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身的漂亮女人

看著桌面上的統計表,心中想的卻是今晚的晚飯吃什麼,如何打發飯後的時間。獨身的日子真的不好過呀,她深深體會到丈夫不在身邊的孤寂難熬的艱辛生活。美玲 今年28歲,是個成熟美麗的風韻少婦,她在局裡是出了名的美人,結婚僅一年的時間,丈夫就出國了,計劃在一年內把她也辦出去,可是現在快兩年了,她依然獨 自留在這裡。

「美玲!」喊聲打破了她的思慮,她擡起頭。

「局長讓你把報表送過去。」

「我馬上就去。」陳麗答應著,整理好桌上的報表,奔局長辦公室走去。

看著五十多歲,身體肥胖的局長,美玲從心理感到無比的厭惡。這個局長以好色聞名,經常以上司和長輩的身份在一些年輕的女職員身上佔便宜,局裡的女同事都很煩他,小心躲避著他。

「你再仔細審核一下,看有沒有遺漏的地方。」局長吩咐著,美玲坐在沙發上重新整理著報表。趁她不注意,局長站起來,悄悄走到門口,把門鎖上。美玲驚覺時,局長已經挨著她坐下。

「小玲呀,一個人很苦吧!有什麼困難就向組織提嗎,我們會幫你解決問題的。」局長的手自然的撫在陳麗的背上,美玲縮了縮身子,躲避著局長熾熱的目光,勉強笑著回答:「謝謝局長,我很好,沒有什麼困難。」

「一個漂亮的單身女人,沒有人照顧怎麼行呢。」

局長親切的把另一隻手放在美玲的大腿上撫摩著。陳麗實在忍無可忍,她站起身想擺脫局長的糾纏。局長突然用力把她摁倒在沙發上,然後油膩膩的嘴壓在陳麗的紅 唇上,大手掀起筒裙,直接伸到陳麗兩腿之間,隔著絲襪和內褲,使勁的揉搓著。陳麗渾身顫抖著,感覺到局長呼出的熱氣噴在臉上令人作嘔。她驚恐的尖叫,但是 局長的手摟住她的脖子,使勁的親吻她,她只能發出"唔……唔」的悶聲。

美玲拚命的推拒局長的身體,然而局長就像一座山一樣巍然不動,壓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局長加大了下身揉搓的力度,陳麗感到難受極了,她全力掙紮著,眼淚從 眼眶中流了出來。漸漸的,陳麗感到自己的力氣越來越小,抵抗力越來越弱,她的體力已經消耗怠盡了。局長的手使勁往下脫著絲襪,美玲心中一陣恐懼。

「這樣下去恐怕難逃被姦的命運,怎麼辦?救救我!」美玲心中焦急萬分。這時,突然有人敲辦公室的門,局長一楞,停止了動作;陳麗乘機推開局長,站起身跑到門口,打開房門衝了出去。敲門的白主任看著衣衫不整的陳麗奔遠的背影,楞在那裡……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看著美玲紅著眼圈,她的同事兼密友黃月悄悄的問道。美玲搖了搖頭,黃月好像悟到了什麼。

「哎!漂亮的女人真是麻煩呀!讓這色狼得手了?」

「去你的!你還有心思開玩笑!」陳麗氣惱的推了黃月一把,黃月咯咯笑著,陳麗的心情稍好了一點,她悠悠的長嘆了一口氣。

幾天後,關於陳麗的流言在局裡散播開來,說她難耐獨身的寂寞,在辦公室如何引誘局長,如何風流放蕩,如何……帶有細節性的蜚語終於傳到陳麗的耳裡,她感到非常的氣憤,想找局長去理論。

「算了!女人碰到這種事很難說清的,何況你是個獨身的漂亮女人。現實就是這樣,沒辦法,你還是忍了吧!」黃月勸阻著。陳麗皺著眉頭,「可是這種情況,讓我如何呆下去呢?」

「要不你請幾天假吧!在家呆上一段時間,放鬆放鬆,等心情好點再來!」陳麗想了一會,點了點頭。

晚飯後,陳麗洗完澡,穿著睡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話響了,她伸手拿起電話,是丈夫的國際長途。

「老婆!還沒睡呀,是不是想我的棒棒填你呀?」

「壞蛋!還說風涼話,一個人跑去享福,扔下我不管,沒良心的!」

「呵呵!別著急,現在基本辦的差不多了,再有一個月就可以接你過來了。老婆!真想你呀,你一定要守住陣地,不要讓敵人偷襲了,等你過來後,讓我好好的幹幹你!」

「嘻嘻!你也是,不要讓別的女人佔了我的床呦!」陳麗輕笑著。

「好吧!讓我們共同堅守陣地,等你來了再共同戰鬥。呵呵,早點睡吧!寶貝,親親你,好好保重自己,我掛了。」

「你也是呀!bye bye」

掛上電話,陳麗感到身體裡一陣騷動,畢竟是結了婚的女人,生理上的需求是不可避免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陳麗捂了捂發紅的臉,起身開了門。是白主任,陳麗把他讓進屋。

「小麗,這幾天在家還好嗎?」

「還好,謝謝!」陳麗笑著。

「你手上的工作交代一下,我好安排其他人接手。」

「哦!」陳麗答應著,他們談了一會工作的事,然後開始閒聊起來。白主任講自己如何理解陳麗生活的堅辛,處境的困難,同情她的遭遇,更為她的風言風語打抱不平,一味的說著體貼的話。陳麗聽了很感動,但是白主任說的沒完沒了,她感覺很睏了,希望白主任早點走。

白主任也覺察到了,他起身告辭,陳麗客氣的送他。到門口處,白主任突然回身抱住陳麗,嘴唇壓住她的,瘋狂的親吻起來,陳麗一下子懵了,轉瞬間,她被按倒在 地板上,睡袍的領口被扯開,豐滿雪白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白主任的大手抓住嬌嫩的雙乳,使勁揉搓起來。陳麗感到腦中一片茫然,身體裡的那股騷動又被撩撥起 來,她的臉色暈紅,呼吸漸漸急促起來。

白主任恣意的親吻著陳麗雪白的胸脯,雙手上下遊動著。陳麗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吟,「好久沒有嘗到這種滋味了!讓人渴望的激情!」陳麗喘息著。突然,下身傳來 一陣疼痛,原來白主任把兩根手指伸了進去,來回抽插著。疼痛讓陳麗發熱的頭腦清醒過來,「天呀!我在幹什麼?」她猛的推開白主任,站起身發瘋一樣把白主任 推出房門,把門鎖好後,陳麗撲到床上,失聲痛哭起來。

二十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城市中的喧囂漸漸寧靜下來,街上的行人已經很少了。陳麗坐在一間幽雅的酒吧裡,慢慢的品著紅酒,激動的心情到現在還無法平靜下來。 今天簽證終於到手了,她很快就要到大洋彼岸和丈夫團聚了。她體會著即將離開這個城市的心情,竟有一絲牽掛的留念,畢竟是在這生活了二十幾年呀。

「一個人嗎?可以聊聊嗎?」聲音打破了陳麗的思緒,她擡頭,一個三十多歲的成熟男人很禮貌的看著她。

「好呀!請坐。」陳麗今天的心情很高興,平時,她是不會和一個陌生男人搭訕的。

「謝謝!」男人坐了下來,他們開始攀談起來。男人很健談,他們談了很多有共同興趣的話題,漸漸的聊到婚姻方面,男人的情緒淡了下來。他說很後悔結婚,他的 妻子是個活潑開朗的人,有很多愛好,交際活動頻繁,他很不喜歡,但又無力阻止,他們的感情越來越疏遠了,婚姻已經出現了危機,他為此感到很痛苦,對婚姻不 再抱任何希望。陳麗很同情他,也述說了自己的婚姻,與丈夫兩地遙望的相思之苦。

他們談的很暢快,直到十二點了,男人站起身禮貌的要送陳麗回家。他們漫步在街上,又聊了很多關於婚姻、家庭、愛情方面的話題。到了陳麗家的門口,兩個人默默的站了一會,男人深邃的目光注視著陳麗,陳麗感到心速加快,心砰砰的跳著。

「我走了,你進去吧!和你聊的很愉快,謝謝你陪我度過一個難忘的夜晚。再見!」男人微笑著,轉身慢步離去。望著男人的背影,陳麗心緒紊亂,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感。她穩定了一下情緒,終於下定了決心。

「唉!你……等等」男人迅速的回過身,飛快的奔到陳麗面前,一把將陳麗擁在懷裡……

「啊……恩……」床上,陳麗盡情的發洩著壓抑已久的激情,男人的頭正壓在她的下身狂吻著。陳麗雙手抓住男人的頭髮,使勁的向下按著,渾身痙攣般的輕扭著,體內熊熊的火焰讓她全身發燙,渾身肌膚變的赤紅,她感覺自己就要被慾望的烈焰所吞噬。

男人感受到陳麗的激情,壓抑不住滿腔的慾火,猛的擡起身,雙手舉起陳麗修長、細嫩的大腿,挺起男人的象徵,對準陳麗的生命之源,猛的衝刺上去。「噢……」 陳麗發出激情的長吟,空虛了兩年的身體一下子變的充實了。感覺到男人的堅挺在自己體內的炙熱,陳麗覺得自己正被它一點點的融化,渾身的氣力消失的無影無 蹤。男人開始了衝鋒,火熱的東西在陳麗體內快速進出著。陳麗下身被摩擦的滾燙,感覺自己分泌的液體越來越多,男人進出越來越容易,速度也越來越快。陳麗下 體傳來一陣陣難言的快感,由點及面,向全身擴散開去,她的大腦也越來越模糊了。

男人的技巧和持久力都很強,他不停的變換著姿勢,有些陳麗和丈夫用過,有些是陳麗從沒見識過的,這新奇的刺激極大的滿足了陳麗壓抑已久的慾望,她暢快的呻吟著,盡力配合著男人的動作,完全放縱自己的身體,投入到和丈夫從來沒有過的激情之中。

男人被陳麗的表現刺激的異常興奮,他使出渾身解數,在陳麗鮮美的肉體上盡情馳騁,把陳麗帶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男人的汗不停的滴在陳麗嬌嫩的身體上,兩人 渾身都被汗水浸透了。激烈的身體撞擊聲使房間裡充滿了情慾的氣氛,陳麗的大腿和床單上到處都是她的分泌物,她的心隨著強烈的生理刺激越飄越高,感覺像飛翔 在無際的天空裡一樣。

終於,男人嘶吼著在陳麗體內深處釋放了自己的精華,疲憊的趴在陳麗身上喘息著。陳麗閉著眼,默默的享受著高潮餘韻的感覺,過了片刻,她翻身轉到男人的身 上,溫柔的親吻著男人的嘴唇、臉頰和寬厚的胸膛。漸漸的,男人感覺到自己正在恢復雄風,他知道陳麗想要的,緊緊抱住陳麗的嬌軀,又發起新的一輪衝鋒……

清晨,陳麗躺在床上看著地上急速穿戴的男人,他們心裡都清楚,一段生命中難忘的激情遭遇就此結束了,他們又恢復到自己的生活軌跡當中,再也沒有任何關係。 男人走後,陳麗走進浴室洗掉身上男人的氣味和痕跡,頭腦變的異常的清晰。在即將出國和丈夫團聚的時候,她第一次與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了關係……

出國的前一天,黃月在家裡設宴為陳麗送行。席間,兩人喝了不少酒,又說又笑,又哭又鬧,黃月的老公勸阻無效,只好自動離席,任她們兩個盡興而為。晚上,黃月留陳麗在家裡過夜,兩人在床上說不盡的悄悄話。

「阿麗呀,這兩年沒有男人的滋味好受嗎?」

「我可不像你,離開男人就活不了!」陳麗輕笑著。

「那你是不是靠手淫解決呀?」

「我才沒你那麼騷!呵呵……唉!咬咬牙就過來了唄!」

「那你沒想過找個男人去去火嗎?」

「說什麼呀?你!」陳麗臉紅著說。

「呵呵!怕什麼?只和一個男人作過愛,你不覺得遺憾嗎?」

「閉上你的烏鴉嘴,越說越不像話!」陳麗心中感到很羞愧。

「哎!那麼痴情幹什麼!你老公在外面的花花世界說不定怎樣風流快活呢,你還為他守貞操?」陳麗默然,心中也有些憂慮。

「你眼看就要走了,不如我給你找個男人快活一下吧!」陳麗嚇了一跳,「好呀!你找吧!我等著!」陳麗笑著,掩飾著心中的不安。

「我老公怎麼樣?讓他給你去去火。」黃月坐了起來。

「你說真的?」陳麗吃驚道,「你好大方,把自己老公讓給別人。」

「你不是要走了嗎,恐怕再也不會回來了,否則我才沒那麼大方。嘻嘻,其實我老公一直把你當成夢中情人呢!」

「淨胡說!」陳麗羞澀道。

「是真的,他跟我說過,哪個男人要是上了你,少活兩年都值呀!呵呵,他還在和我作愛的時候叫過你的名字呢!」陳麗用被矇住頭,假裝不聽她的話。

「陳麗,其實我是想圓了我老公的夢,順便也幫你解決飢渴,這不是兩全其美嗎?」陳麗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她覺得黃月真是幼稚的可愛。

「你同意了!我去找我老公。」

「哎!……別……」陳麗急忙阻止,但是黃月已經飛快的跑出屋去了。

「天呀!她真的要幹傻事!怎麼辦呀?要羞死人了!」陳麗心中焦急,不一會,她聽到有動靜朝這屋而來。她急忙重新掩住頭,避免尷尬的場面。

有人悄悄進來,摸到床邊,鑽進被窩。從呼吸上陳麗可以斷定是黃月的老公阿德,很快她就從自己臀部接觸到的東西證明了自己的判斷。「天啊!真是羞恥!怎麼會 發生這種事?」陳麗心中嘀咕著。阿德的手從後面環抱住陳麗的腰部,輕輕撫摩著陳麗的身體。陳麗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順其自然吧!反正明天就要遠赴他鄉, 再也不回來了。」她放鬆身體,準備在出國前最後享受一下。

陳麗身上的遮飾很快被清除乾淨,赤裸裸的躺在那裡,阿德貪婪的撫摩陳麗柔滑的肌膚,呼吸急促起來。陳麗從臀溝觸到的堅硬感覺到阿德的衝動,「好大!」陳麗 感覺從未接觸過如此巨大的東西,她的心理也感覺到火熱,全身發起燙來。阿德用腿輕輕架起陳麗的一條粉腿,陳麗馬上感覺到粗硬的東西抵上自己的入口,漸漸的 往裡推進。陳麗皺著眉,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一點一點的撐開,一點一點的充實,好漲!阿德的東西真的好大,由於沒有足夠的濕潤,感覺不太好受,她不由輕哼一 聲。

阿德一隻手攀上陳麗的乳房,一隻手扶助陳麗的腰跨,用力前挺著,終於男根全部沒入陳麗體內,兩人同時舒了一口氣。陳麗感到從未有過的漲滿感覺充實著自己, 下身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阿德開始慢慢抽動,「哦……」陳麗難受的皺起眉,阿德感覺陳麗緊緊包裹著自己敏感部位,從未有過的舒爽衝擊著他,好緊呀!他忍不住 情慾的衝動,顧不上陳麗的感受,雙手抱住陳麗,臀部用力開始快速衝刺起來。

「啊……啊……」陳麗受不了他的攻擊,大聲呻吟起來,手向後推拒著阿德的身體。阿德此時已經陷入到肉慾的狂潮,身體象動力十足的機器一樣,拚命的撞擊陳麗 嬌嫩的身軀,陳麗被撞的身軀亂顫,下身陣陣酥麻,漸漸接不上氣來,她感覺渾身痠軟,巨大的衝擊一刻不停的襲在身上,「停……不要……」她低聲的呻吟,漸漸 下體麻木,眼前發黑,終於忍受不住,昏了過去……

她醒來的時候,雙腿被大大分開,阿德壓在她的身上,依然氣力十足的馳騁著。陳麗咬牙忍受著阿德的衝擊,不一會,長吟一聲,身體內分泌出大量物體,癱軟在床 上。「你……你快射了吧!我……我很難受!」陳麗哀求著。阿德聽了又奮力的衝刺幾下後,拔出了他的驕傲,陳麗不由得舒了一口氣,突然,嘴被巨大的漲開、塞 滿,一股難聞的氣味刺激著她的口鼻。阿德挺動臀部抽插著,陳麗還是第一次為男人口交,感覺好噁心,但她知道如果不讓阿德射出來,自己還有難受的在後面,她 強忍嘔吐的感覺,用力吸吮著男人的偉岸,牙齒輕咬著男人的端部。幾分鐘後,阿德的慾望終於在陳麗口中爆發,陳麗疲倦的躺在床上,心中祈禱,終於結束了……

坐在飛機上,陳麗依然感覺到渾身痠痛。想起昨晚的情形,簡直就是一場強姦。「黃月怎麼有個種馬般的老公?也只有她才享受得了吧!」陳麗望向窗外。今天早 晨,她把一封控告局長和白主任對女職員進行性騷擾的檢舉信投到紀檢部門的信箱裡。飛機開始起飛了,陳麗彷彿已經看到了丈夫親切的面容,望著越來越遠的地 面,陳麗心中默默向以前的日子說---再見!…[/hide]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