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打賭

昱文踩著高跟鞋,穿著深色制式套裝,搭配規定的白襯衫,底下穿的則是比平常短很多的迷你裙,她一步步的走向業務部門。十點多了,辛勤的業務像螞蟻一樣出去 覓食,準備把他們的業績搬回公司。偌大的部門中只剩下我一個業務主任,昱文把應收帳款的報表放在我的桌上,我開口請她稍等一下,隨即在桌上的便條紙上寫下 一句話:

〝把你襯衫的鈕釦打開,露出你的乳溝……〞

昱文頓了一下,幾秒鐘後,昱文先擡頭看看四周確定沒有任何人後,她慢慢的解開鈕子,俯下身來,把胸口的位置正對著我。我緊張的四處環繞一下,雖然業務部是 最靠邊壁的部門,但是緊鄰的會計部只用了一層OA薄板隔間。隔壁會計部電腦、計算機的噠噠聲不絕於耳,更要命的是,廁所在這一邊。也就是說只要辦公室裡, 靠近右邊的部門,有那個不識趣的傢夥在這個時候想撇條,我和昱文的行為就會被一個屎尿的路人甲發現。

但是機會難得,我確認沒有任何人在四周後,轉過頭往昱文的胸部一看。不看還好,一看到D罩杯的胸部所擠出來的乳溝,真是叫我倒抽了一口氣。我大膽的伸出食 指往乳溝中間的空隙插去,我的食指貪戀的在乳溝中間徘徊,多想一輩子捉住這對奶子不放手,昱文的年輕都顯現在這對飽滿堅挺的豐胸上。

『完蛋了!我快憋不住了!』

採購部的小劉邊叫邊跑向廁所的方向,昱文和我嚇了一大跳,趕緊一個起身扣鈕子,一個低頭假裝找文件。

三年前 3月15日 A.M 9:30 會議室

『恭喜二位,在整個面試過程結束後脫穎而出。今天是你們第一天上班的日子,你們一定既緊張又興奮對吧!』

我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子,長的是眉清目秀,大大的雙眼,粉嫩的臉龐。漂亮是談不上啦!起碼也是中上程度。她站起來差不多有160幾公分左右吧,渾身上下充 滿一種無可言語的氣質。看她專注的聽主任講解公司流程,實在是萬分幸運,踩到狗屎和這種氣質美女同一天上班。OH!OH!OH!等一下!等一下!那是什 麼??哇靠!D-CUP!有沒有這麼大啊!讓人一手掌握不住的幸福。

『承平、李承平!』

『啊!喔……什麼?』

『上課要專心喔!雖然主任知道很無聊,但是第一天的課程,對你往後在公司學習很有幫助,好嗎?』

『是!對不起、主任』

『看看人家陳昱文小姐,搞不好以後她會升的比你快,而且她被分派的會計部門人又少。承平、要多加油喔!』

聽完主任的訓示後,我決定忍耐到午餐時間,再來好好接近這位氣質美少女。雖然我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但是哪個男人不偷腥呢?打定主意後,我專心看著不知所云 的投影片,一邊幻想我和昱文的美好未來。美妙的午餐時間來臨,我抱著便當死命的搶到昱文旁邊的座位。她優雅的小口嚼著飯,我則一副輕鬆幽默的向她開口:

『昱文……你……有沒有男朋友啊?』

昱文放下筷子,轉過頭說:

『靠!你找死啊!想追我?再等100年吧你!臭小子!』

P.M 1:06 倉庫

會計主任的內線響起,會計主任一聽是我的聲音,馬上嗯了一聲。會計主任一掛上電話,擡頭對坐在左邊的昱文說:

『昱文,倉儲那邊好像把台中的貨出錯了,李主任要你和他去倉庫點一下庫存。』

昱文答了一聲後,然後走向三樓倉庫的方向。

三樓倉庫後排,是攝影機照不到的死角地帶,當然一般員工不會知道。我站在那裡叫了昱文一聲,昱文緩步的走向我面前,我開口跟她說:

『把內褲脫掉。』

昱文疑惑的問我:

『在這裡?倉庫?』

我邪惡的笑說:

『不然你以為我叫你來做什麼?』
昱文雖然遲疑,還是把手伸進裙子裡面,把內褲脫了下來,交到我的手中。我蹲下身來,把昱文的迷你裙拉高到腰際的部位。映入眼簾是短少稀疏的陰毛,我輕輕的 撥弄幾下,然後用手指尖在小穴的外圍,輕輕的來回刮送。昱文大概覺得很癢,渾身不自在的扭動。我用中指緩緩的插進昱文的小穴,感覺她蜜穴內的溫暖。接著我 把舌頭往昱文的陰蒂攻擊,上下來回的翻動,而中指也盡情的在昱文的小穴來回抽插。我眼角往上瞄向昱文,昱文雙眼閉目,上唇咬著下嘴唇,彷彿正在忍耐什麼煎 熬。這樣的努力沒有多久,昱文的小穴開始潮濕,她害羞的低下頭看我的動作,好像被我發現她身體反應的秘密,眉頭深鎖無奈的看著我。

我站起身來,手指沒有離開她的小穴,接下來我用力的在她的小穴狠狠的摳了數十下,昱文忍不住的雙手抓緊我的手臂,呻吟的叫了出來:

『喔~~喔~~嗯~~啊~~』

我笑笑的望著昱文兩頰的緋紅,慢條斯理的讓手指離開她的小穴。我從褲子的口袋,掏出一顆遙控的跳蛋,我小心的把跳蛋,塞進昱文的小穴裡面。試了幾次跳蛋強弱的操控,看到昱文忽而興奮、忽而忍耐的表情,就知道機器的效果正常。我附耳在昱文的耳邊輕輕的說:

『沒有我的指令,不可以私自把自慰器拿出來,知道了嗎?』

一年前 5月26日 P.M 8:41 錢櫃

『碰!~~碰!~~』

『恭喜你、承平!進公司兩年、兩年耶!主任的位子就被你幹到了,真有你的!』

『哪裡!哪裡!運氣好啦!剛好主任也要升副理嘛!』

『唉喲~幹嘛那麼謙虛啊!今天的PARTY是為了你一個人辦的耶!剛剛香檳也開了,拉炮也拉了,喂!以後,不會六親不認吧?』

『昱文、你倒是說說話啊!恭喜一下承平嘛!』

昱文開口就說:

『恭喜什麼?這麼難過的事,有什麼好高興的?』

我笑笑的說:

『喔!陳大小姐,是什麼事難過呢?男朋友又出國把妹啦?』

昱文笑的開心的回答:

『難過是因為業務部都死光了,所以才輪到你當主任。唉!死光了耶!這還不夠難過嗎?』

我則不客氣的回答:

『什麼?真的嗎?該不會是看了你的嘴臉,所以受不了,全死了。他們怎麼這麼不夠義氣!也不找我一起、真是的!』

『李承平、我告訴你……………………』

『陳昱文、我也告訴你……………………』

就這樣,原本公司一些閒著沒事幹的八婆,本來極欲撮合我們這對一同進公司的秀才女傑。誰知道我和昱文天生八字不合,注定是冤家。而八婆們的期待,也從興奮到無奈,轉變成絕望。最後,她們寧可討論我們公司的董事長,到底和火星人有沒有血緣的話題。

P.M 3:47 會計部門

昱文坐在辦公室的位置上,不時的移動她的屁股,但又怕旁人發現她的異狀。昱文雙頰緋紅的坐在位置上,強忍著小穴裡所塞的跳蛋帶來的震動快感。這時昱文的內線響起,昱文接起電話,一聽是我的聲音,連忙低下頭去,假裝邊聽電話邊寫文案。我在電話那頭開口向昱文說:

『妹妹裡面塞著自慰器,是不是很舒服?』

昱文:『…………』

我接著繼續說:『我要你說淫蕩的話給我聽。』

昱文:『淫蕩的話……我不會……』

我說:『也好,那換我問你,你必須老實回答,要不然會接受到懲罰,你明白嗎?』

昱文:『……我知道了……。』

我開口問:『你和男朋友有沒有用道具做過愛?』

昱文很快的回答:『沒有。』

我笑著說:『倒是滿清純的嘛。』

我接著問:『你們多久做一次愛?』

昱文:『……他每次從美國回來、我們……我們就會做……』

『那這樣你不是在台灣守活寡嗎?你每次都幫他口交嗎?』

昱文:『…………』

昱文遲遲不回答,我在隔壁的業務部,把跳蛋的遙控器按到最強,電話那頭的昱文迅速的悶哼了一聲,我猜想她一定是用手刻意的把嘴吧摀住。

我厲聲的說:『快說!』

昱文用很勉強的聲音回答我:『……沒……沒有……我沒有幫他……那個過。』

『哪個?說清楚!』

『口……口交。』

我聽了以後,把開關再按回〝弱〞的地方,然後接著問:

『為什麼不幫你男朋友含他的雞巴?』

『因為我覺得很奇怪。』

『那你願不願意幫我口交、含我的雞巴?』

昱文再次沈默,我重施故計,電話那頭的昱文好像突然一陣激動,把筆筒給打翻。我再次逼她,她急的開口結巴的說:

『我……我願……意。』

『願意什麼?說清楚!』

『我……我願意……幫你口交……含你……你的……你的雞巴……。』

『那意思說,你也願意讓我操你、幹你嘍?』

『…………』

『是不是要我再來一次?』

『好、好、好!我……我願意……讓你……讓你操我、幹我……』

『你忘了說一個字-請!』

『請你操我……幹我……。』

兩天前 P.M 3:05 會計部門

會計部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會計主任因為憑藉與長期客戶李董的交情,答應了李董一筆二十萬的貨款。原本時常往來的李董,這幾天卻像空氣一樣,消失無蹤。而李董拿給會計部的票子又是客票,這責任歸咎下來,會計部每一個人都跑不掉。

我悠哉的走向昱文的位子,小聲的說:

『你看、這就是外行假內行!當初叫李董找我們業務部不就得了!』

昱文小聲的回我:

『靠!你不講話會死是不是!放心啦!我說沒事就沒事。你看我們主任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同進公司的關係,昱文在我升了業務主任後,對我講話還是這麼沒大沒小。所以我也回了她一句:

『氣你媽的頭啊!那個歐巴桑下午光是去廁所就去了四次了耶!』

昱文沒好氣的說:

『李承平、你白痴喔!算人家去廁所的次數幹嘛?好!既然這樣那我跟你賭,李董一定會把錢匯進來的,你放心吧!』

『好!我跟你賭!看是業務還是會計的直覺性比較強!我賭李董跑路了,你敢不敢!』

『好啊!賭就賭!誰怕誰!』

『等一下!你這麼有自信我又有點擔心,你該不會有什麼內幕沒說吧?』

『豬牽到南極還是豬、笨!有內幕消息我們還在這邊等什麼電話!傻瓜!』

『也對!不過,要賭就賭大一點,賭注是什麼?』

『隨便!反正我贏定了,隨你高興!』

『真的隨我高興?』

『真的!』

『不後悔?』

『絕不後悔!』

『一言為定!』

P.M 5:28 女廁所

昱文按照我剛剛四點多傳給她的手機簡訊,來到了女廁所前面,而我早已在三分鐘前,隱身進入女廁所的最後一間。一見昱文進來,我連忙打開門拉她進來。我讓她 靠在牆壁,把她左腳擡起來放在馬桶上,昱文沒有任何反抗,隨即變成一副淫蕩的姿勢。我小心翼翼的把昱文小穴外的跳蛋拉繩扯了出來,昱文噓了一聲,整顆跳蛋 早已滑溜溜的沾滿昱文小穴裡的淫水。我蹲下身,嘴吧往昱文的小穴湊了過去,再度展現我的舌功,翻攪昱文的小穴。昱文忍不住的哼了出來:

『嗯~~喔~~嗯~~不要啦~~不要再弄了啦~~我快忍不住了~承平~~喔~~』

我一邊舔,一邊從西裝暗袋拿出準備好的假陽具,往昱文的方向笑了笑,接著把假陽具,塞進昱文早已氾濫成災的騷穴。我一邊捅,一邊站起身來,往昱文的櫻桃小 嘴吻了過去。意外的是,昱文不但由鼻子發出迷人的哼聲,還主動用她的舌頭來糾纏我的舌頭。我另一隻手當然也沒閒著,搓揉幾下她那D罩杯的迷人大奶後,我的 舌頭轉往攻擊昱文的乳頭。我的舌頭不斷捲動她的奶頭,奶頭也興奮的堅硬起來回應我,我拉開褲子的拉鏈,急忙掏出我的老二,牽起昱文的手放在我的雞巴上。昱 文不用我教,她自然而然就開始上下套弄起來。而我抽插昱文騷穴的手,也在這時加快速度,昱文的哼聲也跟著加快:

『嗯、嗯、喔、喔、嗯~~』

我小聲的告訴昱文:『用你性感的嘴吧,含住我的老二。』

昱文遲疑了一會兒,彎下腰,緩緩的張開口,含住了我的雞巴。我興奮的教她用舌頭從睪丸舔到龜頭,再叫她整根含住,前後在她口中抽送。

這時,突然有人走進了女廁所。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叩、叩的清脆聲,我急忙摀住昱文的嘴,把她抱起來,我坐在馬桶蓋上,讓昱文背對著我,坐在我的大腿上。感 覺的出來,昱文此刻也很緊張,她瞪大雙眼,仔細聆聽高跟鞋的聲音。我這時突然興起了頑皮的念頭,我伸出手,慢慢的把廁所的卡拴給扳了回去。昱文嚇了一大 跳!回頭轉身驚訝的望著我,因為這樣一來,外面女同事若是不經意往我們沒上鎖的門一推,馬上就可以看見我們這付淫蕩的模樣。我非常小聲的在昱文耳邊說:

『你說、這樣有沒有更刺激?』

我的手再度拿起假陽具,插向昱文的小穴,我用手摀住了昱文的口鼻,使她無法哼出嬌聲。要命!這種偷情,真是刺激!結果門外的女同事,走到隔我們兩間之遠的廁所就停步,推開門進去。我一想到旁邊有人的刺激,便開始瘋狂的用假陽具抽插昱文的騷穴。

『嗚~~~嗚~~~嗚~~~』

昱文不曉得是豁出去還是怎麼樣,把她的手身到背後來,反手抓住我的雞巴,死命的上下套弄。昱文的淫水越流越多,假陽具每次在她的小穴裡進出,都會發出漬、 漬的水聲,我還真擔心不遠的女同事會發現什麼異狀。所幸,這位女同事迅速的上完廁所,轉了一下水龍頭後就走出女廁所。但就在她推離開門,女廁所的門因為彈 簧反彈的力道關上門的那一刻,昱文掙脫開我摀住她嘴吧的手叫了一聲:

『喔~~~~~~』

接著昱文高潮的身體抖動了幾下,淫水隨著她兩腿內側流了下來,沾濕了我的西裝褲。我停止了我的動作,正待向昱文開口,昱文已經從我身上滑走,反身蹲下來, 用嘴吧含住我的雞巴,快速吸允。也不知是昱文想早點結束,還是想再大戰一回,但是時間緊迫,現在又是上班時間。我無心戀戰,雙手抓住她堅挺的大奶,沒過多 久,我射精的感覺來了。我把昱文的頭抓離開我的雞巴,昱文很有默契的用右手捉住老二快速的套弄。過了一下子,精液朝昱文的臉孔噴射過去,昱文閉上眼睛,默 默承受精液射在她的臉龐。直到我射完以後,昱文俯身再含著雞巴,舔弄精液。我站起身來,抽出旁邊的衛生紙,仔細的幫昱文擦拭臉孔。還好昱文沒有化妝的習 慣,不用重新上裝,皮膚白晰就是有這點好處。清理完畢後,我深情的擁吻昱文,昱文也緊緊的抱著我。之後,昱文害羞的低下頭,細聲的說:

『你先出去啦!我想要尿尿。』

礙於我自己業務部門的業務們,在這個時候也差不多快回來寫報表了,我依依不捨的點點頭,離開了女廁所。

P.M 9:20 陽明山

我和昱文坐在車內一言不語,還是昱文先打破沈默:

『所以……最後一個遊戲是什麼?』

我沈默的從駕駛座的腳邊拿出一套衣服交給她。

『護士服!?承平、這……就是你的性幻想?』

我點點頭。昱文笑了一聲,然後在車內脫下她的衣服,笨拙的換上護士服。換完之後昱文開口:

『等一下,我……想尿尿。』

我打開車門對昱文說:

『在這裡尿給我看。』

昱文連忙說:

『不行、承平,等一下有人經過會被人看到的。』

『不要忘記我們的賭注、昱文,願賭服輸。』

昱文無奈的走下車,蹲在車門背後當掩護,面對著我,把尿液從她尿道口流洩而下。昱文害羞的把頭轉往別處,我則興奮的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下體觀看。昱文把頭轉了回來,發現我還在看她的神情,嘴角抑不著笑意:

『你白痴喔!那麼喜歡看女生尿尿。』

我笑著回答:

『那是因為喜歡你才看,換成別人我死都不想看。』

話一出口,我就知道不妙。這三年多來,我和昱文始終只有吵嘴的份,我們話題從來沒有涉及過感情一次,我還來不及思索是不是我的潛意識讓我說出真心話,尷尬 的氣氛一下子瀰漫我和昱文之間。昱文尿完後,拿起車上的面紙擦拭下體,一言不發的坐回車上。我很後悔為什麼說了不該說的話,正打算放棄這次賭注的遊戲,開 車載她回家,昱文一個轉身,笑著用食指點著我的鼻頭說:

『好吧!那……今晚我就是你的護士嘍!那麼你是我的醫生、還是我的病人啊?』

我也開心的笑著化解這份尷尬:

『叮~咚~!答錯了!其實我真實的身份是你心中威嚴的院長。MISS 陳,聽說你今天陪李醫師手術時,不小心把夜用型的衛生棉留在病人的肚子裡。』

昱文聽了笑的合不攏嘴:

『有嗎?院長、有這種事情喔!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

我接著說:『院長最討厭就是你這種死不認錯的個性。』

昱文裝作一副無辜樣,倒在我懷裡撒嬌:

『院長~對不起嘛~~我不應該把那個、、那個什麼、、』

昱文笑的說不出話來,我說:

『夜用型的衛生棉啦!』

『對啦!夜用型的衛生棉留在病人的肚子裡,我不管、我不管、院長~你一定要原諒人家啦~~』

『那你說你該不該接受院長的懲罰?』

昱文這時止住笑聲,嘴角洋溢笑容,很可愛的點一點頭,我說:

『把裙子掀起來!』

『喔!』

昱文答應了一聲,然後再用兩手捏起裙子的兩角,把裙子慢慢的掀了起來。

『為什麼沒有穿內褲?髒小孩!』

昱文沒好氣的回答:

『因為內褲早上的時候被院長拿走了,院長一直沒有還我!』

我把駕駛的兩個前座放倒,命令昱文躺下,頭上腳下的和她玩起69的招式。昱文的騷穴經過我一整天下來的折磨,訓練出很快的反應,不一會兒,小穴周圍已經泛 出淫水的潮光。而昱文躺在椅子上,頭部也微微揚起,賣力的替我吹起喇吧。就在我們彼此為對方安撫一陣過後,我回身面對昱文,雙手在昱文巨碩的雙乳不斷的搓 揉,昱文也不刻意隱藏自己的性慾,興奮的哼出聲音:

『喔~~~喔~~~嗯~~~』

然後我開口對昱文說:

『用你自己的雙手把妹妹翻開來,然後看著我說:院長,請你幹我!』

昱文聽話的把兩腿半曲的張開來,用兩手把自己的小穴翻開來,整個淫蕩的曝露在我面前。然後嬌聲的對我說:

『院長……請你幹我。』

我滿意的點點頭,用手抓住我的老二,緩緩的插進昱文的小穴,昱文舒服的閉上眼睛叫了一聲:

『喔~~~~~~』

我不急不徐的幹了數十下後,故意把雞巴抽出昱文的小穴,開口問昱文:

『哇!掉出來了,怎麼辦?MISS 陳,你說該怎麼辦?』

昱文笑著回答:

『討厭啦!……院長……請……請你插進來。』

『好吧,不過是你要求的,禮貌上,MISS 陳,你要自己拿進去才對。』

昱文一聽我的話,自己伸手抓住我的雞巴,套弄了幾下把雞巴抓住往小穴裡送。我等雞巴完全塞入昱文的小穴後,毫無慾警的開始瘋狂的抽送起來,昱文突然接受這樣的力道,也張開嘴大叫:

『喔~~喔~~喂、喂、喔~~喔~~等一下~~等一下~~院長~~喔~~喔~~』

我用大腿兩側撞擊昱文的屁股,加上我們雞巴與小穴的結合、抽送,車內頓時響起啪、啪聲不絕於耳。昱文有點受不了,雙手抱住我的腰際,不自覺叫出我的名字:

『承平、承平~~嗯~~嗯~~好爽~~好爽~~快死了~~~快死了~~~』

我漸漸的把我抽插的速度緩慢下來,看到昱文已經滿身大汗,我打開旁邊的車門,讓昱文雙手頂在椅墊上,我則站在車外頭,采後背式繼續狂幹昱文。可能是我們像狗一樣的姿勢,更加刺激了昱文的性慾,昱文比剛剛在車內叫的更是瘋狂:

『啊!啊!喔~~喔~~承平~不要停~~不要停~~』

我開口問她:

『昱文、什麼東西不要停?』

『嗯~~啊~繼續幹~好爽~幹死我了~~喔~~承平~承平~~』

我拉著昱文的身體,邊幹邊往後退,直到我們兩個已經完全離開車子,置身於這漆黑的山頭之中。昱文的雙手扶著車門,我從後面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雙乳,因 為大力頂撞的關係,也隨著地心引力,上下搖擺起伏。我雙手一繞,十指用力掐住她巨大的雙乳,下半身像個電動馬達一樣,全力衝刺。昱文開口說:

『承平~~我不行了~~要洩了~~喔~~不行了~~』

我用沈重的呼吸聲回應她,然後說:

『昱文~我、我也快射了~我要拔出來了!』

昱文驚叫一聲:

『不要!』

然後左手反手掐住我的屁股說:

『射……射進來……安全期,沒關係~喔~~喔、喔~啊~~不行了~~』

我和昱文幾乎同時流出彼此的淫水與精液,差別只是我是男人,昱文一股淫水洩出來後,我的龜頭還繼續的朝昱文的子宮,噴射我的精液。高潮後的餘溫,我從後頭 緊緊抱住昱文,雞巴沒有離開小穴,昱文也往後仰的靠在我的身上。我們彼此大口的喘著氣,我悄悄的在昱文的脖子親吻,一直吻到她的香肩,昱文似乎滿足的半瞇 著眼回頭看我。然後我把雞巴抽離昱文的小穴,昱文的雙腿還是張開來直立站著,並且背對著我,我蹲下身來,用手把昱文小穴兩瓣給擠了一下。頓時,混合著昱文 的淫水和我的精液,就像條直線一樣流了下來。昱文不好意思的用手摀住嘴吧笑了起來。

這時,〝我的野蠻女友〞的和弦鈴聲,從昱文的手提袋裡傳了出來,昱文趕緊爬回車內拿起手提袋。我經過一場大戰,有點懶洋洋的爬回車子裡,順便關上車門。躺 在昱文身邊,手指還貪婪的在她身上遊走。昱文好不容易在手提袋裡找到了電話,真是搞不懂,女人怎麼喜歡買那麼多內格的袋子,自以為把東西整理得很好,可是 每次找東西又東翻西找。昱文怕癢,用手輕輕抓住我的手,然後按了電話的接聽鍵:

『喂,喔、主任啊!是你啊!』

『啊?我?我……我沒有在忙啊!』

昱文轉頭望向我,嬌瞋的瞪了我一眼。

『方便、方便!我現在方便說話!主任這麼晚了,你還在公司啊?是不是我的帳哪裡做錯了?』

『啊!什麼!!你說什麼!!』

剎那間,昱文突然用力抓住我的手,然後望向我,笑的很邪惡的說:

『喔~真的喔!李董剛剛去總經理家,而且把錢連本帶利的拿給總經理。什麼!還是現金喔!』

電光火石的一刻!我驚訝的坐起了身子,頭還差點撞倒了車頂,與昱文雙眼四目相交。

『好、好、好,我知道了!明天我們到公司再聊,主任BYE! BYE!』

昱文靠近我呆若木雞的身子說:

『哈--哈--哈--!』

兩天後 A.M 10:28 電梯

『不是、昱文!』

『嗯!!!』

『喔!對不起、主人!剛剛小的就已經向您報告過了,這棟標榜著商業的大樓,不是只有我們公司而已,您要小的在這個電梯裡脫褲子,這……』

『願--賭--服--輸!』

『是……』

『你說什麼!小李子?』

『喳!!!』

兩天後 P.M 2:10 頂樓

『哇靠!這種皮鞭還真是讓你買到了喔!』

『啪!!!』

『廢話少說!給我舔!!』

『喳!可是……主人,這頂樓風很大,你起碼讓小的穿件……』

『你煩不煩啊你!』

『啪!!!』

『喳!喳!喳!小的照辦!!小的照辦!!』

兩天後 P.M 7:55 東區街頭

車子裡同樣一陣沈默,還是我用溫柔的嗓音先開了口:

『說真的,前天在陽明山上,從頭到尾可是半個人都沒有,是嗎?』

昱文低下了頭,隨即點點頭。我吸了一口氣,用最大的音量告訴她:

『開什麼玩笑!!你要我在東區街頭上尿給你看!!這麼多人!!你瞎了喔!!!』

昱文撒嬌的用手指點一點我的臉頰說:

『唉呦~~真不曉的你是怎麼混上業務主任?怎麼一點都不曉得要變通~~你不會假裝喝醉酒,然後尿在牆壁上喔~真是的~傻瓜~』

兩天後 P.M 11:33 汽車旅館

『所以說……你的性幻想……是……是這個……小白兔……這是什麼玩意兒啊!有沒有搞錯!異種戀!!人跟兔子……你平常到底……』

『喂!甘願一點嘛,你煩不煩啊!我前天也沒有這麼叫東叫西的啊!況且……況且兔子有什麼不好,很可愛呀~~你看、你看!店員說小弟弟這邊還有隱藏式拉鏈喔~~你看、你看!就是這邊……』

三天後 A.M 10:44 會議室
.
.
.
四天後 P.M 3:06 客戶公司廁所
.
.
.
下個月 A.M 9:22 大廈樓梯
.
.
.
半年後 P.M 8:57 電影院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