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妹妹最棒

今天一早就在家門前撿到奇怪的瓶子。透明素材製作的外殼,裡面放著紅色和白色的糖果珠。
  唯一裝飾是用細繩繫著瓶口,並放在瓶口上的一封信。
  不過,如果這是送給我家的禮物那也太奇怪了。
  我早早就去到了教室,很自然地教室裡一個人也沒有。不過如果偶然有個早到的人,那麼剛剛的瓶子也許能成為不錯的聊天話題呢。
  只是信上說的故事像賣不出去的夢一樣。現在的話,也不會有多少人對那樣的故事感興趣吧。
  首先是信的開頭
  「恭賀您。我們是地底帝國技術室。今次您被選中了成為我們的第十次實驗」紅白糖果「的運營計劃的觀察對象。
  如果不感興趣請扔掉這個瓶子,如果有一點點兒感興趣的話,請仔細閱讀以下的說明。「
  ……地底帝國?第十次實驗?就這麼隨便因為紅色和白色的糖果而命名為「紅白糖果」這樣做真的沒關係嗎?
  繼續讀下去
  「紅白糖果的使用方法。這個糖果在你想使用的情況下,自己吃掉紅色的糖果,然後讓對方將白色的糖果吃下去這樣互相吃掉的話就能讓對方在一定時間內來聽從您下達的一切指令。效果是持續到對方睡覺為止,除此而外不會有任何問題.」
  哎呀~,大早晨就跑到別人家門前放這樣的東西,那個什麼的地底帝國難道就真的那麼閒嗎?
  聽從指令一切指令大概是什麼範圍?變得像人偶那樣任人操縱嗎?
 ……算了,這種糖果無視、無視。
  我的學生生活可是很忙碌的啊。
  到最後,直到下午回家的時候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今天早上有拿到過糖果這件事情了。
  不過因為回到房間時,從皮包裡看到裝著滿滿的紅白糖果的瓶子後總算記起了這件事情。
  「紅色給自己,白色給對方,大概是這樣來著?」
  感覺是這樣沒錯,也可以把信拿出來看一次,不過從平時亂放東西進去的關係,從皮包裡找出來這也太麻煩了。
  「啊~~好麻煩啊。」
  發牢騷
  「什麼事情好麻煩啊?」
  聲言從前方傳來。
  眼睛透過透明的瓶子看到妹妹結羽站在門口那裡.
  「啊,沒什麼.好像剛剛沒聽到敲門聲就有人進來了,我超震抖的。」
  「哥哥的房間就算不關上門也沒問題吧。房間也那麼亂.」
  仔細地看著結羽、是個今年用比我還高的名次考進學院,讓人自豪的妹妹。
  烏黑髮亮的黑色短髮隨意散落在身後,與此相稱的柔軟的肉體.手和指尖和手臂都非常細膩。瞳孔反射著清晰可見的綠色。而腳……
  「哥哥你在看什麼地方啊?」
  「嗯、哎呀哎呀,真是眼福啊。」
  「所以說你到底在看哪裡啊,而且胸部和哥哥相比根本沒多大差別吧?」
  唔、頭髮同樣很短而胸部也是同樣的程度。
  「……剛有說什麼嗎?」
  噗通、聽到一聲很大的心跳聲。
  「不不,什麼都沒有。」
  不知是不是錯覺,可愛的臉蛋上似乎附著「如果有說什麼就讓你死掉」的天真爛漫的表情。
  「那麼,進來有什麼事嗎?」
  「過來還你昨天借的MD.」
  哈、MD被隨意往著我的方向扔過來了。
  「怎麼樣?」
  「挺不錯的曲子哦。」
  「嗯,那就好。」
  「對了,剛剛哥哥是不是買了糖果回來?」
  這麼一說,說不定這個糖果結羽會知道些什麼.
  「這是今天早上放在我們家門前的,結羽有什麼印象嗎?」
  「那麼婉轉送來的禮物完全沒印象呢-,哥哥有吃過試試嗎?」
  「沒有,雖然想過吃掉也不要緊,不過很可疑。」
  「如果可疑的話,就不會用那麼可疑的方式放在那裡吧。」
  「啊啊,不是說那種可疑。而是,這個會不會有危險?」
  姑且把今天讀到的那封瓶子附帶的信說出來吧。
  「啊哈哈哈哈。其實這瓶糖果是地底帝國製作的呢。是在早上撿到的非常有趣的東西來呢。」
  妹妹大爆笑。
  既然能讓聽人笑起來,這是不是算是有說出來的價值了?
  結羽拿起了糖果瓶放在手上玩弄著。
  能讓人覺得那麼有趣了,想必設計這件事的人也很滿足吧。
  「難得地底人一番心意,不想好好藉機會利用一下嗎。」
  笑累了的結羽提出了這個想法。
  很想吃吃看。
  「隨便了,反正只是糖果嘛。」
  因為同時又嘗其他的糖果,所以誰吃紅色的糖果就用猜拳來決定。十幾次猜拳決勝負之後,最終是我贏了。
  「啊~啊~、那哥哥就吃紅色吧,也行~身為敗者的我就老老實實吃這個白色的糖果吧。啊唔啊唔、啊,這個挺好吃的。」
  結羽說出這樣的話,我這邊嘗的紅色糖果是水果味,感覺也挺好吃的。
  在我嘗味道的時候,結羽就已經隨意躺臥在我床上問有什麼漫畫看。
  「咕嗯。好,嘗完了。」
  總算吃完了,嘗的時候感覺比看起來要大得很多。
  「真的嗎?那隨便試下什麼指令吧。」
  一邊這麼說著一邊把手指著自己胸前的方向。
  那麼難得的機會,究竟下達什麼指令好呢?
  「總而言之先把門關上吧,因為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開著沒關上。」
  我隨便下達一個沒有仔細深想過內容的指令。儘管如此結羽還是從床上站起走過去關門.
  「就算不說都打算關門啦。真是無聊的指令呢~」確實是這樣。那麼,在結羽起來去關門的時候好好想下指令吧。
  青春期少年少女都喜歡的黃色笑話,去掉裡面笑話的成分,同時編入指令……
  很好,決定了。
  「有好好考慮哥哥的感想嗎?下次看不到陰莖的話要扣分哦。」
  我露出可疑的微笑。
  「呼呼呼,那麼結羽同學,請用手將裙子翹起來!」
  因為大聲地呼喊。看上去我好像特別笨蛋的樣子。
  我為了預防接下來的衝擊而做好防禦休克的姿勢。但是,不知過去多久,結羽那邊完全沒有飛拳攻擊過來。
  我從手臂之間的空隙開始確認敵人為什麼不發動進攻。
  然而結羽完全沒在意我的反應,只有臉上帶著少少厭煩地將裙子捲起來。
  「是~。這樣可以嗎?嗚哇,內褲都能看見了。哥哥的指令真是色情呢~~。那麼,沒有其他指令了嗎?」
  哈!思維不由得僵硬了。
  這、這個是!!
  「結羽同學.你在調戲我嗎?」
  是?結羽略微歪著頭表示疑惑。
  「平時我和哥哥說話時就一直在調戲著哥哥的啦。」
  這個俏皮話確實是平常的結羽會說的。但是,和嘴裡說的不一樣,另一邊就用手將裙子捲了起來。
  這個糖果難道是真的?!眼神不由得凝視著放在桌子上裝滿糖果的瓶子。
  那麼,為了慎重起見再來一次「那,再來一個。將胸部露出來,只要穿著內衣就可以了。」
  「那樣就可以嗎?稍微等等呢」說著就從制服的襯衫上的紐扣開始解開.幾乎沒有厚度的胸部從衣服的空隙中露出來。
  「行了哦,哥哥」……確定了。這個糖果是真家夥。
  「啊啊,謝謝」「感謝之類的不用啦。讓你看見的胸部又不大。」
  特別的東西到手了,不過一會再考慮使用的方法。
  因為現在只需要專心致志玩弄眼前的少女就夠了。
  我在想要做些什麼好的時候,結羽就擅自坐在我的床上。
  坐在床邊的結羽晃蕩著雙腳.
  當然,這樣子粉紅色的紋胸和小內褲也不經意露了出來。
  「哥哥,像這樣要到什麼時候才可以?」
  「唔,手可以垂下來了。不過衣服保持這樣。」
  結羽明朗地回答,然後將手垂下來。
  首先問下性經驗吧。
  「結羽有自慰過嗎?」
  「哈?哥哥你怎麼了,腦袋燒壞了嗎」被用非常詫異的目光看著。
  啊、不會是效果已經耗盡了吧。
  不對,如果那封信所說真實的話那麼效果應該持續到結羽睡著為止。
  「那種事情不能說哦-。哥哥很奇怪喲?」
  說不定是因為說出指令的方式錯誤了。
  「談一下自己自慰的經驗吧。」
  這次不是用疑問的方式,而是用命令的形式去說.
  於是
  「呼呼,真是沒辦法呢-」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還是馬上就答應了我說不定不是命令形式的話就不行。
  「唔──、大概一週做一次呢。雖然不是很喜歡,儘管如此還是會在睡前自慰之後再睡呢。」
  「噢噢」「我一般是不會那樣做的,所以也不太清楚自己的身體會怎麼樣呢。所以並不是心情很愉快。每次玩弄身體累了就直接鑽進被窩裡,所以幾乎從來沒有高潮。」
  得到了非常有興趣的回答。
  真是非常感謝.
  唉,因為剛剛又成了學院的學生,從今以後都會是這樣子嗎。
  「啊,說起來那個紋胸和小內褲是一套的?說來聽聽吧」不是很瞭解女性內衣,不過兩個都有著相同的花樣。
  兩個都是白色的布料,有一個很小的紅色緞帶系結在正中間.
  「是那樣呢,這個是打折特價的時候用幾乎是拋售的價格買下來的。所以是一套呢」「誒~,在打折的時候買的內衣啊。」
  「基本上是這樣呢。啊,但是也有上次和朋友一起第一次去專門店買的哦,朋友選的是相當大膽的內衣,我是選了稍微比較保守的,不過就算是這樣也是滿貴的。」
  「哎,這還真是……」
  唉,你和大膽的內衣不相稱啊。
  「啊~,那個就是區別呢。」
  人也分適合和不適合的呢。
  結羽的性經驗是知道了,那麼接下來要做什麼好呢。
  想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不過要是說要現在馬上就做的話就得稍微嚴格考慮一下。
  就在我考慮著的時候妹妹就擅自從桌子那拿出雜誌然後再次回到床上。
  衣服還是保持可以露出胸部的那樣子,就這樣繼續讀著漫畫。
  「這個星期的《??○?》有趣嗎?」
  這個星期我剛買回來的,自己還沒有讀過.
  「這個星期也是很色情哦。」
  啊啊、果然。
  那麼難得,就給我用一下那個吧。反正好像也不會很不舒服。
  「結羽。去用那個雜誌自慰。盡情地自慰直到高潮為止。」
  「嗚哇~,又是這種下流的事。」
  雖然一邊那樣說著但另一邊就乖乖閉上了書稍微地張開雙腳.
  「然後是不是一邊看著這個雜誌一邊做呢?」
  「不,要使用那個角哦」「是~。那麼現在就用哦。……嗯、角好硬吶~」
  一邊這樣說著另一變就把雜誌的角放在內褲的布料上面,然後慢慢地使它上下來回動。
  「把小內褲脫掉。還有把腳更張開一些,這樣很難看得見。」
  「啊、對不起。現在馬上脫掉呢。」
  很好,然後把結羽從腳上脫下來的小內褲放進了我的口袋。
  「這樣張開的話能看見嗎?」
  結羽的大腿之間平常絕對看不到的那個部分,現在一目瞭然。
  「唔唔。那麼繼續吧,稍微再激烈一點」因為陰毛幾乎沒有,所以陰部非常容易讓人看清楚。
  每週都閱讀的雜誌如今就在結羽的大腿之間跳動著。
  「那樣的事說過了,使用角之類來做還是第一次。唔、感覺現在稍微有點刺痛了。」
  結羽的臉也開始漸漸湧上紅暈,而聲音也漸漸升高了。
  「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但是要高潮的時候就說出來」結羽的兩隻腳呈M字打開,雜誌在兩隻腳之間不斷地搖動著。
  而因為雜誌的關係,並不是太清楚這個姿勢是否能清楚看得見肛門.
  「是。唔、嗯嗯…啊、啊啊啊~~…哈、感覺心情非常愉快呀。」
  那真是發現一件好事。
  在床上做下去的話會弄濕床單的。
  差不多會開始發出含有水聲的聲音了吧
  「坐在這個椅子上面」將桌子下的椅子拉過來放在面前。
  「對不起,哥哥」結羽唯命是從地坐在了椅子上面。
  原本結羽毛坐著的地方稍微有一些濕答答的痕跡.
  愛液隨心所欲地流出來沾濕了床單。
  就這樣將結羽放在椅子上就夠了嗎。
  看起來已經非常舒服了吧。
  結羽用著像快要發燒了的臉專心地自慰
  「唔嗯~~啊嗯~~……啊…哥哥有好好看著嗎?」
  有,哥哥有好好看著哦。
  結羽小小的手像是要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一樣,在那裡努力地動著。
  右手好幾次將雜誌的角往著陰部中插入,左手不斷翻動著肉芽。
  「……啊啊啊啊啊啊~~~~……哥哥…我好像要去了。嗚嗚~~」結羽兩隻手在那裡不正常地瘋狂搖動著。
  喂喂,你那麼深入,要是不小心破了怎麼辦啊。
  最後,在結羽小小的「要去了」的嘟噥聲中高潮了。
  「呼~隔了好久的高潮很有趣呢。都是多虧了哥哥呢。」
  結羽高興地微笑著說.
  不用客氣,我這邊才是多虧你呢。
  「……這個,怎麼辦呢?」
  結羽指著被自己愛液弄濕的雜誌.
  「嗯~不用還也可以。這周的雜誌就給結羽吧。因為我可以在便利店站著讀。作為代替,今天就高潮五次再去睡吧,可以用上這個雜誌.」
  「謝謝哥哥,哥哥真是很溫柔呢。」
  沒辦法,這也是為了能繼續使用這種濕透了的漫畫吶。
  聽到了從樓下傳來叫吃晚飯的聲音。
  那麼說還沒吃晚飯嗎?
  「那我先下去了。結羽就去用自己的內褲把自己弄髒的椅子擦乾淨,然後床上飛散了弄濕的地方就用舌頭好好舔掉吧。」
  在聽到結羽說「是~」的回答後,我就下去吃晚飯了。
  當天晚上眼睛一直睜開完全沒能睡得著。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