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餐桌下的淫亂

  吃晚飯的時候突然停電了,餐廳裡面一團漆黑。丈母娘連忙摸索著到臥室裡
取蠟燭。我趁機伸手去摸玉玲短裙裡面赤裸的大腿。她沒有拒絕,只是壓低了聲
音說:「不要了,姐夫。」我順著滑嫩的肌膚一直摸到盡頭,並且快速的挑開內
褲的邊緣把整個手掌探進去,只覺得她毛茸茸、肥嘟嘟的陰戶嬌嫩而又潮濕玉玲
本能的夾緊雙腿,把我的手緊緊的夾在那兒,「壞姐夫,不要這樣嘛!」她像是
在哀求我,屁股卻微微的扭動,她的陰戶在我的手上磨蹭。我清晰的感覺到一股
熱熱滑滑的水兒從肉縫裡面滲出,浸濕了我的手心。我曲起一根手指刺入她肥嫩
的肉縫中,來回滑動幾下便粘著濕滑的淫水插進她的肉洞裡面。

  她渾身一顫,『啊!』的低聲叫了一聲。我抽動著手指,感覺著她肉洞裡面
的嫩肉溫柔滑膩而且不停的收縮,像小嘴一樣在吸吮著我的手指。

  臥室裡面傳來丈母娘開關抽屜的聲音,她還在尋找著蠟燭。玉玲的身子軟軟
的靠進我的懷裡,她的雙腿微微打開,一隻手抓著我的胳膊,一隻手伸到我的胯
下,隔著褲子摩娑我的陰莖。她緊緊閉著嘴巴,在這寂靜黑暗的餐廳裡面壓抑著
自己的呼吸。猛然,她憋住了呼吸,身子緊緊的繃起,雙腿絞在一起,肉洞緊緊
的鉗住我的手指痙攣般的收縮起來。在這短短的兩分鍾的時間內,她竟被我的手
指插的高潮了。

  臥室裡面透出了微弱的亮光,丈母娘點燃了蠟燭,並慢慢向外走。玉玲掙扎
著疲軟的身子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她的一隻手卻仍舊隔著褲子抓著我腫脹的陰
莖。我從她的腿間抽出手,把濕淋淋的手指放進嘴裡吸吮。這時也丈母娘走進了
餐廳,藉著燭光我看到玉玲俊俏的臉蛋嬌羞而又嫵媚,我的陰莖不禁脹得更加厲
害,在她的手心裡面跳了幾下。

  「真不巧,家裡就剩這點蠟燭了,咱們趁亮快吃吧。」丈母娘一面說,一面
把一小截蠟燭插在餐桌上。

  「我去買些蠟燭吧?」我說。

  「不用了,說不定一會兒就來電了。」丈母娘說。

  玉玲不說話,只是低著頭吃飯,她是怕丈母娘看出她臉上的異樣。可在餐桌
下面,她竟拉開了我的褲鏈,把我的陰莖掏了出來。我的心狂跳起來,這個娘們
比我還膽大。她的手柔軟溫熱,手心裡面汗津津的,輕輕的摩娑著我的龜頭,陣
陣酥麻的感覺讓我渾身火燒火燎的不自在。我也怕被丈母娘看出來,趕忙低下頭
假裝吃飯「沒電不能用空調,很熱是不?」丈母娘好像看出來我倆的異樣,問。

  我連忙搖頭說:「還行,不算熱。」

  「還說不熱,瞧你倆都熱得臉都通紅了,我去給你們拿些冰塊吧。」說著站
起來端著蠟燭朝廚房走去。

  餐廳裡面又慢慢暗下來,瞅著丈母娘的背影,玉玲湊過來在我耳朵邊上說:
「姐夫,要不要我幫你弄出來?」我連忙說:「好玲兒,姐夫難受死了,快幫我
弄弄吧。」玉玲彎下身子,頭鑽到餐桌下面。我的龜頭立即被她嬌嫩溫熱的小嘴
包裹住,她用力的吸吮,舌頭尖砥在馬眼上面撩撥,同時小手緊緊攥住陰莖的棒
身快速的擄弄。?烈的酥麻的感覺讓我渾身緊繃,我一面聽著廚房裡面的動靜一
面抱住玉玲的頭,屁股向上微微的挺動。

  冰箱的門打開了,丈母娘正抓著冰塊放進碗裡。我的龜頭幾次插進玉玲狹小
嬌嫩的喉嚨裡面,享受著嫩肉擠迫。玉玲?忍著,手擄動得飛快,快感迅速的積
累,我的神經極度繃緊。隨著冰箱門『砰』的一聲關上,我的精液噴射而出,玉
玲仍舊緊緊的含住我的陰莖,吞嚥著我的熱汁。

  二廚房激戰_ 餐廳裡面重新亮起來,我連忙用手推了推玉玲,她卻不緊不慢
的舔淨我的陰莖並把它放進我的褲襠裡面,這才從桌子下面鑽出來。她舉了舉手
中的湯勺說:「可找到它了!

  晚飯很快就吃完了,蠟燭也燃沒了,電仍舊沒來。玉玲拾掇著碗筷端進廚房。

  「玲子,沒電就甭拾掇了。」丈母娘說。

  「沒事,廚房裡還有些亮。」玉玲說。

  我也端起碗筷走進廚房,丈母娘連忙說:「讓玲子收拾就行了。」

  我說:「沒事,兩個人快些。」

  廚房裡面並不比餐廳亮多少,我站在玉玲身後,幾乎是把她攬在懷裡的樣子。

  玉玲一面把水弄得『嘩嘩』的響,一面小聲說:「壞姐夫,剛剛給你弄出來,
你又要怎樣」

  我輕吻著她芬芳的長發,說:「小心肝,剛才嘗了你的小嘴,現在我想操你
的小屄!」

  「你瘋了嗎,會讓媽看到的!」她接著說,「晚上,你到我屋裡來,我等你
好不好?」

  「不行,要是你老公回來我就沒機會了。好心肝,你就讓我放到裡面待一會
兒也好」

  「好吧,你這色狼!」玉玲一面嬌嗔,一面彎腰撅起屁股。

  我撩起她的短裙,拉下她的內褲,掏出還沒有完全勃起的陰莖塞進她深深的
?溝之中,龜頭一觸及她嫩滑肥美的肉唇立即充血膨脹,硬挺挺的挑開肉縫尋找
到入口慢慢鑽了進去。

  「姐夫,你的東西怎麼好像比剛才大了許多。」玉玲低聲嬌淫道。

  我一面抽送著,一面在她耳邊說:「是你太讓我著迷了,我的心肝!怎麼樣,
姐夫還讓你滿意嗎?」

  「嗯,舒服極了!我好想大聲叫,可就怕被媽聽到。啊!姐夫,你別使那麼
大的勁嘛!」她把水龍頭擰大,讓『嘩啦、嘩啦』的流水聲掩蓋著她壓抑的浪叫。

  我當然知道此時此地不是纏綿的時候,於是雙手緊緊抓住她肥圓嬌嫩的大白
?,狠狠的戳刺著。玉玲雙手撐在櫥櫃上,屁股努力的聳起,陰戶像她的小嘴一
樣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可是不知怎的,越是想快些弄出來,卻越戰越?。幾十
下以後,玉玲已經被我操得渾身酥軟,不住的向下出溜。

  「姐夫,我的好姐夫,人家真的要被你操死了!」她噓噓的喘著,陰戶裡面
的嫩肉不自主的?烈收縮著,陰戶變得又熱又滑。

  她的身子篩糠一樣的亂抖,陰戶裡面痙攣般的吸吮著。她回過頭,顫抖著低
聲叫著「姐夫,親姐夫、好姐夫、、、」黑暗中,我模糊看著她嬌媚,滿足的表
情,滾燙的精液噴射而出。

  就在我抱著玉玲喘息的時候,我卻猛然發現廚房的玻璃門外人影閃過。我心
裡一跳,一定是被丈母娘發現了。玉玲並沒有發覺,她一面褪下內褲擦拭著下體,
一面嬌聲說:「姐夫,你太棒了,人家從來沒這麼爽過。

  我卻有些心不在焉,親吻了她一下,說:「我先出去了,要不媽會疑心的。」

  「嗯,你去吧。」玉玲好像戀戀不捨的樣子。

  我出了廚房,回過頭,隔著玻璃門往廚房裡面看,『啊呀』裡面的情景竟然
看的一清二楚。我立即緊張起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了。可是心中又想不通丈母
娘看到了為什麼沒喊破?是給我們留面子還是有別的意思?想著就走到衛生間門
口,聽見裡面有動靜,門是半掩半開著的,藉著窗外透進的光亮我清楚的看到丈
母娘裸露著白生生的大肥?面向裡蹲在地上,手裡拿著蓮蓬頭,正『嘩啦啦』的
洗著?溝子。我心裡的疑惑一下子去了大半,知道一定是剛才她偷看我和玉玲操
屄,春心萌動,騷水流了一?溝在這兒洗呢!

  看著丈母娘肥嘟嘟的大白?,我剛射了精的雞巴又慢慢膨脹起來。丈母娘好
像完全沒注意我站在門外。她洗的很慢也很仔細,一會兒洗前面,一會兒又伸到
屁股後面,一邊洗著嘴裡還不住的發出低微的哼哼聲。原來她一面洗一面在手淫。

  我的雞巴完全勃起來,而且脹得有些痛。看著丈母娘自己用手指戳著的屄和
?眼兒真想上去幫她,從後面操她的大白?。丈母娘放下花撒一聲抓住澡盆的邊,
一手從後面緊緊的摳住,我看不清是?眼兒還是屄,只看到她那肥嘟嘟的大白?
上下猛烈地抖動了十幾下,然後緊緊的繃住不動了,嘴裡慢慢籲出一口長氣並夾
雜著一聲滿足的呻吟。我抓了抓憋脹的雞巴,趕緊悄悄離開。我心裡下定決心一
定要操她。

  三狂亂之夜三個人坐在客廳裡,各懷心思,前言不達後語的瞎聊了一陣。眼
看十點多鍾了還是沒來電,外面卻突然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藉著丈母娘起身
去臥室關窗戶的空,玉玲靠過來嬌柔嫵媚的小聲說:「姐夫,晚上等我!」我伸
手在她的屁股上面輕輕捏了一把說:「好,晚上讓我好好操一回。」

  丈母娘回來,取出了一瓶紅酒對我說:「下雨濕氣大,喝杯酒吧。」

  我說:「喝點也行,解解乏睡個好覺。」

  丈母娘問玉玲喝不喝,玉玲說:「苦苦的,我喝不慣。」

  丈母娘給我倒了一大杯,自己也倒了一杯。酒入口時真是又苦又澀,可一會
兒那種甘醇酸甜的滋味就充滿了口腔,肚腹裡面也有種暖烘烘的感覺。

  「這酒真不錯!」我說。

  「是啊,先苦後甜。」丈母娘說,「你多喝點吧,我喝這一杯就好了。」

  我說:「好酒不能多喝,後勁很大的。」

  丈母娘喝得到比我快,喝完之後就到小臥室去給我鋪床去了。玉玲到衛生間
洗漱去了。我一飲而盡跟在丈母娘的進了小臥室說:「我自己弄就行了。

  「黑燈瞎火的你那裡找得著呢。」丈母娘一面說一面從衣櫃裡面抱出被縟放
到床上展開。

  我上去幫她,嗅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由的心馬意猿起來。丈母娘
站在床邊,彎著腰撅著?整理著床單,我站在她的後面看著她肥碩渾圓的屁股禁
不住把小腹輕輕的貼了上去。隔著薄薄的衣褲,用我硬梆梆的雞巴感覺著她屁股
的圓潤和肥嫩丈母娘自然也感覺到了我的硬度和熱度,她只是稍稍頓了一下,仍
舊低著頭整理著床單。我的膽子不禁大起來,向前挪了挪身子,雞巴頂進她的?
溝之中,隔著她薄薄的裙子摩擦著她的陰戶。

  「不要這樣!」丈母娘低聲的說,不惱也並不躲閃,反而把屁股又微微翹起
了一些。

  我不說話,心狂亂的跳著,一把撩起她的裙子。丈母娘的褲衩在洗完屁股後
就沒穿,肥嘟嘟的大白?完全赤裸著。真是又嫩又滑而且還很有彈性,深深的?
溝裡面陰戶也是肥嘟嘟的並且長滿了毛。我輕輕摸了幾下淫水就流了出來,濕濕
滑滑的。我剛想扒開陰唇摳摸她的肉洞,她卻掙開身子,回過頭來,輕聲嬌嗔道:
「好了,小東西,我們不能這樣。」說完逃也似的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呆立在
那兒。

  我無心洗漱,脫了衣服躺在床上,胯下的東西仍舊硬梆梆的聳立著,腦子裡
面完全是丈母娘白生生,肥嘟嘟的屁股和屁股中間夾著的那個肥屄。過了沒多久,
門被輕輕的推開,玉玲躡手躡腳的進來了,摸索著來到床邊低聲叫著:「姐夫,
姐夫。」

  我伸出手把她拉到床上,摟進懷裡,這才發覺她竟然完全赤裸著,光滑細嫩
的肌膚微微發涼。

  「姐夫,它怎麼已經脹得這麼大了?」玉玲輕輕攥住我的雞巴問。

  「我想著你,它就脹起來了。」我說。

  「我也一直想著你,姐夫。」玉玲很激動的樣子,扯了我的手按在她的小腹
下端,她的陰戶已經濕??的了。

  「媽睡了嗎?」我問。

  「好像睡了,不管那麼多姐夫,我要你姐夫!」玉玲主動吻著我的臉和唇說。

  「心肝,你老公多久沒滿足你了?」我問。

  「他從來就沒滿足過我,從來沒讓我嘗過今天的那種滋味。姐夫,我要你做
我的老公好不好?」

  「好!」我翻身把她壓在身下,雞巴沾了她濕滑的淫水慢慢整根插進她的陰
戶裡面。

  「嗯啊!」她立即發出一聲顫抖而又滿足的低吟。同時四肢緊緊纏繞在我的
身上。

  我一面吻著她的嘴,一面湧動著身體,單薄的床板立即發出『吱嘎、吱嘎』
的響聲。此時,我已經不在意被丈母娘發覺,盡情享受著玉玲溫暖滑膩而又十分
緊湊的陰戶的包裹和摩擦帶來的酥麻快感。玉玲好像也不在乎,快意的呻吟聲越
來越大。

  在這寂靜的黑夜,床板的『吱嘎』聲、玉玲『嗯嗯、唉唉、的叫聲還有肉體
摩擦碰撞發出的響聲充斥在整個房間裡面。我想丈母娘不可能聽不到!此時她一
定禁不住這聲音的誘惑,春心蕩漾、輾轉難眠。想到這裡,不禁愈加神勇,屁股
大起大落,弄得玉玲的陰戶』茲咕、茲咕『的響玉玲渾身顫抖,嘴裡一個勁的叫
道:「姐夫,老公,操死我了、、、」又是一陣狂風暴雨,我一下子禁不住噴射
而出。我倆摟抱著舒服的喘息顫抖了好一陣兒才分開。

  「姐夫,今晚我就和你睡在這兒吧?」玉玲蜷曲在我的懷裡說。

  「不要了,你還是回你的房間吧,要不會讓媽看到的。」我說。

  玉玲輕聲笑道:「傻瓜,咱們倆這麼大的動靜她肯定早就聽到了!」

  我故作驚訝的說:「啊!那怎麼辦呢?」

  玉玲笑得更歡,說:「什麼怎麼辦?沒事的,要不她能讓你我在她眼皮子低
下幹這事情嗎?」

  我問:「她為什麼容許咱們倆在一起呢?

  玉玲嘆了一口氣說:「還不是因為她那個不爭氣的兒子,結婚都三年了也沒
讓我懷上……」

  我笑道:「怎麼,這是要借我的種啊!」

  玉玲說:「我不管,我就是喜歡你,姐夫。」

  我說:「真要是生了孩子,算什麼?」

  玉玲抱住我的脖子,柔柔的說:「算你的,也是我的!」

  我無語,輕輕的撫摸著她。可能是太累了,不一會兒玉玲就沉沉的睡著了。

  我卻絲毫沒有睡意,悄悄的起身,赤裸著身子來到丈母娘的臥房門口。輕輕
推門,門迎手而開。藉著外面微弱的光亮我看到房內的大床上,丈母娘面向裡,
全身赤條條的側臥著。我夢寐以求的大肥?就在床沿邊上,在昏暗中也是那麼的
白生生的耀眼。我走上去,在她屁股後面蹲下,雙手捧住她的?輕輕的摩娑。丈
母娘只是渾身一震,仍舊那樣躺著。我把臉貼上去磨蹭著感受著它的光滑和細嫩。
我輕柔的掰開兩瓣肥嫩的臀肉,?溝裡面非常潮濕而且散發出淡淡的騷味。我的
雞巴迅速的勃起。我先是用手指觸摸、撥弄,繼而把嘴湊上去,滿口滿舌的親吻、
舔弄。丈母娘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屁股難耐的微微扭動著,可她始終保持著側
臥的姿勢。我感覺異常狂亂和興奮,用力掰開丈母娘的?溝,濕滑的舌頭在其中
上下舔卷,連她的?眼也不放過。

  丈母娘的喉嚨裡發出了低微而又壓抑的呻吟,她的大白?向後拱著迎合著我
的舌頭。我再也忍不住,站起身,把暴漲的大雞巴頂在她肥嘟嘟、濕??的屄上,
用力一刺,一桿到底,龜頭插進了丈母娘的子宮口中。丈母娘『呀』的一聲輕叫,
渾身緊繃,陰道?烈的收縮起來,一股滾燙的熱汁噴灑在我的龜頭上。我可愛的
丈母娘竟然被我一桿戳的高潮了而且還潮噴了!我更加興奮和刺激,雙手摟緊了
她的大白?瘋狂抽插起來。可能是體位的關係,我一點也沒覺得丈母娘的屄鬆弛,
相反感覺比玉玲的還要緊湊,而且裡面火熱濕滑,整根雞巴像泡在熱水裡面一樣,
舒服極了!我近乎瘋狂的操著丈母娘的屄,雙手也胡亂的在她身上摩娑。丈母娘
的奶子也是豐滿鬆軟,小棗一樣的奶頭硬硬的翹起。我用手指捏住輕輕的捻動。

  直到現在,我倆沒說過一句話,有的只是瘋狂的動作,丈母娘壓抑著的呻吟、
我的粗喘聲、我的小腹和她的大白?碰撞發出的『啪啪、啪啪』聲以及我的雞巴
在她的屄裡快速進出發出的『咕唧、咕唧』的響聲。這簡直太刺激太狂亂了!我
無法控制自己,精液像水槍一樣射出,射進了丈母娘的子宮深處。

  過了好一會,我慢慢的拔出還沒有完全疲軟的雞巴。我感覺丈母娘的肥屄好
像還戀戀不捨的樣子,努力的收縮著吸吮著我的龜頭。她轉過身子,關切而又羞
騷的說:「你這怨家,怎麼這麼孟浪當心累壞了身子!」

  我說:「這麼刺激我怎麼能控制住呢!您感覺還好嗎?」

  丈母娘雙手輕輕握住我的雞巴,羞答答的說:「好多年沒嘗過這種滋味了!

  我說:「只要你喜歡,我會讓你永遠快樂的。」

  丈母娘幽幽的說:「不要了,要被別人知道,咱們倆怎麼活。」

  我說:「管別人說什麼,人這一輩子就是要個快快樂樂的丈母娘不說話,柔
軟的小手輕輕的揉搓著我的雞巴。我知道她久旱逢甘露,嘗到了甜頭怎麼會再放
手呢!我伸手輕輕撫摸她柔滑的面頰,向前挪動身子,雞巴觸到了她的嘴唇。

  她自然明白我的心思,卻輕嗔道:「小東西,你要丈母娘吃你的雞巴嗎?」

  我頑皮的笑道:「怎麼了,丈母娘的屄我吃了,現在輪到你吃我的雞巴了。
要不女婿我可吃虧了。」

  丈母娘說:「不要了吧,我給你嘬硬了你又要胡來。你今天都弄了好幾次了,
身條會吃不消的。」說完只是在我的龜頭上面輕吻了一下,放開我的雞巴,在我
的屁股上輕輕打了一下,說:「好了,快回去睡吧。」

  我確實感覺有些疲勞了,雞巴已經軟軟的提不起勁來。反正來日方長,到不
急於這一時。回到小臥室,摟了玉玲酣然睡去。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