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強暴表嫂

好不容易挨到放學,莫楓一把拉住正在收拾書包的戴家輝,嬉笑道:「袋鼠,我媽今晚不在家,我沒地方吃飯,去你家吃好不好。」
  戴家輝一臉的為難,嘟囔道:「又去我家吃啊。」
  莫楓推了他一把,喊道:「吃你兩口飯又吃不窮你家,真是,算了,我不去了。」
  戴家輝哪裡不知道這家夥以退為進的德性,無奈的點點頭說道:「去吧去吧,算我剛剛沒說。」
  莫楓這次高興的攬住他的肩膀,笑道:「這才是好兄弟。」
  莫楓的熱情讓戴家輝有點不習慣,但是又感覺到一種很溫暖的友情,打小缺乏朋友的他其實對莫楓的自來熟並不排斥,只知道死讀書的他差不多已經忘了如何與人交往了,莫楓的插科打諢正好讓他感受到了久違的同學友情。
  黃茜默默無聲的收拾好東西走出教室,往一年級英語辦公室走去,戴家輝偷偷的盯著少女纖瘦的背影,心中惆悵無比。
  莫楓在一旁附耳笑道:「袋鼠,你這樣一輩子也追不到人家的,要不週末你約她看場電影如何?」
  戴家輝趕忙搖頭,苦笑道:「你不要害我了,還有很多作業要做呢。」
  「我靠。」
  莫楓無奈的對戴家輝豎起中指,滿臉的鄙視。
  戴家輝習慣性的無視了對方的鄙視,反問道:「你天天自詡的像情聖一般,怎麼也不見你談戀愛啊。」
  莫楓暼了戴家輝一眼,笑道:「你怎麼知道我沒談戀愛?」
  戴家輝疑惑的看著對方,問道:「你談了?我怎麼沒注意到。」
  莫楓嘿嘿的笑道:「你這書呆子,天天就知道讀書,你能看到個屁,而且高中女生太幼稚了,我不喜歡。」
  戴家輝哦了一聲說道:「你交了大學的女朋友?」
  莫楓笑道:「沒看出來你倒有一顆八卦之魂,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著一副老實樣,嘿嘿,如果你敢約黃茜去看電影和逛街,我就告訴你。」
  戴家輝聞言一縮脖子,向前疾走兩步說道:「別別,我不問了還不行嘛。」
  莫楓大笑追上去,說道:「行啊,哈哈,袋鼠,要不要我教你兩招,保準手到擒來。」
  「滾,別汙了我的耳朵。」
  兩人嘻嘻哈哈的一路笑罵,往戴家輝的家裡走去。
  一年級的英語辦公室內,黃茜乖巧的坐在母親旁邊的位子上看書,周圍的老師無不稱讚她乖巧懂事,清秀可愛,她也不說話,只是靦腆的笑著點點頭,眾人都知道這女孩性子淡薄,遂也不以為意。
  過了十來分鐘,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敲響了辦公室的大門,對方慧芬笑道:「表嫂,小茜,我爸喊我們一起回去吃飯。」
  方慧芬手中的筆頓時顫抖了一下,強笑了一下,撩了撩耳邊的頭髮,說道:「小天啊,我知道了,你在學校門口等我們,我們馬上就下來。」
  「嗯,各位老師再見。」
  男生嬉笑著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來人走後,方慧芬把桌面上收拾了下,與同事道聲拜拜便帶著女兒下了樓,剛到二樓樓梯口,就看到小天靠在拐角處笑吟吟的看著自己,笑意的眼神中含著赤裸裸的慾望,讓她的呼吸不由的急促了許多。
  三人上了方慧芬的車上後,小天的手立刻便放到了方慧芬的大腿上,隔著長褲來回的撫摸,嘴裡念叨著:「表嫂,幾天沒見,你更漂亮了。」
  方慧芬強笑了下,說道:「你這樣可是會干擾我開車的哦。」
  「沒事,我對表嫂的技術放心,嘿嘿。」  一邊說,小天的手一邊更得寸進尺的攀上了女人的酥胸,那種沈甸甸的觸感讓他爽的下體頓時硬了起來。
  方慧芬從後視鏡裡看到女兒把頭轉向窗外,心中泛起無儘是酸苦,但是她不敢阻攔少年的任何動作,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在這個家裡,她只是個性奴隸罷了,強自收斂心神,發動汽車,駛入車流中。
  小天也怕被人圍觀,大手從女人的胸部挪開,看著表嫂紅暈的雙頰,他越發的興奮起來,一想到待會這個人前高雅的美婦人,會像狗一樣的趴在地下讓自己任意玩弄,他就感到渾身燥熱,真恨不得現在就把她的衣服扒光,好好的蹂躪一番。
  只可惜,他越是這麼想,反而時間耽誤的越久,城市堵塞的交通讓小車寸步難行,周圍的車流和人流,讓少年蠢蠢欲動的心被無限壓制,急得他渾身燥熱,情難自已。
  在方慧芬的小車被堵在路上的時候,莫楓和戴家輝已經到了家,打開門,戴家輝喊了一聲:「媽,今天莫楓在我家吃飯。」
  莫楓也主動打了聲招呼喊道:「阿姨,不好意思,又打擾你們了。」
  半晌,從主臥室傳來腳步聲,金翠霞在屋內,說道:「是小楓啊,別客氣,你們去寫作業吧,我去做飯。」
  說完,她快步的低下頭走出臥室,進入廚房。
  莫楓換好鞋子,低聲對戴家輝說道:「袋鼠,你媽好像有點奇怪啊。」
  戴家輝想了下說道:「可能是廠裡裁員的事吧,聽說我媽的廠子被香港那邊的人收購了,要裁好多人,我媽中午特地去廠長家問問情況,看樣子,情況不太好。」
  他一邊說一邊搖頭,滿臉的無奈。
  「哦。」
  莫楓點點頭,跟著戴家輝去了他的臥室。
  待兩人進了房間,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金翠霞砰砰跳動的心才稍微鬆了一點,就在一刻鐘之前,她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居然是快遞公司的,她從來沒有收過快遞,非常疑惑的從快遞員手中籤收下一個扁平的包裹。
  到了家裡拆開一看,是一個包裝精美的粉紅色硬紙盒,金翠霞好奇的打開一看,第一眼就呆住了,天鵝絨的襯底上攤著一條白色的女士三角內褲,樣式是路邊攤那種十塊錢三條的廉價貨,既不性感也不舒服,讓金翠霞呆住的是,這條內褲正是那晚被強姦後遺失的那條。
  她下意識的立刻蓋住盒子,有一種想要將盒子扔到下水道的衝動,渾身劇烈的顫抖,差點癱軟在地上,過了幾分鐘,她才膽顫心驚的再次打開盒子,心底萬分希望自己看錯了,這個盒子是寄給別人的,可是第二眼、第三眼,無數眼之後,她絕望了,這條內褲絕對是那晚自己遺失的那條。
  金翠霞用顫抖的手拿起內褲,腦海中如同閃電一般映像出那晚發生的一切,從路上被劫持,到黑暗中的強姦,一幕幕歷歷在目,無盡的羞恥與屈辱從她的內心深 處迸發出來,讓她忍不住掩面而泣,神情恍惚間,連開門聲都沒有聽到,直到兩個少年的呼喚才將她驚醒,趕忙手忙腳亂的將內褲和盒子塞進五斗櫥的抽屜裡,生怕 被瞧出端倪,頭都不敢擡。
  晚上在餐桌上,莫楓和戴家輝苦不堪言,三個菜要麼鹹,要麼淡,米飯還是夾生飯,金翠霞神情有些恍惚,機械的吃著飯菜,好似根本沒注意到可口與否的問題,戴家輝感覺有些丟臉,小聲的說道:「媽,今天的飯菜有點怪。」
  金翠霞聞言回過神,勉強笑了下,說道:「怎麼了?哎,你們怎麼不吃啊。」
  莫楓無奈的看了戴家輝一眼,趕緊低下頭扒了一口飯,一仰脖子嚥了下去,神情痛苦的如同吃藥般。
  戴家輝苦笑道:「媽,你不覺得今天的飯菜有點難吃嗎?」
  金翠霞這才察覺到飯菜的異常,頓時覺得嘴裡嚼的難吃無比,忍不住心頭犯嘔,趕緊捂著嘴巴,硬生生的嚥了下去,抱歉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哎呀,我帶你們出去吃吧。」
  莫楓搖了搖頭,說道:「沒事,能吃飽就行,是吧,家輝。」
  戴家輝苦笑了下,說道:「媽,是不是廠子裡面的事情讓你煩心啊。」
  金翠霞苦笑了下,心想這也是個藉口,於是點點頭,說道:「我沒事,就算不在廠裡做了,我有手有腳,哪裡找不到活計,別擔心了。」
  戴家輝點點頭,說道:「媽,等我大學畢業了找到好工作,你和爸爸就在家等著享清福吧。」
  金翠霞欣慰的笑了笑,說道:「呵呵,那我就等著那一天了,呵呵。」
  因為飯菜的關係,最後三個人出去,在附近的小飯館裡吃了一頓,結果中途莫楓藉著上廁所的機會把錢付了,倒是惹得金翠霞抱怨連連,直怪他人小鬼大。
  這邊三人吃得其樂融融,那邊牛廠長的家裡則是一場淫靡的盛宴,三個男人和三個女人,俱是赤條條的在餐桌旁,女人坐在男人的腿上,大腹便便的牛大林腿上 坐著嬌小迷人的黃茜,滿臉麻子的黃勇腿上坐著冷艷俏麗的牛萌萌,雄壯如牛的牛天祿的腿上坐著成熟美艷的方慧芬,三個女人俱是面頰酡紅,恍若酒醉,毫無羞恥 的用自己的身子摩擦著身邊的男人。
  牛天祿肆無忌憚的摸著表嫂方慧芬的巨乳,34E的渾圓飽滿實在是世間難擋的誘惑,每次摸都有不一樣的感覺,方慧芬的身材極好,典型的豐乳肥臀,腰部纖盈一握,是完美的葫蘆型,讓她擁有著顛倒眾人的驚人魅力。
  牛大林和黃勇的目光也不時的被方慧芬傲人的身材所吸引,不過他們懷中的女人也有著不俗的媚惑,牛萌萌個頭高挑,苗條纖細,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格外奪人 眼球,身材也是玲瓏有致,凹凸起伏,讓人遐想連連,還未成年的黃茜則有著青澀少女的羞澀與甜美,嬌嫩的身子溫軟如玉,青春靚麗的氣息讓人充滿了罪惡的慾 望。
  剛剛的一頓飯吃得香艷無比,三個女人用自己在嘴巴嚼碎了食物,一口一口的喂給身邊的男人,連白酒也是一口一口的含送進男人的嘴裡,導致三個不勝酒力的 女人都一些頭暈,加上到家後吃的慢性迷藥逐漸發揮了作用,此刻三個女人都慾火中燒,拋棄了一切的羞恥心與厭惡感,百般討好,乞求恩澤。
  牛天祿年紀輕,最先忍耐不住,淫笑著在方慧芬的嘴唇上親了兩下,抱起迷離的表嫂,一邊揉著她的大奶子,一邊笑道:「表哥,今天晚上我先拔了表嫂的頭籌,你沒意見吧,哈哈。」
  黃勇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笑道:「知道你小子猴急,你先去吧,我和你爸隨後就來。」
  牛天祿哈哈笑著,抱著表嫂進了臥室,將她整個人摔在床上,方慧芬雙眼迷離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在迷藥的催動下,她根本沒有反抗的意識,反而無比的風騷嫵 媚,柔弱無骨的躺在大床上,雙腿大張,雙手用力揉著自己的傲人的乳球,風騷的呻吟道:「小天,表嫂好難受,你幫幫表嫂好不好。」
  牛天祿得意的笑著,撲到女人的身上,按住她的頭,含住她的嘴唇一陣亂啃,女人也狂躁的抱住對方的脖子,吐出舌頭瘋狂是索吻,唇分之後,兩人的嘴角上還連著晶亮亮的口水絲線。
  面前的女人滿臉的情慾與迷亂,哪裡還有半分平日裡的恬靜淑雅,往日高貴的方老師,此刻不過是一條搖尾乞憐的母狗罷了,一想到這兒,牛天祿就格外的興 奮,這幾年來,他玩過的女人也有十來個,但是最喜歡的還是表嫂,尤其是她穿著白襯衫,黑短裙,撅著屁股趴在講台上被自己狂肏的時候,每次都讓他爽的魂飛天 外。
  「表嫂,過兩天,我們在學校做吧,我實在是太喜歡你在學校裡被我肏到高潮時的模樣了。」
  牛天祿喘著粗氣在女人的耳邊說道。
  方慧芬毫不猶豫的點點頭,此刻時刻,在情慾的催動下,讓她幹什麼,她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更何況在學校做愛又不是第一次,自從牛天祿上了高中以後,她不知多少次在教室、辦公室和教學樓天台上被肏到高潮。
  「謝謝表嫂。」
  牛天祿笑道。
  方慧芬喘著粗氣,迷離著雙眼說道:「小天,嫂子想你了,快點幹我好不好。」
  牛天祿笑著點點頭,說道:「好嘞。」
  說著,他爬下身子,熟練的對準女人淫水氾濫的陰道口,用力一挺屁股,大半根雞巴便直根沒入,刺激的方慧芬情不自禁大聲呻吟起來。
  「表嫂,舒服嗎?」
  牛天祿大力揉捏著女人的雙乳,快速的聳動著屁股笑道。
  「啊啊啊啊,舒服啊,嗯嗯嗯嗯,小天,嫂子舒服死了,太美了,啊啊啊啊,好深,好粗,好長,啊啊啊啊,插到好深啊,好舒服,好爽,嗯嗯嗯嗯。」


方慧芬肆無忌憚的叫起床來。
  叫床聲穿到餐廳,兩個男人對視一笑,不約而同的問起懷中的女人,說道:「想要嗎?」
  黃茜和牛萌萌羞澀的點點頭。
  黃茜脆生生的喊道:「舅公,待會輕點幹好嗎?明天我還要上學。」
  牛大林慈愛的點點頭,摸著少女的頭頂,笑道:「好的,我的小乖乖,舅公會讓你舒舒服服的。」
  黃茜高興的點點頭,只是眼神中閃過一絲無人察覺到的無奈與悲哀。
  牛大林和黃勇各自帶著女人進了房間,只見大床上兩具白花花的肉體酣戰正歡,女人一聲高過一聲的浪叫將他們的性慾推上了高潮,尤其是黃勇,看著自己嬌媚 的妻子被表弟幹得淫叫連連,他頓時興奮到了極點,一把將牛萌萌推到在床上,淫笑著撲上去,笑道:「萌萌,你弟弟跟我老婆,你這個親姐的就替他還這個債吧, 哈哈。」
  牛天祿忙碌中扭過頭,笑道:「表哥,我們來比賽,看誰先射如何?」
  黃勇連忙擺手,按住牛萌萌的腰,撲哧一聲把雞巴插進窄緊的陰道內,快活的扭動了兩下,說道:「臭小子,我才不跟你比呢。」
  說完,轉頭不理會他,專心致志的下享受起胯下的美人來。
  牛大林樂呵呵的看著小輩們自得其樂,拍了拍黃茜的小屁股,笑道:「茜兒,幫舅公再舔硬一點。」
  黃茜乖巧的點點頭,跪在地上,雙手熟練的握住舅公粗壯的陽具,毫不猶豫的張口將龜頭含進嘴裡,靈巧的小舌頭在龜頭和馬眼上來回打著轉,讓牛大林舒服的迷上眼睛,愜意的坐在沙發上,享受著口交帶來的愉悅。
  沒過多久,戰局發生了變化,分別射精後的牛天祿和黃勇各自交換了玩物,黃勇看到妻子的陰唇處不停的滴落著表弟留下的精液,剛剛軟下去沒多久的雞巴頓時興奮的硬挺起來,擡起妻子的大腿,將雞巴抵了進去。
  牛大林也將黃茜嬌小的身子壓在床上,站在床邊,扶著少女的大腿,讓粗壯的陽具不停的在少女緊窄有致的陰道內來回進出,黃茜被幹得淫叫連連,少女婉轉的呻吟如同春藥一般,不停的刺激著三個男人勃發的獸慾。
  之後三人再次交換,牛天祿貪戀表嫂的熟美,再次強佔了方慧芬的身子,牛大林和黃勇則各自進入了自己女兒的身體裡,三個女人的淫叫聲和三個男人的淫笑聲,在春意滿屋的臥室內譜寫出一曲淫靡的家庭亂倫湊鳴曲。
  如果這一幕被戴家輝知道,定然會傷心欲絕,自此對女人就絕望了,他心目中的女神此刻堪比這世上最淫賤的母狗,不過好在他還不知道,此刻他正在忙著完成 作業,莫楓也在一旁,不過他忙著看漫畫,只有當戴家輝寫完了一科作業,他才會急忙拿過來謄抄一番,對此,戴家輝格外的鄙視。
  當時鐘敲響九下後,臥室的門被敲響了,金翠霞旋即走了進來,穿著整齊一副上班的模樣,今天又是一個夜班,自從對車間主任黃勇不假辭色後,她這幾年每晚都是夜晚,有時候大夜班,有時候小夜班,就從未停過。
  「我去上班了,小輝記得早點睡覺,小楓,你今晚留下來嗎?」
  金翠霞含笑問道。
  莫楓搖了搖頭,站起來說道:「那我也回去了,反正該抄的我也抄的差不多了,嘿嘿。」
  說著,他揚了揚手中的作業本。
  聽到莫楓理直氣壯的理由,戴家輝無奈的再次鄙視他,雖然他沒問過莫楓的家世,但看他的穿著用度,家庭貌似是很不錯的,兩相一對比,他更加下定決心發憤圖強,一定要過上人上人的日子。
  金翠霞也很無語,對於兒子的這個朋友,她其實並不放心,原因就是他幾乎沒有什麼上進心,雖然認識時間不長,還不到一個月,卻也知道他只會吃喝玩樂,活 脫脫一個紈褲子弟,好在品行還不錯,加上兒子也說在學校裡幫助他不少,遂也就沒多說什麼,加上他除了不喜歡學習外,其他方便都還不錯,尤其是口才好,又很 有幽默感,來吃了幾次飯後,自來熟的性格也讓金翠霞對莫楓有了幾分好感,也便不願多說,反正看樣子他家境很好,不用像自己這種普通家庭整天忙碌。
  「那跟阿姨一起走吧,這裡晚上黑燈瞎火的,走路不安全。」
  金翠霞接口道,說話間,她想到那晚發生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缺乏底氣,心想有人陪著走一段也好。
  莫楓點點頭,對戴家祥說道:「嘉祥,那我走了,你好好學習啊,哈哈。」
  有金翠霞在場的時候,他從來不喊戴家祥的綽號。
  聽到莫楓裝模作樣的語氣,戴家祥連連揮揮手,說道:「走吧走吧,媽,你路上小心點。」
  莫楓接口道:「你放心,我送阿姨到廠門口。」
  兩人說笑間出了門,各自騎著自行車,有了莫楓在前面開路,這一段路讓金翠霞走的安心了許多,原本是想在路口分開的,結果莫楓非要堅持送金翠霞去紡織廠,金翠霞推辭不掉,只得允下。
  路上無聊,金翠霞便問道:「小楓,你這樣整天遊手好閒,長大以後怎麼辦啊。」
  莫楓笑了笑,說道:「阿姨,我也不想啊,只是我對學習實在沒什麼熱情,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金翠霞無奈的苦笑道:「那你這樣,你父母難道不失望嗎?」
  莫楓頓了頓,看了一眼金翠霞,說道:「他們沒空管我。」
  金翠霞從少年的聲音中聽出幾分無奈與憤懣,頓覺失言,有心想問,但是感到兩人的關係怕是不足以去問別人的家庭隱私,遂也沒有張口。
  兩人默默的騎車過了一個路口,莫楓突然開口說道:「阿姨,我要是說我初二之前一直都是學校第一,你信不信。」
  金翠霞減緩車速,看著少年淡然中藏著落寞的神情,心中沒來由的一緊,莫名的點點頭,說道:「我信。」
  「謝謝。」
  莫楓做了一個勉強的微笑,緩緩的蹬車說道,「兩年前,我父母離婚了,也是從那天起,我才知道我是個私生子,嘿嘿,喊了十幾年的老爸原來不是我老爸,哈哈,真是一個很有趣的笑話哈,哈哈。」
  莫楓雖然在笑,但是卻比哭聽起來更難受,金翠霞側臉看向對方,只見在路燈的照射下,少年的臉上隱隱滿是淚痕,往日俊朗陽光的少年,瞬間變的黯然神傷,讓她看得莫名心碎,還沒待她從這種心境中拔出來,突然聽到莫楓大喊道:「小心。」
  金翠霞猛然一驚,回過神來,才發現前方數米外,一個沒有了窨井蓋的下水道口大開,而她的車輪正筆直的衝向下水道入口。
  金翠霞驚慌一下,趕緊捏剎車,不過她的自行車已經有五六年的歷史了,前後輪的剎車修過壞,壞過修,折騰了幾次已經沒法修了,此刻又是下坡,車速較快,驚慌之下,她根本來不及躲閃,眼看著就要一頭栽進去。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要栽進去的剎那,金翠霞的一聲尖叫都提到了嗓子眼時,猛然感到身子一緊,一個結實有力的胳膊將她抱在懷中,向前一撲,一陣頭暈目眩後,就聽到重物落地的沈悶撞擊聲,而自己除了有一些震動感和眩暈外,身子卻不感覺到疼。
  還沒待金翠霞反應過來,就聽到耳邊傳來莫楓的聲音:「哎呦,疼死我了。」
  眩暈感轉眼即逝,金翠霞這才發覺自己被莫楓抱在懷裡,顯而易見,剛剛是莫楓衝過來救了自己,若不是他伸手敏捷,此刻摔倒在地的必然是自己,而且恐怕是要摔得頭破血流,心下不由大為感激,趕忙說道:「謝謝你,小楓。」
  莫楓苦笑道:「我沒事,阿姨,你沒摔著吧。」
  金翠霞點點頭,說道:「嗯,我沒摔著。」
  莫楓說道:「那就好,阿姨,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
  「什麼事?你受傷了嗎?我送你去醫院。」
  金翠霞焦急的問道。
  莫楓笑道:「不是,不是,我就後背撞了下,沒關係,平時打球經常摔,早習慣了。」
  「那是什麼事?」
  金翠霞疑惑的問道。
  莫楓不好意思的說道:「阿姨,你要是沒事的話,能不能從我身上起來,這麼壓著被人看到了不好。」
  金翠霞這次回過神來,注意到此刻還躺在少年的身上,不由羞得滿臉通紅,嘴裡卻說道:「小鬼頭,阿姨都可以做你媽了,有什麼好顧忌的,人小鬼大。」
  話雖這麼說,人卻趕緊站起來,躲著路燈的燈光,將莫楓扶起來。
  「你怎麼樣?有麼有哪裡疼?真的不要送醫院嗎?」
  金翠霞關切的問道。
  莫楓揉了揉肩膀,嬉皮笑臉的看著金翠霞說道:「真的不用,就手背擦破了點皮,衣服擦破了而已,謝謝乾媽關心。」
  金翠霞聞言一愣,不由的問道:「你喊我什麼?」
  「乾媽啊,乾媽你剛剛不是說做我媽的嗎?」
  莫楓擺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小聲的說道。
  看到少年傷心黯然的模樣,想到他家庭破裂,金翠霞不由的心軟,輕笑道:「你這孩子,就會打蛇上棍,那你以後可要乖乖的聽乾媽的話,努力學習,不要讓乾媽失望。」
  莫楓摸了摸鼻子,懊喪的說道:「我儘量努力吧,嘿嘿,乾媽,如果我成績好了,有什麼獎勵沒?」
  金翠霞掩嘴笑道:「你這壞孩子,學習是為了你自己好,還要什麼獎勵啊。」
  莫楓使勁搖了搖頭,說道:「我可不是,我可是為了乾媽開心才努力學習的。」
  金翠霞笑道:「真淘氣,那你想要什麼獎勵。」
  莫楓想了想,說道:「我只希望乾媽能待我好,把我當成親生兒子一樣。」
  金翠霞一愣,她沒想到莫楓居然提出的是這麼一個願望,看到少年眼神中的希冀,心中頓時痠軟,想來他也可憐,父母離異後,怕是極度渴望家庭的溫暖吧,怪 不得他喜歡來自己家裡吃飯,怕也是這個緣故,想體會家庭的溫馨,於是認真的點點頭,說道:「我答應你,即便你學習不好,你也永遠是媽的好兒子。」
  莫楓頓了頓,一下子撲進金翠霞的懷裡,深情的喊了一聲:「媽。」
  「哎,兒子。」
  金翠霞也被這一聲呼喊喚醒了氾濫的母愛,寵溺的輕撫著莫楓的頭頂,心下感慨萬千。
  寂靜的馬路上,兩輛摔倒的自行車旁,路燈的照射下,兩人仿若久別重逢的母子一般深情相擁。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