸在神智中模糊,我知我已經正式墮入情慾深淵……
「別這樣……折磨…衰人……我……好酸…………啊……唔…呀……」

身上敏感處全被衰人掌控,強烈酸楚參透全身。我是極不願意發出這種聲響,因這對我只是更大的羞辱,但我控制不了,伸手到他後頸抱住衰人,挺起了腰,使衰人入得更深……想在他強行給我刺激中尋找快樂。
「Miss 你現在樣好迷好淫哦,大腿緊夾我腰,你對絲襪扣帶高跟鞋磨背脊磨得我好爽!」衰人笑道。「這樣做對啦……夾緊些……很快我就要在妳的子宮內射!」

視線已經變得模糊不清,「不要……不……我……唔…想要……BB……不…」迷迷糊糊不知所向的我盡最後一絲清醒大力地搖頭晃腦衰求,雙手作勢推著衰人的胸膛。

「來吧……我會……好好愛你……石 Miss!」
衰人右手再度將我的左腳擡起至他的肩膀,不斷地加速並做最後的衝刺。

「啊…嗯嗯!!我不希望……我嗯…別這樣做…嗯嗯…不要…嗯嗯…不可以…衰人…嗯嗯…」
衰人用嘴吸住了我嬌喘著的唇,我不能自持地用自己的舌頭迎合著他,嘴巴不斷地發出嗚嗚嗚的聲音。一次又一次的劈啪劈啪聲,衰人整根沒入的陰莖頂著我的子宮作出一次又一次的衝擊。

自知無望的我長頭髮不斷地搖擺著,失去理智地迎合著他的動作,雙腿在衰人腰處的夾動,令那處更伸入其內,衰人突然猛然挺動,我的恥骨和他下身緊貼著,子宮頸被他的巨物撐開,清楚感受到邪惡體液不繼射入我體內深處。

「不!」
我尖叫著,長髮揚起,乳房跳躍,腦子一片空白,一身黑色行政套裙卻衣衫不整,強姦下可能受孕強烈的悲苦和興奮下交織出第一次性愛高潮。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