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的最原始的快感

話說那天,我們去KK瘋了一個晚上,我們在KK跳時,有幾個很斯文的年輕小夥子趁我上廁所時,跑去跟她搭訕。對了,忘記了介紹她的名字,她叫做筱嵐,我都 叫她嵐,她也很大方的就和她們聊起天來,原來他們還是她學校的學長,於是在我出來時,就很自然的跟他們聊起天來。這時,我就已經發現,他們一夥四個人,眼 光都離不開小嵐,在她的身上飄來飄去。嵐穿了一件黑色短裙,黃色緊身衣,還露出了一截肚子在外面,這些都不打緊,我覺得最吸引人是她除了裙子短,腿長外, 他穿了一雙高跟的涼鞋,綁在腿上的細線,外露修長的腳趾,透露出一股無法言語的性感,再加上她的舞姿,含蓄卻又撩人,她總是那麼輕微的擺動著她的雙臀,但 那姿勢和表情卻又如正在享受最愛的快感一般,或許是她練過爵士舞吧!所以動作是那麼的細緻……

就在我們要離開KK的時候,我又尿急起來(可能啤酒喝太多了),所以先跑去上了一次廁所,在回來和他們告別;在開車前往UP的途中,嵐告訴我,他們之中剛 剛有人說她很性感,不應該跟我這種土豹子在一起,還用手肘輕輕碰了她的胸部,然後輕輕愛撫她的臀部,她很生氣,但是想說要走了,所以就算了;我還安慰她, 這種事是因為她太有吸引力了,才會讓別人失控,她應該要驕傲才對……

到了UP,跳沒多久,我們赫然發現他們四個也到了,心理奇怪,他們怎麼會知道我們要來這,他們說是本來就要來看SHOW的,我想也有道理,我們能這樣趕 場,難道別人不行嗎?所以也就不以為意,不過這次由於之前KK的事,我和嵐決定不和他們坐一起,在加上UP有一堆我的朋友,所以閒聊幾句之後,我和嵐就回 到我的朋友中去了。在UP跳舞時嵐一直跟我抱怨,他們那四個的眼光很無理,我也不以為意,叫嵐不要在意,後來也就相應不裡了。

一直跳到了淩晨4:00左右,我想該走了,於是我那群DJ朋友就和嵐離開UP,我們討論了一會,決定到大澳門看夜景,打發這兩個小時,順便休息一下。(其實我是比較想直接去回家的,可是嵐想吹吹風,所以我想,在車上也不錯……)

到了大澳門,我們把車停下來,就下車往涼亭走去,就是一塊平坦的草皮,而這裡知道的人很少,我們就坐下來,東聊一點,西扯一點,從學校發生的事到娛樂新聞,社會事件……

從月光下看嵐,又是另一種風情,慢慢的,我摟著嵐的手,緩緩移向她的腰際,另一隻手輕撫嵐的秀髮,雙眼直視嵐清澈的大眼睛,然後輕輕的吻了上去,我的舌教 纏著她的舌,輕撫秀髮的那隻手移到她的耳垂,輕輕的,用指甲括她的耳垂,還有她的粉頸、上臂、腋下,還有她的乳房四周,她的背部;而原本放在腰部的手早就 在她的臀部、大腿外側遊移,最後停在大腿內側的敏感部位四周,輕輕的揉、捏……

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一陣風聲,於是本能的反手一擋,是一根木棒;襲擊的人似乎驚訝於我的反應,呆立在那,我一看,原來是那四個人。

「想幹什麼!」我怒斥。

裡面看起來有一個頗壯碩,另一個帶著金邊眼鏡,非常得瘦,不過很高,有185公分,剩下的兩個並不足為懼,一個拿著木棒,一個站在遠方,好像不敢過來,不過他非常的瘦小。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帶眼鏡的說話了,剛剛在KK就是他摸嵐的。

「大家都是讀書人,你們冷靜點,不要自毀前程。」我說。

「冷靜?就是你馬子太騷,害得我無法冷靜,叫她讓我們爽一爽就沒事啦,呵……」壯碩的運動員說話了。

我再也忍耐不住,首先向運動員發難;運動員轉眼間就被我打倒在地上,於是轉身走向嵐,牽著她要離開.回頭一看,眼鏡仔不知何時已經往遠處跑去了,我也不想 追他,於是轉身就走;忽然聽嵐一聲驚呼,我感覺到雙腳一陣巨痛,立足不住,軟了下去,回頭一看,是那個最不起眼的矮個子的一棒,(失算了!)「嵐!快 跑!」

我掙紮著爬起,雙足站不太穩,我斜眼一瞥,嵐還在身後。「快跑,我打不過他們!」

「可惡!」忍著疼痛,我施出全力的一擊,眼看著他身一蹲,躲過了我這一拳,我就知道我完了,隨著後頸一痛,我失去了知覺……

「不要!住手啊~~」

我被一聲尖銳的叫聲喚醒,掙紮著想起身時,發現雙足雙手都被反綁,固定在木棒上,映入眼中的是我最怕的畫面:運動員和拿木棒的小子一個人壓制著嵐的雙手, 另一個壓著她的腳踝,嵐正死命的掙紮著,而眼鏡仔正用淫蕩的眼光盯著嵐的大腿,而那個矮個子卻只是表情木然的站在一旁,似乎這一切和他無關。

「嗯,真是漂亮,我搞過這麼多美女之中,你算最令人失控的了;不過,放心吧,我一定讓你爽到極點的……」

只見那眼鏡仔拿出一罐瓶子,裡頭裝了一些膠囊似的東西,「呵……這是從非洲土著要來的藥方喔,絕對棒的,來吧!」

說完就捏著嵐的鼻子,強迫她吞下兩顆,然後蹲在藍的旁邊,開始脫下嵐的衣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將嵐的緊身衣脫下,嵐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紅色,半罩的胸 罩,剛剛好大小,勻稱的胸部,眼鏡仔一看到,眼睛亮了起來,旁邊壓手的兩個,早就在滴口水了,而本來事不關己的的矮子,也不禁看了兩眼。

就在這時,我赫然發現,眼鏡仔所蹲下的位還有他們壓制嵐的位置,都恰恰好能讓我完整的看到每一個姿勢,和嵐的表情,眼鏡仔看了看表,「下了兩倍的藥量,應該快了。」邊說話邊從容的脫下自己的衣褲,露出他乾瘦的身材,和異於常人的大老二。

就在眼鏡仔脫光之後,他又動手脫嵐的裙子,找到了拉鏈,一拉,嵐的短裙就應聲而下露出修長的粉腿,細緻的肌膚,在在憾動著在場人士的目光。「真是極品!」 眼鏡仔喃喃的說著,雙手開始撫摸起嵐的耳朵,而另一手撫摸嵐的上臂,我不能不說他的技巧很高超,他用非常輕的動作,括著嵐的耳垂和上臂,然後慢慢的遊移 著,一手從耳垂移下輕輕的撫摸的頸部,另一手往胸部走去,卻又繞過它,再從深溝中撫摸而下,解開胸罩的鈕子,緩緩的脫下胸罩,像在和情人做愛般。

嵐的臉這時泛起了紅暈,從她的表情知道她仍在抵抗,雙眼瞪著眼鏡仔,但紅暈卻不斷擴大,顯示藥效正逐漸發揮效用,而從嵐身體的扭動有可以看出,嵐的力氣這 在一點一滴的失去,就在這時,眼鏡仔突然低下頭去,親吻嵐的粉頸,然後用舌頭舔起來,從乳溝向下到乳房下方、腋下,再繞回到頸部,他就是避開乳房不親;另 一隻手在大腿上撫摸,一下又用力柔捏她的大腿內側,一樣避開嵐的秘密部位。

就在這時,嵐已經幾乎全身赤裸了除了穿著一條底褲之外,而我也發現,嵐底褲的中央,正逐漸濕了,眼鏡仔的愛撫很有耐性,足足持續了15分鐘。就在眼鏡仔不 斷的愛撫下,我發現嵐的動作漸漸停了下來,不再掙扎,偶爾還會順著眼鏡仔的愛撫扭動腰部,看來嵐已經有性慾了,她只是在不斷的強忍之中,不知道何時,她的 堤防會崩潰……

眼鏡仔似乎方現了這點,於是他更好整以遐的挑逗著嵐的每一根神經,挑起嵐的情慾洪流,嵐似乎還在不斷的強忍著,她的眼神開始渙散了,但是從她用上排的牙 齒,咬住下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看來她的理智還在,並且正努力的搏鬥著;可是殘忍的眼鏡仔,不給她任何的喘息機會,在她的耳邊吹氣,並用下流的言語挑 逗她:

「寶貝,很爽吧!你看你的腰扭成這樣,看看你,哇~~~都濕成這樣子了啊,真是好色!」

「你……你亂說……啊~~」就在嵐忍不住而辯解時,眼鏡仔的嘴吻上了乳尖,另外,在大腿內側撫摸的雙手,也同時準確的覆蓋在嵐的陰部,突如其來的襲擊,加 上嵐正在說話,在來不及閉上嘴巴的同時,歡愉的聲音已經流洩而出,叫出聲的嵐警覺後立刻將嘴閉起來,但眼鏡仔並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她:

「我從KK那摸你時,就知道你是一個敏感的蕩婦了,你看,不是爽的叫出來了嗎?還要否認!」

滿臉通紅的嵐不敢再回話,只能繼續緊閉著嘴,咬著下嘴唇忍耐著。眼鏡仔開始對嵐的陰部展開攻擊,雖然隔著內褲,但他的手指準確的在嵐最敏感的小豆子附近劃 著圓圈,一圈一圈,不急不徐,彷彿永無止境似的,不斷的劃著……終於,嵐的臀部輕微的擡起又放下,這細小的動作逃不過眼鏡仔的法眼:「唷,有感覺了 喔……」一面揶揄著,眼鏡仔依舊不停的劃著,再劃著,而嵐擡起屁股的動作也漸漸多了起來,動作也愈來愈明顯。

最後,她的屁股整個離開地面在空中晃動著,而她的眉頭緊皺,牙齒咬的更用力了,整個身軀已經泛起一種嬌艷的粉紅色,這是我和她之前做愛所沒有的情形,而眼 鏡仔仍然在挑逗著她,還是不碰觸陰蒂,只在整個陰部遊移,此時嵐的呼吸已經非常的急促了,她開始長長的深呼吸來紓解忍耐到極點的神經。而眼鏡仔發現了這 點,露出了勝利的微笑:「你忍不住了?叫吧!」

嵐只是不斷痛苦的搖頭。「是嗎?你真是倔強,好,讓我來幫你吧!」就在嵐呼出一大口氣,正要吸氣的同時,眼鏡仔看準了時機,用中指和食指,輕輕的夾住了陰蒂,輕柔的對它按摩,撫摸……

「啊~~不要,唔……嗯……啊~~啊~~~~」

嵐萬萬沒想到,她的對手是如此厲害,她所有反抗的招數都一一被破解,連最後也忘情的叫出聲了,這一個打擊,使嵐徹底的崩潰了……

「啊~~喔~~啊……嗯……」嵐扭動著身軀,不停的叫出聲音。

「對嘛!就是這樣!爽就要叫出來嘛!再大聲點!」眼鏡仔勝利的對著我微笑,我則回以忿恨的目光。

「不要恨我,你看你馬子,她也爽成這樣!不信?我告訴你,我會讓她開口求我幹她!」

「不可能!」我大聲的叫著,我相信再怎麼樣,嵐也不可能作出這種事。

「是嗎?好,如果她不求我,我就不幹她!」眼鏡仔說完,便再也不裡我,全神貫注在嵐的身上……

「嵐,想不想做愛,嗯?」眼鏡仔溫柔的對嵐說道。

嵐全身已經香汗淋漓,而身體也隨著眼鏡仔的愛撫而擺動,但是她殘存的理智與堅持仍讓她搖頭。

「你聽到我的話了是吧?沒錯,只要你不求我,我就不幹你,你就沒辦法得到我的大雞巴了喔!如果你說好,我就會用大雞巴搞你,讓你爽到天邊喔……」

眼鏡仔說完,那隻手突然停止愛撫嵐的陰蒂,嵐感覺到了,睜開眼看著他,我看到嵐的眼中充滿了慾火,她的眼睛半開半閉的看著眼鏡仔,眼鏡仔開始動手解決嵐身上最後的那件,而嵐也任由他脫去她最後的防線。

「跟我做愛,好嗎?」

嵐半開半閉的雙眼開始恢復神智,因為眼鏡仔停止對她的刺激,但是她卻很明顯的,全身都很需要愛撫,她的身體此刻非常需要慰藉,終於嵐開口了:「不要!你這個王八蛋,你給我滾!」

眼鏡仔依舊老神在在:「沒想到你這麼堅強,可以克服藥物對你的控制,不過,呵~你今天是我的!我還有絕招沒用呢!」

嵐早已無力掙扎,只能任由眼鏡仔將她躺平,蹲在她雙腿間用手撥開她的大腿,然後將嘴唇湊上嵐早已濕透的花瓣,盡情的吸吮著;就在眼鏡仔舔上嵐的陰部時,嵐 又掉進了慾望的深淵,她忍不住將腳夾緊眼鏡仔的頭,把整個陰部往眼鏡仔的臉上靠,而眼鏡仔依舊不急不徐的,舔遍整個陰部,再用牙齒輕輕的含咬住陰蒂,嵐的 下身禁不住抖動起來。

「啊~~噢~~哈……」嵐整個人已經無意識的在喘著氣了,在眼鏡仔的攻勢下,嵐往高潮的峰頂邁進,眼鏡仔放棄了美妙的小豆子,改用嘴唇在陰道口四周,以繞圓圈的方式快速的舔著,這更增加了嵐的焦躁感,嵐開始自己快速的矲動腰肢,想要尋求高潮。

而就在她快要到達的前一刻,技巧高超的眼鏡仔停止了一切的挑逗,將頭離開了下半身,移到嵐耳邊:「想得到高潮?」

「親我!」說完不容嵐反應,便覆上了嵐的雙唇,撬開藍的牙齒,舔吸著她的津液,並用他那巨大的龜頭抵著嵐的花瓣,輕輕揉揉的摩擦,有時龜頭尖端進去了一點,卻又馬上出來。

「跟我做愛,好嗎?說好,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只要說『好』。嗯?」

「不要……不要……」嵐仍然在做最後的掙扎。

「小傻瓜,你今天已經是被插定了,你看,我的龜頭已經進去了,只要你說好,說吧!」

「不……絕不……」

眼鏡仔的耐性,真的是沒人可比,他再從頭開始,吸吮乳尖、愛撫腳趾、膝蓋、屁股,嵐全身的性感帶,而且適用嘴和舌,不停的挑逗著。最後,他又來到了陰部, 這次,他用舌頭舔進了陰道,找到了G點,使它變硬,同時用大拇指愛撫陰蒂,就在嵐快高潮時,再次退開,然後再次重複。如此三個循環下,足足做了半個小時, 最後,他看看嵐,已經完全的失神了。

他再次的用龜頭頂著陰戶,輕輕的咬著嵐的耳垂:「給我,好不好?好嘛~拜託啦……」這次他用類似情人求愛的語氣,終於嵐點了點頭:「嗯……」

「什麼?『嗯』是好還是不好啊……」眼鏡仔知道,已經開了的心防,是不會關上的,於是更進一步,要更露骨的答案。

「好……」嵐好像在夢囈。

「好就是要跟我做愛囉?」眼鏡仔實在太厲害了,他知道嵐已經受不了了,才會藉由他軟化的語氣,給自己一個台階、一個理由。但是,其實她已經想要被插、想要高潮想瘋了。

「對……嗯……」嵐有點忍不住的,用屁股往上頂,但眼鏡仔早就順著往後退,不讓自己進入。

「那麼你要說:『我想跟你做愛』才行。」眼鏡仔現在的目標,就是化被動回到主控,看來,嵐是沒有抵抗能力的。

「過分……不要……」嵐的家教讓她無法主動要求。

「快說!……」眼鏡仔用高速使龜頭在陰戶上摩擦,使嵐快感升高,卻無法獲得滿足。

「我……我想……跟……做愛……」嵐含糊不輕的說著,但這一出口,就已經輸了……

「什麼?你說啥啊?」眼鏡仔繼續挑逗嵐。

「我……想跟你……啊!~~」就在嵐說到一半的時候,眼鏡仔突然狠狠的插入,然後只見他慢慢的拔出來,之後再緩緩的插進去,只插入三份之一,又拔出來。他擡起頭,以勝利的眼光看著我:「還有呢!好戲在後頭!我想,你以後再也無法滿足她了!」

的確,眼鏡仔的老二真是我見過最大的,足足有25公分以上,所以他雖然只進去1∕3,也已經帶給嵐莫大的快感了。只見嵐雙手抱著他厚實的背,雙腿也盤起, 夾緊他的腰,臀部隨著他每一次的插入,前後的擺動著。眼鏡仔九淺一深,高超的房中術,吊足了嵐的胃口,也使得嵐更加的淫蕩、忘我……她激情的追求著快感、 高潮的來臨。

眼鏡仔看見已經時機成熟了,他開始衝刺,用他碩大的陰莖刺進嵐的體內,再狠狠的拔出,就在眼鏡仔刺了5、6下時,嵐的雙腿張開到最大,腰部用力挺起,我知道她要高潮了,而這時眼鏡仔說話了:「喜歡嗎?」

「嗯……」

「『嗯』是什麼意思?」

「……」

「不說清楚我要停下來囉……」說罷眼鏡仔便放慢速度。

「不要!」

「什麼不要?」

「繼續……」

「繼續什麼……」

「繼續……做啦……討厭!」

「呵……小可愛……你要說『幹我』才要繼續……」

「好啦……繼續幹……討厭鬼……」

「呵……幹誰呀?」

「你……幹我啦……」

「你是誰啊?」

「我叫筱嵐……」

「我叫國棟,你愛不愛我……」

「愛……」

「不行,你要加名字。」

「啊~~筱嵐愛國棟……」

「愛不愛我的雞巴?」

「愛……」

「說啊!」

「筱嵐愛國棟的大雞巴……求你,快幹我!」

「好……哈哈哈~~……」

他用他的大雞巴開始做最後的衝刺,一下快過一下、一下猛過一下,瞬間,嵐就爬上了高峰,而眼鏡仔依舊持續衝刺,嵐接著第二次、第三次的高潮襲來,只見她嘴角微笑,妙目半閉,配合著瘋狂的叫聲,扭動著惱人的腰肢,夾緊她修長的粉腿,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眼鏡仔的插入。

這時,眼鏡仔突然慢了下來,「我們換個姿勢吧!」他說。

嵐順服的轉過身坐在眼鏡仔的上方,用她纖細的雙手,扶正眼鏡仔的大欣賞,對準自己的洞口,緩緩的坐了下去。眼鏡仔的欣賞真是大,嵐馬上感受到摩擦的快感,整個身子往後仰,發出類似吼叫的聲音:「啊~~噢~~噢……哇……」

眼鏡仔只是偶爾向上挺幾下,其他的,都是嵐在主導。看來,她的淫獸已經完全釋放了。

眼鏡仔休息了幾分鐘後,又換一種姿勢,這個人真是個中好手,他一連換了十幾種姿勢,嵐得到的高潮次數也早已數不清,平均每種姿勢就有三次高潮。

眼鏡仔的體力很好,一直操了她兩個多小時,才將精液射在嵐的體內,並將欣賞抽出來,放在嵐的眼前,而嵐竟然自動的舔起來,還包括睪丸、屁眼也都一率舔乾淨……

之後,我在醫院躺了一個多月,雙腳被掃斷而上了石膏,期間,嵐也持續的在醫院陪我。對於那晚的事情,我倆很有默契的,誰都不提,雖然常常在我們的對話中, 常常會有異常的沈默,但是兩人總是很有默契的找話題帶開,也因此,我一直都沒有發現,在嵐的眉目間有著一股深深的哀愁,以及一些隱藏的心虛表情。後來,我 才知道,就在我住院期間,我就失去她了。

事情發生在一週後。

那天,嵐終於下定決心,面對陽光,恢復到學校上課的日子,卻沒有想到,地獄正等著她踏入。那天她最後一堂課是下午三點結束的,就在她步出教室時,遇上了她最不想看見的人,她怎麼也沒想到,這人竟可以無恥到這地步,做了這件事後,還敢到教室來找她。

門外眼鏡仔正用邪邪的眼神看著嵐:「嗨!終於出現了,想我嗎?」

嵐震驚了一會兒,馬上回過神來:「你離我遠一點,不怕我告你嗎?」

「哈!你敢?」眼鏡仔囂張的笑著,彷彿沒有人可以制止他似的,「你看看這是什麼?」

眼鏡仔手中拿著一寫東西,看起來好像是,照片?!不可能,記得那晚沒有拍照……嵐驚慌的想著,可是腦中卻亂成一片。「拿來!……」嵐一說完就伸手去搶,可是眼鏡仔卻馬上把照片收了起來。

「你想怎樣?」嵐憤怒得聲音都有點發抖,應該說也有點害怕吧!

「這裡人那麼多,我可沒笨到在這裡談,要就跟我走!」

眼鏡仔話一說完,就往校門口走去,嵐只好在後面急急忙忙的跟著。眼鏡仔出了校門口,就往文華路里面走,到了一棟大樓的中庭才停下來往後看,而嵐不想跟得太 近,始終離眼鏡仔十步左右,眼鏡仔一看,便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內走。走到了一座電梯前,按開了電梯的門,毫不遲疑的進去,嵐也只好進去。

眼鏡仔將嵐帶到八樓的一間套房內,便自顧自的坐在沙發上,嵐跟在後頭進門,並沒有把門關上,而眼鏡仔也沒說什麼。這時,嵐便跟他要照片:「照片還我!」

「還你?憑什麼說這是你的?是你的照相機?還是你的底片?」眼鏡仔邊說邊將照片丟在桌上,同時起身往沙發後的酒櫃走去,嵐見狀便趕緊跑過去拿起了照片,可 是卻赫然發現,裡面只是幾張風景照!發覺不對勁的嵐,回頭一看,便看見眼鏡仔站在門口,用鑰匙將安全門反鎖,同時露出了他那邪惡的笑容:

「小美人,我就是太想念你了,所以要再跟你來一次!」

「你這個卑鄙的小人!」嵐一說完,便往眼鏡仔衝了過去,但眼鏡仔對付女人的經驗是何等老到,三兩下就把嵐壓在下面,同時開始剝嵐的衣服。這次眼鏡仔非常的粗魯,他用力的扯下了嵐的衣服,又在嵐的肚子揍了兩拳,在嵐喪失抵抗能力時,一併脫下了嵐的牛仔褲。

眼鏡仔脫下了嵐的牛仔褲之後,便將身體壓在嵐的身上,並迅速的脫下自己下半身的衣物,只見他雄偉的男根已經勃起;眼鏡仔脫下自己的褲子之後,便先用右手將 嵐的雙手固定住,並用右膝將嵐的雙腿頂開,下半身裸露在外的嵐更加大力的掙扎,無奈眼鏡仔的力氣實在很大,而他也不知制服過多少女生,對這種事早已駕輕就 熟,嵐的掙扎對他根就無任何效力……

嵐忽然覺得一個灼熱的東西頂著自己的下體,更加驚慌的努力扭動下體,避免被侵入,但是眼鏡仔卻並不急著侵入,只是用空著的左手撫摸著嵐的腹部,而他的嘴也開始攻擊嵐的脖子和耳朵,同時,撫摸腹部的左手開始從衣服的下襬入侵,往胸部上移。

警覺到眼鏡仔意圖的嵐,掙扎的更激烈了,卻也更耗體力了,在一陣激烈的掙扎後,嵐的動作漸漸小了下來,眼鏡仔知道嵐快要沒有體力了,於是又用下體戳著嵐的 陰戶,嵐一驚之下,又沒頭沒腦的瘋狂扭動起來。眼鏡仔就這樣重複幾次之後,左手終於到達了嵐的乳罩下緣,而嵐只能像徵性的擺動一下身軀,眼鏡仔發現事情在 他計算之中,便開始了下一步驟。

他的男根在嵐的陰戶摩擦,很快的找到入口,眼鏡仔毫不遲疑的一插到底,嵐驚呼一聲,知道又被姦淫,眼角流下了淚水。進入後的眼鏡仔並不立即抽插,反而放開緊箍嵐的右手,將嵐上半身的衣物撕去,露出了白色的蕾絲胸罩。

眼鏡仔繼續一把扯掉胸罩,兩手將嵐的手臂往上撐,開始用嘴去攻擊腋下,嵐平常因為很敏感,所以很怕癢,一股搔癢感從腋下蔓延至全身,身體又開始扭動,想要 避開眼鏡仔的嘴,而這正在眼鏡仔的預估之內。插入陰道內的男根,故意不動,就是要轉移嵐的注意力,並且等待陰道的潤濕,而在嵐扭動身體時,陰道自然與入侵 的異物小幅度的摩擦,乾燥的陰道自然的分泌潤滑液保護自己,而嵐在注意力轉移後,陰道的痛楚自然減低,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正在自然的變化中。

眼鏡仔舔了一段時間後,發現陰道漸漸濕滑,便在嵐扭動時,輕微的使一下腰力,慢慢加深陰道與男根摩擦的幅度,受到刺激的陰道分泌的潤滑液更多了,眼鏡仔的動作也開始慢慢加大起來……

嵐忽然發現眼鏡仔已經開始抽插自己時,身體的扭動好似正配合他一般,於是停止扭動,但是為時已晚了,陰道已經充份的濕潤。而眼鏡仔也停止了攻擊腋下,雙手 握住嵐的乳房,嘴開始吸吮起乳頭來。完全濕潤的陰道,在眼鏡仔巧妙的腰部運動下,開始傳來異樣的感覺,嵐一面想抑制這種感覺,一面心中不免震驚,怎麼會突 然有快感?難道自己是天生的蕩婦?

而眼鏡仔亦不放過羞辱她的機會:「有感覺了吧?我就說你有淫蕩的天份,看吧……」

眼鏡仔一面說一面不急不徐的挺動腰部,準備開始營造嵐的快感,再一舉征服胯下這個頑強的美女。嵐不斷的抑制陣陣愈來愈強烈的感覺,但注意力放在那的結果,反而使得感覺更加明顯,眼鏡仔每一次美妙的運動,都使自己想要歡呼出聲……

眼鏡仔就這樣抽插了一陣,開始慢慢的加快速度,當他發現嵐的腰部已經完全迎合自己的動作時,便突然的停下動作,開使用雙手和嘴愛撫嵐的全身,然後再慢慢的 開始挺動,有時還完全的退出,再重新插入。重複幾次下來,嵐的雙腿終於慢慢的舉起,開始盤住眼鏡仔的腰部,嵐發現自己的舉動,急忙放下雙腿,但眼鏡仔仍不 為所動的重複著一個循環又一個循環的動作。終於,嵐的雙腿緊緊的夾住眼鏡仔的腰部,陰戶也追逐著眼鏡仔的雄偉男根。就在這時,眼鏡仔突然吻住嵐半開的嘴 唇,盡情的品嚐口中的津液,舌頭和嵐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再將其吸吮到自己口中……

「啊……」當眼鏡仔離開嘴唇的瞬間,順勢挺到底,等待已久的花心傳來一陣強列的快感,甜美的聲音終於洩出,嵐的雙手已緊緊攀住眼鏡仔的後背,陰戶流出大片的陰精。原來嵐達到了一次高潮,眼鏡仔快速的退出,馬上又插到底,第二波的高潮接踵而來……

眼鏡仔邪惡的笑著,腰部開始快速的挺動,嵐馬上爬上第三次的高峰。但這次眼鏡仔卻在嵐高潮前停下了所有動作:「還要不要?」眼鏡仔摟著嵐在耳邊輕語。

經歷前兩次美妙經驗的嵐,又被眼鏡仔挑逗到第三波高潮前,腦終只想追求剛才那種美妙的感覺,明知不能說出口,但是已經不能控制自己:「還要……」

「還要什麼?」眼鏡仔淫邪的看著嵐。

此時的嵐,純真的大眼,已經成為半閉的媚眼,全身難耐的扭動。

「繼續嘛~~」嵐就像一個飢渴的蕩婦般哀求著。

「很爽嗎?」眼鏡仔不為所動的追問。

「嗯……」

「那……你要不要做我的馬子?每天都可以享受這種感覺……」

原來這才是眼鏡仔的目的,他要完全征服她,得到這個難得的美女。

「……」嵐下意識知道不能答應,但是想要追求快感的身體使她動搖。眼鏡仔於是繼續插入,但是動的很慢。

「快說呀……」眼鏡仔催促著。

「好……」嵐終於被擊敗了。

「好什麼?」

「我當你的馬子……所以快吧……我還要……」

「哈哈哈~~~~」

終於達到目的的眼鏡仔,將嵐翻轉過來,以後背插入的姿勢開始快速的抽插著,之前強忍的快感也釋放出來,雙手握住嵐的腰部,一下強過一下,一次快過一次,嵐 也像一頭野獸一般,搖晃著滿頭長髮,挺起腰肢。眼鏡仔將雙手移到嵐豐滿的雙峰,用力的柔捏著,兩個人都很激烈,盡情的享受的最原始的快感……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