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極其淫蕩的亂倫

我 想小說中的人物關係我就不用再向大家說明了吧。由於這?多年來和張家的工作關係。我也有機會去瞭解一些事情。現在我就藉著東風「說點您不知道的」。插一句 題外的話,朋友們不要嫉妒我呀。在娛樂圈裡混,尤其是一直作大導演的助手,是很容易讓那些剛出道的漂亮小姐們就範的(你們絕對想不到那些現在已經「紅」起 來的小妞們當年在床上是個什?樣子。),所以我對女人還是很有發言權的。雖然跟張家工作這?多年我只因?偶然幹到過鄧婕兩次。但這兩次的性經曆,卻是我一 輩子都難以忘懷的,因?她真的就是女人中的極品啊。
  閒話少說,言歸正傳,您可準備好,我要講了。(提醒大家,手槍打多了可傷身體!忍住了,關鍵時刻再開槍。哈哈)張默呢,作?一個正常發育的男生,對女性身體的渴望一直困擾著張默,每次當需要非常強烈時,張默就用手解決。
  有一天晚上,鄧婕剛剛洗過澡,輪到張默洗,無意中發現繼母剛換下的白色小內褲,在慾望的驅使下,張默不禁拿起來,發現鄧婕的內褲很小,可能剛好包住陰 部及半個小屁股。內褲*略略發黃,聞起來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的尿騷味,就像酸牛奶的味道。張默的肉棒不自覺地硬起來,手中拿著繼母的內褲包在肉棒上在衛生間 打了一次手槍。
  第二天,繼母可能也發現了問題,眼睛看到張默的時候臉就發紅,弄得張默也很?尬。但連續幾天,當張默洗澡時都發現了繼母未洗的小內褲,張默感覺可能是 鄧婕 故意給張默看的。不用白不用,當張默需要時,張默就拿著她的小小的內褲打手槍。以 後,張默們兩個就像形成了默契,她的內褲每一件張默都很熟悉,有時,在內褲上還能發現她掉下的幾根陰毛?
  直到有一天,鄧婕病了,這一切才改變。  一天早上,鄧婕沒有像往常一樣早起,片場又打來電話,張默來到鄧婕的房間 門口叫她起床聽電話,叫了幾聲,鄧婕才打開房門,但仍穿著睡衣,透過薄薄睡衣,隱約可以看到裡面豐滿的乳房。
  今天的鄧婕滿臉憔悴,用手扶著門,對張默說?「默默,媽媽可能發燒了,身上 特別痠痛,一點勁都沒有。」
  張默用手摸了摸鄧婕的額頭,燙得嚇人,張默忙扶著鄧婕進去躺下,用體溫表一 測,三十九度六。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張默向學校請了假,也給鄧婕請了假,扶著她上醫院。
  到了醫院,醫生診斷?上呼吸道感洩,需要靜脈點滴。
  打完針,已到中午,張默扶著鄧婕回家。可有由於有病虛弱,鄧婕懶散地靠在張默身上,像個孩子般地抓著張默的胳膊,左側的的乳房緊緊地壓在了張默的右側胳膊上,張默的心開始狂跳了起來,可以感覺到從胳膊上傳來的柔軟。
  今天的鄧婕穿了一件緊身的襯衫,突出了她胸部的形狀,貼身的裙子也展現出她的纖纖小腰及圓翹的小臀部,短裙的下面露出了苗條的小腿。也許由於在病中的緣故,更顯出她的皮膚白晰。
  畢竟很少有機會這?近距離的和成熟女性接觸,聞著從鄧婕身上傳來的女人特有的味道,張默的肉棒也略略勃起,走路的姿勢也變得不太自然。鄧婕可能也注意到了張默的窘態,壓在張默胳膊上的乳房略略放鬆了一下,但沒完全離開。
  鄧婕在床上躺了一天,晚上,鄧婕的燒的終於退了,但仍全身無力。張默放了一摞被子在她的背後,使她半躺半坐,張默端著碗喂她吃藥。
  回家後的鄧婕又換上了睡衣,從睡衣上隱約可以看得出鄧婕沒有戴乳罩,豐滿圓潤的乳房使胸部的睡衣被頂起,還可見到乳頭的痕?,下面可以看到小內褲的輪廓,鄧婕的樣子讓張默呼吸急促。
  「小默,你在看什??」鄧婕嬌嗔道。張默的臉一紅,忙收回了目光。
  鄧婕像孩子一樣的看著張默,當張默用湯匙喂了她一口湯後,鄧婕不知想到了什?,突然間臉上一紅,並低下了頭。
  一種旖旎的氣氛迷漫在張默們之間,和這?年輕、青春、漂亮的少婦在一起,沒有一點邪念,是自欺欺人,但這是爸爸的老婆,道德和倫理限制著張默的想法。
  張默們天南地北地談著,聊得很愉快,平時也真難得有時間和機會這?好好的聊一聊。時鍾的指針已指向了晚上十點鍾,張默站起身要走,鄧婕一把抓住了張默的手,說?「默,再坐一會兒嘛,你幫人家看看還熱不熱嘛!」說著,拿起張默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
  隔著一層衣服,張默仍可能感覺到這個未曾哺育的乳房的尖挺和柔軟,一?那,張默明白了身邊的這個小女人的需要。望著鄧婕滿是希翼的面容,一陣暖流流過張默的全身,張默也希望多和善解人意的繼母多待一會兒。
  鄧婕的小手握著張默的手,從小手傳來的陣陣溫暖和柔軟激盪著張默的心。鄧婕凝視著張默,張默也看著她,一時間眼神傳遞著心靈的話語。好一會兒,鄧婕才 用低低的聲音述說著國立走後她的寂寞,說著說著,鄧婕一下子趴到了張默身上,雙手抱住了張默的脖子。望著鄧婕淚眼婆娑,張默的心中一片茫然,其實不用多 說,張默也能理解一個女人沒有男性滋潤的寂寞。
  繼母的頭髮上傳來淡淡的香水的味道透著成熟女性的氣息,緊緊壓在張默胸腹間的那對堅實凸起的乳房即便是隔著衣服,張默好像也瞭如指掌,幾個月的禁慾生活讓張默不由自主的?生了反應。
  繼母明顯感覺到了張默身體的變化,身子明顯的往後縮了一下,然後又馬上貼了上來,小腹使勁頂著,以至於張默的小弟弟都有痛的感覺。她輕輕抖動著,渾身散發著一種奇異的熱,嬌慵的聲音似乎是從遙遠的天邊傳來?「抱我。」
  此刻情慾戰勝了理智,其實不用她說,張默的一隻手已經摟住了鄧婕的腰。繼母呼著熱氣的嘴在張默臉上尋找著,溫濕的唇終於碰上張默的嘴。彷彿溺水的人抓 住了救命的稻草,繼母用力吸住張默的唇,濕潤滑膩的細長舌頭帶著一縷薄荷香氣纏住了張默的舌,動作很熟練。當兩條舌頭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時候,張默的手從她 睡衣底下伸了進去,撫摸著繼母光滑的小屁股,雖然隔著一層內褲,仍可感覺到臀肉的結實和柔軟。
  繼母的一隻手這時已抓住了張默兩腿中間勃起的硬物,用手輕輕揉搓著。可能由於太長時間沒有男人愛撫了,當張默的手沿著她臀溝向前探索時,發覺兩腿中間已經濕透。
  張默把繼母抱起來平放在床上,畢竟面對的是爸爸的媳婦,張默走過去關了燈。回來快速脫掉衣服,和鄧婕躺在一起,發現鄧婕不知什?時候也脫掉了睡衣。
  屋子雖然黑,可皎潔的月光照進來,繼母那挺立的雙峰依稀可見,鄧婕的身體是雪白的,完美的雙乳微微的上翹,張默只搓揉了幾下,她的乳尖便示威似的勃起,腫大的如同一粒葡萄。
  鄧婕呼吸急促地把張默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騎在了張默的肚子上,躬著上身,抱著張默的頭,把張默的頭壓向她的乳房,像喂嬰兒吃奶一樣把乳頭塞進了張默的嘴裡。
  張默含著她已經變硬的奶頭,使勁吸著、舔著,鄧婕的乳頭和妻子的一點也不同,鄧婕的乳頭不大,但很有彈性。鄧婕在張默的舔弄下,小屁股在張默的肚皮上不停地扭動。
  張默把兩個乳頭都舔遍時,鄧婕的舌頭又伸進了張默嘴裡,繼母就像一個貪吃的孩子,貪婪地用舌頭舔遍張默嘴的每一個部位,連不少甘甜的唾液都流進了張默嘴裡。
  好不容易掙脫了鄧婕舌頭的糾纏,張默把嘴貼在鄧婕的耳邊說?「鄧婕,你感冒剛好,身體行嗎?」鄧婕輕哼道?「人家要嘛!」說著用尖挺的乳房在張默胸口磨噌著,手也向後抓住了張默直立的肉莖,來回的搓著。
  當張默用手?起鄧婕的屁股,發現她的兩片肉唇早已濕透,張默用手扶著張默的已經硬硬的肉莖,用手分開繼母的兩片肉唇,頂了進去。
  「啊??好大啊??」繼母不自覺地呻吟道。在肉棒進入那狹窄的肉道的一?那,張默也感覺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軟和狹窄,繼母的屁股及大腿的肉也繃緊了。
  肉棒在緊小的肉洞裡進出了幾次,張默一使勁,肉棒的頭部終於頂在了鄧婕的花心上,鄧婕的身體一顫,「啊??」鄧婕的聲音因?過度的興奮而變得有些沙啞。
  每次肉洞內的磨擦都會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聽到鄧婕的呼吸變得急促,知道她已有快感。確實,鄧婕的動作也由慢變快,動作的幅度也變大,每一次都把張默的肉莖完全地吞進小肉洞中,溢出的大量的蜜汁也順著張默的肉棒流到了張默的陰囊和大腿上。
  唔??好舒服??「繼母用興奮的口吻呻吟著,同時從上面壓著吻向張默的嘴。
  「啊??好??張默要了??」繼母說完,使上半身向後仰,同時身體痙攣。
  與此同時,包夾張默的陰莖的肉洞猛烈收縮,好像要把陰莖吸入更深處似的蠕動。
  「啊??張默也要射了??」張默也同時達到了高潮,肉棒一挺一挺地在繼母月月的肉洞內射出了大量的精液,高潮後的繼母無力地趴在了張默身上。
  第二天晚上,當張默下班回來時,發現鄧婕正在廚房裡做飯。今天的鄧婕穿了一件緊身的連衣裙,充份地暴露出她迷人的體形,細腰、肥翹的小屁股總是那?另人著迷。
  張默悄悄地走到她身後,伸手從後面抱住了她,鄧婕的身體一顫,隨即靠在了張默懷裡,對張默悄聲說道?「默,你一回來就欺負人家。」並回過頭來微微張開了小口,張默也伸過舌頭吻了過去。
  和鄧婕發生關係後,道德和倫理已不複存在,張默的心裡只有情慾和愛。
  張默抱起了她,來到臥室,把她放在床上,脫下了她的小內褲,並分開了她的兩條修長的腿。昨天,雖然和鄧婕發生了關係,但沒有仔細地打量過她的陰部,今 天張默要好好地玩弄一下可愛的繼母婦那可愛的小嫩 .鄧婕的陰部也和鄧婕本人一樣長得很文靜,上面是鼓鼓的陰阜部,上面有片發出黑色光澤的茂密陰毛,下面是淺紅色的陰唇,陰唇很薄,向左右分開,內部早已濕 潤,陰戶口周邊黏著許多發白的粘液。陰戶口有如玫瑰花瓣,有複雜的璧紋,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小小的尿道口。
  繼母在張默目光的注視下,俏臉上佈滿了紅韻,從紅嫩的小肉洞口慢慢地流出了花蜜。
  「啊??默默,你??你別看了,羞死人家了??」繼母的兩腿想閉合,但在張默兩手的支撐下反而分得更開了。
  繼母由於未曾生育,兩片薄薄的陰唇仍呈粉紅色。此時陰唇上部的那粒花生米也漲大起來。
  看著繼母婦少女般的陰部,那種美麗的景色使張默陶醉。當張默的頭靠近陰毛和恥丘時,聞到了誘人的氣味,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少許的尿味混合在一起,像牛奶發酵的味道。
  「默??默,別聞了,人家今天還沒洗澡,那??那裡很髒的。」鄧婕呻吟著。
  淫亂的氣味使張默更加興奮,張默的嘴靠近陰核,伸出舌頭,輕輕舔著腫大的陰核,並向下把兩片紅紅的陰唇含入了口中。鄧婕的屁股不斷的跳動,呼吸也很急促,嘴裡無意識地發出「啊??啊??」的聲音。
  張默的舌頭在肉洞口輕舔著,逐漸便向肉洞裡面進軍。鄧婕的肉洞越往深處越熱,越加光滑濕潤,鄧婕肉洞中不斷地溢出新鮮的蜜汁,都流進了張默嘴裡。
  可能由於一天未洗澡的緣故,鄧婕陰部的味道特別濃,其實無論多?文靜的女人,小穴的味道都是一樣的。鄧婕平時看上去很賢淑,但在床上的表現和平時就完全不同。
  張默慢慢的品嚐著鄧婕的陰部,舌頭在肉洞裡緩緩轉動。
  「啊??好舒服??別??別舔了??」又一股濃濃的陰液湧入了張默嘴裡。
  「張默弄得好不好?」張默?起頭來問道。
  「好??好極了??張默從來沒這?舒服過??」鄧婕回答道。
  「爸爸舔過你這裡??」張默問道。
  鄧婕臉色變得更紅,可能張默的問話使她害羞和興奮,肉洞口不停地張合,又一股濃濃的淫液從小肉洞中湧出,流向了粉紅色的肛門。
  「舔??舔過??」鄧婕低聲回答道。
  注視著繼母豐滿成熟的屁股溝,繼母的肛門很細小,看上去嫩嫩的,呈粉紅色,粉紅色的肛門也在隨著肉洞不停地張合。張默輕輕拉開像野菊般的肛門洞口露出 裡面的粘膜,當鼻尖靠近時,聞到淡淡的汗味,由於肛門上粘上了鄧婕自己的淫液,粘膜上閃閃發亮。當張默的舌頭觸碰到裡面的粘膜時,鄧婕的全身開始猛烈地顫 抖,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快??插進來??」繼母輕聲請求著,美麗的小肉洞和肛門因?粘上過多的粘液而呈現出淫亂的景像。
  張默扶著粗大的肉棒對著紅嫩的小口送了進去,張默不停地抽送著,鄧婕雪白的雙腿盤掛在張默的腰間,混圓的玉臀左右擺動,在張默插入時,兩片漲大的肥肥的 陰唇不停地刺激著張默的肉棒根部,抽出時,每次都帶出了少許淫水。
  鄧婕在張默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張默要死啦??」
  張默只覺得肉棒被四周溫暖濕潤的肉包繞著,收縮多汁的肉壁帶給張默無限的快感,張默現在很嫉妒爸爸,有這?美麗的媳婦和令人著迷的肉洞。張默在繼母的乳房上又吸吮了幾口,?起頭來問道?「媽媽,是張默的雞巴大,還是爸爸的大?」
  繼母婦的臉紅紅的,嬌羞地用粉拳在張默胸口打了一下,說道?「你要死了,問人家這?羞人的問題!」
  看到繼母害羞的模樣,張默的肉棒漲得更大,「你不說,是不是?」說著張默把肉棒抽出來,再狠狠地頂進去,每次都像射門一樣,狠狠地頂在繼母肉洞深處的花蕊上,頂得繼母身體直顫,再也說不出話來,嘴裡只有「啊??啊??」的亂叫。
  頂了幾下,張默停下來,微笑著看著繼母。繼母的臉頰含春,滿足地 著眼睛說道?「啊??你??你壞死了,頂得人家都動不了了。」
  張默笑著說?「誰讓你不說了,你要不說,張默就再來幾下。」說著作勢要插,繼母忙求饒地說?「別??別??人家說還不行嗎?你??你的??你的比國立大一號。」說著用手摀住了通紅的臉,小肉洞中又流出了少許的肉汁。
  張默又開始輕抽慢插,一連氣幹了四、五十下,鄧婕此時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紅? ?亮教跤?擾淘?拍?的腰部,雙乳伴隨著張默的抽送來回晃動。
  「啊??哎呦??嗯??」張默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張默的陰囊打在繼母豐滿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繼母此刻已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啊??嗯??對??就是那兒??」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彿是痛苦,又彷彿是舒服。
  「啊??啊??啊??」繼母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張默只感覺到繼母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而順著屁股溝流到床上,沾濕了一大片,繼母一對豐滿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樣在胸前湧動。
  好一陣子以後,張默終於在繼母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身體裡,繼母渾身不停地顫抖。
  當張默從鄧婕的身體裡抽出已變小的陰莖時,繼母仍躺在那兒一動也不想動,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她微微腫起的陰唇間向外流出,張默們二人相擁著睡去。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當張默醒來時,張默發現鄧婕仍然睡在自己的懷中,看著鄧婕那清秀的臉龐,張默禁不住笑了,兒子幹了爸爸的女人。張默的手再次光顧繼母的豐滿圓潤的小乳,捏著那粒粉紅色的小乳頭,心裡想,還是成熟的女人好,有味道。
  繼母在張默的撫弄下醒來,禁不住又依偎進了張默的懷抱。張默的手輕摸著繼母的小屁股,那裡依然光滑,當張默的手指進入臀溝時,發現那裡仍然是汪洋一 片,張默把手指舉到繼母的面前擺了擺,繼母的俏臉又紅了,嬌嗔道?「還不都是你!壞死了,弄得人家一身都是,你要負責給人家清潔乾淨。」
  張默忙笑著說?「還怪起張默來了,你沒看到你剛才的樣子,沒想到平時文文靜靜的鄧婕在床上是那?兇猛和淫蕩。」
  繼母不依地在張默胸口捶了一下說?「都怪你了,故意勾引人家。人家已經好幾個月沒吃到肉了,小洞裡癢得不得了,你的肉棒又那?大,人家的小肉洞從來沒容下過這?大的東西,現在小肉洞還漲漲的。」
  張默抱起了繼母走進了洗澡間,身體在溫水的沐浴下是那?舒服,張默和月互相洗著對方的身體。經過**的洗禮,二人的感情好像進一步接近了。
  鄧婕在水的沖刷下也恢復了活力,她惡作劇地讓張默平躺在地上,兩手在張默身上輕輕的撫摸著,直到張默的肉棒再度立起。
  然後鄧婕站起來,仍舊站在張默的身上,低著頭看。正當張默不知道她要幹什?的時候,忽然從她的胯下噴出一條水流,沖在張默的胸口和小腹上,那是溫熱的,同時也沖走了張默身上的泡沫,原來她尿在了張默身上。
  鄧婕一面尿尿,一面移動身體,故意讓尿落在張默勃起的陰莖上,再從腹部和胸膛上來回移動,直到尿的力道衰弱,然後才蹲下來,騎跨在張默的臉上,將濕淋 淋的肉縫壓在張默的嘴唇上。張默不禁張開嘴,伸出舌頭去舔那粘有尿味的水滴,小水滴是那?溫熱,帶著成熟少婦的體溫,有少許鹹味,張默不禁把舔到的尿液含 進了嘴裡,吞了下去。
  鄧婕的呼吸逐漸急促,小屁股在張默的臉上不住地扭動,張默也覺得鄧婕的肉縫間的尿味逐漸消失,出現了蜜汁特有的淡淡酸味,禁不住又把她壓在身下,將張 默身上最堅硬的部份送進她身體上最柔,從此張默和鄧婕就像夫妻一樣同睡同起,對外是兒子和繼母的關係,在家是夫妻,甚至比普通夫妻做愛的花樣還多。
  直到有一天,張默的爸爸國立回來了。那一刻,張默知道張默和鄧婕的戀情要結束了。
  當天晚上,當鄧婕和國立洗完澡進到臥室之後,雖隔著一層門,張默仍聽到了兩人的接吻聲,不一會兒就聽見鄧婕「嗯??嗯??啊??啊??」的呻吟聲及男女之間做愛發出的水漬漬的摩擦聲,「呱?、呱?」的不停地響。
  再過了一會兒,就聽見國立低聲說道?「受不了了吧?騷貨,我操??幹死你??」鄧婕的呻吟也已經變成了「啊??啊??啊啊啊??哎呦??啊??」
  短促的輕叫。
  很快,兩人同時「啊??啊??」地叫了幾聲後就沒有了動靜。又再過一會兒,就聽見國立低聲問鄧婕?「月,你的肉洞怎?好像比以前大了?」鄧婕低聲 ,回答?「張默怎?知道?是你的雞巴變小了吧!」
  聽到這兒,張默禁不住偷偷笑了,答案只有張默和鄧婕知道,是張默的大肉棒使月月的肉洞變得寬鬆了。
  爸爸回來的幾天,鄧婕天天陪著國立,小倆口每天都甜甜蜜蜜的,當然每天都少不了做愛。
  一天星期六的中午,國立說?「默,今天沒事,咱們兩個喝幾杯,也感謝你這幾月在家照顧媽媽。」說著要下樓買啤酒,鄧婕忙說?「國立,順便去超市買些菜。」國立答應一聲就下樓去了。
  當爸爸一關上門,張默和鄧婕相視一笑,張默明白了鄧婕的用意,是有意支開了國立。啤酒樓下就有,但要到超市就遠一些,來回需要二十幾分鍾。
  鄧婕撲進了張默懷裡,說?「快一些,他快回來了。這幾天都想死小默了!」說著,溫熱的小嘴已經堵住了張默的嘴。
  張默抱著鄧婕,發現鄧婕經過這幾個月的**,變得更加豐滿了。張默的手在月月的兩腿間伸進褲襪去摸到了那柔軟濕潤的陰部,手指在鄧婕嬌嫩的肉縫中撫摸著,鄧婕的渾身已經軟軟的了,舌頭不停地在張默嘴裡進出。
  你看,都硬成這樣了。「張默把鄧婕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鄧婕的小手撫摸著張默的粗硬的肉棒,忽然低下身來,把張默的肉棒含進了小嘴裡,用嘴唇夾緊肉棒來回摩擦,舌頭也在龜頭上來回地舔著。
  幾天沒有射精,肉棒漲得很難受,肉棒受到繼母小嘴的攻擊,變得更粗更硬了。 啊??別??別舔了??快射出來了??「強烈的刺激使張默不由得發出哼聲,快感貫穿全身,小嘴的緊迫感使張默有了射精的慾望。
  繼母依依不捨地吐出了張默的肉棒,舌尖上的唾液和肉棒上的唾液混合,牽成一條長長的粘液線。
  張默讓繼母雙手扶著餐桌,圓翹的屁股高高翹起,張默站在鄧婕的身後,把她的裙子撩起來。鄧婕穿的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花邊的,和白嫩的肌膚襯在一起 更是性感撩人,陰部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小內褲的*已經濕潤了。張默把鄧婕的內褲拉下來,雙手把玩了一會鄧婕那渾圓 雪白的屁股,一隻手扶著粗大的肉棒,對準鄧婕已經張開小口的陰門頂了進去,「啊??」鄧婕輕叫了一聲。
  想著鄧婕美麗的身體每天讓國立玩弄著,張默心裡不禁湧起了一股妒意。張默一邊抽送著,一邊說道?「小騷貨,這幾天讓國立幹還挺好吧?」鄧婕沒有說話但 小屁股卻向後迎合著張默的抽插。 你的騷穴是不是讓他幹得很舒服?「妒意使張默把整支肉棒齊根插進了鄧婕的粉紅的小肉洞,並不時地把龜頭頂在鄧婕柔軟的花心上研磨著。
  鄧婕「哼??哼??」地輕哼著,有氣無力地說道?「人家??人家就讓國立??幹??幹了幾次,他的??他的??沒有??你的??大,人家的??心??裡??總想著??你??你??」

  張默不再說話,開始不停地抽送。漸漸地鄧婕的下身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及張默的身體打在鄧婕屁股上「啪!啪!」的聲音。
  鄧婕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張默感覺到鄧婕的小肉洞裡面緊緊地收縮了幾下,壓迫著張默的肉棒,張默也快速地再抽送幾下,打了幾個哆嗦,趴在鄧婕的背上不動了。
  好一會兒,「噗!」的一聲,張默拔出了濕漉漉的陰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隨著鄧婕微微腫起的陰唇間流了出來,順著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幾條水溜兒,弄濕了白色絲襪。
  好半天,鄧婕才從高潮中回味過來,她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 ;服,國立才回來。 真是像人們常說的那樣,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張默和繼母的姦情終於被國立發現了。
  那一天,張默從學校提前回家,因?張默知道鄧婕今天休息在家。當張默回家時,發現鄧婕正在家裡收拾家務。
  今天的鄧婕下身穿了一件緊身的牛仔褲,褲子緊緊地貼在身上,顯示出她那肥翹的小屁股和修長的雙腿;上身穿了一件很短的T恤,露出了一小段雪白的腰部。
  幾天沒和鄧婕做愛,張默的肉棒早已漲得又粗又硬,鄧婕看到張默時,眼睛也不禁一亮,對張默飛了一個媚眼。張默像得到了暗示一樣,猛撲過去抱住了鄧婕, 一隻手在她那富有彈性的小屁股上揉捏,另一隻手早已攀上了她的乳峰。鄧婕也緊緊地抱住了張默,丁香小舌也透過張默的雙唇渡了過來,在張默嘴裡不停地攪動, 小手也隔著張默的褲子抓住了肉棒。
  經過一陣狂吻,鄧婕的舌頭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張默的嘴,張默的手隔著牛仔褲撫摸著她兩腿中間柔軟的陰部。
  張默看著鄧婕,問道?「媽媽,想小默了嗎?」
  想,想死人家了。「鄧婕回答道。
  你這個小騷貨,是想小默了,還是想小默的肉棒了?「張默戲虐地問道。
  鄧婕的臉又紅了,羞澀地回答?「當然想你了,也想你的大雞巴了。」
  第一次從清純的繼母口中聽到「雞巴」一詞,張默的肉棒更加硬了,沒想到平時文靜的繼母也能說出這?下流的詞彙。
  快,快一點嘛!一會兒國立就該回來了。「鄧婕催促道。
  鄧婕說著脫下了牛仔褲,張默愣了一下,原來張默一點兒也沒說錯,鄧婕還真是個小騷貨,鄧婕的牛仔褲裡面什?也沒穿,直接露出了雪白的屁股。
  你??你裡面??裡面怎?不穿點東西?「張默奇怪地問道。
  鄧婕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開口說道?「人家本來是等國立回來的,可沒想到你先回來了。
  原來是想讓別人幹你的,張默說打扮得這?妖冶,你這個小騷 .「原來月月是等國立回來,一想到這兒,張默不僅妒火中燒。
  張默讓鄧婕雙手扶著沙發,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翹起,張默站在鄧婕的屁股後面,欣賞著鄧婕那圓滑光潔的小屁股。
  從臀溝中可以清楚地看見鄧婕已張開小口的肉洞和緊緊閉合著的菊花,小小的陰唇和粉紅色的菊花在陽光下是那?的耀眼,張默再也禁不起這種誘惑,把臉緊緊地貼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頭去舔食那迷人的肉洞和兩片陰唇,當然也不會放過那小小的菊花。
  鄧婕一定是剛剛洗過澡,肉洞和菊花上仍留有浴液的香味。想到這個美麗的女人洗得乾乾淨淨原來是等待別人來幹,雖然這個人是張默的爸爸,但張默的心裡也 很不是滋味,張默在鄧婕那已經潮濕的小肉洞上吐了一大口唾液,並在鄧婕肥嫩的右側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鄧婕「啊??」地叫了一聲,張默心裡暗暗地罵 了一句?「小騷貨!」
  張默故意把勃起的肉棒在鄧婕的陰唇上和菊花上輕輕碰著,同時雙手把玩鄧婕那渾圓雪白的屁股。
  啊??你??快??快一點兒??「鄧婕央求道。
  是不是受不了?你這個小騷貨,沒人幹你,你就不舒服是不是?「張默說著把黑紅的肉棒從鄧婕緊緊的屁股縫裡插了進去,直接插進了濕潤的陰門。
  在鄧婕肉洞裡肉汁的潤滑下,張默的肉棒一下就齊根進入,龜頭狠狠地頂在月月的花心上,頂得鄧婕兩腿一軟,「啊??」地叫出了聲。
  張默一面抽送,一面把手伸到鄧婕的T恤裡面去撫摸鄧婕那豐滿的乳房,隨著張默的抽送,鄧婕的乳房也在胸前晃來晃去。
  張默一口氣幹了四、五十下,此時的鄧婕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紅,嘴裡不停地「啊??嗯??」開始唱歌了。
  可能是張默們兩個太興奮、太投入了,直到張默在鄧婕的肉洞裡射了精,才發現不知道什?時候國立回來了。站在門口的國立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張默和鄧婕,一?那,張默的滿腔慾望全部跑光,三個人都沒說話,屋裡靜極了。
  張默不知道那天張默是怎?回到房間的,只覺得腦中空空一片。
  讓人費解的是國立和鄧婕並沒有爭吵。之後的幾天,張默總是早出晚歸,儘量地避開小倆口。
  直到有一天,張默很晚才回到家裡,剛剛走進臥室,門一響,鄧婕也跟著走了進來。鄧婕穿著一件寬大的睡衣,看了看張默?說道?「小默,你爸爸讓我跟你說,你不用太自責,事情既然發生了,自責也沒什?用。你爸爸??他希望咱們家還像以前的老樣子。」
  鄧婕頓了頓,接著說道?「小默,我把我們兩個人的事情從頭到尾全部都告訴國立了,你??你不會怪我吧?」鄧婕說完,小心地看了張默一眼,又小聲說道?「小默,那我回去了。
  從此張默和爸爸、繼母的關係又回到了以前的樣子,誰再也沒提起張默和鄧婕的那回事,家裡又有了天倫之樂。當然,張默和鄧婕沒有再發生那種關係。
  兩個月之後,國立再次外出工作,臨行前,國立把張默約出去進行了一次談話。談話內容如下?國立說?「小默,鄧婕把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都告訴我了。
  張默說?「我知道,媽媽和我說了。」
  國立說?「默,你心裡也別總想著那件事兒。說老實話,當時我打開門,看到你和鄧婕正在做??做那種事,我也有些不能接受,但平靜下來一想,一男一女在 一起,發生那種事情也很正常。這畢竟是每個人的一種本能,每個人的一種正常的生理需要。這次我走,你還得多多照顧媽媽,當然,我說的照顧不是單指生活上 的,如果您願意,你還可以像以前那樣和媽媽發生關係,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滿足鄧婕的生理需要。
  看到張默不相信的樣子,國立笑了一下,然後問道?「小默,你是不是懷疑我說錯了,或是你聽錯了?」
  張默點了點頭,國立接著說?「小默,其實看到你和鄧婕發生關係後,我也想了很長時間。鄧婕是個妻子,和我的感情也很好,但缺點就是離不開男人,鄧婕表 面看上去很文靜、很清純,但骨子裡很淫蕩、很騷,即使不和你發生關係,她也很可能和別的男人發生那種事。其實這也不能怪鄧婕,主要是我在家的時間太少,沒 有太多的時間陪著她,其實就是我總在家,以我的身體,也很可能滿足不了她,在家的這幾個月,我就感覺到我的身體狀況不如以前。我很愛鄧婕,我希望她幸福, 當然包括在性的這一方面。如果真的她在外面有了男人,不但會給我們的家庭帶來聲譽上破壞,甚至會洩上那些亂七八糟的病,很可能還會使她變心,離我而去。因 此,我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自己家裡內部解決,你們兩個都是我最親的人,你們倆發生關係,不會對我?生什?太大的影響,反而令我安心外出,這也叫肥水不 入外人田嘛!」
  張默聽了爸爸的一番教導,心也放了下來。
  張默和鄧婕把國立送上飛機後,回來的路上母子兩個人都沒說話。一進家門,鄧婕一下就撲進了張默懷裡,用小手輕輕摸著張默的臉,用一種含情的目光看著張默,柔聲說道?「小默,國立是不是跟你說了?」
  張默故意說?「說什?了?」
  鄧婕小臉一紅說?「國立沒和你說嗎?他說他走了之後,咱們兩個可以??可以在一起。」
  張默故意說?「在一起幹什??」
  你說在一起能幹什??當然是做那種事情了。「鄧婕說。
  做哪種事?「張默問道。
  不來了,你故意逗人家,就是你把你的東西放進人家的東西里來嘛!「鄧婕嬌羞地說。
  張默不自覺地摟緊了懷裡的小女人,望著她那?紅的臉頰及渴望的目光,張默的唇慢慢地印在她那柔軟的唇上。
  他們母子倆像瘋狂了一樣,猛烈地吻著,鄧婕的舌頭和張默的舌頭交織在一起,就像兩隻小狗在打架,進進出出,一會兒在張默嘴裡,一會兒又在鄧婕的嘴裡。
  他們就這樣摟抱著走進鄧婕的臥室,互相脫著對方的衣服。其實這兩個月的禁慾生活,張默過起來就像渡日如年,每天一躺下,眼前總是晃動著鄧婕那俏麗的身姿,張默發現張默已經愛上了鄧婕————張默的繼母。
  當張默把粗大肉棒送入鄧婕那迷人的陰道內裡,張默禁不住舒服地長長出了一口氣。鄧婕的陰道依然是那?緊,緊緊地夾住張默的肉棒抽插之間帶來的強烈刺激讓鄧婕不停的嬌叫呻吟,又不敢大聲,緊皺著眉頭,半張著嘴,不停地扭動著圓滾滾的屁股,好讓張默幹得更深。
  隨著張默快速的抽送,張默們兩個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響,兩個人連在一起的陰部、大腿、甚至小腹上都是濕漉漉的。
  啊??啊??「伴隨著鄧婕忘情地呻吟,張默也在一陣快速的抽送之後,把陰莖緊緊的頂在鄧婕的肉洞深處,開始射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長時間的禁慾, 使張默的精液特別多,鄧婕的小肉洞已容納不下,在張默粗大的肉棒還緊緊地塞在月月肉洞中時,仍有不少的精液順著肉棒和肉洞之間的空隙流了出來。
  滿足後的鄧婕的陰部一片 亂,到處是白白的精液和一片片的水漬。
  張默摟著鄧婕的身體,鄧婕把頭靠在張默懷中,張默用手輕撫著鄧婕光滑的後背,說道?「好長時間沒這?快活了。」
  鄧婕了輕聲說道?「張默也是,很長時間沒有這?痛痛快快地做愛了,也很長時間沒吃到你這條大魚了。」
  張默追問道?「國立幹得你不快活嗎?」 鄧婕臉一紅,嬌嗔道?「你總是問人家這?害羞的問題。」
  張默說?「張默們兩個都像夫妻一樣了,還有什?事不能問?你快說嘛!」 鄧婕這才回答道?「反正和國立在一起,沒有和你在一起好。」
  張默說?「我怎?個好法?」 你每次把人家都操得很舒服。和你在一起,人家每次都過足了?。「鄧婕小聲說道。
  那天,我和你被爸爸發現的那天,你和爸爸怎?了?那天爸爸好像一點兒也沒生氣。「張默問道。
  鄧婕的臉色更紅了,把臉往張默懷中一藏,抱緊了張默,害羞地說道?「不告訴你。」
  張默很好奇,追問道?「好媽媽,求求你,快告訴小默吧!」
  你真要知道?「鄧婕問道。
  當然了。快告訴張默吧,張默要急死了!「張默說。
  也沒什?,那天我們兩個的事被國立發現後,國立當時真的很生氣。後來我把我另外一個洞給國立了,國立就不生氣了。
  另外一個洞?「張默有些不解地問。
  笨蛋,就是人家屁股上的洞了,也就是人家的後庭了。
  張默一下就明白了,張默看了一眼鄧婕,用不太相信的口氣問?「你的屁眼真的能容得下國立的肉棒?
  鄧婕把頭靠在張默懷裡,幽幽地說?「有什?辦法,還不?了你!?了不讓國立生氣,開始真的有些痛,可後來國立弄了一會兒就不太痛了。到後來就是又麻又癢,把人家弄得好難過。
  張默很好奇,說道?「媽媽,你讓小默看看你的後面好不好?
  不嘛,羞人答答的。「鄧婕說道。
  讓張默看一下嘛!「說著,張默起身份開了鄧婕的雙腿,鄧婕也配合地?起屁股,這樣一來,不但鄧婕鮮紅色的肉洞一覽無遺,而且連粉紅色的菊花蕾也暴露出來了。
  鄧婕的菊花張默以前也看過和吻過,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仔細地欣賞過,粉紅的花紋向四周放散著,*有一個很細小的黑洞,剛剛射過的精液沿著肉洞流經過這裡,使粉紅色的粘膜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亮,細小的肛門彷彿也隨著月月的呼吸一張一合。
  張默用手指沾了一點兒肉洞中的粘液,然後把手指輕輕插入了菊花之中。手指進入之時沒有太多的阻力,隨後就被一層溫暖的粘膜所包繞。 鄧婕在張默手指進入的一?那,嘴裡「啊??」了一聲,不禁又挺了挺可愛的小屁股。在張默手指的挑逗下,鄧婕發出愉快的呻吟聲,,整個人一下子就酥軟了,現 在張默才真的發現小小的肛門是鄧婕的興奮點之一。
  當張默把手指從鄧婕那通紅的肛門中抽出來時,手指上已經粘滿了粘液。張默看了看白羊一樣的鄧婕,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調侃地說?「人家影迷們都說你最純潔,賢淑,我看你表面上很賢淑,背後也挺淫蕩。
  小默,你就會欺負媽媽,媽媽才不像你說的樣呢!「鄧婕嬌嗔地說。像不像,看看我們的鄧婕就知道了,不但和兩個男人發生關係,就連小小的屁洞也讓人開發 了。」張默笑著說。 鄧婕的臉又紅了,細聲說道?「我知道。你知道我讓國立幹了後庭之後,心裡總是不舒服。」然後又用細小的聲音對張默說?「小默,你想要的話,也來插人家的後 庭一次吧!」鄧婕紅著臉說?「不讓你幹一次,你心裡總是不太舒服,你幹了人家的屁眼,你們父子倆就扯平了。
  鄧婕說得張默蠢蠢欲動,肉棒不自覺地站立起來,張默還是有點不太放心地說?「媽媽,你真的不怕痛?
  鄧婕說道?「人家自己都不怕,你還擔心什??」說著用雙手抓著雙腿,向兩側大分開,不但鮮紅的肉洞看得清楚,就連鮮紅的菊花都顯露了出來。
  張默心裡也想試試鄧婕的屁眼,就用手扶著肉棒,再次爬上床,用肉棒沾了一些粘在鄧婕肉洞上的粘液,對著鄧婕屁眼頂了過去。 鄧婕在張默頂上去的時候,也配合著張默把雙腿儘可能的彎向胸前,雙手用力把自己的兩片臀肉拉向兩側,使小小的屁眼被拉成了一個細小的洞。 當肉棒進入細小屁眼的一?那,張默感覺一個小小的肉環緊緊地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比肉洞更加緊縮的壓迫感,同時鄧婕也「啊??」地叫出了聲。 張默開始輕輕地套動,粗大的肉棒進入美麗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圍的肌肉一陣痙攣,張默甚至可以感覺到肛門上的肌肉把肉棒壓迫得有些疼痛,但更多的還是快 感。當張默把整個肉棒全部插入後,又慢慢抽了出來,然後重重地頂了進去。 鄧婕「啊??」了一聲,隨著全身一顫,一面搖著屁股,一面呻吟道?「小默 你慢??慢??一些,你的??肉??肉棒??太大了。」 .張默於是放慢了速度,每次都是慢慢地插入,再慢慢地抽出。張默可以感覺到肉棒每次都碰到直腸粘膜上,那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是比肉棒進入前面的肉洞更加 刺激的一種快感。 啊??啊??太舒服了!「鄧婕逐漸適應了張默的肉棒。
  張默的肉棒被鄧婕細小的肛肉夾得已接近高潮的邊緣,但張默拚命抑制住射精的慾望,享受摩擦帶來的美感。張默每次都全根進入,張默的陰部和鄧婕的屁股撞 擊,不斷發出「啪!啪!」的聲響。鄧婕也不斷地?高屁股使肉棒更深地進入,前面肉洞溢出的蜜汁順著張默的陰囊流向床上,鄧婕的肛門中不時傳來「噗吱、噗 吱」的淫糜聲。
  十分鍾後,鄧婕的身體出現了一陣陣的痙攣,前面的肉洞中更是湧出了大量 的淫液,「唔??」張默感覺到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一點,再也抑制不住,把肉棒緊緊地頂住鄧婕的屁股,肉棒在鄧婕的直腸內一跳一跳地射出了第二次的精液。
  高潮後的張默和鄧婕互相摟抱著躺在一起,張默的手放在鄧婕的乳房上,鄧婕任由屁眼中精液自由地流出,流向床上。
  從此後,鄧婕的三個小洞都被張默佔據了,但張默用得最多的還是小屁眼,因?那裡最緊,感覺最好,鄧婕彷彿也喜歡上了後庭之樂。 二個月後,國立從外地回來,國立一回來,張默只好退居二線了。當晚小倆口很早就進房間裡去了,張默偷偷地站在門口偷聽。 [只聽國立說?「鄧婕,這些天想我嗎?」只聽鄧婕小聲說?「想」:「都哪兒想我了?」國立又問,「人家全身都想了。」鄧婕騷媚地說。
  一會兒就聽到一陣吸吮的聲音,隨即鄧婕就開始呻吟起來?「啊??別??舔了??」隨後就聽到男女做愛時發出的特有聲音。國立邊幹邊問?「鄧婕,這些天小默在家幹得你舒服嗎?」鄧婕只輕輕「嗯」了一聲。
  張默聽到這兒,肉棒已硬得不行,只好回房打了一回手槍。
  張默們一家仍歡樂地生活在一起,但鄧婕卻不像以前了拘束了。以前的鄧婕換衣服時都小心地怕張默看見,但現在鄧婕有時就在張默和國立面前大方地換衣服, 再也不顧忌露出身體的某一部份。有時,鄧婕洗過澡後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可以清晰地看見裡面什?也沒穿,甚至連乳罩和內褲也省略了。每次看到這些,張默 的肉棒都會立起來。
  一天晚上,當張默躺下的時候,忽然鄧婕只穿了一件小內褲走進了張默的房間,望著鄧婕赤裸的雙乳,張默不知道發生了什?事情。
  鄧婕對張默笑了笑,說道?「小默,國立他說,你一個人太寂寞了,讓我過來陪陪你。
  張默心裡一熱,說道?「爸爸真好,心裡還想著兒子。
  鄧婕也笑著說?「小默,媽媽心裡也想著你呀。」 :張默打趣地說?「是你心裡想著張默啊,還是下面的肉洞想張默了?」
  鄧婕妞妮地在張默懷裡扭了扭說?「人家心裡和下面都想了嘛!」
  當然張默們兩個免不了又一番大戰。以後就形成了規律,每隔幾天,鄧婕就過來陪張默一次,讓張默在她的小肉洞和小屁眼裡發洩一番。
  一天晚上,張默和爸爸坐著看電視,鄧婕在洗澡。國立說道?「小默,你覺得媽媽近來怎?樣?」
  張默不知道國立想說什?,問道?「什?怎?樣?
  國立說?「我覺得鄧婕的性慾比以前更強烈了,每次都要讓我在她的前後兩個肉洞中射精,我真有些承受不了。
  經國立一說,張默也覺得是這樣,雖然張默隔幾天才和鄧婕幹一次,但每次下來 也都是精疲力盡,一個男人要應付兩個肉洞,就像要對付兩個女人一樣。
  張默笑著說?「誰讓你把她的後庭給開發了!
  國立一臉的苦像,說道?「小默,當初我只是想嘗嘗鮮,沒想到鄧婕卻喜歡上了。」
  張默說?「那你想怎?辦?爸爸你自己可要當心身體。」
  正說著,鄧婕從洗澡間出來,穿著一件透明的睡衣,奶子和黑黑的陰毛都看得很清楚。國立壓低聲音說道?「小默,我想既然咱們兩個都和鄧婕發生關係了,那就不如我們兩個一起上。
  鄧婕看到國立一面和張默低聲說著什?,一面不停地瞄著她,就走過來坐在張默和國立中間,嬌嗔地說道?「你們又在說我什?壞話了?
  國立看了看鄧婕,笑了,把一隻手放在鄧婕的乳房上揉捏起來,說道?「我們正在誇你呢!」
  鄧婕扭了扭身體,不自然地說?「別??小默還在這兒呢!」然後又撇了撇嘴對國立說?「你們父子兩個在一起,準沒說我什?好話。」
  張默看爸爸和媽媽在親熱,剛要站起來走,國立拉住了張默的手說?「小默,你別走。」說著把張默的手放在了鄧婕的另一個乳房上,張默立刻觸手溫熱柔軟。雖然以前也沒少摸繼母的奶子,但在爸爸面前還是第一次。
  國立接著對鄧婕說?「真的沒說你什?壞話,張默剛才和默在商量咱們三個人一起弄一次好不好。」
  鄧婕看了看國立,又回過頭來看了看張默,紅著臉說?「你們父子要一同上陣啊?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吃得消。
  國立慫恿地說?「好鄧婕,試試嘛!」說著抱起鄧婕,來到自己的房間,很快就脫掉了鄧婕的睡衣,一具白羊一般的身體裸露出來。
  國立邊摸索著鄧婕的雙乳,邊脫掉了自己的衣服,看著張默沒動,國立不禁著急地說?「小默,你快把衣服脫掉啊!」
  事以至此,張默也只好脫掉了自己的衣服。
  張默的本意是讓父親先來,畢竟鄧婕是他老婆,但國立卻讓張默先幹,弄得他們兩人你推我讓的。
  鄧婕看到他們父子兩人的情景,不禁笑了,對他們說?「你們二人都不先來,那我就先來?。」說完淺淺一笑鄧婕兩隻手各握著一支肉棒開始套弄起來,一會兒 就把張默們兩人的肉棒?得通紅發亮,龜頭也突了出來。鄧婕讓張默和國立靠在一起,將兩個肉棒的龜頭靠在一塊,張開嘴把兩個肉棒一起吞了進去。一?時,鄧婕 的小嘴裡被塞得滿滿的,張默可以感覺得到鄧婕的小舌在張默們兩人的龜頭上掃來掃去,一會兒就弄得張家父子倆的肉棒硬到了極限。
  此刻張默的心裡情慾高漲,國立可能也受不了這種刺激,從鄧婕的口中抽出了肉棒,趴到了鄧婕的屁股後面,舔起了鄧婕的陰部。一時間,房間裡只有嘴巴吸吮 發出的「漬??漬??」聲音和從鼻孔中發出的「唔??」的快意的低吟聲。 當鄧婕吸吮得張默將要噴發時,張默從鄧婕的嘴裡抽出了肉棒,拍了拍父親的肩膀,示意他們二人換一換。
  張默讓鄧婕仰躺在床上,國立跪在鄧婕的頭上,把粗大通紅的肉棒送入鄧婕的嘴裡,張默則跪在鄧婕的兩腿中間,把鄧婕的兩條雪白的大腿大大地分向兩側,月 月的兩片陰唇上和小肉洞上以及小小的屁眼上都粘滿了國立的口水,泛著光亮,當張默把嘴貼上了鄧婕鮮紅的小穴的時候,立即一股口水和陰液混合的味道撲面而 來。張默也顧不了許多,伸出舌頭在繼母的陰唇、尿道和肉洞上一陣亂舔,最後舌頭停留在了粉嫩的菊花上。
  鄧婕的在張默舔弄下早已淫液橫流,身體和肥嫩的屁股不停地扭動,嘴裡不時地發出「唔??唔??」的輕吟聲,嘴裡更是不停地吸吮舔弄國立的肉棒。一會兒,只見國立全身一抖,肉棒在鄧婕的嘴裡一陣跳動,一會兒就見鄧婕的嘴角溢出了少量白色的精液。
  張默再也忍受不了,?起身來,用手扶著佈滿青筋的肉棒,對著鄧婕那一張一合的肉穴的小口,屁股一沈,頂了進去。
  鄧婕「啊??」地一聲大大的呼了一口氣,吐出了國立的肉棒,兩眼半 ,雙手緊緊地抓住了身邊的床單,胸部不停地起伏,火熱的肉洞緊緊地包裹著張默的肉棒。
  張默開始不停地抽送,屋裡響起了「撲哧??撲哧??」的交響樂。國立一隻手玩弄著鄧婕的乳頭,一面側過頭,目光緊緊地盯著張默粗大的陽具,可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呀」國立在心裡暗暗感慨到。
  看著兒子粗大的肉棒在鄧婕的小肉洞中進進出出,國立的手也不自覺地撫弄著他自己半軟的肉莖,臉色也紅紅的。
  可能是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別人幹著,國立特別的興奮,臉色也紅紅的,肉莖不一會兒就重新脹大起來。
  在爸爸目光的注視下,張默則賣力地操幹著鄧婕,鄧婕的陰道開始不規則地收縮,像小孩的小嘴在吸吮一樣,把張默的肉棒吸吮得異常舒服。張默也很快地達到了高峰,在鄧婕的高聲呻吟和屁股的抖動中,把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繼母婦的陰道盡頭。
  當張默從鄧婕的陰道中抽出仍然硬著的肉棒時,小股的白色精液也像小溪一般流淌出來,粉紅色的肉唇配上白色的溪流異常地好看。
  國立很快補上了張默的位置,他用手扶著陰莖沾了沾從鄧婕肉洞中流出來的精液,把肉棒又插了進去。張默看著爸爸把張默的精液當成了潤滑劑,肉棒又跳了跳,張默把肉棒放入了鄧婕的嘴邊,鄧婕配合地把肉棒含入了嘴裡,用舌頭清理著肉棒上粘著的精液。
  看著爸爸屁股的前後挺動,聽著肉體之間「啪!啪!」的撞擊聲,以及肉棒和肉洞摩擦發出的「撲哧,撲哧」的聲音,張默真很感謝爸爸和鄧婕。一會兒,張默 的肉棒在鄧婕的口中再度變大,張默讓爸爸停下抽插,讓他仰躺在床上,叫繼母婦騎跨在爸爸的身上,張默用手扶著爸爸的陰莖,讓鄧婕慢慢的坐了下去。張默則伏 到鄧婕的身後,用手扶著肉棒,找到了鄧婕的小屁眼,頂了進去。平時進入鄧婕的屁眼,雖然也感覺到緊窄,但肉棒進出並不困難,但今天鄧婕的前面肉洞插入了國 立的肉棒,當張默的肉棒進入到鄧婕的屁眼裡時,就感覺到異常的緊窄,張默進入的一?那,鄧婕的全身一抖,嘴裡大聲地叫道?「啊??好脹啊??」
  張默和國立的大雞巴此刻都深藏在鄧婕的體內,隔著直腸和陰道中間的一度薄皮,彼此都可感覺到對方的存在,不但互相傳遞熱力,還依稀領略到另一人的陰莖 在不停跳躍,你推張默撞,碰來碰去。此刻才感覺到女人的肉洞的空間也是有限的,在放入兩條肉棒的時候,裡面的空間也是很小的。
  張默和國立開始抽插,一時間,兩條陰莖前後夾攻,你推我撞,飛快得令人目?之眩,陰道和肛門口的一塊嫩皮被拉扯得裡外亂翻。鄧婕雙手撐在國立的胸口 上,好像不堪重負地不停地搖著頭,嘴裡「依呀??啊呀??」發出誘人的呻吟,雙眼半閉,媚眼如絲,身體被撞擊得高低聳動,胸前一雙乳房也跟隨著節奏像小兔 子一樣歡快的跳舞。
  鄧婕很快就達到了高潮,全身不斷地抖動,隨即癱軟在了國立身上,張默和國立都可以感覺到鄧婕的陰道和屁眼裡也是一陣陣猛烈地收縮。張默和國立又使勁地抽插了多下之後,幾乎同時頂住鄧婕的肉壁射出了寶貴的精液。事後,張默們三人並排躺在一起,沈沈地睡去。
  以後,張默們三人不再互相迴避,不論何時,只要有需要,或者張默和鄧婕在國立面前,或者國立和鄧婕在張默面前,都可以公開的做愛。但玩得比較多的還是三人同時做愛。
  再以後,他們三人乾脆搬到了一張床上,每天張默和國立都摟著美麗的鄧婕,享受著性交帶來的快樂。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