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姐妹花

姐姐,今年二十四歲,畢業於一所地方師範學院,在中國北方一所小鎮中學教語文,這是一個高中和初中混合的學校,高中有宿捨,也有一部份學生在外面租房子住,學校的升學率很低,管理也很混亂。
姐姐這幾天正為了評職稱的事鬧心,姐姐畢業才只有兩年,雖說學歷夠了,可資歷太淺,但如果學校的先進生產者能選她,那就把握多了。那就全靠校長的推薦了。
剛結婚兩個月的姐姐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濛,彷彿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紗質的短裙,紅色的純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修 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雙白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瓏。一股青春的氣息瀰漫全身,可少婦豐滿的韻味卻讓她有一種讓人心慌的誘惑力。
校長高豹從窗口看見姐姐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
高豹是個色鬼,以前在鎮**作教育助理時就因為和一個要當老師的少婦鬼混,在女人家裡兩人弄上了。那女人把裙子撩起來,趴在床上,高豹在後邊插進去,雙手 把著女人的腰,正「咕唧……咕唧……」地干得過癮時,男人回來了,一敲門,高豹一緊張,一邊往出拔一邊射精了,弄得女人的陰道里、陰毛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 精液。
兩人慌亂地弄好衣服開開門,男人見半天才開門已覺不妥,進屋一瞧,兩人神色慌張,女人的臉紅撲撲的,他不由心裡有些疑心,一轉身,他看見床上扔著一條女人的內褲,沈著臉叫女人和他進了屋裡。
一進屋,當時就急了,他一把撩起女人的裙子,伸手在女人濕乎乎的陰部一摸,在鼻子底下一聞︰「我操你媽!」男人捅到了鎮裡,高豹只好調到了中學當校長。
今天見到姐姐,一個陰謀在他心裡產生了,一個圈套向姐姐身上套來。
姐姐這幾天正為職稱的事情發愁,晚上回到家,姐姐吃飯的時候把單位的事和丈夫說了,可她丈夫根本沒當回事。
姐姐的丈夫王申是在另一個中學教數學的老師,人瘦瘦的,戴著一副高度近視鏡,看上去文質彬彬,倒也有些知識分子的風度,可也有知識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姐姐能評上這個職稱,不屑一顧的說了幾句話,讓姐姐很不舒服,兩人悶悶不樂地上床了。
過了一會兒,王申手從她背後伸過來,在她豐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姐姐身上,一邊揉搓著姐姐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姐姐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舔舐著。
「煩人……」姐姐不滿地哼了一聲,王申已經把手伸到姐姐下身,把她的內褲拉了下去,一邊手伸到姐姐陰毛下邊摸了幾下,王申的陰睫就已經硬得要漲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姐姐的雙腿,壓到了姐姐雙腿間。
堅硬的東西在姐姐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姐姐心裡直癢癢,只好把腿曲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王申的陰睫放到自己的陰門,王申向下一壓,陰睫插了進去,「嗯……」姐姐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王申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姐姐身上起伏著。漸漸地姐姐下身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姐姐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王申這時卻快速地抽送了幾下,哆嗦了幾下,趴在姐姐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姐姐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衛生紙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調過去,心裡好像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為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王申顯然無法滿足姐姐的性慾,只是現在姐姐的性慾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為姐姐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的伏筆。
第二天,一上班姐姐就發現許多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她,到了教室才知道,原來今年的先進生產者評了她,而且,還評她為今年鎮裡的勞模,準備提名為市裡的勞模。姐姐心頭一陣狂喜,來到了校長高豹的辦公室。
姐姐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件到膝蓋的淡黃色紗裙,短裙下露出的筆直渾圓的小腿上穿著春白色的長統絲襪,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姐姐按捺不住心頭的興奮,臉上還帶著笑意。
高豹眼楮盯著姐姐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姐姐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豐滿的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長。」姐姐又叫了一聲。
「啊,白老師,你來了。」高豹讓姐姐坐在沙發上,一邊說︰「這次評你為先進是我的意思,現在不是提倡用年輕人嗎,所以我準備提你進中級職稱,如果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語文組的組長。」
由於姐姐坐在沙發上,高已從姐姐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姐姐裡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高豹看著豐滿白嫩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畢業這麼幾年,別人會不會……」姐姐有些擔憂。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高豹的眼楮幾乎快鑽到姐姐衣服裡去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這樣吧,你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天是週六,明天上午九點,你送到我家裡來,我幫你看一下,週一我就給市裡送去。」
「謝謝你,高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姐姐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裡。」高豹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姐姐。
姐姐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個叫小晶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給人一種俏生生的感覺,今年十九歲,好像在和社會上一個叫鐘成的小夥子談戀愛。那小夥子長得很帥,個子很高,一看很精幹,是個武警的轉業兵。
整整寫到十一點的姐姐,早晨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王申對姐姐的熱情是不屑一顧,他上了好幾年班還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姐姐能評上什麼職稱。剛好他有個同學週日結婚,他告訴姐姐晚上不回來了,就走了。
姐姐又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上了一條白色帶黃花的絲質長裙,肩上是吊帶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馬夾。下身還穿著那雙白色的絲襪,這件絲襪腿根的地方是有蕾絲花邊的,柔軟的面料更襯的姐姐的乳房豐滿堅挺、縴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高豹開門一看見姐姐,眼楮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姐姐把總結遞給高豹,高豹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姐姐端了一杯涼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這一段路,姐姐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姐姐沒注意到高豹臉上有一絲怪異,姐姐又喝了幾口高豹又端來的咖啡,和高豹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姐姐往起站,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高豹過去叫了幾聲︰「白老師!」一看姐姐沒聲,大膽地用手在姐姐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姐姐還是沒什麼動靜,只是輕輕地喘息著。
高豹在剛才給姐姐喝的咖啡裡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姐姐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高豹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姐姐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姐姐身上,揭開姐姐的馬夾,把姐姐的肩帶往兩邊一拉,姐姐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 花邊的很薄的乳罩,高豹迫不及待地把姐姐的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高豹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由於藥力的作用,乳頭慢 慢地堅硬勃起。
高豹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高豹含住姐姐的乳頭一陣吮吸,一隻手已伸到姐姐裙子下,在姐姐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手滑到白潔陰部,在姐姐陰部用手搓弄著。
睡夢中的姐姐輕輕地扭動著,高豹已是挺不住了,幾把脫光了衣服,陰睫已是紅通通地挺立著。
高豹把姐姐的裙子撩起來,姐姐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花邊的,和白嫩的肌膚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陰部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
高豹把姐姐的內褲拉下來,雙手撫摸著姐姐一雙柔美的長腿,姐姐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蒼諞跚鶘希 ┌椎拇笸雀懇歡苑勰鄣囊醮澆艚艫睪顯諞黃稹8弒 氖指Ч崛淼囊趺  攪私憬隳勰鄣囊醮劍  鹺醯摹⑷硨鹺醯摹?
高豹把姐姐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著粗大的陰睫頂到了姐姐柔軟的陰唇上,「美人,我來了!」一挺,「滋……」一聲插進去大半截,睡夢中的姐姐雙腿的肉一緊。
「真緊啊!」高豹只感覺陰睫被姐姐的陰道緊緊地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高豹來回動  我難以置信的看著電視裡,兩個神貌極度相似的女人,一左一右的跪 在PAUL腳邊,舔弄著他的睪丸。PAUL悠然自得的甩著老二敲擊著MAY和CORINA的臉頰。我已經分不清到底是MAY舔著他妹妹的小肉荳,然後 PAUL幹著MAY的穴,還是CORINA騎在PAUL身上,然後MAY舔著他們兩個人的交合處。平時看起來清純可愛的MAY居然如此淫蕩,他的眼神完全 就是沈醉在性愛裡。
  那是上癮的眼神。
  PAUL開始說起他如何搞上MAY和他妹妹的故事。

MAY和她雙胞胎妹妹CORINA是大學有名的亞洲之花。畢竟同卵雙胞胎不是那麼常見,更何況兩個人都長的不錯。除了CORINA的胸部稍微大一些,身材也豐餘一點。若不是日夜相處的好朋友還真分不出兩個人的差異。
  我們常常笑說,如果誰想蹺課,找另一個人去代課就好了。上高中因為選修的關係,有可能同一堂課卻不同時段,所以連唸書都只要念一半科目就好,一個專攻 英文,一個專攻數學,互相去擅長的考場考試。不幸地,MAY和CORINA志趣不同,所以大學一個念了文學系,一個念了商學院,完全不同的選修,所以誰也 幫不到誰。
  MAY和CORINA家教很嚴,一直到高中畢業上了大學才搬出家裡,第一次外宿。平時媽媽管的很嚴,也不準她們交男朋友。沒想到一離開家,MAY就認識了花花公子PAUL。
  PAUL的名聲並不好,但憑藉著浪子回頭的老招,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訴沒有MAY就活不下去的執著,感動了單純的MAY。MAY挖心掏肺不可自拔的愛上了PAUL,而PAUL床笫上的高超技術更是讓初嚐性愛滋味的MAY有如毒癮般沈迷。
  PAUL平時換女生的速度之快,吃過便放手的壞習慣,居然為了MAY真的安定下來。一來,MAY真的很乖巧,也很單純。PAUL有時在外偷吃,MAY 也不曾察覺。二來,PAUL覬覦MAY的妹妹很久了。其實,MAY雖然清純可人但還不至於讓PAUL死心塌地,讓PAUL真的花心思去追MAY的理由,就 是MAY和CORINA是雙胞胎。
  交往了半年,PAUL幾乎天天出入MAY家。夜裡PAUL總是幹的MAY大聲淫叫哀嚎不斷。他知道僅僅隔著薄薄的木板牆,MAY的浪叫CORINA一定聽的到。
  CORINA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也一定乖巧的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一聲不出。PAUL甚至大膽的拉著MAY在CORINA房門口幹著,想必連穴肉咬著肉棒的噗嗤聲都清晰可聞。
  CORINA沒教過男朋友,當然不懂固中滋味。私底下也會問MAY做愛到底是什麼感覺, 傻傻的MAY也將做愛的感受詳實的描述給滿臉好奇的CORINA聽。
  「姐,那你為什麼會發出那麼大的聲音,而且聽起來好像很痛。每次聽到你的哀嚎,都嚇的我睡不著。」CORINA半帶著責怪,半帶著消遣的抱怨著。
  MAY害羞的說著「唉唷!不知道啦!PAUL的那個好大。每次一放進去,我就忍不住想叫嘛!」帶著一點嬌羞,一點炫耀。畢竟她是女人了。
  「那到底是痛還是爽?」CORINA追問著。
  「當然是,,,,,,當然是,,,,」MAY脹紅了臉。其中理由淺白的連CORINA都能明白。
  CORINA似乎還想問什麼。但MAY最後總以一句「問那麼多幹嘛啦!自己趕快去交一個!這樣我們就可以四個人一起約會了。」
  對呀,平時MAY和CORINA總是一起逛街,一起讀書。自從PAUL和MAY交往後,她們相處的時間變少了許多。
  雖然PAUL也很好,總會拉著她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但CORINA依然會覺得自己是電燈泡。而且一談起戀愛,便有如站在雲端上的姊姊,根本沒有注 意到她的孤單。而剛體會性愛滋味的MAY幾乎如上癮般的沈迷性愛的歡愉,她可以和PAUL躲在家裡做愛一整天。PAUL也勤力的天天來MAY家報到。
  CORINA每晚躲在房裡偷聽著姊姊的聲聲浪叫,常常感覺到有一股熾熱的腫脹感從小腹傳來,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種從來沒有過的奇異感覺,令 CORINA很困擾,但又不敢對人家說。記得有一次MAY一時性起,約略提到PAUL的舌技很棒,常常舔的MAY渾身亂顫。但到底是舔哪裡呢?不會 是,,,,小妹妹吧?。
  CORINA聽著每晚必然發生的淫叫,試探性的摸起了自己的小妹妹,一種很特別的感覺說不上來,但卻令她捨不得將手移開。想著,如果是一個男人的手, 甚至是舌頭,像她現在這樣般的玩弄著自己的小穴,又會是何等刺激?突然PAUL的臉浮現在CORINA的腦海裡,如果是PAUL那修長的手指,禁不起開始 想像PAUL玩弄著MAY的畫面,但腦海中浮現那具敞開大腿將小穴大辣辣呈現在PAUL眼前的女體,CORINA清楚的明白那是和MAY有著相同面孔的自 己!我怎麼能這麼想?CORINA有點自責。於是自慰的舉動便又停了下來,但那股麻騷的痕感不但沒有達到抒發,反而在CORINA的小腹裡蠢蠢欲動著。
  PAUL漸漸抓住MAY的生活習慣,有計劃的故意找藉口好幾天沒來MAY家。趁著一天傍晚MAY去補家教,來到了他們家急切的敲著房門,果然是CORINA來應門。
  門內說著「是你呀!我姊姊還沒回來。」一邊把門打開。
  沒想到CORINA全身只包著浴巾,頭髮還濕答答的滴著水,看來是抓著浴巾匆匆從浴室趕來。或許是因為和MAY交往半年多,CORINA和PAUL也很熟,所以她才如此毫無戒心吧!
  不等CORINA把話說完,一把抱住CORINA進行著他策劃已久的行動,而全身只剩下浴巾的CORINA更是意外的驚喜。他把CORINA強行壓倒 在地,浴巾早就敞開暴露出美麗的胴體。CORINA來不及出聲阻止,PAUL就硬生生的插入CORINA未經人事的小穴。洗完澡的小穴還蠻濕潤的,於是 PAUL順利的進行他的姦淫。
  「好痛!」CORINA慘叫著。PAUL死命的幹,完全不理會CORINA的不適。先佔領CORINA的身體,其他的在慢慢搞定。處女的穴很緊,未經愛撫的身體乾乾的讓PAUL很快的射精。CORINA的初次,在自家門口的地板上就這樣奉獻給了PAUL。
  「你怎麼這樣啦!我是CORINA。」她雙手憤怒的搥著PAUL的胸膛。
  PAUL抱起了CORINA卻走到MAY的房間。把她放在MAY的床上,CORINA不知所措的問PAUL「你還想幹嘛!」
  PAUL很溫柔的說「CORINA,我喜歡你很久了,雖然平時我都只把你當成是小妹妹看待。你和MAY長的一樣,但活潑開朗的個性卻十分吸引我,剛剛 看著只包著一條浴巾的你性感的讓我受不了,何況我好久沒見到你姐,滿身慾火才一時錯把你當成是MAY。MAY平時可很喜歡我粗暴的對待他唷!」什麼都不懂 的CORINA也不知該如何回應。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現在讓我好好補償你。聽MAY說你很好奇我和MAY的事,我現在做給你看唷!」
  PAUL低下頭開始細細舔弄著還又紅又腫隱隱約約還帶著血的陰戶。
  「你的小穴好漂亮唷!陰毛好少好可愛!」
  「不都是這樣嗎?」
  「才不是呢!MAY的陰毛就比你多很多呢!」拑腍AUL卓越的技術對待著一個初嚐人事的小女孩,早就讓CORINA淫水直流,剛剛的疼痛也漸漸淡去。慢慢地,CORINA嘴裡也吐出聲聲淫叫。
  「MAY也是這樣叫的唷!不過他比你更浪,叫的更大聲,,,MAY爽的時候,會叫我好哥哥,趕快幹他。你也說說看!很多女生都是這麼說的。」
  CORINA彷彿被我催眠似的,說著「好哥哥,趕快幹我。」
  PAUL笑笑「還不行唷,我要讓你更爽一點,再幹你。」
  明明是自己姊姊的男朋友,現在卻不倫的幹著自己,這些羞恥早在PAUL的靈舌逗弄下消失的不見蹤影。小穴淫水氾濫成災,PAUL使勁的拿著大老二在穴 口磨來磨去,磨的CORINA搔癢難耐,癢的屁股不斷扭來扭去。看來CORINA比MAY更浪更淫蕩。其實幾乎每天都聽著MAY的淫聲浪語,CORINA 早就春心蕩漾。小腹的騷動感早就一股腦的解放。
  PAUL故意將CORINA的雙腿提起,架在他的肩膀上,讓CORINA可以清楚的看見PAUL將又粗又大的老二插進嫩穴的交合畫面。
  「快,快說好哥哥,趕快幹我。」
  CORINA害羞的說著「好哥哥,趕快幹我。」PAUL深深的幹進CORINA又嫩又緊的美穴。每一次都插到底再拔出來。深深插入慢慢拔出。故意將碩大的龜頭牽引著大陰唇外翻的畫面慢動作的呈現在CORINA眼前。
  剛剛已經射精的PAUL現在很持久,也不想那麼快結束,於是慢慢的玩弄著已經欲仙欲死的CORINA,光是傳教士體位便變換了好幾種角度,讓老二不僅插得深,還可以刺激陰道壁的各處,一下撞擊著G點,一下衝刺著子宮頸。
  已經失神的CORINA完全沒注意到門外的動靜,其實CORINA的淫聲浪語早就掩蓋了開門的細微聲音。
  MAY一開啟她自己的房門,看著PAUL和妹妹在床上幹著,滿臉茫然。
  PAUL本來就是面對著門口看著發呆的MAY,卻沒有停止大老二的動作,繼續抽插著CORINA。CORINA在極速抽插下,只能哼哼啊啊的淫叫。
  PAUL冷冷的說「我幹錯人了。」底下動作卻絲毫不遲緩。
  不待MAY回話說道「你現在給我把衣服脫掉,不然以後就不幹你了。那我只好把滿滿的精子送給CORINA,以後也只跟CORINA幹。」以不容質疑的語氣說完,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並發出男性野獸般的吼聲。
  不可思議地,MAY真的緩緩脫去了衣服,眼角帶著淚。
  「過來和我接吻。」MAY淚眼婆娑的靠近。
  PAUL抓著她的乳房用力把她拉過來,用手摸著小穴「好幾天沒幹你了,你的小穴是不是很想被我幹?」PAUL用雙手固定MAY的纖纖細腰,讓她的陰戶對著他的嘴巴,伸出舌頭舔弄著MAY的肉荳,下面大老二還不忘抽插著CORINA。
  半年來,PAUL太瞭解如何讓MAY迅速達到高潮,他先停止抽插CORINA,雙腳穩穩的頂住床,上下抖動身軀,讓老二在CORINA的穴裡,上下撞 擊,弄得CORINA是又痕又癢渴望深深的插入,舌頭則規律的舔弄MAY比較敏感的陰蒂左側。一時之間,兩個形貌相似的女人,一個在上,一個在下,雙雙淫 叫輕喘。PAUL在腦海裡幻想已久的畫面終於實現。
  有過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PAUL過人的體力和持久,把MAY和CORINA弄著服服貼貼。PAUL甚至灌輸著MAY和 CORINA,只有她們兩個一起和他做愛,才能長長久久的留住他。PAUL將MAY和CORINA訓練的很好,還買雙頭龍讓她們兩個互相幹給他看。兩個一 模一樣的女人互相幹著對方,好像看著鏡子自慰的自己。
  「對!MAY,你舔陰囊的時候,眼神要朝上看著我,就是這樣,往下舔,舔我的屁眼,把舌頭用力插到屁眼。CORINA,含住我的老二,快一點,,,用 吸的,尤其是射精的時候,要用力吸,像是要炸乾我一樣的吸,一滴都不準漏出來,給我吞乾淨。」啊,PAUL在四隻手兩張嘴的服伺下,一發又一發的送出。
  PAUL將以前想過各種3P的玩法,在雙胞胎姊妹上一一實現,還不時的開發新花樣。
  一邊幹著CORINA的屁眼,一邊叫MAY在CORINA前面,從舌頭乳房一路舔到陰蒂和嫩穴。MAY用手指摳挖著CORINA的小穴,一邊含著肉 荳,在PAUL的調教下,MAY和CORINA舔小穴的技巧也很熟練了,何況生為女人,更懂怎樣讓女性高潮。似乎擁有著同樣身體的雙胞胎,連敏感帶都異樣 的相似。
  PAUL喜歡叫他們把臉藏在棉被裡,張開大腿,小穴極端誇張的大開在PAUL眼前,兩個一樣被PAUL剃掉毛光溜溜的嫩穴,看不出誰是誰的。
  PAUL用手指戳著其中一個陰戶「這是不是MAY欠人幹的淫穴?」猜對了,就插進去,CORINA在旁邊舔食起姊姊的乳頭。猜錯了,便要懲罰,一邊被幹屁眼,一邊還要舔弄坐在自己臉上雙胞胎姊姊的嫩穴。
  不過天生不愛讀書的PAUL很快的被二一了,他只好偷偷拿著高中成績,再升請我們學校,假裝是大一新生重新讀過。而被PAUL訓練有素的雙胞胎即便PAUL不在,也會互相玩弄起來。PAUL誤打誤撞的防堵了紅杏出牆的可能。
  臨別在即,PAUL要求MAY和CORINA一起拍攝性愛錄影帶,以免他在陌生城市裡寂寞亂來。在性上面早已經被PAUL教的扭曲了的姊妹花,只怕失去PAUL的寵幸,當然梨花帶雨的答應了。幾下,才把陰睫連根插入。姐姐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抖了一下。
姐姐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擱在高豹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內褲褂在右腳踝上,在胸前晃動,真絲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
隨著高豹陰睫向外一拔,粉紅的陰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陰睫在姐姐的陰部抽送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姐姐渾身輕輕顫抖,輕聲地呻吟著。
高豹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幾下,拔出陰睫,迅速插到姐姐微微張開的嘴裡,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姐姐的嘴角流出來。
高豹戀戀不捨地從姐姐嘴裡拔出已經軟了的陰睫,喘著粗氣坐了一會兒,從裡屋拿出一個立拍立現的照相機,把姐姐擺了好幾個淫蕩的姿勢拍了十幾張。
高豹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姐姐身邊,把他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姐姐只穿著白色的絲襪,仰躺在床上,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著也那麼挺實,高豹光著身子躺在姐姐身邊,雙手不停地撫摸著姐姐全身,很快陰睫又硬了。
高豹把手伸到姐姐陰部摸了一把,還濕乎乎的,就翻身壓倒姐姐身上,雙手托在姐姐腿彎,讓姐姐的雙腿向兩側屈起豎高,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起著。粉紅的陰唇此時已微微的分開,高豹堅硬的陰睫頂在姐姐陰唇中間,「唧……」的一聲就插了進去。
姐姐此時已經快醒了,感覺已經很明顯了,在一插進去的時候,屁股向上擡了一下。高豹也知道姐姐快醒來了,也不忙著幹,把姐姐兩條穿著絲襪的大腿抱在懷裡,一邊肩頭扛著姐姐一隻小腳,粗大的陰睫只是慢慢地來回動著。
姐姐覺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場夢,瘋狂激烈的作愛、酣暢淋灕的呻吟吶喊,是姐姐在慢慢醒過來的時候,好像沈浸在如浪潮一樣的快感中,感覺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姐姐輕輕的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
猛然,姐姐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條粗大的東西插著,一下掙開了眼楮,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高豹淫笑著的臉,自己渾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絲襪,下身還插著這個無恥男人的骯髒東西。
「啊……」姐姐尖叫一聲,一下從高豹身下滾了起來,抓起床單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她覺得嘴裡粘乎乎的,滿口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像也粘著什麼,用手一擦,全是粘糊糊的白色的東西,姐姐知道自己嘴裡是什麼了,一下趴在床邊乾嘔了半天。
高豹過去拍了拍姐姐的背︰「別吐了,這東西不髒。」
姐姐渾身一震︰「別踫我,我要告你強姦。你……不是人!」淚花在姐姐眼楮裡轉動著。
「告我?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讓我了,你怎麼說是強姦?」高豹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姐姐渾身直抖,一隻手指著高豹,一隻手抓著床單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虧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這個。」高豹拿出兩張照片讓姐姐看。
姐姐只覺頭一下亂了,那是她,微閉著眼楮,嘴裡含著一條粗大的陰睫,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姐姐去搶照片,高豹一把摟住了她︰「剛才你沒動靜,我幹得也不過癮,這下好好玩玩。」一邊把姐姐壓到了身下,嘴在姐姐臉上一通親吻。
「你滾……放開我!」姐姐用手推高豹,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麼無力。
高豹的手已經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姐姐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衝姐姐全身,姐姐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頭漸漸硬了起來。
「不要啊……別這樣……嗯……」姐姐手無力地晃動著。
高豹一邊吮吸著乳頭,一隻手已經滑下了乳峰,掠過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幾下柔軟的陰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高豹手分開陰唇,按在嬌嫩的陰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姐姐頭一次受到這種刺激,雙腿不由得夾緊,又鬆開,又夾緊。
玩弄一會兒,高豹的陰睫已堅硬如鐵了,他抓起姐姐一隻裹著絲襪、嬌小可愛的腳,一邊把玩著,一邊陰睫毫不客氣地插進了姐姐的陰道。
「啊……哎呀……」雖說這根東西在她身體裡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著的姐姐卻才感受到這強勁的刺激,比王申的要粗長很多。姐姐一下張開了嘴,兩腿的肌肉一下都繃緊了。
「咕唧……咕唧……」姐姐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高豹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音。高豹的陰睫幾乎每下都插到了姐姐陰道最深處,每一插,姐姐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
高豹一連氣幹了四、五十下,姐姐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擱在高豹肩頭,另一條裹著純白絲襪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高豹的抽送來回晃動︰「啊……哦……哎呦……嗯……嗯……」
高豹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睫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高豹的陰囊打在姐姐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姐姐已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啊……嗯……」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彿是痛苦,又彷彿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高豹只感覺到姐姐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睫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已濕了一片。姐姐 一對豐滿的乳房像浪一樣在胸前湧動,粉紅的小乳頭如同冰山上的雪蓮一樣搖弋、舞動。高潮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姐姐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長的陰睫用力、用 力、用力幹著自己。
高豹又快速乾了幾下,把姐姐腿放下,陰睫拔了出來,姐姐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竟說出這樣的話︰「別……別拔出來。」
「騷,過不過隱?趴下。」高豹拍了一下姐姐的屁股。
姐姐順從地跪趴在床上,絲襪的蕾絲花邊上是姐姐圓潤的屁股,中間兩瓣濕漉漉的陰唇。高豹把姐姐跪著的雙腿向兩邊一分,雙手扶住姐姐的腰,「撲哧」一聲就插了進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被這另一個角度的進入衝擊得差點趴下。高豹手伸到姐姐身下,握住姐姐的乳房,開始快速地抽送。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姐姐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
終於高豹在姐姐又到了一次高潮,在姐姐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了姐姐身體裡。姐姐渾身不停地顫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姐姐微腫起的陰唇間緩緩流出。
晚上四點多,姐姐才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家,王申還沒有回來。姐姐不停地洗呀洗,下身都有些痛了,才流著淚睡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