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就服從我了吧

一個意料之外的變化,影響了我們的生活軌跡。尤其在這個月朗星稀的不眠夜中。寧靜的夜空,也掩飾不了,在這之下的強烈的思念和悸動的心靈吧。
  「哥哥,你的身,你的心,乃至你的每一滴精液,都是屬於我的哦~呵呵。我要你,當我的玩具哦!」
  若是別的女孩子說的,這自然是很令人遐想不已的。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桃花運了。
  可事實卻是小鈴音說出這樣一句話的,那可就不得了了。
  甜甜的酒窩,溫和的嗓音,水靈靈的大眼睛,銀灰色的雙馬尾用了五彩色的發帶綁著,挺挺的小鴿乳,粉紅色的連衣裙,還有那誘人的大腿上穿著的粉白色褲襪。不愧是小鈴音,真的是可愛到激萌啊!
  不過,此時我的雙手被綁在雙人床的床頭上,中間的腰部被她毫不猶豫的跨坐著,內褲被扒下來,露出赤裸的下身。這情況可丟大發了。
  不,其實……妹子主動來推倒還是很不錯的說……哎,我又在想什麼哦,先過了這一關再說吧。可我一直也想不出到底是誰把鈴音教壞的呢,雖說我知道按她的性格不大可能是這麼過於主動的吧。
  但是我被她抓住了把柄,還真的是無可耐何啊。若是不答允她的要求的話,呵呵……
  這不得不說是我的錯。
  記得我第一次可恥的硬了,是在看到小學部的小loli學妹們的白褲襪之後。當時我的確是心動不己的,只覺得那真是可愛啊!
  等我回到班級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坐在同桌位子上的小鈴音校服紅黑色的百褶裙下的白色褲襪是如此使人著迷啊。原來當年那個總是愁眉苦臉、愛哭愛鬧的小丫頭居然是如此可愛迷人吧。我承認我有些心動了。
  或許兩人之間的情感從此時開始,就有所變化了吧。
  又隔了一段時間,我趁機從小鈴音的房間中偷拿出一雙白色褲襪,真是性奮地不能言喻。甚至有時候還偷偷穿上過,體驗著那使人著迷的光滑觸感和那輕微的緊 縛感。我當時甚至發現我穿上後有一種變態般的興奮,尤其是那連褲襪覆蓋到我的下身的時候我的下身總感覺被壓著很難受,但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舒爽。
  而幸好的是,小鈴音的白色連褲襪足夠多,天天都會換一雙,所以少上那麼一雙也暫時沒有什麼。所以我的秘密行動還算是安全。
  而在此之後,我也時不時的拿起小鈴音換洗下來的白色連褲襪,小心翼翼地做著一些無比私密的事情。
  但是這也成為了我私人不能與外人道的黑歷史,從未敢和別人說。
  可當小鈴音把一雙看上去沾濕得不成樣子的白色連褲襪拿到面前的時候,我也無法抵賴了。
  「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呢~好過分的說~」那軟軟的嗓音卻有著一種無法言喻的威嚴感。
  所以在人證物證具在的情況下,為了保住我那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便不得不向小鈴音屈服了。
  於是我就成了這個模樣。
  現在,我的妹妹,比我小1歲的小鈴音正在我的腰上毫不猶豫的跨坐著,還不斷的搖晃扭動著,褲襪絲滑的襠部和我的下半身的摩擦不禁令我心跳加速,下面早已腫脹不堪,還好沒射出來,不然就更加丟人了。
  「哥哥,我喜歡你哦,所以我想……」小鈴音對著我的耳垂舔了舔,在我的耳邊笑著說,「佔有你哦~」
  不好!沒想到除了下半身以外耳垂也是敏感點。身體……不由自主地硬起來了。
  不行啊。我想了想,搖搖頭。
  「嘿嘿。爸爸媽媽今年開始到國外去拓展業務,所以,其他的日子……」這下小鈴音越說越興奮了,臉上還隱隱顯出紅暈來,顯得更加可愛了,「只要你那黏人的華~音~妹~妹不在,這個家,都是我們的二~人~世~界~哦~」
  真是的,本來想著怎麼哄哄小鈴音不要太過分的,可是看來……難上加難啊。
  「哥哥興奮的樣子最可愛了,好想推倒啊~」小鈴音眨了一眨那水靈靈的大眼睛,說,「該從哪裡做起呢?」
  喂,小鈴音,你難道想強推我嗎。不帶這樣的!我的親妹妹可沒有這麼熱情的吧。
  「這就是哥哥的小雞雞嗎?太有趣了!」她一手拿起我那膨脹並且挺立起來的下身,一手好奇地用手指頭不斷輕點著龜頭,一邊看著下身的變化,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露出了淺淺的笑容,一邊嘖嘖稱讚,「哎~就像一個粗粗的小蘑菇一樣呢,真好玩。原來男孩子跟女孩子不一樣呢。」
  你是故意的吧!
  真的……好舒服……臉都紅了。快忍不住了,小鈴音你不能這樣啊。
  「喂,小鈴音,我忍不住了。別這樣好嗎。」
  「哎呀~不就是用手指調教了一下麼~這麼快就來反應了,好敏感哦~哥哥。」小鈴音這下笑得更歡了,鼓起了那微微紅潤的小酒窩,「哥哥你叫大聲一點也沒關係的啊。還有,這裡是我們的二~人~世~界~哦~沒有人會來干擾的啊,小華音早就去參加合宿去了,後天才回呢。」
  喂,我的親妹妹不帶這樣會逆推的啊。
  說時遲那時快,還不等我有所反應,小鈴音便霸道地吻上了我的嘴巴,貝齒輕啟,就把舌頭伸了進去,立馬就撬開了我的牙齒,就那麼伸了進去。
  天哪,那可是我的初吻啊,就這麼……
  唇舌交纏的感覺著實令人大叫不好,即使我再怎麼抵抗,也真的忍不住了,這種水乳交融的感覺,這般光滑的觸感……實在是太刺激了,雖說這對我們兩者來說 都是初體驗,但是一回生二回熟的,很快就不陌生了,不一會小鈴音那甜蜜的舌頭與我的舌頭交纏在了一起,我也不由自主的開始主動起來,果真是刺激無比。
  「嗯,好舒服哦,原來接吻是這麼有趣的事情呢。那麼如果我的下面和哥哥的下面碰在一起會怎麼樣呢?好期待唉。」小鈴音接吻後還意猶未盡,還想要嘗試新的方式來推倒我呢。我也是臉紅心跳不止,要是小鈴音再刺激幾下,我說不定就得射出來了。
  「前所未有的主動啊。哥哥你嘴上說著不要不要的,身體倒是很誠實的嘛。」小鈴音撅撅嘴,瞧了瞧那膨脹的下身,假裝氣鼓鼓的說道,「果然,哥哥受了妹妹 的誘惑,踏上了禁~忌~的~天~堂~哦~人都是這樣哦,精神上的意志力始終敵不過肉體上的快感啊。」嘴上說著,但是動作絲毫不慢,立馬就用那冰涼的小手把 我那挺立許久的下身抵住了襠部的小穴口。
  這時我才感覺到,小鈴音可沒穿內褲!只有一層薄薄的褲襪擋在已經有些濕濕的小穴口前,真是說不出的誘人。而我的下半身也已經膨脹到了極限,心跳也開始加速了。
  「怎麼樣,哥哥,身體是不是感到興奮了?接下來,才是正戲的開端哦~我就知道,哥哥最喜歡褲襪了。」說完,便把她自己的腰一步一步的向我下身挺進,因為這褲襪的材質和彈性實在是夠好,所以我的下身感受到的僅僅是一種輕輕的擠壓感,卻給我帶來前所未有的體驗。
  那一瞬間,小鈴音更為用力地抱緊了我的脖子,躺在我的身上。於是她輕輕的壓在了我的身體上 ,那被小鈴音逗弄得痛苦不堪的下身正好對在了小鈴音的襠部位置。正好被小穴隔著絲襪夾住了。從那裡傳遞出的吸力使我頓時感到自己的下體飄飄然的喜悅。這就是女孩子的身體嗎?
  而我的下身被褲襪夾著,繼續往濕潤的小穴裡面探索,進行著零距離的親密接觸。很快,下身就到了處女膜的邊際,但小鈴音在下身抵到處女膜的時候,就停下 了,說:「哥哥唉,要是弄到懷孕可不好哦,我們可有的是時間來相~親~相~愛的。總有一天,我會讓哥哥你心~甘~情~願地從了我,乖乖地做我的玩具的~ 哼~」
  然後她並沒有直接一鎚定音般的破身,而是稍微起身,用力扭動著腰,使得我的下身得以享受到別樣的樂趣。
  隨著小鈴音的一聲嬌喘,小穴分泌出的些許蜜汁早已經滲過褲襪流到了上面。我那下身隔著褲襪逐漸陷進了小鈴音的那可愛的小穴當中。而這時我的下身已經逐漸被小鈴音那溫暖的小穴包裹的嚴嚴實實。
  停不下來了!以前自己做的時候可也沒有這般極度致命的感覺…荷爾蒙近乎取代了理智。
  「嗯~哥哥你這個可惡的壞東西!竟敢侵犯…啊…我那嬌小……可愛的…身體裡….嗯…啊!」在一個短暫的高潮過後,小鈴音變得更加不能控制自己,把我抱得更緊了,並且還用雙腿緊緊的夾住我那已經蓬勃的下身。
  而我的下身也因為褲襪的前後摩擦而磨開了包皮,隱藏的龜頭漸漸的顯露了出來,一部分已經露出來的的龜頭已經隔著褲襪被陷進了小穴的縫隙內。小鈴音的陰 蒂因為興奮而勃起,隔著褲襪形成了一個明顯的凸起,正好對在了龜頭的尿道口處 ,隨著雙腿的一夾一合,勃起的陰蒂不時陷進裡面一進一出。隔著美妙的質感,讓下身開始流出了不是精液的黏黏的淫液。直覺得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啊……嗯……快要壞掉了……都是你害的……哥哥!」你那羞紅著臉蛋,扭動著小巧的蠻腰,卻說著那誘惑人的話,這副口嫌體正直確是有些傲嬌了,不得不說。
  就在此時她突然發出一聲嬌喘,緊接著一股濕熱的淫水從小穴中被噴射出來,受到了這些新鮮淫水的刺激,再加上褲襪的摩擦作用,濕熱的內環境,即便不是破處,我已經收不住精關,就在小穴內射出來了。
  小鈴音不禁紅了臉,叫道:「哥哥~好舒服啊。」
  直到我的下身被拔出來之後,她的襠部上都被精液和蜜汁浸濕了,那無毛的小穴也清晰可見。而她身上也因為這次的劇烈運動,身體隱隱約約的出了很多汗,尤其是腿上,浸濕以後,變得更加透明了,更增添了一分朦朧感。嗯,好像她變得更加誘人了。
  她的小穴暫時不能玩弄了,不然得小心破了處,可就不好交待了。而我反而是有些精蟲上腦了,便對小鈴音說:「我還是不夠爽啊,小鈴音,要不,你用口來給我滿足一下吧。」
  「嗯嗯,哥哥終於主動起來了。那我就答應了哦,呵呵。」小鈴音這下高興了。
  等到小鈴音把我那再一次腫脹的下身齊根吞進嘴裡後,她的舌頭再一次靈巧的挑逗我那敏感不已的龜頭,還不斷地吞吐我的下身,結果下身又可恥地硬了起來。兩隻冰涼的小手還緊緊地抓住那兩顆蛋蛋。著實讓人如登極樂。
  連我都不禁舒爽地發出一聲大叫。在這樣的刺激之下,精關根本收不住,我又一次射出了精液。
  結果小鈴音的櫻桃小嘴裡可容不下那麼多的精液,結果那白皙的臉上就染上了一絲精液,這被顏射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呢。那被白濁所汙染的,光潔的小臉蛋兒給小鈴音一種聖潔的魅惑感,使人為之而迷醉。
  等到射完之後,我都有點累了。就像劇烈運動過後那般,心臟跳動得更加劇烈了。
  「哥哥,不夠哦~再來一發吧。」小鈴音把那些精液吃下去,連臉上的精液也來不及擦掉,就提議道。
  我說不好,可不能太勉強才對。
  「哼哼~哥哥你還是從了我吧,後悔也來不及了啊,你逃不掉的哦~」小鈴音這時就像只小狐狸,笑得很歡。我此時也無可奈何。我的小鈴音變壞了啊。就知道說了也沒用。
  「男人,可不允許說不行哦~哼。」
  她說完便略微直起身來,擡起那粉白褲襪所包裹的一雙小腳丫,緊緊踩住我那連射兩次後依舊堅挺的下身,雖說是踩,但是力道卻是恰到好處,讓人感到一陣陣 的快感,雖然是用那雙柔滑的,被褲襪所包裹的小腳丫,並沒有她那個可愛的小穴口那般刺激得心跳加速,但勝在觸覺獨特並且十分新鮮。
  「嘿嘿,哥哥該不會是M~吧?真令人期待啊~」嘴上說著,動作卻絲毫不慢。
  一邊說著,一遍還跪坐下來,把下身放到腿上不斷地運動,不斷地摩擦,甚至還抵到了小穴口。這般略帶濕熱,摩擦,絲滑柔軟的觸感使我著迷不已,一時間,我還迷醉於其中,享受著這幾乎是天堂的感覺。不行,真的要忍不住了!
  結果精關又是一鬆,我的下身開始一勃一勃地射出精液,這次反而格外的多,在小鈴音那粉白褲襪的雙腿的包夾之下,隨著她雙腿的活動而射在了腳上,小腿和大腿甚至是襠部上,弄得到處都是。小鈴音甚至舒爽地發出了嬌媚的呻吟。
  「果然,哥哥的處男精液最棒了~」小鈴音臉色潮紅,也是顯出了疲態,雖然還是意猶未盡。
  我射完三次後,我們兩個人都有些疲倦,差不多玩脫了。特別是小鈴音,小小年紀還陪我玩的這麼high,幾乎被精液給洗了個澡,連給我解縛的力氣也沒有了,只好躺在我的旁邊,暫時還動不了了。
  這下是一片狼藉了,淩亂的衣裳,弄得到處都是的體液,瀰漫著一股氣味,還有搞得面紅心跳的兩個人。
  「哥哥這麼好的男孩子啊真是一點也不主動呢!明明喜歡我,說出來就好了嘛~」小鈴音嘟了嘟小酒窩,說道。
  「好不好嘛,哥哥你只要願意的話啊,我可以天天換一種玩法讓你快樂的哦,你想怎麼做都可以哦~「小鈴音話鋒一轉,一下子變得楚楚可憐起來,淚閃閃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要是一不注意,還真的就答應了呢。
  「不好吧……」
  「哥哥不要離開我嘛。好不好~好不好~不然我就和別人說哥哥是個喜歡穿絲襪的大~變~態哦!」她馬上從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轉變了一副竊竊自喜的小惡魔的 嘴臉來,頓了頓,又說,「其實啊,那雙褲襪是我的蜜汁沾濕的哦,沒想到吧,嘿嘿!哥哥那窘迫的樣子好可愛哦~不打自招哦!」
  我對此也無可奈何,可誰叫我做了不少虧心事呢
  「行,行。我答應了還不成。」我趕忙答應道。
  「耶!哥哥最棒了,最喜歡你了~」小鈴音又高興地像八爪魚一般抱緊了我的身體,不一會便呼呼睡去。畢竟還只有十五歲啊。
  不過……喂,小鈴音,快幫我解縛啊。
  可我卻是沒了什麼厭煩的感覺吧,只覺得……又被耍了一回的樣子。
  你的思念,你的心意,收到了哦,小鈴音,我這個率直的妹妹。
  看著她那嬌憨的睡臉,轉過頭去,望見那一輪圓月,只覺心情寧靜。轉回來的時候,只覺得一陣感動,又覺得欣慰。然後,靜靜地睡去。
  不知不覺間,兩張睡臉,緊貼著,靠在了一起。
  或許在此時,我們兩人在無意之間,締結了伴隨一生的,禁忌的契約吧。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