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人妻到國內公幹

有一次,公司需要我到國內談生意,部門主管決定讓我和另一女同事當我的翻譯,我把要去南京的事告訴了她,誰知她一聽就非常的高興,說南京她還沒有去過,我 當然不會拒絕了,帶著這麼一個美人在身邊,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這個來自四川的人妻,他的下身一定會有和我同一種的反應。

臨出發了,他老公把她送到機埸,再三的囑咐我好好的照顧他老婆,誰知我這一照顧卻把他漂亮的老婆照顧進自己的懷抱裡,成了我的胯下之物。

從南京飛到那裡再轉坐火車要八個多小時,一路上加上司機就我們三個人,她是一個還沒有生育的年輕艷麗少婦,早在國內燈紅酒綠中鍛鍊過的她性格爽朗,談吐大方得體。

一路上全賴她的存在,才使平淡的旅途有了生氣,連開車的老師傅都不安份地在反光鏡裡偷看她,為了我們的完全,我生氣地把反光鏡扳到一旁,他才不好意思的規 矩了,我倆就坐在後排的座位上,她得離我很近,雖然我若無其事的望向車外,可聞到一陣芬芳的體香,令人迷醉的香氣。我有點衝動,恨不得就環腰一抱,將她摟 入懷中狂吻。可理智告訴我那是他人的老婆啊!

一路少語,到了傍晚時分,我們才到了目的地,我們下榻在公司早就安排好的賓館裡,晚上對方公司安排了飯局,因為要喝酒,不勝酒力的司機只吃了點菜,就早早 的回房間休息去了,她卻慇勤地替我擋酒弄的陪吃的主人們羨慕不已,還把她當成是我的紅顏知己,我們相視一笑,並沒有解釋什麼,更沒有必要去解釋什麼,就這 樣她一直陪我把飯吃完,在電梯上大家默不作聲,送到了她房間門口。

她笑著說道:「進來坐會吧!」我凝望著她迷人的小嘴,不由自主的跟了進去,坐在沙發上,她坐在另一邊,無袖的迷你連衣裙很短,兩條雪白的大腿很令我衝動。 她沒有說話,我也不知說什麼好。面對著這個心目的女,竟然不懂說話,她的微笑實在太吸引了。緊張的情緒令我心神不寧,說話也不清楚了。可餐的她實在太迷人 了,她的唇,我最喜歡是她俏紅唇,還有那無袖連衣裙裡一對呼之慾出的豐滿乳房。

其實,面對別人的老婆,監守自盜是最卑鄙的,但我偏偏對她立了歪心,因為她確實足予令所有男人神魂顛倒。為打破僵局我隨口說:「南京這地方不錯,明天你準 備去哪?我讓司機送你,」,她微笑看著我,我卻有點兒不知所措。「小燕!(我是隨她老公叫的)」「說吧!」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小燕!」我真沒用,我就像一個傻子,只知道叫她的名。她柔情的看著我, 拍拍沙發示意我坐過去,藉著酒勁,再加上有了下午的那一段同車時閒,我的膽子就無形中大了不少,近乎失控了我坐在她的身邊,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即管說吧!」她的表現比我還要平靜。

「你真美!」找冒著給她刮一巴掌的風險說道:「我很喜歡你,小燕!」然而她並沒有怒意,只是垂下頭。我發覺她有點臉紅,畢竟她是別人的老婆啊!

這時候的她可能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我了,但卻沒有拒絕,我大著膽子撲過去摟 住他,她居然就範了,我緊張得顫抖,雖然她是別人的老婆,酒色情慾已經掩蓋了 一切。

我輕輕托起她的香腮,看著那微閉的朱唇,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把雙唇輕輕的覆蓋在那誘人的紅唇上,我吻了一下,她只是略微掙脫了兩下也就閉上了她的眼睛,我 激動不已先用舌頭舔濕她雙唇,然後舌尖輕輕的撬開它們。當我將舌頭伸進她的嘴中時,他不禁的發出聲音,我可以感覺她微微的顫抖著,於是我進一步的用我的舌 尖慢慢的舔弄著她的舌頭。她的喘氣聲更大聲了,很快的我們倆的舌頭就糾纏在一起了,她順從地倒在我的懷裡,我倆都沈浸在興奮與歡之中。我貪婪的吸吮的著她 的香舌,另一方面我的下面逐漸的變硬起來了。

這時我的 手已開始不由自主地去摸她的酥胸,在完全沒有遭到抗拒之下,我迅速地摸捏到海燕那對豐滿的乳房。薄紗之下是那麼飽滿和尖挺,比我想像中還要完美。我得寸進 尺,又伸手摸向她的私處。她輕輕一顫,整個身子軟在我的懷裡。我知道此刻她已經動情了,於是撩起她的裙子。把手探入她的內褲裡。

我所觸摸到的是一片滑滑的皮膚上只有幾根毛髮,原來她和我老婆是絕然不同的另一品種。我好奇地拉下她的內褲,見她不像我老婆那樣黑油油的一片,連應該有的 肉縫也遮敝了要撥草才可看到她的陰道口。而眼前的她,只陰戶上稀稀的幾根陰毛,其餘的地方寸草不生,只要稍微的張開腿就,就可以看見裡面所有的配件。

這時我的理智已經完全被洪水般的狂情淹沒了,根本就故不到她是誰的老婆了,迅速把她放到沙發上,輕輕地摸著她的陰戶,輕拽著她的稀少的陰毛,輕揉著她的陰 蒂,把她弄得渾身亂顫,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抱了起來,雙雙倒在床上。我解下她的衣裙,望著光溜溜的有些羞澀的她,我早已等不及了,我也迅速地脫光我的衣服, 爬到她的身上開始動作起來,一邊親吻著她,一邊撫摸她的全身,後來又把手指伸入她的洞裡,她的陰毛、陰唇、陰蒂、陰道口都叫我摸個夠,把她弄得來回翻滾, 淫水早已源源不斷地流出。

我跪在地上,用手向她的下體摸去,我用二隻手指插入她小洞。她叫聲更是沒有了遮攔。我把頭邁在了她兩腿之間,用嘴親吻起她的陰部來。這下,叫聲更是一浪高 過一浪了,她雙手使勁的抓住床上的帎頭。她把兩腿分得更開,讓我的舌頭更自由自在的活動。過了不久,她兩腿緊緊的夾住了我的頭,身子也開始扭動起 來....突然她從床上爬起來,把盤起的頭髮解開披散下來,色色的看著我然後叫我躺好不動,就在我不知不覺中她竟把我的含在口中,天曉得這天我的東西脹好 多,她只有嘴巴張開,伸出舌頭舐我下半身,她的奴性服務叫我差點兒窒息。

她把囗張大吸吮著我的龜頭,並且用牙齒輕輕地咬著,接著用舌頭舔,然後插入她的喉嚨深處。她不停地用指尖撫弄我JJ和肛門,吸吮著我的陰莖,讓它在她臉上 摩娑一番。然後她兩腿分開緩緩的坐在了我的大腿上,用手把我那挺立的東西握住又開始套弄起來,我被這種說不出來的刺激陶醉得閉上了雙眼。我有一種感覺,一 種總想要讓那話兒被一個什麼東西包裹一下的感覺,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我情不自禁的開始扭動,希望能減輕一些這種麻癢的感覺。

忽然,龜頭一熱,我睜開了眼。她正慢慢的往下座,她的下體正在往下坐!我被一種濕滑包圍了,那種麻癢的感覺更加強烈,我臀部往上擡,我想讓我的東西完全被 這種濕滑包圍。可她也隨之往上擡,我又離開了那溫熱和濕滑,當我停下,那火熱的濕滑又淺淺的包圍了我。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慾火焚身,第一次切身體驗了什麼是 挑逗!正當我心癢難禁之時,她猛的往下一坐,我彷彿是進入了一個充火山口,那種濕熱緊緊並粘滑的感覺是和其它女人身上從來就沒有過的。

她在上面開始慢慢的扭動,身子一起一浮,雙乳也開始跳動。我感到好像有一隻濕熱的手在把我往她的最深處,我悶悶的呻吟了一聲!她在上面開始自我陶醉般的浪 叫起來!我簡直不知道她在叫喊些什麼?只是見她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纖腰款擺,前後挺動。她的手按在我的胸前,半趴在我身上,雙乳隨著她的動作前後晃動 著,我忍不住揪住了她的乳房,死命的揉著。好像她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反而加大了動作的幅度。我覺得她那個口似乎在收縮,好像是一隻更為溫軟的手把我緊緊 我握著不住的套弄。

我見要爆發時候已到快到,把她翻下來,把我又熱又硬的直接插入她裡面,她低哼一聲「哎呀!」,在眉梢眼角中,我感覺她是有一份充實感,和強烈的滿足感。我 用力向前一送,她的小嘴一張。低弱的呻叫聲聲動人魂魄,我閒歇性地吻著她的小嘴唇,下面卻不停來回抽動著,沒有生育過的陰道,緊緊包裹著我的,我感覺到她 的陰道里有一塊軟軟的東西在摩擦著我的龜頭,我想是她的宮頸吧!

我只聽見她呻吟聲和肉體抽插時的聲混在一起,交織成一曲美妙的音樂。我忽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頭一低,用嘴含著她的乳頭,吸吮起來。輕輕重重的咬著。她好像更加的衝動了起來,她在盡情的浪著,腰身快速的擺動,配合著那我的動作。

我將她的雙腿捲曲起來,腳丫頂在我的胸前,一下一下的猛頂。她的雙眼緊閉,頭髮散亂,嘴裡已經沒有那樣的高聲浪叫了,只是不停的哼哼。忽然,她的雙腿猛的向胸前捲曲,我很配合的加大了力度,數十下的深插,她雙眼迷亂,雙手向上緊緊捏著枕頭的兩端。

我的把我的抽了出來,速度極快的放到了她嘴裡,她沒有拒絕我,我趕緊用手上下套弄了一下,反覆地深深地插著她咀?,沒多久,白色的液體漸漸從她的嘴角流了 出來....我倆在默默無語中,都達到高潮。我累得滾了下來,深深地喘著粗氣尷尬的望著她說:「對不起!小燕,酒喝多了,」

她輕打了我一下嗔嗔地說:「嗯?你真壞?別人的老婆你都敢搞,把人家搞了還在找藉口,搞是搞了,不過我還是你手下,你回香港後可要好好的照顧我哦!」

「一定 !一定!」
她小嘴一翹,淡淡一笑:「你的那個比我老公粗大!弄得我爽爽的。」
「你的洞也比我老婆洞緊,好美好爽呀!」倆人哈哈大笑。稍稍的休息片刻,我再一次翻身上馬,拔槍又刺,我倆又戰在一起,又一次巫 山雲雨。

那夜我們連續幹了兩次,為了不引起司機的懷疑,那晚我沒有在她那裡留宿,搞好就回房間了。在南京的三天,我天天晚上都要享受一下那漂亮的人妻,那三天的經 歷叫我難忘終生。返到香港後,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保持了上司與下屬間的距離,彷彿我們之間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而我卻把在南京所經歷的一切,當成了人 生道路上的一個插曲;一種美好的回憶……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